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90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90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290章

    “因为心思不一样。舒榒駑襻”裴元歌微微垂眸,随即抬眼看向皇帝,道,“为了赢得斗绣而绣的绣图,和我在绣这副绣图时的心思不同,前者是为了邀宠,后者是为了感恩。这副绣图是我诚心诚意为父皇所绣,原本是准备在父皇万寿节时送给父皇做寿礼的,所以不想用来斗绣。”

    只是阴差阳错,原本准备的绣图被污了,又听说荆国绣图占得上风,因此只好取出这副绣图来。

    她说得简单含蓄,皇帝却明白她的意思,心中微微一颤。

    龙腾盛世,这样的绣图无疑是为皇帝所绣,而裴元歌绣了两年半,也就是说刚到关州没多久,就开始准备这副绣图。她说是感恩,所以诚心诚意绣制……。皇帝心中感动,却不愿被看出来,低头喝茶作为掩饰,轻啜了口茶,才淡淡道:“感恩什么?感恩朕猜疑宇泓墨弑母,感恩朕将你和你父亲贬到关州吗?”

    “其实我明白,父皇是为我好,您担心泓墨并非我的良配,因此才刻意这样安排,如果说泓墨和我亲近,是因为父皇您对我的另眼相看的话,那么我在御前失宠,泓墨就不会再钟情于我,所以您这样安排来试探他。而且,您故意将我爹调到郑叔叔所在的关州,让他能够过得舒心;您也是希望我能够离开京城这复杂的环境,在关州好好休养一段时日,免得年少多思忧虑,耗损元气……。就算只是为了父皇对我的这份心意,我也应该为父皇绣这副龙腾盛世。”

    裴元歌眼眸中充满了恳挚,声音悠淡从容,却有着一股发自肺腑的由衷。

    原本父亲被贬职时,她就隐约猜测到皇帝的用意,但并不敢确定,直到大婚后敬茶,听到皇帝那句“气色好多了”,才确定皇帝的种种深意,心中颇为触动。

    皇帝生性淡漠,对人对事都没有多少真心,唯独对她格外用心照顾。

    即便这其中或许有她和景芫容貌相似的原因,但无论如何,皇帝对她的这份感情,裴元歌铭记于心,因此才想要绣制一副绣图为皇帝贺寿。也正因为,这是感恩的礼物,所以最开始她不愿意拿出来斗绣。

    皇帝听惯了这种感恩的话语,也早就能够淡漠处之。

    但是,现在从裴元歌口中说出来的这番话,皇帝居然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感觉,或许是因为,看出那幅龙腾盛世中所包含的心血,使得这番话格外诚挚恳切,格外真。

    顿了顿,皇帝才有些不自在地哼了一声,道:“三年前在朕面前张牙舞爪,半点都不客气,三年后嫁了宇泓墨就知道逢迎朕,说好话讨朕开心。难怪人说女生外向!”

    看出他的不自在,裴元歌不禁失笑,道:“好吧,那我绣这副龙腾盛世,不是因为感恩父皇,而是担心三年后父皇会不答应为我和泓墨赐婚,因此特意绣来贿赂父皇的,这样父皇满意了吧?”

    “这样的话,亏你说得出口!”皇帝瞪了她一眼。

    女孩家,谁整天将赐婚挂在嘴上?还敢这样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皇帝却就是生不起恼怒的心思,反而觉得心底某个地方被微微触动,有着一股淡淡的温馨感觉。

    就好像,眼前的裴元歌真的是他的女儿……。

    这种感觉对皇帝来说,十分陌生。

    “因为是父皇,所以我才敢说啊,要是换了别人,我又不傻,怎么可能说这种话?”裴元歌歪着脑袋道,看着皇帝俏皮地笑道。

    皇帝更觉得拿她没办法。

    虽然他心中觉得这样的感觉很温馨,很舒服,但是习惯了淡漠的他,实在不适应这种温馨的气氛,尤其不习惯在人前表现出他的情绪,只能转移话题道:“三年前,你跟朕说,让朕给泓墨点时间,好好地看一看这个孩子。现在,朕想,或许,你是对的,是朕错了!”

    说到正事,他立刻又恢复了原本的淡漠无波。

    “父皇您的意思是……。您相信泓墨没有弑母,是吗?”裴元歌闻言,顿时震动地道。

    经过芍药花宴上的事情,柳贵妃对泓墨的敌意表露无遗,她觉得,以皇帝的精明,心中的天枰应该有所倾斜,但没有想到皇帝会这样直白地告诉她。

    “那么父皇——”

    “就算朕相信,但没有证据,朕也不能够立刻就将柳贵妃正法,毕竟她如今是后宫份位最尊贵的人,不能够无缘无故地就……何况还要顾及柳氏。叶氏叛乱,朕剿灭叶氏理所当然,但柳氏如果本身没有把柄让朕拿到,朕也不能够无中生有,否则会被人说是鸟尽杯藏,引起朝野猜疑和动荡。”皇帝猜到了她想说什么,提前截断了她的话语。

    裴元歌原本兴奋的情绪顿时滴落下来,片刻后道:“我明白。”

    就算是皇帝也不能够为所欲为,他也要顾及很多事情。不过没有关系,既然皇帝的心思已经偏向他们这边,而形势也见慢慢扭转,如今已经是泓墨和她占据上风,柳贵妃和宇泓烨处在下风。就如同泓墨所说的,不能够急,要有耐心,慢慢来!

    “而且,朕也不想自己动手处置柳贵妃,她就交给你和泓墨来应付!”皇帝轻轻地道,“朕知道泓墨想要报仇,朕不会拦他,但是也不会格外助他,让他自己想办法,无论他和柳贵妃如何斗法,只要危急大夏和朝堂稳固就好,其余的朕都不会理会。就当……是个考验吧!”

    相信宇泓墨没有弑母后,对于宇泓墨这些年的处境,他不是没有感慨。

    甚至,明白宇泓墨的心思和处境,他忍不住回想起二十九前的自己,永德王府被灭,阿芫和永和身死,他独自在皇宫苦撑……。将心比心,以至于淡漠如他,对宇泓墨也忍不住有着些许的歉疚和触动。当然,他可以帮宇泓墨对付柳贵妃和柳氏,但是,他更希望宇泓墨自己去做。

    人这一生,不知道会遇到多少磨难,尤其身在皇宫,将来会遇到的事端更多。

    背叛,算计,屠戮,伤害……。身为皇子,宇泓墨的将来必然要面对无数的坎坷磨难,他可以帮他一时,却不能够帮他一世,许多事情终究是要靠自己的!柳贵妃和柳氏,是个很好的磨刀石,如果宇泓墨能够靠自己的能力扳倒他们,那就证明他的确有足够的能力,他也才能够放心地将元歌交付给他,将大夏王朝交付给他。

    元歌亦然,正因看重她,所以才不想让她成为温室中的花朵。

    趁着现在他还有精力,能够确保在紧要关头力挽狂澜的情况下,放任宇泓墨和元歌去面对这些狂风巨浪,在磨难中成长,变得越来越强大,直到将来,无论遇到怎样的事端,都能够挥洒自如,从容应对……。身在皇室,这样的方式才是真正对他们好,而不是为他们遮挡起所有的风霜雪雨,那只会害了他们!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我明白了!”裴元歌点点头,神情若有所思。

    “好了,不说这些了,朕这次找你,是有正经事要跟你说。”皇帝犹豫了片刻,还是道,“这次荆国来我大夏议和,虽然说从朕打听到的消息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人随行。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除了必要的场合,元歌你不要和荆国使者团的人打照面,也不要接近八方馆。”

    裴元歌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父皇……。”

    她身为皇子妃,原本就可能跟荆国使者打什么交道,为什么皇帝还要这样特意叮嘱?难道说这中间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还有,七彩琉璃珠的事情,也不要荆国使者面前提起。如果无意中提起,也不要让人知道你有两颗七彩琉璃珠,其中一颗更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只说你有一颗,是棋鉴轩斗棋赢来的便好。”皇帝看着裴元歌越发迷茫的神情,叹了口气,道,“或许你不知道,七彩琉璃珠……。原本是荆国皇室的重宝,如果被人知道在你这里,会生出很多事端来。”

    七彩琉璃珠是荆国皇室的重宝?

    裴元歌的神情越发震惊讶异,心中充满了疑惑。七彩琉璃珠是外祖母留给娘亲的,却是荆国皇室的重宝,难道说娘亲的身世和荆国有关?否则皇帝为什么要特意叮嘱她不要接近荆国使者团?而且,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皇帝手中只怕也曾经有过七彩琉璃珠,而且跟元后景芫有关系,难道说皇帝曾经得到的七彩琉璃珠是景芫的?而景芫和荆国皇室有关?

    如果这样的话,难道她和景芫容貌相似并非偶然?

    “父皇,您是不是知道什么?”裴元歌越想越觉得脑子中乱成一片,想要整理却不知道从何整理起,只能将疑问转向眼前的皇帝。既然皇帝会这样跟她说,只怕皇帝是个知情人。

    皇帝叹息,原本他并不想告诉元歌这些,不想让她搅进那些是是非非之中。

    不过如今荆国使者议和的事情,关系到很多要事,如果被知情人看到元歌的容貌,联想到什么,反而会多生事端,尤其会对元歌不利,因此不得不叮嘱她几句。

    “你曾经说过,你的生母明锦是孤女,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身世,对吗?”皇帝问道。

    裴元歌点点头,隐隐约约觉得,或许娘亲的身世,会随着这次荆国议和而慢慢浮出水面。难道说娘亲真的和荆国皇室有关系吗?

    “其实,你娘她是阿芫的——”

    皇帝的话语才说到一半,张德海忽然上前,轻声道:“皇上,荆国正使求见,说要商谈议和之事,内阁和朝堂重臣也都在等候您。”

    被打断了话语,皇帝也只能起身道:“朕现在有要事,你娘亲的事情改日再告诉你。不过,要记住朕的话,除了正式场合,不要去接近荆国使者团的人,能避开就尽量避开,尤其不要让他们知道,你娘留给你一颗七彩琉璃珠,切记切记!”

    再次郑重其事地叮嘱后,皇帝才离开了八角亭,只留裴元歌在那里疑惑满腹。

    处理完京禁卫的事情,又和心腹商议了一番荆国议和的事情,琢磨着这其中有没有什么能够利用的地方,宇泓墨回到春阳宫时,已经是暮色沉沉,华灯初上。一路走回内室,却见裴元歌坐在桌前,以手撑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满脸疑惑,不禁问道:“这是怎么了?”

    紫苑摇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皇子妃从斗绣回来就是这样了。”

    没有裴元歌的允许,她不敢贸然说出皇帝和裴元歌私下见面的事情,唯恐引起事端。

    “怎么了?为什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宇泓墨也不再询问紫苑,解了鹤氅挂在旁边,走到裴元歌跟前坐下,笑着道,“我可是听说了,九皇子妃今天在斗绣上大出风头,一副龙腾盛世宛如神迹,将所有的人都震得目瞪口呆,人人都说你你是仙神庇佑之人。怎么我回来却瞧见一个愁容满面的人?”

    裴元歌自然是在回想皇帝的话语,越想越觉得思绪紊乱:“斗绣结束后,父皇私下里找我。”

    “他找你做什么?”宇泓墨随口问道。

    曾经他也担心皇帝对元歌有别样心思,但事后后来却渐渐觉得不对,尤其在皇帝赐婚之后,更是确定皇帝对元歌没有暧昧的心思,因此倒没有多想什么,反而有些好奇皇帝找元歌的原因。

    “他跟我说了一些事情,让我觉得置身迷雾之中。”裴元歌皱眉道,看着眼前的宇泓墨,忽然眼睛一亮。她对荆国的事情所知甚少,皇帝又还没来及说便离开,以至于她想要找出头绪都无从找起。但是泓墨不同,他和荆国作战了好几年,对荆国的事情应该比她熟悉,或许从泓墨这里能够找到什么头绪也说不定?

    “泓墨,我想知道一些关于荆国的事情。你能告诉我吗?”

    “荆国?为什么突然问起荆国?”宇泓墨眼眸微挑,却并没有等着裴元歌回答,便又道,“你想知道关于荆国哪方面的事情?”

    想到皇帝曾经说过,七彩琉璃珠是荆国皇室重宝,那么娘亲和景芫有可能和荆国皇室有关,裴元歌立刻道:“关于荆国皇室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