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71章 真相,前因后果

重生之嫡女无双 271章 真相,前因后果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柳贵妃对李纤柔的孩子抱有多深的期望,她就有多痛恨害得李纤柔流产的罪魁祸首重生之嫡女无双。但冷静下来的柳贵妃心里很清楚,眼下最要紧的不是追究,而是平息事态,如今温逸静的确推了李纤柔,也的确让丫鬟去和胭脂争执,嫌疑最大,如果是她便无话可说,但若不是她,再追究下去,还不知道会牵扯出什么状况重生之嫡女无双。

    今日德昭宫的笑话已经够大,不能再延续下去,必须要果断处理。

    就算要追查真相,也要等到事后,缓缓追查,处置,如今要先保住德昭宫的名声为首务。

    于是,柳贵妃当机立断,喝道:“侧妃温逸静乖张不逊,谋害七殿下子嗣,使得七皇子妃流产身亡,心思狠毒,无可饶恕。因此本宫传令,将温逸静……”她咬咬牙,想要说什么,却又顿了顿道,“将温逸静打入冷宫,所有服侍下人不曾规劝主子,杖毙;七皇子妃身边的下人服侍不周,致使七皇子妃流产身亡,杖毙!”

    无论如何,温逸静总是温首辅的孙女,刚进门没多久,也不能做得太绝,总要给温府留一线余地。

    虽然说温首辅对这个孙女似乎没有多少爱护之情,更没有因此在朝堂上支持靠拢烨儿,但终究是温府的人,留一线余地,日后也好想见。想到这里,柳贵妃就更觉得恼怒,早知如此,就不该娶温逸静入门,非但没有拉拢到温首辅,反而闹出了今日的祸端!

    子嗣,德昭宫的名声……。真是得不偿失!

    “贵妃娘娘,我冤枉啊!不是我害得李纤柔,我没有下红花!”

    温逸静全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吓得浑身都瘫软了,挣扎着爬到柳贵妃跟前想要求情,却被上前来拖她下去的嬷嬷扯住手臂,完全不理会她的辩解,径自拖着她离开了寝殿,只留下她嘶喊的语音,似乎仍然回荡在殿内。

    而其余宫女,听到柳贵妃接连的“杖毙”二字,顿时也都抱头痛哭起来。

    皇室行事向来如此,之前的赵婕妤就是明证,在得知李纤柔病危时,这些宫女已经猜想到自己的下场。但真正听柳贵妃说出来,还是真切地感觉到了绝望,不少人已经晕倒在地。

    胭脂和蔚蓝是跟着李纤柔从李府出来的,对宫规知道得不算清楚。她们以为,温逸静下毒手害死了李纤柔,冤有头,债有主,柳贵妃定然会追究李纤柔的罪责,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们这些陪嫁侍女,以及其余服侍的宫女,竟然也成了陪葬,听到这话,都吓得瘫倒在地,连话都说不出来。

    接下来,柳贵妃要安排丧葬事宜,其余贵妇也就跟着告辞了。

    裴元歌不想在德昭宫多待,免得招来事端,便也随之告辞。回到春阳宫时,德昭宫的事情已经四散传开,春阳宫的宫女太监都得了消息,正在切切私语着,尤其说到那些被陪葬的宫女,因为跟自己身份相同,难免有些心有戚戚然,暗自为这些人叹息,庆幸自己不在德昭宫,不然也是在劫难逃。

    青黛在门口听到,忍不住开口冷笑道:“那些人有什么好同情的?”

    众人这才察觉到九皇子妃回来,忙上前见礼。

    等到裴元歌命她们起来,青黛这才继续道:“不说别人,那个胭脂!七皇子妃还在床上躺着,生死不明,孩子能不能保得住还两说,她不顾着七皇子妃的性命和身孕,居然还有闲心跟碧云吵架,让人捉了空隙,将红花下到安胎药里。若不是如此,七皇子妃也不会死!这样不用心的人,死了也活该!”

    她是脾性最直的人,因为柳贵妃和宇泓烨的人,连带着完全不待见长春宫和德昭宫。

    “所以你们以后也要警醒些,今天的事情就当是给你们提个醒儿!在这宫里,我们这些奴婢们的荣辱,跟主子都是系在一起的,只有主子好了,我们才能跟着好;若是主子出了什么意外,所有人都要跟着倒霉,德昭宫的宫女们就是例子!若是吃里扒外,存了害主子的心思,不说别人,我就先不饶她!”青黛竖起眉眼来,倒真有着几分威势。

    想到那些杖毙的宫女,这些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连称是。

    见青黛镇住了这些人,紫苑则顺势道:“既然如果,往后你们做事也要小心谨慎,自己不能存心思,也要防着别人存了害人的心思,不能够有片刻疏忽。九皇子妃的为人,这些天你们也都有所知,只要忠心认真做事,往后少不得你们的好处!你们自个好好思量思量!’

    却是一软一硬,和青黛搭台子,趁机说教春阳宫的下人。

    上次芍药花宴青黛的事情,将柳贵妃埋在春阳宫的眼线都挖了出来,随后又由郑修容补进来许多人。这些人虽然确定不是柳贵妃的眼线,但难保没有存着别的心思,正好趁这个机会敲打敲打,免得这其中又有人犯糊涂,做出什么事端来。

    果然,有德昭宫血淋淋的例子在前,再加上青黛和紫苑的话,这些人都有了些许变化。”奴婢(奴才)往后定然会尽心尽力服侍九皇子妃,忠心不二!“院子内的宫女太监都跪了下来,认真地对着裴元歌跪拜到底。是啊,九皇子妃待人宽厚,又精明能干,又得宠这样的主子本就不多,自然应该要尽心竭力得服侍,也好为自己谋个前程;否则的话,就像德昭宫的那些下人,因为这起事端全部卷进去,连命都保不住。两相权衡,究竟该怎么选择,再分明不过!”忠心二字,不是说出来的,是要做的!“紫苑意味深长地道。

    看着紫苑和青黛一唱一和,软硬兼施地震慑这些下人的心思,配合得十分默契,裴元歌心中涌起了一股欣慰的感觉,这些年来,紫苑等人跟着她,经历了不少风波,终究也都磨练出来,往后也不必担心她们出嫁后会被人欺负。青黛已经定了裴府的护卫统领赵景,楚葵和木樨也该准备着相看人选,尤其是紫苑……

    原本在出嫁前,裴元歌就想要为紫苑说门好亲的,但紫苑不肯,说这辈子就只服侍小姐,如果小姐不要她服侍,她就剪了头发做姑子,在佛前为小姐祈福,以至于裴元歌也不敢相逼。

    但紫苑服侍她这么久,裴元歌又怎么忍心让她孤独终老?

    想着,裴元歌忍不住叹了口气重生之嫡女无双。”皇子妃,茶!“就在这时,耳边传来紫苑的声音,正神色担忧地看着她,想了想,道,”虽然说人死如灯灭,也该将过往恩怨都抛释,奴婢不该说死人的坏话,但李纤柔太过分了!当初若不是皇子妃在她危难之时扶持她一把,还不知道她会沦落到什么地步?结果她却恩将仇报,踩着皇子妃和秦少夫人往上爬,活该她有这样的下场!但凡当初她有一点顾念姐妹情谊,又怎么会是这种下场?“

    虽然说她不清楚,今天的事情究竟有着多少玄机。

    但是那次小姐知道李纤柔给温逸兰下毒,脸色是那么难看,之前听说了红玉的事情,又故意拿赤金手镯栽赃陷害红玉,将她逐离李纤柔的身边,而今天出现这样意外的事情,小姐表情看似惊讶,但眼眸深处总有着一丝淡漠,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

    因此,紫苑也隐隐猜想到,今天的事情,只怕是巧合之中有着必然,而且跟小姐有关系。

    虽然说李纤柔恩将仇报,但小姐毕竟和她有着一段时间的姐妹情谊,说不定心里会觉得后会难过……若小姐为了这种人难过,那真的太不值得!

    裴元歌看出她的心思,笑着道:”我没有为李纤柔难过。“

    若是从前,或许她还会为李纤柔之死伤怀,但自从经历了青黛的事情,她已经完全释怀。而李纤柔今日之死,本就是她一手策划推动的,早在预料之中,若是有一丝懊悔,当初就不会定下这一系列的计谋;既然当初决定要李纤柔死,今天又和比为她难过?

    或许紫苑她们已经猜测出些许缘由,但是她们猜测的并非全部真相。

    在紫苑等人的眼里,她是知道了红玉在帮助李纤柔得宠,让李纤柔地位日益提高,因此故意栽赃陷害红玉,断掉李纤柔的臂膀,因此李纤柔才会在今日被人害死。但实际上,红玉原本就是泓墨安排在德昭宫的眼线,更是在她的指点和提示下,去刻意接近李纤柔,帮她出谋划策的,让她在柳贵妃面前渐渐获宠。

    红玉,本就是她的人,是她杀死李纤柔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原本,她并不急着对李纤柔下手,因为她知道,德昭宫里还有一个袁初袖。而以裴元歌对袁初袖的认知,这是个野心很大的女子,她绝对不会甘心这辈子只做宇泓烨的侍妾,蛰伏在许许多多的女子之下,她的目标,恐怕是宇泓烨的正妃之位。因此,李纤柔早晚会死在袁初袖手里。

    只不过,温逸兰中毒之事,触及了裴元歌的底线,让她心生杀机。但是,德昭宫的事情,她不宜插手,也插不进去手,更不能将嫌疑沾染到自己身上。所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借刀杀人。

    而袁初袖,自然是最合适的刀。

    只不过,袁初袖虽然对李纤柔不怀好意,但短时间内,她还不会对李纤柔动手,原因有两点。

    第一,袁初袖现在的身份太低,不可能一跃成为正妃,而宇泓烨也不会特意给她时间,让她慢慢爬到正妃的位置,早晚会娶妻,与其让一个身份高贵手段厉害的女子来跟她为难,倒不如让李纤柔这个愚钝而不得宠的女子暂时占据着正妃之位,既能够挡掉觊觎正妃位置的女子,又能够用李纤柔的愚钝来显示她的聪慧,一举两得,对袁初袖来说,李纤柔做七皇子妃反而有利。

    第二,眼下德昭宫里,只有袁初袖和李纤柔是宇泓烨的女子,情形太过明显,就算袁初袖算计了李纤柔,别人立刻就会怀疑到她身上,袁初袖当然不会去做这种不明智的事情,因此只有暂时按捺。

    而裴元歌,则针对这两点设计,谋算李纤柔的性命。

    针对第二点,裴元歌将温逸静送入了德昭宫,有温逸静这个没有多少心机,却又自以为是的侧妃和李纤柔针锋相对,别人自然会将目光集中在两人的矛盾上,事后袁初袖便可以将事情栽赃陷害到温逸静的头上,好让自己撇清,这是裴元歌为袁初袖准备好的替死鬼。

    而针对第一点,裴元歌派出了红玉。

    借着裴元歌的指点和提示,红玉接近李纤柔,慢慢获得她的信任。

    这点并不难,李纤柔在德昭宫地位低下,只要红玉教导她的办法,让她能够在柳贵妃跟前得脸,在德昭宫位置提升,李纤柔自然会相信她,倚重她。然后,红玉便在在李纤柔耳边吹风,说袁初袖的坏话,诱导李纤柔针对袁初袖。

    李纤柔新婚之夜,宇泓烨没有宿在她的新房,而是歇在晨芳阁,单凭这点,李纤柔就能很袁初袖恨得要死,因此红玉只稍微一提,便引爆了李纤柔的仇恨,让李纤柔处处针对袁初袖。

    李纤柔是正妃,袁初袖只是小小的侍妾,李纤柔有着一百种办法可以名真言顺地折腾袁初袖,还让她无法诉苦。

    而另一方面,宇泓烨满心思都是裴元歌,对其他女子并没有多大兴趣,这点袁初袖很清楚,她想要做正妃,显然不能指望宇泓烨,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攀上柳贵妃,得到柳贵妃的器重,进而一步一步往上爬。原本李纤柔做七皇子妃很好,她家世不算高,本身年龄偏大,很不自信,心机和手段都很寻常,完全压制不住袁初袖;而李纤柔的愚蠢鲁钝更彰显了袁初袖的心思灵巧,完美地成为袁初袖的衬板。

    否则,当初柳贵妃就不会对袁初袖如此关注,亲自给了体面让她过明路。

    这可都是李纤柔的功劳,若不是她让柳贵妃失望透顶,柳贵妃有怎么可能理会袁初袖一个小小的通房?

    但是,红玉接近了李纤柔,一点一点地教导她,让她知道,宇泓烨不可靠,真正能够依附的人是柳贵妃,而只要是对宇泓烨好的,柳贵妃都会喜欢重生之嫡女无双。红玉慢慢地教导李纤柔,如何在柳贵妃跟前说话,如何讨得柳贵妃喜欢,如何在柳贵妃跟前展露自己的聪明机灵,让李纤柔在柳贵妃跟前慢慢有了体面,慢慢有了期望,对李纤柔越来越看重。

    而李纤柔的得宠,却压缩了袁初袖的生存和晋升空间。

    如果正妃很上道,柳贵妃当然乐意调教李纤柔成为宇泓烨的贤内助,毕竟夫妻和睦是美德,是佳话,是能够为宇泓烨加分的;而袁初袖,只是柳贵妃在迫不得已时的选择而已。因此,当柳贵妃将心思转移到利县肉牛身上后,袁初袖自然会慢慢地备受冷落,此消彼长,自然会让袁初袖有危机感。

    如果只是正妃的折腾,袁初袖或许还能够忍受,但李纤柔的得宠,威胁到她的前途的话,同时又处处针对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和解的话,袁初袖绝对会狗急跳墙,这点,裴元歌和袁初袖交手过很多,很清楚她的这种性情,笃定了她一定会动手,除掉李纤柔。

    于是,当时机成熟后,裴元歌弄出了金镯事件,将红玉从李纤柔身边调走。

    这是一举两得,首先,因为得到李纤柔的信任,红玉成为她的贴身宫女,而将来李纤柔若是出了事端,红玉就会像胭脂和蔚蓝一样被牵连,所以,裴元歌要先将红玉调离德昭宫,在到达御刑监的当天,便被秘密送出宫,带着新的户籍和足够的银两开始新生的生活。

    为自己做事的人,裴元歌绝不会将她送上死路,这是原则。

    而另一方面,但是红玉教导李纤柔的话语和办法,让李纤柔地位慢慢提升,当红玉”死“后,李纤柔自然更会将红玉的话谨记在心中,以此为行事准则,所以,她会继续讨好柳贵妃,继续针对袁初袖,甚至比从前更加变本加厉,和袁初袖之间更加没有转圜的余地。而同时,红玉”死“后,李纤柔失了臂膀和军师,袁初袖想要动手也更加容易。

    而更妙的是,李纤柔在这时候怀孕了。

    李纤柔怀孕这件事,更是引爆了袁初袖原本就紧张的神经,如果李纤柔剩下嫡长子,地位稳固,那袁初袖便全然没有了机会;而李纤柔怀孕,使得她成为柳贵妃的的新宠,凭借身孕,李纤柔会更有底气针对袁初袖,甚至打算除掉袁初袖……。种种矛盾激化之下,袁初袖动手除掉李纤柔已成必然之局。

    李纤柔和袁初袖对上,不死不休的话,裴元歌毫不怀疑,活着的人定然是袁初袖。

    形势她已经完全制造出来,裴元歌完全不关心袁初袖会怎么做,左右不过是害死李纤柔,嫁祸温逸静,而这种手段,袁初袖绝对会很娴熟,因为当初在裴府,章芸就是这样做的,耳濡目染,袁初袖想必也用得炉火纯青,只要看今天的情形就知道,嫌疑全完集中在温逸静身上,让她辩解都无法辩解。

    正如她所预料的,人人都认为这是德昭宫的内斗,完全没有人怀疑到她的身上!

    不过,柳贵妃也不是这么容易糊弄的人,难保就不会对袁初袖起疑心。

    至于袁初袖要如何为自己辩解,能不能脱身,裴元歌当然更加不会理会。就算袁初袖能够逃脱嫌疑,也完全不足为虑……。袁初袖现在只是侍妾,她的心思都在如何爬上正妃的位置上,能够发挥的空间全在德昭宫,手根本就伸不到裴元歌这边。至于她真的爬到了正妃的位置后又会如何……

    裴元歌微微摇头,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

    袁初袖现在一没有身份,二没有背景,就算得到柳贵妃的青目,想要晋位也要有个说法,最正常的手段就是怀孕生子,立功晋升。但是当初袁初袖投靠太后的时候,为了绝后患,太后已经给她喂了绝子汤,她这辈子,只怕不会再有子嗣……。

    子嗣……。想到这个词语,裴元歌忽然心中一颤,幽幽叹息。”怎么了?“没想到耳边居然传来了宇泓墨的声音。

    他刚刚办完事,听说德昭宫的事情后,就立刻赶了回来,看到裴元歌郁郁寡欢的模样,顿时愕然。他早就知道元歌的设计,而今天的事情证明,所有事情都被元歌料中,如今李纤柔亡故,温逸静被打入冷宫,全然是德昭宫的内斗,丝毫都没有牵连到元歌身上,事情进行得这般顺利,怎么元歌反而显得这般落寞?

    迎上泓墨关切的眼神,裴元歌心中更觉得百感交集,忍不住起身,偎依在他怀中,感受着他那令人安心的气息,忍不住轻声道:”泓墨,今天有夫人提到李纤柔的身孕,我知道她是不怀好意,可是……六皇嫂扥身孕已经快六个月了,李纤柔也有了身孕,可是我……。我也真的想要孩子!其实我有点担心,我幼年时中过毒,后来又曾经被章芸下过美人泪,紫苑也说我元气耗损,需要调养,泓墨,我……。“

    听她这样说,宇泓墨便知道她为何郁郁寡欢了,眉头微锁。”我们才成亲多久,还不到三个月,你没有怀孕很正常啊,有的夫妻,成亲好几年才能够有身孕呢!你急什么?“宇泓墨柔声抚慰着她,”再说,我也不想你这么快有身孕!“”为什么?难道你不想要我们的孩子吗?“裴元歌抬起头,有些不解。

    宇泓墨闷闷地道:”你现在每个月只有那几天,我已经很憋屈了,如果现在有了身孕,怀孕十月,加上月子一个半月,我要整整禁欲将近一年,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我看我们的孩子很识趣啊,所以没有急着来报道,不然的话,等他生出来,我一定要揍这个敢跟我抢娘子的家伙!“

    裴元歌”扑哧“一笑,随即又红了脸,捶他道:”你这个无赖,跟你说正经的,你扯到哪里去了?“

    原本有些小小阴霾的郁结,却在他的无赖中烟消云散。”夫妻大事,难道不是最正经?“宇泓墨理直气壮地道,见元歌又笑了,这才笑着将她抱起来,将嘴凑到她耳边,咬着耳朵道,”既然你这么想要孩子,那我就得继续努力了,你也配合点嘛……“”宇泓墨重生之嫡女无双!“某人恼羞成怒了。

    ——我是元歌墨墨私房话不能偷听的分界线——

    盛夏将尽,天气仍然炎热如火炉,沉香殿中仍然摆着冰雕降暑,透心的凉意伴随着沉香的白烟消散开来,使得整个沉香殿有种处在寒冬腊月的错觉,正如同此刻端坐在紫檀木雕花美人椅的柳贵妃那冰冷的神色,让所有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袁初袖,你好大的本事!“

    沉默许久,柳贵妃忽然开口,伴随着茶盅砸在地上的碎裂声,令人胆战心惊。

    袁初袖本就心惊胆战,闻言吓得腿一软,不自觉地跪倒在地,竭力保持着冷静颤声道:”奴婢不明白贵妃娘娘的意思,请贵妃娘娘明示!“”不明白?你应该比谁都明白才对!“柳贵妃挑眉,嘴角冷笑,”挑拨李纤柔和温逸静生事,趁着温逸静的丫鬟碧云跟胭脂争吵之际,将红花下到安胎药中,害死李纤柔和她府内的孩子,嫁祸温逸静,你自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吗?在本宫眼里,处处都是破绽!袁初袖,本宫看错了你,原本不知道,你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说着,手猛地一拍桌子,恚怒之色尽显。

    袁初袖心猛地一颤,难道说她所做的事情已经被柳贵妃察觉到了?

    她本来并不想要李纤柔死的,李纤柔愚钝地活着,对她好处更多,但是突然有个攀高的丫头红玉冒出来,为了求登高位,处处提点李纤柔讨好柳贵妃,害得她在德昭宫的地位日益下降,而李纤柔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疯狗一样地咬着她不放,屡屡折磨她,甚至想要置她于死地。尤其李纤柔怀孕后,更是变本加厉,她实在忍无可忍,这才下了狠手,然后栽赃嫁祸温逸静。

    当时事情就这样平息,袁初袖还松了口气,没想到过去几天,柳贵妃竟突然叫她过来,问起此话。

    一时间,李纤柔脑海中闪过万千思绪,但她深知,此刻绝对不能犹豫,立刻抬起头,冤屈而又哀婉地道:”贵妃娘娘,奴婢真的不明白,您为什么会认为这件事与奴婢有关?“”你还想抵赖?温逸静虽然不算聪明,也没有傻到会那么直接就将红花下到安胎药里,除非她不想活了!而如今,李纤柔身死,温逸静被打入冷宫,你成了德昭宫里烨儿唯一的女人,这难道还不清楚吗?之前李纤柔和温逸静对你不怎么样吧?你在德昭宫日子不太好过吧?如今呢?你打量本宫是傻子么?“柳贵妃厉声道。

    听柳贵妃这样说,袁初袖反而心中稍定。

    如果说柳贵妃真的查到了什么,应该早就拿证据出来,将她处置了,而不会这样只是虚言恫吓。毕竟,她只是个小小的侍妾,柳贵妃完全不必忌讳什么。柳贵妃之所以这样做,只怕是心有疑虑,但是又找不到证据,所以才想要敲山震虎,看能不能诈出她什么破绽来。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

    袁初袖定了定神,坚定地道:”贵妃娘娘,这件事真的不是奴婢所做。“”袁初袖!“柳贵妃怒喝道。

    袁初袖委屈地道:”奴婢承认,奴婢的确对七皇子妃和静侧妃有所怀恨,毕竟她们总是针对奴婢,奴婢也是人,难免会有心思。可是,奴婢真的没有去做害死七皇子妃的事情,奴婢又不傻,贵妃娘娘您素来精明,如果真这样做,定然会被贵妃娘娘看出破绽,到时候奴婢有几条命可以活?“

    柳贵妃眯起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子。

    这些天,她派人暗地打听过德昭宫的情形,知道温逸静和李纤柔这段时间斗得很激烈,所有迹象和证据都指向温逸静。只不过眼下的情形对袁初袖太过有利,不由得她不心生疑虑,这才将袁初袖叫过来,故意试探她。如果真的是她做的,应该会有些慌乱才对……。”再说句僭越的话,其实七皇子妃活着,对奴婢更有利,因为七皇子妃不得七殿下喜欢,家世和心机手段都算寻常,奴婢想要自保还更容易些。贵妃娘娘说如今德昭宫的情形对奴婢有利,奴婢不敢苟同,就算七皇子妃亡故,以奴婢的卑微身份,难道还能够做正妃吗?七殿下早晚要再娶亲,而经过这次的事端,贵妃娘娘你自然会对七殿下的婚事更加谨慎,要挑正妃,当然是身份地位才智容貌样样都要好的人,到时候奴婢的处境更艰难。奴婢虽然愚钝,却也不会做这种自觉坟墓的事情,还请贵妃娘娘明鉴!“

    这番说辞,早在袁初袖决定对李纤柔下手时,就已经想好了。

    毕竟,柳贵妃不是好糊弄的人,定然会有些些许疑心,如果不能打消她的疑心,以柳贵妃的身份地位,想要捏死她是轻而易举,连证据都不必有的。

    柳贵妃细细思量,倒觉得她说的颇有道理。

    的确,李纤柔这样的人做正妃,对袁初袖来说更好些,以袁初袖的聪明灵巧,不可能看不透这点。而以温逸静的骄横刚愎,若说一时激愤做出下红花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或许说这件事的确和袁初袖无关。

    柳贵妃叹了口气,随即又淡淡道:”这么说,如果烨儿新娶了身份地位才智容貌痒痒都好的继妃,你你就要真的做出谋害皇子妃的事情以自保了?“”奴婢不敢!“袁初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努力着沉声道,”贵妃娘娘,奴婢能够服侍七殿下,这是奴婢的荣幸,所求的不过是容身之地而已。只要新皇子妃能够容得下奴婢,奴婢自然会尽心竭力地服侍新皇子妃,不敢有丝毫的不轨之心,还请贵妃娘娘明鉴!“

    她这样说,柳贵妃反而更加放心下来重生之嫡女无双。

    人都是有私心的,如果这个袁初袖说无论如何她都会尽心竭力服侍新皇子妃,柳贵妃难免会生疑,但现在她提出了”容身之地“四个字,有为自己打算的地方,柳贵妃反而会放心。”你放心吧,只要你尽心竭力地服侍烨儿,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你,会让你享受荣华富贵,安安稳稳地过一生。“

    既然不是她动手谋害李纤柔,这个袁初袖聪明又乖巧,暂且留着也没有什么。”多谢贵妃娘娘!“袁初袖故作感激地道,心中的大石终于松下,知道自己暂时过了这一关。至于新皇子妃……。李纤柔过世后,七殿下至少一年内要为妻守孝,不能够娶继妃。而经过这件事后,柳贵妃自然会对继妃人选包加苛刻,以免重蹈李纤柔之覆辙,而七殿下心思只在裴元歌身上,对继妃兴致不大,未必就会接受,这中间便有了她转圜的余地。

    只要她能够尽快有身孕,母凭子贵,便能够一步一步往上爬。

    倒是想到这里,袁初袖有些微微的担忧,她承宠已经有两年多,虽然说七殿下对她没有多少情分,但她毕竟是七殿下这段时间唯一的女人,恩宠更是比李纤柔多上百倍。怎么李纤柔这么快就能够有身孕,而她却迟迟无法有孕呢?看起来,要找些容易受孕的方子来调养调养才是……

    就在这时候,门外有人通报道:”贵妃娘娘,七殿下来给娘娘请安了!“”快请七殿下进来!“柳贵妃慌忙道,忍不住扫了眼袁初袖,难道说烨儿知道袁初袖被她叫过来,所以故意前来为她结尾?若是这样的话,那烨儿对袁初袖倒也上心。说起来,这些年来,除了李纤柔和温逸静,烨儿也只有袁初袖一个女人,虽然说跟袁初袖是裴元歌大姐姐有关,但未必就对袁初袖没有丝毫情分。

    若是如此的话,她就得多加思量了。

    这个袁初袖,聪明乖巧,有心思有手段,听说德昭宫的大总管王茗泉对她都很服帖,说起来倒是个不错的女人,可惜身份太低,没有任何背景。罢了,如果烨儿喜欢,等她有了身孕,就给她抬份位,给她个妾的名分,到时候再慢慢看着吧!如今要紧的,还是新继妃的挑选,以及眼下的情形。

    宇泓烨进来,见到袁初袖在这里,不由得微微一怔:”你怎么在这里?“

    他只是随口一问,但看着柳贵妃眼里,却觉得宇泓烨这是欲盖弥彰,故意给袁初袖解围。”奴婢前来给贵妃娘娘请安!“袁初袖微笑着解释,并没有说柳贵妃是怀疑她谋害李纤柔,因而传她来问话,借此哭诉委屈,因为她知道,七殿下根本就不在乎她有没有受到委屈,甚至,对于李纤柔的死,七殿下也未必有心情理会。倒是她这样说,会让柳贵妃觉得她识大体,懂规矩。

    果然,柳贵妃赞赏地看了她一眼,道:”初袖你的孝心,本宫明白,你下去吧!“

    等到袁初袖离开后,柳贵妃才招呼宇泓烨坐在她旁边。虽然穿着素服,但烨儿脸上没有丝毫的悲痛之色,柳贵妃心中暗暗叹息,”烨儿,本宫知道,你并不喜欢李纤柔,可是,她毕竟是你的皇子妃,如今亡故,又是这样的死因,又传得人尽皆知,无论如何,你总要做出了姿态来,免得被人说薄情。“”儿臣知道,也就是在母妃宫里,儿臣才不耐烦那些虚伪做作!“宇泓烨皱眉道。

    闻言,柳贵妃心中微喜,听烨儿的意思,显然是将她看到极亲近的人,才会不想伪装,语气便柔和了许多:”烨儿,本宫不明白,你既然不喜欢李纤柔,当初又为何要向你父皇求娶?就算李纤柔是裴元歌的朋友,也没有必要拿正妃来挟持她吧?一个侧妃便足以!“

    正因为不喜欢,李纤柔身份又尴尬,所以将来可以随意废黜,让元歌做正妃。

    而且,这样的妻子底气不足,自然不敢对他指手画脚,他可不想娶回来一个处处限制他的麻烦!但这些话,宇泓烨却也知道不能和柳贵妃说,只随口道:”因为当初她给了儿臣一个交换条件,必须要儿臣娶她做正妃,她才会告诉儿臣一个人名。而这个人曾是宇泓哲的钱袋子,听说富可敌国,但是只是一介商人,没有多大的背景,儿臣想着若能够找到此人,为我所用,将来必定如虎添翼。“”哦?“柳贵妃倒不知道这点,疑惑道,”是谁?“”听李纤柔说,他叫颜昭白,儿臣查过,此人是惠州富商颜越之子,的确是个商业奇才,从小就跟着颜越做生意,后来有人觊觎颜越的生意,出手抢夺,还将颜越害死,颜家彻底败落。但当时才十一岁的颜昭白却利用颜越留下来的人脉,从小做起,只用了四年时间,就重新闯出一片天下,所建的景轩商行遍布大夏,获利极丰。不过,宇泓哲和叶氏倒台后,景轩商行便解散了,颜昭白也不知所踪。“”景轩商行,本宫倒是听过这个名字,听说遍布全国,只是不知道原来是宇泓哲的钱财后盾。难怪本宫总觉得,宇泓哲出手格外大方,似乎从来都没有过银钱上的困扰,原来如此!“柳贵妃思索着道,倒也对这个颜昭白感起兴趣来,”那烨儿你找到颜昭白这个人了吗?“”还没有,三年前,他消逝得无影无踪,怎么都找不到!“宇泓烨摇摇头。

    虽然听他这样说,柳贵妃却微笑道:”虽然现在没有找到,可是看烨儿你的模样,显然已经有了方向,是不是?“”正是,儿臣打听到,这个颜昭白有个妹妹叫做颜明月,颜昭白疼她如命,而颜明月自小身体就不好,需要各种名贵药材吊着性命,也正因为如此,颜昭白宁可与虎谋皮,和宇泓哲合作,也要将景轩商行坐大。既然有体弱的颜明月这条线索,想要找到他只是时日的问题。“宇泓烨自信地道。

    既然颜明月需要名贵药材,那为了维系她的性命,颜昭白必然还要经营商行牟利重生之嫡女无双。

    只要将天底下如今牟利丰厚的大商行一一清查,早晚能够找到线索。而颜明月既然需要名贵药材补身,颜昭白定然要为她求取镑种药材,而若论名贵药材多的地方,天底下有哪里能够跟皇宫相比?只要拿出些药材来做诱饵,说不定就能够引诱出颜昭白这条大鱼。

    前段时间,宇泓烨忙于追查颜昭白的身世,好找出他踪迹的线索。

    显然一切都已经查清楚了,接下来就只等颜昭白这条大鱼上钩了!

    见宇泓烨胸有成竹的模样,柳贵妃微微放心,如果说烨儿真的能够找到这个颜昭白,收为己用的话,那才真的是如虎添翼,毕竟,古来今往,钱财都是拉拢人脉最重要的东西!”寻找颜昭白的事情固然不能放松,但是,烨儿,你也该花心思在德昭宫里了。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大,只怕朝堂都会认为你治宫不严,而且这件事又勾起了前段时间你宠妾灭妻的流言,只怕麻烦不小。“”母妃多虑了。“宇泓烨眉头紧皱,”这些毕竟是后院之事,最多也就是让京城的人多些茶余饭后的话题罢了,过段时间就会消停,母妃不要看得太严重了。“

    柳贵妃劝告道:”烨儿,你不要小看传言的力量!“”如果说传言真的这么重要的话,宇泓墨如何?乖张恣肆,喜怒无常,残暴凶戾……。若论传言最多,名声最差的皇子,还有谁比得上宇泓墨?可是靠着立下的赫赫战功,为父皇办事的功劳,不还是赫赫扬扬,在朝堂上自足很稳吗?若名声真的这么重要,宇泓墨早就应该销声匿迹了才对!“宇泓烨浑不在意地道。”烨儿你别犯糊涂,名声关系到你在朝堂的人脉,也关系到你将来继位的呼声,怎么可能不重——“

    柳贵妃正要继续劝说宇泓烨,忽然间神色剧变,剩下的话便卡在喉咙里。

    名声怎么可能不重要?

    在烨儿还没有出现之前,她曾经说过,如果宇泓墨不是他那乖张恣肆的名声,只怕早就被立为太子了,这话并不是因为当时宇泓墨是她的养子,才这样说的,而是实情!原本她以为,宇泓墨性情本就如此,再加上他这样的性情,当时用来对付叶氏十分合适,所以没有多想。但现在想起来,这其中恐怕不是这么简单……

    冷翠宫事后,宇泓墨背负着弑母的嫌疑,可是他却没有任何举动,只是为王美人守孝,而事后再回朝堂后,一举一动没有分毫的把柄能偶让人抓住,可见,就算他真的性情如此,也能够很好的控制住。

    如果说是对付叶氏,以宇泓墨近来的表现,尤其是芍药花宴上的手段,应该有着更好的办法。

    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宇泓墨他是故意的,故意张扬着这样的性情,故意让自己有了这样的名声……在皇宫中长大的人,又是皇子,宇泓墨不可能不知道,名声对于将来立太子和继位,有多大的影响。但他仍然这样做……。那是不是意味着,从一开始,宇泓墨就没有争夺皇位的心思?

    柳贵妃心中突然一片冰凉。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如果宇泓墨当真没有争夺皇位的心思,那她当初杀掉王美人,安排下冷翠宫的血案,嫁祸宇泓墨,又有什么意义?如果说宇泓墨没有争夺皇位的心思,说不定会因为她的抚养之恩转而支持烨儿,如果这样话,那现在烨儿早就是太子,根本就没有人能够与烨儿相抗衡!就算宇泓墨不顾念她的养育之恩,以他对王美人的感情,到时候柳贵妃能够轻易将王美人掌控在手中,以此来威逼宇泓墨……。

    难道说,三年前,她费尽苦心,安排下冷翠宫的血案,非但没有让烨儿成功上位,反而自断臂膀,为自己和烨儿树下了宇泓墨这个可怕的仇敌?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该是多讽刺的事情?

    就算宇泓墨从前没有争夺皇位的心思,现在为了杀母之仇,为了自保,只怕也要争夺皇位,和烨儿不死不休吧?

    柳贵妃居然觉得眼前一黑,脑海中一片眩晕。

    她究竟做了些什么?

    不!不可能!她不可能会做这样愚蠢的事情!宇泓墨说不定也是年轻气盛,和烨儿有着同样的心思,认为名声并不重要,所以才肆无忌惮!一定是这样!柳贵妃努力地说服着自己,反正现在再想这些也都没有用,现在她和宇泓墨就是仇敌,不死不休……。

    尽避心中一再地重复着这些话,却仍然难以消除柳贵妃心中的懊悔。

    早知道,不该对王美人下毒手的!

    而最近,她似乎经常在懊悔……柳贵妃心中一惊。

    见柳贵妃神色异常,宇泓烨以为她仍然在为名声的事情担忧,有些不耐烦地道:”母妃你放心好了,后院的事情终究都是小事,朝堂才真正重要!只要儿臣差事做得好,在朝堂站得稳,就算后院有再多的麻烦,最多被人说一句娶妻不贤,怪罪不到儿臣身上的!你放心,以儿臣的才能,不会让人在朝堂上算计了,只要这根本不动摇,儿臣便不会有事!“

    然而,宇泓烨没有想到,就在他自信地说出这番话后没多久,便发生了意见震动朝堂的大案。

    而他宇泓烨本人,更是莫名其妙地深陷其中……。

    ------题外话------

    接下来,大家明白的,某人要在朝堂上吃亏了~

    最近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到今天终于反应过来了,我忘了求票票~最近更新还算不错吧?求坚持的动力,求表扬,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