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80章 归来,傅君盛!

重生之嫡女无双 280章 归来,傅君盛!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安成渊一身青衣,简洁利落,丝毫也没有新科榜眼的意气风发,反而仍然孤傲峥嵘得如同山巅的云松,看向宇泓墨的眼神炯炯,神情却颇为恭敬:“学生这次前来,是为之前冒犯九皇子妃和九殿下的事情前来请罪,如今科举舞弊之事已经完结,家兄也安然无恙,学生遵守承诺,前来任由九皇子妃和九殿下发落重生之嫡女无双。”

    单听他讲九皇子妃放在九殿下前面,宇泓墨就知道这安成渊是个聪明。

    或许在文采和文字游戏上,他比其兄安成隽有些不及,但若论人情世故,行事机敏,安成隽比安成渊就有所不如。

    不过,新科榜眼如今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不去与同年相聚,拉拢关系,也不去拜访恩师,走访官员,反而来到他这次,任由他发落。这个安成渊,倒是有些意思……宇泓墨想着,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道:“罢了,你有冒犯九皇子妃的地方,但也挨了本殿下一记铁菩提,也够你受的,就当扯平了吧!倒是要先恭喜安公子金榜题名,与令兄共夺状元榜眼之位,可谓佳话。”

    安成渊眼眸微亮,随即道:“还要多谢九殿下!”

    他指的是,九殿下教他撕皇榜,将事情直接捅到了皇帝那里,最重要的是,及时得到兄长的消息。不过,他和九殿下的协议是私底下的,不宜在此明说。

    “不必,以后尽忠报国便是!”宇泓墨笑着打着官腔。

    安成渊抬眼,眼眸中含着一丝明亮的光芒:“那往后就要请九殿下多指教了!”

    “这话什么意思?”宇泓墨挑眉。

    安成渊微微一笑,神情欣悦地道:“学生运气好,原本文科一甲应该是要在翰林院授职的,正巧听说京禁卫缺个文书,吏部为难不已,学生便自荐前往,过几日便有正式的任命文书下来,到时候学生便要在九殿下手底下做事,自然要请九殿下多多指教!”

    “哦?翰林院编修清贵文雅,又是天子近臣,说不定哪篇文章得了父皇的青眼,便能够飞黄腾达。何况安公子之前揭发科举舞弊案,为朝廷立下大功,父皇对你和令兄都很赞赏。怎么安公子放着这样大好的前途不要,却要委屈就任京禁卫的小小文书?倒真叫本殿下有些不解。”宇泓墨缓缓地道,审度地看着安成渊,越发觉得这个人有意思起来。

    安成渊看看周围的人,再看看宇泓墨。

    宇泓墨颔首道:“无妨,你说吧!”

    “虽然说学生揭发科举舞弊有功,但这件事的后果是七殿下被罚禁足,七殿下和柳氏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学生?或许如今风头正盛时,他们不敢怎样,但等到事情平息后,以七殿下和柳氏的能力,拿捏学生一个新入宦的官员还不是轻而易举?如今朝堂,唯有九殿下能够和七殿下分庭抗礼,对学生来说,天底下再也没有比京禁卫更好的去处了!再者,之前九殿下指点学生的行事作风,也让学生十分敬仰钦佩,因此学生也愿意跟随九殿下。”

    知道宇泓墨多智而近妖,在他面前遮掩不过是丑角戏,因此安成渊坦然道,不带半点遮掩。

    哥哥的文采和学识或许比自己丰富,但心思纯善得甚至有些天真,虽然经历了万关晓的事情,但因为最后成功揭发科举舞弊,因此对朝廷仍然带着信心。可是安成渊却很清楚,若不是他巧遇了九殿下,若不是九殿下指点他撕皇榜,将事情彻底闹大,只怕他们非但没有能力揭发科举舞弊案,反而会因此丧命。哥哥天真,他不能跟着哥哥一起天真,因此宁愿到京禁卫做文书,搭上九殿下这条线,他也不愿意在翰林院做编修。

    何况,九殿下指点他撕皇榜的方法,也很合他的心思风格。

    因此他特意研究过这位九殿下的行事作风,得出的结论是,九殿下是个绝对的聪明人,眼光准,手段狠,丝毫也不拖泥带水,只要能够得到九殿下的认可,跟着他绝不会失足!包何况,他如今也需要九殿下来和七殿下以及柳贵妃等人相抗衡。

    既然如此,不如从开始就彻底表明投奔之意。

    刚才九殿下特意恭喜他得中榜眼,想来对他这个榜眼也有点兴趣,未必就会拒绝他。只要能有这样一个好的开始,往后的事情慢慢经营,总还是有希望的!安成渊沉思想着。

    宇泓墨经历世事,眼光何等狠辣,一眼就看穿了安成渊的心思,何况,安成渊态度很坦诚,从开始就没打算遮掩,心中不由得微微失笑。这个安成渊倒还真的很有意思,看事透彻,眼光精准,行事果决睿智,倒是比他那个心善得有些迂腐的兄长更有意思。才刚入宦海,就有这样的眼光决断,如果将来好好调教,定然是得力助手!

    既然决心扶持宇泓瀚上位,宇泓墨自然不会蠢得去犯忌讳,在朝堂中拉党结派,广交群臣,那分明就是在犯皇帝的忌讳,无论是父皇还是宇泓瀚,只怕都难以容忍。倒不如私底下培养几个真正得力的心腹来得更加可靠稳妥。而从科举舞弊案的经过来看,这个安成渊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想到科举舞弊之事,阴差阳错,不仅打击了宇泓烨,还将安成渊推来给他。

    “知道了!”宇泓墨点点头,“你放心,你在翰林院的兄长,本殿下也会关照,你且安心做事。”

    “多谢九殿下重生之嫡女无双!”安成渊郑重地跪下去,磕了三个头。

    他没有看错,九殿下果然是个很好的选择,既聪明又敏锐,一下子就抓到了事情的根本,不但接受他的投诚,还知道他挂念兄长。当然,接受他的投诚,并不代表者他就此成为了九殿下的心腹,接受只是个开端,九殿下既然给了他机会,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看他的表现了!安成渊深吸一口气,再次向宇泓墨行礼,然后离开。

    “这个安成渊倒是很有趣!”走在裴府的青石路上,裴元歌悄声道。

    宇泓墨点点头,笑道:“嗯,是个聪明人。”

    知道元歌挂念父母,因此成婚后,宇泓墨差不多半个月就陪她回次裴府,别说裴元歌如今身为皇子妃,就是寻常人家的媳妇,也很难能够回娘家回得这么殷勤。这中间所代表的宠溺和纵容,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因此出来迎接的裴诸城和舒雪玉眼眸中都带着深深的笑意,女儿能够嫁得好夫婿,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们为人父母感觉到开怀的?

    听说姐夫又陪着姐姐回娘家,郑礼杰自然也欢喜不已。

    于是,用过膳后,陪着裴诸城夫妇说了会儿话,宇泓墨便又拎起郑礼杰往演武场去。从前心中有些嫉妒,下手便故意有些狠,如今知道郑礼杰和元歌只是姐弟之情,宇泓墨自然不会再像先前那般无聊,比划中的指点和教导的意味便浓厚了许多,多数都在引导郑礼杰察觉到自己的不足和缺陷,加以纠正。

    至于力道,却仍然不怎么轻。

    原因无它,宇泓墨宁可郑礼杰再和他演练的过程中多吃些苦头,因为疼而记住教训,也不想这时候纵容他,等到真正与敌人打斗时吃亏,毕竟,他还会收敛力道,不会让郑礼杰受伤,但那些敌人到时候却是招招致命。这时候让郑礼杰多吃些苦头,总比将来伤毁在敌人手里好。

    除了武艺之外,更需要教导郑礼杰的就是人情世故,官场来往。

    而这方面的内容,连岳父大人也未必能够教导郑礼杰,但却比武艺更加重要。

    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忽然有京禁卫的人到裴府报信,说是京禁卫有急事需要九殿下前去处置,不能耽误。宇泓墨当然不想误了正事,但是他更不放心元歌,有了上次宇泓烨劫持马车的前车之鉴,他对元歌外出的安全格外在意,生怕再出丝毫瑕疵。可是,看元歌和父母谈得正开心,要是就这样将她送回去,似乎也有些煞风景……

    看着宇泓墨的神色,裴诸城就知道他的心思,笑着道:“泓墨你就去办正事吧!拌儿这里有我呢!到时候我也会派人送她回去,不会有事的。”

    宇泓烨劫持马车的时候,他也有接到消息,当然知道宇泓烨在担心什么。

    想着岳父大人的护卫也是京城一等一的,再加上元歌出来时就带着的春阳宫的暗卫,从裴府回皇宫这一路又大多是繁华街道,宇泓墨终于放心,拱手道:“那就有劳岳父大人,我先告辞了!”又对元歌叮嘱了几句,这才离开。

    等到裴元歌离开裴府时,已经是未末申初,裴诸城也着意小心,派了赵景带人,连同春阳宫的护卫一道护送裴元歌回宫。

    这些天裴元歌也有些劳累,因为又出宫,这会儿便在马车中闭目养神。紫苑见裴元歌神色疲惫,便为她在身后垫了个迎枕让她靠着休息。枕在软绵绵的迎枕上,随着马车平稳的行驶,裴元歌困意越来越沉。

    就在这时,忽然马车一个剧烈的颠簸。

    裴元歌这时候已然浅浅入睡,丝毫也没有防备,顿时被这个剧烈的颠簸震得朝着对面摔了过去,虽然紫苑反应及时,忙抱住裴元歌,才没有让她撞到对面的车壁。紫苑怒喝道:“小别子你怎么驾车的?差点伤到九皇子妃知不知道?”

    小别子声音都吓得有些颤抖:“回紫苑姑娘的话,是有人突然骑马冲了过来,差点撞上咱们的马车。”紧接着喝道,“你们这些人骑马怎么这么鲁莽?知不知道马车里的人是当今的九皇子妃,若是有个损伤,你担待得起码?”

    突然受到这般惊吓,裴元歌的倦意顿时烟消云散,皱眉看向外面。

    小别子驾车技术想来高超,行车十分稳当,这般无故颠簸,定然事出有因。而她这次出宫虽然没有摆皇子妃的仪驾,但裴府加上春阳宫的暗卫,跟随的人也不少,一般人也应该能够察觉到马车主人身份不凡,怎么会有人骑马冲撞过来?难道是故意的不成?

    “是什么人骑马横行?”

    小别子还未答话,车外便有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卑职钟海,是秦阳关的偏将,因为有秦阳关的紧急军情要向皇上禀告,因此心中急切,拐弯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有马车,冲撞了九皇子妃,还请九皇子妃恕罪!”

    秦阳关的偏将?紧急军情?

    难道说荆国那边又出了什么事端不成?

    裴元歌微微皱眉,掀开帘子,边道:“既然钟偏将有紧急军情要禀奏,那本宫便不追究了,不过这毕竟是大街,钟偏将还是小心些的好!不知道秦阳关出了什么事,钟偏将可能见告?”说着,抬眸向外望去,却在目光触及对面一人时,微微一怔。

    而那个身着银白铠甲,英姿飒爽的男子,看到马车内露出的娇颜,顿时也是一愣。

    原本清亮坚定的眼神,瞬间变得温柔如水。

    “元……元歌妹妹?!”带着满满的惊喜和意外,傅君盛声音微微颤抖地道,眼眸中闪烁着难以言喻的激动,没想到自己初次回京,最先遇到的故人,竟然就是裴元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