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82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82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看到柳夫人出现在这里,裴元歌也微微一怔,但随即听到她说的话,清丽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目光变得冰冷起来,浑身都带着沉沉的阴霾,眼眸微挑,精芒慑人,淡淡地扫了柳夫人一眼,正巧紫苑适时搬了张椅子出来,放在她身后重生之嫡女无双。裴元歌坐下,姿态优雅而高贵,沉静地望着柳夫人。

    “柳夫人,看到本宫居然不行礼,反而在这里大吵大闹,这就是柳府的规矩吗?”

    这般自恃高贵的话语,顿时让柳夫人心中恼怒不已,到了这时候,事情都摆在眼前了,这个裴元歌还能这样沉得住气,倒也真不能小觑,既然如此,她也不能太心急了。于是,柳夫人笑着上前行礼道:“妾身看到九皇子妃出现在这里,一时太过惊讶,竟然忘了给九皇子妃行礼,还请九皇子妃恕罪!”

    这会儿且让你得意,待会儿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柳夫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裴元歌挥挥手,示意她起身,这才问道。

    这话问的好!柳夫人笑盈盈地道:“说起来也真巧,是相国寺的大师说妾身最近流年不利,犯小人,想要避讳,就得找座风水好的宅子做私宅,压压风水。正巧寿昌伯夫人说到她这栋宅子风水最合我,妾身就随寿昌伯夫人前来看看。妾身倒是不明白,这里明明是傅世子的私宅,怎么九皇子妃您会出现在这里?”

    她故意咬重了“傅世子”的字眼,显得意味深长。

    裴元歌看着柳夫人,眼眸中似乎闪过一丝慌乱,道:“柳夫人不要乱说话,绾烟妹妹是寿昌伯世子妃,说起来本宫与寿昌伯府也算有渊源,不过是过来探亲而已,没想到这么巧,居然碰到柳夫人来看风水。只是巧合而已,跟傅世子又有什么关系?”

    想要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揭过去?

    看到她眼眸中的慌乱,柳夫人心中越发笃定,眼眸陡然锐利起来:“探亲?这倒真是蹊跷,九皇子妃探亲怎么不到寿昌伯府去谈,反而到这幽僻寂静的私宅里探亲?听寿昌伯夫人说,这私宅已经很久都没开了,只有寿昌伯世子有钥匙,九皇子妃现在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寡女前来探寿昌伯世子这孤男吧?”

    说到后来,言辞已经极为尖锐刻薄了。

    反正现在已经逮到裴元歌出现在傅君盛的私宅,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裴元歌霍然站起,气息急促不定:“柳夫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九皇子妃这么聪明,难道听不出来吗?”见门外已经渐渐聚起了看热闹的人群,柳夫人索性也不再遮掩,直白地道,“九殿下对九皇子妃何等宠爱,成亲这么久,连通房都没有,一心一意地宠爱着九皇子妃,京城人尽皆知。可是,九皇子妃你却和傅世子在这里私会,你对得起九殿下吗?虽然论品级我不如你,但好歹也是看着九殿下长大的,却不能容你这样侮辱九殿下,我们到贵妃娘娘跟前说个分明!”

    她的神情颇为义愤,倒真想是为宇泓墨打抱不平的模样。

    这话声音很大,清清楚楚地传到了外面,听到是皇子妃和人有私,众人顿时沸腾起来。九殿下和九皇子妃的恩爱传扬甚广,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裴元歌,没想到九皇子妃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这也太过分了吧?

    对门外纷杂的议论声置若罔闻,裴元歌依旧冷冷地盯着柳夫人:“柳夫人的意思,是说本宫和傅世子有私情吗?简直是胡说八道重生之嫡女无双!本宫和傅世子清清白白,岂容你这般污蔑?”

    “哼,事到如今,裴元歌你就别想遮掩了!”柳夫人冷笑着道,“听说九皇子妃和寿昌伯世子曾经订过亲事,郎情妾意,可惜被太后娘娘的一句话搅散了。虽然后来寿昌伯世子娶了绾烟公主,可是谁不知道,寿昌伯世子的心根本就不在绾烟公主身上,成亲才三天就奔赴边疆,只怕还心心念念记挂着九皇子妃你呢?这会儿寿昌伯世子刚回京,来家都不回,父母都未探视,先和九皇子妃来到这私宅。铁证如山,九皇子妃你还想怎么狡辩?”

    “住口!”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愤怒的嘶嚎声从里面传来,紧接着一身银白铠甲的傅君盛冲了出来,早已经气得面色发白,青筋暴起,眼睛里面如同燃烧着火焰般,死死地盯着柳夫人,喝道:“你这个……你这个刁妇在满嘴胡扯些什么?我和九皇子妃清清白白,怎么容得你这样胡说八道?”

    见傅君盛冲了出来,柳夫人反而更合心意。

    “哟,傅世子当真对九皇子妃爱护不已,听到我说九皇子妃就心疼了,冲出来给九皇子妃撑腰吗?”柳夫人冷眼盯着两人,嘴角却微微翘起,“傅世子,你新婚才三天就离开京城,三年来绾烟公主为你吃了多少苦?你现在居然还这样维护这个女人,你对得起绾烟公主吗?你们一个是九殿下的皇子妃,一个是绾烟公主的驸马,现在做出这种有违人伦的事情,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

    “啪——”

    柳夫人话未说完,便被清脆的一耳光打断了。

    裴元歌怒目瞪着柳夫人,冷声道:“别在这里装得义正词严,柳夫人你进门来,连问都不问情形,就一口咬定本宫和傅世子有私,依本宫来看,你来看风水是假,故意来找本宫的麻烦才是真的吧?居然敢这样污蔑本宫和傅世子的清誉,你好大的胆子!既然你这样管不住你的嘴,本宫就来替你管一管,紫苑,给本宫掌她的嘴!”

    “是!”紫苑早就按捺不住,上前就要掌嘴。

    柳夫人哪里肯让紫苑近身,当即闪避开来,边闪避便喊着道:“九皇子妃你这是想要杀人灭口不成?你和傅君盛出现在这幽僻的私宅,刚才又明目张胆地互相维护,这里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休想堵住悠悠之口!”越喊越是大声,故意要引来众人围观。

    看着柳夫人那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傅君盛恼恨异常,上前就想要拦阻她继续污蔑裴元歌。

    裴元歌却摇摇头,对着他微微挥了挥手,示意他别动。

    这个柳夫人也算是有城府有心机的了,知道要掩饰自己到来的目的,可惜,看到她出现在傅君盛的私宅里,柳夫人太过放心,也太过有恃无恐,居然就这样闹腾起来。也不想想,她能够这样安稳地站在这里,自然是有所倚仗的,柳夫人如果够聪明的话,就该乖乖接受她掌嘴的刑罚,既然柳夫人还要闹,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精彩了。

    这时候柳夫人还在那里大喊大闹:“……你们这样对得起九殿下,对得起绾烟公主吗你们?”

    就在这时,一道冷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柳夫人,我不明白,驸马怎么就对不起我了?”紧接着,一道浅金色的身影从里面缓缓走出,秀丽尊贵,美丽的面庞冷若寒霜,却是宇绾烟。她直直地盯着柳夫人,道,“我和九皇兄本是兄妹,走动再寻常不过,怎么我和驸马请九皇嫂到私宅来做个客,就能让柳夫人产生这么多的流言蜚语?今儿当着我的面,就敢说我和驸马面和心离,敢污蔑九皇嫂,在背地里不知道还要怎么编排我呢?”

    看到宇绾烟出现,柳夫人顿时大吃一惊,如同被卡住脖子的鸭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裴元歌和傅君盛独自在私宅里吗?怎么宇绾烟也在这里?但无论如何,这次的事情不能够有错失,就算宇绾烟在这里,也要将罪名栽赃彻底,不能让裴元歌再有翻身的机会。

    柳夫人心念电转,随即装出一副同情的模样,对宇绾烟道:“绾烟公主,妾身知道你心里苦,毕竟傅世子是你的丈夫。可是,绾烟公主,俗话说得好,讳疾忌医,到最后只是害了自己而已!这傅君盛这般薄情寡义,居然跟你九皇嫂有私情,这实在天理不容。你放心,无论如何,妾身都会站在你这边,为你作证,绝对不会放过这对奸夫yin妇!”

    经她这样一说,到好似宇绾烟是为了面子,在为傅君盛和裴元歌遮掩似的,更坐实了两人之间有私情。

    听到柳夫人这样说话,旁边顿时响起了好几声倒抽冷气的声音,似乎极为受惊吓。

    就连宇绾烟都忍不住心惊胆战地看了看旁边,几乎能够感觉到周遭的气温陡然降了许多,冰寒入骨。没想到柳夫人居然敢说出这四个字,九皇兄素来将九皇嫂看得如珍宝一般,怎么可能容忍她这般被人污蔑?这下柳夫人真的彻底完蛋了!

    见众人忽然都不说话,柳夫人还以为自己言语得当,将众人打动,正要继续说下去,忽然察觉到一道令人心悸的视线,猛然转头望去,顿时猛地吃了一惊,浑身僵硬,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只见峥嵘峻峭的假山旁边,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年轻男子,身着紫金团龙袍服,头戴金冠,腰间束着玉带,但无论再金贵辉煌的服饰,都无法遮掩他绝美如妖孽般的容颜,都在那双潋滟的眼眸前黯然失色。他的嘴角微微勾起,表情似乎在笑,但那冷冽如冰霜的眼眸,以及四周莫名笼罩的阴霾,却都在说明眼前的人有多么暴怒,多么可怕……

    “九……九殿下……”柳夫人磕磕绊绊地道,“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裴元歌和傅君盛孤男寡女在傅府的私宅吗?为什么现在非但宇绾烟出现在这里,就连九殿下都在?如果说刚才宇绾烟出现她还能够胡搅蛮缠的话,现在九殿下也在,两对夫妻,任谁都不会相信裴元歌这是在和傅君盛私会了重生之嫡女无双。而她刚才说的话却已经无法收回了……

    想到这里,柳夫人绝望地腿都软了。

    宇泓墨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语,而是慢慢地朝着柳夫人走近。

    柳夫人顿时觉得迎面有千斤重的东西压过来,九殿下每走近一步,那分量便重了一分,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明知道此刻的九殿下危险无比,柳夫人下意识地想要闪开,可是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迫着,半点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九殿下走到自己跟前。

    “你好胆量,敢这样侮辱本殿下的皇子妃?”

    宇泓墨冷冷地看着她,然后扬起了手。

    “啪——”

    狠狠的一耳光甩在了柳夫人的脸上,在寂静得针落可闻的院落里,那声音格外清脆。

    宇泓墨的力道可比裴元歌要大得多,这一耳光,只将柳夫人狠狠地甩了出去,撞在旁边的墙壁上,额头顿时流出涔涔的鲜血,在她保养得十分白皙的脸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柳夫人被这一耳光打得头晕目眩,只觉面颊和额头都疼痛不堪,却不敢再放肆,哀求道:“九殿下,这是误会,只是误会而已——”

    “误会?”不等她说完,宇泓墨便截断了她的话,冷笑道,“误会?本殿下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从进来开始,你嘴里就不干不净地胡乱说话。难道说是本殿下耳朵聋了,故意在污蔑你不成?”

    “这……”柳夫人心慌意乱,想要解释却又找不出话语来。

    “驸马新婚没多久就离开京城,那是驸马有进取心,一心想要为国杀敌,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驸马和绾烟妹妹面和心离?今天绾烟妹妹和驸马重逢,心中欢喜,正巧遇到本殿下陪皇子妃出来游玩,一时兴起,邀请我们到这私宅来玩,怎么到你嘴里就变得那么龌龊?好说歹说,本殿下和绾烟妹妹都是皇室中人,你们就敢这样胡乱编排,当着所有人的面污蔑本殿下的皇子妃?当着我们的面尚且如此,背地里还不知道要怎么编排我们?”宇泓墨冷冷地逼视着柳夫人,神情阴寒犹如鬼魅。

    而这番话更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

    原来是九殿下和九皇子妃出来游玩,正巧遇到绾烟公主和傅世子,后者邀请才会到这栋私宅里来。再怎么说,九殿下和绾烟公主也是兄妹,兄妹之间互相邀玩,再正常不过,怎么这个柳夫人的心思就这么龌龊?还是故意要污蔑九皇子妃?众人心中难免浮现起这样的疑惑。

    毕竟,绾烟公主和九殿下都在,这样子,谁会往私情上想?

    而更有心思灵敏的人,联想到之前七殿下接连出事,最后更卷入科举舞弊之事被禁足,心中便有些明白了。以前九殿下和七殿下不分轩轾,被称为“京城双杰”,如今七殿下出事了,而柳夫人又是柳贵妃的嫂子,想必是觉得九殿下如今风光无限,所以故意要污蔑九皇子妃的清誉,好让九殿下蒙羞,免得九殿下专美于前,将被禁足的七殿下越发衬得黯淡无光。

    居然拿女子的清誉做文章,还口口声声说为九殿下和绾烟公主着想,真是不要脸!

    众人想着,便忍不住咒骂起来。

    “九殿下,柳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般污蔑我的清誉,也污蔑九殿下您的清誉,妾身这下实在无颜见人……”就在这时候,裴元歌忽然嘤嘤地哭了起来,转身伏到了宇泓墨的怀中,委屈地道,“这件事若不还妾身公道,妾身绝不罢休!”

    “你放心,这件事本殿下定然会追究到底!”宇泓墨轻轻拍着她的背,随即冷声喝道,“来人,将柳夫人拖下去,重责二十大板,然后关入京禁卫的大牢,谁都不许放她出来!如果柳瑾一来找,就让他来找本殿下要人,这件事,柳瑾一必须要给本殿下一个合理的交代!”

    宇泓墨身边的暗卫立刻领命,上前将柳夫人拖起,拉到外面开始行杖刑。

    木板打在人身上的声音,连同柳夫人哭嚎喊痛的声音很快就在院落中响起。以柳夫人的养优处尊,二十大板打完,下半身已经全部是血,她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被暗卫们拖着,直接拖到了京禁卫大牢,关押起来。

    阴冷潮湿的大牢里,柳夫人只觉得下半身的伤口越发疼了。

    那些暗卫行刑的力道很重,每一板几乎都有千钧重,二十大板几乎连她的骨头都打碎了。柳夫人何尝尝试过这样的疼痛?早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这会儿已经连嗓子都喊哑了,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但是想到宇泓墨最后的话语,却比身上的疼更让她觉得恐惧……将她关押到京禁卫大牢,让老爷去找他要人,九殿下这话,分明是要将事情闹大。

    而有九殿下和宇绾烟的双双出现,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她理亏,这下事情恐怕难以收拾了!

    这下要怎么办才好呢?

    柳夫人想着,越发觉得焦躁绝望起来……

    而在傅府的私宅里,绾烟公主和九殿下的先后出现,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众人便慢慢地散了,而寿昌伯夫人也在傅君盛的再三安抚下离开。等到傅君盛送母亲回来后,偌大的厅内,便只剩宇泓墨一个人在那里坐着,看到他回来,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傅君盛知道他是在等他回来,默默地坐下重生之嫡女无双。

    “傅世子,你也看到了,现在有多少人在等着抓元歌和我的小辫子,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让元歌到你的私宅来,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今天是我知道事情后,察觉到不妥,以防万一,让人去叫了绾烟妹妹过来,也幸好来得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宇泓墨冷冷地道,“如果我们晚到一会儿,如果柳夫人早到一会儿,傅世子,傅将军,请问这件事你要怎么收场?你能确保元歌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吗?”

    “我……”傅君盛欲言又止。

    “不要跟我说,你没有私心,如果你没有私心,那么你就应该来找我,而不是找元歌。你是绾烟的丈夫,我和绾烟是兄妹,日后我们要见面的机会多得很,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流言传出,所以请你好好地和绾烟过日子,不要再来给元歌找麻烦了!”宇泓墨毫不客气地道,“你已经娶了绾烟,这三年来,绾烟是怎么支撑傅府的,你早晚会知道。如果你还算个男人的话,就好好地对绾烟,不要再起别的心思了!”

    被他这般直白尖锐的话刺得心中剧痛,但傅君盛却半点都反驳不了。

    刚才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他只是想要和元歌单独相处,即便没有任何龌龊的念头,却还是给元歌妹妹带来了麻烦,如果不是九殿下和宇绾烟赶来的及时,如果被柳夫人撞到他和元歌妹妹独自在这栋私宅,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九殿下说得对,他和元歌妹妹如今的身份,如果他还抱有不该有的幻想,只会给元歌妹妹带来祸端……

    “对不起,以后我会记住的!”傅君盛低声道,沉痛中带着决断。

    “最好如此!”宇泓墨淡淡地道,“紫苑说,寒麟如今的伤势不适合移动,所以暂时还要借傅世子的这栋宅子养伤,不知道傅世子方不方便?”

    傅君盛刚刚才闯了祸,此时极力想要弥补,忙点头道:“没有问题。”

    “那就多谢了,紫苑懂医术,让她留下来照顾寒麟,我和元歌还有事,不能在这里久待,这就告辞了!”看着傅君盛的那副模样,宇泓墨起身,转身的瞬间,嘴角却悄然弯起了一抹笑意,哼,有了这次的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打元歌的主意?

    在回春阳宫的路上,宇泓墨靠在迎枕上,面色铁青,别过脸不去看裴元歌。

    紫苑留在私宅照顾寒麟的病情,马车里的人便换了楚葵,看着九殿下恚怒的神色,她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轻轻地拽了拽裴元歌的衣袖,指了指脸色难看的九殿下,悄悄做了个手势,示意裴元歌去跟九殿下赔不是,毕竟小姐这次私下见傅世子有所不妥,还差点惹出事端,也难怪九殿下会生气。

    裴元歌瞥了宇泓墨一眼,没有说话。

    “那个,皇子妃和九殿下一定有话要说,奴婢先去外面了!”眼见着气氛不对,楚葵觉得自己不合适呆在这里,便找了个接触离开,将马车留给了宇泓墨和裴元歌两个人。

    见元歌仍然不开口说话,宇泓墨顿时有些沉不住气了。

    “裴元歌!”宇泓墨一字一顿地道,有些嘟起了嘴,咬牙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解释吗?”这种情况下,元歌不应该要抢着跟他解释今天的事情,表明她和傅君盛没有什么,并且因此对他心中抱有愧疚之心,接下来几天应该加以温存,好抹平他心中的疙瘩吗?

    为什么她居然连半个字都不提?太过分了!

    今晚回去要好好地教训她!宇泓墨在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已经为自己晚上的行为找好了借口。

    “宇泓墨,得了便宜还卖乖这种事情,你在傅君盛面前玩了一次已经够了,居然还在我面前玩这手?贼喊捉贼是不是?你居然还敢问我!你居然还敢问我!”他不开口还好,一说这件事,裴元歌便忍不住怒从心上,抓起车内的迎枕,朝着宇泓墨飞了过去。

    该死的混蛋,居然敢这样捉弄她,还想让她先道歉?门都没有!

    “元歌……你这话什么意思?”宇泓墨有些心虚地目光四下乱飘。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裴元歌淡淡地道,“只不过,就算傅君盛再不知道轻重,也该知道我和他独自到私宅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何况寒麟的事情隐秘,他行事自然要谨慎,不可能不去观察后面是不是有人跟踪吧?何况赵景是我爹从前的部下,专管斥候,探查消息的,耳目最为灵敏,寒髓是你的暗卫,有这样的三个人在,如果还能被柳府这样的文官手底下的人一路跟踪到私宅而丝毫没有察觉,那我觉得,他们可以统统去撞死了……”

    宇泓墨低声咳嗽几声,没有说话。

    “我请你过来,是因为寒麟是你派出去的,这样机密的事情,你无缘无故地请了绾烟过来,或许傅君盛会以为你在吃醋才这样做,我可不会这样觉得;再者,寿昌伯夫人拍门的时候,你丝毫惊讶之色都没有,而且,这明明是傅君盛的私宅,你却让紫苑去开门,你觉得很合情合理吗?柳夫人闹事的时候,你明明可以一开始就站出来的,结果你却故意不出来……如果这种种迹象,我还看不出来这件事是你在设计的话,我也可以去撞死了!”

    宇泓墨叹了口气,苦着脸想,元歌为什么要这么聪明呢?

    难道就不能被他唬一次吗?

    “说吧!”裴元歌冷冷地道,“是你传消息给柳府那边的,我没说错吧?”

    “还是元歌你聪明伶俐!你看,傅君盛和宇绾烟那两个笨蛋,什么都没发现,可是元歌你一下子就全明白了,不愧是我宇泓墨的妻子!”既然已经被元歌看穿了,宇泓墨立刻换了张脸,殷勤地将迎枕放在了元歌的身后,殷勤小意,脸上堆着满满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了,“我这样做也是用心良苦啊……”说着,这才将事情的经过缓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