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83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83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的确,柳夫人能够找到私宅,是宇泓墨故意透过去的消息重生之嫡女无双。

    虽然知道元歌对傅君盛没有情意,但是傅君盛利用寒麟,将元歌带到他的私宅这件事还是让宇泓墨觉得很不爽,尤其想到三年前,傅君盛害得他吃了不少飞醋的事情,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心情就更加抑郁。何况,柳贵妃现在正紧盯着想要抓元歌的把柄,傅君盛对元歌有这样的心思,太容易被人利用陷害,用来设计元歌。

    元歌是他的妻子,傅君盛是宇绾烟的驸马,要是出了事端,元歌会身败名裂的!

    所以,宇泓墨要将这种可能扼杀在萌芽之中。

    于是他先去让人通知宇绾烟,告诉她傅君盛回京,让她到私宅去,然后再给柳府那边放出消息。柳瑾一和柳贵妃是一个草上的蚂蚱,宇泓烨被夺权禁足,柳瑾一肯定也觉得备受威胁,想方设法想要抓宇泓墨的把柄,以避免宇泓墨趁着宇泓烨被禁足,无法接触朝政的时候扩张权势,等到宇泓烨再出来时,尘埃已定那样凄惨的结果。

    所以,就算明知道有蹊跷,柳瑾一也一定会上钩,想要将这件事闹开。

    他算准了时间,和宇绾烟抢在前面赶到私宅,有他和宇绾烟在,柳夫人就算说得天花乱坠,也不可能将污名扣到元歌的身上,说她和傅君盛“私会”。

    而既然要算计柳夫人,索性把事情闹大,如果一开始就让柳夫人察觉到事情不对,她说不定会谨慎行事,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因此,听到拍门声时,宇泓墨故意想办法拖住宇绾烟和傅君盛,让紫苑去开门,料定柳夫人看到元歌在这栋私宅后会认为胜券在握,放松警惕,言行疏忽之下,更容易抓住把柄,借题发挥,让这件事变得不可收拾。

    被柳贵妃抚养那十年,他和柳氏的关系很亲密,对柳夫人的为人也算了解,当然能够预料到她的反应。

    而柳夫人也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大闹了一场,然后宇绾烟和他先后出场,理直气壮地拿捏住柳夫人,耳光,杖责,关押入牢一气呵成。

    柳夫人毕竟是柳瑾一的正室,她被关押入牢,又有那么多人围观,柳瑾一不可能置之不理,总要想办法为柳夫人求情。

    但现在的情形是,柳夫人污蔑皇子和皇子妃,以及公主驸马,道理全在宇泓墨这边握着,也就意味着事情的走向,基本都在他的控制之中。柳瑾一想要让事情好好落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趁着现在占理的时候,闹得柳瑾一灰头土脸,在朝堂难以立足的话,他也就不是宇泓墨了!

    这样一来,固然是算计了柳瑾一,同时也算计了傅君盛重生之嫡女无双。

    宇泓烨觊觎元歌,但这件事所有知情的人都不会揭露出来,即便一时出了事端,其余人也不会往这上面联想。但是傅君盛不同,他和元歌有过婚约,但凡有丁点儿迹象,都会引起人们的猜疑,甚至于,宇泓墨也不能太明目张胆地对付他,因为那样反而会坐实傅君盛和元歌之间的嫌疑,否则,无缘无故的,九皇子宇泓墨为何要去对付几乎没有关联的傅君盛?

    因此,必须要让傅君盛自己知难而退。

    不过好在傅君盛虽然对元歌有心思,但都还是隐蔽的,而且也不想宇泓烨那般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傅君盛对元歌的心思还算真诚,也会设身处地为元歌的处境着想。因此,当他因为丁点儿私心,将元歌引到他的私宅后,柳夫人紧随而来,让元歌几乎身败名裂,这样严重的后果,想必也能够让傅君盛察觉到自己行为的不妥,彻底断绝掉之前的侥幸心理。

    然后,他再理直气壮地敲打傅君盛一番,让他更加死心。

    何况,柳夫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傅君盛和宇绾烟不合,就是因为心里惦念着元歌,只要傅君盛还有点脑子,就该知道这时候一旦他和宇绾烟被人看出不妥,就立刻会联想到元歌身上,那么在人前,傅君盛就算装也要装出和宇绾烟夫妻恩爱的模样,以避免这样的谣言。

    虽然说是利用傅君盛对元歌的真心,让他自动退避,但宇泓墨丝毫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毕竟元歌现在是九皇子妃,而傅君盛是宇绾烟的驸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结果,傅君盛再抱持这样的心思,结果只会害人害己!只要傅君盛知道自己该死心,不该再有任何逾矩的行为,宇绾烟又是他的妻子,又要在人前做出夫妻恩爱的模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傅君盛应该也能够察觉到宇绾烟的好,真正对元歌死心,最好他能把心思转移到宇绾烟的身上,不要再来烦元歌!

    反正机会他已经创造给宇绾烟了,如果她还不能把握的话,那他也懒得管了。

    既打击了柳瑾一,又算计了傅君盛,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在他的设想里,是一举三得的……

    虽然说元歌对傅君盛没有心思,但毕竟订过亲事,要是知道傅君盛还对她一往情深,难保心里没有触动。可是,如果闹出柳夫人的事情,虽然是有惊无险,元歌也应该知道自己私下见傅君盛的不妥,应该要跟他赔不是,应该会很心虚地温柔待他,应该会加意的温存体贴向他道歉的……

    结果——元歌居然看穿了!

    而且还是在他贼喊捉贼,想要先下手为强“提醒”元歌她的不妥时被拆穿的……这下轮到他完蛋了!

    他才不要睡书房!

    “……傅君盛摆明了对你不死心,只要他还抱着这样的心思,早晚会闹出这样的事端来,与其等到事情无法收拾的时候恼怒懊悔,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在一切情形都在自己预料控制的范围内,让傅君盛明白他这样做的后果,也好吃个教训,以后不敢再胡乱生心思,你说对不对?”宇泓墨讨好地笑道,“元歌,我知道我这样无事生非不好,尤其害得你被柳夫人那样骂,更加是我不对!不过我也是防范于未然嘛!还有啊,你放心,柳夫人敢那样骂你,我绝对绝对不会轻饶她的,一定会让她很惨很惨!元歌,不要生我的气嘛,人家知道错了啦……”

    慵懒的生意微微沙哑,刻意放柔的语调掺杂了那么一丝怯生生的哀怨,加上绝美的容貌,格外魅惑。

    这个无赖,又开始用美人计!

    裴元歌无语,遇到事情就开始耍无赖,装可怜,出卖色相——

    “好啦,元歌不要生气啦,今天的事情我知道错了,回去后晚上一定给你好好地赔礼道歉,好不好?”宇泓墨眼神真诚得实在让人无法往别的地方去想,但他的话语却又让人除了那种事情再也不可能想到别的事情上去。

    耍无赖,装可怜,出卖色相,外带厚脸皮调戏她!

    裴元歌磨牙,这次绝对不能让他轻易过关,继续冷着脸不理他。

    见这几招都不管用,宇泓墨又开始变换招数,哀怨地看着裴元歌,伤心欲绝地控诉道:“元歌,你在心疼傅君盛!你心疼傅君盛所以不理我!我好伤心……我这么掏心掏肺地对待你,居然还不如一个消失了三年的傅君盛……居然敢跟我抢元歌你?哼,我要去杀了傅君盛!元歌,你不要拦我!好吧,元歌你真的没有拦我,嗯,你这是默认让我去杀了傅君盛吗?好,元歌的话我一定会听的,我去把他的头砍下来给你玩……”

    很好,又开始发疯了!

    可是,明知道他就是在胡言乱语地转移视线,但裴元歌已经在努力克制,却还是一个没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虽然很快就消失了,却还是被眼尖的宇泓墨逮住了。

    “元歌别藏了,我看到你笑了!”宇泓墨稍微放心地靠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裴元歌的肩膀,“元歌别生气了嘛,我只是吃醋,因为我喜欢你,我不喜欢别的男人惦记着你嘛!再说,能趁机算计一把柳夫人,元歌你也很开心吧?虽然说局是我设的,可是,要不是元歌你故意装出一副心虚的模样,柳夫人也不会上当啊!不然的话,你从一开始就可以告诉她,我和宇绾烟都在,可你也没说啊!”

    裴元歌终于忍不住了,笑道:“反正都是坑,索性坑得狠点,不然多亏啊!”

    “说的一点都没错,元歌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见元歌终于肯跟他说话,宇泓墨顿时欣喜若狂,知道自己过了这关。

    裴元歌瞪了他一眼:“你倒是越来越会灌迷汤了重生之嫡女无双!”

    “我再会灌迷汤,也得元歌你肯喝才行啊!”宇泓墨索性将头靠在了元歌的肩膀上,道:“其实我刚才耍无赖,装可怜,元歌你都是知道的。只是因为你对我好,心疼我,所以才会原谅我这次。我心里都知道,这天底下,再也没有谁能像元歌你这样对我好了!元歌,我也会对你好的!”

    和刚才故意胡闹的语气不同,这次他的声音诚挚而温柔,如同羽毛般骚动着人心。

    而在这种温柔之下,裴元歌的心也随之微微一颤。其余泓墨这样做固然有吃醋,有算计柳瑾一的成分在内,但最主要的,还是担心傅君盛的心思会给她带来麻烦,所以要将可能扼杀在萌芽之中……他为她考虑到所有的可能,竭尽全力为她编织着一层保护网,让她能够处在更安全的境地。明明是他对她好,可是在他嘴里,却却变成了她对他好……

    裴元歌认命地叹了口气,这样的妖孽,谁能禁受得住?每次都被他吃定,她也不算冤枉了!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嘴角却忍不住弯起了一抹甜蜜的弧度。

    “其实你也没有做错,傅将军毕竟是绾烟的驸马,毕竟是亲戚,也不可能避着不见面,他若真抱着这样的心思,对谁都没有好处,能够借此警告他,让他收敛自然最好。”既然心思都软了,裴元歌也就没有再置气。忽然间,她又想起一件事,忙从衣袖中取出一封信,递给宇泓墨,道,“对了,我差点忘了,这封信是寒麟请傅将军转交给你的,结果柳夫人来闹腾,一时之间,我倒是有些忘记了。”

    寒麟的信?

    必然会和他派寒麟去查的事情有关!

    宇泓墨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接过信,认真地看了起来,而随着心内容的浏览,宇泓墨的神色也越来越深沉,似乎在竭力地思索着什么。

    裴元歌忍不住问道:“你派寒麟去做什么?为什么他会被追杀?”

    对于元歌,宇泓墨从来不隐瞒,何况这件事让元歌知道可能会更好:“我让寒麟去靖州,打听一些事情。”

    “靖州?那不是李树杰起家发迹的地方吗?也是宇泓烨原本生活的地方。”裴元歌立刻敏锐地捕捉到了重点,“是去查和宇泓烨有关的事情吗?”

    看完信,宇泓墨将信笺收了起来:“准确地说,是李树杰!”

    “为什么?”裴元歌追问道,李明昊成为宇泓烨,那么抚养他长大的李树杰必然会站在宇泓烨这边,这点泓墨应该早就预料得到,而且能够将李树杰引诱到京城,对于李树杰的底细,泓墨应该早在这三年里查清楚了。突然让寒麟到靖州去查,肯定另有原因。

    而寒麟被人追杀到受重伤,更说明其中的内情不简单。

    裴元歌隐约猜想到了什么。

    “起因是柳老夫人的寿宴。”宇泓墨坦然道,“当时李树杰让李明芯送了一副闵朝安的寿春图,刚开始在寿宴上大出风头。元歌,你应该还记得这件事吧?”

    裴元歌点了点头。

    “就是这幅寿春图,总让我觉得有点奇怪。”宇泓墨沉思着道,“虽然说那副寿春图是假的,但是能够模仿到连柳老夫人都信以为真的地步,想必李树杰也不知道这幅寿春图是假的,而一直以为自己的寿春图是真的。而在此之前,娘亲还在的时候,因为娘亲的缘故,当我得知柳老夫人喜欢闵朝安的字画,多年来一直都在寻找真迹时,我就留了心,想要找到真迹,说不定将来能够派上用场。”

    听他提到王美人,想起冷翠宫那场血腥惨烈的屠杀,裴元歌心中一颤,握住了宇泓墨的手。

    宇泓墨向她微微一笑,表示他没事,随即继续道:“当时为了找闵朝安的字画,我花费了很大的心血,在全国各地找。我记得,六年前,我曾经得到消息,说靖州出现了闵朝安寿春图的真迹,当时正要赶过去时,却突然被父皇任命,到秦阳关去和荆国作战,只能暂时按捺。

    结果,这一仗打完后,我却无意中从荆国俘虏嘴里得知,原来闵朝安云京注的原件保留了下来,只是流落到了荆国,所以大夏一直无人知晓,所以就想办法将云京注的原件拿到手。因为有了云京注的原件,所以寿春图的真迹对我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后来我就没有继续追查寿春图的真迹了。直到柳老夫人的寿宴,李树杰拿出寿春图,我忽然想起这件事,就忍不住想,李树杰的这幅假的寿春图,会不会就是当初我得到消息的那张?”

    裴元歌点点头,明白他的怀疑。

    当时泓墨得到的消息,说寿春图在靖州,而李树杰又是靖州发迹的,泓墨会有这样的怀疑也很正常。

    “可是,那又如何呢?”裴元歌仍然有些不解,忽然间眼眸一动,猛地抬头看向宇泓墨,“你是不是怀疑,当时这副寿春图就在李树杰的手上?如果这样说的话,那就的确有些奇怪。”

    “嗯,我就是这样猜想的,李树杰说他是武将,不喜欢舞文弄墨,虽然是自谦,不过我觉得他并没有说谎,因为根据我前几年的打听,李树杰的确是不喜欢字画的,对闵朝安更加没有什么喜好,如果说这福寿春图是李树杰在这三年里得到的,倒也罢了,但如果说六年前,这幅画就在李树杰的手里的话,那事情就有些奇怪了。虽然说很细微,但我心里始终觉得有疙瘩,所以就派寒麟悄悄到靖州,打听这副寿春图。”

    裴元歌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吸引了,忙问道:“结果呢?”

    “寒麟在这封信里告诉我,正如我所猜想的,李树杰的那副寿春图,就是六年前我得到消息的那副,而当时,这幅图就在李树杰的手里。”宇泓墨眼眸微垂,沉声道,“元歌,当初我之所以能够得到那副寿春图的消息,是因为听人闲话,说靖州有官员侍强横夺他人的祖传字画,害得对方家破人亡,那那副祖传字画就是这副寿春图,也就是说,当初侍强横夺,害得别人家破人亡的官员,正是李树杰重生之嫡女无双!而寒麟在靖州追查时,也证实了这点。”

    裴元歌眼眸中闪过了一抹精芒:“听说靖州刺史和李树杰关系很好,想必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件事被靖州刺史压了下来。可是,李树杰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是说他是武将,对字画不感兴趣吗?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为了这幅字画,弄得别人家破人亡呢?”

    虽然是官员,虽然有靖州刺史撑腰,但是官员对于逼迫得别人家破人亡的事情还是比较忌讳的。

    尤其,目的只是为了一张画。

    如果说李树杰痴迷闵朝安的字画,那为了得到真迹做出这样的事情,还算情有可原。但是明明李树杰对字画不感兴趣,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风险,逼得对方家破人亡也要将画拿到手呢?

    “问题就在这里!”宇泓墨点头,知道元歌和他想到了一起,“从我打听来的消息,李树杰是个很有心机城府的人,你看宇泓烨就该知道,虽然宇泓烨嚣张自负,但是心机手段不输任何人。所以,李树杰不可能只是因为寿春图的真迹价值连城而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另有深谋。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柳老夫人!因为柳老夫人喜欢闵朝安的字画,人尽皆知,我怀疑李树杰是为了讨好柳老夫人而这样做的!”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又有蹊跷了。”裴元歌接话道,“李树杰一直都在靖州,和京城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他又为什么要为柳老夫人这样做?如果说是为了攀附京城权势,好为将来谋划的话,六年前,叶氏的声势正是最鼎盛的时候,就算李树杰要攀附京城势力,也应该寻找叶氏,而不是柳氏才对!所以说,李树杰夺取寿春图的动机实在很可疑!”

    “不错,就是这样!”宇泓墨点头,“所以我觉得,李树杰说不定从六年前就有什么谋划,会牵扯到柳氏,所以提前强夺寿春图,为接近柳氏做准备,再联想到他所抚养的孩子李明昊,在三年前成为七皇子宇泓烨,你觉不觉得,这里面有很多文章?原本我也只是觉得不对劲,下意识地想要去查,但现在寒麟因为追查这副寿春图被人追杀,反而更证明我的直觉没有错!”

    如果这副寿春图没有文章的话,为什么寒麟追查这幅画,就会被人追杀呢?

    只能说明,幕后之人做贼心虚!

    “虽然说李树杰离开靖州,来到京城,但是他在靖州经营多年,肯定还有自己的关系网,再加上靖州刺史一直守在靖州,得到寒麟在追查寿春图的消息不足为奇,只怕是用飞鸽传书来交换消息的!”裴元歌也思索着道,“他越是忌讳这件事,就越证明这中间另有蹊跷。泓墨,你觉得会是什么?”

    宇泓墨这次却没有轻易说出口,反而凝视着裴元歌:“你觉得呢?”

    两人对视片刻,裴元歌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宇泓烨的身世!”

    “你也这样认为?”宇泓墨盯着裴元歌道。

    “寿春图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讨好柳老夫人,和柳氏攀上关系,而李树杰和柳氏最密切的关系,就是他抚养长大的李明昊,在三年前成为了柳贵妃所出的七殿下宇泓烨,很难不让人怀疑。”既然泓墨和她想到了一起,裴元歌反而沉静了下来,分析道,“三年前李明昊来京,在乞愿节巧遇了父皇,打斗中露出了身上的胎记,因而证明了身份。但这只是个意外,没有人能够预料到父皇会在那天出宫。如果说没有这个意外,想要让人发现李明昊是七殿下宇泓烨,李树杰该怎么做呢?”

    宇泓墨缓缓道:“想办法来京,用寿春图讨好柳老夫人,顺理成章地接近柳氏。有了和柳氏接触的机会,让人察觉到李明昊身上的胎记就容易得多了。”

    “如果说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李树杰早在六年前就知道宇泓烨的身世,因而在为揭露李明昊的身世做准备?”裴元歌秀眉紧蹙,“不对,不是六年前。宇泓烨刚出生没多久就失踪了,当时京城广贴皇榜,却一直没有消息,六年前,这件事早就被人遗忘,没道理无缘无故的,李树杰突然知道李明昊就是宇泓烨啊?就算是刚刚听说了七皇子失踪的事情,他又凭什么能够肯定,李明昊就是宇泓烨?毕竟,宁王之乱死伤无数,有很多婴孩失去了父——等等!”

    裴元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眼眸中充满了震惊之色。

    “泓墨,你说会不会——”她失声道,却又猛地顿住,没有将心中的猜疑说出口,毕竟,这个猜想太过令人震惊,也太过荒谬了……可是,却又是如此的合情合理……

    “我也怀疑这点!”宇泓墨却缓缓地将她的猜想说出口,“李明昊究竟是不是李树杰的亲生孩子尚且无法确定,但就算他真是李树杰在宁王之乱时捡到的孩子,也未必就是七皇兄宇泓烨!”

    裴元歌猛地捂住了嘴,忽然又质疑道:“可是,李树杰有奶娘当时留下的玉佩为证。如果李明昊不是七皇子,为什么会有这块玉佩?”

    “这点我也想不通,原本我没有怀疑过李明昊的身份,因为这件事是父皇派人去查的,而柳贵妃也承认了李明昊,以这两个人的精明,不可能会弄错!”宇泓墨说着,觉得思绪有些紊乱,“但如果说李明昊真的就是宇泓烨,李树杰大可以带着他来和柳贵妃相认,又为什么要弄寿春图,要这么麻烦地设计呢?只能说是因为他心虚,所以不敢直接揭露李明昊的身份。”

    裴元歌明白他的意思。

    柳贵妃失去了宇泓烨,伤痛欲绝,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宇泓烨的下落,如果李树杰带着李明昊来相认,说李明昊就是宇泓烨,柳贵妃固然欣喜若狂,但也难免会怀疑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必定会派人去仔细查证李明昊的身世,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宇泓烨,这时候单凭奶娘的玉佩,未必就能证明。

    但如果说是柳贵妃无意中发现了李明昊的胎记,联想到自己失踪的孩儿,然后再查证李明昊的出生时间,和宇泓烨相仿,会加深柳贵妃的怀疑,只要柳贵妃心里存了李明昊就是宇泓烨的想法,在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下,只要发现奶娘的玉佩,印证了猜测,自然会对李明昊的身世深信不疑重生之嫡女无双。

    这就是人的心理惯性。

    所以,李树杰费尽苦心弄出寿春图,多半就是为了营造出这样的一种形势。

    只不过他也没能够算到所有的事情,没想到皇帝会在乞愿节当晚出宫,巧遇李明昊,察觉到他身上的胎记。但道理是一样的,因为皇帝心里存了这样的心思,当发现李明昊的一切都印证着宇泓烨的身世时,也会因为这枚玉佩而相信李明昊就是宇泓烨!

    “会不会是因为李树杰没有别的证据,只有这枚玉佩,不能够彻底证明李明昊的身份,害怕有差错,所以才要折腾出这么多的事情呢?”裴元歌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你说得也不无道理,不过,因为这副寿春图,我总觉得,李明昊的身世迷雾重重,还不能够就这样论定。不管怎么样,既然有这种可能性,就要查证下去,如果李明昊根本就不是宇泓烨的话,那现在我们所有的麻烦就都不存在了……”宇泓墨缓缓地道,眼眸中精光四射。

    如果李明昊真的不是宇泓烨,那事情才真正有趣起来!

    “如果李明昊真的不是宇泓烨,那李树杰就是个绝不能小觑的人物!”裴元歌点点头,如果李明昊不是宇泓烨的话,单凭冒认皇子的罪名,就能够让他和李树杰彻底覆灭。而没有了宇泓烨的柳贵妃和柳氏,就想拔了牙的老虎,再也生不出太大的风波来!这样倒是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麻烦!

    而对柳贵妃来说,这也是一种惩罚。

    还有什么,比得而复失更令她哀痛欲绝的?如果她发现,她为了一个假冒的儿子,而伤害了泓墨,到头来一无所有,她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李树杰……”宇泓墨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神情渐渐沉凝起来。

    李府,书房。

    反复看着手中的字条,简短的语句却透漏出令他不安的深意。这是他在半个多月前收到的消息,是从靖州传过来的消息,说突然有人在查六年前的寿春图事件。这让李树杰感觉到了深深的不安。

    靖州刺史也知道这件事,但他认为那人只是想要找出他为了寿春图,逼迫对方家破人亡的罪证,借此来打击李树杰,并且再三保证会解决掉来人,让他不必担心。如果说来人查证寿春图的原因,真的如靖州刺史所说的,李树杰反而会很放心,毕竟时隔六年,人证物证早就不在了,查也无从查起。

    但是,如果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于他谋夺寿春图的原因的话,那就令他悚然了。

    李树杰想着,取饼火石,将这张他反复看了无数遍的纸条烧掉。望着那缕缕升起的黑烟,他慢慢地陷入沉思之中,究竟是谁在查寿春图的事情?目的又究竟是什么呢?

    ——我是柳瑾一焦头烂额的分界线——

    按照他们盘算好的设计,柳夫人去了寿昌伯府,柳瑾一便一直在府内等消息。然而,直到日色西斜,他却还没有等到柳夫人归来,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忙派人出去打听,而打听的后果更是让他目瞪口呆,当时的私宅里,居然还有九殿下和绾烟公主?结果柳夫人正好撞在枪尖上,九殿下一怒之下,命人重责柳夫人,还将她关进了京禁卫大牢?

    怎么会这样?

    柳瑾一立刻慌了,虽然九殿下说让他去找九殿下要人,但用脚趾头想也该知道,就算他去了,九殿下也不可能放人!九殿下这是存心要将事情闹大!没办法,他只能匆匆入宫,求见柳贵妃,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细说了一遍,请柳贵妃帮忙想想办法。

    柳贵妃当时正在用晚膳,闻言顿时将满桌子的菜都掀到了地上。

    “柳瑾一,我的哥哥,我的嫂子,你们脑袋进水了!”柳贵妃怒喝道,“你也不想想,裴元歌是什么人?以她的聪明,以她的心机手段,她难道不知道和傅君盛有牵连的后果?明明知道,她还敢这样做,就说明她又充足的把握不会被人诟病,你们怎么还傻傻地送上门去?本宫上次芍药花宴的教训还不够吗?以为她那个丫鬟能够用来做文章,结果呢?现在你们居然连这么浅显的圈套都会上当!我要被你们气死了!”

    这段时间,她和烨儿的处境已经够艰难了,柳府居然还在这时候给她捅娄子?

    想抓裴元歌的把柄,也不想想,裴元歌的把柄是那么好抓的吗?

    “贵妃娘娘,都是下官鬼迷心窍!”柳瑾一不住地认错,随即又道,“可是事到如今,这件事总要收场才是,否则,我的夫人被九殿下关押在京禁卫大牢,传出去柳府的颜面往哪里搁啊?还请贵妃娘娘想个办法,将我的夫人救出来才是啊!”

    “她这下算栽倒了宇泓墨的手里,本宫能有什么办法?”柳贵妃烦躁地道。

    宇泓墨和宇绾烟都在,铁板钉钉地证明了柳夫人是在胡说八道,栽赃陷害,而且污蔑的都是皇亲国戚,这样大的罪名,就算她是柳贵妃,也不可能顺顺当当地摆平这件事啊!何况她如今才刚夺回权柄,声势权势都大不如从前……可是,这件事也不能不理会,否则伤的还是柳府的颜面!

    “来人,去请九殿下过来!”

    ------题外话------

    今天是本月最后一天,在此谢谢亲们这个月对蝴蝶的支持~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