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306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306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听到“冯香华”这个名字,马车内传来一声响动,随即绸帘掀起,露出了一张中年人的脸,面白微须,容貌端正,看起来倒是很温和。他看了看冯香华,微微皱起眉头,开口道:“这位夫人,听说你三天前就曾经到我的府邸闹事,却被家丁驱逐走了,今日又故意设计陷害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

    他的声音十分温和,和他的容貌很相符。

    冯香华死死地盯着他:咬牙切齿地道:“魏双成,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你害死我相公,让我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我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魏双成有些莫名其妙:“这位夫人,请问你丈夫尊姓大名?”

    “你还在这里装模作样?”冯香华眼神中射出了无限的怨毒,道,“你如今那栋宅子的地皮是从哪里来的?”

    魏双成皱起眉头:“那栋宅子是我从一名商人手中买的。”

    “你还在扯谎!”冯香华厉声打断了他的话,忽然间悲从中来,哭道,“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清楚,也好叫大家来评评理!”

    说着,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这少妇名叫冯香华,靖州人士,嫁给当地一位富商为妻,婚后生有一子,夫妻感情也算不错。只是她丈夫常年经商,四处奔波,尤其常常在京城经商,但每个月都会往家里写信保平安。前不久,丈夫写信回来,说在京城某地买了栋宅子,准备在这里定下来经商,不再四处奔波,然后将家人接到京城。

    看到信的冯香华欢欢喜喜地准备着,等待着一家团圆的日子。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冯香华的公婆突然染病,一病不起,没多久就亡故了。冯香华急忙给丈夫写信,让他回来奔丧,谁知道这次却怎么都没有回信。冯香华担心,办完公婆的丧事后,便带着幼子前来京城寻夫。谁知道,到了京城却发现丈夫没了踪影,而丈夫曾经在信里提过的宅子,却变成了魏双成的,而魏双成搬进宅子的时间,跟她丈夫失踪的时间恰好吻合。

    魏双成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夫人,这栋宅子,是我从一个商人手中买的,他说自己不打算再在京城做生意,留着这栋宅子浪费,我给了他三千两银子,买下这栋宅子。你不能因为你丈夫之前在心里跟你提过,而我现在又住在这栋宅子里,就说我是杀害你丈夫的凶手吧?”

    这话听在众人耳中,也觉得事情太过牵强。

    看到众人望向自己的目光中都带着怀疑和不信任,冯香华也急了,几乎冲口就要说出些什么,却又忍住,冷笑道:“魏双成,你不就是想激我说出其他的证据,然后你好想办法湮灭证据吗?”

    言下之意,似乎还有其他证据,证明是魏双成杀的她丈夫。

    这下众人又开始将信将疑了。

    温逸兰也看得有些晕头,小声道:“元歌,你说到底谁说的是真的呀?我看这位掌柜人挺好,也很讲道理,可是那冯香华神情也不像是作伪,到底谁说的是真的啊?闹了半天,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裴元歌点点头:“的确。”

    被污成是杀人凶手,魏双成心里也憋着一股气,渐渐恼怒起来:“这位夫人,你既然说有证据证明是我杀害了尊夫,却又不肯拿出来,反而让个无赖往我车上撞,你到底想要怎样?”

    冯香华咬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顿住。

    “这位夫人,”裴元歌忽然开口,声音沉静悠然,“既然您说手中握有魏掌柜杀人的证据,又担心在这里说出来,魏掌柜会毁灭证据,倒不如到京兆府去告状,将证据呈递给京兆尹大人。孰是孰非,想必京兆尹大人定然能够查出实情,说不定也能够找到尊夫的下落,这样不是很好吗?”

    被裴元歌这么一提醒,众人才醒悟过来,纷纷道:“对啊对啊,既然有证据,就去京兆府告状吧!”

    “是啊是啊!”

    “哼,你们这两个女人,之前就在维护那个魏掌柜,说不定是一伙的,想要诳我去京兆府!”冯香华满脸愤恨地道,“俗话说得好,府衙门口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他是春上居的二掌柜,在京城既有势,又有钱,买通官府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到时候我的证据依然保不住,说不定连我自己也要搭进去!”

    “这位夫人想必是才到京城,也难怪不知道情况。”裴元歌倒并没有恼怒,声音依旧从容,“如今的京兆尹大人恪尽职守,无论平民百姓,还是官家权贵,只要到他那里告状,都是一样受理,并不会因为对方有钱有权就加以偏袒。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在场的人!”

    如今的京兆尹是她父亲裴诸城推荐的人,对于他的为人,裴元歌还算清楚。

    虽然不敢说这个京兆尹断案如神,手底下绝无冤案,但至少是个踏实诚恳的官员,遇到案子十分尽心尽力,绝不会向冯香华所说的见钱眼开,枉法断案。

    冯香华模样有些疑惑:“真的吗?”

    如今的京兆尹在任已经超过三年,比前几任京兆尹口碑要好得多,尤其最近这一年,更是有了不畏强权的名声,因此众人都纷纷点头。

    见众人不像是在骗她,冯香华神色犹豫起来,许久才抬头看向魏双成,神色悲愤而凄厉,冷声道:“魏双成,不要以为你能够逍遥法外,总有一天,我冯香华要你血债血偿!”说着,抱着孩子掉头离开,却不是朝京兆府的厢房,而是朝着另外一边。

    直到来到一跳幽僻的巷子,冯香华才慢慢停下来,犹豫着要不要告官。

    “张家嫂子,事情怎么样了?”背后忽然传来了不算陌生的呼喊声。

    冯香华转过头,见是和她丈夫交好的商人们,松了口气,道:“我已经照你们说的去做,把事情闹大了,那么多人在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下案子就算想捂也捂不住。不过,刚才我听人说,如今的京兆尹也算是个好官,说不定能帮我查清楚我家相公的下落,李大哥,不如我们一道去高官,一定要让那个魏双成血债血偿!”

    那几个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道:“这件事不急,我们已经在打点京兆府的人了,也免得到时候状子被人压住,早点接了状纸,张兄弟的仇也能早点报不是?”

    “这倒也是,有劳诸位了!”冯香华松了口气,忍不住靶谢道,“说起来还要谢谢诸位帮忙,如果不是你们帮我,我也不知道,原来我丈夫竟然是被春上居的二掌柜谋财害命的;要不是你们教我,先把事情闹大,免得被压下去,说不定我家相公的仇就没法报了!待到此案了解,我必然重谢各位!”

    “张家嫂子客气了,都是同行,彼此帮忙也是应该的。”

    那几个人彼此交换着笑意,眼睛里闪过一抹狠厉的笑容,浸染着血色般的阴冷……

    眼见事情终于有了解决之道,魏双成也松了口气。

    他跟这个冯香华的丈夫素不相识,更不要说谋财害命了,如果这冯香华告到京兆府去,京兆尹大人查清了案情,也能够还自己一个公道,免得平白无故被冤作杀人凶手,却连辩解都不能够,不但他自己名声污损,也连累了春上居的声誉。

    “多谢两位夫人刚才仗义执言,否则的话,只怕我真要惹一身麻烦!”魏双成感激地道。

    温逸兰先点出冯香华做事不合情理的地方,随后又揭穿了那男人是假装受伤,裴元歌又提醒冯香华可疑到京兆府告状,求个公道。正因为两人的话,众人才未必相信他是杀人凶手,这不但帮了他,更是帮了春上居的名声,毕竟春上居才刚刚在京城立足,若在这时候遇到风浪,会很麻烦。

    “魏掌柜多礼了。”裴元歌望着冯香华远去的身影,沉思着道,“我看魏掌柜的为人,不像是那般谋财骇人之人,但冯香华神情似乎也不想作伪,这中间说不定有什么误会,魏掌柜最好还是查一查吧?说不定是什么人想要利用这件事抹黑春上居呢!”

    魏双成心中一凛,拱手道:“多谢夫人提醒,在下定然谨记!”

    “空口言谢多没有诚意,我们原本想要去春上居尝一尝百花宴,如果魏掌柜真心想要谢我们,不如待会儿免了我们的饭钱好了。”温逸兰笑着道。

    魏双成一怔,随即爽朗地笑道:“这当然没有问题!”

    听说裴元歌和温逸兰帮了二掌柜的忙,春上居的伙计对两人自然殷勤备至。不过百花宴做起来复杂,两人还要稍微等上一段时间,裴元歌正百无聊赖,忽然看到窗户外一道身影闪过,紧接着一张不算陌生的脸隔着窗户对她微微一笑,向她招了招手。

    裴元歌一怔,颜昭白?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说这春上居,也是颜昭白的产业?既然他在这里,想必明月也在京城吧?三年未见,不知道明月如今情形怎么样?原本她不想去探访邀月同居,是担心会暴露两人的行迹,现在既然颜昭白先露面,想必是无妨的。想到这里,裴元歌越发忍不住,想要询问明月的情况。

    她稍加思索,道:“温姐姐,你先做着,我出去下!”

    “好!”温逸兰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

    出了雅间,只见严重啊白站在围栏处,一身浅白色的衣裳,身材颀长,比起三年前似乎有些消瘦,但气度却越发浑然,深邃幽黑的眼眸中似乎带着淡淡的哀伤,出现在他素来淡漠沉静的脸上,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染力,似乎他整个人,都被罩上了冬雪一样的光泽,冰冷,而没有生机。

    见他这般,裴元歌心中微微一跳,难道说明月不好吗?

    察觉到裴元歌近前,颜昭白似乎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方才笼罩在他身上的那层哀伤,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三年不见,裴四小姐越发风姿超然了,五月份你和九殿下大婚,可惜我们当时正在南方,来不及赶回,明月一直很遗憾,没能够亲口恭喜你。她……一直都很惦记着你。”

    事实上,他从来没有见明月对别人这样的惦记。

    “我也很记挂着明月。”裴元歌咬咬唇,犹豫了会儿才问道,“明月……她还好吗?”

    想到颜昭白方才的哀伤,她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颜昭白忽然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