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下山虎最新章节 - 第0353章 应该怎么办

下山虎 第0353章 应该怎么办

作者:对井当歌书名:下山虎类别:玄幻小说
    以前觉得很梦幻,因为从来没如此顺利过,现在他反倒踏实很多,这个人终于出手了。

    最近这半个月来刘飞阳消停很多,除了忙着公司选址和业务之外,最大的事情就是修复之前产生伤痕的感情,有圈子里的人,有原来得罪的地产老总,还有那些被自己霸气无意间伤到的众人,他知道同行是冤家,却也没有必要一见面就像仇人似的打的不可开交,就连当初被他揍的成哥都在一起吃了两次饭,把酒言欢。

    路走远了,就得想想怎么走稳。

    他没逼迫贾信德必须说出在背后支持他的人是谁,只是表现的十分亲密,像是无话不谈的多年老友,这一切可以理解为作秀,就是给他背后的那个人看,现在看来,他背后那个人终于忍不住。

    刘飞阳坐在车上闭目沉思,他在猜想这个人是谁,两旁的景物飞驰而过,越走越荒凉,不过透过挡风玻璃能看见前方有一座在惠北市称得上恢弘的建筑物,正是惠北机场,其实在这个经济落后的三线城市,马路上车都不多但有个机场很滑稽,究其原因也是历史原因,以前东北是重工业基地的时候这里是战斗机场,后来改造成客机场。

    他要去接一个人,柳青青。

    这女人已经消失很久,就连刘飞阳破土动工的大事都错过,也没打个电话祝贺,音信全无,根据张曼说的她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去见大先生,上次张曼还说这次比每年时间长了两倍左右。

    大先生,这也是刘飞阳怀疑的目标,对于这个深不可测的人物,他不怎么怀有敬畏之心,能藏住不算牛人,像神仙那样藏都藏不住才叫叱咤风云。

    在惠北市柳青青没与任何人传出绯闻,也就高启亮敢窥觑,却又不敢真刀真枪的冲上来,俨然已经成为大先生的私有物品,他相信以大先生的能力可以看出自己与柳青青之间,在某些方面存在诸多不妥之处,报复也很正常。

    他走下车,缓步走进机场,望着尾号是六五的航班,是从祖国最南方飞过来的,他突然想起柳青青在很早之前对自己说过一句话:没见过海,谈什么仁义?现在看来,这娘们应该经常在海边。

    阳光、沙滩、椰子树、比基尼,想想都是一番美景。

    只是他现在没有心思幻想这些,除了接柳青青之外,脑中还在思考着那些蛇是谁放的。

    出站口已经有人涌出,他强行把所有的猜想都抛之脑后,站直身体、目视前方,很快,就看见一名女性从拐弯处走出来,身体修长,踩着高跟鞋更是鹤立鸡群,穿着黑色长裤,露出几公分羊脂白玉似的脚腕,上身穿着长款的羊绒大衣,敞开怀,里面是酱色毛衫,脸上带着墨镜,隐约中能看见墨镜之下的眼睛,有几分深邃。

    拖着行李箱正缓缓走来,比电视上现在炒的正火热的模特走秀霸气很多,更能引人定睛,其他接机的雄性牲口已经不看自己的伴侣,而是看向她,脑袋都随着他的步伐转动,等看到正对面站着一名英姿勃发的年轻人时,顿时心如灰死,好马配好鞍…

    对于这女人,刘飞阳从最开始的仰望,到后来的平视、再到现在能随意的开两句玩笑,进步很大,但他从未有想要霸占的想法,简而言之,发于情止于理,因为他从不认为现在的自己能拴住这条放在蛇窝里都没有蛇敢靠近的野鸡脖蛇,女强人张曼、骨子有野心的张晓娥,在她面前太小儿科,她说假如她躺在床上,安然能把她掐死。

    她又何尝不是这样的狠人,如果两人有什么,她非但会掐死安然,就连张曼和张晓娥也顺带着收拾了…

    看着她走过来,刘飞阳上前一步,微笑着张开双臂。

    看到这一幕,原本有丁点幻想的雄性牲口们,已经捂住眼睛不忍心再看,看到这样的美人被男人拥在怀中太过遭罪。

    然而,以前的柳青青说不准会进行友情拥抱,可这次却停住脚步,没有上前,抬手把行李箱拉过去。

    “不让抱,还让我过来接机,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了?”刘飞阳尴尬的放下手臂,嘴里嗤笑道,眼中已经把柳青青的所有表情看在眼里,她显得有些疲惫,即使化了妆掩盖,也并没掩盖住其中的苍白,更让人心疼的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憔悴。

    “拎箱”柳青青回答很简洁,说话间从刘飞阳身边越过去,看到这一幕,那些人脸上顿时浮现出笑意,原本以为天造地设,现在看来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他听着高跟鞋的声音越走越远,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搭在拉杆箱上,柳青青这段时间经历什么没有心思猜想,想必与自己有关,与大先生也有关,转身时柳青青已经走出几米,他快步跟上去,在旁边走着。

    “工地里发现了一窝蛇?”柳青青波澜不惊道,再恐怖的蛇怕是都没有她两片红到妖异的嘴唇令人望而生畏。

    “消息这么灵?”刘飞阳一愣。

    “转机的时候开了电话,很多人说这件事”

    对于她这个回答刘飞阳不可置否的点点头“确实,只是他们走的很匆忙,可能是担心动静闹得太大,用锹挖的,蛇窝下面还有挖过的痕迹,不过这点事影响不了整体进程”

    “你得想想怎么补救,众口铄金,在场的人知道怎么回事,传出去口口相传,都变成坏事了”柳青青一边走一边说。

    关于这个问题,刘飞阳也想了,放一团蛇是小事,传出去是大事,那块地原本就有争议,再加上有心之人刻意煽动情绪,以后的销售是很大问题,有些人不迷信,可能还会在意风水问题。

    砖厂确实能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流,可在体育场堡程面前就显得捉襟见肘,在圈子里集的资金买地花费大半,控股阳光地产花费大半,目前的建设依靠贾信德的资金注入维持,为了保证现金流,他已经把地抵押给银行换成贷款。

    可以说,一旦房子卖不出去,银行贷款没有在合同期限内还上,他构筑起来的大厦会瞬间崩塌,届时圈子里的人能挺他,可社会上的声望也很难支撑他继续前进。

    “得早点把这个人挖出来,有他在后面,诸事不顺”刘飞阳想了想沉重道。

    已经走出航站楼,老姜站在车旁见他们过来,赶紧迎过来接过箱子,打开后备箱放进去,刘飞阳把门打开,让她先上。

    “即使把他挖出来,知道那个人是谁,可你没办法动他,你又该怎么办?”柳青青坐稳,也没把墨镜拿下来,说话不带任何感情,更像是事先设定好程序,现在讲出来。

    柳青青说的这个问题,确实是最让刘飞阳头疼的问题,把那个人找出来又该怎么解决?

    从在马路上袭击自己不成重伤安然开始,到拍卖会上在背后支撑贾信德,也很难保证当初马汉那些人中有没有他的推波助澜,再到现在的蛇窝,可以说积怨已久,矛盾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酝酿完成,并非找出那个人就能解决掉的。

    “你找到他,却弄不过他,只能让你们之间的矛盾更加直白,这是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柳青青又开口提醒“从他的种种迹象表明,是要弄死你,他现在不露面是有所顾忌,所以你必须得有个万全之策”

    “得罪哪尊菩萨了呢?”刘飞阳向后一靠,他在柳青青面前很少掩饰自己,能活的很舒坦,在此之前他一度把柳青青当成自己的红颜知己,只是越来越觉得这女人身上秘密太多,还应保持适当距离。

    他扭过头笑道“你说有没有可能为了个女人,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你为了安然重伤多少人?”柳青青针锋相对,没正面回答,也算是一种回应,他随后又道“如果大先生想弄你,你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他要是想放蛇就不是几十条,把你地下车库几万立方米的坑用蛇给填满!”

    “吹牛逼,你让他放一个我看看?”刘飞阳嗤笑出来“他在你心中、在所有人心中都是神,可在我心里也就是个人名而已,他在厉害我也没见过…对了,你去哪?”

    刘飞阳很好的装个逼之后没让柳青青反驳,他确实是这么想,可再让柳青青说话味道就变了。

    果然,柳青青终于有了一丝反馈,撇过头看他一眼,随后深吸一口气“去医院!”

    刘飞阳闻言微微一愣,随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她的肚子“怀孕了?”

    “看安然…”柳青青声音也变得有几分低沉,,显然是压着一股火气。目视前方,鼻翼微颤。

    能让柳青青提起重视的女人,貌似只有安然这一位,就连那些领导夫人都未必能让她多看两眼。

    至于她为什么如此有兴致的刚下飞机就去看,刘飞阳没问也懒得问,更多的开始思考柳青青提出来的问题,找出那个人之后,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