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303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303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雪如鹅毛,在天地间飘飘洒洒。舒僾嚟朤

    前来搜查的禁卫军们身披蓑衣,手执灯笼,身上都落了厚厚一层积雪。商郁瑾站在最前面,即便在灯笼烛火的映照下,脸色仍然有些苍白,眼神却湛然生辉,恼怒中带着些许坚定,显然是定要将刺客捉拿到的。见到裴元歌出来,他便道:“大夏九皇子妃,我们要进去搜查刺客。”

    声音平淡中带着些冷硬姿态,显得很不客气。,毕竟他原本的未婚妻却倾慕宇泓墨,让他颜面尽失。

    裴元歌淡淡扫了他一眼,并不理会,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王敬贤。

    对这位九皇子妃,王敬贤倒是很有好感,当初叶氏叛乱,太后曾经设计陷害他,构陷他和叶氏勾结,幸亏裴元歌心思机敏,察觉到其中的不对,才没有让皇帝对他产生疑心,而在叶氏叛乱后,继续将禁卫军交给他管理。正因为这个机会,现在他才能够真正接掌禁卫军,而不再是暂代。

    因此,对于商郁瑾的强硬,王敬贤也显得很不满。

    先向裴元歌递去一个歉意的眼神,王敬贤先赔礼道:“深夜打搅九皇子妃,还请恕罪。”接下来才温和有礼地说明原因,“卑职奉皇上之命,搜查刺杀荆国五殿下的刺客,还请九皇子妃行个方便。”

    “刺客?不是说荆国五殿下在内城遇刺的吗?怎么搜查刺客搜到皇宫来了?”裴元歌眉头微蹙。

    商郁瑾遇刺,全城戒严,这是需要京禁卫来运作的,而九殿下正掌管京禁卫,因此对于裴元歌已经知道商郁瑾遇刺的消息,王敬贤一点也不惊讶,解释道:“因为荆国使者团中有人说,看到黑衣刺客潜入皇宫,荆国五殿下便连夜进宫,请求皇上在宫内搜查刺客。所以皇上召卑职进宫,和荆国五殿下一起搜查刺客,打扰九皇子妃了。”

    裴元歌清楚地察觉到王敬贤语气中的不满,心中明了。

    “王统领这样辛苦,也是为了确保我等不会被刺客伤到,真正是辛苦王统领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奔波了。”裴元歌温声道,微微一笑,“寒鱼,你带着暗卫,协助王统领搜查春阳宫,免得有遗漏的地方。”

    寒鱼出列,拱手应是。

    紫苑等人都是微微一怔,却聪明地没有表现出来,心中却在暗暗奇怪。刚才听九皇子妃的意思,明明是要包庇荆长风,怎么这会儿又这么轻易地让王统领进来搜查?

    “多谢九皇子妃!”王敬贤感激地道。

    有寒鱼等暗卫带路,禁卫军分成几组,四处搜查,很快就将春阳宫搜查完毕。

    “辛苦王统领了,本宫命小厨房的人烧了些热汤,在这么冷的雪夜里,喝些热汤也能驱驱寒气,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王统领和禁卫军的兄弟们,不妨喝了热汤在继续到别的宫殿搜查?”裴元歌笑语道,命下人们将热汤送上。

    王敬贤和身后的禁卫军正是又冷又累又饿的时候,闻言大喜。

    喝完热汤,王敬贤等人都觉得身上暖烘烘的,寒气驱散殆尽,向裴元歌致谢后,便要转身离开。

    “等等!”商郁瑾却在这时候开口,警惕地看了看暖阁四周,扬声道:“大夏九皇子妃,这春阳宫可还没有搜查完毕,你所在的这个暖阁还没有搜查吧?”

    紫苑等人闻言,心中顿时砰砰乱跳。

    这暖阁在春阳宫的正中,方才近卫军四面八方地搜查,只要荆长风离开暖阁,必然会被搜查的禁卫军看到。既然没有起冲突,显然荆长风还留在暖阁当中,只怕瞒不过禁卫军和商郁瑾的耳目,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裴元歌顿时沉下脸:“荆国五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不过为了搜查刺客,还请大夏九皇子妃行个方便,让我们进去搜查下这座暖阁。”商郁瑾目光直视裴元歌,“既然要搜查,当然要搜查得彻底,我这个要求应该很合理吧?大夏九皇子妃为和突然色变?难不成说这刺客就在暖阁之中?”

    “今日赴宴回来后,本宫就一直在暖阁之中,紫苑等人也一直在暖阁里服侍本宫,如果有刺客进来,本宫绝对不可能察觉不到。这座暖阁,乃是本宫和九殿下的起居之所,九殿下如今又不在宫中,自然不能轻易让外男进去,还请荆国五殿下您不要强人所难。”裴元歌不卑不亢地道,神色平静而端庄。

    商郁瑾皱了皱眉头:“如果刺客真的藏身暖阁,对大夏九皇子妃您来说也是威胁——”

    “五殿下您一定要进入本宫的寝殿,究竟有何用意?”裴元歌神色不满,微带恼怒,“是,本宫知道,今天晨曦宫里发生的事情,让五殿下您颜面扫地,尤其李小姐倾慕九殿下,以至于言行失态,想必五殿下您心里不好受。不过,九殿下对李小姐从无暧昧之意,说起来今日之事,他和本宫也都是受害者,五殿下这样耿耿于怀,非要进入本宫的寝殿,会不会太气量狭小了些?”

    说到后来,声音慢慢扬高,已经带了深深的不悦。

    王敬贤在旁边听着,心中咯噔一下,今天白天的事情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容忍,难道商郁瑾是记恨九殿下,所以才想要进入九皇子妃的寝殿?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如果商郁瑾真这样不怀好意的话,那他可不能让他进去,万一他心怀不轨,在寝殿里动什么手脚,闹出事端来,那岂不是连他也要受牵连?

    何况,九皇子妃人这样好,知道他们搜查辛苦,又温言慰问,又命人烧热汤给他们喝,他就更不能坐视了!

    于是,王敬贤便道:“荆国五殿下,这的确是我大夏的规矩,女子闺房不能擅入,再说,九皇子妃已经说,她一直都在寝殿之中,如果有刺客进来,刚才在宫门口,她就应该向我们求救才对!想必刺客并不在春阳宫,我们还是到别处去搜查吧!”

    商郁瑾神情恼恨,虽然面前想要压下,却仍然泄露了些许。

    他手底下有人信誓旦旦地说,看到行刺的黑衣刺客进入皇宫,因此商郁瑾不肯放过任何疏漏之处,定要将刺客捉到。因此他刚才提议搜查暖阁,完全是为了不放过任何错漏之处。不过,这个裴元歌嘴未免太毒了,居然提到了今天白天的事情,不由得商郁瑾心中一阵恼怒。

    “如果刺客不在暖阁内,九皇子妃何妨让我进去搜查一番呢?”

    她越是如此,商郁瑾反而来了脾气,非要进去搜查不可。

    见他这样,王敬贤更肯定了九皇子妃的猜测无误,心中既恼怒又鄙夷,这个商郁瑾,白天那样吃亏,皇上要处置罪魁祸首时,他装好人出来求情,现在居然把这股气迁怒到九皇子妃身上,想要借此让九皇子妃的声誉蒙尘,真不是个东西!他大夏岂能容忍被商郁瑾这样欺辱?

    “荆国五殿下这话什么意思?”王敬贤也沉了脸,“难不成你怀疑九皇子妃窝藏刺客不成?还是说您怀疑我大夏与刺客勾结,故意要杀五殿下?皇上对荆国五殿下已经是一片诚心,因为您手下一个人说看到刺客进了皇宫,皇上就连夜召我入宫,陪着五殿下到处搜查,五殿下这样疑心,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下子就把事情提高了层次,拔到了荆国和大夏的层面上来说。

    “王统领误会了,我只是以防万一——”商郁瑾没想到会惹得王敬贤大怒,缓和了口气,想要解释。

    王敬贤却板着脸,道:“卑职知道,五殿下看不上卑职和卑职这群弟兄,觉得我们都是吃干饭的,还不如五殿下您一个外人对皇宫知道得清楚!这好办!五殿下这就随卑职到皇上跟前,卑职跟皇上卸了这个差事,回家喝茶睡觉,五殿下您觉得谁能干就让谁去搜刺客吧!再不行五殿下您自个担挑子也成!”

    本来嘛,商郁瑾在内城遇刺,搜查刺客本该是京禁卫的事情,跟禁卫军半点也不相干。这样冷的雪夜,正该烧着暖阁,搂着美妾,在热腾腾的被窝里睡觉,却因为荆国使者团中一个人的话语,便要连夜进宫,冒着大雪四处搜查,王敬贤怎么可能没脾气?

    何况,他带着兄弟们四处奔波,又冷又累,商郁瑾却连半句感谢都没有,反而处处颐指气使,似乎他们禁卫军都是吃干饭的,王敬贤早就心里有气,这下借着这回事就发作了出来。

    听王敬贤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商郁瑾就算是傻子也该知道他的确是恼了。

    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他想要在皇宫找出刺客,就必须依仗王敬贤这个禁卫军统领,最好还是别得罪了!商郁瑾思索着,何况裴元歌也说了,她一直都在暖阁,又有这许多人在,想必刺客也不可能躲过所有人耳目藏进来……。想到这里,商郁瑾便道:“王统领说笑了,我只是不太了解大夏的规矩而已,既然不方便搜查贵国九皇子妃的寝殿,那我们就到别处搜查吧!”

    王敬贤冷哼一声,扭头就走,禁卫军众人紧随其后。

    商郁瑾也急忙跟了上去。

    这下紫苑等人才明白,为什么裴元歌开头那么爽快地就答应让王统领进来搜查。正因为皇子妃这样配合,所以王统领丝毫也没有怀疑到刺客就在暖阁内,这样当皇子妃阻止搜查暖阁时,王统领也不会起疑心,反而觉得理所当然,站在皇子妃这边,跟商郁瑾对着干,这才能安然度过这一关。

    裴元歌微微一笑,本来,商郁瑾遇刺就跟王敬贤没关系,结果却要半夜奔波,王敬贤怎么可能没有怒气?她再向王敬贤示好下,稍微误导下,王敬贤自然会站在她这边。

    “好一招欲擒故纵!”

    裴元歌进入暖阁后,荆长风忍不住称赞道。

    刚才在暖阁里,他也将外面的动静听在耳中,对于裴元歌这样轻描淡写就勾起商郁瑾和王敬贤之间的矛盾,从而将暖阁遮掩过去的手段赞叹不已。难怪被商郁瑾察觉到他潜入皇宫后,琛叔叔会让他往春阳宫这个方向躲闪,想必也是对这位表妹的手段有十足的把握,确定她能够掩护他过关吧!

    “荆公子说笑了。”裴元歌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问道,“现在,荆公子能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吗?”

    这次进入暖阁,除了紫苑和楚葵在旁边伺候外,其余人都被裴元歌撵到外面去放风了。

    荆长风整理了下思绪,这才将事情的经过缓缓道来。

    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旧事了,当时在位的皇帝,是荆长风的祖父,国号昌庆。荆国传国至昌庆帝,已经有二百余年的历史,国内平安昌盛,昌庆帝为人温和慈爱,疼爱子女,尤其是他的两个女儿,长公主荆荞,以及二公主荆芫,更是爱若珍宝。

    那一年,长公主荆荞十六岁,在荆国的风俗中,正是该出嫁的年龄。

    虽然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是,昌庆帝疼爱长女,一心想要为她挑选一个如意驸马,而长公主荆荞身份高贵,容貌端丽,为人又聪明灵巧,寻常男子也无法入她的眼,因此迟迟没有选定驸马。

    有一天,荆荞长公主外出游玩,遇到了她以前的旧相识赵沁儿,当时赵沁儿只是一个平民女子,但是她曾经救过荆荞的性命,因此意外重逢后,得知她的情形不太好,荆荞长公主便将她接入宫中,朝夕相伴,当做亲姐姐一样的爱戴,照顾得无微不至。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赵沁儿接近荆荞,本就是不怀好意。

    她知道荆荞长公主重情重义,故意引诱她甩开侍卫,外出游玩,在山林中被野狼围拢,幸好被一个名叫商明烈的男子所救,在最为难的关头被人所救,而商明烈当时正值青年,容貌俊朗,又英姿勃发,荆荞长公主便留了心。赵沁儿看出她的心思,打听来商明烈的事情,说他今年二十九岁,曾经在十六岁那边订了一门亲事,结果新娘子还没有过门,就病死了。但商明烈有情有义,一直为亡妻守身,至今未娶。

    想到竟然有男子为未过门的亡妻守身十余年,荆荞长公主难免有所触动,越发加深了对商明烈的好感。

    而赵沁儿更是找机会,制造两人之间的偶遇,荆荞以为商明烈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却仍然对她有好感,正是看上了她这个人。两人慢慢相恋,浓情蜜意之中,荆荞长公主便向昌庆帝请旨,说要和商明烈大婚。

    虽然觉得商明烈年纪比荆荞长公主大上十多岁,昌庆帝有些不满意,但见荆荞长公主心意已决,非商明烈不嫁,而商明烈除了年龄之外,倒也是相貌堂堂,文武双全,最终昌庆帝还是抵不过心爱女儿的恳求,为两人赐婚。

    娶了昌庆帝最心爱的女儿荆荞长公主,原本出身平凡的商明烈一下子炙手可热起来,再加上他文武双全,的确有能力,因此很快就从平头百姓,晋升成为荆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他对荆荞长公主疼爱有加,对昌庆帝忠诚恭敬,荆国皇室上上下下都很喜欢他,商明烈在荆国的声望越来越高。

    最终有一天,商明烈勾结当时的大统领赵启成,兵变逼宫。

    在那场血流成河的皇宫兵变里,当时已经怀有身孕的荆荞长公主,终于得知了令她心碎的真相,她的婚姻,她的爱恋,乃至她的友情,都是一场惨烈的骗局!

    她的好友赵沁儿,原本是大统领赵启成在外的私生女,因为生母只是个平常的村姑,和赵启成一夜风流,生下了赵沁儿。因为家境困苦,赵沁儿被卖做瘦马,最后被商家买了,成为商明烈的妾室。一次意外,她得知自己的父亲,原来是当朝大统领,便去找赵启成,想要认祖归宗,成为赵家的千金小姐。

    但以赵启成当时的地位,怎么可能会认一个养成瘦马,为人妾室的私生女?

    然而,在无意之中,赵启成发现赵沁儿竟然曾经救过长公主荆荞,而赵沁儿的夫婿商明烈也是个能文能武的人才,又生得相貌堂堂,便萌生了想法,示意赵沁儿去接近荆荞,并想办法让商明烈成为皇室的心腹爱将,成为赵启成在皇室之中的暗棋。如果赵沁儿能够做到的话,他就认了赵沁儿这个女儿。

    而赵沁儿和商明烈都是野心勃勃之辈,却在这个过程中,萌生了更加大的野心。

    于是,就有了赵沁儿和荆荞长公主重逢,以及商明烈英雄救美,以为为亡妻守身十余年的痴情人的身份接近荆荞长公主,成为驸马,步步高升这种种“巧合”。

    然后重权在握,兵变逼宫……。

    荆荞长公主从来没有想到,她所深爱的驸马,竟然是赵沁儿的夫婿,甚至在他们相遇的时候,赵沁儿的孩子都已经三岁了。而赵沁儿和商明烈布置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通过她得到昌庆帝的信任,步步高升,最后兵变逼宫,覆灭她的宗室……。

    是她有眼无珠,看错了豺狼,害了疼爱她的父皇,害了整个荆国!

    面对真相,荆荞长公主痛苦不堪。

    尤其,当昌庆帝不肯退让,不肯逃走,守宫而死的消息传来后,荆荞长公主终于无法经受这个打击,强撑着想办法安排母后弟妹等人逃离后,便带着六个月的身孕,**而亡。临死前,她在冲天的火光中,用自己的生生世世许下了诅咒,诅咒这个欺骗叛乱的政权总有一天会亡在她荆家人的手中,诅咒负心薄幸,残忍狠毒的商明烈必然恶有恶报,不得善终!

    原本赵启成想要让商明烈作为在皇室的暗棋,结果商明烈做得更绝,最后声势甚至压过了赵启成,登基成为煌烈帝。而为了妥协,赵沁儿也被记入赵家的族谱,甚至被记作嫡女,就是后来的西后。

    即位后的商明烈,地位并不稳固,仍然收到了赵启成的威胁,双方你争我斗,僵持了许久。

    而谁也没有想到,西后赵沁儿,竟然利用了这种形势,勾结了赵启成的嫡子赵华轩,双双毒杀了煌烈帝商明烈,以及大统领赵启成,扶持自己的儿子商立棠继位为帝,封赵华轩为大统领,将大权牢牢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或许是荆荞长公主的诅咒生效,通过背叛和欺骗登上地位的商明烈,最后也死于背叛和欺骗!

    而另一方面,因为赵启成兵权在握,整个荆国没有能够与之相抗衡的将领,兵变时逃出皇宫和京城的荆国皇室后裔,为了逃避追杀,只能够逃离荆国,来到了大夏。当时的皇后已经怀有身孕,无法长途奔波,为了不连累儿女,她毅然脱离了队伍,不知所踪。

    几次三番寻找,都没能够找到皇后踪迹的皇室后裔,只能擦干眼泪,继续寻找安全的地方。

    而当时大夏的闲散宗室永德王,年轻时曾经游历天下,和当时微服的昌庆帝相识,彼此关系很好,虽然后来知道彼此的身份,也没有影响到两人的友谊。得知荆国发生兵变,永德王十分震惊,悄悄派人寻找荆国皇室后裔,在他的安排下,逃出来的经过皇室后裔有了明面上的大夏身份,终于逃过了商明烈和赵启成的追杀。

    而永德王的嫡次子宇蔚琛,更对当时才十五岁的二公主荆芫一见钟情。

    他本是闲散宗室子弟,没有人会太在乎他的婚事,于是在永德王的应允下,宇蔚琛和化名为景芫的二公主成亲,并很快有了女儿永和。再然后,宇蔚琛被过继为皇室嗣子,然后是那场天花灾祸,景芫和永和被害,永德王府被灭,当时受到牵连的还有荆国皇室的两名皇子。

    宇蔚琛和当时仅存的荆国皇子荆俞杰,经历了重重的惨痛之后,终于都学会了忍耐,等待着复仇的机会……。

    宇蔚琛在大夏默默忍耐,学着成为皇室中人,成为皇帝,终于在三年前扳倒叶氏。

    而荆俞杰则悄悄回到了荆国,联络仍然忠于前皇室的臣子将领,暗中影响荆国的形势,慢慢沁入荆国朝政之中,寻找并创造着机会。三年前,荆国三皇子连同大统领赵华轩前来“议和”,宇蔚琛和荆俞杰都意识到了这个机会,彼此合作,将两人永远留在了大夏京城。而失去了三皇子和赵华轩的荆国,终于开始慢慢倾颓,随后朝中二皇子和五皇子能够斗得旗鼓相当,难分轩轾,这其中便有荆俞杰的手笔。

    听着这场惊心动魄的国恨家仇,裴元歌和紫苑楚葵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谁也没有想到,当初荆国的兵变背后,竟然隐藏着这般惨烈的真相。

    “原来煌烈帝,啊不,是商明烈竟然是这样狼心狗肺的人!”紫苑和楚葵都义愤填膺,“通过这样的手段夺得权势,真是无耻!亏得我们之前还听说,说煌烈帝是为民请命,推翻暴虐政权而登基,还说什么西后是名门望族赵家的嫡女,身份高贵又和蔼,原来都是骗人的!”

    尤其是裴元歌,想到自己前世的经历,再想想凄凉惨烈的荆荞长公主,心中的愤怒和心疼越发比别人强烈。

    她以为她的经历已经够凄惨了,没想到荆荞长公主居然比她还要悲惨。

    当时**而死,用自己的生生世世发下诅咒的荆荞长公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的心中在想些什么?是不是也和前世的她一样充满了仇恨,愤怒,悲凉,以及怨憎……。

    苍天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却没有将同样的机会给荆荞长公主……。

    “那是他们为了遮掩真相而编造出来的!那样无耻的事情,商明烈和赵启成敢说出口吗?不过就算他们粉饰太平,篡改史书,当但是知道事情真相的人仍然很多,毕竟商明烈成为驸马,中间过了好多年,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只不过商明烈继位后,不许任何人提起当年的事情,否则杀无赦,又经过了三十多年,事情的真相才慢慢湮灭,不过仍然有官员知道,并且站在我父亲这边的!”作为当事人的荆长风,自然更加愤怒。

    他的父亲,就是荆俞杰,也就是荆荞长公主的弟弟。

    甚至,在他年幼时,还曾经和商明烈接触过,当时把他当做大哥哥一样的对待,因此对于当年的兵变和屠杀,以及父皇守宫而死,长姐**,这一切的一切都牢牢印刻在荆俞杰的心中,每次提起都对商明烈斥骂不休,而这种观感也影响到了荆长风兄弟们。

    许久,裴元歌才从这场尘封多年的浩劫中抽神,沉思了片刻,道:“照荆公子这样说,难不成商郁瑾随使者团来到大夏,并非巧合?”

    荆长风惊讶地看了眼裴元歌,她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明明比他还小,怎么看事情却这样透澈?为人处世似乎比他还要沉稳些?这小泵娘不是妖怪吧!

    “元歌你好聪明,商郁瑾来到大夏,是父亲想办法,安排人手撺掇他来的,说如今荆国最大的难题,就是和大夏的战争,如果商郁瑾能够摆平这次议和,为荆国争取利益,必然能够赢得荆国民众的拥戴,一举压倒商郁勤。顺利夺得太子之位,商郁瑾这才上钩,来到大夏。”

    荆长风看似温和沉稳,其实性子很活络,确定裴元歌是他表妹后,就很自然地叫起了她的名字。

    裴元歌没有在意他的称呼,想了想,又问道:“父皇也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了。本来琛叔叔是想要派兵帮父亲拨乱反正的,但是父皇说,借助大夏的力量和商立棠打仗,固然赢的希望很大,但是战火连天,倒霉的只会是荆国的百姓。还不如这样在暗中活动,相伴削弱商立棠的势力,寻找合适的机会一鸣惊人,揭开当年的真相,顺势而起,用最快的速度扳倒商立棠!”荆长风点点头,道,“而这次让商郁瑾到大夏来,也是琛叔叔的主意。”

    原来如此!裴元歌恍悟,原本觉得有些迷惑的事情顿时烟消云散。

    怪不得皇帝似乎对于议和的事情并不看重,商郁瑾求娶李明芯,皇帝也只是略加思索就同意了,原来从一开,皇帝就没打算和商郁瑾议和,而是要将商郁瑾诱离荆国,来到大夏,创造机会让荆长风动手。

    “既然目的是商郁瑾的命,荆公子你们为什么不在半路动手呢?”裴元歌疑惑地问道。

    商郁瑾已经来到了京城,更频频出入皇宫,虽然对皇帝来说,动手杀死商郁瑾的机会很多,但是他却不能这样做。名正言顺的议和,结果皇帝却杀死议和使者,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会在周边国家形成很不利的影响,如果有国家以此为名,聚结起来攻击大夏,那就很不妙了。

    但是,在荆国使者团奔赴大夏的路上,却不会有这样的顾虑。

    只要确定了使者团的行程,皇帝甚至能够派信得过的人带兵协助荆长风等人杀死商郁瑾,然后随便捏个土匪啊、强盗啊的借口,并对商郁瑾的过世表示“深沉哀悼”,以及“歉疚不安”,做足了姿态,问题便不大。

    “你以为我们不想吗?”荆长风郁闷地道,“要是能在半路解决掉他,当然最好!可是商郁瑾这个人狡猾得很,尤其三年前,商郁敛的死归咎在我们身上后,商郁瑾就更加滑不留手了,说他狡兔三窟都是贬低他!这次来大夏,他原本就是悄悄来的,很少有人知道,而且还根本就没有和使者团在一起,而是另行装扮,混入荆国到大夏的商团中进入大夏,然后又立刻变换身份,伪装成大夏人,曲曲折折绕了好几圈才到的京城。到了八方馆,除了第一天来面见琛叔叔时,假装侍卫漏了面之后,出宫后又失去了踪影,根本就把握不到他的行踪!”

    裴元歌一怔:“这人这么狡猾?”

    “可不是吗?好不容易,今天出了这场事儿,商郁瑾估计心里也郁闷得很,所以行动没有平时那样隐秘,和使者团一起离开,结果我们才跟踪到内城,就被他发现了,厮杀中,他不知怎么滴就给溜了!”荆长风懊恼地道,“这人狡猾得跟狐狸似的,这次惊动了他,他知道我们在打他的注意,一定会更加谨慎,想要再抓到杀他的机会,只怕更难了!”

    裴元歌这才恍然,想必皇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答应商郁瑾的要求,搜查皇宫的吧?

    毕竟,如果商郁瑾察觉到皇帝和荆长风等人是一伙的,必然会对自己的安危产生十足的忧虑,肯定不会再在京城停留,说不定会立刻变换身份离开,而以他的狡猾,只怕很难在追踪到他的踪迹。

    这样就难怪,当初荆国使者团前来时,皇帝会格外叮嘱她。

    七彩琉璃珠是荆国皇室重宝的事情,别人或许会不知道,但是商郁瑾肯定知道,如果被他察觉到裴元歌的生母留下一颗七彩琉璃珠,肯定会怀疑她生母的身份,进而对大夏产生疑虑,那么荆长风等人的刺杀计划只怕就更难成事了。

    “荆国那边,你们是怎么安排的?”裴元歌问道。

    荆长风想了想,道:“你是问,关于商郁勤吧?他和商郁瑾相比,简直可以说是榆木脑袋,如果不是父亲在暗中帮他,他才不可能和商郁瑾斗得旗鼓相当。这些年来,荆国穷兵黩武,本身就引起了不少的民怨,原本一些偏向商立棠的官员,都慢慢地偏向父亲了。荆国那边可以说万无一失,随时都能够除掉商郁勤,携皇室之威,夺回我荆国的天下。只不过父亲不想错失这次能够除掉商郁瑾的机会,因此按捺不动。但如果最后真的没有办法除掉商郁瑾的话,父亲也必须要动手,趁商郁瑾不在京城的时候发动政变,夺回江山。只不过,商郁瑾这个人狡猾善变,诡计多端,如果留下这个后患,日后只怕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够除掉他。”

    “这样啊!”裴元歌点点头。

    的确,如今商郁瑾离开荆国,来到大夏,而且荆长风等人在暗,又有皇帝的暗中协助,的确是除掉商郁瑾最好的机会。

    不过,就像荆长风所说的,商郁瑾这般狡猾,经历过这次刺杀后,肯定会更加谨慎。

    必须要想个办法,把商郁瑾引诱出来才行!

    安排京禁卫进行全城戒严,又搜索了刺客,闹腾了大半宿,宇泓墨回到春阳宫时,雪已经停了,东边天空露出了一线鱼肚白。他有些疲倦地来到暖阁,却意外地看到暖阁的灯还亮着,不由得微微一怔。

    按理说现在正是元歌休息的时候,而且她对亮度又十分敏感,如果屋内太亮她会睡不着的。紫苑等人都很清楚元歌的这个脾气,只要她睡下,就会将暖阁的灯全部熄灭,免得影响她睡觉。为什么现在暖阁的灯还亮着呢?难不成元歌还没有睡觉?

    走到近前,看到木樨等人都守在门外,宇泓墨越发惊讶,心不由得碰碰跳了起来。

    暖阁到现在还没熄灯,木樨和青黛又守在门外,难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想到这里,宇泓墨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大步朝着暖阁走去。

    这时候正是人最困的时候,其余小爆女都已经打起了瞌睡,只有木樨和青黛还勉强支撑着,却也忍不住头一点一点的。忽然两人察觉到气氛不对,勉强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九殿下,两人猛地一梦,彻底清醒过来,想想暖阁里有个荆长风,顿时有些惊慌起来,忙上前道:“九殿下!”

    想要暂时拦阻下,免得皇子妃没有准备,出现什么误会。

    毕竟,九殿下的个性最反复无常,尤其喜欢吃飞醋,这点青黛等人都有所了解。

    “出什么事了?”宇泓墨边问,便走近了来。

    木樨和青黛正要解释几句,顺便给皇子妃一个缓冲的余地,谁知道九殿下问虽然问了,却压根就i没等她们回答,便推开了暖阁的门。青黛只来得及喊了声“九殿下”,便看到暖阁门打开,而荆长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裴元歌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爆栗,荆长风捂着头,神色哀怨。

    两人的情形看起来亲昵得很,青黛和木樨都不由得暗暗叫苦。

    皇子妃为人素来沉静,很少能这么快跟人亲近起来,怎么就对这个荆长风另眼相看?居然有这么亲昵的动作,而且……还刚刚好被九殿下看到,这下真是天亡皇子妃,谁也没办法了!

    没想到宇泓墨突然回来,楚葵和紫苑都是一怔,随即下意识地看向裴元歌和荆长风,心中的想法和青黛木樨如出一辙。

    真是天亡皇子妃啊!

    而宇泓墨,看看裴元歌,再看看荆长风,潋滟的眸微微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