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85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85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科举舞弊案之后日趋平稳的朝堂,再次陷入震动之中重生之嫡女无双。

    驸马傅君盛回到京城,和公主宇绾烟一道邀请九皇子和九皇子妃到私宅做客,没想到柳夫人正巧要去那栋宅子看风水,两厢撞上后,柳夫人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污蔑九皇子妃和傅君盛有私情,口出秽言,还大肆诋毁绾烟公主,惹得九殿下大怒,当即将柳夫人打了二十大板,关押进京禁卫大牢。

    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而就在这时,吏部又出了事端。

    每隔三年,官员就要进行一次政绩评核,这件事一向由吏部负责,而政绩考核的优劣,会直接影响到官员升迁。而就在这时候,却突然有人举报,说吏部的评核有徇私舞弊的迹象,虽然事后证明徇私舞弊的人是一个吏部郎中,但柳瑾一身为吏部尚书,所有的评核都要经过他的手,失职渎职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原本这种失职之事可大可小,请的话也就是一顿训斥就能够了解。

    但偏偏柳瑾一运气不好,正巧出了柳夫人这回事,绾烟公主和九皇子恼怒异常,双双将事情捅到了皇帝那里,说柳夫人骄横污蔑皇亲,柳瑾一治家不严,纵容妻子。两件事撞在一起,皇帝便命他闭门思过三个月。这样一来,吏部尚书的位置便暂时空了下来,自然在朝堂引起了一番角逐,最后由皇帝亲自裁决,暂时由首辅温璟阁暂代吏部尚书的职权。

    李府内,李树杰恼怒不已。

    吏部科举舞弊的事情自然是他暗中指使人揭发的,如果揭发的是柳瑾一的罪行,将他彻底扳倒,那柳贵妃和柳氏肯定会彻查这件事,说不定他就会暴露。因此,他故意选择吏部郎中徇私舞弊这样的案子,让柳瑾一只沾了边。但是因为刚刚出了柳夫人这样的事情,彻底得罪了宇泓墨和宇绾烟,柳瑾一肯定会被迁怒,惩罚也不会太轻。

    而这样又能够避嫌,让柳贵妃和柳氏的目光集中到宇泓墨和宇绾烟身上。

    当皇帝说要柳瑾一闭门思过时,他实在欣喜不已。柳瑾一闭门思过,吏部尚书的位置便暂时空了出来,一般来说都是由左右侍郎递补上去暂代的,而他虽然是右侍郎,比左侍郎低了一头,但是他毕竟是宇泓烨的养父,和柳氏有着不浅的牵连关系,按道理说,这时候为了确保不出乱子,柳贵妃和柳氏应该会支持他暂时接任吏部尚书的位置,就有了他发挥的余地。

    没想到最后皇帝竟然额外钦点了温首辅暂代。

    这样一来,他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而给温璟阁做了嫁衣裳。

    不过……李树杰想着,眼眸中忽然绽放出微微的锋芒,说起来这次也不算全然落空,至少他了解到一件事……原本以为有宇泓烨这个桥梁,他和柳氏的关系会很亲密,毕竟他也是不错的助力。但从这次的事情看来,似乎柳氏和柳贵妃并没有站在他这边,否则结果不会是这样。

    他当然没有想到,因为柳贵妃对宇泓烨病态的占有欲,对李府非但没有好感,反而厌恶不已重生之嫡女无双。

    再加上柳贵妃得知吏部事情时,宇泓墨刚好在场,当即就点出了李树杰。柳贵妃当然不会就这样彻底相信宇泓墨,但被他这样提醒过后,心里总难免会存了疙瘩,在遇到和李树杰相关的事情后就更加谨慎缜密,也隐约察觉到李树杰不妥,不愿意引狼入室,因此宁可支持温璟阁暂代这个位置。

    不过,这样的结果倒是让李树杰意识到了一件事。

    看起来,想要通过宇泓烨,搭上柳氏的线并不容易,如今宇泓烨被禁足,不能接触朝政,柳贵妃和柳氏又不打算支持他,想要出人头地,还是要靠自己!政绩和才干是一方面,姻亲关系也是一方面,宇泓烨那边暂时不能考虑,但是芯儿的婚事,还是可以用来做文章的。

    李树杰拿到刚刚收到靖州刺史的来信,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个机会,他一定要把握住!

    朝堂的变动,弄得京城风起云涌他,但在外城这座幽静的私宅里,却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除了浓浓的药香,这座宅子的气氛低沉得几乎窒息。不过,这种窒息的氛围,终于在这天清晨松弛了下来,因为一直重伤昏迷的寒麟,终于在脱离危险,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环境,以及一张不算陌生的女子容颜。

    容貌很是娇俏,只是似乎因为太过辛苦的缘故,她显得有些消瘦憔悴,眼睛底下有着深深的青影,似乎很多天都没有好好睡过。寒麟恍惚了一会儿,才认出那人是紫苑,微微怔道:“紫苑……姑娘?这里是哪里?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他明明记得,他在安州边界厮杀,伤重昏厥,怎么紫苑会在他身边?

    “寒麟侍卫,你醒了!太好了!”紫苑这才察觉到他醒过来,惊喜地道,“你不记得了吗?你昏倒前正好遇到了傅世子,他将你带到京城,暂时在这里养伤。因为我懂得医术,所以九殿下和九皇子妃派我来照看你。怎么样?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京城?九殿下?

    寒麟微微松了口气,这么说,那封信应该已经送到了九殿下的手里,没有误九殿下的事……他微微松了口气,随即才反应过来,有些怔怔地看着紫苑:“我是不是昏迷了很久?这些天你一直在照顾我吗?”难怪看她的样子似乎很憔悴,原来是为了照顾他……“紫苑姑娘,谢谢你!”

    “寒麟侍卫不用这样客气!”紫苑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这才放心地道,“好了,高烧终于彻底退了,人也清醒了,我看你你的伤口中毒的迹象也在慢慢减轻,应该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够慢慢恢复了。现在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如果有的话就告诉我,免得我遗漏了什么。”

    这些天,紫苑为了寒麟的情形,夜以继日地研究药方,熬炖汤药,敷药包扎,都是她一手包办,因此这种伸手试探额头温度的动作已经是下意识的反应,做得十分自然。

    反倒是寒麟,他很小就成了宇泓墨的暗卫,这些年来接触的一直都是暗卫中人,从来没有和女子这般亲密过,只觉得微凉而柔软的手触到额头,凉浸浸的十分舒服,却又似乎有些热,一时间神情中竟然有些不自然,低声道:“没有……没事!谢谢紫苑姑娘!”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伤势有多重,若不是觉得没有生机,也不会将那样重要的信笺交到陌生人手中。

    而紫苑居然能够将他救回来,想必花费了极大的心思,她的憔悴,不只是因为照顾他辛苦,只怕很大一部分也是为了救治他而耗尽心神。他和紫苑没有多少交情,只不过他是九殿下最得用的心腹暗卫,而紫苑是九皇子妃的贴身侍女,仅此而已。可是现在,紫苑居然为了照顾他……

    寒麟心中涌起了一股陌生的情绪。

    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他的情绪,寒麟已经察觉到唇上突然有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顿时有些愕然:“奇怪,为什么我嘴唇会流血?我记得这里没有受伤啊!”

    紫苑早眼见看到他的嘴唇破裂,忙取出手帕替他擦拭干净,这才嗔道:“还说呢!你发烧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紧紧咬着嘴唇,咬得流血都不肯松开!我看,你发烧的时候,嘴唇这里流的血,也不会比哪个伤口少!也不知道你怎么回事?就算是在昏迷,难道不会觉得痛骂?”

    咬着嘴唇?

    寒麟神色忽然黯然起来,低声道:“以前没有这个毛病的,后来寒铁大哥过世了,才慢慢养成的!”

    “为什么?”紫苑想不明白,寒铁过世,和咬嘴唇有什么关系吗?

    寒麟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紫苑姑娘或许知道,以前我性格比较飞扬跳脱,喜欢逞口舌之利,寒铁大哥长说我不够稳重。那时候我总觉得,有寒铁大哥在,有他为我们撑着,我不需要那么稳重。那时候我觉得寒铁大哥肯定会照顾我一辈子的,没想到……没有了寒铁大哥,也就再没有人让我依靠,所以我要自己成熟起来,稳重起来,做个像寒铁大哥那样的人,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年轻气盛。可能是因为潜意识里一直这样提醒自己,所以就养成这样的习惯来控制自己,不要再生口舌是非……而且,我也担心,我昏迷的时候会说出不该说的话,泄露九殿下的事情,所以一直提醒自己……可能是因为这样……”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紫苑却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恻然。

    虽然跟寒麟不太熟悉,但是能够想象,从前的他在寒铁侍卫的保护下,应该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有着少年的年轻气盛。可是,寒铁侍卫过世后,这个少年也失去了依靠,或许是寒铁侍卫的死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他太过急切地逼着自己成长,才会将自己逼迫到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