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86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86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春阳宫的正殿以杏黄浅红为主色调,紫檀百宝格架上摆着各色古玩,相互辉映生趣,显得温暖而又尊贵。珠帘掩映之中,殿内并未焚香,而是供着时鲜瓜果,淡淡的果香透着家一般的温馨清雅,与皇宫的恢弘肃穆,以及尊贵之中所透漏出的勾心斗角截然不同。

    宇泓瀚四下环顾着,莫名地便觉得松弛下来,心旷神怡。

    “六皇兄请用茶!”正巧木樨过来上茶,裴元歌便让道,“这是碧螺春,是关州常喝的茶,因为茶树和果树、鲜花以及青竹相间而种,因此茶叶里就被熏染上果香,花香,或者竹叶清香,和京城奉行的茶叶原香味道不太一样。六皇兄且先试试,如果不喜欢的话,再叫她们换了茶上来。”

    虽然好奇宇泓瀚找她的缘由,但裴元歌也并不急于询问。

    宇泓瀚轻啜一口,只觉得口腔之中花香四溢,与茶叶的清香混合成一种别样的风味,竟然连心中的郁结也消散了些许,忍不住赞道:“好香的茶,我倒是忍不住想要多讨要些,回去泡着喝,不知道九弟妹肯不肯割爱?”

    “六皇兄说笑了,我这就叫青黛去准备!”裴元歌笑着道,转头吩咐了下去。

    “从前我也来过春阳宫,那时候虽然叫春阳,但却有股冷冰冰的气息,九弟妹这嫁过来,到好似春暖花开,让这整个宫殿都温馨起来。难怪九皇弟自打娶亲后,便越来越恋家,在京禁卫一刻都不愿意多呆!”宇泓瀚不无羡慕地道,仍然带着笑意,神情中却涌现出淡淡的苦涩和疲倦,“不管外面有多少的风霜雪雨,回到这里,就觉得安心……有时候,真觉得很羡慕九皇弟!”

    他没有明说,但裴元歌也猜想得到他在感慨什么。

    科举舞弊案中,宇泓瀚一鸣惊人,随即主持科举,在朝堂上锋芒渐露,正顺风顺水的时候,回到昭华宫,却要面对嫡长子夭折的事实。泓墨说过,以宇泓瀚的精明,只怕也能够察觉到些许蛛丝马迹,这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对于这种事情,裴元歌不好多说什么,沉思了片刻,道:“其实这天底下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去经营,彼此慢慢磨合,不可能一蹴而就。”

    她说得含蓄,但宇泓瀚却能够完全了解,淡淡一笑道:“话虽如此,但经营和磨合,也要觉得对方值得才会去做。早皇宫这种地方,信错一个人一次,就已经足够致命了,已经信错了一次,还要继续去相信,实在太难。”顿了顿,却又道,“不过也无所谓,在皇宫这么多年,我至少认识到一件事,这世间事不可能十全十美,总会有遗憾和不足,但也不可能因为有遗憾和不足就舍弃,最后不过是勉强度日罢了。”

    看起来,杜若兰这次的行径,让宇泓瀚十分不满。

    虽然暂时这还不会动摇到杜若兰的地位,但是想要再得到宇泓瀚的信任,只怕很难很难……

    裴元歌叹了口气,虽然对杜若兰的处境有些担忧,但这件事她也不好为杜若兰求情,已经点到,而宇泓瀚也显然回复了她,再纠缠着说就过了。何况泓墨还认真地一再叮嘱,让她不要插手宇泓瀚的家事,最后也只能幽幽叹息,轻声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

    “是啊,能够像九皇弟和九弟妹这样的恩爱情深,天底下又能有几人?皇宫情薄,人人都是孤寂的,想要有个能够信得过的人不容易,遇到能信任的人就不容易,想要让这个人也信任你,就是难上加难……”宇泓瀚叹息着道,神色悠远,随即又笑道,“算了,不说这些让人感伤的话题了,说正事!皥昌伯世子傅君盛从秦阳关回京,这件事九弟妹应该知道吧?”

    之前柳夫人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这件事裴元歌当然知道,遂点了点头。

    “傅君盛这两年都是在秦阳关效力,和荆国作战。自从上次议和,荆国三皇子和赵统领在京城被刺,荆国实力大损,这些年和我大夏虽然仍有交锋,但已经不如从前骁勇。这次,荆国已经经受不住长年累月的战争,准备再次向我大夏求和,所以傅君盛才会赶回京城。听说父皇已经作出决定,不日荆国使者便要入京议和。”

    裴元歌再次点了点头。

    虽然说荆国如今势力大损,和大夏作战屡战屡败,但毕竟是个大国,大夏想要彻底剿灭荆国,也仍然是不现实的,在这种情况下,与其长年累月征战,还不如让荆国俯首称臣,从议和中取得好处更为划算。因此皇帝答应荆国的何以,也在情理之中。

    见裴元歌并没有询问为何会与荆国议和的原因,宇泓瀚再度在心中微微叹息。

    身在皇宫,见惯了后妃之间的勾心斗角,聪明的女子对他来说并不少见,但是能够如裴元歌这样有如此敏锐的政治触觉的女子就真的是凤毛麟角,以他所见的,当以裴元歌最为敏锐聪慧,很多时候和她说话,完全不需要解释,她就能够明白个中深意。

    “根据我所得到的消息,荆国使者有带着一副绣图前来,说荆国刺绣风行,既然大夏想要荆国臣服,就得让他们心服口服,如果有人的绣图能够胜过他们带来的刺绣作品,他们才算服气。”宇泓瀚解释道,“当然,这只是他们名义上说得好听,实际上就是向我大夏挑衅,想要折损我大夏的威势,好在议和时占据主动权。这是个绝妙的机会,不知对我们来说是,对宇泓烨等人来说也是。”

    裴元歌明白他的意思,面露沉思。

    这的确是个很好的机会,荆国想要向大夏挑衅,提出斗绣之事,如果谁的绣图能够赢过他们,那就是为大夏争光,那么绣图主人的声誉和地位都会随之高升,连带她身后的势力也会荣盛。如今宇泓烨被禁足,柳贵妃刚刚夺回掌宫之权,正需要立威的机会,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斗绣。

    当然,对于宇泓墨和宇泓瀚这边来说,结果也一样,如果他们的人能够赢得这次斗绣,是一次绝好的扬名机会,能够进一步压制宇泓烨的声势。

    “六皇兄想要我做些什么?”裴元歌问道。

    宇泓瀚微微一笑:“听说九弟妹刺绣手艺绝佳,自然希望你能够全力以赴,压宇泓烨和柳氏一头。除此之外,也的确还有一件事要请九弟妹帮忙。”他并没有直说,反而沉吟了片刻,才问道,“九弟妹曾经参加柳府笀宴,不知道对柳恒一之女柳冰依印象如何?”

    柳冰依?

    裴元歌不期然想起柳府笀宴上那个女孩,容貌秀丽雅美,心思机敏,显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再联想到泓墨曾经说过的话,已经反应过来:“六皇兄是想让柳冰依在这次斗绣中崭露头角吗?不错,如果说柳冰依能够在这时候露脸的话,也会让柳贵妃另眼相看,对柳恒一来说也是个机会。”

    这次柳瑾一被罚闭门思过,想必也会让柳贵妃有危机感。

    尤其,柳瑾一被暂时褫夺吏部尚书职位后,却没有合适的接蘀人选,这种情形对柳贵妃来说定然是印象深刻,她应该能够意识到,在眼下的情形,单凭柳瑾一已经不够保险,必须要有能够接蘀他的人,避免遇到事端措手不及。显而易见的,在这种情况下,同样身为柳家人的柳恒一便是最好的人选。

    如果柳冰依能够在这时候露脸,更会让柳贵妃看到柳恒一,越发确定扶持他的心思。

    除此之外,柳恒一跟随宇泓瀚,是想要更好的前程,这中间柳冰依的婚事所占的分量也是不轻的,如果能够为柳冰依增加身价的话,柳恒一显然更加会感激宇泓瀚,促进双方的联系。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在这时候扶持柳冰依都是绝佳的举措。

    而宇泓瀚找她的缘由,裴元歌也已经差不多猜到了。

    “既然六皇兄想要扶持柳冰依,何不做得更好些?”裴元歌浅笑着道,容色清丽照人,“倘若这次,柳冰依能够力压群雄,赢得这次斗绣,在众目睽睽之下为大夏赢得荣耀,那柳冰依的身价何止百倍?不要说只是教导柳冰依,就算代绣,只要能让柳冰依赢得斗绣,又有什么关系?”

    望着裴元歌言笑晏晏的容颜,宇泓瀚暗暗叹息。

    真是个心思敏锐的女子!其实他原本就想请裴元歌微柳冰依代绣一副绣图,以期能够赢得斗绣。只是这次斗绣非同小可,获胜之人所能获得的荣耀和辉煌,是女子所罕有的,而且从斗嫁衣时裴元歌的绣技来看,原本就该她赢的。因此宇泓瀚不好说出这样过分的请求,所以退而求其次,希望她能够指点柳冰依的绣技。

    没想到裴元歌却清楚地看透了这点,反而自己提出来。

    “这样的话,对九弟妹来说,岂不是太不公平了吗?”宇泓瀚虽然欣喜,却也觉得有些赧然。

    裴元歌微微一笑,道:“六皇兄不用这样客气。对我来说,赢得斗绣不过是个赢得些虚名,有固然好,没有也无所谓,但是如果是柳冰依赢得斗绣,意义就完全不同。这点轻重,我还是能够分得出来的。”

    至于代绣被人拆穿的后果,裴元歌暂时倒并不担心,这次斗绣关乎荆国和大夏的较量,因此就算是代绣,也不会有人不识趣地拆穿,因为这就等于当着荆国使者的面,打大夏的脸。而且这次机会这样好,总会有很多贵族少女想要借这个机会为自己镀一层金,对将来的婚嫁也好,想必代绣的事情绝不会少,毕竟,刺绣虽然是女子必学的东西,但贵族少女里很少会有人特别精通,真正手艺超绝的,反而大部分是那些以刺绣为生的绣娘。

    但这样好的

    机会,让那些绣娘来出风头,岂非太过浪费?

    既然如此,那彼此心照不宣,谁也不会去拆穿谁。

    就向裴元歌说的,她赢得斗绣,无非是为宇泓墨更添一层光彩,但这层光彩对此刻的她和宇泓墨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但是如果是柳冰依赢得斗绣,脱颖而出,定然会为柳恒一添彩,让柳贵妃更加重视柳恒一,这对宇泓瀚和宇泓墨的计划是非常有利的。

    倘若柳贵妃扶持柳恒一上位,最后柳恒一转投宇泓瀚,那岂不是大快人心?

    “那这次就真的多谢九弟妹了!”宇泓瀚倒也没有继续客气,真诚地道。

    裴元歌为柳冰依代绣的事情,便就此敲定。但裴元歌没有想到,次日身着宫女服侍的柳冰依便来到了春阳宫,等裴元歌让宫女们退下后,柳冰依便福身下去:“承蒙九皇子妃不弃,愿意为小女操劳绣图之事,但小女更希望能够得到九皇子妃的指点。听说九皇子妃绣技如神,如果能够指点小女一二,小女已经感激不尽。”

    话语虽然说得客气,但却是拒绝了裴元歌代绣的意图,而坚持自己动手绣制。

    裴元歌有着些微惊讶,审视着眼前正值妙龄的少女,问道:“为什么?”

    “九皇子妃绣技超绝,小女从前便有耳闻,如果九皇子妃肯代绣,小女相信,赢得斗绣不在话下。不过,并非小女本身才华所赢得的荣耀,即便在斗绣时不会被拆穿,日后也会成笑柄,而非盛名。”柳冰依也没有推辞,很坦然地道,“再说,在斗绣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小女也无法预料,如果靠九皇子妃的绣技,遇到意外状况,小女便应付不来。与其如此,小女更愿意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夺得荣耀,至少,那是小女能够掌控和把握的。”

    闻言,裴元歌越发惊讶起来。

    柳冰依才十五岁,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越发会期待这种能够在众人面前展露锋芒的机会,让所有人都对她另眼相看。尤其眼下有着这些利益冲突在内,而且裴元歌也愿意代绣,面对这样的情形,柳冰依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冷静,没有被可能的风光冲昏头脑,仍然务实而理智。

    在她这个年龄,能够如此,实在不容易!

    裴元歌倒是很欣赏她的冷静和务实:“需要本宫帮你去跟六皇兄说吗?”

    “多谢九皇子妃的好意,不过小女已经向父亲表明心意,而在来春阳宫之前,父亲已经和六皇兄谈过,想必有了决断。”柳冰依目露感激之色,轻声道,“小女这次前来,就是想要想要向九皇子妃请教刺绣之事,接下来几天只怕都要麻烦九皇子妃了!”

    能够说服柳恒一,说明柳冰依不但冷静理智,而且在柳恒一心目中也很有地位。

    这样聪慧冷静的少女,而且前程也差不多锁定是入宫,或者给六皇兄做侧妃……。裴元歌不禁深思。

    “没关系,听六皇兄说,你本就很有刺绣的功底,本宫在春阳宫里也是闲着无事,能够跟你聊聊刺绣的事情,本宫也很喜欢。你也不用这样拘谨,你和本宫年龄相差不大,只当是朋友就是。”裴元歌声音柔婉,笑意嫣然,神情倒是十分柔和。

    柳冰依的刺绣很有功底,人又聪明伶俐,裴元歌教导起来也十分省力,两人倒是相处得十分愉快。

    不过,越是接触,裴元歌越觉得这个柳冰依不能小觑。显然,柳恒一在柳府的边缘地位,也连累了自己的儿女,想必柳冰依没少被柳瑾一一房人欺负,在逆境中磨练,才历练出这样的心胸和见识,也难怪有着与同龄人不相符的冷静和理智,将来只怕不是池中之物。

    只是,这样一来,裴元歌免不了要为杜若兰担心。

    泓墨说过,柳冰依的婚事,要么是入宫为妃,要么是给宇泓瀚做侧妃,基本上就定在这两种可能性了。只是,如今皇帝对柳贵妃有所猜忌,对柳氏的人显然也会有警惕和忌惮之心,而柳冰依容貌又不算绝美,也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才艺,如果入宫多半会被冷落,反而浪费了她的冷静理智,倒不如用她来联姻,反而更有利。

    这样一来,柳冰依多半是要许给宇泓瀚做侧妃的。

    只是,有这么一位聪明理智的侧妃,而且柳冰依身后还有柳恒一,对杜若兰来说,绝非好事。

    虽然宇泓墨叮嘱过裴元歌,不要插手宇泓瀚的家事,但她和杜如兰毕竟是有交情的,而且,虽然裴元歌不赞同杜若兰湖心亭的手段,但杜若兰痛失嫡长子,已经很是凄惨,而且杜若兰还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因此,本着朋友的立场,在闲聊的时候,裴元歌还是含蓄地提点了杜若兰几句,希望她能够清醒过来,不要再犯糊涂。

    而与此同时,荆国使者要求斗绣的事情也渐渐传遍京城。

    这样好的机会,如果能够把握得住,自然会在一众官家少女之中脱颖而出,身份超然,对将来的婚嫁格外有利。官家贵族的少女哪有看不透这点的,因此都在积极准备。

    就连柳贵妃也很看重这次斗绣,用尽一切人脉,为袁初袖准备。

    虽然说对于袁初袖的出身低微不太满意,但如今袁初袖是宇泓烨唯一的女人,如果袁初袖能够赢得这次斗绣,为大夏挫了荆国的锋芒,那接下来她为宇泓烨求情就顺理成章,再加上柳氏的人脉,说不定就能够趁这个机会解除宇泓烨的禁足!

    因此,柳贵妃竭力想要抓住这次的机会,终于找到了满意的作品。

    “贵妃娘娘,虽然说这副绣品精致绝伦,但是奴婢还是有些担心。”袁初袖显然也很重视这次的机会,如果她能够帮宇泓烨解除禁足,在宇泓烨心中的地位就更加不凡,“九皇子妃裴元歌刺绣手艺绝佳,看她出嫁时的嫁衣就能够感觉到,如果这次斗绣有她在,奴婢担心事情会起波澜。”

    想到裴元歌那身流光溢彩的嫁衣,柳贵妃太阳穴处的青筋顿时微微跳了跳。

    那身嫁衣华美绝伦,即便以柳贵妃的眼界,也是见所未见,更因为这身嫁衣搭进去一个婉妃,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胸闷。不过袁初袖说得对,裴元歌刺绣手艺绝佳,又怎么会放过这样大好的机会?如果有她在,袁初袖想要夺魁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必须要想个办法牵制住裴元歌才行!

    柳贵妃眉头紧蹙,努力地思索着办法。

    “贵妃娘娘,奴婢这里有个办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袁初袖说着,将心中所想缓缓道来,“方法虽然简单,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拦阻裴元歌参加斗绣,只要有用就好。贵妃娘娘意下如何?”

    闻言,柳贵妃脸上缓缓露出笑容,点了点头,道:“袁初袖,本宫的确没有看错你。”

    而与此同时,柳冰眉等柳府小姐,以及李明芯,都在准备着,想要在这次斗绣中大出风头,为将来铺路。

    转眼间,便是荆国使者携绣品议和之日……

    ------题外话------

    抱歉,蝴蝶身体不太好,一遇到忽冷忽热的天气就容易感冒发烧,所以前两天请假~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