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第273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273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秋高气爽,蔚蓝的天空中漂浮着朵朵白云,清爽而静远,令人心旷神怡重生之嫡女无双。

    宽阔洁净的大道上,一辆看似寻常,却能从细微处透着高贵之气的马车正“哒哒哒”地行驶着,朝着外城北边奔过去。青锦窗帷内,裴元歌一向沉静清丽的面容,破天荒地流露出些许焦虑担忧,手微微地握着绣帕,忍不住问道:“泓墨,你说礼杰弟弟不会落榜吧?”

    这次科举,郑礼杰也参加了武举,裴元歌一向将他当做弟弟看待,难免有些担心。

    “放心吧!郑礼杰的身手虽然不如我,但武举不会有问题。”宇泓墨轻轻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慰道,虽然难免有些酸溜溜的,“我说,元歌,你对这郑礼杰是不是太关心了点?”

    裴元歌白了他一眼:“你又吃哪门子的醋呢?礼杰弟弟跟着父亲学武,在关州时就一直住在裴府,他是个单纯直爽的性子,我们就像姐弟一样。如今二姐姐和我都出嫁,父亲母亲独自在府,多亏有礼杰弟弟承欢膝下,才使他们不必太过冷清,就算看在这点上,我也该要好好地照顾礼杰弟弟!”

    听元歌说得正经,宇泓墨顿时也有些尴尬,嘟囔道:“谁叫郑夫人曾经想过给你提亲的?”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舒服不起来。

    “那是郑婶婶没有女儿,把我当女儿看待,所以才会这样说,不过是玩笑话。”裴元歌无奈地道,“难道你看不出来,郑叔叔和郑婶婶有心将礼杰弟弟过继到裴府吗?不然,就算礼杰弟弟要跟着父亲学武,也不可能一直都住在裴府,想必是怕他一时不习惯,所以在慢慢地让他适应!这样说起来,礼杰弟弟就像我的亲弟弟,作为他的姐姐,我当然关心他的前程,你是他的姐夫,也该关心关心才对啊!”

    宇泓墨微怔:“那……郑礼杰也知道吗?”

    “我想,郑叔叔和郑婶婶应该有跟他说过,不然你以为他干嘛一定要跟我争出生的时辰,非要我叫他哥哥?”裴元歌再度奉上白眼一枚,这个泓墨,明明是聪明人,眼光比谁都精锐厉害,偏偏就爱吃这些莫名其妙的飞醋重生之嫡女无双!不过……。吃醋的泓墨也挺可爱的!

    裴元歌在心中暗自偷笑。

    难怪他总觉得郑礼杰跟元歌亲昵得有些过了份,原来是这样!宇泓墨顿时觉得心一下子放松了,再想想郑礼杰的言行举止,顿时就觉得契合起来,立刻摆出一副笑脸,拍胸脯保证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啦,元歌你放心,既然郑礼杰是我们的弟弟,肯定是要照顾的,往后他就交给我了!”

    见他大包大揽的模样,裴元歌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因为宇泓墨不放心元歌独自出宫,将京禁卫的事情交接完后,陪着元歌一道出宫,因此到放榜的地方时,已经有些晚了。会试得中的榜单早已经放了出来,无数举子围簇在榜单前,有中榜欣喜若狂,手舞足蹈的,也有落榜哀呼惨叫,神色颓废的……。众人的喜怒哀乐,都紧紧地系在眼前这张榜单上。

    青锦窗帷微微撩起,露出裴元歌关切的容颜:“人这么多,想要挤进去恐怕不容易。”

    然而,就是这一撩帘,原本正在人群中少年却正好看到她,立刻拉着身边的蓝衣青年跑了过来,对裴元歌做了个揖,道:“姐姐,你是来看我放榜的吗?”说着,指着旁边的蓝衣青年道,“这是我在科举的时候认识的朋友,他说他姐姐跟姐姐也是好朋友。他叫温逸清,参加的是文试。”

    “我知道,你是温姐姐的弟弟,温公子好!”裴元歌从依稀熟悉的眉目中认出了来人。

    温逸清却有些局促,拱手道:“九……。九夫人好!”

    见这少年虽然有些局促腼腆,却也是个很有分寸的人,见她没有华服贵车,侍女护卫成群的出来,而是轻车简骑,就猜出她不想暴露身份,因此不叫她九皇子妃,而称她为九夫人,又是温阁老的孙子,礼杰弟弟跟这样的人做朋友倒也好。想着,裴元歌微笑道:“我好久没有见娴姨和温姐姐了,不知道近来可好?温阁老身体可还硬朗?礼杰弟弟有时候性子有些莽撞。”

    因为温阁老近来告病,京城流言纷起,温夫人有心要让子女们经事,因此并没有告诉他们实情。

    所以这些天温逸清也受了不少的冷落和白眼,眼下见裴元歌对待他的态度仍然亲切而温和,并没有因为温府的事端而有所书院,心中不由得一暖,神色缓和许多:“母亲和姐姐都好,姐姐前次回来,还和母亲说起,说很挂念九夫人,不知道您在……不知道您过得可还好?”

    “我很好,你回去告诉温姐姐一声,没事了进宫来找我说话!”裴元歌笑着道,从车内取出早就备好的食盒,递了出去道,“温公子想必和礼杰一样,都是大清早就在这里等着放榜,恐怕也没顾得上用早膳吧?这里有些吃的,先垫垫肚子好了!”

    郑礼杰接过食盒,打开一看,惊喜地道:“呀,是富德居的包子,还是姐姐最知道我的喜好。”

    说着,将礼盒递给温逸清,道:“这包子很好吃,你尝尝!”

    温逸清显然清楚郑礼杰的性情,也不推辞,拿出一个包子也吃了起来。正如裴元歌所说,他大清早就过来在这里等放榜,的确没有用早膳,早已经饥肠辘辘,再加上富德居的包子的确闻名京城,皮薄馅鲜,咬在嘴里满口的油,美味可口,便也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礼杰有时候脾气有些直,不够稳重,如果有冒犯温公子的的地方,还请多包含!”裴元歌笑着道。

    温逸清忙道:“不会,郑兄弟为人正直豪爽,心地又善良,人很好的。我们认识,就是因为在赶赴考场的时候,我的马车出了点意外,还好郑兄弟出手相救,不然说不定我都没办法到考场,说起来郑兄弟还是我的恩人呢!”

    温府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在这时候还愿意和他成为朋友,那必然是真正的朋友。

    他言语虽然含糊,但裴元歌何等聪明,看他的言行就知道,恐怕马车不是出了意外,而是有人故意刁难他,想必是见着温府如今有事,特意来欺负人了。不过,温阁老并没有被皇帝斥责,这件是裴元歌是清楚的,可是眼前的温逸清却似乎不知情,想必温阁老有自己的考量。

    因此,裴元歌也没有追问,只温声道:“温公子不必担心,事情总会雨过天晴的!”

    温夫人和温逸兰都是直爽利落的人,温逸清倒是没有被人这样温和地安慰过,加上姐姐和她的交情,心中不由得觉得有些亲近,不由自主地道:“原本我还想着,能考上贡士,将来再中进士,也好帮衬帮衬家里,谁知道……。也没有考上!眼下都不知道回去要怎么交代?”

    “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再试也就是了,温阁老是明事理的人,定然会明白的!”裴元歌柔声道。

    温逸清点点头,露出了一丝腼腆的笑意,道:“嗯,下次我会更努力的!”

    裴元歌微微一笑,转头向郑礼杰道:“礼杰弟弟,你今儿怎么这么乖巧,叫我姐姐了?往日里不是跟我争谁是姐姐,谁是哥哥争得很起劲儿吗?今儿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因为我被姐夫揍了!”郑礼杰闷闷地道,“姐夫说,我想要当哥哥,至少得能打赢他才行,我一个激动就答应了,然后就被揍了。师傅说,我这辈子都别想当哥哥了!说到这里,姐姐,姐夫揍人好狠啊,一点都不留情面的,你看,我手臂到现在还是肿的,你回去该教训教训他才行!”说到后来,竟然趁机告状起来。

    马车内传来一声冷哼,随即宇泓墨微带慵懒的声音道:“郑、礼、杰重生之嫡女无双!”

    “啊——”没想到宇泓墨也在,郑礼杰一下子慌了手脚,手里的食盒差点掉到了地上,哭丧着脸道,“姐姐你怎么不告诉我姐夫也来了?这下我完了,居然当着姐夫的面告姐夫的状,姐夫会朝死里揍我的,他可最下得去手了!姐姐救命!姐姐救命!”

    裴元歌微微一笑:“听你姐夫吓你呢!他也是为你好,不然怎么会亲自来看放榜?”

    “才怪!姐夫肯定是来陪姐姐的!”郑礼杰嘟囔着嘴道,随即又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道,“姐姐,你就帮我说说好话吧!我这次武举没考中,已经很丧气了,师傅说我考不了前三名,就别回去见他!现如今连榜都没上,师傅肯定也会要了我的命!姐姐快帮帮忙,先搞定姐夫,再陪我回去搞定师傅!”

    啊?礼杰弟弟没考上?

    裴元歌微微皱眉,不过看郑礼杰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知道他受打击不小,正该抚慰,忙温声道:“没事没事,考不上就考不上,你才十六岁,又不急,待会儿我陪你回府好了。”说着又向宇泓墨道,“好了,你别吓他了,就算告状,他也没冤枉你,你的确揍他了嘛!”

    宇泓墨没好气地道:“元歌,你太容易被骗了吧?”

    郑礼杰没考上?骗鬼去吧!武举会试不同于殿试,殿试是由武贡士们自己比斗,最后以胜负排名,但会试却是由主考官来考校众人的身手。而那学主考官的身手,没有人比宇泓墨更加清楚,而郑礼杰的本事他也很清楚,如果郑礼杰考不上,除非主考官统统都瞎了眼!

    裴元歌一怔,转头去看郑礼杰。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姐姐无所不知呢,原来也有被我骗的时候!还是姐夫英明睿智,一下子就猜到了!”郑礼杰乐不可支,又顺手拍了宇泓墨的马匹,这才笑着道,“我可是师傅教出来的,要是连武举都考不上,那不是给师傅抹黑吗?我靠了第一名呢!”

    裴元歌又是欢喜又是恼怒,板着脸道:“好啊,你敢骗我!泓墨,揍他去!”

    “姐姐……”郑礼杰忙撒娇道,身为老幺的他,别的到了罢了,如何撒娇那是学得炉火纯青,“你看我考上了武举的会元,你是不是该好好为我庆贺?怎么能叫姐夫揍我呢?再说,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就这样对姐夫颐指气使,那姐夫多没面子啊!姐夫你说对吧?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为妇人所御?绝不能姐姐说什么,你就照做什么,对吧对吧?”

    “嗯,没错。”宇泓墨在裴元歌身后颔首。

    郑礼杰大喜。

    “刚才在路上,你姐姐说让我对你好点,看起来我不该听她的话。”宇泓墨微微一笑,眸波潋滟得令人不敢逼视,“所以,郑礼杰,待会儿陪你回裴府,咱们到演武场去,我好好地指导指导你!”说着脸一板,冷哼道,“别以为考上会元就了不起,等你考上了武状元再来庆贺也不迟!这会儿得了第一名就高兴,等到殿试的时候被刷下来,那脸才丢得大了!”

    郑礼杰头一垂,无奈应道:“是,姐夫!”

    在家的时候,他最怕的人是大哥郑云杰,后来跟着裴诸城学武,对这个师傅也是又敬又畏,不敢违逆,但现在他最怕的人无疑正是宇泓墨,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宇泓墨武功最高,而且……。揍他的时候下手最狠!

    正说着,郑礼杰转头看到温逸清,拍着他的肩膀道:“男子汉大丈夫,别这么垂头丧气的,这三年好好读书,下次考个状元出来,让他们看看!”

    温逸清忍不住笑了,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倒是散了不少,忽然振作道:“嗯,下次一定能考上!”

    “你以为科举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吗?随随便便几句豪言壮语就能上的话,那边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哭天嚎地了。”就在这时,旁边一个身着杏黄色衣衫的青年忽然冷笑道,他容色也算俊秀,只不过表情格外阴冷,连带着那温暖的杏黄色都染了几分寒冬气息,“恕我多嘴,这位温公子,想必就是温阁老的嫡孙温逸清吧?”

    温逸清有些莫名其妙地点点头:“正是。”

    “哼,那就对了,你考不上贡士,不是因为你文章好坏,而是因为你的祖父温阁老受了温逸静的牵连,被夺了首辅的职责,否则的话,就算给主考官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刷下你!”黄衣少年刻薄地道,“这世道就是这样,如果你真想中举,还是想办法让温阁老赶紧把首辅的位置夺回来吧?”

    温逸清皱眉,还没说话,郑礼杰已经怒道:“你什么人?凭什么这么说话?”

    “我是什么人?我也不过是个科举落榜的穷酸秀才罢了!”黄衣少年眼眸中带着彻骨的寒意,冷冷地盯着远处的皇榜,“倒是这位武举会元,刚才听说你姐姐和温公子的姐姐是好朋友,温公子又称她为九夫人。京城都知道,温府有位小姐温逸兰,和如今嫁作九皇子妃的裴四小姐最为交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刑部侍郎郑巢的三公子郑礼杰吧?有郑侍郎,裴尚书和九殿下做靠山,得中会员,再正常不过!”

    郑礼杰怒道:“你胡说什么?我能考中会员,凭的是我自己的本事!会试前,不管是我爹,还是师傅,还是我姐姐都没有帮我找过关系!男子汉大丈夫,能考上就是能考上,考不上就是考不上,谁会去弄那种旁门左道的手段?你如果不服气的话,我们就来比划比划,看我的武举会元是不是浪得虚名?”

    车内的宇泓墨却是和裴元歌交换了个神色。

    刚才他们的谈话中提到了温阁老,这人能够猜到温逸清的身份不算稀罕,但是这么快就能想到她是裴元歌,猜到会元是郑礼杰,显然是个心思细腻而且头脑灵活的人,而且对京城的人事知道得很清楚……。这样的人绝非等闲之辈,但明知道她和泓墨的身份,却这样出言讥刺,倒是有些奇怪重生之嫡女无双。

    黄衣少年冷笑道:“如果我是武举,倒也不畏惧在这里和你较量!”

    “那你就不要胡说八道!”郑礼杰倒也没有紧追不舍,反而怕他惹怒了宇泓墨,闹出事端,转头道,“姐姐别理他,我们回府去!温逸清,我们一起回去吧!先把你送到温府,有姐姐和姐夫在,说不定温阁老也不会太责怪你,然后我就拉你出来,这样温阁老就算想要责骂你,也找不到人啊!”

    裴元歌无奈地摇摇头,这个礼杰,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吗?

    倒是这个黄衣少年,虽然语气中含着激愤之意,但明明心思敏锐,言语之中却毫不收敛,一点也不客气,倒有点像是故意为之……。裴元歌浅浅一笑,却也不理会他,径自招呼郑礼杰和温逸清上车,随即命车夫驾马离开,像是对那黄衣少年丝毫也不在意。

    见状,黄衣少年反而急了,咬牙道:“听说裴尚书刚正耿直,不畏权贵,原本以为他的女儿定然有乃父风范,没想到也是个见事畏缩的软骨头,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话音未落,边听“嗖”的一声响,不知道什么东西从马车内飞出,直直打入那黄衣少年的肩骨之间。

    “噗”的一声,鲜血从他肩膀涌了出来,很快便染红了黄衣。

    黄衣少年面显痛苦之色,却紧紧咬着嘴唇,只将嘴唇咬得流出血来,顺着嘴角一滴一滴往下滴,却半句呻一吟之声也没有流露出来,显得十分倔强,强忍着道:“若是裴四小姐真有乃父之风,就应该看看在榜单前哀哭嘶嚎的学子们,寒窗十年苦读,有的甚至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这张榜单,是他们所有的希望!若是才学不够,考不上也就罢了,明明有真才实学,却被无耻之徒摒弃在榜单之外,这何其不公?”

    “还算是个硬骨头!”宇泓墨慵懒而淡漠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

    明明就是文弱学子,被他一记铁菩提打到,居然忍着不喊疼,反而慷慨激昂。

    听到这人辱及父亲,裴元歌难免心生不悦,微微有些恼怒:“这位公子,如果你要求人,这种态度会不会太过了些?”若不是看他还有几分硬骨头,不像是个狂妄胡言之徒,她压根就懒得理会。

    从这黄衣少年说话开始,温逸清就一直盯着他看,这时候忽然惊呼道:“我想起来你是谁了!你是梧州举子安成渊,听说是这次应举里才华最好的人之一,你和你哥哥安成隽是这次科举状元的大热门!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刚才在榜单上,你和你哥哥的名字都不在。不对,不知你和你哥哥,这次科举上榜的名字,似乎都很生疏,反而之前热门的那些人,要么不在榜上,要么都是后面几名!”

    再想到他刚才的话语,温逸清心中一突,难道说这次科举有舞弊的现象吗?

    “不错,我正是安成渊!”安成渊咬牙道,双手紧握成拳,竟然连肩骨处的疼痛都顾不得,压抑地道,“我不过是不在榜上而已,我哥哥……。我哥哥现在,只怕连性命都不在了!”

    温逸清一惊:“怎么?你哥哥出什么事了?”

    安成渊抬起头,却是将心思凝定在马车内看不到的那两个人身上,好一会儿才稳住情绪道:“这次应试的人里,我哥哥的才华最好,心底也最纯善,想着同为举子,读书不易,因此别人来求教请他指点,他从来都不会推诿,因此有许多人上门求教,请他帮忙指点文章,有时候甚至不是指点,而是哥哥亲自动手,帮那些人润色修改,甚至将整篇文章涂改大半,余下的,几乎都是哥哥的心血。”

    “这点我也有听说,很多人都说安成隽安公子人很好!”温逸清点头道。

    就连他,原本也有请安成隽指点的心思,之后后来祖父告病在家,亲自指点他,这才作罢。

    “就是哥哥为人太好,才会害了他!”安成渊冷声道,言语中之中尽是伤痛和悲愤,“我和哥哥在三个月前就到了京城,哥哥一直这样指点来求教的学子。可是,就在一个月前,哥哥突然发现,来求教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求教的内容出气的相似,原本还是拿着自己的文章来求哥哥指点修改,后来干脆就求哥哥帮忙写文章,理由也是千奇百怪,但却都是同样的三句话。哥哥隐约觉得不对,就跟我私底下商量,怀疑此次科举的试题已经泄露,不然不会这么多人都求教相同的题目!”

    温逸清愕然道:“难道说现在榜上那些人……。”

    “没有错,现在在榜上的那些人,尤其是前几十名,大部分都曾经求哥哥来帮忙修改润色文章,这些名字我记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有错!他们能够中举,不是因为他们多么有才华,而是因为他们用的是哥哥为他们修改润色的文章!他们早在科举之前,就已经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得到了试题,只是他们没想到,来求教哥哥的人居然那么多,以至于让哥哥看出了破绽。”

    温逸清勃然变色,怒声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告发呢?”

    他也是举子,当然最明白举子应试的辛苦,寒窗十年,费尽心血,若是被人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排挤出榜单,那未免太过心酸了!

    甚至,温逸清忍不住怀疑起来,原本照祖父的说法,他这次应举,中榜应该没有问题,但名次可能不会太靠前,结果却落榜了。原本以为是自己才学不到家,没想到……。

    “怎么没有去告发?”安成渊悲愤地道,“早在最初察觉这件事的时候,哥哥就在悄悄准备,将那些人前来求教的文章暗暗留了根底,作为证据,拿去到京兆府告发。谁知道,哥哥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当晚,我担心哥哥迟迟未归,无法入睡,因此在外面等候,没想到却看到有黑影悄悄潜入我的房间,一身黑衣,黑巾蒙面,袖口里隐约有寒光闪过……。幸好我灵光一闪,在柴房纵火,将整个客栈的学子都惊醒了,趁着混乱才逃离客栈,从此到处躲藏,连会试都没有参加重生之嫡女无双。想必是哥哥告发,正好撞到了刀口上,非但没能为举子们讨回公道,反而暴露了身份,连带着我都有了杀身之祸!”

    听到这里,宇泓墨终于开口道:“上车说话吧!”

    安成渊大喜,他这番话,本来就不是说给温逸清听,而是说给九殿下和九皇子妃听的,现在九殿下让他上车,多半是有心要理会这件事了!

    “学子安成渊,方才狂妄无理,冒犯了九殿下和九皇子妃,无论九殿下和九皇子妃如何降罪,学子甘愿承担!”一上马车,安成渊便跪倒在车里,向两人请罪。

    “原来你是为了科举舞弊的事情,想要求我姐姐和我姐夫!可你这人也是的,要求人就好好地求呗,干嘛非要说话得罪我姐姐?白挨了我姐夫一颗铁菩提吧?我姐夫最疼姐姐了,刚才要不要姐姐拦了下,可就不是现在这么轻巧了!”郑礼杰瞪着他道,但看着他肩膀流血的模样,还是道,“算了,你过来吧!我帮你把铁菩提弄掉,给你敷伤药包扎,不然的话,你这半条胳膊可就要废了!”

    安成渊却并不起身,仍然执着地跪着。

    “他是故意的,因为他怕我会不管这件事,所以故意冷声冷气地跟你们说话,引起元歌和我的注意,见元歌不理他,就故意得罪元歌。我看,他是巴不得本殿下出手,然后再大声叫嚷,引起周围众人的注意,把事情闹大,好引起别人的注意,彻查这次科举之事!”宇泓墨冷冷地道,看不惯在元歌跟前耍心眼儿的人。

    安成渊不住叩头请罪。

    “京兆府不敢受理哥哥的诉状,反而当晚就有杀手潜入我所住的客栈,而科举试题何等机密,能够透漏出来,必然会牵扯到朝廷大员,我实在不知道这中间的水有多深,也不知道能够相信谁……。原本听说裴尚书刚正不阿,想要求裴尚书帮忙的,但裴尚书这些天一直在刑部忙着公务,连回府都不曾,我担心刑部也有人牵扯入内,怕还没有见到裴尚书就先被那幕后黑手所害。听说今日放榜,我实在忍不住想要来看看,没想到凑巧听到了温公子和郑公子的谈话,所以就想要想九皇子妃和九殿下求救!”

    宇泓墨悠悠然冷笑:“你倒是敢上本殿下的车,难道就不怕本殿下与科举舞弊之事有关?”

    “九殿下虽然声誉不佳,却都是针对之前的五殿下或者权贵高官,言行恣肆,却也是真性情,因此学生愿意相信,九殿下与科举舞弊之事无关。再者,九皇子妃是裴尚书之女,也是学生如今唯一的希望了!”安成渊说着,继续道,“学生冒犯九殿下和九皇子妃,罪该万死,不过,在此之前,还请九殿下和九皇子妃揭发此次科举舞弊之事,找到我哥哥的下落,事后,学生甘愿就死!”

    若无必死之心,他怎么敢得罪素来以乖张恣肆闻名的九殿下?

    但是,如果无法揭发这次科举舞弊之事,无法为生死不明的哥哥求得公道,他死不瞑目。

    “你倒是会说本殿下的好话!”宇泓墨淡淡道,转头拍了拍郑礼杰的后脑勺,喝道,“好好地跟着这位安公子学学,这份心机手段,别整天莽莽撞撞的,就算考上了武状元,将来也是被人陷害的命,到时候又得来烦你姐姐!”

    郑礼杰吐吐舌头:“放心吧!我不会去找姐姐,我直接找姐夫不就得了?”

    “德行!”宇泓墨白了他一眼,这才转头去看安成渊,审视了许久道,“不过其实你也没有料错,本殿下的确没兴致管这种事情。主考官爱徇私舞弊就徇私舞弊去,只要不犯到本殿下的头上,本殿下懒得管!”

    安成渊闻言大急,哀切地恳求道:“九殿下!”

    原本清流之首的温阁老也是能够相信的,但如今温阁老被温逸静的事情牵连,夺职称病,只怕他也是有心无力。如今除了裴尚书和九殿下,他真的不知道还能够去求谁来为这件事主持公道?

    “安成渊,你说只要能揭发这件事,你甘愿就死?”宇泓墨扬眉问道。

    安成渊坚决地道:“是!”

    “如果你真的为了揭发这件事不惜一切代价的话,本殿下倒是可以教你一个乖。看到那张皇榜没有?如今正是学子们拥簇之时,若如你所说,原本许多不该落榜的人落榜了,如今正是心情最激荡的时候。你若真不怕死,就上前去撕了那张皇榜,将你刚才所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再告诉其余学子,将他们煽动起来。本殿下如今管理京禁卫,负责京城治安,只要你敢撕那张皇榜,把事情闹大,本殿下保你定然能够到父皇跟前申辩。你敢,还是不敢?”宇泓墨凝视着他文弱却桀骜的身影,幽幽问道。

    安成渊毫不犹豫地道:“只要学生能够见到皇上,亲口申诉此事,没有什么不敢的!”

    “好!你先将伤口包扎下,随后就照本殿下说的去做!”宇泓墨点头道。

    果然,正如宇泓墨所料,当众人正在榜单前或喜或悲时,安成渊突然冲到前面,将那张榜单撕下来,奋力撕裂,扔在脚下,大喊着说,“这次科举有舞弊之事,试题早就已经泄露了!”时,整个人群顿时沸腾了起来……

    车内,裴元歌看着宇泓墨,问道:“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不是在打什么主意?只是这种事情,不把事情闹大,大到完全无法收拾的情况,借此施加压力的话,想要真正查清楚可没有那么容易……。”宇泓墨眼眸凝视着外面的动静,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冽的笑,若是不将事情闹大,又怎么能够把宇泓烨牵连进来呢?这次,他非要让宇泓烨栽个狠狠的跟头不可!

    ------题外话------

    对了,求个票撒,明天开始虐渣男,这次宇泓烨要倒霉啦~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