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87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87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秋末冬初,难得的晴阳天气,温暖的阳光洒落在皇宫金灿灿的琉璃瓦上,也洒落在庭前金黄色的晚菊上,泛着蒙蒙的金黄光泽,华耀而又尊贵,映着旁边莺啼燕语的少女们,各色华贵的绮罗绫缎也都闪耀着淡淡的光芒,将原本寂寥冷肃的秋季变得喧嚣而又热闹。

    贵族少女的背后都占着手捧锦盒的侍女,锦盒中自然就是绣图。

    荆国使者以绣图挑衅,要求斗绣,这样的机会众人谁肯放过?因此都倾尽全力想要找到最好的绣图,博得这个出彩。

    原本只是交好的少女们彼此点评,说这个好,那个不错。但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展示自己的绣图,与人争斗比拼,都竭力在表明自己的绣图有多好,争吵到最后,几乎快要吵起来。

    不过,终究这些少女都还记得这是在皇宫,不敢高声喧哗,但彼此的眼睛里都是不服气。

    当柳冰眉进入大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剑拔弩张的情形。

    红润的唇弯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柳冰眉有些蔑视地看着这群少女,京城名媛中,有多少人能够精通刺绣?这些人的绣品多半都是找绣娘绣的。但想要找到最好的绣娘,权势和金钱都不能缺少,又有谁能够跟她这个柳府的嫡小姐相比?何况,最后决定绣品优劣的人是柳贵妃,是她的姑姑,当然会偏向娘家人,这些人连这都看不清楚,居然还在这里争抢,真是愚昧!

    想到父亲用尽人力物力为自己找到的绣图,柳冰眉的笑容顿时微微缓和。

    正因为这副绣图寄托了她太多的希望,因此柳冰眉甚至不放心把它交给丫鬟,而要亲手拿着。

    她小心而爱惜地抚摸着手中的紫檀描金锦盒,想到里面的绣品就忍不住一阵心热。如果她能够在这次斗绣脱颖而出,为大夏压下荆国的气焰,必定会声名远扬,也一定会……让他对她另眼相看!

    而且,如果她赢得这次斗绣,被责令闭门思过的父亲也应该能够官复原职,到时候她依然是金尊玉贵的柳府嫡小姐!

    虽然说最近出了种种事端,柳瑾一更被责令禁足,暂时由温璟阁代理吏部尚书之职,使得柳氏的声势颓败了不少。但柳贵妃复权,却又让人们对柳氏的情形多了几分观望的态度。因此看到柳冰眉进来,仍然有少女围拢过来。

    如果她们在柳氏落败时没有改变态度,等到柳氏再度兴盛,柳冰眉对她们也会与别人不同。

    带着这样的心态,一名身着浅黄色衣裙的少女便笑靥如花地逢迎道:“柳小姐今天好漂亮,一进来我就觉得整个宫殿都亮堂起来了呢!”

    柳冰眉原本就是柳氏最为美貌的少女,今天又特意精心打扮,穿着海棠红绣金线莲花纹的荷叶领罗衫,下着红色白色冰裂纹的襦裙,腰间垂着的金线丝绦耀眼夺目,与头上的赤金首饰相映生辉。她明艳的容貌,本就适合这样华贵的装扮,更是彰显出十二分的美貌。

    这黄衣少女虽是逢迎,却也带着几分真实的嫉妒意味。

    女儿家谁不喜欢被人夸奖美貌?柳冰眉有些自矜地微微一笑,道:“魏小姐今天也很漂亮!”

    “站在柳小姐跟前我就自由自惭形秽的份了!”魏小姐往柳冰眉身边凑了凑,低声道,“柳小姐没瞧见刚才莫小姐那股骄横的劲儿,好像她的绣图天下第一似的,不过就仗着莫昭仪如今受宠,所以才得瑟起来,真看不上那股暴发户的气息,小家子气!可惜我的绣图不好,不然非要给她好看,让她知道天高地厚不可!”

    这个莫小姐,就是莫昭仪的妹妹。

    莫昭仪和柳贵妃不对,尽人皆知,柳冰眉冷笑着,道:“魏小姐也别太放在心上,这麻雀就是麻雀,就算高枝儿也变不成喜鹊,依然也只会叽叽喳喳惹人厌罢了!你总不能指望她废到高枝儿上,就变成喜鹊会报喜吧?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呢!”

    她刻意扬高了声音,顿时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原本都不知道柳冰眉在说谁,但看到她顶着莫小姐的轻蔑眼光,众人便知道她方才的话是针对莫小姐而来的。

    莫小姐被这番讥刺的话语气得脸都涨红了,但柳冰眉没有指名道姓,她若贸然发难,倒像是自己对号入座,因此只能忍下,目光不善地看着柳冰眉,道:“听说柳小姐绣技高超,想必这次斗绣一定能够夺魁。不知道柳小姐肯不肯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呢?”

    仗着自己的绣图精致,莫小姐如是挑衅道。

    就算这次绣图优劣的定夺人是柳贵妃,但如果大庭广众之下,柳冰眉的绣图不如她好,众目睽睽之下,难道柳贵妃还能公然作弊不成?

    不知死活!

    柳冰眉唇角微弯,扬声道:“既然莫小姐这样说,那就让你们开开眼界好了!”

    说着,她打开紫檀描金的锦盒,取出里面的绣图,迎风展开,一副映日荷花的绣图顿时展现在众人眼前。蔚蓝色的苍穹中,红日如火,红白相间的莲花静静绽放,色泽鲜亮,绣工精致,一看就知道是十分出色的绣品,令人不自禁心生赞叹。

    从她展开绣图,殿内便鸦雀无声。

    更有许多原本正展开绣图给别人看的女子,看到这幅绣图,便默默地将自己准备的绣品收了起来。

    眼见自己的绣图将殿内众人都镇住了,柳冰眉微微一笑,这才慢慢地将绣图收起。这幅绣图,是父亲找来全京城最好的绣娘,耗尽心血绣制而成。连那绣娘都说,这副映日荷花是她所绣的作品中最好的一副,其他人找来的绣图,又怎么可能和她相提并论呢?

    早有见势不对的人拥簇着柳冰眉,阿谀逢迎之声不绝于耳。

    被人众星拱月般围拢在中央的柳冰眉正自得着,忽然遥遥看见人群中的柳冰依,眼眸微寒。

    如果按照以往的情形,斗绣这样尊贵的场合,从来都是大房的小姐们才能够到来的地方,有时候宁可让大房的庶女来,都轮不到二房的人。但这次父亲被责令闭门思过,柳恒一却趁势上蹿下跳,想要取案亲而代之,而祖母和贵妃娘娘也被二房所骗,心思有所偏转。否则今天柳冰依小小傍事中的女儿,有什么资格能进来这里?

    柳瑾一闭门思过的影响,导致柳府大房二房地位的变化,没有人比柳冰眉更加清楚。

    不过,就算能够来到这里,也不代表着柳冰依你就真正是柳府的千金小姐,这次我非要让你撞得头破血流不可!柳冰眉在心中想着,忽然分开人群,微笑着朝柳冰依走过去,笑吟吟地道:“咱们府里,论刺绣的手艺,数依妹妹最好。这次斗绣事关大夏声誉,想必依妹妹会全力以赴,所带的绣品定然不是凡品,必然是要夺魁的,还不快给我瞧瞧?”

    她打听的很清楚,从斗绣消息传开到现在,二房根本就没有派人去找绣图,柳冰依更是整日闷在房里刺绣,连房门都不出半步。

    虽然说柳冰依的确是柳府小姐中刺绣手艺最好的人,但以她的水平,又怎么可能和全京城最好的绣娘相提并论?也只有柳冰依自视甚高,真以为自己刺绣手艺超绝,无人能比,才会自己动手!正好她的映日荷花绣图已经得到众人赞赏,不趁这个时候奚落柳冰依,更待何时?

    这次非要让她灰头土脸,让祖母和贵妃娘娘知道,二房的人都是狗肉上不得桌才行!

    只看柳冰眉不善的眼神,柳冰依就知道她的心思,定然是想要她好看,这才故意拿话挤兑她。如果待会儿她的绣图不能够夺魁的话,在众人面前的难堪可就大了。

    “眉姐姐快别拿我取笑了!我的刺绣手艺在府里还算拿得出手,可今日在场这么多官家小姐,贵族千金,哪里就轮到我显眼了?眉姐姐这样说,知道的人知道是我们姐妹取笑,不知道的人大概还以为眉姐姐朕这样狂妄自大,不知道天高地厚,那就是我的罪过了!”柳冰依笑吟吟地道,话语却是不卑不亢,绵里藏针。

    柳冰依这话自谦,不动声色地捧了在场的小姐们,顿时得到许多友善的目光。

    但她在捧周围小姐时,却并没有否认柳冰眉说她刺绣手艺在柳府最好,反而大咧咧地认了,这岂不是压了柳冰眉一头?柳冰眉立刻察觉到她话语中的锋芒,被柳冰依这般蔑视,顿时将她心头的火勾了起来。但方才是她说柳冰依刺绣手艺在柳府最好,如果因为这个发难,反而表露出她最先的刁难,让人觉得她刻薄。

    但这种话,她不可以说,别人却是能够说的。

    柳冰眉朝着旁边使了个眼色,魏小姐便明白她的心思,娇声道:“哟,柳三小姐何必自谦呢?刚才柳小姐的映日荷花绣图,我们大家可是都看过了,布局精美,绣工超绝,可是把在场众人的绣图都比下去了。柳三小姐既然说自己绣图比柳小姐还好,那岂不是就是夺魁了,快让我们见识见识!”

    言下之意,显然在说柳冰依狂妄自大,却又矫揉造作。

    哼,真是个天真愚蠢的家伙!柳冰依还真以为斗绣就这么真材实料,各家小姐都是拿自己的绣图出来比斗不成?以为自己平时刺绣手艺比她好,眼下就肯定能够胜过她吗?柳冰眉心中冷笑,神情却十分温和:“魏小姐别乱说话,依妹妹的绣艺一向是我们姐妹中最好的,就算比我的绣图更好也不稀奇!”

    她刻意将柳冰依高高捧起,言辞神态都十分谦和。

    这样既能够显示自己的谦逊,而待会儿柳冰依取出绣图,却不如她时,也会让柳冰依更加难堪。

    眼下她将柳冰依捧得有多高,待会儿柳冰依摔得就有多重!

    “不要光说,柳三小姐快将绣图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啊!”拥簇在柳冰眉身边的人中,有聪明灵巧的人立刻起哄道。

    眼看着这情形,她不拿绣图不会结束,柳冰依环视四周,浅浅一笑:“既然众位小姐这样说,那冰依就献丑了!”说着,从身后侍女捧着的锦盒中取出一幅薄纱,轻轻抖开。

    眼见那幅薄纱,以及抖开后的字体十分眼熟,柳冰眉脱口道:“柳冰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将祖母视若珍宝的云京注原件偷出来?如果——”

    话语才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因为这片刻的功夫,柳冰眉已经辨认出来,柳冰依所展示出来的薄纱,并非云京注的原本,颜色要比原本微微有些发亮,也不如原件的鲛绡纱那般细密光泽,只是轻纱而已。但很快,柳冰眉便稳住情绪,笑着道:“依妹妹这副云京注,快要能以假乱真了!可是,眼下是斗绣,依妹妹怎么拿出一副书法图来?还说绣品在其他地方?怎么姐姐我没有看到?”

    这时候莫小姐也挤了过来,看着那副云京注,目光中忽然闪过讶异之色,随即笑道:“柳二小姐的眼神未免太差了,这分明就是一副绣图,哪里是什么书法?想必是柳二小姐最近火气太大,弄得眼神也不好了吧?听说胎菊最能够清火明目,我前些日子刚得了些上好的,不如给柳二小姐送些?”

    话语中的嘲弄之意再分明不过,这下正好报了刚才被柳冰眉嘲弄的仇。

    绣品?这副云京注不是书法,而是绣品?

    柳冰眉大为惊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上前,摩挲着轻纱,出手是黑绒柔软细密的质地,证明这副云京注的确是绣出来!居然将书法作品用丝线绣出来,点横竖勾,转折都宛如用笔写出来的,绣技之高超显而易见。而且这般绣图也十分有新意,一下子就将她的映日荷花比了下去!

    柳冰依的绣技何时变得如此高超了?

    柳冰眉怀疑地皱起眉头:“以前只听说依妹妹喜欢原州的刺绣,什么时候练出了这样的本事?瞧着字,一个一个跟写上去似的,依妹妹是怎么做到的?快告诉姐姐,以后别人问题,姐姐也能够说上两句不是?”话语虽然婉转,却是在质疑这副绣图不是柳冰依所绣。

    而最后的询问更是不怀好意,如果柳冰依回答不上来,那就明显是作弊。

    但柳冰眉这样的举止,却让旁边的人有些看不上眼。本来嘛,这次斗绣,大家的绣图有几个是自己绣的?还不都是请人代绣?心照不宣的事情,现在绣图输给了柳冰依,就想拿这个说事,这未免也太没有风度了吧?

    莫小姐便笑着道:“能够将书法和刺绣结合得这般完美,这般灵巧的心思,这般高超的绣技,若说这副绣图得了魁首,我是服气的!”说着,忽然转向柳冰眉,掩袖笑道,“倒是柳二小姐这话有些过了,这般新巧的技艺,柳三小姐自然是要保密的,怎么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亏的柳二小姐是柳三小姐的姐姐,若不是,我还以为你跟柳三小姐有仇,故意要柳三小姐难堪呢!”

    被莫小姐这般讥刺,柳冰眉的神色顿时变得颇为难看。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我平时喜欢书法,有喜欢刺绣,因此总想着将这两者结合起来,之前一直都在试着弄,最近终于有些了成果。如果眉姐姐喜欢这样的绣图的话,回去我再给眉姐姐绣一幅?”柳冰依浅浅笑道,神色十分镇静。

    她原本的确在摸索着将书法和刺绣结合的方法不错,但一直没有进展,反而是这短时间她跟着九皇子妃学习绣技,九皇子妃听说她在这方面有心思,这才教了她技法。虽然听说过九皇子妃斗嫁衣时出足了风头,但柳冰依也没想到,九皇子妃在刺绣上居然有这样高超的技艺,她一直苦心思索却不得其法的刺绣,九皇子妃这边却已经十分完善成熟,她只要跟着学就是。

    想到自己在春阳宫看到的绣图,柳冰依眼眸中又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眼下众人或许觉得她的这副绣图已经很好,但如果她们看到九皇子妃的那副绣图,恐怕才能够真正明白巧夺天工和举世无双这两个词语的含义……

    那才是真正令人震撼的绣品!

    听柳冰依说得这般理直气壮,没有丝毫的心虚,众人反倒更相信这副绣图是她自己完成的,顿时对她的绣艺大为赞叹。更有和柳冰眉不合的,知道眼下柳冰眉心中肯定不痛快,却故意高盛称赞柳冰依的绣图,存心要给柳冰眉添堵。

    眼见刚才还是属于她的荣耀,眼下居然被柳冰依抢走,柳冰眉顿时气得暗自咬牙。

    但柳冰依的绣图的确精巧,比她的绣图更加优秀,这铁一般的现实,柳冰眉却是没有办法改变。而更令她担忧的是,柳冰依不选其它,却特意选了云京注来绣,如果真的得了魁首,不但柳冰依身价涨了,回到柳府,祖母也会因为是和闵大家相关的东西赢得斗绣,而对柳冰依格外宠爱喜欢,柳冰依在柳府和祖母心中的地位,必然会进一步攀升。

    这样一来,柳冰依简直得尽了便宜!

    就在这时,旁边却传来了一道尖锐而自傲的女声:“要说这副绣图能够夺得魁首,未免言之过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