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画满田园最新章节 - 第两千二百零九十一章 藏宝图线索

画满田园 第两千二百零九十一章 藏宝图线索

作者:养只猫挠你书名:画满田园类别:玄幻小说
    玄妙儿看着丁蓝凌:“那我就不去送了,不过你也不小了,来年丁伯伯丁伯母还能让你来么?”

    丁蓝凌也沉默了片刻:“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尽可能的再来一年,多帮帮祖父,也跟我们这房多争取一些机会,让我弟弟再大一岁。”

    玄妙儿明白丁蓝凌是为了他们这一房,拍拍她的手背:“我相信你,你们家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丁蓝凌笑了:“我就知道小泵姑最懂我了。”

    “这个时辰了,你们留下吃个便饭吧?”玄妙儿看着天留客。

    “不了,我们出来一阵了,还是早些回去的好,谁知道家里那个又出什么幺蛾子呢?”丁蓝凌站起来道。

    潘雅榕也跟着站起来:“是呀,出来时间长了,我们也是心里不安,好在心静的那些药,让我几次化险为安。”

    心静被点名夸奖笑着道:“都是举手之劳,二位小姐不要客气。”

    玄妙儿对着心静道:“再给他们拿些药,防身的不怕多。”

    心静的药不愁配制,因为千府什么名贵的药材都有,所以心静不吝啬的把能用上的又给他们拿了不少。

    千落还给两人袖箭做暗器防身,都装备好了,两人才离开了。

    他们走了之后,玄妙儿下午去看了外祖母吴氏,吴氏一道冬天就不太好,开了春就能缓一缓,这已经比之前预计的多活了不少时日了,所以现在活着的一天就是赚了一天。

    玄妙儿到了大舅家时候,大舅刘辉和刘沐阳出去干活了,大舅母李秀兰带着大壮二壮去集市买东西了,就吴氏和杜柳叶在家呢。

    吴氏还刚刚睡了,所以玄妙儿跟杜柳叶去了杜柳叶那屋。

    落了坐杜柳叶给玄妙儿倒了茶:“要过年了,你啥时候回河湾村去?”

    玄妙儿喝了一口茶:“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回去。”

    “今年我们家过年可是热闹了,以前都是我跟我爹两个人,现在这么一大家子,看着就高兴。”杜柳叶说起家人满脸的笑意。

    “你抓紧再生几个小胖娃,家里更是热闹。”玄妙儿玩笑的道。

    杜柳叶小声对着玄妙儿道:“我不想太早生孩子,我想让大壮二壮长大点的,等他们真的懂事了,真的接受我这个娘,他们说想要弟弟妹妹了我再生。”

    玄妙儿没想到杜柳叶有这个心思,要不说这人好的话运气也会好呢,她现在过得多幸福,可是她这样对自己不公平。

    “柳叶,其实大舅母一直说,大壮二壮她跟大舅带着就行,并且两个孩子对你也都是喜欢的,你真的别委屈自己了。”

    “我不委屈,我这是自己自愿的,再说我还年轻呢,再等等也不着急。”

    “那你也不要经常的喝药对身体不好,以后想要要不上就后悔了。”

    “那也不后悔,这两孩子跟我自己的一样。”

    “我表哥真是有福气,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反正你也多为自己想想知道不?”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这时候吴氏醒了,吴氏身边的小丫头过来叫他们过去。

    两人去陪着吴氏坐在炕上说笑了一会,玄妙儿才回家。

    晚上花继业来的比较晚,玄妙儿等的都要睡着了,花继业才风尘仆仆的进来。

    玄妙儿坐起来:“可是有什么事了?”

    花继业身上还有些凉气未散去,所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又发现了一张藏宝图的线索,有些突然,在广平镇的一个小村子里,但是不确定是哪一家,只查到了当初一个牵扯到藏宝图的侍卫受了伤,在这个村里停留疗伤过。”

    玄妙儿拉着他的手:“坐床边暖和,我又不是孩子,哪有那么娇气。”

    花继业还是没动:“等会的,一会身上凉气散尽了的。”

    玄妙儿也没有再强求,继续说藏宝图的事:“当初救那侍卫的人也一定不敢透漏出来,要不然就可能引来杀身之祸,但是你觉得那个藏宝图会在村里还是被那个侍卫拿走了?”

    花继业摇摇头:“这个不能确定,所以要继续查下去,我现在要赶在别人之前拿到下一个线索,一定要先找到那个侍卫曾经避难的家里。”

    玄妙儿明白花继业的意思,这个东西确实是很重要:“那个村子大么?”

    “不小,因为是在镇子的边上,交通四通八达,所以村里人口不少,路过借宿的也不少,所以不那么好查。”花继业已经把这个村子了解的比较详细了。

    “还是不好查,这个事要命的事,谁也不会轻易说的,并且还要赶在别人之前,要不然人多了,更不好查,还有也会给村民带去危险。”玄妙儿知道事情的严重,心里也很沉重。

    “嗯,所以这几天我要加快进度的去查,争取年前就有线索,不影响过年。”花继业揉搓着玄妙儿的手,他真的一刻不想跟玄妙儿分开。

    玄妙儿自然是担心花继业:“那这段时间你是不是要经常的出去,会不会有危险?”

    花继业把玄妙儿的手紧紧的包在自己的掌心:“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有你,所以我做什么都会小心的,绝对不会犯险的,放心吧。”

    “说得好听,到时候还不是要你亲自去?去了怎么可能没有危险?”玄妙儿心里哪能不担心?

    “我一定会留着命回来娶你的,你觉得我会舍得把你让给别人?”花继业身上没那么凉了,挪到了玄妙儿身边坐下。

    玄妙儿看着他:“这话我还是信的,因为咱们俩这么多年了,怎么也要修成正果才是,不过怎么去了就会伴随着危险,所以你一定要很小心。”

    花继业再三的对着玄妙儿保证,玄妙儿才点了头不在阻止,只是还是忍不住的嘱咐要小心,两人一直说了小半夜。

    第二天玄妙儿起床后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可能是睡的晚,也可能是心里还是担心,反正吃了早饭就在屋里躺着。

    一直到吃了午饭才觉得好不好,想着秦苗苗跟傅斌那边,还是觉应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