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78章 异变突起

重生之嫡女无双 278章 异变突起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科举舞弊案震动朝堂,原本风头极盛的七殿下被夺职禁足,原本默默无闻的六殿下则在这次事件中脱颖而出,先是在朝堂上舌战群儒,得到皇帝和朝臣的认可;紧接着西华门劝说学子的一番话铿锵有力,被学子们广为传诵;最后更被皇帝授命成为总主考官,主持新的科举,选才取士。浪客中文网舒骺豞匫

    科举选中的举子,都会成为主考官的学生,入朝后关系相互扶持提拔,关系错综复杂。

    因此每次科举,众臣都希望能够成为主考官,就是为了这层关系网,而这次皇帝亲自任命六殿下,加上之前的科举舞弊案,更昭显着六殿下的崛起。

    一时间,无论朝堂还是皇宫,风向都隐隐约约地变了。

    而就在这时候,后宫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因为这段时间,柳贵妃一直告病,后来“病愈”却也没有追讨统御六宫的权利,仍然由郑修容打理六宫事务,因此郑修容一时间变成了后宫炙手可热之人。然而,十月初九当晚,郑修容却突然带着大量禁卫军出现在御花园的湖心亭,吵吵嚷嚷。正巧当时六皇子妃杜若兰在湖心亭上赏景,结果被这群人惊动,以为出现刺客,惊骇之下动了胎气,虽然在太医急救下保住了性命,但腹中将近八个月大的孩儿却没能够保住。

    那是个成了形的男胎,杜若兰得知后便昏死过去。

    原本早产已经让杜若兰损伤了元气,她又因为孩儿的夭折哭得死去活来,身体更加虚弱。裴元歌去看她时,原本秀丽婉约的杜若兰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拉着裴元歌的手直掉眼泪。裴元歌看着她,心中酸涩凄楚,却也只能温言安慰,让她节哀,保重身体,免得因此落下了病谤。

    带着德昭宫时,裴元歌的脸上写满了酸楚和疲惫。

    宇泓墨心疼地上前,将她揽在怀中,帮着解开了她外出披上的锦红绣绿萼梅花的披风,挂在旁边的衣架上,又连忙吩咐紫苑等人准备沐浴。

    泡了个热气腾腾的花瓣澡后,裴元歌觉得精神好了些许,穿着浅紫色的寝衣走出来,看到宇泓墨拿着份公文,正倚在床边看着,神情专注而凝神。

    他穿着珠白色的寝衣,珍珠般的光泽更衬得他肌肤如象牙般细腻温润,晕染生辉,白肤黑发,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投下淡淡的阴翳,之露出了一线眼眸。但只是这一线,已经足够瑰丽艳逸,宛如宝石般流光璀璨,有着摄人魂魄的魔魅。而他此刻的表情却又是如此沉肃而专注,没有丝毫的轻浮和妖魅,越发混合成为一种朝霞般的绚丽尊贵,令人目眩神迷。

    知道这段时间泓墨也很忙,今天明明还有没处理完的公文,却还是担心她,赶着回来看她,裴元歌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幸福而满足的感觉,有这样温柔体贴的夫婿,尚有何求?

    察觉到元歌的目光,宇泓墨抬眼,关切地问道:“好点了没?”

    “嗯!”裴元歌点点头,走上前来,自觉地钻进了他的手臂之间,偎入他的怀中,问道:“泓墨,郑修容那边怎么说?父皇怎么处置她的?”

    “郑修容刚开始只说是按例巡视,可那么晚,那由郑修容自己带人巡视的道理?再三追问,她才说是有人密报,说莫昭仪与男子私通,某晚某时在某处私会,她才带人悄悄地过去。看到湖边有女子身影,还以为是莫昭仪,便悄悄上前,想要抓个出其不意,谁知道却惊到了六皇子妃。莫昭仪在旁边喊冤,要以死证清白,哭得不停,而查了也查不出所以然来。最后父皇夺了郑修容协理六宫之权,降为采女,搬到了最偏远的慕馨殿,跟打入冷宫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裴元歌微微皱眉:“怎么会这样?”

    “八成是被人算计了吧?”宇泓墨淡淡地道,眼睛仍然盯着手里的公文,一只手却悄悄地松开公文,很有自我意识地伸去拦住了裴元歌的腰身,低头在她头发上轻轻一吻。

    裴元歌问道:“柳贵妃?”

    “嗯。郑修容被夺了协理六宫之权,莫昭仪还想要协理六宫,结果在场有人说原本就是柳贵妃统御六宫,只因为柳贵妃病了,才让郑修容协理,如今柳贵妃已经病愈,于情于理都该还权于柳贵妃,再加上郑修容又出了这种事,谁也无法驳斥。所以柳贵妃又体体面面地拿回了统御六宫之权!”宇泓墨淡淡地道,神情颇为淡漠,似乎对此不甚关心。

    先是柳贵妃被夺权,称病,紧接着宇泓烨被算计,宇泓烨和柳氏的声望已经跌倒了谷底。

    在这种情况,柳贵妃必然会想要夺回统御六宫之权,以挽回如今的颓势,让人都知道,她柳贵妃仍然是后宫第一人,不容小觑!

    “借郑修容的手弄掉杜若兰的孩子,一举除掉两个威胁,又风光体面地夺回掌宫之权,不愧是在后宫浸yin二十年的柳贵妃,也的确不能小觑!不过,经历了郑修容协理六宫的事情,就算重新掌宫,柳贵妃在后宫的威势也已经远不如从前,想要巩固地位就需要好大的功夫。”裴元歌深吸一口气,忽然道,“泓墨,你说这件事莫昭仪有没有牵扯其中?郑修容不算顶聪明,也不算愚笨,不会这般贸贸然就生事的。”

    “原本这协理六宫之权就是落在莫昭仪头上的,莫昭仪心里肯定会不服气,借题发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跟郑修容闹得水火不容,不然郑修容岂有这么容易上当?”宇泓墨点点头道。

    裴元歌幽幽地叹了口气:“后宫里的事情也是错综复杂!”

    虽然说柳贵妃死死地压在上面,但新得宠的几名嫔妃之间也斗得你死我活,中间自然留了空隙,会被柳贵妃乘隙而入,闹出了这场事端。

    “皇宫素来如此。”宇泓墨知道她心里还是因为他而恨着柳贵妃和宇泓烨,微微一笑,随手将公文扔到了一边,将头埋进元歌的秀发间,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元歌,“我知道你不甘心,不过别急,想要扳倒柳贵妃和宇泓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需得慢慢来。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裴元歌点了点头,吐出了一口气。

    青黛的事情,她是故意算计柳贵妃,也是想要将柳贵妃对泓墨的心思呈现在皇帝面前,从皇帝事后的处置来看,显然已经有了决断。不过,经历过叶氏的教训,尤其宇泓烨还是当事人,柳贵妃绝不会像叶氏那样自取灭亡。毕竟是有根基的,就算皇帝也不能够肆意妄为,就像这次,郑修容铸成大错,柳贵妃顺势夺回掌宫之权,顺理成章,就连皇帝也无法阻拦。

    而这点,柳贵妃心里应该也清楚,她已经不可能再靠着皇帝而在后宫立足了。

    形势已经慢慢转向对她和泓墨有利,不能急,不可以急!

    “怎么了,元歌?”宇泓墨察觉到她的异常,拥紧了她,问道,“你平常很冷静的,怎么这次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

    裴元歌沉默了会儿,将身体蜷缩进了宇泓墨的怀中,汲取着他熟悉的温度,心慢慢安稳下来,轻声道:“我只是觉得有点……。心惊。之前柳瑾一的夫人还挤兑我说,若兰姐姐有了身孕,李纤柔也有了身孕,唯独我没有。可是转眼之间,李纤柔流产身死,若兰姐姐这次又差点一尸两命,如今哀痛欲绝,相比较起来,如今反而是我最顺心安遂。想想皇宫之中,福祸难料,转眼间便是天堂地狱之别,怎能不心惊?”

    宇泓墨眼眸微微垂了下来,这点他早在很久之前就明白了,所以他异常地厌恶痛恨着皇宫。

    “是我,把你卷了进来!”宇泓墨在她耳边轻声呢喃着,“不过,元歌,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这个皇宫,自由自在,安安稳稳地生活,再也不必搅进这些是是非非!”

    “傻瓜泓墨,你又想到哪里去了?”裴元歌知道,对于在乎的人,泓墨小心翼翼得到了几乎动辄得咎的地步,笑着转身,正面他绝美妖冶的容颜,柔声道,“人生那能够一帆风顺,总要遇到波折磨难,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相互扶持,携手共进,不会让彼此孤单寂寞,这正是我所期望的。今天我只是情绪有些低落,你别又胡思乱想,这样我会觉得很有压力,以后不敢再跟你说心事了!”

    宇泓墨嘟起了嘴,不满地道:“不许不说!”

    “那你也不许这么小心眼,动辄得咎,什么事情都怪到你自己身上!”裴元歌黑白分明的眼眸盯着他道。

    宇泓墨思索了下,忽然闭上眼道:“你亲我一下,我就不会小心眼,动辄得咎了!”

    “好啊,原来你是故意装可怜,想要占便宜!”裴元歌娇嗔道。

    宇泓墨笑着道:“好吧,算我错了。那为了表示我认错的诚意,我亲昵一下,怎么样?”

    “宇泓墨!”裴元歌顺手抓起旁边的软枕,甩到了他身上。

    宇泓墨笑着接过软枕,再顺手将元歌抱入怀中,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凝视着她盈盈如水的眼眸,轻声道:“元歌,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李纤柔和杜若兰的孩子先后出事,你担心如果我们有了孩子,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可是,元歌,我会好好地保护你和孩子,不会让你们出事的!而你,也不是李纤柔,更不是杜若兰,我们和他们是不一样!”

    这话堪堪说进裴元歌的心坎,她心中一颤,迎上宇泓墨的眼眸。

    宇泓墨轻叹一声,元歌聪明冷静,唯独对于身边的人容易不设防,有时候他喜欢她的这份不设防,因为那意味着她的心底还保留着最初的美好,他喜欢元歌身上的这种特质;但有时候却也会为元歌的这份不设防而担忧,害怕她会被身边的人欺骗利用,因此伤心难过。虽然说杜若兰暂时还有对元歌有过什么不利的行为,但他还是不放心。

    毕竟,杜若兰不是温逸兰那般心底纯善,光明磊落的人。

    “这次的事情,固然是柳贵妃刻意设计的结果,但杜若兰未必就没有私心。”宇泓墨犹豫了下,还是道,“元歌,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深更半夜,无缘无故的,杜若兰为何会出现在湖心亭吗?”

    “若兰姐姐说她怀着身孕,觉得心情烦躁,所以想要到——”裴元歌话才说到一半,就察觉到不对。

    杜若兰怀有身孕,她又岂能不知道厉害?平日里除了偶尔去给柳贵妃请安,基本都是呆在昭华宫里养胎,就算因为怀孕心情浮躁,要散心也应该是在昭华宫内更稳妥些,怎么会到御花园的湖心亭散步去呢?何况还是深更半夜,事情就更加蹊跷了。

    之前看着杜若兰伤心欲绝的模样,裴元歌只顾着安慰她,并未细想。

    然如今被宇泓墨一提醒,她顿时惊觉异常。

    “泓墨,你是不是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