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75章 万关晓死,宇泓烨入罪

重生之嫡女无双 275章 万关晓死,宇泓烨入罪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万关晓心脏猛地一沉,不会这么巧吧?刚好他胡编乱造说带安成隽去见慕生桂的时候,裴诸城也在慕府?以裴诸城如今在朝堂的位置——等等,不对重生之嫡女无双!如果说他说的时间里,裴诸城当真在慕府的话,慕生桂应该早就将这件事说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又怎么会只说慕夫人和慕府下人呢?难道说是裴诸城在诈他?

    他迅速地瞥了眼慕生桂,却见慕生桂看向裴诸城的眼神也十分惊讶,心中更加确定。

    “裴尚书当时真的在慕府吗?那就奇怪了,为什么我带安成隽去见慕大人时,却没有见到裴尚书呢?”万关晓也是面露疑惑,“不会是裴尚书为了维护下属,故意蒙蔽皇上吧?”

    裴诸城目光冰冷地盯着他,沉思着没有说话。

    “裴爱卿当时也在慕府吗?”皇帝忍不住问道。

    裴诸城摇摇头,神色有些黯然:“回皇上,臣当时在刑部处理公务,并不曾在裴府。”他这半个月的行踪十分明显,刑部的官吏都可以证明,就算面前承认,也会容易就被拆穿,非但对慕生桂没有好处,反而会让他的处境更加不妙,因此还不如如实回答,或许还有其他的机会救慕生桂。

    皇帝点了点头,神色平静了些许,却没有流露出恼怒之色。

    妈的,果然是在诈我!万关晓在心中暗骂,他和裴诸城两次在御前对峙,裴诸城就诈了他两次,还好刚才他瞬间想到上次因为裴元歌和镇国伯的事情,裴诸城弄出裴元容假装裴元歌的把戏,多了个心眼,再加上慕生桂的神情,这才没有露出破绽,否则,真被诈出真相,那情形可就危急了。

    “万关晓,慕生桂说他当晚在慕府,并无人来拜访,有慕夫人和慕府下人为证,你说你曾经带了安成隽去慕府,可有人能够证明?”裴诸城继续问道,或许是种直觉,或许是因为相信不是慕生桂,他总觉得,这件事跟万关晓绝对脱不了关系,只看能不能抓到把柄让他承认。

    万关晓思索了许久,无奈地摇摇头,道:“没有。安成隽到京兆府时,正巧我出门想要透透气,因此没有人通传,后来再到慕府时,倒是由慕府的下人应该见过我。不过……他们毕竟是慕府下人,生死荣辱都掌握在慕大人手里,只怕未必敢承认,当然是要维护慕大人了。”

    先将可能出现的漏洞填补起来,免得待会儿再被裴诸城抓到破绽。

    慕府下人维护主人,这种情形再正常不过,因此就算将慕府的人提审来,只怕也难以辨明,他们究竟说的是实话,还是为了维护慕生桂而撒谎……。一时间,情形似乎又回到了原点,慕生桂和万关晓各执一词,却又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所说的话,让人无所适从。

    但是,这件事绝不可能就此作罢,定然要查出个分晓。

    科场舞弊,牵扯到六名主考官和数百名举子,已经足够震动朝堂,而现在六名主考官又在事发后第一时间被人灭口,可见科举舞弊之事,定然不是到这六名主考官就罢休,还另有幕后黑手。科举舞弊,又这般肆无忌惮地杀害朝廷官员灭口,这般肆无忌惮的行径,任何帝王都不可能容忍,定然要追查到底。

    如今涉案的举子只六名主考官相干,而六名主考官又被人灭口,那么想要查出幕后黑手,唯一的线索就是京兆府这边。安成隽前去举报,却行踪不明,安成渊被人追杀,这一切定然和科举舞弊的幕后黑手有关,因此,接到安成隽报案,却隐匿不报,反而追杀安成渊的人究竟是万关晓还是慕生桂就显得格外重要。

    可是,两人各执一词,却都没有证据,究竟该如何是好?

    “来人,将慕生桂和万关晓押入天牢,由刑部尚书裴诸城,大理寺卿袁顺杰,以及内阁孟阁老共同审讯,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记住,这两个人都要好生看押,不许出现任何意外,否则杀无赦!”皇帝思索许久,也只能暂时如此处置,等待着接下来的搜查,看能不能找出其他的线索。

    慕生桂闻言心中暗自焦虑,只觉得阴霾罩顶。

    而与此相反,万关晓表面显得沉肃,心情却十分雀跃,因为他知道,皇帝这般处置,显然是无法确定他和慕生桂究竟是谁牵扯进这桩案子。那夜安成隽之事做得十分隐秘,就算吵架,也不可能抄出什么证据来,而六名主考官都被人杀害,事情也就到此断了线索,只要他能够熬过审讯,说不定就能安然无恙。

    而那人得知后,定然也会更加欣赏他的才干,往后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就在这时候,西华门的护卫却突然匆匆来报:“皇上,西华门外有一年轻举子求见皇上,自称安成隽,说他是这次科举舞弊的关键人物。”平常情况下,年轻学子求见皇上,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早就被侍卫们轰出城门了,但现在牵扯到科举舞弊之案,他们也知道轻重,不敢擅专,因此冒着被斥责的风险前来禀告。

    安成隽?殿内众人顿时都有些瞠目结舌。

    他九天前到京兆府报案,从此行踪不明,在众人的猜测中,只怕都认为他已经被杀人灭口,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紧要关头求见皇上!不过,此人若是还活着,那就太好了,朝廷多了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不说,眼下万关晓和慕生桂究竟谁无辜,谁冤枉也就立刻能够清楚明白了。

    皇帝立刻道:“宣他进来!”

    “皇上……。那安成隽看起来似乎身受重伤,臣斗胆,是不是邀请太医过来,以备不时之需?”护卫犹豫了下,想起他看到的安成隽,心中着实有些忐忑,也有些震动,便道。

    皇帝稍加思索,便道:“宣太医前来重生之嫡女无双。”

    不大一会儿,太医和安成隽都被带了过来。看到那道熟悉的灰衣身影,安成渊也顾不得身在御前,当即跑了过去,欣喜地道:“哥,真的是你?太好了!你还活着,太好了!”原本以为哥哥必死无疑,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能再见到活生生的哥哥,怎能让他不兴奋?但很快的,他就察觉到不对,神色大变:“哥,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苍白?看起来好像……。好像受了重伤?是谁伤了你?”

    安成隽面容秀丽,看起来比安成渊要稳重许多。

    只是,此刻的他面颊消瘦,苍白得几乎没有一点血色,身体颤颤巍巍,甚至需要身后的侍卫和太医扶持才能够面前站稳,神色间不时流露出痛楚之色,显得极为虚弱,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去。尽避如此,他仍然面前地笑了笑,对着安成渊摆摆手,蹒跚着进殿,跪地道:“学生安成隽,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尽避他动作已经极为缓慢,但胸口处顿时又有血迹渗出,显然受了极重的伤。

    见他这般模样,就连皇帝也有些恻然,挥手道:“你身受重伤,不必多礼,起来吧!太医,上前给安公子诊脉,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安公子,若是有个万一,连你一同陪葬!张德海,去取张藤凳来,给安公子坐下休息,以免触动伤口,增加伤势!”

    安成隽挣扎着道:“谢皇上!”

    等到太医忙碌着帮安成隽重新上药包扎,确定他暂时无碍后,皇帝才问道:“安成隽,朕问你,当日你到京兆府报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前面的两个人,究竟是谁接了你的报案?”

    这句询问,简直就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这次科举舞弊案,主考官被杀,京兆尹和司法参军各执一词,却又都说得极为有理,让人难分真假,整个人如同置身迷雾之中,完全看不清楚真相。如今安成隽出现,只怕能够解开许多谜题,说不定事情就此便能够真相大白。不过,既然安成隽活着,为何不与安成渊联络?又怎么会如此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这里?

    无数的谜题,都等着安成隽来解答。

    听到皇帝的问话,安成隽的目光转向了慕生桂和万关晓。慕生桂欣喜若狂,而万关晓则是一脸的震惊,似乎有些惊骇欲绝。看着两人迥然有异的神情,已经不必安成隽回答,众人便能够分辨出,究竟谁是凶手,是谁是被冤枉的。

    果然,安成隽指着万关晓道:“回皇上,是他!”

    万关晓瘫坐在地上,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了,既然安成隽还活着,铁证如山,一切狡辩都没有意义了。

    “那晚,学生到京兆府报案,当时正好遇到这位自称是司法参军的大人,他将我迎到内室。学生愚钝,对这位大人没有设防,便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还将得知试题的举子们的底稿拿给他看。当时这位万大人慷慨激昂,说绝不允许这样徇私舞弊的事情,学生还认为自己遇到了一名好官,谁知道……”

    安成隽说着,神色悲凉,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造访这位万大人,看到来人,万大人似乎显得很惊讶的模样,旋即将来人迎入了内室。两人商谈了一会儿,万大人出来,说科举舞弊之事非同小可,需要禀告京兆尹大人,再递报刑部,转达天听。我见这位万大人心思热忱,丝毫也没有起疑心,谁知道,就在喝了万大人递给我的茶水后,忽然间就神志不清,昏迷了过去。等到再度醒来时,已经躺在了乱葬岗,胸口正中一刀,奄奄一息,若不是正好有对夫妇从乱葬岗经过,看到受伤的学生,加以救治,只怕学生如今已经置身地府,再也没有机会面见皇上了!”

    安成渊在旁边紧紧地握住了安成隽的手,既愤恨万关晓心思狠辣,又庆幸哥哥获救。

    “哥,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以为……。”

    安成隽握住他的手,虚弱地道:“我的伤势很重,这些天一直都在昏迷,直到今天才清醒过来,原本正想要通知你,结果听到外面熙熙攘攘,说到科举舞弊的事情,恩人打听后告诉我,我才知道,你为了揭发这件事情,居然撕了皇榜,闹到了御前,我就急忙赶过来了,希望能为这件事尽一点绵薄微力。”

    说着,安成隽忍不住恳求道:“皇上,学生知道,成渊撕毁皇榜,是大不敬,罪无可恕,只是,学生希望皇上看在成渊他只是一时义愤,想要揭发此事,想要找到我的行踪,这才不得已而为之,还请皇上从轻发落!”

    “哥,你不用管我,你没事就好!”安成渊紧握着他的手,眼眶里有眼泪涌出。

    见安成隽兄弟这般情深,在场之人都十分感动,裴诸城便道:“皇上,虽然说安成渊行为不慎,有违背礼法之处,但也是无奈为之。原本他们兄弟也曾经依照律法向京兆府举报,结果安成隽重伤,安成渊被追杀,这才不得已将事情闹大,以求能够水落石出。说起来,真正的错因,不在安成隽身上,而是在我等大夏官吏身上。而且,安成渊举报科举之事有功,因此,臣恳求皇上饶恕他的大不敬之罪名!”

    既然他如此说,慕生桂也随之求情,连同孟阁老等人都纷纷求情。

    “就依裴爱卿所言吧!”皇帝点点头,倒也有些喜欢安成渊的性子,转向万关晓道,“万关晓,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吗?你究竟受何人指使,意图杀害安成隽兄弟,遮掩科举舞弊之事,还不从实招来?”

    早在看到本应该死去的安成隽出现时,万关晓就知道他想要脱罪的如意算盘已经彻底打不响了,有些无力地瘫软在地上,看似颓败,心头却还在飞快地思索,咬咬牙,道:“罪臣不敢再抵赖,罪臣招供,指使罪臣这样的不是别人,正是这次科举的主考官闵大人。皇上,罪臣自知有罪,请皇上法外开恩,饶恕罪臣的性命吧!”

    说着,万关晓不住地磕头重生之嫡女无双。

    安成隽幽幽叹息,缓缓道:“万大人,你真是口齿伶俐,颠倒黑白不在话下,难怪学生当时会被你所迷惑,说起来也不算冤屈了。”

    听到他的话,皇帝和内阁众人的脸色顿时都变了,难道说万关晓还在撒谎?

    闻言,万关晓顿时面露惊骇之色:“你……你……安成隽!”

    “皇上,指使万大人的并非主考官闵大人,而是另有其人。”安成隽看看殿内众人,咬牙道,“那人前来拜访安大人时,身着黑衣,头戴斗篷,面容遮得严严实实,学生看不清他的容貌,也不认得。而两人在内室谈话十分小心,学生也无心窥私。但是……。学生被迷药迷倒后,倒也不是瞬间就一无所知了,迷迷糊糊之间,曾经听到万大人对那黑衣人所说的一句话。”

    万关晓此刻的面色彻底变成了灰白,如槁木死灰般。

    安成隽缓缓的,一字一字地道:“卑职听到万大人说,请回去转告七殿下,这件事我定然会办得妥妥当当,绝不会留下后患!紧接着,卑职便觉得胸口剧痛,彻底的昏了过去。”就算是当朝七殿下又如何?要他和弟弟的性命,无论如何他也要揭发出来。

    他话语说得平静,殿内的人却都被这番话震惊了。

    照安成隽的意思,这次科举舞弊之事,幕后黑手竟然是七殿下?虽然说前段时间七殿下谣言缠身,似乎有很多麻烦,但也只是个人私事,在朝堂上行事一向周到,经常被皇上夸奖,怎么会这么糊涂,牵扯到这次科举舞弊之事,而且还是幕后黑手?这可是科举舞弊,还牵扯到六名主考官被杀灭口……

    一时间众人都不禁浑身战栗。

    “宇泓烨?”皇帝面容冷凝成冰,“这件事跟他有关?”

    这时候,他的目光盯着的人,已经不是安成隽,而是万关晓,毕竟安成隽只听到了这么一句话,而万关晓才是真正参与的人。

    万关晓这次是彻彻底底地绝望了。

    原本不肯招供实情,将责任都推到闵大人身上,还想着七殿下或许会看在他这般维护的情面上,想办法保住他一条命,没想到他的那句话居然被安成隽听到,这时候若他还要狡辩,那就真的是存心跟皇上过不去,绝不会有好下场了。

    “回,回皇上,正如安公子所说,指使罪臣杀害安成隽兄弟,遮掩科举舞弊之事的人,正是七殿下。”万关晓整理了下思路,垂头丧气地道,“原本罪臣不知道这件事与七殿下有关,听说有科举舞弊之事,是有心想要揭发的。然而,这时候七殿下却突然派人过来,罪臣这才知道,原来七殿下牵扯进科举舞弊之事。罪臣这才……。请皇上恕罪!”

    皇帝脸色铁青,冷喝道:“将宇泓烨带过来,和万关晓当面对质!”

    很快,宇泓烨就被宣召过来。

    听完万关晓的话语,宇泓烨眉头紧锁。这次科举舞弊之事牵连甚广,如今六位主考官又同时被杀,让事情更加激化。他原本还在看笑话,不知道是谁这样愚蠢,居然敢在科举上动手脚,没想到转眼间,这把火便烧到了自己身上……。而且还是如今唯一仅存的证人万关晓在指控他。

    如果被坐实这个罪名,就算他是七殿下,只怕也要完蛋。

    不知道是谁在暗中陷害他?

    但即便如此,宇泓烨也并不心慌,因为他和万关晓素不相识,完全没有交集,就算有人要算计他,也不可能单单凭万关晓的证词就认定他是科举舞弊的幕后黑手。而且……。想要污蔑陷害他?结果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他定然会亲手揪出这个人,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因此,宇泓烨年轻英俊的脸上一派平静,理也不理万关晓,拱手道:“回禀父皇,儿臣与科举舞弊之案好无关系,与这位司法参军万关晓更是毫不相识。儿臣实在不明白,这位司法参军怎么会将科举舞弊之事栽赃到儿臣身上,不知道是受谁的指使?还请父皇明鉴!”

    皇帝眉头微皱:“你的意思是说,万关晓在陷害你?”

    “是,父皇!”宇泓烨沉声道。

    皇帝深思,转头去看跪倒在地上的人:“万关晓,你怎么说?”

    “请皇上明鉴,罪臣只是小小的司法参军,完全没资格牵扯进这次科举舞弊之事,若不是受人指使,罪臣为什么要杀安成隽灭口?又为什么要遮掩科举舞弊案?相反,如果罪臣揭发科举舞弊之事,说不定反而会因此立下大功,两相比较,罪臣又不傻,怎么会无缘无故做出这种事情来?”万关晓也言辞恳切地道,“只因为七殿下对罪臣有举荐之功,罪臣念及这番恩德,才会一时糊涂,做下这种事情来!”

    早在供出七殿下时,他就料到七殿下会矢口否认,只是没想到他会这般翻脸无情。

    既然宇泓烨要将所有罪责都推托到他的身上,撇清自己,那也就别管他万关晓恩将仇报,你不仁,我不义!眼下只有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七殿下的身上,将自己置身于从属地位,他才有可能保住性命!

    “简直一派胡言!”宇泓烨冷冷地道,“本殿下堂堂皇子,怎么可能会做科举舞弊这样祸国害民之事?你不要以为凭借一番口舌就能够栽赃陷害本殿下?我与你素无交情,何时举荐过你?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派人去见你,授意你杀害安成渊,我且问你,我派去见你的人是谁?只要你说出名字,本殿下可以现在就将人召来,与你对质。”

    万关晓微微一滞:“我……。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么长相呢?本殿下可以把身边的人全部叫过来,一一让你分辨重生之嫡女无双!”宇泓烨继续追问。

    “我……我也不知道他的长相!”万关晓咬牙道,“他每次见我,都是夜晚,一袭黑衣,带着斗篷,将容貌遮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楚。”当初只为能够攀附上七殿下而庆幸欢喜,早知如此,就该多留个心眼,留下些证据,也不至于今天被宇泓烨问得张口结舌。

    “不知道名字,甚至连长相都不知道,就凭这样的供词,你就想要污蔑本殿下,会不会太愚蠢了些?”宇泓烨心中终于稍稍平定,看起来这个设计的人也不是很聪明,竟然想要凭着万关晓的几句话,就要入他之罪,简直是痴心妄想。

    “直到今日我才知道七殿下的深谋远虑,想必早在拉拢我的时候,就料想到今天的情形,因此不留半点线索给我。只可惜,我没有七殿下这样深远的心思,否则就该留下些证据,也免得今日口说无凭!”万关晓冷笑道,“我刚开始遇到安公子时,是真心想要明白断案的,谁知道不知怎地走漏了风声,七殿下派人过来,以举荐之恩相要挟,逼迫我杀人灭口,非但如此,来人还以生死要挟,说我已经牵扯进了这件事,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就压杀我灭口,迷药是七殿下您派来的人带来了,安公子也是他动手杀害的,如今七殿下倒是推得干干净净,真是好手段!”

    既然宇泓烨抵赖,那他索性将所有的罪行都推到宇泓烨身上,将所有动手的恶行都说成是宇泓烨派人所做,也能够减轻他的罪名。

    说到这里,万关晓也不再和宇泓烨对质,转而向皇帝陈述。

    “皇上,罪臣这些年来一直赋闲在家,急于想要谋求实缺,七殿下就是看准了这点,故意派人前来引诱罪臣。那人身着黑衣,看不清楚容貌,但他说只要罪臣听他的,就能够为罪臣谋到三等侍卫的职缺,罪臣原本不信,谁知道他竟然真的为罪臣谋求到这个位置,后来又因为七殿下的缘故,罪臣被派到了京兆府,罪臣所言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虚假!”

    他本就善于伪装,何况这件事是千真万确,说起来倒也显得言辞恳切。

    皇帝皱眉:“这么说,你也从未亲眼见过七殿下,那你如何知道那人是七殿下派来的呢?”

    “回皇上,因为罪臣曾经看到那黑衣人身上戴着德昭宫的腰牌!”万关晓叹了口气,后悔莫及,“那时候,罪臣只是怀疑。但是,罪臣进入侍卫所后,常常被侍卫所里的人欺侮排挤,七殿下得知后,便又派人前来探视罪臣,侍卫所的人知道罪臣是七殿下的人,这才不敢欺负罪臣,因此罪臣才更加确定。再后来,罪臣被派到了京兆府,却一直感念七殿下的恩德,这才会做下糊涂事。皇上如果不相信,可以将罪臣之前所在的庚酉侍卫所的侍卫召来询问,便可证明罪臣所言不虚。”

    “召庚酉侍卫所的偏卫和侍卫前来回话。”皇帝当即扬声道。

    宇泓烨则眉头紧皱,居然又牵扯到庚酉侍卫所的人?不过,他从来没有派人去过那里,就不信能够凭空污蔑他!

    不大一会儿,庚酉侍卫所的偏卫和侍卫们便被带来。

    听完皇帝的问话后,偏卫齐重绅当即叩首道:“回禀皇上,这万关晓原本的确是卑职卫所的人。原本卫所中订下的人是忠南候世子,已经准备入册,结果这个万关晓却是凭空进来,顶掉了忠南候世子的缺。卑职等人原本正在疑惑,后来七殿下派德昭宫的公公前来探视,卑职这才知道,原来万关晓的靠山是七殿下。也正因为如此,卑职等人不敢怠慢,正巧京兆府有了实缺,卑职便举荐他前去。”

    而赵良等四人也都纷纷称是,附和着齐重绅的话。

    “胡说八道!”宇泓烨皱眉,“本殿下何时派人前去庚酉侍卫所了?是谁指使你们这班污蔑本殿下?”

    “那位公公是不是七殿下派来的,卑职并不清楚,但是他出示了德昭宫的腰牌,自称是德昭宫的人,名叫秦禄,说是奉七殿下之命来传话给万关晓。卑职亲自验证过他的腰牌,并无虚假。”齐重绅的神色就显得平静多了,“若非如此,万关晓贫寒子弟出身,才到侍卫所几个月,又怎么可能轮到京兆府司法参军这个实缺?”

    这话倒是言之有理,周围众人都连连点头。

    皇帝问道:“宇泓烨,这个秦禄可是你德昭宫里的人?”

    “回父皇,是!”宇泓烨朗声应道,还以为这些人有什么手段?难道以为冒名顶替,就能够栽赃陷害他了吗?他很确定没有让秦禄去过侍卫所,只要将秦禄带来对质,一切就能够清清楚楚!“王茗泉,去将秦禄带过来,与众人对质!”

    然而,他没有察觉到的是,王茗泉的脸色从听到秦禄这个名字开始,就有点不对劲儿。

    听到宇泓烨的话,王茗泉微微咬牙,应道:“是,七殿下!”随即转身退了出去,一路回到德昭宫,也顾不得别人,先去找袁初袖。原本想着只是随手帮这位袁姑娘一个忙,举手之劳,谁能想到如今会惹到这样扥麻烦?只要将秦禄带过去,秦禄肯定会把他供出来,到时候他就完了!

    “袁姑娘,这件事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想想办法啊!”

    王茗泉苦着脸道。

    闻言,袁初袖也呆愣住了,原本还指望万关晓能够仕途平顺,帮她一把,没想到还没帮到她,先惹了这样的祸端,还牵连到七殿下……袁初袖皱眉沉思,旋即道:“这件事没有别的办法了,王茗泉,不能让秦禄把我们都供出来,否则的话,到时候倒霉的不止你我,还有七殿下……。你想想,眼下的情形,如果证实秦禄的确去过庚酉侍卫所,即便最后说是我,事情也会牵连到七殿下身上,坐实他与科举舞弊有关。你应该明白要怎么做吧!”

    迎着袁初袖阴冷的眼神,王茗泉忽然打了个寒颤,慢慢地点了点头。

    “七殿下牵连到科举舞弊之事,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要去告诉贵妃娘娘,商量个主意出来,你去处置秦禄的事情重生之嫡女无双!”袁初袖淡淡地道,起身便往柳贵妃的长春宫去了。眼下的情形,秦禄死了对所有人都好,而七殿下遇到事端,对她来说也是机会……而且,有了秦禄这件事,她和王茗泉也就等于绑在了一起,无论如何,王茗泉都不敢出卖她。

    这样一来,这次科举舞弊的事情,反而对她极为有利。

    按照袁初袖的意思“处置”了秦禄后,王茗泉便惊慌失措地跑到了御书房,神色慌乱地道:“七殿下,不好了,奴才回去德昭宫看,结果发现……。发现秦禄不知什么时候淹死在了碧水湖中!”

    宇泓烨大惊失色,心中顿时有些惊慌。

    眼下这秦禄是他很有利的证人,居然这么巧,刚好在他需要他来证明时,淹死了?这分明是故意杀死了秦禄,然后将嫌疑栽赃在他的身上。看起来,他之前小看了那个栽赃他的人的手段,如今秦禄一死,便无法证明他确实没有派秦禄到过庚酉侍卫所……。

    “这倒真是巧了,安成渊刚刚举报科举舞弊,涉案的六名主考官就都被人杀害;而正巧,如今需要七殿下德昭宫的秦禄来作证,证明我的靠山的确是七殿下您,刚刚好秦禄又死了?真是连老天爷都在保佑七殿下!”万关晓哪有不趁机落井下石的道理,微笑道,“或者说,七殿下当真是深谋远虑,早在做事前就想到了后路,难怪要派自己人回德昭宫了。若是去德昭宫的人不是王公公,只怕秦禄也不会死了!”

    眼下之意很明显,是在指控宇泓烨故意派王茗泉杀人灭口。

    而这番话听在众人耳中,倒也觉得十分有理,不少人心中的天平已经渐渐偏转。

    宇泓烨心中一沉,顿时察觉到自己犯了个错误,眼下这情形,秦禄正是揭穿这些人谎言的关键,他实在不该派王茗泉去德昭宫宣人的,这样一来,秦禄一死,人人都会怀疑是他杀人灭口?而秦禄的死,又会让人联想到被杀人灭口的六名主考官,这样一来,情形对他极端不利……。

    “父皇,儿臣只是急于找秦禄过来查明真相,并没有让王公公杀人灭口,儿臣心思坦荡,无愧天地,请皇上明鉴!这件事蹊跷甚多,无论如何都要查个水落石出才是!”宇泓烨沉声道。

    但在众人心中,这番话却显得格外苍白,没有多少力度。

    就连皇帝也显得很冷漠:“那依你之见,应该要如何查?”

    宇泓烨一愣,如今他被人冤枉,当然想要立刻让事情水落石出,揪出陷害他的人。但是现在牵扯到科举舞弊,六名涉案主考官全部被杀,唯一的线索就是京兆府这边的万关晓,但这万关晓不知受何人指使,愣是咬死了他不松口……。原本宇泓烨并没有把这样的栽赃放在心上,认为只要和万关晓对峙便能分晓,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棘手。

    万关晓那边咬死了他,侍卫所这边又莫名其妙认准他是万关晓的后台,如今秦禄又离奇淹死……

    不知不觉中,事情已经变得对他极端不利。

    “回禀父皇,儿臣认为,六名主考官是关键,虽然被人杀害,但牵扯到科举舞弊这样的大事,家中保不定仍然留有证据,应该对六名主考官抄家,看能否找到线索?另外,万关晓栽赃陷害儿臣,应该严加审问,追查出幕后指使之人;还有就是,秦禄之死十分可疑,应该追查到底!”想了许久,宇泓烨所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将万关晓押入天牢,严加看守!”皇帝淡漠许久,淡淡地道,“德昭宫牵扯到秦禄之死,宇泓烨你暂时呆在那里也不合适,暂时到明照宫去呆着,无事不要外出。”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要将宇泓烨暂时禁足,显然皇帝心中也动了疑心。

    宇泓烨咬牙,却也只能忍下:“儿臣遵旨。”

    毕竟科举舞弊,六名朝廷官员被杀,又牵扯到皇子,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够轻易下论断,总要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才行,六名主考官的家,万关晓的家都需要查抄,寻找证据,同时也要努力寻求其他方面的证据,因此皇帝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虽然说是禁足,但当晚,柳贵妃还是来到了明照宫。

    “烨儿,你怎么这么糊涂?居然牵扯到科举舞弊的事情里?这种事情古往今来,都是掉脑袋的呀!”听袁初袖说到宇泓烨牵扯到科举舞弊之事,柳贵妃吓得三魂失了二魂,再一打听情况,更是几欲昏厥,“虽然说如今六名主考官和秦禄都已经身死,死无对证,但你仍然难脱嫌疑啊!”

    烨儿这次怎么会这么糊涂?

    “母妃,连你也认为是我?”宇泓烨被栽赃陷害,本就十分恼怒,现在听到柳贵妃的话,更是火冒三丈,“我有那么蠢吗?难道不知道科举舞弊是掉脑袋的事情?又怎么会去沾惹?你没听到那些考生的供词吗?主考官是要钱!要钱!只要我能找到颜昭白,他小小商人,多少钱财我榨不出来?为了几万两银子去泄露试题?母妃你傻了吗?”

    说到最后,几乎是暴跳如雷。

    之前听了御书房御审的情形,的确是所有嫌疑都指向了烨儿,再加上杀主考官灭口这种干脆利落的事情,的确像是烨儿会做的事情,因此柳贵妃才慌了手脚。现在被宇泓烨这么一喝,她也微微清醒过来,烨儿的话言之成理:“这么说,是有人在陷害你?是谁?”

    “如果能知道就好了!现在连母妃你都怀疑是我,可见这人的圈套真是高明!”宇泓烨狠狠一脚踢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将椅子踢飞撞到墙上,摔得四分五裂,“究竟是谁在算计我?如果被我抓到,定然要将他碎尸万段!”

    听说宇泓烨是冤枉的,柳贵妃微微放心:“既然烨儿你是冤枉的,那现在只要能够查明真相,就能还你清白,说不定还能够抓住陷害你的人重生之嫡女无双!不过如今六名主考官都被人杀死,既然幕后之人敢用这样的手段栽赃陷害你,只怕主考官的家中也找不出对你有利的线索来,说不定还会有对你不利的线索。所以,想要证明你的清白,其实关键还是在栽赃你的万关晓身上。他为什么要栽赃陷害你?”

    听着柳贵妃的分析,宇泓烨也知道现在急也没有用,慢慢地冷静下来。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陷害我……。”宇泓烨沉思良久,摇头道,“我和他从无恩怨,只怕他是受人指使。不过,当时我听到一件事,这个万关晓三年前中举,随后差不多一直都是闲职,几个月前突然被任命三等侍卫,随即又很快调到了京兆府任司法参军,若说他身后没有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怕就是他身后的人授意他这样栽赃陷害我。”

    “万关晓……。”柳贵妃微微皱眉,思索了会儿,忽然道,“我想起来了,这个万关晓当初似乎和裴府有关,后来我隐约听说他娶了裴府的小姐。难道说,万关晓身后的人是裴诸城和宇泓墨?是他们在栽赃陷害你?若是这样的话,循着这条线索去找,便能够反将他们一军!”

    宇泓烨微微眯起眼,念着这两个名字:“裴诸城,宇泓墨……。”

    “烨儿,你放心,你是我的儿子,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人就这样冤枉你的。你且在这里安心呆着,外面有母妃帮你奔走,定然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既然有了线索,柳贵妃也振作起来,安慰着宇泓烨,娇媚的眼眸中满是慈爱之情。这是她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孩子,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

    这个万关晓,是眼下为烨儿洗脱清白最重要的关键,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线索,让万关晓无法再栽赃陷害烨儿!就算不能够找到线索……

    只要万关晓能够改口,烨儿的情形也会好很多很多…。

    同一时间,天牢。

    天牢的空气潮湿而压抑,因此常年不见阳光,有种近乎腐烂的味道,令人闻之作呕。万关晓带着手镣脚镣,靠在冰冷的墙上,神情懊悔不已。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贪七殿下的拉拢,更不该听从七殿下的吩咐,杀安成隽灭口……如今就算他能够活命,只怕最少也要流放,这辈子再与宦途无缘。

    天牢冰冷阴森,却还不如万关晓的心情冰寒。

    这段时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做些莫名其妙的梦境,梦境里似乎有个女子,他娶了她,因为她的家世和才敢,因而步步高升,年纪轻轻就做到了正三品将军。而就在这时候,为了求得更好的前途,他却将那女子谋害,授意人将她推入水中淹死……。然后那个阴森可怖的湖中女鬼便总是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吓得他无法安睡,常常刚合眼就惊醒过来,因此,短短几天,便迅速地憔悴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奇怪的梦,但却有种感觉,似乎是前世的冤孽。

    人们常说,前世债,今生还,难道说是他前世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一错再错,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吗?那个女鬼到底是谁?在梦境里,万关晓很努力地想要看到那女子的面容,却是无论如何都看不清楚。

    就在这时,天牢内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别人尚未察觉,但万关晓是习武之人,感觉比别人灵敏许多,当即左右环顾,却没有看到人影,正觉得奇怪,忽然猛地回头,一道黑色身影便出现在他的眼前。身着黑衣,斗篷遮脸,这身熟悉的装扮很快让万关晓认出了来人:“是你!是你!就是你把我害到这般田地的!事到如今,七殿下又让你来做什么?”

    万关晓忍不住扑上去,想要撕下来人的真面目。

    黑衣人轻轻一闪,便闪过了万关晓的撕扯,从腰间慢慢拔出一柄长剑,轻声道:“这次,是来取你的命的!”

    话音未落,便见血光飞洒,只一剑,便精准地割破了万关晓的喉咙。

    鲜红的血从万关晓喉间喷洒而出,如同一朵多鲜红的花,四下飞溅。莫名的,万关晓脑海中闪过一副奇怪的画面,似乎是春暖花开,万物静好之时,一片碧绿苍翠之中,一方绣帕悠然飘落,绣帕上绣着鲜红的蔷薇花,就如同眼下喷洒的鲜血一样鲜红……。他拾起了手帕,然后莫名地走着,直到看到一张女子的脸,平凡的面容,唯独那双眼眸湛然有神,隐约有些熟悉,似乎正是,正是……

    带着满满的不甘,万关晓砰然到底。

    直到最后,都没有能够看清楚梦里那么女子的脸,而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明白为什么他走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看着地上的尸体,黑衣人冷冷一笑,沾着万关晓脖颈中喷洒而出的血,在墙上写下了一行大字:“杀我的人不是七殿下宇泓烨,他是清白的!”微微地审视了会儿,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春阳宫,书房。

    去掉黑衣黑斗篷的遮掩,寒冰神色如常地出现在宇泓墨的跟前,跪地道:“九殿下,事情已经办妥了。”

    “很好!”宇泓墨微微一笑,潋滟的眼眸微微弯起,妖娆魅惑得夺人魂魄。

    眼下宇泓烨唯一翻身的机会就在万关晓身上,无论是察觉到不妥,和万关晓一道找出真相,还是威逼利诱让万关晓改口,都会让事情变得麻烦取来。而现在万关晓已死,就算柳贵妃有通天的手段,也不可能让宇泓烨彻底洗脱嫌疑!

    ------题外话------

    今天终于虐两大渣男了,求票票啊求票票~明天宇泓烨渣男继续倒霉,欧耶~票票就不要保留了,猛烈地扔过来吧~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