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99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99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听说宇泓墨出事,裴元歌大吃一惊,忙问道:“怎么了?”

    楚葵神色焦虑地道:“刚才奴婢正在正殿候着,突然有个小爆女面无人色地跑进来,正好撞到了边上的花瓶,动静很大,一下子就把全场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舒榒駑襻然后就有人问她怎么了,那小爆女磕磕绊绊的,可是话里的意思却是在说九殿下……。”

    说到这里,楚葵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说什么?”裴元歌追问道,脑海中第一个浮现出的念头,就是李明芯又出幺蛾子了!

    可是……应该不可能啊!泓墨本就机警,李明芯那种人就算要算计他,也不可能成功,何况她还派人去警告泓墨了,应该不可能会出事才对。可是,她心里总有些七上八下。

    “那小爆女说,说看到九殿下进了一间偏殿,然后……。然后没多久李明芯也跟着进去了……。接着偏殿就传来了有人呻一吟的声音……。”楚葵艰难地道,见裴元歌面色剧变,急忙道,“皇子妃,九殿下一定不会的!可是那小丫鬟动静闹得很大,把全场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听完她的话便追问是哪间偏殿,然后就纷纷赶了过去。奴婢觉得事情不对,让木樨去找寒冰,想办法把事情拦截下来,就赶紧来找您!您快想个办法吧!”

    虽然她觉得,九殿下不可能跟李明芯闹出什么事端来,但是……但是小爆女说得信誓旦旦,又把众人都引了过去,就算九殿下和李明芯没出什么事,如果被众人撞到孤男寡女同处一屋,那事情也会变得很麻烦。

    “九殿下……和李明芯?”旁边的温逸兰讶然失声,“难怪会有那样的谣言。”

    “谣言?”楚葵忙问道,“什么谣言?”

    “是我昨天无意中听到有人说话,说九殿下和李明芯……有暧昧,有段时间,李明芯常常到春阳宫,就是因为这个。当时我只当是谣传,没有在意,毕竟元歌和九殿下素来恩爱。”温逸兰轻声道,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是之前就有那样的谣传,再被人撞到九殿下和李明芯在一起,只怕事情会不可收拾,元歌,我们快过去吧,想办法把李明芯弄走,让你和九殿下在一起,免得出乱子!”

    说着,拉起她的手就想要跑,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方面,转头看着楚葵。

    “是晨曦宫。”楚葵道。

    温逸兰急忙拉起裴元歌的手,想要往晨曦宫的方向跑过去。然而,裴元歌却突然挣脱了她的手,站在原地沉思不语,清丽的容颜上一片沉静,丝毫也没有应该有的慌乱和愤怒。

    “元歌?”温逸兰不解。

    “赴宴的人听到那个小爆女的话就赶了过去,而楚葵却找我们找了一段时间,而从承德宫到晨曦宫只有一条路,没有捷径,我们不可能比那些人更早赶到。”裴元歌深吸一口气,强自镇静地道,“再说,我也不相信,泓墨会被李明芯那样的人算计到,更不可能出什么事端。”

    “九殿下当然不会!”虽然和九殿下接触得不多,但上次她中毒时,看着九殿下对元歌的模样,温逸兰就知道九殿下对元歌的情意,何况元歌处处都比那个狂妄自大的李明芯好,除非九殿下瞎了眼,否则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看上李明芯,但是……。“我的好元歌,如果九殿下神智清醒的话,当然不可能和李明芯有什么,但是,如果李明芯下药,让九殿下神志不清的话怎么办?”

    温逸兰微微涨红了脸,却还是将这句话说出了口。

    “下药?神志不清?”裴元歌的神情突然诡异起来,带着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对啊!”温逸兰鼓起勇气,道,“元歌,你刚成亲没多久,多徐不知道,有些下三滥的人会用迷药或者……催情药之类的东西,容易让人神志不清,出现幻觉什么的。万一九殿下被人下了药,把那个李明芯当成是你,然后被众人撞到,岂不是……岂不是……”

    说着,又是羞又是气又是恨:“那个李明芯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时狂妄自大,行事嚣张也就算了,怎么连这种事情也……。真是的!”她虽然爽直,但毕竟是在温府这样的书香门第长大的,因此连骂人都也不太会,只是神情的愤怒却已经昭显了她的心情。

    闻言,连旁边的楚葵也焦虑起来:“皇子妃,我们快过去吧!”

    “不,不用急。”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裴元歌反而镇静了下来,眼神中似乎还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甚至慢慢染上了一股幸灾乐祸的光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反而没事,我们只管慢慢过去就是了。若是去得太早了,那就没好戏可看了!”

    “元歌?”

    “皇子妃?”

    温逸兰和楚葵齐齐失声道,然后面面相觑。

    裴元歌的表现也太镇静了些吧?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如果有人敢对泓墨下药,吃亏的只会是下药的人!”裴元歌笃定地道,虽然有着九成的把握泓墨会没事,而李明芯肯定会倒霉,但是……。想要李明芯的意图,再想到温逸兰所说的谣言,想到这段时间听闻的柳贵妃和李明芯突如其来的亲热慈爱,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冒出一股火来。

    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活该倒霉!

    当裴元歌等人来到晨曦宫时,宫内已经拥簇着许多人了,都在小声地议论着什么,看到裴元歌过来,众人顿时将各色各样的目光投在她的身上,有同情的,有惋惜的,有鄙夷的,有幸灾乐祸的,不一而论,但却都不约而同地给裴元歌让出了一条道,道路的尽头,是一座黄瓦红墙的偏殿,房门紧闭,但房门外站着最多的人,议论的声音也最大。

    温逸兰有些担忧地看着裴元歌,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裴元歌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走了进去,姿态优雅高贵,完全无可挑剔,似乎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门前便有人看不过去,尖锐地道:“哟,这不是九皇子妃吗?”

    语气中充满了幸灾乐祸之感。

    裴元歌侧头看去,只见那人身着湖绿色绣连绵福字纹的对襟薄袄,下着深蓝色罗裙,头上戴着赤金琉璃首饰,涂抹着精致的妆容。但即便如此,仍然遮掩不住她脸上的憔悴和凋零,与之前意气风发的模样相比,显得颇为零落,正是如今被禁足的吏部尚书柳瑾一之妻。

    “九皇子妃,妾身求求你,你就发发善心吧!”这时候,旁边一个身着石青色缂丝袄裙的妇人突然奔出来,跪倒在裴元歌跟前,泪流满面地道,“我知道如今的情形,芯儿有错,可是事已至此,还请你发发善心,收容了芯儿吧!不然,不然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说着,不住地磕起头来。

    看着磕头的李夫人,再看看神色变幻不定的裴元歌,柳夫人心头暗自冷笑,大觉快意。

    李府……。原本他们是七殿下的母族,跟七殿下应该最为亲近的,结果因为那个李树杰,七殿下被带离京城十七年,后来虽然找了回去,却对柳氏一直没有那么亲近,反而是颐指气使的时候居多。倒是听说七殿下对李树杰夫妇这对养父母十分敬爱,柳夫人心中早有不悦。

    尤其是如今,她的夫君被禁足,李树杰的女儿却攀上了荆国五皇子的亲事,门庭若市,就更加让人不舒服!

    现在好了,李明芯居然跟九殿下做出这样的事情,非但不可能再嫁给荆国五皇子,说不定连性命都保不住,而另一端则是吃瘪的则是她一直看不顺眼的裴元歌,今日这处好戏实在精彩,不亏她盯着众位贵妇异样的眼光来参加这场宴席,真是太值了!

    “李夫人快起来,九皇子妃素来慈悲,又对九殿下情深意重,既然九殿下和李小姐有情,想必九皇子妃定然会成全他们的!”柳夫人假惺惺地道,上前就要去搀扶李夫人,还挑衅地看向裴元歌,笑得很慈爱,“九皇子妃,妾身没有说错吧?”

    裴元歌冷笑,喝道:“柳夫人请慎言!李小姐是要与荆国五皇子联姻之人,与九殿下有什么相干?李小姐可是将来的荆国五皇子妃,柳夫人这般污蔑诋毁李小姐和九殿下,是否太放肆了些?”

    哼,到这时候还在端架子?

    柳夫人心中恼怒,但想到刚才殿内传来的低低呻一吟声,想要里面正上演的好戏,心中的郁结又慢慢消散,裴元歌眼下也不过强装镇静,想要维护她那危如累卵的尊严罢了!裴元歌想要装糊涂,她偏不让她如意,偏要捅破这层窗户纸,让裴元歌躲都没有地方躲。

    “唉,也不怪九皇子妃这样想,想必您还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吧?”柳夫人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转头道,“碧荷,还不快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九皇子妃?”说着,又幽幽地叹了口气,显得神情十分惋惜,“说起来,李小姐也算命苦,原本以她的身份,嫁给皇子做侧妃也是绰绰有余的,偏偏九殿下顾忌着九皇子妃,不敢明说,这才弄成了今天这样的状况,真是可怜!”

    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将这件事的责任扣到了裴元歌身上,暗指她嫉妒。

    而她这话一出,周围的贵妇纷纷点头,看向裴元歌的眼神颇为不善,充满了指责之意,而“嫉妒”“妒妇”之类的词语更是悄悄响起,嗡嗡声成片。

    看起来,在她来此之前,这里似乎上演了什么荡气回肠的爱情话本?

    裴元歌冷笑着,将目光转向了那个叫碧荷的宫女。

    她倒要听听,她们编出了什么样的花儿来!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