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飘渺倾城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一十五章:半夜行凶

飘渺倾城 第二百一十五章:半夜行凶

作者:采玥书名:飘渺倾城类别:玄幻小说
    第215章:半夜行凶

    闾望一早派来混进大棚的那几个奸细,果然见顾倾城有至亲来访,立即去禀报他们的主人。

    他们的主人,自然是闾左昭仪的兄长,兵部尚书闾望。

    闾凌这日因为闾左昭仪活见鬼,闾望请道士为青烟超度,他也告假离开军营回府。

    “顾倾城,这次看你还能不能嚣张!”闾望狠狠道,与一旁的闾凌互相看了一眼。

    “踏破铁鞋无觅处!”闾凌也冷笑道:“当初翻转王家村却找不到顾倾城的亲人,没想到她的软肋,竟自动送上门来!”

    “顾倾城受宠,红透半边天,娘娘又授之以柄,咱们轻易杀她不得。”闾望道,“她自己不怕死,但她的亲人,她却会顾忌。如今那些风尘仆仆的亲人,怕是已洗干净脖子等着咱们呢!”

    闾左昭仪一直被顾倾城要挟,如今她提前退亲,又推托说中秋节后再归还信件。

    闾左昭仪表面上答应等中秋之期,可是信件在顾倾城手上,她哪里还有这般耐心?

    而闾望与妹妹闾青萝是休戚与共,早就派人到一心堂医庐,混进难民群中,密切注视顾倾城的动态,希望能找到她的软肋。

    当初派人去她老家都找不到,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还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吗?

    只要抓到她那些亲人,顾倾城就会乖乖把信件归还,到时候再将她灭了。

    闾望一听禀报,自然是喜出望外,立刻让闾凌暗中带人,连夜去一心堂抓顾倾城和她的亲人。

    也得亏今晚顾倾城在医庐,若是铁爷爷他们独自在医庐,他们刚刚长途跋涉,睡得死,恐怕早就着了闾凌他们的道。

    因了铁爷爷他们的到来,顾倾城倍加的想念师傅和奶娘他们,几乎阖不上眼。

    半夜里听到远在一心堂百丈外有密密麻麻快步奔走的脚步声,顾倾城便知道不妥。

    黑夜里如此鬼鬼祟祟的脚步声,而且听脚步声有轻功,绝不会是老百姓,必然是自己的敌人。

    细听之下,来人有二三十人之多。

    与他们硬碰硬,即便自己加上铁爷爷和上官姑姑还有阿七几位师傅,他们武功了得,勉强能应付。

    但大棚那边有那么多老百姓,有老有少,他们随便抓住些人,自己就得弃械投降。

    心念电转,也不开灯,赶紧起来摸到铁爷爷和上官姑姑房间。

    铁爷爷和上官姑姑正睡得香甜呢。

    顾倾城让他们悄悄起来,又让飞鸿飞雁悄悄叫醒医女们,大家自顾倾城房间躲进密道。

    顾倾城是最后一个进入密道,临进去前,她自后窗外放了支响箭。

    响箭在空中爆开一朵红色火焰。

    那是拓跋留给她的紧急求救信号。

    拓跋之前留下的那些侍卫由凌云带队,一直在竹林里暗中保护,自从砍伐竹林搭大棚,凌云便与侍卫退到更远一些的后山。

    但只要一心堂有危险,顾倾城放响箭,他们便立刻飞来。

    扮作黑衣人的闾凌带着一众杀手,本来想摸清地形再闯进一心堂抓人,没想到却看见里面射起响箭。

    那显然是求救信号。

    也就是说,他们暴露了!

    是顾倾城警惕,还是一心堂里面有什么高人?

    闾凌心道即便顾倾城求救,等救援之人到来,还有一段时间。

    时机稍纵即逝,他要趁这短短时机,带人进去先抓走顾倾城和她的亲人再说。

    他们挥舞着银光闪闪的刀剑,强行劈开一心堂大门,闯了进去。

    挨个房间找,却没见一个人影。

    难不成,他们竟飞天遁地了?

    这时候,强而有力的脚步声已经飞快的由远而近,包围一心堂。

    闾凌知道救援人员转瞬即到,一跺脚,大喝一声:“撤!”

    他领着那群人刚刚退出一心堂,在大院中,凌云已经带人拦截住他们。

    而屋内的顾倾城也带着铁爷爷和上官飞雪铁蛋飞鸿飞雁他们杀出来,里应外合,反而将闾凌他们包围。

    闾凌对拓跋的侍卫非常熟悉,方才凌云和侍卫们来得急,也不掩脸,闾凌一眼就认出他们是拓跋的侍卫。

    他万万没想到拓跋竟然派人在附近日夜保护顾倾城。

    顾倾城本就是凌云的救命恩人,他又知道顾倾城不仅仅是安平郡主,而是高阳王王妃。

    侍卫们对顾倾城是发自内心佩服得五体投地,凌云是侍卫之首,武功最高,为了保护顾倾城,竟是不要命的杀着。

    闾凌也是杀手之首,凌云自和他卯上。

    闾凌武功毕竟比凌云稍胜几筹,凌云很快就渐显下风。

    可是他不顾自己受伤,只紧紧缠住闾凌,如此不要命的打法,却不可小觑!

    闾凌眼看凌云不仅难缠,其他来救援的侍卫也是个个武功高强,竟将他带来的死士杀得七零八落,所剩无几。

    他心里更加焦急!

    说不定拓跋看见信号弹马上就到,他们一暴露,整个闾家肯定完蛋!

    他见势不妙,更无心恋战,只想赶紧逃走。

    于是厉啸一声,一招狂风扫落叶的狠着,如神龙摆尾又狠狠斩了凌云一刀,逼退凌云,带着杀手奋力在大棚方向杀开一道口子。

    继而窜到大棚里一把抓住睡在地铺的十几个老百姓,一个个杀手把刀剑架在老百姓脖子上要挟。

    闾凌压低嗓音喝道:“快退后,否则杀了他们!”

    凌云胸前受伤,血流不止,却带着侍卫围追堵截。

    此刻还不知该不该退后,正在犹豫间,闾凌快刀一挥,当即宰了一人算作警告后。

    那老百姓身首分家,头颅像萝卜般滚地。

    旋即,他的快刀又架在一名老百姓脖子上。

    “救命啊!……”

    老百姓看见明晃晃的刀剑,又看见已经杀了一个人,人头滚落,血流满地,当即吓得哭叫起来。

    其他被刀剑架在脖子上的老百姓也吓得哭喊起来。

    人们奔走逃命,大棚一片混乱。

    双方厮杀的人,一时之间停了下来。

    “半夜偷偷摸摸不敢见人的狗贼!”凌云忍痛怒道:“你们跑不掉的!”

    其余的侍卫又将他们团团围住。

    侍卫们正要举剑去捉拿那些黑衣蒙面杀手,闾凌的屠刀又再举起,眼看又一无辜之人命悬一线,被恶徒宰杀。

    顾倾城猛然喝道“且慢!”

    凌云低低道:“郡主,别放虎归山!”

    顾倾城瞥了凌云人的伤口一眼,倏然出针为他止住血。

    再看着那举刀为首者,凛然道:“放了老百姓,你们走吧!”

    稍顿,再冷厉的警告:“你们若敢再伤他们丝毫,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凌云与侍卫们也不敢逼得凶徒太紧。

    闾凌的刀依然架在那老百姓脖子上,其余杀手也抓着老百姓一直退后,直至他们认为顾倾城他们不敢追上来,才弃老百姓逃跑。

    闾凌带着幸存的杀手逃出一心堂。

    那些杀手本以为终于逃过一劫,没想到却全部中了闾凌出其不意飞射而来的毒镖。

    “为什么?……”他们倒地时死不瞑目的瞪着闾凌。

    “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闾凌冷厉道。

    再飞快的将他们的脖子一个个抹了一次,确认杀手们彻底死了,他才放心。

    说不定拓跋转眼就带兵杀到,到时候,他带着这些受伤的杀手,很难逃脱。

    只有杀了他们,他一个人,才容易脱身。

    他杀了闾望豢养的那些死士,立马脱掉夜行衣,擦干净剑上的血,正待离去。

    陡然,便听到飓风般的马蹄声,是拓跋带着大批人马向一心堂赶来。

    闾凌大惊失色,赶紧逃遁。

    也暗自庆幸自己方才当机立断,否则带着这些受伤者,实在没把握逃走。

    他身手敏捷,武功高强,在拓跋的人马将要展开对一心堂附近包围前,便逃离,悄悄潜回闾府。

    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还是错失,不但没抓到顾倾城的亲人,还偷鸡不成蚀把米,丢了那些辛辛苦苦培植起来的死士。

    “是拓跋?”闾望只恨得咬牙切齿:“拓跋什么时候与顾倾城勾搭上了?!”

    “在老祖宗寿宴,他们卿卿我我,我就看出来,他们有问题了。”闾凌恼恨道。

    闾望又狠狠捶在桌子上,咬牙切齿道:“难怪,顾倾城那么绝决要与余儿退亲,原来他们早就勾搭成奸!”

    “大哥,要将此事告诉余儿吗?”闾凌蹙眉问。

    闾望思忖半晌,微微摇首道:“不焦急。”

    “……为何?”闾凌不解的问。

    “余儿对那顾倾城痴心一片,如今告诉他,只会令余儿和拓跋鹬蚌相争,届时,倒是东平王渔翁得利。”闾望老谋深算道。

    闾凌愤愤不平道:

    “可是,拓跋如此紧张顾倾城,不光派侍卫在附近日夜守护,他自己一接到信号弹,也带人飞马赶来。

    由此看来,他们的奸情并非一朝一夕!细想起来,怕是顾倾城还是余儿的娃娃亲,他们就勾搭成奸。

    这极地狼根本就不把南安王这个八皇叔放在眼里!”

    闾望再思忖良久,遂叹道:“罢了,顾倾城红颜祸水,不但与拓跋勾勾搭搭,还勾引陛下。这样的妖孽,不要也罢!不能让儿女情长连累了余儿的大好前程,余儿与她的娃娃亲,早退早好!”

    这边顾倾城也只能让人埋葬了那被杀的老百姓,要给他们家人赔偿的时候,他们死活不肯要。

    说这些都是意外,不能怪郡主。

    顾倾城更加的难过,安抚了老百姓后,和铁爷爷他们离开大棚回到一心堂。

    一边命医女为受伤的侍卫疗伤,见凌云带伤站在垭口外面等候拓跋的到来。

    顾倾城劝道:“凌云,你已经受伤了,还是赶紧进去,我先给你缝合伤口。”

    凌云摇摇头:“郡主已为属下止血,伤口已无大碍。属下失职,没能抓住行凶歹徒,卑职要等高阳王殿下到来处置。”

    “你别一根筋,咱们可以到屋子里边疗伤边等殿下。”顾倾城道,“再说,你也没有失职,最起码,你赶走了凶徒。”

    见凌云还是岿然不动,顾倾城又佯怒道:“难道本郡主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凌云这才恭恭敬敬道:“诺,郡主。”

    他还是细心的留下没受伤的侍卫在外面等候高阳王,自己随顾倾城进内堂疗伤。

    而拓跋果然是听到一心堂发出信号弹后,裹挟着滔天巨怒,领着战英他们飞驰而来。

    还在路上,便看见闾凌杀人灭口的死士。

    拓跋令人包围附近搜查,又让人检查那些死者到底是什么人,而后心急火燎的带人直奔一心堂。

    拓跋飞马来到一心堂,还在马上看见侍卫便大声喝问:“郡主怎么样了?!”

    “大将军放心,郡主没事!”侍卫马上禀报。

    拓跋马不停蹄一直奔至一心堂大堂门口,才飞跃下来,直接扑进去。

    顾倾城刚刚给躺在床上的凌云缝合伤口,手上满是血迹。

    拓跋眼里根本看不见屋子里面的其他人,只看见满手血迹的顾倾城。

    他扶着顾倾城,紧紧盯着她,脸色铁青的问:“不是说没事吗?怎么一手的血?!”

    “我真的没事。”顾倾城浅笑道,抬眸看看躺在病床的凌云,示意手上的血是凌云的。

    拓跋就着灯光,上上下下的打量,见她确实安然无恙,手上的血也不是她的,才旁若无人的一把将她拥进怀里,重重叹道:“吓死我了!”

    顾倾城见拓跋如此紧张,屋子里有那么多人呢!

    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轻轻将他推开。

    拓跋这才看见屋子里除了凌云还有其他人。

    顾倾城遂向拓跋引见:“你快来,见过我铁爷爷和上官姑姑。”

    其实,早在铁爷爷和上官姑姑来到一心堂,拓跋就收到禀报,也知道顾倾城在蝴蝶谷的亲人出来了。

    拓跋赶紧以晚辈的礼节见过前辈:“见过铁爷爷,见过上官姑姑。”

    铁爷爷和上官姑姑见顾倾城与来人如此亲昵,而且来人人中龙凤,器宇不凡,定非普通人物。

    “小倾城,这位是……”铁爷爷心中似懂非懂。

    “铁爷爷,上官姑姑,这就是高阳王飞鹰大将军。”顾倾城忙给他们介绍。

    “……哦,是高阳王飞鹰大将军呀,久仰殿下威名,应该是咱们给殿下见礼啊!”铁爷爷略为惊愕后,赶紧见过拓跋,“见过高阳王殿下。”

    “见过高阳王殿下。”上官飞雪也忙揖礼道。

    “你们是倾城的长辈,不必跟本王见外。”拓跋赶紧伸手让他们起来。

    这样,铁爷爷和上官飞雪都心知肚明了。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仿佛有些纠结,有些苦涩,竟是顾倾城看不懂的表情。

    见顾倾城真的安然无恙,拓跋也放心。

    刚刚缝合伤口的凌云翻身下床,跪在拓跋面前拱手道:“高阳王大将军,属下失职,却殿下责罚。”

    拓跋看见凌云的伤口,便知凌云已经尽全力。

    于是扶他起来,暖声道:“郡主安然无恙,你就没有失职,本王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这时候战英来禀,路上那些被杀死的杀手,似乎是被同伴杀人灭口。

    他们并非当初追杀拓跋的那路杀手,似乎都是被人豢养的死士。

    却是死无对证,无迹可查。

    他们一时之间陷入沉静。

    “小倾城,你估计那些杀手,都是什么人?”铁爷爷脸色凝重的问顾倾城。

    “老铁,”上官飞雪不等顾倾城回答,已经道:“那肯定是要将倾城置之死地的敌人!”

    “铁爷爷,上官姑姑,你们甫一出来,就来了那么多杀手。”顾倾城沉吟道,“他们有备而来,估计是冲着你们而来,想抓住你们要挟我呢!”

    “偷鸡不成蚀把米,我们岂是他们想抓就能抓到的!”上官飞雪恨恨道。

    铁爷爷却不无担忧道:“小倾城,若我们成为你的掣肘,我们还是离开回蝴蝶谷吧,别负累了你。”

    “老铁,我们也非泛泛之辈,”上官飞雪反而摇头道:“那么多坏人想害倾城,她一个人势孤力薄,我们更应留下来,起码有我们在,还能帮帮她呀!”

    拓跋见铁爷爷和上官姑姑如此担忧倾城,遂安慰道:“铁爷爷,上官姑姑,你们放心,本王一定会再加派人手,确保倾城的安全的。”

    顾倾城也莞尔笑道:“其实,上官姑姑说得不错,有你们在,倾城还多了帮手呢。”

    上官飞雪方才说倾城势单力孤,如今想来,有高阳王殿下,倾城并非孤身作战。

    看着高阳王,有些尴尬的干笑着。

    铁爷爷却依然担心道:“敌暗我明,防不胜防。高阳王,小倾城,你们就想不到这幕后之人是谁吗?”

    “想置倾城于死地之人太多。”顾倾城苦笑道,“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是谁。”

    铁爷爷和上官姑姑更加的担心倾城了。

    拓跋一直蹙眉沉吟,这时却对凌云道:“凌云,你把你们打斗的过程,全部演说一遍。尤其是与你对阵的为首之人,把他的招式慢慢使出来。”

    “诺!”凌云应诺。

    便一五一十把他与为首者打斗的招式慢慢演练出来。

    当凌云演练到那人最后那狂风扫落叶犹如神龙摆尾凌厉的招式伤他时,拓跋霍然道:“回龙斩!”

    “回龙斩?”凌云也陡然恍然:“殿下的意思,是……”

    凌云不敢说出那猜疑之人的名字。

    “闾凌!”拓跋冷冽道。

    “闾凌?”顾倾城虽然有些惊愕,却也意料之中,“车骑将军闾凌,闾左昭仪的弟弟?”

    “回龙斩是闾凌的绝学。”拓跋微微颔首:“神龙见首不见尾,回眸一斩已毙命!”

    “早听说闾左昭仪的弟弟闾凌武艺高强,连凌云都被他重创,果然名不虚传。”顾倾城也点头道。

    “背后行事之人,通常会掩饰自己的武功,可在关键时刻,却不由自主的使出自己真正的武学。”拓跋分析道,“看来那时,闾凌是急于逃遁。”

    顾倾城点头道:“闾凌他们原本不知你派人来保护,见我发射信号弹,又见凌云他们那么快就赶过来,可能是怕你也闻信赶来,才急急的撤退。”

    凌云也回想着那黑衣蒙面人的身形,点头道:“如此想来,那为首者的身形和口音,确实像车骑将军闾凌。虽然,他当时是刻意压低自己的嗓音。”

    “回龙斩一招毙命。”拓跋看着凌云胸前的伤,“你只是中他一刀,死不去,已然是幸运!”

    凌云顿足惋惜道:“可是卑职无能,未能当场抓住车骑将军,也不能入他的罪啊!”

    “狐狸的尾巴既已露出来,总有机会逮住他的!”拓跋冷冽道。

    稍顿,又冷笑道:“闾凌这两日向本将军告假,称其姐姐闾左昭仪身体抱恙,要进宫看望。而铁爷爷与上官姑姑恰好此时出来,也正好给了他行凶的契机!”

    顾倾城想着闾左昭仪迫不及待要拿回信件,也浅笑道:“闾左昭仪现在怕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迫不及待要置倾城于死地啊!”

    “不管如何,这里都不安全了。”拓跋对顾倾城道,“杀手防不胜防,你以后更加要小心,一有危险,就立刻给我发信号弹。”

    顾倾城默然的点点头:“你放心,倾城是九命猫,不会轻易死去。”

    拓跋让凌云增加人手,照旧安排人暗中守护在一心堂附近,最后,才一脸凝重的离去。

    顾倾城送拓跋离去后回到内堂,铁爷爷便问:“高阳王走了?”

    顾倾城点头,脸上情不自禁的漾起甜丝丝的笑。

    上官飞雪和铁爷爷互相看了眼,脸色颇为凝重。

    上官飞雪开门见山问:“……倾城,你和高阳王在一处了吧?”

    顾倾城有些羞赧的点点头:“对,我们已经在一处了。”

    铁爷爷和上官飞雪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怪异了。

    “铁爷爷,上官姑姑,你们不喜欢高阳王吗?”顾倾城看着他们凝重复杂的脸色,浅声问。

    “……哦,不,小倾城喜欢的人,我们怎么可能会不喜欢。”铁爷爷赶紧笑道。

    “对呀,我们就是担心人家高阳王,以后会不会一如既往的对倾城那么好。”上官飞雪也强撑起笑容道。

    原来铁爷爷和上官姑姑是担心拓跋对自己不好。

    “铁爷爷,上官姑姑,你们放心。拓跋对我,真的很好。”顾倾城忙安慰他们,“此生,倾城是跟定他的了。”

    其实,他们的缘分,又岂止此生?

    只是,也不能跟铁爷爷和上官姑姑解释太多了。

    顾倾城遂让他们小心照顾自己和铁蛋。

    大家便各自去安睡。

    其实此时,也差不多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