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308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308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次时疫来势汹汹,京城许多权贵富豪人家都有人感染,持续不断的低烧,昏迷,呕吐,甚至连朝堂官员都是十之一二染上时疫,卧病在床,弄得整个京城一片混乱,人心惶惶。将近新年,又是京城重地,却突然出现这样的乱子,更有许多富贵人家准备暂时离京,给繁华的京城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

    皇帝大怒,再三责令太医院要尽快控制疫情,弄得太医院也焦头烂额。

    外面的混乱,春阳宫内丝毫也不知道,因为春阳宫本身就笼罩在压抑沉闷的气氛中,以至于人人屏息,处处谨慎,生怕一个不慎惹出祸端,谁还有心思去理会外面的事情?

    床帏掩映,露出了裴元歌昏迷不醒的容颜。

    宇泓墨守在床前,手紧紧地握着裴元歌的手,半点也不肯放松,似乎害怕稍微一松手,就会让裴元歌被死神带了去。望着床上人儿苍白病弱的脸,宇泓墨只觉得心如刀绞,这些年,无论遇到多大的艰难和挫折,无论情况多困苦,他都能够一肩挑起,在绝境中游走自如,反手扭转乾坤。虽不至于说,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但却总觉得,这天底下没有任何困境能够困得住他?

    然而现在,看着虚弱昏迷的元歌,看着他最重要的人一点一点病弱下去,他才清楚的意识到,这天底下,原来也有他力所不能及之事!

    甚至,不止是力所不能及,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他……什么都没办法为元歌做。

    宇泓墨痛恨这种无力感,更从心底生出了深深的恐慌和畏惧,仿佛是时光倒流,又回到了三年前,他冲到冷翠宫,看着生母的尸体躺在冷冰冰的地上,任他怎么呼喊,怎么摇晃都无法醒来,那种几近灭顶倾覆的感觉,又再次包围了他……他真的害怕,会就此失去元歌!

    王美人被害时,他觉得自己心都已经死了,是元歌将那时的他拉了出来。

    如果现在,元歌有什么意外的话……。再好的景致,再多的荣华,如果没有元歌陪在他身边,和他并肩欣赏的话,这天地繁华,又有什么意思?

    “元歌,我知道我脾气不好,小心眼,爱吃醋,爱摆脸色给你看,总想让你哄着我,什么都只顺着我,你要生气的话,打我骂我都好,你别这样吓我,好不好?你醒过来,好不好?”宇泓墨将那只柔软却冰凉的手放在脸颊边,喃喃地道,“真的,你别吓我,元歌!你这样,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

    如果是平时的元歌,听到他这样说话,定然会心疼得很,早就柔语抚慰了。

    可现在,元歌只是在那里静静地躺着,根本听不到……。

    没有了元歌的声音,原本温暖如春的暖阁,似乎变成了冰窖,既空荡寥落,又冰冷寂静。

    宇泓瀚来到正室,入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形,不由得蓦然一怔,对着领他进来的宫女挥挥手,示意他先退下去,自己轻轻地走到床边,轻声道:“九皇弟。”

    过了好一会儿,宇泓墨似乎才反应过来,看了他一眼,便又将目光转移到裴元歌身上。

    宇泓瀚心头涌起了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复杂难言。

    因为染上了疫病,接连几天低烧昏迷,呕吐,难以进食,裴元歌面色苍白,形容消瘦,宛如一朵即将凋零的莲花,让了看了就觉得心疼。而宇泓墨的情形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原本潋滟的眼眸里,此刻布满了血丝,面颊消瘦,神情憔悴,唇边甚至长出了青青的短须,神情悲伤哀切。看着他如今憔悴零落的模样,任谁也无法将他和素日意气风发,风姿绝世的宇泓墨联系起来。

    裴元歌和九皇弟恩爱情笃,宇泓瀚是知道的,可他却不知道,两人竟然情深到了如此地步。

    看着看着,宇泓瀚既觉得心酸,又觉得羡慕,甚至嫉妒。裴元歌和九皇弟,他们是那么的彼此深爱,如今裴元歌染病,九皇弟将京禁卫的公事都不管,听说裴元歌染了时疫便匆匆赶回春阳宫,守在床前已经七天七夜没有合眼了。如果生病的人换了九皇弟,想必裴元歌也会这般不眠不休,一心牵挂着他……

    如果换了是他,会不会有人这样牵挂着他呢?

    如果……

    才刚兴起这个念头,宇泓瀚便立刻摇头,将那点妄念甩出了脑海,这天底下,没有如果!他这次来,是有正事要跟宇泓墨商量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时疫的事情已经越闹越大,却到现在都找不出头绪来,在这样下去,只怕京城要大乱,而若论聪明机警,抽丝剥茧的本事,谁也没有九皇弟厉害,他和九皇弟商量商量,或许就能够找出些头绪,也免得如无头苍蝇一般乱撞。

    从前遇事,他都和宇泓墨有商有量,还不觉得什么。

    现在九皇弟因为九弟妹染病,抛下公事,什么都不管,只剩他一人支撑大局,宇泓瀚才知道什么叫做独木难支,遇事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

    不过,九皇弟如今心系九弟妹的病,想要将他的心思转到时疫上,只怕还要花些心思。

    “九皇弟,九弟妹的情形怎么样?”看得出,现在的九皇弟全副心神都在裴元歌身上,轻易不会接他的话,更不要说其他。因此,宇泓瀚选定了裴元歌的病情为出发点,免得碰钉子。

    果然,宇泓墨沉默了会儿,终于开口道:“还是那样,来来去去的,将太医院的太医都看了个遍,有说是寒气入侵,要调和的;有说先退烧的,有说是肠胃的问题……有的方子煎了药喝,情况能稍微好些,有时候也会退烧,反反复复的,却都是治标不治本。”

    他的话语很慢,低沉压抑,充满了恼怒和烦躁。

    “那是因为没有找到时疫的根源,不知道这次时疫究竟因何而起,找不到病谤,无法对症下药,自然不可能彻底好起来。”宇泓瀚轻声道,“我知道九皇弟如今心系九弟妹的病,别的事情没法入耳,可是你又不懂医,总没办法诊脉治病,倒不如先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时疫的根源,这样才是真的在救九弟妹。九皇弟你说呢?”

    宇泓墨似乎有所触动:“可是,现在我……。”

    元歌这样,他又怎么可能抛下她在春阳宫不管,自己跑出去查时疫的根源?就算真的出去,也无法凝聚心神,专心查时疫的事情。

    “我知道九皇弟现在不愿意离开九弟妹,我也不强求。眼下,时疫是朝廷第一等大事,我也查了不少东西,只是觉得思绪很乱,一时理不出头绪,九皇弟不如和我一起探讨探讨?”宇泓瀚见他意动,趁热打铁,又加了一句:“不瞒九皇弟说,这次时疫实在是很蹊跷!”

    这句话彻底勾起了宇泓墨的心思,正要询问,顿了顿又道:“六皇兄且等等我,我稍候就回来。”

    望着他大踏步离开的身影,宇泓瀚知道,他这些天一直守在裴元歌床前,不眠不休,只怕精神上也劳累得很,思绪有些混沌,只是如今因为裴元歌的病情,对时疫起了心思,所以才想要出去洗把脸或者其他,提一提精神,好和他认真探讨时疫的事情。

    下意识地,宇泓瀚将目光转移到了床上的裴元歌身上……

    没多久,宇泓墨便匆匆赶回来,正如宇泓瀚所料,洗了脸,也显得有精神了些,正色问道:“刚才六皇兄说,这次时疫蹊跷,究竟是怎么回事?”

    “时疫的事情我不太懂,所以特意去翻了以前的资料,我发现,之前的时疫,要么是因为气候变化,要么是因为如天花这般会传染的病症,要么是天灾后环境不好所滋生的……虽然种种原因不同,但总的来说,应该都是贫民百姓患病得多,死亡的人也多。”宇泓瀚本是有备而来,说起来条理分明。

    宇泓墨点点头:“这很正常,贫民百姓本来就不如富贵人家能够常常调养身体,生活又困苦,染了病也容易买不起药,遇到时疫很难根治,而且更容易传染,所以每次时疫,都是贫民百姓所受的损害更多。”说着,忽然若有所觉,“难道说这次不是?”

    说着,神情也奇怪起来,眉头微微皱起。

    宇泓瀚点点头:“原本没察觉到这点,后来有了疑心,我就命手下的人将染病的人都登录在册,结果发现,染了时疫的人,十有*都是富贵人家,比如权贵人家,或者商家,或富或贵,反而是普通官员人家的少,贫民人家更少,剩下的十分之一,倒是以乞丐为多。这样的染病人员比例,实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听了宇泓瀚的话,宇泓墨也觉得事有蹊跷。

    按理说,富贵人家基本都会请大夫诊平安脉,调养身体,而且生活环境也要好得多,又医药齐备,按理说应该比贫穷人家更安全些,结果现在染病的却都是富贵人家,贫民百姓反而很少,这未免太奇怪了。

    “这点的确有蹊跷。”宇泓墨深思着,又问道,“除此之外呢?”

    “虽然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时疫的源头,但是,根据太医的论证,他们认为,这次的疫症并不会传染,别的不说,九皇弟和春阳宫的宫女们服侍九弟妹这些日子,却没有一人染上时疫,也能够证明这点。”宇泓瀚将心中的疑惑娓娓道来,“但奇怪的是,疫症明明不会传染,但是染病的人却越来越多,每天都会增加很多病人。”

    “一般来说,只有容易传染的疫病才会出现这种越来越多的人被感染的情况。”宇泓墨沉思着道,“疫病的病症是完全相同的,可以确定是同一种病症,如果说这种病不会传染,却又有这么多人感染疫病,那么,感染疫病的人一定有着某种相通点,这就是疫病的根源!越来越多的人染上疫病,说明疫病的根源还没有消除,如果说再不遏制的话……。”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整个京城的人都会被感染。

    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疫病的根源,只有这样,太医们才能够对症下药,救治元歌!

    “可是,我查过染上疫病的人,这些人居住的地方很散乱,并没有规律可循,而且一家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感染疫病。所以,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究竟疫病的根源在哪里?”于洪嘎哈呢苦恼地道,他就是想不通透这点,所以才想要找宇泓墨商量。

    “你刚才说,你命人将染上疫病的人都登录在册,这个册子你带了吗?我想看一看。”宇泓墨问道。

    宇泓瀚点点头,起身到门外,从随从手中取饼册子,回来交给宇泓墨。

    虽然说这三年来,他也在朝堂渐露锋芒,但是之前十多年,他都在皇宫当隐形人,不比九皇弟自小就经常外出,对京城熟悉。或许他看到这些册子,能够想到些什么也说不定。

    册子上的内容还算详尽,名字,官职,住址什么的基本消息都有。

    宇泓墨翻看着册子,然后渐渐陷入了沉思,许久才道:“光看这份册子,这次的时疫的确很奇怪,染病的人分居在京城的四面八方,而且从这本册子上的内容来看,多是主人家染病,仆役很少;还有就是像六皇兄所说的,富贵人家多,平民百姓少……。这件事的确很奇怪!”想了想,忽然扬声道,“来人,将紫苑叫过来。”

    紫苑很快就来到暖阁,问道:“九殿下找奴婢,有什么事吗?”

    她是懂医的,这些天为了裴元歌的病情,费尽心血,翻阅了许多医书,却始终找不到头绪。

    “我问你,在元歌染病之前的这段时间,元歌去过哪里?”宇泓墨问道。

    紫苑知道,九殿下这样问,必然是为了找出疫病的根源,便仔细回想着,开始说起来。

    她才刚说了个开口,就被宇泓墨制止:“宫里只有元歌一人染上疫病,这说明疫病的根源不在皇宫,否则也不可能扩散到民间去。所以,元歌在宫里的事情就不必说了,这段时间,她又没有出过宫?出宫的话,又到过哪里?”

    宇泓瀚这才反应过来,他之前也曾经猜测,染病的人或许是都到过某个地方,接触过疫病的病源,也曾经询问了许多病人,但是,因为太医说,这种病症有潜伏期,所以询问的时候要问到半个月以前的行踪,所以最后得出的线索乱七八糟,完全没有规律,以至于宇泓瀚最后也只能放弃。

    但是元歌不同,她的行踪大多在皇宫,而疫病的根源显然不在皇宫,那么,只要追查她出宫曾经到过的地方,或许就能得到线索,这个范围,却比别人要小得多。

    怎么他之前就没有想到这点呢?宇泓瀚暗暗懊恼。

    “出宫?啊,有过一次!”紫苑很快就想起来,将当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听到裴元歌是为宇泓墨挑选寿礼而出宫,为了寻找合心的东西,走过许多地方,宇泓瀚微微皱起眉头,但很快就i有舒展开来,似乎不像被人看到。

    宇泓墨认真地听着,偶尔问上一些细节,直到听紫苑提到春上居时,忽然心中一动,将手中的册子翻开,翻了许多页,似乎在寻找些什么,忽然间停下来,将册子拿到宇泓瀚面前,道:“六皇兄,你看这里,春上居的二掌柜、三掌柜以及身边的仆役小厮都染上了时疫,还有春上居周围的乞丐也一样……还有,这个官员我知道,他经常到春上居去用膳,这个官员也是,还有这个……六皇兄,你说,疫病的根源会不会在春上居?”

    宇泓瀚心中一跳,如果说疫病的根源在春上居,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染上时疫的人分散在四面八方,因为他们都只是偶然到春上居用膳而已…。不过——

    “好像也不太对,我询问过很多疫病人的行踪,其中有的人从来不去春上居,但是也染上了疫病。”宇泓瀚有些犹豫地道。

    “不,这个春上居一定有问题!”宇泓墨却不为所动,坚持道,“既然太医说过,这疫病不会因为靠近病人而传染,那么病源应该也不可能是靠近了就会染上,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吃进肚子里的食物。从这天元歌的行踪来看,我觉得这个春上居可能性最大!”

    “可是,为什么有的人没有靠近春上居,也会染上时疫呢?”宇泓瀚这点仍然无法释怀。

    听宇泓瀚说得这样肯定,宇泓墨就知道,他必然是调查过的,顿时也觉得有些疑惑,再翻看着那些册子,想要从中窥得机密。看着看着,忽然脑海中闪过一念:“六皇兄,这个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是云烟楼的常客,经常在云烟楼用膳;而这个人也是,还有这个人则喜欢在临江仙……。”他一个一个地找着,在脑海中努力思索,“而且,云烟楼、临江仙等这些酒楼周遭的乞丐似乎也都染上了时疫……。”

    “难道说问题出在酒楼?”宇泓瀚突然警觉起来,“可是,为什么突然这么多酒楼都同时出现问题?”

    “春上居、云烟楼、临江仙……。这几家酒楼似乎都是在京城西南部,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些酒楼所用的水源都是自己打的井,而这几家井的水道却是相连的……”宇泓墨忽然醒悟,“难道说,问题出在水源上?事不宜迟,六皇兄,我们立刻去查看下,看是不是水源出的问题!”

    宇泓瀚也觉得宇泓墨说得很有道理,欣喜地道:“好,我们这就去!”

    “紫苑,你也来!”宇泓墨叫上了懂医的紫苑,同时又派人去请太医院的医正,一同前去。

    一行人来到春上居,有两位皇子在,暂时掌管春上居的人自然不敢怠慢,有问必答。这番询问证实了宇泓墨的猜测,这几家酒楼所打的井,水道的确是相通的,都是从赤霞河分流出来的地下水,这样一来,宇泓墨猜测是水道出了问题的可能性,倒是越来越大了。

    随即,宇泓墨采集了这几家酒楼的井水水样,给天牢里的死刑犯服下,结果这些人果然也相继出现了和疫病相同的症状,显然宇泓墨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问题的确出在水源上。

    但是,好好的水源,为什么会突然有问题,以至于让众人患上疫病呢?

    关于这点,宇泓墨和宇泓瀚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先命令这几家酒楼暂时停业,同时将这一代水道所挖掘的井全部封用,不允许任何人使用。这样一来,疫病丙然被控制住了,几乎没有什么人再感染疫病。可是,虽然控制住了疫病的蔓延,但疫病究竟因何而起,如何救治,却依然茫然没有头绪。

    而这天,更有噩耗传来,疫病患者中,有三个人死亡了……

    听到这个消息,宇泓墨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

    因为迟迟找不到疫病的根源,也因此找不到救治的办法,京城染上疫病的人已经占了十之二三,这种疫病会导致死亡的消息传来,整个京城,尤其是患病人家,更是陷入了恐慌之中……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挺身而出,向皇帝进言,说他知道疫病的根源,以及如何救治,立时震动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