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84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84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284章

    沉香殿里燃烧着昂贵的紫金迦南香,散发出幽幽的清香重生之嫡女无双。宇泓墨静静地坐在紫檀圈椅里,身体微侧,一手靠在椅圈边上撑着额头,姿态慵懒而闲适。黄铜炉鼎,袅袅白烟,绝色而妖魅的容颜,融汇成一幅妖艳的画卷,在沉香殿静静铺陈。

    望着眼前这熟悉却又似乎陌生的画面,柳贵妃一时有些恍惚,脱口道:“墨儿……”

    “贵妃娘娘召我前来,有什么事吗?”宇泓墨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唯独眼眸中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复杂的光泽重生之嫡女无双。

    “贵妃娘娘”,这四个字,顿时将柳贵妃唤回了现实。

    虽然说,在人前,为了表示她对宇泓墨的慈爱,柳贵妃仍然叫他“墨儿”,但在私下两人独处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他。冷翠宫的血案彼此心知肚明,人前演戏也就罢了,独处的时候还宴席,实在显得太过虚伪而累赘。刚刚的那声“墨儿”,却是柳贵妃这三年来,唯一一次真心地叫他,然而就被他这样无情地打断……

    柳贵妃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从前,不管墨儿在外人面前是怎样的乖张狠辣,但在她面前,却一直是孝顺乖巧的孩子,但凡她有麻烦,他都会想办法帮她解决,还会跟她撒娇,直到逗得她笑起来才作罢,常常让她觉得格外窝心。而现在,他却就这样淡然地打断她的感情,微笑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似乎她只是个陌生人似的。

    “怎么?你不敢听到本宫叫你墨儿吗?”柳贵妃凝视着他,缓缓地道。

    宇泓墨淡淡一笑:“贵妃娘娘是我的养母,叫我一声墨儿也很正常,我为什么不敢听到?只不过,我现在很忙,京禁卫还有很多事要做,京禁卫大牢里也关押着很多犯人等着我去处置,恐怕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陪贵妃娘娘闲聊。”

    听到京禁卫大牢这五个字,柳贵妃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牢里的柳夫人,眉头微蹙:“不错,冷翠宫的事情,本宫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也难怪你会恨本宫。可是墨儿,就算是那时候,本宫也没有想要你死,本宫仍然是想要你活着,就算日后有了烨儿,本宫仍然是将你当做本宫的孩子看待,会好好地护着你,这是因为我们十一年的母子情谊,本宫对你的情意是真的,可是你却——”

    她的情绪猛地激动起来,随即又慢慢平复,叹了口气:“你却始终只记得你的生母……”

    这是要和他叙旧情吗?听她哀切的声音,倒好像是他辜负了她的慈母情意,对不起她一样!宇泓墨冷笑:“是啊,十一年的母子情谊,贵妃娘娘对我是真的,那为什么贵妃娘娘在找到宇泓烨的时候,不杀了他,以全我们母子的情谊呢?”

    “你这是什么话?”柳贵妃一怔,随意以为自己了解地道,“墨儿你是在嫉妒吗?你担心本宫有了烨儿就会偏袒他,会冷落你,是吗?不会的!你和烨儿一个是本宫养在膝下十一年的孩子,一个是本宫失散了十七年的孩子,本宫都是从心里面疼的!”

    这还是冷翠宫血案后,两人第一次开诚布公的对话。

    “既然贵妃娘娘不忍心杀了宇泓烨,又凭什么要求我抛弃我的亲娘?”宇泓墨潋滟的眸光带着深深的失望和冰寒,“你和七皇兄失散了十七年,你锥心彻骨的疼,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娘和我近在咫尺,却不能够相认,又是怎样的疼?你说七皇兄和我都是你的孩子,你都从心里面疼,对我来说,你和娘亲也一样,都是我的母亲,我两个都会孝顺,可是,你却杀了她,然后要将罪名栽赃到我的身上!”

    柳贵妃顿时怔住了,沉默了片刻道:“泓墨,那时候本宫不知道王美人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如果本宫知道,本宫不会这样做。你为什么要瞒着本宫呢?当初你告诉本宫,你喜欢裴元歌,本宫就熄了对付裴元歌的心思,如果你早点告诉本宫你对王美人的感情,本宫也不会——”

    “如果我早点告诉你,我娘早就死了!”宇泓墨截断了她的辩白。

    柳贵妃有些愤怒地道:“墨儿,是你先瞒着本宫的!”

    “就算你不知道我对娘亲的感情,你也仍然让王嬷嬷监视着娘亲的动静,九年前,娘亲差点落水身亡,说的是疯病发作,失足落水,可是我却知道是因为有个宫女推了她一把,贵妃娘娘,那个宫女是你的人!”宇泓墨沉静地道,“我没有冤枉你,因为我娘没有疯,她清清楚楚地知道是谁推了她!”

    “你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想到本宫的身上,如果本宫要杀她,王美人根本就活不到三年前!那时候她是个失宠疯癫的嫔妃,本宫却是贵妃,本宫要对付她,根本就是易如反掌!”柳贵妃辩解道,“墨儿,这些话是王美人告诉你的吧?也是她挑拨你,让你不要相信本宫对你的真心,让你认为本宫只是在利用你,因为她害怕本宫会夺走你!”

    “真正害怕的人,是你,柳贵妃!”宇泓墨浅浅地笑着,笑容里有着淡淡的苦涩和嘲讽:“是,那些年你想要杀我娘轻而易举,而你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那次落水后,皇后和太后的矛头对准了你,如果我娘再出意外,你就逃不掉杀母夺子的罪名,你顾忌这点,所以只能暗中监视着娘亲,却不敢动手。”

    柳贵妃言辞激烈:“墨儿,这只是你想当然而已,皇后和太后怎么可能把这件事联想到我的身上?那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忘记王美人了,就算她也不会有人在意,更不会联想到本宫——”

    “会的,皇后会,太后也会!”宇泓墨轻声道,“因为是我暗中提醒她们的……皇后身边有你的人,她听到皇后和太后商量可以利用我娘亲来害你,你知道这件事,所以你非但不能对娘亲动手,还要暗中保护她,免得她出意外,栽赃到你的头上!”

    柳贵妃神情愕然:“墨儿,你——”

    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那时候宇泓墨才多大?他居然就敢冒险将其中的利害关系告诉太后和皇后,借此来保护王美人?柳贵妃越想越觉得心惊,难怪烨儿会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宇泓墨,居然在那么小的时候就能够利用她和太后皇后之间的制衡关系,让王美人在夹缝中生存?

    难怪烨儿不是他的对手,难怪烨儿会被他算计到……

    “很多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知道的。”宇泓墨吁了口气,语调清淡而悠远,带着淡淡的苦涩,“我被抱到长春宫后,皇后和太后视我如眼中钉,肉中刺,经常在父皇面前陷害我,是你一直在维护我,帮我求情,有一次因为我打碎了太后钟爱的青玉观音,还害得你被禁足,麻烦很大重生之嫡女无双。”

    被他的话语勾起了以前的回忆,柳贵妃声音温柔了起来:“原来墨儿你都记得。可是就算那次被禁足,本宫也没有怪你,因为本宫真的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为了自己的孩子承担后果,禁足又算得了什么?何况那次是太后和皇后在故意陷害你。”

    墨儿还能够记得以前的情意,事情或许就会好办些……

    “那次我的确是被人陷害的,但是陷害我的人不是太后和皇后,是你!是你打碎了青玉观音,然后嫁祸在我的身上!”宇泓墨缓缓地道,“当然,你并不是要害我,你只是为了示恩于我,你故意制造这种情形,然后你替我承担起祸端,让我认为你对我真心真意,为了我不惜一切,好让当时才刚到长春宫的我,能够更快地接受你这个母妃,真心地敬爱着你……”

    柳贵妃愕然望着宇泓墨,如同望着一个惊悚的妖魔。

    这个孩子……他居然什么都知道!

    “所以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在本宫的面前演戏?”柳贵妃娇媚的容颜上浮现出一抹苦涩,“亏得本宫还以为,那些年你对本宫是真心孝顺,本宫也真心地掏心掏肺地对你,原来……想想真是笑话,本宫居然被一个孩子玩弄于鼓掌之间!”

    “不是演戏,是真的,那些年我是真的孝顺你,真心敬爱你!”宇泓墨摇摇头,道,“因为我知道,即便你对年幼的我用了心机手段,但是当时你对我的好是真的,心也是真的!皇宫里最少的就是真心,所以即便这份真心里带了心机算计,即便它不完美,我却还是愿意去维护它,我也还是愿意用真心去回报你

    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多少起伏和激昂。

    但熟识他的柳贵妃,却从这平淡中听出了无数的沉痛,以及冰寒。第一次,她如此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说宇泓墨对她保持着这样的心境,即便有王美人在,他也不会去和烨儿争夺太子的位置,甚至说不定会帮她和烨儿一把,但现在,一切都被冷翠宫的那场血案搅乱了,再也回不去从前。

    以柳贵妃对宇泓墨的了解,她确定,此刻他说的话是真的。

    但正因为确定,柳贵妃才更加懊恼悔恨,因为这更证明了她的失误!”墨儿,从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本宫知道,本宫有做错的地方,可是逝者已矣,来者可追,没有必要为了从前的事情,弄得我们两败俱伤,对不对?“柳贵妃言辞诚恳地道,”我们把从前的事情忘掉,往后我们仍然是母子,我会管着烨儿,让他不要再打裴元歌的主意,我们母子联手,这皇宫还有谁能够和我们作对?这对我们都好,不是吗?“”柳贵妃,你这是在向我求和吗?“宇泓墨淡笑着问道。

    柳贵妃苦苦哀求道:”墨儿!“”为什么三年前,你不跟我这样说?为什么半年前,你不跟我这样说?现在宇泓烨被禁足,你地位不稳,你就想起了我们的母子情深?“宇泓墨讥嘲着道,”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因为这意味着你已经开始害怕,开始惶恐,开始对自己不自信,所以才会对我认输,对我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从他的眼睛里,柳贵妃看到了一个事实。

    不可能再挽回了,从三年前王美人死去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不可能挽回了!宇泓墨,他是个重情的人,但是,也是个绝情的人,从冷翠宫血案开始,他已经彻底决绝地了断了这份情感。她想要以情动人,想拿以前的母子情谊打动宇泓墨,进而说服他放了柳夫人,了结这件事,彻底不可能了!”如果柳贵妃你是为了柳夫人的事情来找我的话,“宇泓墨淡淡一笑,”回去告诉柳瑾一,想要我放了柳夫人的话,可以!只要他休了柳夫人,我立刻就放了她;或者,柳瑾一真这么看重柳夫人的话,自请贬官,以此来向元歌赔礼道歉,那我也能考虑!“

    听到他前面的”可以“,柳贵妃心中正喜,但听到后面,却又黯然起来。

    这两个条件,她和柳瑾一都不可能答应!且不说柳夫人娘家的势力,但柳瑾一休妻之事,就会对柳瑾一造成巨大影响,对他很不利;而要柳瑾一为此自贬官职,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宇泓墨提出这两个条件,柳氏根本就不可能接受!”这件事如果真的闹大了,对裴元歌也未必有好处——“

    柳贵妃正要讲说利弊,忽然周嬷嬷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失声道:”贵妃娘娘,不好了,吏部出事了!“

    柳贵妃闻言大惊。

    刚闹出柳夫人的事情,柳瑾一已经焦头烂额,毕竟侮辱皇亲国戚不是轻易就能够平息的,如果这时候吏部再出事端,牵连到柳瑾一的头上,那就真的是雪上加霜了!而且周嬷嬷素来镇静,这样慌忙地来报,想必事端不小,而且肯定是和柳瑾一有关,否则她也不会如此惊慌……柳贵妃猛地转头去看宇泓墨:”是你安排的?

    宇泓墨也是微微一怔,随即有些恍悟,浅浅笑道:“与我无关,吏部的事情我还插不进去手。不过,如果真的是吏部内部出事的话,柳贵妃应该先想想会不会是内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树杰李大人如今正是吏部侍郎,如果柳瑾一因此倒台,只怕尚书的位置就会落到李树杰的头上吧?”

    他一点也不介意提醒柳贵妃,最好她和李树杰内斗起来,那才会更加精彩!

    听到李树杰三个字,柳贵妃隐约猜想到了什么,顿时勃然变色。

    如果这件事真的和李树杰有关的话……敢趁着柳氏出事落井下石的话,她绝不会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