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96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96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十一月初七,皇宫设宴,款待荆国五皇子商郁瑾。舒榒駑襻

    “连着这几天都阴沉沉的,今天尤其严重,也格外的冷,恐怕要下雪了!”紫苑掀帘,看了看暖阁外的天气,又转回身取出一件镶白狐毛围领的大红羽纱斗篷,替盛装打扮的裴元歌披上,“皇子妃素来怕冷,还是披着这件斗篷的好,免得待会儿下雪了冷。”

    这场爆宴十分盛大,皇亲国戚和重臣高官及其家眷都被邀请,裴元歌身为九皇子妃,自然不会错漏。

    再三审视自己的装扮,确定没有问题,裴元歌这才带着紫苑等人往设宴的承德宫而去。

    裴元歌坐在四角嵌金饰的泥金华轿中,思索着关于李明芯的事情。原本议和结束后,商郁瑾和荆国使者团应该离开,但因为联姻之事,回国的行程便又耽误了,要等到在大夏举行过婚礼后才能离开。听说这些天商郁瑾常常到李府拜访,三媒六聘依足了大夏的礼节,给李府涨了好大的面子,柳贵妃又常常宣召李明芯入宫,言谈之间神色爱若亲女,听说长春宫中二人谈笑欢声不断。

    女儿许了荆国五皇子,如今又得到柳贵妃青眼,李树杰的身价也水涨船高,众臣趋之若鹜。

    裴元歌不相信,柳贵妃就能够忍得住这口气。如果她想要搅和这桩婚事的话,就必须在商郁瑾动身前下手,算算恐怕也没有多少时间……

    正想着,忽然觉得轿身微顿,停了下来。

    轿外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妾身温逸兰,拜见九皇子妃!”

    温姐姐?裴元歌心头一喜,忙掀帘望去,果然看到温逸静穿着一身大红遍地金软绸袄裙,外罩着青金撒木兰花的鹤氅,俏生生地站在轿外,正笑盈盈地看着她。裴元歌忙起身出去,拉着温逸兰的手,嗔道:“咱们姐妹的交情,你还给我来这套?”

    “交情归交情,礼不可废!”话虽如此,温逸兰却娇俏地吐了吐舌头。

    裴元歌瞪了她一眼,惊喜地道:“你怎么会来的?”

    虽然温逸兰是温首辅的嫡孙女,但出嫁从夫,因为秦灏君只是五品翰林院翰林,因此温逸兰便很少出席京城贵妇们的交际圈。从裴元歌出嫁到现在,也参加过一些宴会,但却都没有碰到过温逸兰,好些日子都不曾见面,这次会在皇宫偶遇,实在让裴元歌很欣喜。

    “原本是轮到我的,只是因为这次和荆国的议和书和联姻诏令,是灏君起草的,听说很得皇上喜欢,因此这次设宴便也给秦府发了帖子。”温逸兰笑着解释着,“说起来,我还担心这次宫宴请的贵妇小姐们我都不熟悉,没人说话,没想到才到宫里就遇到了你,这下我可放心了!”

    还是温府小姐时,温逸兰也惯常出入皇宫,对那些贵妇小姐还算熟悉。但温逸兰嫁到秦府后便很少外出,而叶氏叛乱,朝堂和后宫都大洗牌,换了一茬的人,因此温逸兰真正熟悉的并没有几个。

    “活该,谁让你都不进宫跟我说话的?”裴元歌挽着她的手笑道。

    温逸兰却点了点她的额头,道:“惯会倒打一耙!明明是因为你刚嫁到皇室,正是要持身立本的时候,不好太张扬,何况我也知道我的性子,怕给你惹祸,这才没来。明明是为你着想,你这个没良心的,反而来怪我!”

    “皇子妃,秦夫人,如今天气冷,两位有话不放到轿里说,免得冻着。”紫苑提醒道。

    裴元歌这才恍悟,道:“紫苑说的是,温姐姐咱们到轿子里说话。”

    裴元歌所乘的华轿是十六人抬的规格,即使多坐进一个温逸兰,也十分宽敞。两人并肩坐着,互相问着近来的情况。听说裴元歌在春阳宫过得很好,再看看她越发红润的气色,温逸兰这才放下了心,道:“我是真害怕九殿下,怕他对你不好,不过上次你来看我,看九殿下对你的模样,倒是很看重你,再看看你如今的情况,我就放心了!”

    原本听到那些谣言时,她还有些担忧,怕元歌有事,现在看来,应该是谣传才对。

    想到这里,温逸兰的笑容越发舒心开怀起来。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承德宫。因为宴会还没有开始,殿内的贵妇小姐也没有入席,都找个地方三三两两地说话。六皇子妃杜若兰到得倒早,裴元歌携温逸兰上前和她打招呼,杜若兰也许久不见温逸兰,见她面色红润,眼神清亮,神情犹自带着少女时的娇憨和纯真,心头说不出是如何的滋味。

    也是,公婆爱护,丈夫喜欢,又生育了一子一女,地位稳若泰山。

    至于裴元歌……曾经她觉得,周遭的众位姐妹之中,她是嫁得最好的,杜若兰虽然说嫁得如意夫婿,但秦灏君毕竟官位低,而六殿下毕竟是皇室贵胄,容貌温雅,才干也远比外人所看到的耀眼,对她也敬重,夫妻和睦,而她也很快有了身孕,再也没有比这更美满如意的姻缘了。没想到……

    那次流产后,六殿下虽然也对她加以抚慰,但自此之后,对她却明显得有些冷淡了。

    她知道失去嫡长子对六殿下来说打击颇为沉重,但是……她也不想的。如果她能够顺利生下嫡长子,在昭华宫的地位必然更加稳固,无人能够动摇,难道她不明白吗?她也失去了孩子,六殿下应该要对她更温柔些,抚慰她失去孩子的伤痛才是,可是他非但没有,反而对她不如从前那般亲近。

    虽然说六殿下并没有因为对她冷淡,而偏宠那些通房,依然维护着她六皇子妃的地位和尊严,但是……杜若兰心中总觉得很不安。尤其有裴元歌这个荣华鼎盛的九皇子妃在,看看她和九殿下的恩爱情深,再想想她在昭华宫的日益冷落,杜若兰就更加觉得不是滋味。

    现在,似乎就连眼前的温逸兰,都比她要容光焕发得多,连她这个六皇子妃的身份,似乎都在她的面前黯淡无光,这就更让杜若兰觉得心中有些酸涩。

    如今昭华宫里的通房,还都只是她的陪嫁丫鬟,她就已经如此被冷落,如果等新人进了昭华宫,她岂不是更加要零落成泥了吗?

    温逸兰也知道杜若兰流产之事,却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只当是个意外。她已经做了母亲,自然更觉得杜若兰可怜,见她面色阴郁,也只当她为失去孩子的事情而难过,心中十分同情,便安慰道:“忧思伤身,若兰与其这会儿难过伤了身子,还不如好好保重自己,养好了身体。你还年轻得很,往后还有的是机会呢!”

    “但愿吧……”杜若兰有些苦涩地道。

    就在这时,杜若兰的目光忽然凝聚在了远处,看到那个优雅从容的窈窕身影,眼眸中掠过了一丝阴郁的光芒。

    察觉到她的目光,温逸兰顺着望过去,看到一名穿着莲青色绣清荷对襟长袄,下着草绿色芳草罗裙的少女,容貌不算绝色,但是很有一股沉静从容的气度,在一众繁华锦绣的贵妇之中,倒是显得颇为醒目,很容易就能让人注意到。

    “那是谁啊?若兰你认识吗?”温逸兰好奇地问道。

    杜若兰连忙收起神色,微微笑道:“那是柳府的三小姐柳冰依,最近在京城名媛之中倒是很显眼,虽然不能够和当初的元歌妹妹相比较,倒也十分聪慧难得了。”

    听说上次斗绣,她的绣品压过了柳瑾一的嫡女柳冰眉,可惜后来被李明芯和袁氏压倒,最后更是被裴元歌的龙腾盛世夺魁,倒显得她的云京注颇为黯淡。但是,事后柳冰依回到柳府,却是将她绣的云京注献给了柳老夫人,得到柳老夫人的大肆夸奖,也因此连柳贵妃都对柳冰依另眼相看。只怕这柳冰依原本就是两手准备,若不能夺得斗绣的魁首,还能够拿云京注讨好柳老夫人,无论怎样都不会吃亏。

    可见这个柳冰依不是省油的灯!

    而且以柳恒一和六殿下的关系,只怕这个柳冰依多半是要给六殿下做侧妃的。如今她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若是在这时候柳冰依嫁进昭华宫,她是又这般聪明伶俐的性子,到时候越发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

    而且,柳冰依已经到了待嫁的年龄……

    御医已经说了,她这次流产太过凶险,毕竟是七个月大的胎儿,因此元气大伤,需要好好调养,只怕一两年内是无法有身孕的……如果在这一两年内,柳冰依嫁进来,一个聪明的侧妃,一个暂时无法怀孕的正妃,谁强谁弱可想而知。如果柳冰依在她前面怀了身孕,生下长子,那她这个正妃,迟早名存实亡……

    必须要想办法拦阻柳冰依嫁进昭华宫才行!

    杜若兰微微咬着嘴唇,脑海中反复地思量着。

    柳恒一和六殿下都有这个默契,想要将柳冰依另许他人,显然不可能,但唯一的办法,或许就是……杜若兰思索着,眼眸中闪过了一抹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