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97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97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裴元歌身为九皇子妃,自然要与众位贵妇小姐打个招呼,因此和杜若兰闲聊了一会儿后便不得不离开,与前来拜见她的诰命和小姐们周旋,好一会儿才觑空脱身,躲到旁边的小偏殿中偷个空闲,只等宴席正式开始的时候再去入座。舒榒駑襻

    见裴元歌和众位夫人说了许久的话,想必口渴,紫苑便去找茶水。

    偏殿门口忽然一阵喧哗,裴元歌抬头望去,只见李明芯如旋风一般飞奔进来,直冲到裴元歌面前,双眼圆睁,怒气冲冲地瞪着裴元歌,眼眸中几乎冒出火来,好一会儿才咬牙道:“裴元歌,你很得意是不是?”

    青黛忍不住喝道:“放肆!你怎么敢对我家皇子妃这般无礼?”

    “少在我跟前摆皇子妃的架子!”李明芯毫不客气地道,也不再理会青黛,转向裴元歌道,“是你在捣鬼对不对?你怕九殿下喜欢我,不喜欢你,你忌惮我,所以弄出个什么荆国五皇子来求亲,就为了把我远远地弄出京城,不让我和九殿下见面,对不对?”

    说着,眼泪已经成串地掉落下来,神情煞是委屈。

    在朝玉阁被裴元歌阴了一把,回府后银票的事情又被揭露,害得从来娇宠她的父亲都打了她二十戒尺,罚她跪祠堂跪了三天三夜。这样重的惩罚,她可从来没有受过,本就够憋屈了,没想到才出祠堂便接到了赐婚的圣旨,将她赐给什么劳什子的荆国五皇子……

    商郁瑾算什么东西?能够九殿下那样的天人之姿吗?能够九殿下那样好的武功吗?能像九殿下那般一举一动风流天成,勾人魂魄吗?何况荆国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大夏的手下败将,如今灰溜溜地前来求饶,大夏的贵族少女那么多,凭什么要她嫁?

    她和荆国五皇子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好端端的商郁瑾为什么会求娶求到她的头上?

    肯定是裴元歌从中捣鬼,故意陷害她!

    “李小姐慎言!”用脚趾头想,裴元歌也能想到李明芯在想什么,手扶着旁边的椅圈,坐姿端庄而高贵,神色淡然地道,“女儿家的名节和等珍贵,别人维护还来不及?怎么李小姐却抢着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虽然说这装婚事是荆国五皇子求的,但若李小姐当真名誉尽毁,荆国五皇子只怕也不会再愿意娶你吧?”

    李明芯神情一缩,咬着嘴唇不说话。

    她再放肆,却也知道女儿家的清誉重要,这番话要是传出去,她这辈子也就毁了大半了。可是想到俊美无铸的九殿下,李明芯心中又涌起了深深的不甘,明明九殿下是她的,偏生半路冒出来个商郁瑾,害了她和九殿下的大好姻缘,叫她如何甘心?

    “裴元歌,你也别得意得太早了!”李明芯恶狠狠地等着裴元歌,咬咬牙,微微缓和了语气,道,“我劝你放聪明点,你父亲现在虽然是刑部尚书,可裴府终究没有根基。如今不过是你出嫁,九殿下觉得新鲜,才会这般宠你,等过去这阵子。你哭都来不及。可是我不一样,我哥哥是七殿下,他们毕竟是兄弟,无论如何九殿下都会亏待我。如果你识趣的话,现在去跟皇上说,说九殿下要娶我做平妃,让皇上撤销让我和荆国联姻的圣旨,将来我嫁进春阳宫后,自然会照看你一二,你这也是为将来谋个退路!”

    说到后来,却已经又恢复了素来的高傲,语气中充满了趾高气昂。

    “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青黛气得脸通红。

    这李明芯算什么东西?如今都要奉圣旨嫁给荆国五皇子的人,居然跑到九皇子妃跟前威胁,让九皇子妃去求皇上赐婚她和九殿下?居然还是一副施恩的高傲模样!九殿下眼里从来都只有九皇子妃,什么时候把别的女人放在眼里了?九殿下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偏这李明芯还在做春秋大梦,好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呸!

    或许是因为她的话太过荒谬,裴元歌反而笑了起来,抚摸着手中的青金嵌珐琅手炉,却并没有说话。

    这样悠然的态度,只说明一个问题,裴元歌跟本就没把李明芯放在心上。

    赐婚后,李明芯本就是满肚子的火气,如今又被裴元歌这样无视,她哪里还忍得住?当即挥手就要朝着裴元歌脸上打过去。都是这个该死的贱人,早她一步占了九皇子妃的位置,否则凭借哥哥的助力,再加上柳贵妃对她的喜爱,她早就是名正言顺的九皇子妃,现在又怎么会被赐婚商郁瑾?

    不等裴元歌有反应,青黛和木樨已经上前,一人一边,牢牢地钳住李明芯的手,免得她伤到自家皇子妃。

    “李明芯,你也只能这样自欺欺人了!”裴元歌终于缓缓地站起身来,轻蔑地笑道,“你和荆国五皇子的婚事已经落定,本宫劝你还是安分点吧!你还有什么本事跟本宫闹?你要真有本事,就去跟父皇说,说你不愿意这桩婚事,当众推了这桩婚事去!你敢吗?”

    李明芯一滞,原本如疯似狂的模样顿时凝滞了。

    她何尝不想推了这桩婚事?可是……原本只要父亲随便找个借口,推了这桩婚事,便什么事都没有了。偏偏父亲油脂蒙了心,竟然半点动作也没有。如今圣旨已经下来,想要皇上再收回谈何容易?

    “不敢对吧?”裴元歌嘴角微微弯起了一抹弧度,“不敢的话就安分点吧?原本你这样冒犯本宫,按律是要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的,不过念在你要和荆国五皇子要联姻,无论是打肿了脸,还是打断了腿都不好看,本宫这次就饶了你!没有本事退掉和荆国的婚事,往后就安分点吧!”

    “你——”李明芯顿时又怒火冲天,挣扎不休。

    裴元歌冷笑地望着她,吩咐道:“青黛,木樨,放开她吧!压根就没本事退掉和荆国的婚事,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利而已,不过是虚张声势,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

    青黛和木樨闻言,真的放开了李明芯的手,但仍然警惕地站在裴元歌旁边,以防李明芯暴起伤人。

    纵然被裴元歌的话语气得七窍生烟,但真的被放开后,李明芯看着裴元歌笃定而高贵的身姿,却发现自己真的不敢动手……。就算她再怎么不喜欢裴元歌,但裴元歌的确是九皇子妃,她若是打了她,定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可是,她真的不甘心就这样嫁给商郁瑾!

    李明芯想着,忽然一跺脚从偏殿跑了出去,只觉得心中有着一股抑郁之气,也不辨别方向,只朝着人少的地方跑过去,等到累才停下来,却来到一处假山群中,想到裴元歌方才高傲轻蔑的模样,心中又是一阵恼恨。她不甘心就这样嫁给商郁瑾,她要嫁给九殿下!

    “李小姐,您没事吧?”旁边忽然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

    李明芯抬头,认得是长春宫中的宫女,名叫碧荷。她最近常常出入长春宫,因为柳贵妃对她很是和蔼,因此长春宫的宫女都不敢怠慢她,这个碧荷尤其对她殷勤,倒是很得她的心意。虽然如此,但被一个宫女看到自己这般模样,李明芯终究有些尴尬,脸色也僵硬起来。

    “奴婢看到您从九皇子妃休息的偏殿跑过来,又哭得这样厉害,可是受了九皇子妃的气?”碧荷关切地道,声音温柔,“唉,那位九皇子妃仗着如今九殿下对她有几分恩宠,就格外的目中无人,连柳贵妃娘娘这个养母都不放在心上,更别说别人了,也难怪李小姐会受她的气!这样的人也能做九皇子妃?要是换了李小姐这样宽厚的人做九皇子妃就好了!”

    碧荷若有所憾地道。

    听到碧荷贬低裴元歌,李明芯顿时觉得心中舒服了些,犹豫了,道:“你真觉得我做九皇子妃,比裴元歌好?”

    “那是当然了,不止奴婢,连贵妃娘娘都是这样说呢!”碧荷神情天真无邪,“贵妃娘娘常说,从来没有人想李小姐这样投契,可惜认识得晚了,否则若是让您做九皇子妃,定然和她一条心,九殿下就不会被如今的九皇子教唆得和贵妃娘娘母子离心了。可惜……原本贵妃娘娘还有些想要李小姐做侧妃,只是怕委屈了李小姐。”

    柳贵妃想要她做九殿下的侧妃?李明芯怦然心动:“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碧荷用力地点点头,见李明芯果然上钩,便又故意叹息道,“可惜,如今皇上下了赐婚的圣旨,李小姐不日就要和荆国五皇子大婚了,贵妃娘娘这番心思怕是要落空了。”

    李明芯心中一沉,顿时又觉得悲从中来。

    碧荷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李小姐,说句实话,如果您真的喜欢九殿下,奴婢倒是能够想办法,只是怕要委屈李小姐您先做侧妃。如果李小姐没这个心思,就当奴婢没说过好了!”

    李明芯讶然看向碧荷,又惊又喜:“你有什么办法?”

    “虽然说如今已经下了圣旨,已经是回天无力,可是……”碧荷越发压低了声音,悄声道,“如果这段时间里,李小姐您和九殿下成就了好事,荆国五皇子总不能强人所难吧?强扭的瓜终究不甜!虽然说这样做有些冒险,李小姐也要受些委屈,可是贵妃娘娘素来喜欢您,一定会为您做主,让九殿下娶您做侧妃。了不起到时候给荆国五皇子配个不是,再给他另选蚌名门贵女联姻也就是了。”

    听她说得有理,李明芯顿时意动,但随即又觉得羞涩,满面飞霞,羞答答地道:“这样……不太好吧!”

    嘴里虽然说的是推脱的言辞,但看她的神态,任谁也知道她心动了。

    碧荷心中鄙夷,神情却是由衷的诚恳:“若是平时,自然不能这样做,现在不是有圣旨在吗?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是没办法违背圣旨的,这不是事急从权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退掉和荆国五皇子的联姻呢?”

    李明芯沉思了会儿,咬咬牙道:“可是……可是九殿下他……”

    她虽然觉得宇泓墨对裴元歌只是一时新鲜,但总有一天会迷途知返,知道她的好处,再也不看裴元歌。但她也没有自以为是到这种地步,如果想要弄出些什么,让她不用再嫁给商郁瑾,恐怕以她眼下在九殿下心中的地位,还有些为难…。

    “放心!”碧荷倒是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思虑,悄悄从袖中取出一个青瓷瓶,却并没有交给李明芯,而只是给她看了看,又收起来道,“这是奴婢好不容易才弄到的迷药。待会儿宴席快开始的时候,奴婢找个借口把九殿下引到旁边的偏殿去,在茶水中下了药,等到时候了,李小姐只管进去就是……。”

    李明芯这次倒是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又是一阵通红,却又觉得十分欣喜。

    如果她和九殿下成就好事,有贵妃娘娘为她说情,她哥哥又是七殿下,总不可能会杀了她,最多也就训斥几句,甚至打几戒尺,最终还是要把他许给九殿下做侧妃的。只要能够嫁给九殿下,耳鬓厮磨之下,九殿下自然会明白她的好,对她全心全意,再也不会理会裴元歌那个贱人!

    她怎么就这么笨,之前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

    见李明芯一脸的憧憬向往,眼眸如醉,碧荷心中越发瞧不起这个狂妄自大又愚蠢的人。

    贵妃娘娘顾虑得很对,李树杰能够趁着七殿下被禁足,柳尚书闭门思过这个空隙,搭上荆国五皇子,这样明目张胆的威胁,怎么能够忍受?而李树杰有这样锐利的眼,又有这样行事的魄力,将来必定成为柳氏的心腹大患。与其等到将来尾大不掉,不如趁着现在截断李明芯和商郁瑾的婚事。

    碧荷是柳氏的家生子,自然会站在柳氏的立场上想事情,对李府绝无好感。

    而且,如果计划能够顺利进行的话,到时候被众人察觉到九殿下和李明芯出了事端,李明芯固然不能够再嫁给商郁瑾,九殿下也会因此蒙羞,和商郁瑾反目成仇。再者,有了李明芯插进九殿下和裴元歌之间,两人必定会离心离德,到时候就是柳氏和七殿下的机会……

    李明芯跑出小偏殿后,裴元歌却又坐了下来,接过紫苑的茶,轻轻啜了一口,沉思不语。

    “紫苑,到承德宫外去找寒冰,让他给九殿下传个消息,就说柳贵妃很可能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让他小心些!”裴元歌缓缓地道。

    官员和女眷的宴席是分开的,分别在承德宫的两个宫殿里。

    李明芯和商郁瑾的婚事已定,按理说现在她应该在李府备嫁,怎么会跑到宴席上找她麻烦?这件事实在不合常理。而且看李明芯的模样,显然有些疯狂了,再想想最近柳贵妃常常宣召李明芯到长春宫,说不定撺掇了李明芯些事情。而以李明芯的愚钝和妄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不稀奇……。

    她可不想为了截断李明芯的婚事,将泓墨赔了进去。

    一百个李明芯加起来,也比不上泓墨的分量。

    不过泓墨素来谨慎小心,应该不会那么容易上李明芯的当,再加上她的提醒,问题不大。想到这里,裴元歌稍稍舒心,看看时候,离宴席开始没剩多少时间,她也该出去了,裴元歌便站起身来,朝着设宴的正殿走过去,才走到月亮门口,正好看到温逸兰从另一边的月亮门过来,便驻足等她。

    “我不耐烦跟那些贵妃打交道,因此躲了起来,难不成温姐姐也是这样?”裴元歌笑着打趣道。

    温逸兰的神色却不太好:“不是,是我闯祸了!”

    没想到这么久没到皇宫,这次一来就惹了麻烦。

    “啊?怎么了?”裴元歌微微一怔,神色顿时锐利起来。温逸兰的性子她很清楚,虽然性情爽直,但也是知道规矩的人,轻易不会闯祸。最多就是心地善良,喜欢打抱不平,若说她因此言行不当惹得谁不喜欢,那倒是寻常,但是闯祸……除非是有人故意刁难。

    “我不小心撞到了走动的宫女,将一壶茶水弄洒到一位小姐身上,还好是冬天,她穿得厚,那茶水又是凉了要拿去换的,这才没有烫伤。”温逸兰有些郁郁地道,“可衣裳湿了总要换掉,不能这样狼狈着赴宴,但一时半会儿却又找不到跟随她前来的丫鬟,我带的备用衣裳她又不合身,正急得没办法,好在若兰的昭华宫离得不远,若兰和她身材又相仿,去找了若兰的衣裳这才过关。”

    裴元歌这才松了口气,安慰道:“你不小心而已,只是意外嘛!那位小姐没有怪你吧?”

    “可我就是觉得倒霉,明明我跟那个提水壶的宫女离得有段距离,却莫名其妙地撞到了一起,害得那位小姐出丑!”温逸兰撅着嘴道,但随即又振作起来,笑着道,“好在柳小姐人很好,倒是一点都没怪我,说我只是不小心,人倒是很和气,倒让我更觉得对不起她了。”

    “既然那位小姐也没有怪你,你就别放在心上了。”裴元歌温语安慰道。

    温逸兰点点头,道:“嗯,不过她人这么好,能够结交也很好,说起来也算不打不相识。待会儿她欢好衣裳来赴宴,我介绍你们认识吧?”

    “好啊!”裴元歌笑着道,正慢慢走着,忽然顿足,猛地问道:“你说那位小姐姓柳?”

    能够参加今天的宴席,又姓柳,难道是柳氏的人?

    “是啊,她姓柳,叫做柳冰依,听说是柳氏的人。原本以为,柳氏会出柳贵妃那样坏,专门针对你的人,柳冰眉又是那样的名声,柳氏没有好人呢!没想到柳冰依人倒是很温和,跟柳冰眉截然不同呢!”身为裴元歌的好友,知道芍药花宴上的事情后,温逸兰自然而然地将柳贵妃归类为恶婆婆,故意刁难针对元歌。

    柳冰依?怎么会这么巧?

    若说温姐姐不小心将茶水撞到柳冰依身上倒也算了,可是小姐出门,丫鬟都带有备用的衣裳,以免出现事端好更换,偏偏柳冰依的丫鬟就找不到了?而且杜若兰……昭华宫……想到宇泓墨说过的话,想到柳冰依和昭华宫微妙的关系,再想想这件事,不知怎地,裴元歌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温逸兰也察觉到裴元歌的异常,不由问道:“怎么了?难道元歌你认识柳冰依吗?”

    “嗯,打过交道。”裴元歌随口道,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柳冰依可能会嫁入昭华宫这件事,杜若兰是知道的,而且十分忌惮,她会这么好心,为出丑的柳冰依遮掩,给她找衣服穿吗?这件事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

    泓墨警告过她,让她不要插手宇泓瀚的家事,原本裴元歌也不想理会杜若兰和柳冰依之间的明争暗斗,但是……。柳冰依如今又很得柳贵妃青眼,这其中也关系到泓墨和宇泓瀚的谋划,尤其柳冰依是柳恒一的女儿,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端,影响到柳恒一,进而影响到泓墨和宇泓瀚的话……

    “温姐姐,柳冰依现在在哪里?”裴元歌有些急切地问道。

    见她这样,温逸兰也有些慌了:“那个宫女去昭华宫取衣服,让柳冰依在那边的偏殿等候。我原本要陪她的,可是若兰使人来找我,说有急事要跟我说,我只好跟柳冰依赔了不是,先回来了。她现在应该还在那座偏殿里吧?怎么了,元歌,是不是出事了?”

    这么说,如今柳冰依是独自一人?

    裴元歌越发心惊,当机立断道:“你先别管六皇嫂,带我去柳冰依在的偏殿!”

    见她神情凝重,温逸兰也知道事情只怕不妙,点点头,拉着裴元歌朝着来时的方向奔过去。跑了大概有一刻钟左右,温逸兰指着前面一座宫殿道:“就是那里了!”

    四周幽僻,似乎少有人经过,裴元歌不由得更加忧心。

    好在四周显得十分幽静,似乎没有什么动静,裴元歌悬着心事,上前问道:“柳小姐在里面吗?”

    “咦?”殿内传来一声轻咦,随即一道柔润的女声响起,“是九皇子妃吗?冰依正在更衣,暂时不方便见您,请您稍候!”

    听柳冰依声音自若,似乎还没有遇到什么事端,裴元歌微微放心,事情似乎并不如她所想象的那般,难道说是她猜错了杜若兰的心思?或许杜若兰是想到柳冰依日后要进昭华宫,因此找机会示好,想要收服柳冰依的心吗?

    裴元歌正思索着,柳冰依已经换好了衣裳,袅袅娜娜地从屏风后面转出来,对着裴元歌盈盈福身道:“小女柳冰依,拜见九皇子妃!罢才因为小女正在更衣,无法立刻拜见您,失礼之处,还请九皇子妃多多恕罪!”

    见柳冰依安然无恙,温逸兰这才松了口气,道:“没事的,元歌人很好,不会因为这个见怪你的!”说着又笑着向裴元歌道,“怎么样?元歌,我说了冰依人很好,没有错——”

    才说到一半,便看到裴元歌神情惊愕,死死地盯着柳冰依,久久不语,无形之中带着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阴霾和冰寒,温逸兰微微一怔,下意识问道:“元歌,怎么了?”

    看到柳冰依的装束,裴元歌终于知道杜若兰打的什么主意,顿时满心怒火。

    这身装束,她不算熟悉,但是也不算陌生。

    水蓝色的对襟软罗上襦,下身是浅碧色的罗裙,颜色浅淡飘渺,虽然是冬装,却有着一种飘逸轻柔的感觉,宛如轻纱笼月般的幽淡宁雅。腰身束着水碧色的软罗纱,垂下长长的衣结,打成攒心梅花的络子,随着柳冰依袅袅的行走而飘摇不定,越发显得身姿柔软飘逸。

    她头上戴的也不是赤金首饰,而是水碧色的翡翠簪花,垂着水滴状的流苏,透润温雅。

    这身装扮,和景芫当初最喜欢的打扮有八成类似,尤其是打成攒心梅花的长长衣结,以及水滴状流苏的翡翠簪花,更是景芫当时的标志性装束。

    景芫过世时,裴元歌还未出生,她当然不可能知道,但是因为她的容貌和景芫相似,太后想要用她来拉拢皇帝,衣饰装扮都是仿照景芫当初的喜好而打造的。杜若兰只怕未必知道景芫的事情,她给柳冰依的这身装扮,是照着裴元歌当初在萱晖宫的装束来的,用意可想而知……

    当初的裴元歌极得帝宠,众所周知,杜若兰想必也是知道的。

    因为知道这是景芫常作的装束,所以为了避嫌,叶氏倒台后,裴元歌就再也没有穿过这样的装束,甚至连水蓝色和浅碧色的衣裳都很少穿。杜若兰只怕是察觉到了什么,认为皇帝喜欢这样的装束,所以设计让柳冰依穿上这一身衣裳,想要让柳冰依引起皇帝的注意。

    裴元歌深吸一口气,紧紧咬着牙齿,心头又酸又涩又愤怒。

    柳冰依也察觉到了什么,微微不安:“九皇子妃,可是小女这身装扮有所不妥?”

    “这套衣服有些违制,你穿不合适。”裴元歌不打算将事情说清楚,含糊地道,“我们两个的身材也差不多,正巧我前些日子刚做了几件新衣,你放心,不是皇子妃规制的,就是寻常衣裳。紫苑,带柳小姐到春阳宫去,为她找套合适的衣裳。”

    紫苑虽然不知道详情,但看裴元歌的神色就知道不好,急忙带柳冰依离开。

    柳冰依眼眸微垂,隐约猜到这套衣饰有所不妥,只是九皇子妃不愿多讲,便也不追问,顺从地跟着紫苑离开。

    “青黛,去请六皇子妃过来,就说我有事要找她!”裴元歌淡淡地道,神情却冷寒如冰。

    听说裴元歌要找她,杜若兰心中一跳,隐约觉得不妙,想了想便推了身旁的贵妇,跟着青黛过来。见裴元歌是约她在这座偏僻的宫殿见面,杜若兰更加确定心头的猜想,难免忐忑起来,转念一想,神情又平静起来,缓步踏入殿内,青黛随即识趣地离开,为两人掩上了殿门。

    殿内只有裴元歌一人,正冷冷地看着她。

    “你想做什么?”

    杜若兰心中暗暗懊恼,她的设计很隐秘,唯一可能撞破的人就是裴元歌,因此特意看准了裴元歌不在宫殿时着手,又特意挑的宴席快开始时,没想到种种防范,还是被裴元歌撞破了。既然如此,她索性也不隐瞒,道:“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吗?又何必问我呢?”

    声音中也带着三分冰冷,三分不悦。

    “你好像很理直气壮,难道一点也不觉得愧疚?”裴元歌缓缓地道,眼眸中全是冰霜。

    “我为什么要愧疚?我根本就没有做错任何事!”杜若兰迎上裴元歌的眼眸,振振有词,“是,我是设计的柳冰依,但是我也是逼不得已。上次流产后,六殿下对我非但没有怜惜,反而越发冷落,而我流产伤了身体,一两年内恐怕不能怀孕了。而柳冰依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如果我再不动手,将来死的人就是我!我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要愧疚?”

    裴元歌凝视着她,眼眸中掠过了一抹伤感。

    “柳冰依有心机有手段,背后又有柳恒一,将来还可能有柳氏撑腰,这样的人如果进了昭华宫,还会有我的立足之地吗?我也只是反击而已!”杜若兰也看着裴元歌,咬牙道,“我知道柳恒一和六殿下的关系眼下不能曝光,而且也不能伤到柳冰依的名誉,那会影响到柳恒一,进而影响到六殿下,否则的话,我只怕想办法毁掉柳冰依的清誉,她就绝不可能嫁进昭华宫!可我没有这样做,我只是想要将她送入父皇的后宫而已,柳冰依这么聪明,如果能够在后宫固宠,对柳恒一,对六殿下,乃至对九殿下和元歌你都有好处,不是吗?”

    裴元歌依然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你在这里,柳冰依却没有出现在宴席,你让她换了别的衣服,是不是?”杜若兰也已经猜测到这个结果,但是想到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就这样毁在裴元歌手里,心中不由得愤怒起来,“为什么你要跟我作对?明明我们是朋友,你也知道我的处境,你应该帮我对付柳冰依,为什么你却要反过来帮柳冰依?”

    “你以为你做对了?错了!你大错特错!”裴元歌冷声道。

    面对裴元歌全盘的否定,杜若兰情绪顿时激动起来:“裴元歌,不要跟我说什么我这样做会毁了柳冰依的一生之类的话,皇宫之中只有胜负,没有对错!不过也对,裴元歌你现在当然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指责我,说我残忍,说我狠毒,因为你和九殿下恩爱情笃,九殿下对你如珠似宝,连个通房都没有,你永远都不会了解我的处境,你根本不知道我的痛苦,你凭什么来指责我?”

    有时候,杜若兰真的很不服气。

    原本是一起的三个朋友,又都嫁进了皇室,原本李纤柔声名狼藉,裴元歌也没有好到那里,三人之中她名誉最为清白,可是到头来,李纤柔流产而死,她也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六殿下的宠爱,却是裴元歌一枝独秀,占尽了九殿下的宠爱,两人夫妻恩爱,在整个京城都闻名遐迩。

    凭什么?

    不过就是裴元歌运气好,在秋猎上赛马,一时意气用事,结果却被九殿下认为是大孝,因此倾慕不已,执意要娶回春阳宫!这根本就不公平!同样都是皇子妃,看着裴元歌和九殿下如胶似漆,她已经很伤心了,可是她也忍了,没有说什么,为什么现在裴元歌却还要指责她?

    她没有裴元歌那样好的运气,所以只能靠自己,难道这也有错吗?

    如果她能够像裴元歌一样,占尽六殿下的宠爱,她又何必这般下作地算计人?

    裴元歌这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到底有没有把她当做朋友?如果是朋友,裴元歌不是应该站在她这边吗?有着九殿下的庇护和宠爱,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所有的幸福和荣耀,然后转过身来指责别人狠毒,残忍,这根本就是虚伪!

    “你还把所有的重点都放在你的委屈上,根本就没有明白我在说什么。”裴元歌等了许久,却没有等到她想听的话,终于心灰意冷,慢慢地开口道,“你要和柳冰依斗法,我不想理会,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温姐姐牵扯进来?”

    杜若兰一怔:“你在说什么?”

    “你要对付柳冰依我不管,可为什么要设计温姐姐把茶水撞到柳冰依身上?”裴元歌的声音浅淡从容,却有着一股心灰意冷的味道,“温姐姐和我们不一样,她嫁给秦灏君,生活平静幸福,和我们周围的是非圈完全没有关系,她也没有卷入任何**,你为什么要把她牵扯进来?她对你很好,她没有对不起过你,你为什么要连她一起设计?”

    “你不要把事情说得那么严重!”杜若兰有些心虚地道,“温逸兰不过是不小心撞洒了茶水,这只是个意外而已。”

    “你这番话能够骗得过你自己吗?”裴元歌声调微微扬高,“如果事发的话,先不管你的谋算能不能成,温姐姐撞洒了茶水,她才要换衣裳,然后穿了那套衣饰引起事端,而温姐姐和你素来有交情,柳冰依又不是傻子,她难道不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温姐姐和你是一伙的,一同设计的她吗?你以为柳恒一和柳冰依会撇清了温姐姐,认为她跟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吗?”

    “我……柳冰依……。”温逸兰一时结舌,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的,或许你还在想,如果柳冰依因为这件事跟温姐姐结仇更好,因为温姐姐虽然没有显赫的夫婿,但是还有个做首辅的祖父,如果柳氏和温首辅结了冤仇,就算将来柳氏再有女儿入宫,你也能够联合温首辅的势力来对付柳氏,对不对?”裴元歌冷冷地道,“六皇子妃,好算计啊!我是不是应该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当时在场那么多人,甚至杜若兰也有人手,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原因,为什么要选定温姐姐撞洒茶水?

    面对裴元歌尖锐的讥讽,杜若兰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的确有这样的私心。

    “你刚刚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朋友,我应该要站在你的立场上想,那你有站在温姐姐的立场上想问题吗?”裴元歌质问道,忍不住扬高了声音,“杜若兰,六皇兄默默无闻的时候,六皇兄崛起的时候,你怀有身孕的时候,你流产后……这前前后后,别人是怎么对待你的?可温姐姐呢?从头到尾,她对你的态度没有丝毫改变!你以为人这一生当众可以遇到这样诚心实意对待你的人?能遇到一个已经是万幸,你不好好珍惜,你居然还要算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