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312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312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宇泓烨解除禁足,重新回到朝堂,宇泓墨和宇泓瀚心中都十分警惕,尤其是宇泓墨,更担心宇泓烨对裴元歌的心思,会再做出什么来,做足了十二分的准备。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重归朝堂的宇泓烨竟然是改头换面,对人对事虽然还说不上温和尔雅,却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嚣张自负,在正事上更是耗尽了心神,就连遇到宇泓墨和宇泓瀚,也能够笑脸相迎,摆足了兄友弟恭的姿态。甚至,偶尔几次与裴元歌打照面,也再没有出格的言行举止,大多都是触到了便转过脸去,就当眼前没有这个人。

    裴元歌和宇泓墨都松了口气,宇泓瀚却觉得有些纳闷。

    “七皇弟这次禁足出来,和从前简直判若两人,倒像是禁足其间真的在思过,认识到了以前行为的不妥,所以再出来便洗心革面,这样的转变还真让人措手不及。再加上他在疫病时舍己救人的美德,如今朝堂上不少人为他歌功颂德,竟是将先前的阴霾一扫而空了。”宇泓瀚面容温雅,只有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讽刺。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宇泓墨淡淡地道,“不过是如今处于下风,不得不做个样子而已。”

    宇泓瀚点点头,随即又叹道:“只是这样一来,反而对我们不好了。若宇泓烨还像先前那样骄傲自负,行事嚣张,无论是抓他的把柄,还是设计,都还有迹可循。现在他懂得收敛,又处处谨慎,正事上更是卯足了十二分的心力,像泥鳅似的滑不留手,反而让我们无从下手了。”

    宇泓墨当然知道他在担忧什么,浅浅一笑,微微带了些讥讽之意。

    对付宇泓烨,固然也可以设计栽赃,但宇泓烨心思缜密,本就不好设计,何况,再缜密的设计也终究是设计,不是事实,一个不小心露出破绽,就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如科场舞弊案那般栽赃陷害,可一不可再二,终究不是正道,不如拿捏到宇泓烨确实的把柄来得安全有把握。

    而宇泓烨如今收敛行径,一心在正事上争锋,想要对付他就变得困难了。

    “六皇兄在害怕什么呢?”宇泓墨微微挑眉,眸波潋滟。

    宇泓瀚一怔:“啊?”

    “皇宫里的情形诡谲莫测,处处都有争斗算计,但说到底,算计只是旁门左道,真正想要在争斗中胜出,不能仅靠算计,更重要的是自身的本事。如果没有相应的能力,就算你将所有人都算计完了,勉强赢了那个位置,也是坐不稳的。”宇泓墨淡淡地道,神色沉肃,“如果说宇泓烨真的将心神都用在正事上,想要靠真本事争锋,六皇兄又有什么可怕的?除非……。六皇兄认为自己不如宇泓烨?”

    宇泓瀚神色一动,看着宇泓墨澄澈的眼睛,沉思起来。

    “如果说这场争斗真的只是各凭本事的话,那反而是最简单的。如今的情形,论父皇心中的宠信地位,论彼此掌控的势力,论个人的聪明才智,宇泓烨样样都不占上风,如果他能够靠着真本事在朝堂上展露锋芒,难道六皇兄反而不能了吗?”宇泓墨声音悠淡从容,“诡谲之道,只是臣下之道,不是君王之道,六皇兄可别钻了牛角尖,走火入魔了。”

    宇泓瀚一怔,犹如醍醐灌顶,猛地醒悟过来。

    如果是从前,或许他还要忌惮宇泓烨,但近来的情形,无论是宇泓烨还是柳贵妃和柳瑾一,都接连遭受打击,反而他越来越占上风,论形势,他并不比宇泓烨逊色。而若是论才能和聪慧的话,他自认也不会比宇泓烨差?如果光明正大地靠真本事争夺,他又有什么可怕的?只有才干不如别人的人,才会害怕这种真刀实枪的较量!

    他怎么就钻了牛角尖,只一心想要要如何算计宇泓烨,算计不到便忧心忡忡,这可真是本末倒置了。

    宇泓瀚对着宇泓墨深深一揖:“之前是我误入歧途,多谢九皇弟提醒,不然的话说,说不定我就真的要走到歪道上去了。”

    言语之中全是诚恳。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已,六皇兄不必多礼。”宇泓墨微微一笑。

    幸好宇泓瀚是聪明人,只一提点便能够醒悟过来,这也是他当初愿意帮助宇泓瀚的原因。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他可不像让宇泓瀚拖了后腿。而以后……只要宇泓瀚够聪明,够清醒,知道怎么样选择是最好的,那么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自己就都还有周旋回寰的余地,能够为元歌撑起一片晴空。

    宇泓瀚屡屡的示好,宇泓墨当然能够清楚地察觉到。

    但是,比起来所谓的友情和亲情,以及患难扶助之类的感情,他更愿意相信利益交换的稳固性。毕竟,对宇泓墨来说,天底下只有一个裴元歌能够让他完全相信,除了元歌,没有第二个人,就连裴诸城,敬重之余,他也抱持着怀疑和警惕,何况是宇泓瀚?

    “九皇弟说得对,如果宇泓烨想要靠真本事,光明正大地竞争的话,那反而是最简单的情形,我们反而不必担心。”宇泓瀚缓缓地点头道,“真正该担心的,是宇泓烨会不会在私底下耍什么手段,设计什么阴谋诡计来对付你我?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宇泓墨起身,来到床边,遥望着外面花红柳绿的春景,幽幽地叹了口气。

    “是啊,这才是我们真正要提防的……”

    因为时疫肆虐的关系,春季的美景根本无人欣赏,转眼间已经是春末夏初,草木已经完全的舒展开来,浓翠如茵,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绿色,沁人心目。

    裴元歌撩起马车窗帘,望着郊野繁花绿茵的美景,让人块垒全消,心中充满了平和宁静之意。

    她这次染上时疫,缠绵病榻,险些丧命,将宇泓墨吓坏了,强要她在床上多躺了十多天,紫苑天天变着花样做药膳,连同各种补身的汤药流水介地往正房里送,前不久才刚允许她走动,正巧便得了春上居传来的消息,知道颜明月如今正在白衣庵休养,刚刚结束了一个疗程,正好能够相见,便乘坐马车,带着随从往白衣庵过来。

    数年不见,白衣庵依然人烟寥落,僻静如初。

    颜明月早得了消息,知道她今天过来,欣喜不已地迎到了庵门前,两人久未见面,彼此都十分欣喜。

    因为之前颜昭白说明月情形不好,以至于他甚至有了轻生之念,因此裴元歌也十分担忧颜明月的身体,见面后更是着意打量。

    或许是因为身子骨不好的缘故,颜明月成长十分缓慢,三年未见,她的身量容貌都没有多大的变化,反而身形更消瘦伶仃了些,这样温暖的天气,却依然披着大红色镶白狐狸毛的披风,可见身体比三年前更差了。不过,她的神情却依然像三年前那般平和温淡,眼眸中一派悠然从容,虽然脸色有些苍白,精神却似乎还好。

    何况她能够迎接自己到庵门前,应该不像颜昭白说的那样严重。

    “前段时间时疫猖獗,源头又是从春上居那带的水源而起的,再加上你身体素来不好,我一直很担心。”裴元歌仔细打量了一方后,终于稍稍放下心事。

    颜明月浅浅一笑:“疫病的源头虽然是春上居那一带的水源,不过因为我的病,不好见外人,总是越清静越好,所以一直斗殴在白衣庵休养,水源也都用的是这里的,因此并没有受到疫病的影响。倒是你,听哥哥说,你染上了疫病,把我吓坏了,唯恐你会出意外。而哥哥又打听不到皇宫里的准确消息,我心急得很,还是后来你醒了,派人来春上居问我的情况,知道你没事,我才放下心事。”

    她神情悠淡时,容貌只可说秀丽,令人看着心中舒服。

    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她一笑起来,整个人便立刻染上了一种特别的光芒,并不刺眼绚丽,却充满了温和宁谧之感,犹如明月清辉,令人见之忘忧。这种奇特的魅力,裴元歌还从来没有在任何人的身上看到过。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对颜明月有着格外的好感吧?

    两人说着话,携手往白衣庵中走去。

    颜明月借住在白衣庵后院,然而,在经过一处殿堂时,颜明月却突然顿住,对着裴元歌笑道:“别的神佛菩萨,你不拜倒也算了,这个菩萨你倒是很该进去拜一拜!”

    裴元歌微微一怔,往里面一看,却见是送子观音,就知道被打趣了,不由得面色一红,瞪了她一眼道:“我还以为明月你是个世外仙人,从不问红尘俗事,居然也会打趣我?”

    “别说什么仙人俗人,你倒是拜不拜?”颜明月笑着道,“我身体不太好,只怕没精力陪你太长时间,过会儿咱们就只能到屋子里说话了。到时候你可别怨我不够朋友,明明请了你到白衣庵来,结果连一尊菩萨都没有陪你拜。”

    虽然知道颜明月在打趣自己,裴元歌却还是步入殿堂,诚心跪下。

    说起来,她和泓墨成亲也将近一年了,又素来是专宠,但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怀孕,心中说不着急也是骗人。毕竟身在皇室,子嗣问题比高门大户更来得重要,何况她也真的很想和泓墨的孩子。但不知为何,就是迟迟没有音信传来,泓墨一直安慰她不要紧,但她心里却是着急的。

    虽然说泓墨待她真心诚意,不会有其他女人,但如果她能够怀孕,泓墨所要面对的压力总会小些。

    裴元歌双眸紧闭,诚心诚意地祈祷着。

    “元歌,你不要担心。”旁边传来颜明月温柔的安慰声,随即,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上,“我看你的面相,似乎是劫后余生之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会在子嗣上有缺憾的。再怎么说,你和九殿下成亲还不到一年,中间你又病了好几个月,没有消息也是正常的,你别心思太重,那样对身体不好,反而更加难以有孕。”

    她的声音如同棉花般柔软温暖,如春风般将人心抚平。

    裴元歌笑道:“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居然懂得看相了?”

    “因为生命的缘故,我自小就看了许多的佛经道经,其中也有些相书,都是看着玩的,久而久之,也就有了些心得。”颜明月声音清浅,“所以说,我不是在安慰你。这次时疫本来情形难料,可是突然就有一个李大人出来,找到了时疫根源,以及救治的办法,结果元歌你安然无恙。可不就是我说的劫后余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闻言,裴元歌心中却微微一动。

    这次时疫究竟是天灾,还是*尚不能够定论。但如果颜明月所说的劫后余生之兆是真的话,或许指的不是这次时疫,而是她的重生?原本是前世的孤魂,老天爷却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让她能够弥补前世的遗憾,既然如此,想必老天爷也不会在子嗣上为难自己…。

    想到这里,裴元歌的心情倒真的好转了许多。

    “既然你这样懂得看相,那你给自己看相如何?”裴元歌玩笑着问道。

    “你没听过吗?医者不自医,卜者不自卜,因为人都是这样,无论看别人怎样准确,牵扯自己身上,便都乱了。”颜明月说着说着,眼神忽然慢慢地飘渺起来,思绪幽远,不知想到了什么,神情中居然破天荒地带了些许的惆怅和忧伤,眼眸也微微地垂了下来。

    悠淡的话语中,却包含着令人深思的道理。

    “如果说人都是这样,看自己是乱的,看别人是准的话,那在我看来,明月你一定不会有事,一定会好好的!”想到颜明月的病,裴元歌心中不由得浮起了深深的伤感,但转瞬即逝,“我觉得,老天爷有时候的确很残忍,但是,它还是有心的,像明月你这样的人,老天爷不舍得就这样断送,它一定会给你希望的!”

    连重生这样荒诞的事情,都能够发生在她身上,没道理老天会让明月就这样香消玉殒。

    被她话语中的笃定,所触动,颜明月不由得动容,凝视着裴元歌的眼睛。那样澄澈如秋水般的眼睛,充满了如瀚海般强大的信念,似乎那不是她随口说来安慰自己,也不是一厢情愿的相信,而是确实的有着什么凭证似的……。

    颜明月性情单纯,但心思却是十分坚定的,很少会被别人影响,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和裴元歌见了两次的面,便有两次被裴元歌话语中所蕴含的情绪触动。

    第一次就是她和裴元歌第一次见面,她问裴元歌人是否有来世,裴元歌回答说,如果有着坚定的信念,有时候连老天爷都能够感动,给人再来一次的机会,完成前生的遗憾。

    第二次就是现在。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但裴元歌就是那样信誓旦旦地说,前面还有路,信誓旦旦到了……。连她也不由自主地被感染,因为元歌的相信,而相信前面有路,将原本陷在深渊中的心一点一点地拉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