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314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314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宇泓烨穿着一身深紫色圆领团袍,颜色倒是没有那么张扬,稍微内敛了些,衣饰都十分精致,神情算不上温润如玉,却也没有了从前的自负嚣张,加上本来容貌就生得好,这样盛装华服的打扮,倒也显得风度翩翩,气度华贵。只是,乍眼看到裴元歌,原本内敛的眼眸中顿时又射出了灼人的精芒。

    宇泓烨下意识地向前一步,想要逼近,但随即想起柳贵妃的话,双手握了握拳,又退了回去,只死死地盯着裴元歌,眸光变幻不定。

    看到是宇泓烨,裴元歌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提盒,神情警戒。

    察觉到裴元歌的警戒,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宇泓烨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笑道:“怎么?我是老虎,会吃了你不成?”心中一恼怒,眼眸便陡然锐利起来,只觉得心头烧着一把火,再看看四周无人,一直按捺在心里的念头,又猛地升了起来,神情凌厉,目光如猛兽般闪烁着捕猎的光芒。

    反正这会儿没有人,就算他讲裴元歌掳走了,又有谁会知道?

    等到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掌心里,他倒要看看,她还能够不能够这样无视冷落他?总有一天,他要她的眼里心里都是他,再也没有别人!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七皇兄而已。”裴元歌眸光变幻,很快便镇静下来,神色淡然,“难道七皇兄也是来白衣庵进香的吗?这倒真是巧了,正好今儿泓墨没事,正好送我来进香,如今正在厢房歇息,倒没想到七皇兄也在这里。不如我去请泓墨过来和七皇兄会面?”

    刚才宇泓烨那一进一退,神情变化,裴元歌便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宇泓烨解除禁足后,两人也曾经有过几次照面,每次宇泓烨看到她就会转开目光,神情冷漠,只当做没看见,再加上他这段时间的表现,裴元歌便隐约猜到,宇泓烨禁足后声势远不如从前,因此才决定要隐忍行事,不再像从前那样张扬。不过,虽然因为形势原因,宇泓烨知道顾忌了,不过他骨子里仍然是自负而独断的,如果她躲避太甚,说不定又会激起他的性子,到时候一昏头,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因此,裴元歌不闪不避,淡淡地说话,又故意说宇泓墨也在白衣庵。

    只要宇泓墨脑子还清醒,没有昏了头,就该知道他这样的人过来进香,白衣庵肯定知道他的身份,如果裴元歌在这白衣庵里出了事情,宇泓墨只要听到宇泓烨这三个字,就该知道找谁算账。如今宇泓烨正要挽回先前的颓势,定然会心生顾忌,最多冷言冷语几句,却不敢太放肆了。

    果然,听到宇泓墨也在白衣庵,宇泓烨冷哼一声,稍稍压下了刚才的念头,冷笑道:“不敢,现如今九皇弟正是如日中天,我哪里敢让他来拜见我?”

    他倒没有怀疑裴元歌在撒谎,毕竟宇泓墨和裴元歌夫妻恩爱,他陪裴元歌来进香再正常不过。

    何况……。他瞥了眼裴元歌手中的提盒,能够让裴元歌亲自拿提盒,不肯假手他人,除了宇泓墨还有谁能够这样劳动裴元歌?

    裴元歌早料到他不会相见泓墨,这才敢撒这样的谎,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既然七皇兄有事在身,不便见泓墨,那我也不敢耽误七皇兄的时间,这及iu告辞了。”说着,握着食盒,转过身,不慌不忙地朝着后院走过去,举止优雅从容,看不出一丝的慌乱和心虚。

    哼,以为有宇泓墨在这里为她撑腰,所以就能这样放肆?

    宇泓烨冷笑,英俊的面容微微扭曲,恨不得就此上前,拦住裴元歌的去路,将她牢牢地禁锢在自己身边。但想到宇泓墨在白衣庵里,心头终究十分顾忌,虽然妒火中烧,却并没有因此失去冷静,想着柳贵妃所说的来日方长,在心里再三说服自己,这才咬咬牙,一拳砸在旁边的墙上。

    该死!

    原本他来白衣庵,是有正事的,但有了偶遇裴元歌这个插曲,便觉得心绪烦躁,顿时再没有心情继续原来的事情,转身愤愤地回到了庵堂。

    柳贵妃刚刚和主持水月大师谈佛,看到宇泓烨去而复返,神色阴沉,不由得心中惊讶,按照原本的计划,烨儿不是应该去后院的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去而复返?而且神色也这么难看?但碍于水月大师在场,不能直问,只能含蓄地道:“烨儿,你不是早听说白衣庵后院的蔷薇花开得好,想要去观赏吗?怎么这会儿又突然回来了?”

    “天太热了,走了会儿觉得累,便想着先回来,等凉快些再走动。”宇泓烨随便找了个借口。

    如果让母妃知道,他因为裴元歌失神,只怕又要被说教。

    柳贵妃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过水月大师在旁,却不好多说,只能道:“这倒也是,如今天气越来越热了,之前为了疫病救人,你失血过多,如今身体也反反复复的不好,倒的确该注意些,免得被热气冲了。快来尝尝水月大师烹制的竹叶茶,清心去热的。”

    宇泓烨接过茶水,喝了下去,却根本尝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次时疫的事情闹得很大,水月大师也有耳闻,闻言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七殿下舍己救人,以至于几度昏迷,却救活了数百上千的人,功德无量。这般佛心仁德,菩萨知道了,必然会保佑七殿下平安顺遂,娘娘不必太过忧心。”

    “借水月大师吉言。”柳贵妃柔声道,“说起来,本宫和这白衣庵也算是渊源颇深,当初本宫入宫数年都不曾有孕,却是来这白衣庵拜了送子观音,这才得了烨儿这个孩子;后来宁王叛乱,烨儿又下落不明,本宫几度都绝望了,多亏大师几度安慰本宫,说烨儿的生辰八字不是短命之相,定然还存活世上,本宫抱着渺茫的希望日夜祈祷,只求母子团圆,如今也果然如愿……。本宫深受白衣庵的恩惠,有心想要为佛祖菩萨重塑金身,偏偏大师淡泊名利,不肯应允,倒叫本宫于心不安了。”

    水月大师忙道:“娘娘每年都有给白衣庵香火钱,贫尼实在不敢再奢求,阿弥陀佛。”

    “大师果然是方外之人,不以名利为念,也正因为这样,本宫才相信大师。”柳贵妃叹息,“说起来,烨儿从前身体极好,从不曾有什么三灾六病,但这次时疫,他为了救人连自身都不顾念,失血过多。虽然后来仔细调养,太医们都说已经无碍,但身体终究不如从前康健,反反复复的,实在是让本宫忧心,唯恐他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这才带他来白衣庵拜佛,说起来倒也奇怪,今日到了白衣庵,本宫倒觉得烨儿的气色好了许多,说来倒也蹊跷。”

    言语之中,似乎在说,宇泓烨身体反复,是因为被鬼魅之类的东西缠住。

    “娘娘多虑了,七殿下救人无数,乃是功德——”水月大师话才说到一半,便被旁边的静虚截断。

    静虚也听出了柳贵妃话里的意思,却见自家主持是榆木脑袋,明明这么好的发财机会,却要生生错过,忙道:“娘娘所言极是,七殿下天潢贵胄,总难免小表们嫉妒缠身,再说这次时疫,七殿下救人无数,难免会遭到瘟鬼嫉恨,说不定正是因此才会身体反复,因而到了白衣庵这佛家之地,瘟鬼不敢靠近,气色自然好了许多。”

    水月大师微微皱眉,却也不好说什么。

    见这静虚伶俐,柳贵妃微微一笑,神色诚恳地道:“这位大师所言极是,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够化解?”

    “既然娘娘有诚心,七殿下又救人有功德,无论如何,贫尼总要为七殿下化解了这劫难才行。”见柳贵妃上钩,静虚心中暗喜忙殷勤地道,这位可是柳贵妃娘娘啊,如果她能够帮忙搞定这件事,且不说银钱,但贵妃娘娘这个名头,就能让白衣庵香火鼎盛。

    柳贵妃笑道:“那就有劳大师了。”

    “母妃,您说这次来白衣是来还愿的,既然现在已经还了愿,不如儿臣陪您回宫吧?”宇泓烨不耐烦在这里听静虚胡扯,再想到宇泓墨和裴元歌在不远处,就觉得心头扎着一根刺,实在不想多呆。反正他要谋划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以后有的是机会。

    柳贵妃微微一怔,不明白宇泓烨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走。

    不过,毕竟是她的儿子,柳贵妃也不好驳斥宇泓烨,再看他神色凝重的模样,说不定另有内情,便起身告辞了。出了白衣庵,柳贵妃这才问道:“烨儿,你为要急着离开?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按照计划行事吗?”

    宇泓烨灵机一动,悄声道:“母妃,宇泓墨也在庵内。”

    “他怎么会在这里?”柳贵妃大惊,神色突变,“难道说他也知道了那件事,所以跟我们是一样的目的?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更得加快计划,不能让宇泓墨抢了先。”

    宇泓烨倒没想到这点,思索了下,道:“儿臣看着不像,他和……裴元歌都在这里,儿臣刚才撞到了裴元歌,她见到儿臣,虽然惊讶,却并不慌张,也没有探问什么。如果说他们和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神态,应该会感到惊慌,或者千方百计地询问我们来白衣庵的理由才对。”

    “那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要进香,应该不会选白衣庵这样的小庵庙才对啊!”柳贵妃百思不解,都顾不上去追究裴元歌。

    宇泓烨面容又沉了下来:“那倒也未必。母妃难道不知道吗?这白衣庵对裴元歌和宇泓墨来说,可不是寻常的庵庙。听说裴元歌曾经在这庵庙遇袭,是宇泓墨英雄救美,说不定就是两人的定情之地。他们来这里,谁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不过,因为他们在,我们就不好再行事了,免得被他们察觉到什么,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倒也有可能!

    柳贵妃稍稍心安,想着宇泓烨也说得有道理,如果宇泓墨原本不知道什么,却因为他们的行径起疑,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也难怪烨儿会急匆匆地要走。不过……看着宇泓烨阴沉的脸,柳贵妃明白,他要离开,不全是因为这个,只怕更多是因为不想看到宇泓墨和裴元歌在一起,不由得心中暗自叹息。

    不过,烨儿现在不愿看到裴元歌,总比先前一心一意想要将裴元歌弄到手来得好。

    想着,柳贵妃柔声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急在一时,以后还有机会,今天就先回去吧!”

    柳贵妃说着,已经来到华轿前,上了轿子,忍不住掀起帘子回望白衣庵的方向,如果说他们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那就是为烨儿增加了一大助力。再将自己的计划反复思索,感觉并没有遗漏的地方,柳贵妃终于放心,正要放下车帘,却见一名青衣男子陪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往白衣庵的方向走去。

    不知为何,柳贵妃心中微微一顿,目光不由自主地停留在那青衣男子身上。

    男子约莫二十一二岁的模样,容貌清秀,神情淡漠,但举止间却有着一股特殊的气度,显得不同常人。他穿着普通的丝绸青衣,看起来很是寻常,但那料子却是江南最好的云锦料,而身上的饰品也同样如此,看似普通,用料却都是极好的,显然身价颇为富裕。

    偶尔抬头,遥望着白衣庵,青衣男子的眼眸中会流露出一抹哀伤。

    柳贵妃微一转念,便猜出了来人是谁,没想到颜昭白一介商贾,竟然也能够如此气度,显然并非池中之辈,如果能够为烨儿所用,烨儿更是如虎添翼。柳贵妃想着,微微一笑,慢慢放下了车帘,将那男子隔绝在她的视线之外。

    绿树青山之间,华轿内外,就此擦肩而过,各自奔向前路。

    颜昭白丝毫也不知道刚才路过的车队是什么人,他的心思都在白衣庵的颜明月身上。明月的病情已经越来越重,以至于赵大夫已经不肯再施针救治,只是吩咐熬制参汤……这就等于宣判了明月的死刑,如今只是拿参汤吊着命而已。想到这里,颜昭白觉得肝肠寸断,疼得难以忍受。

    当他来到白衣庵的后院时,院内正一片忙乱。

    颜昭白心中顿时浮起了不祥的预感,急忙拉住一人问道:“出什么事了?”

    “颜公子你来得正好!”那人却正是裴元歌身旁的侍女木樨,她神色慌乱地道,“刚才颜小姐突然病发,情况好像很严重,我们皇子妃吓坏了,如今紫苑姐姐正在为颜小姐施针。不过她说,她也只能救一时的急,还得去请颜小姐平日里惯用的大夫。”

    不等她说完,颜昭白已经一阵风地朝着颜明月的院落赶过去。

    颜明月的脉象十分杂乱,紫苑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诊治,只能勉强用针灸和参汤吊着她的命。好在赵大夫及时赶到,他对颜明月的病情和脉象很清楚,只是颜明月已经病情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寻常药物已经难以生效,而连刺了几针,似乎都没有太大作用,颜明月仍然气息奄奄。

    “颜公子,老夫早就说了,令妹的病情能够活到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得了。如今沉疴并发,已经是药石罔效,老夫实在没有办法了!”汤药喝不下去,针灸没有用处,赵大夫也无能为力,其实颜明月这会儿已经是病入膏肓,没有救治的可能性,这点他早就跟颜昭白说过,应该要准备后事了。

    但是颜昭白执意不肯,一再恳求他救治,赵大夫这才随他上山,但眼下,他实在是没办法了。

    颜昭白如遭雷击,扑到颜明月床前,嘶声喊道:“明月!明月!”见她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又揪住旁边赵大夫的衣领,发疯一样地喊着:“你救她啊!你救她啊!赵大夫,我求求你,你救救她,救救她,不管怎么样都可以,你救救她啊!”

    明月……。

    从很早之前,他就知道,明月身体不好,胎里带来的病,好不了了,早晚有一天会离开。之前赵大夫也已经明言,他也做好了各种准备,将产业托付给裴元歌处理,自己随颜明月离开。他以为,连死亡他都应做好准备,不会再担心害怕什么,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他却发现,他还是无法承受。

    “明月,你醒醒……明月!”颜昭白声嘶力竭地喊着,“赵大夫,求求你,我不指望你能救活明月,至少,你让她醒一醒好不好?你让我跟她说句话!我答应过她,我会陪她到最后的,至少,让我跟她说几句话,赵大夫,求求你!求求你了!明月,你醒过来啊,明月!”

    是他错了,他不该下山去请赵大夫的,他应该一直陪在明月身边的!

    居然,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裴元歌想起她之前说的话,她说,老天爷不会让明月就这样离开,一定会给她机会。明月说,她说的话,会让明月有种相信奇迹的力量,可如今,明月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她却又能够做些什么?面对生死,那些信念,就好像是笑话。

    泪水不知不觉地涌了出来模糊了视线:“赵大夫,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如今已经是药石罔效,老夫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赵大夫摇摇头道,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很想救活这位颜小姐。

    一直在床边的紫苑终于忍不住发作道:“颜公子,你冷静点好不好?你这样子,我都没有办法替颜小姐施针了,你到底是想要颜小姐活过来,还想要要她死啊?”

    听到“活过来”三个字,颜昭白立刻紧紧抓住紫苑的手腕:“姑娘,你能救明月?求求你,救救她,至少让她醒过来,求求你!”

    裴元歌也急促地道:“紫苑,你一定要救明月!”

    听到自家小姐说话,紫苑忙道:“皇子妃放心,我会尽力的。”说着向赵大夫道,“我看颜小姐的脉象,似乎是天生的体弱,针灸的效用不大,必须利用药物的药效才有一丝可能让她醒过来。赵大夫,你诊治颜小姐的时间长,对她的情况应该更了解,我没有说错吧?”

    赵大夫点点头:“姑娘所言无误,不过颜小姐现在根本喝不下汤药啊!”

    “那药浴呢?通过热气打开颜小姐的周身气穴,让药物的疗效通过毛孔进入身体,或许还有一线可能。”紫苑沉声道,“不过,颜小姐的脉象太复杂,我不敢确定药材的比例,这点需要赵大夫指点我才行。”

    赵大夫眼前一亮:“药浴?老夫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如果药浴真的能够让药效进入颜小姐体内发挥作用的话,的确有可能让颜小姐醒过来。如果辅以针灸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事不宜迟,我这就去准备药材和浴汤,不过,颜小姐浸浴之事,恐怕还要姑娘多多费心。”

    毕竟他是男子,多有不便。

    两人商量着,立刻分头行事。因为颜明月在此休养,药材一应俱全,因此浴汤很快就弄好了,紫苑和裴元歌,以及丫鬟们扶着颜明月入汤。而颜昭白等人因为是男子,被紫苑赶了出来。望着紧逼的房门,颜昭白心急如焚,却又不能闯进去,几乎崩溃。

    “出什么事了?”旁边传来问话声,却是宇泓墨。

    他原本正在京禁卫处理公务,突然听说宇泓烨和柳贵妃到白衣庵的消息,又想到裴元歌今日要到白衣庵见颜明月,放心不下,立时便赶了过来。看到院子内一片忙乱,忍不住询问原因。

    旁边自然有人告诉他经过,听说是颜明月兵法,并不是元歌出事,宇泓墨稍稍放心。

    “砰——”旁边传来一声闷响。

    宇泓墨转头望去,却见颜昭白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树上,他并未习武,身体文弱,但这一拳却让那颗粗壮的大树猛烈地摇晃起来,树叶簌簌而下,可见颜昭白这一拳的力道。这时的颜昭白,神情是一种彻骨的绝望,以及愤恨不平:“为什么是她?明月她心底那么好,为什么老天爷却要她这么早死?为什么偏偏是她?”

    尽避宇泓墨心地冷硬,但看到颜昭白这样,也忍不住有些感叹。

    尤其想到,之前元歌染上疫病,卧床不起,又一直找不到救治办法时,他的焦虑彷徨恐惧,由己及人,他隐约能够体会颜昭白此刻的心情。元歌卧病两个月,他就几乎癫狂,何况颜明月从小身体就不好,颜昭白…。一直都生活在失去颜明月的恐惧中,这时候心中的惨痛想必更加强烈。

    轻轻地吁了口气,宇泓墨正想要劝慰他几句,突然间目光凝滞,眉头紧蹙。

    他和颜昭白只有几面之交,而颜昭白又一直神情淡漠,表情平静,宇泓墨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悲痛绝望的模样,而眼下,以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颜昭白大半个侧脸,微微低垂,眼眸中变换着悲痛绝望愤恨的模样……。这样的角度,这样的表情,竟然让宇泓墨有种陌生的熟悉感。

    柳贵妃!

    这样的角度望过去,这样的神情,宇泓墨竟然觉得颜昭白有些像柳贵妃!

    而且,颜昭白现在似乎也是二十一二岁的模样,比他大不了多少,年龄似乎也吻合……如果说,真如他所猜测的,李明昊并不是真正的宇泓烨,难道说——会是颜昭白?可是,颜昭白不是惠州富商颜越之子,颜明月的哥哥吗?不……。不对,如果说他真的是颜明月的亲哥哥,又怎么会对自己血脉相连的妹妹产生感情?难道说……。

    宇泓墨瞳孔蓦然放大,心剧烈地跳动着,目光凝定在颜昭白的背部。

    真正的宇泓烨,背上应该有块胎记,是从出生就带着的。

    颜昭白……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