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69章李纤柔之死(中)

重生之嫡女无双 269章李纤柔之死(中)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侧妃不必走足六礼,程序简化了许多,因此很快就到了温逸静出嫁当天重生之嫡女无双。

    温三小姐和七殿下的事情,是这段时间京城热议的话题,最后温逸静以首辅庶孙女的身份,居然成为七殿下的侧妃,郑重其事地迎娶,这个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因此出嫁这天,前来温府看热闹的人更是多了许多。说起来,温逸静是温首辅的庶孙女,嫁给七殿下做侧妃,七殿下又这般郑重其事地迎娶,一来是彰显之前说的敬重温逸静的人品,而来就是给首辅温璟阁颜面。

    然而,相比较德昭宫的郑重其事,算是高攀的温府,却是十分冷静。

    出嫁当天,温睦敛早已经因病在翰林院告病许久,压根就没有出现,温夫人则声称要照顾夫君,无暇分身,只是出来露个脸便离开,连给温逸静送嫁都没有。整件事是由温璟阁本人主持,但无论是穿戴衣饰,还是说神情,都显得不是很高兴,神情平静而淡漠,与这出嫁的喜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七殿下这般张扬行事,迎娶温逸静,未免于理不合!”

    自古一来,只听说女方出嫁,嫌男方不够风光体面的,温首辅说出这样的话,倒是让在场的宾客都愣了愣。

    对于这桩婚事,宇泓烨并不满意。

    温逸静的多事,害得他没能够劫持到裴元歌,宇泓烨已经十分恼怒,如今竟然还要被京城流言所扰,为了平息事端,不得不娶温逸静做侧妃。以宇泓烨的骄傲自负,这般被逼迫行事,已经是十足的羞辱,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对温逸静更加没有好感。

    不过,面对着清流之首的首辅温璟阁,宇泓烨却还是堆起了笑脸。

    “温首辅太谦了,之前的事情,温三小姐并无过错,无辜受累,已经让人同情,后来又这般通情达理,大义凛然,为了温府声誉而宁愿固守青灯古佛,实在令人心折,不愧是温首辅的孙女!这般有气节的烈女子,正堪为天下女子的表率,正应该十里红妆,风光出嫁才是,又焉能怠慢?”

    这个温璟阁,不过是想要为温府找回颜面罢了,他就给他颜面。

    温璟阁却正色道:“七殿下所有谬误,自古嫡庶有别,温逸静本是庶女,又出了先前的事端,如今又是嫁作侧妃,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该张扬太过。七殿下身为皇子,便该为天下人表率,分明嫡庶,这般张扬其事,不知将不久前才嫁入德昭宫的七皇子妃置之何地?何况,温逸静愚钝鲁莽,原就不堪匹配七殿下,如今声誉受损,更加高攀不上……。”

    说着,眉目之间逸出一丝恼色,却是转瞬而逝。

    事到如今,已经到了迎娶出嫁之日,再说这些又有何用?

    原本还以为温璟阁是自谦,谁知道这话语越听越不对劲,周围的宾客顿时愣在当场。看温首辅的神情言语,似乎很不满意这桩婚事,以至于连七殿下都迁怒在内,这是怎么回事?

    “温首辅实在……。”面对这样的冷言冷语,宇泓烨顿时挂不住脸,面色微沉。

    旁边的宾仪见情形不对,忙笑着圆场道:“吉时已到,快请侧妃娘娘出来,吉时嫁女,福寿永聚!”

    “不敢说什么福寿永聚,只求今日七殿下娶了温逸静作侧妃,之后好生管教,来日若是她闯下大祸,七殿下莫要怪罪我们温府教女不严,老夫便足感盛情!”温璟阁冷冷地拱手道,德昭宫如今情形复杂,以温逸静的性情,嫁过去定然不会安分,早晚会闯下大祸,与其到时候受牵连,还不如现在就当众划清界限的好。

    宇泓烨眉头紧皱,却也不好说话,只能忍下。

    本就不情愿这桩婚事,又在温府受了气,回到德昭宫后,宇泓烨有心不搭理温逸静。无奈前次他和李纤柔新婚之夜未曾圆房,成为皇宫暗地里的笑柄,这次柳贵妃绝不容许他再闹出事端,因此早就防备着,派了周嬷嬷过来帮忙打理娶侧妃事宜,实则是警告宇泓烨不要再做出格之事,无奈宇泓烨只能够含怒进了新房。

    娶侧妃,自然没有三日婚假,次日清晨,宇泓烨照常上朝。

    而温逸静身为侧妃,也没有给皇帝和柳贵妃敬茶一说,倒是次日要给七皇子妃李纤柔敬茶。

    婚嫁前,跟着教引嬷嬷学习宫规时,李纤柔就记住了这些礼仪,因此清晨早早就起身梳洗准备,打点好一切,准备喝温逸静这杯茶。谁知道,身为正妃的她早早就准备好,身为侧妃,要向她敬茶的温逸静却是拖延了好长时间才出现在正殿的门口。

    待到看清温逸静身上的装束,李纤柔更觉得闹心无比。

    只见温逸静穿着一身锦红色绣石榴花开的对襟褙子,海棠红罗裙,头上簪着赤金嵌红玉的八宝凤钗,垂着手指头大小的珍珠流苏,一步一摇,柔润的珍珠光泽映在她白里透红的脸上,更给温逸静增添了一股媚人的光泽,眼眸中带着醉人的妩媚之意,风情无限。

    温逸静身为侧妃,不能够穿正红重生之嫡女无双。

    如果是懂规矩的侧妃,或者妾室,前来给主母敬茶时,应该穿粉红色或者桃红色衣裳,表示尊重主母的正室地位。而锦红色和海棠红,虽然不是正红,颜色却相差无几;而衣饰上的石榴花开,寓意子孙绵延,头上的八宝凤钗,更是柳贵妃赏赐下的聘礼,贵重无比,温逸静故意这般穿戴,挑衅之意昭然若揭。

    李纤柔想过温逸静不是易于之辈,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这般肆无忌惮,顿时面色沉了下来。

    见李纤柔面色变了,温逸静心中却暗暗得意,嘴角反而露出了一抹笑意,故意看了看自身的打扮,随即又笑道:“姐姐面色转怒,难不成是看妹妹这身大半不顺眼?侧妃不能穿正红,妹妹也没有犯忌讳,这锦红色和海棠红也不是正红色;至于这石榴花开的图案,原本七殿下迎妹妹我进门,就是为了绵延子嗣,自然要祈求上苍,如石榴花般子孙满堂;而这八宝凤钗,是贵妃娘娘赏赐,妹妹我不敢辜负贵妃娘娘的好意,自然要常常戴着头上,以彰显贵妃娘娘的慈爱。不知道姐姐究竟对妹妹哪里看不顺眼呢?”

    生怕李纤柔不知道她的穿戴上的挑衅之意,温逸静索性自己全部兜开。

    李纤柔气得直咬牙,但温逸静振振有词,无论哪一样都驳斥不得,只能强忍着笑道:“既然静妹妹周身穿戴都无不妥之处,又怎么觉得,本宫是为了静妹妹的穿戴而不悦呢?”

    “呀,原来姐姐不是为我的穿戴而不悦啊?”温逸静装腔作势地掩袖娇笑,“都怪妹妹不好,见姐姐看到妹妹就沉了脸,下意识以为是我的穿戴惹姐姐不高兴了。既然不是为了我的穿戴,那姐姐不高兴,难不成是因为妹妹请安敬茶来得迟了,所以心中不悦吗?”

    显然,她丝毫也没有因为自己敬茶来迟而惶恐,反而是刻意为之,意在挑衅。

    这般不将她放在眼里,简直岂有此理!李纤柔心中怒火渐往上涌,虽然说她在德昭宫地位不高,但奴仆乃至袁初袖,就算怠慢她,也只是拐弯抹角,谁也没有像这温逸静这样当面肆无忌惮地挑衅!“原来静妹妹也知道你请安来迟了,罢了,念在静妹妹你只是初犯,就在廊下站一个时辰思过也就是了。”

    不过是侧妃,居然就敢这样冒犯她,温逸静真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不成?

    不过是接着马车被劫的事情,赖上了七殿下,散布谣言威逼,死皮赖脸地赖进了德昭宫,居然这样耀武扬威。

    听到李纤柔的话,温逸静美眸中顿时流露出了明显的不悦之色。

    居然想要罚她站廊思过?哼,李纤柔算个什么东西?

    当年原本是内定的五皇子妃,结果被自己亲妹妹拔得头筹,跟五殿下弄得满城风雨,因此名誉扫地,直到十九岁都没能嫁出去的老姑娘,谁知道走了什么歪门邪道,才求七殿下娶她为妻?哼,论容貌没有她漂亮,论家世,李纤柔的父亲虽然也是阁老,却早就因为五殿下而失宠,好赖吊着而已,她却是堂堂首辅的孙女;论七殿下的宠爱,这位七皇子妃进门的当天,新婚之夜,七殿下都没有歇在新房,反而宿在晨芳阁,而她这个侧妃,却是一进门就承宠……

    李纤柔哪点能够比得上她?若是识趣,敬着她的话,她也就不跟李纤柔计较了。

    现在居然想要罚她,那就别怪她给李纤柔难看!

    “原来姐姐真是为了这个不高兴啊!”温逸静不慌不忙地笑着道,“姐姐误会了,妹妹我岂敢对姐姐不尊敬?只是昨晚妹妹服侍七殿下太晚太累,今天七殿下临走前特意叮嘱说,让妹妹晚点起,好好休息,免得过于劳累。七殿下的吩咐,妹妹我可不敢不听从,姐姐若觉得妹妹这样做不妥,只管跟七殿下理论去!”

    虽然七殿下并没有说这样的话,不过以七殿下对她的疼爱,为她圆个谎又算得了什么?

    温逸静如是想着。

    七殿下自然对她是宠爱异常的,不然,怎么会巴巴地请旨要娶她?而且在她被人劫持,名声已经毁损的情况下,还要为她正名,说她节烈可敬,居然娶她这个庶女做侧妃,又这般风光迎娶?就连迎娶时受了祖父的冷脸,也没有像对待李纤柔那般新婚之夜就将她冷落,依然和她圆房……。若不是真心喜欢她,七殿下又怎么会为她做这么多事情?

    倒是想到温璟阁,温逸静心中涌起了怒气。

    哼,居然在她风光大嫁给七殿下的当天,说那些话,故意贬低她,又故意给了她那么少的嫁妆……。虽然她是庶女,但是是嫁给七殿下做皇子妃的,怎么都应该是温逸兰的好几倍才对,分明是偏疼温逸兰,故意打压她,让她没脸……哼,祖父越是这样看不起她,她就越是要活出体面让他看清楚,看谁才是温府最风光尊贵的姑奶奶!

    因此,温逸静打定了主意,虽然她是侧妃,但定要从出嫁后的第一天开始就压住李纤柔这个正妃,好让德昭宫的人知道,谁才是七殿下真正的心头宝,谁才是德昭宫真正的女主人!

    名分算什么?她姨娘虽然是姨娘,可比温夫人要风光百倍!

    而她这个庶女也比温逸兰那个嫡女风光百倍!

    所以,对于今天的敬茶,温逸静早在出嫁前,就和容姨娘合计好每一步,一定要结结实实地给李纤柔一个下马威!

    听温逸静说得信誓旦旦,李纤柔顿时有些狐疑,难道说真的是七殿下吩咐的?以七殿下的心性,袁初袖承宠这么久,也没见七殿下对她这般体贴,居然对温逸静……。难不成七殿下当真宠爱温逸静?还是说,为了温逸静背后的温璟阁?但无论是哪种,如果七殿下如今真的把温逸静放在心上的话,她正面对抗,显然是不明智的。

    因此,即便被温逸静气得心口疼,李纤柔还是强作微笑道:“既然七殿下这样吩咐,那自然不是妹妹的错重生之嫡女无双。红玉,备茶给静侧妃!”这是提醒温逸静,该给她这个正妃敬茶了。就算你再得七殿下的喜欢,侧妃就是侧妃,还是要跪下来给她这个正妃敬茶,这就叫规矩!

    旁边一个容貌俏丽的宫女便倒了杯茶,连同茶托一道递给温逸静。

    哼,耍正室威风吗?温逸静心中暗自恼怒,但这敬茶总是要敬的,因此还是不得不接过茶托,不情不愿地跪下,举高茶托道:“七皇子妃请喝茶!”心中却在暗暗冷笑,也不看看,她温逸静敬的茶,其实好喝的?李纤柔想要羞辱她,没门!

    李纤柔露出自得的微笑,伸手去端茶。

    就在她手刚触到茶杯的那一瞬间,温逸静突然手一抖,蓝底白花的官窑茶杯顿时倾斜下来,刚倒出来的滚烫茶水倾洒出来,大半都泼在了李纤柔白皙的手上,立刻烫起了一片红肿,点缀着嫩绿色的茶叶,看起来倒有点万红丛中几点绿的意境。烫红的痕迹,衬着李纤柔白皙的肌肤,显得触目惊心。

    李纤柔不防,只觉得手上钻心的疼痛,惊呼出声。

    再看看温逸静扬起的眉眼,显然是故意将茶水倒在她的手上,以此挑衅。李纤柔连番被温逸静挑衅,再也忍耐不住,挥手将整个茶托打翻,冲着温逸静的脸甩了过去,怒喝道:“你好放肆,居然敢以下犯上,拿滚烫的茶水来泼本宫?”

    温逸静也没想到李纤柔会这样做,虽然事后躲闪,却仍然有些残余的茶水溅到了她的脸上。

    察觉到脸上几处刺痛,再看看李纤柔手上那已经渐渐冒出泡泡的痕迹,温逸静心中大为恐慌,她才刚嫁进来,容貌对于她的将来无比重要,如果被这样毁掉的话,就算七殿下原本再喜欢她,也会渐渐生厌的。这李纤柔好生狠毒,居然想要她毁容!定时怕她太得恩宠,往后没了李纤柔这个七皇子妃的地位。

    “李纤柔,你太过分了,居然借机想要毁掉我的容貌,我们到七殿下跟前理论去!”

    温逸静立刻哭了起来,拉着李纤柔的手就要去找宇泓烨,而且故意抓住李纤柔烫伤的地方,狠狠地揪了一把,最好手上留下大大的疤痕,让人见之生畏,看以后七殿下还会不会搭理她,也让李纤柔知道她温逸静的厉害!

    烫伤本就疼痛,被李纤柔这一抓一拧,刚冒出来的泡泡顿时被她擦破,水流了出来,泡泡里的嫩肉本就娇嫩敏感,被李纤柔这样大力抓着拧着,更是疼痛万分。李纤柔挣扎着,想要甩脱温逸静,没想到温逸静抓得很紧,非但没有甩脱,反而将其他地方的泡泡也都弄破,碰到里面的嫩肉,更是连片钻心的疼,疼得李纤柔立刻流出了眼泪,也忍不住喊起疼来。

    “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去把她拉开?”李纤柔惊叫着喊道,又是怒又是疼。

    红玉最先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拉架,随即胭脂和蔚蓝也围了上来,连带着旁边其他的宫女,以及早早就来候着的袁初袖也都上阵,又是劝解又是拉架,却无论如何也来不开。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响。

    清脆的碎裂声,将正在拉扯的众人惊醒,下意识地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只见一根精致的赤金八宝凤钗跌落在地,流苏断了线,珍珠四溅,而凤钗上镶嵌的红玉、翠玉、粉玉等八宝也都被摔了出来,更有几块撞在坚硬的地上,四分五裂。

    众人顿时都怔住了,不知所措。

    温逸静突然放开手,朝着八宝凤钗扑过去,将东西捡起来,捧在手心,蓦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回头怒目瞪着李纤柔,恨恨地道:“李纤柔,你好狠!你嫉妒我得宠,想要毁了我的容貌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对贵妃娘娘大不敬,不忿她赏赐给我这般宝钗,居然趁机弄坏了!这可是贵妃娘娘赏赐的东西,我小小侧妃担当不起,你且随我到贵妃娘娘跟前说清楚,免得将来带累了我!”

    李纤柔目瞪口呆,看着被摔坏的凤钗,咬唇不知所措。

    两人纠缠这段时间,李纤柔手被烫伤的地方已经溃烂成片,惨不忍睹,而她一脸的眼泪,鬓发蓬松,衣衫凌乱,原本准备好的端庄高贵荡然无存,只剩下狼狈不堪四个字。如今又摊上了弄坏贵妃娘娘赏赐的凤钗这条罪名,心头更加忐忑委屈,好一会儿才道:“胡说?根本就不是我弄的!”

    “分明就是你!你不忿贵妃娘娘看重我,故意弄坏我的凤钗!”温逸静却一口咬定了是她。

    凤钗甩脱出去,温逸静的鬓发也凌乱得不像样子,如今双眼含泪,神情委屈,看起来倒是格外楚楚可怜。

    “你不要想栽赃陷害我,分明是你对我不敬,故意把滚烫的茶水泼在我的手上,又上来跟我撕扯,无意中才会把凤钗弄掉。”李纤柔气急道,“如今你反而想要混赖,哪有这样的道理?明明就是你不敬皇子妃,无理犯上在先。”一时间她只能咬定这件事是温逸静的错。

    毕竟,是温逸静先把水泼到她的手上。

    温逸静流泪道:“你胡说,我哪有故意把茶水泼在你的手上?我只是昨晚……。昨晚初经人事,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刚才突然觉得腰酸腿软,一时间没有拿稳茶托。你也是过来人,难道不知道我这时候的感受?却故意借题发挥,想要趁机毁了我的容貌,毁了贵妃娘娘的簪子!”

    闻言,李纤柔脸顿时涨得通红,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她新婚之夜未曾和宇泓烨圆房,这份羞辱一直都是她心中的毒刺,现在温逸静却故意在她跟前说这种话,分明就是故意刺她的心,还想把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真是太可恶了!

    忽然间,温逸静像是想到了什么,嘶声喊道:“我想起来了,你新婚之夜,七殿下根本就没和你圆房,让你成了别人的笑柄重生之嫡女无双。可是,我是侧妃,七殿下昨晚却歇在我的殿内,你因此心生嫉恨,才故意这样做!李纤柔,你……七殿下新婚之夜没有和你圆房,又不是我的错,你为什么怪罪到我的头上?”

    说着,又哭了起来。

    原本想到这件事,李纤柔已经觉得锥心,现在居然被温逸静当场嚷嚷出来,当着这么多宫女和下面的面,将她的尊严彻底踩在地上羞辱,更觉得钻心刺骨的疼,而且,温逸静还这般栽赃陷害她,想要在柳贵妃跟前挑拨是非……。一时间几乎按捺不住,挥手将想要朝着温逸静的脸上打过去。

    “你放肆!”

    就在她的手刚挥出去的时候,忽然被人拦住。

    李纤柔回头去看,不是别人,竟然是她的贴身侍女红玉。

    只见红玉对她摇摇头,神色焦虑,让她不要冲动,随即对着温逸静道:“静侧妃,你也别在这里闹腾了,这件事真要闹到贵妃娘娘面前,对谁都没有好处!凤钗虽是七皇子妃扫落,但是贵妃娘娘赏赐下的凤钗,你居然没有好好保管,以至于凤钗有所毁损,你以为你脱得了干系吗?再说,你才刚进门,就要闹事闹到贵妃娘娘跟前,你以为贵妃娘娘会喜欢你这样做吗?”

    温逸静微微一怔,没想到一个宫女居然言辞伶俐,顿了顿,这才道:“我是为了让人知道贵妃娘娘的仁慈,这才戴上的,谁知道有人这么黑心眼,半点看不得别人好?”

    “静侧妃,因为你是侧妃,没有跟教引嬷嬷学习宫规,不知道也不奇怪。”红玉沉声道,神色镇静,“之前有位宫女,因为伺候贵妃娘娘得力,贵妃娘娘特意赏她了一根越级的赤金凤簪,以示恩宠。这位宫女将赤金凤簪供在香案前,早晚三炷香,谁知道贵妃娘娘的猫雪团儿不小心跑了进来,撞翻了香案,将凤簪撞在地上,扭曲损坏,那宫女立刻到贵妃娘娘面前磕头求情。结果,你知道这个宫女是什么下场吗?”

    温逸静心中猛地一颤:“什么下场?”

    “这宫女原本是贵妃娘娘跟前的得力大宫女,伺候贵妃娘娘多年,不然也不可能得到这样的恩宠,但是,从那次之后,却再也没有人在贵妃娘娘的宫里看到这位宫女了。”红玉静静地道,“那宫女和贵妃娘娘多年主仆,又对凤簪这般恭敬,又是贵妃娘娘的猫不小心扑到,结果尚且如此,静侧妃觉得,你会是什么下场?宫规如此,损坏贵人所赐之物,视为大不敬,静侧妃娘娘自己思量吧!”

    温逸静咬了咬唇,游移不定地看着红玉:“你在唬我?”

    “静侧妃若是不相信,尽可以拉着七皇子妃到贵妃娘娘跟前理论,也好看看,奴婢是不是在唬您?”红玉坦然道,见温逸静神色有些畏缩,见好就收,又道,“今日之事原是意外,但贵妃娘娘所赐之物毁损,在场之人只怕都套不得干系,为今之计,只有悄悄将这根凤钗拿出去修补,恢复原状,不被贵妃娘娘察觉,才是保全所有人的良策。静侧妃三思而后行!”

    温逸静心中忐忑,犹疑不定。

    原本这是她和容姨娘商量好的,敬茶当天就给李纤柔好看,然后故意跟她争执起来,想办法将凤钗弄落,给李纤柔按个嫉妒,不敬柳贵妃的罪名,这样柳贵妃定然更加不喜欢李纤柔。到时候她有了七殿下的宠爱,又有了柳贵妃撑腰,李纤柔又算是哪根葱?

    可现在听这宫女所说,显然按照规矩,凤钗毁损,她也会被责罚,这就得不偿失了。

    “这样好了,凤钗毁损的红玉和蓝玉,由我家七皇子妃再拿出新的玉石,将这凤簪修补完善。可是,静侧妃您也不能再闹了,好好的给七皇子妃敬茶,这件事就算这样落幕,如何?”红玉软硬兼施,道,“静侧妃,两全其美,总比两败俱伤的好,你说呢?”

    温逸静沉思良久,终于慢慢地点点头。

    “奴婢伺候静侧妃梳洗,静侧妃请往这边来!”红玉见状,也不再刁难,笑着将她迎进偏殿。

    重新梳洗过后,温逸静再次来到正殿,不情不愿地跪了下去,重新给李纤柔敬茶。经过方才的混乱,她也不敢再生幺蛾子,而李纤柔同样惊魂未定,也无心刁难她,双方就这么走了过场。随即袁初袖上前给温逸静见礼,得了温逸静一个不屑的白眼,便算是礼毕。

    李纤柔无心理会她们,立刻让她们退了下去。

    等到众人都离开,甚至包括她的陪嫁侍女胭脂和蔚蓝,李纤柔才抓住红玉的手,道:“这个温逸静,实在太可气了,居然这样挑衅我,还想栽赃陷害。刚才幸好有红玉你帮我解围,不然这件事我真不知道如何收拾了。”

    “只要七皇子妃不怪奴婢擅做主张就好!”红玉却丝毫也不居功自傲,“其实静侧妃是故意的,这谁都看得出来,但现在她是新进门的人,七殿下似乎又对她格外恩宠,便不得不小心。最重要的是,七殿下如今内院的事情已经很麻烦了,贵妃娘娘定然不喜欢再传出争风吃醋的事情,如果静侧妃刚进门,您二位就闹起来,影响到七殿下的声誉,皇子妃您刚在贵妃娘娘心中建立起来的地位,就又要轰然倒塌了。”

    李纤柔点点头:“我也是想到了这点,所以害怕!”

    经过这些时日,她何尝不明白,自己如今虽然是七皇子妃,似乎身份尊贵,实则并无半分地位。原本七殿下想要靠她谋算裴元歌,但也不曾对她好,后来更因此失了柳贵妃的心,处境更加凄凉。若不是红玉提点,让她明白,现在七殿下已经完全靠不住,必须要讨好柳贵妃,她只怕还要糊里糊涂。

    其实,裴元歌也曾经这样提点她,让她放弃七殿下,转而朝柳贵妃动心思……

    唉,媳妇本就难做,皇室的媳妇更加难做。

    尤其,没有夫君庇护的媳妇,更是难上加难,不像裴元歌……重生之嫡女无双。九殿下宠着,父皇似乎也喜欢她,又有娘家撑腰,以至于敢公然跟柳贵妃决裂,从那次青黛事件后,柳贵妃称病,她李纤柔要天天去侍疾,而裴元歌却也同样称病,连去柳贵妃那边走走过场都不曾……。为何她就如此凄惨?

    但事到如今,又能如何?

    “皇子妃不必为静侧妃担忧。依奴婢看来,静侧妃虽然嚣张,但是心思简单,什么算计都在脸上摆着,反而好应付,您只容着她,把她当小丑看待,不理会就是了。”红玉劝说道,“奴婢倒觉得,那位袁姑娘不能小觑,毕竟她承宠已经有两年多,七殿下都不曾对她生厌,而宠妾灭妻的流言非但没有毁了她,反而让她在贵妃娘娘跟前得脸,过了明路……这样心机深沉之人,皇子妃才应该要谨慎对待,不能掉以轻心!”

    李纤柔点点头,道:“我知道,以后我不理会温逸静便是了。”

    而离开正殿的胭脂,在门关起来的瞬间,不悦地看了眼殿中的红玉,恼怒地道:“这算怎么回事?明明我们才是七皇子妃的陪嫁丫鬟,最忠心的人,现在居然被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黄毛丫头骑到了头上!七皇子妃宁可将我们都撵走,也要留下那小蹄子说话,想想就叫人生气!”

    明明她们才应该是七皇子妃最亲近的心腹才对。

    “你知足吧!”蔚蓝在旁边劝她,“你也知道我们是七皇子妃的陪嫁丫鬟,这辈子就跟七皇子妃绑在一起了,只有七皇子妃好,我们才能好起来!那红玉虽然后来居上,但的确是个对宫中事情清楚,又聪明有心机的人,有她提点着七皇子妃,没看到七皇子妃在贵妃娘娘跟前也越来越得脸了?你再看看如今德昭宫里的人怎么对待咱们的?再想想从前的处境,我们都该谢谢红玉才是!”

    “你这话简直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胭脂气结。

    蔚蓝摇头道:“我这是为咱们自己着想,七皇子妃不得七殿下欢心,若是连贵妃娘娘也笼络不住,处境更惨,咱们做丫鬟的又能好到哪里去?再则……”她微微顿了顿,悄声附耳道,“别犯傻了,咱们毕竟是陪嫁丫鬟,七皇子妃如今只是倚重红玉的心巧而已,谁最可信,七皇子妃心里有数,等到七皇子妃地位稳固了,到时候还愁咱们挤不掉红玉吗?”

    胭脂眼前一亮,笑着挽上蔚蓝的手:“还是蔚蓝姐姐想得周到!”

    就在胭脂和蔚蓝窃窃私语的时候,过了月亮门,袁初袖仍然在沉思着方才的情形,尤其是那个最后出来善后的宫女红玉,言谈静淡,心思灵巧,三言两语便镇住了温逸静,显然不是寻常宫女。最近这段时间,李纤柔像是突然开了窍,不再帮着七殿下谋算裴元歌,反而将心思转到了柳贵妃身上,难道就是这个宫女在起作用?

    这种结果,裴元舞并不乐见。

    从前的李纤柔愚钝,居然傻得去帮七殿下谋夺裴元歌?反而因此得罪了柳贵妃,这正是裴元舞所乐意看到的情形。她裴元舞没有夺到正妃的位置前,李纤柔这个正妃,在七殿下和柳贵妃跟前越没有体面,越愚钝,对她就越有利,因为这样的人才能够凸显她的灵巧聪明,从而让柳贵妃注意到她,进而重视她,扶持她。

    毕竟,七殿下心思并不在她们身上,真正能够依靠的人,一是柳贵妃,二是子嗣。

    但现在,李纤柔突然开了窍,也意识到柳贵妃的重要性,甚至也找到了如何讨好柳贵妃的窍门,那就是七殿下,只要七殿下好的事情,柳贵妃都乐见其成。但这样一来,袁初袖的地位就有些危险了,毕竟李纤柔是正妃,她若是聪明伶俐,能够扶持七殿下,柳贵妃自然会对她另眼相看,更愿意扶持她。

    毕竟,夫妻和睦,尊妻重嫡,这在大夏是美德。

    柳贵妃定然乐见李纤柔成为七殿下的贤内助,就算她心思有所不及,柳贵妃也会提点调教她。

    而袁初袖却只是侍妾,可有可无,只有在李纤柔黯淡的时候,才能显出她的光彩,才会引起柳贵妃的注意。这段时间,柳贵妃对李纤柔声色渐缓,而对她却越来越冷淡,甚至未必能够想得起她来……。这样的局面她很不利,需得想个办法扭转不可。

    袁初袖正想着,忽然察觉到眼前一道红影,忙顿了足。

    几盆艳丽的红山茶花旁边,温逸静站定脚步,冷冷地扫视着眼前的袁初袖,神色颇为不善:“你就是袁初袖?那名侍妾?听说七殿下对你颇为宠爱,以至于七皇子妃的新婚之夜,七殿下没有宿在新房,而是歇在你的晨芳阁?”

    听出她言语不善,袁初袖心中一动,神色恭谦地道:“静侧妃娘娘说笑了,奴婢只是一个侍妾,哪里能够当得起七殿下这般看重?”说着,看看四周见没有人,便凑上前去,轻声道,“七殿下只是不喜欢七皇子妃,所以不愿意和她圆房,故意拿奴婢打七皇子妃的脸而已,跟奴婢本人并没有多少关系。而如今静侧妃进了门,七殿下心有所属,自然就不同了。以后还要请静侧妃多多关照!”

    这话听得顺耳,温逸静神色顿时缓和:“算你聪明!”

    “静侧妃刚刚嫁入德昭宫,只怕会有很多地方不熟悉,不如奴婢带您走动走动,正好跟您讲说七殿下的喜好,不知道静侧妃意下如何?”袁初袖笑着抛出了诱饵。

    温逸静果然心动:“那你就到我的暮雨殿来伺候我吧!罢刚跟李纤柔闹腾了那么久,闹得我浑身酸疼,你正好帮我捶捶腿,顺便跟我说说七殿下的喜好!”言谈神情之中尽是恩赐之意,似乎在说,我让你袁初袖伺候我,是看得起你!

    而她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一个侍妾而已,不过是见她如今得势,所以趁机攀附上来,既然这样识趣,她就给她个颜面吧!

    而袁初袖却被温逸静这大咧咧的话语激怒,居然让她伺候温逸静?

    李纤柔到也罢了,毕竟是正妃,温逸静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接着马车被劫的事情,死皮赖脸赖上了七殿下才进的门,她已经服软,主动向温逸静示好,温逸静居然就真的将她当成奴婢看待……重生之嫡女无双。但眼下,袁初袖另有所图,便也不得不委曲求全,强笑道:“静侧妃看得起奴婢,是奴婢的荣幸!”

    果然!

    看起来她和姨娘的合计半点没有错,果然今天给了李纤柔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德昭宫的风向就立刻变了,别人都知道她温逸静才是德昭宫的女主人,这个攀附上的侍妾就是明证!

    温逸静得意洋洋地想着。

    而接下来的时日里,原本还算平静的德昭宫顿时因为温逸静的到来而变得热闹非凡。李纤柔仗着是正室不屑温逸静,温逸静觉得自己深得七殿下宠爱看不起李纤柔,两人每次见面都是明枪暗箭,风波无数。

    而这其中,最倒霉的莫过于袁初袖。

    李纤柔是真心忌惮袁初袖,伺机就要修理她,而温逸静则将袁初袖当做奴婢看待,认为让袁初袖服侍她是抬举袁初袖,于是两人只要起冲突,最后都会拿袁初袖撒气,而碍于身份地位的问题,加上柳贵妃和宇泓烨的心思都不在她身上,袁初袖也只能隐忍,想办法挑拨离间温逸静和李纤柔三人。

    当着宇泓烨和柳贵妃的面,众人言笑晏晏,私底下风起云涌,精彩难以尽数。

    这些消息,自然明里暗里传到了裴元歌的耳朵里。

    听说李纤柔因为身边突然出现的宫女红玉,猛然开窍,开始讨好柳贵妃,对付起袁初袖,在德昭宫的地位似乎越来越高。裴元歌眉眼半垂,唇角微微勾起,纤细的手指敲着桌面,轻声喃喃道:“红玉,李纤柔,袁初袖,温逸静……。”思索了片刻,道,“木樨,将九殿下上次送我的赤金嵌羊脂玉雕花手镯拿出来。”

    于是,这日,裴元歌和李纤柔在御花园中“偶遇”。

    许久不见,裴元歌容色似乎更加艳光照人,令李纤柔几乎不敢逼视。那种光彩,是夫君呵护,地位稳固,永远处在万道金光的美好境地才能够温养出来的光彩……。李纤柔思索良久,脸上忽然浮现出笑容,上前迎住裴元歌,柔声道:“元歌妹妹,好久不见,你气色越来越好了。”

    “是好久不见,不过,我倒是觉得七皇嫂气色越来越好了!”裴元歌温然而笑,“听说七皇嫂最近在德昭宫地位越来越高,想必对皇宫也越来越熟悉了吧?真是可喜可贺!”说着,似有意似无意地撩了撩鬓边的头发,露出了手腕上的赤金羊脂玉雕花手镯,灿烂的金色,迎着羊脂玉般的肌肤,粲然生辉。

    “元歌妹妹,你还在生我的气,是不是?”李纤柔神色黯然。

    裴元歌弯唇而笑:“七皇嫂做了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情吗?”

    李纤柔咬咬牙,挥手命身边的侍女们退后几步,看看裴元歌,见她无动于衷,显然没有让紫苑等人退后的意思。李纤柔忍着上前,对着裴元歌福身道:“元歌妹妹,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柳府寿宴,我不该把你引到偏院去;芍药花宴,我也不该对你落井下石,都是我的错!可是,元歌妹妹,我也是迫不得已,七殿下娶我,只是因为我是你的朋友,想要借我谋算你……。我的处境你也知道……。但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该谋算你,毕竟你是对我最好的人,是我鬼迷心窍……”

    李纤柔低语着,尽述自己的无奈,以及懊悔之心。

    “直到如今,我才明白过来,七殿下根本就不能依靠,从前是我糊涂。元歌妹妹,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李纤柔楚楚可怜地道,“我是真心悔悟,想要弥补之前的错。这样对你也有好处,毕竟七殿下他……。有我在七殿下身边给你通风报信,你也不会受到伤害,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裴元歌静静地凝视着她,沉默不语。

    如果在柳府寿宴,李纤柔肯对她说出这番话,裴元歌定然会触动,不会为难她,会帮着她在德昭宫巩固地位,会对她很好很好,就像青黛一样……。但是现在——

    “纤柔姐姐这是在跟我讲和吗?”裴元歌淡淡一笑,似乎有着几许苦涩。

    听到她改了成为,李纤柔心中大喜,忙道:“元歌妹妹,只要你能原谅我,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宇泓烨的心,她永远都留不住,那么维护地位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前元歌教她的,讨好柳贵妃,和杜若兰裴元歌交好,靠自己在宫中立足,尤其是裴元歌……。

    裴元歌似乎在犹疑说,手无意识地扶在了旁边的假山上。

    “呀,皇子妃,你的手脏了。”紫苑忙道,伸出手帕来帮她擦拭,“前几天刚下过雨,这假山缝里最容易生出青苔来,瞧把皇子妃的手掌和衣袖都弄脏了。待会儿您还要去看望六皇子妃,这样子可不恭敬。哎呀,这青苔最难弄干净,还是找地方洗洗手再说吧!”

    李纤柔见裴元歌有所意动,忙道:“旁边有几间房,专供人洗漱歇脚用的,我陪元歌妹妹过去。”

    没走几步,果然有几间房屋,掩映在扶疏花木之中,十分幽静,里面洗漱用具一应俱全。紫苑回去取裴元歌惯用的花露,以及更换的衣裳,楚葵木樨去打水,青黛盛来服侍裴元歌洗漱。见人手似乎有些紧张,李纤柔为了讨好裴元歌,忙叫身边的侍女也上前帮忙。

    裴元歌脱了手镯和戒指,洗漱过后,正巧紫苑赶回来,便抹了花露。

    随后紫苑等人又服侍裴元歌到偏殿去换衣裳,等到裴元歌再度出来,已经换了一身冰蓝色荷叶领轻纱上衣,下着同色纱裙,衬着她清丽的容色,宛如冰雪仙子一般,在这盛暑之际,有着沁人心扉的清凉之意,见之忘俗重生之嫡女无双。或许是因为李纤柔的话,裴元歌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出来后看向李纤柔,许久才道:“纤柔姐姐……。”

    就在这时,青黛却突然喊了起来:“皇子妃,您的赤金嵌羊脂玉雕花手镯呢?”

    裴元歌微微一怔,神色顿时慌乱起来:“怎么?那对雕花手镯不见了吗?快帮我找找,那可是泓墨送给我的东西。他说难得送给我东西,特意叮嘱让我一定要好好保管,天天带着的。如果弄丢了,回去泓墨准要跟我急,这可麻烦了!”

    紫苑等人忙四下找了起来。

    李纤柔听她说得要紧,也忙吩咐身边的侍女帮忙寻找。

    青黛边找边道:“刚才皇子妃您要洗手,奴婢担心手镯沾了水,弄湿了衣袖不好,便用帕子包起来,放在了一边,跟那些戒指和金镯子放在一起的。后来,奴婢忙着服侍您更衣,再出来帮您戴首饰,才发现这对手镯不见了!明明都在一起的,若是人来人往挤掉了,怎么戒指和金镯子都在,就这对嵌羊脂玉的手镯不见了?分明有蹊跷!”

    说着,抬起头,指着旁边的宫女道:“方才可有谁进出这宫殿?是不是有人眼馋,把这对手镯偷走了?”

    那宫女倒是实诚,忙摇摇头道:“没有没有,刚才青黛姐姐等人服侍九皇子妃到偏殿更衣,奴婢和红玉姐姐们,还有七皇子妃都在这等着,如果有人进出,奴婢定然会知道的。”

    红玉却皱起了眉头,听出青黛言外之意,神色极为不善:“青黛姑娘的话,是认为我们中间有人偷了这对赤金嵌羊脂玉的雕花手镯不成?我们虽然只是奴婢,微不足道,但毕竟也是跟着七皇子妃的人,好歹也见过世面,断不会眼皮子如此之浅,居然偷盗到九皇子妃的身上来了。再者,这么多人在场,若是谁有动作,早就被人察觉了。”

    “那照你这么说,这镯子是飞天遁地了不成?”青黛冷笑。

    红玉眉头越皱越深,道:“这件事的确蹊跷。刚才九皇子妃戴的手镯,奴婢们都有看到——”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们都有看到?若是你们没有看到,难不成还要说是我家皇子妃没戴这手镯,故意混赖你们不成?”青黛当即接话,言辞凌厉,“我倒是奇怪了,平日里胭脂和蔚蓝我是见过的,常在七皇子妃身边待着,你又是什么人?怎么胭脂和蔚蓝还没说话,先轮到你了?”

    听出了她话语中的不善,红玉强忍着道:“奴婢红玉,原本是德昭宫正殿飞花殿的洒扫宫女,承蒙七皇子妃不弃,赏识奴婢,将奴婢带在身边服侍。只因为方才听青黛姐姐说话,似乎涉及到我们这些奴婢,因此贸然开口,想要解说一二。虽然我们都是奴婢,但就算是天牢刑部的死刑犯,也有让人喊冤辩解的机会。”

    这番说软中带硬,绵里藏针,倒是很不卑不亢。

    “原来是洒扫上的人,我还当是调教鹦鹉的宫人呢?不然怎么这么伶牙俐齿?”青黛冷笑道,“不过,洒扫原是粗使,没多少见识,骤然间到了七皇子妃身边,被珠光宝气迷了眼,眼皮浅也是有的,不敢偷主子的,便偷到了别人身上,这种事情,我也见得多了!”

    这分明就是直将嫌疑指向红玉,就差明着说镯子是她偷得了。

    听她话语越来越不善,红玉忍不住道:“青黛姑娘,请你慎言!奴婢虽然低微,却也不容忍这样污蔑!”

    “污蔑?那怎么人家刚刚那个小爆女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话,就你耳朵灵,偏听出我的意思是在指你们偷盗手镯?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青黛冷笑,眉峰凌厉,“我可记得,方才我在服侍九皇子妃洗手时,你也在旁边凑着。就像你说的,众目睽睽之下,想要偷盗手镯不容易,但是如果趁着九皇子妃洗漱,一片混乱之时,趁机将手镯拿起,装作服侍九皇子妃洗漱的样子,瞒天过海可就容易得多了!”

    红玉终于恼怒了,冷笑道:“青黛姑娘这是认准我了?”

    “你若说自己是清白的,敢不敢让我搜身?”青黛近前一步,逼视着她,冷冷地道,“不止是你,方才近过九皇子妃身的人,一个一个都要搜身,连带我们这些春阳宫的奴婢也不例外。这对手镯,是九殿下送给九皇子妃的,意义非比寻常,断不能被那些黑了心肝的东西偷走,反而害得九皇子妃和九殿下生气!”

    红玉显然也被青黛说得恼怒起来,喝道:“好,搜身就搜身,难道还怕你不成?可是,若是我身上没有呢?”

    “你若没有偷手镯,我青黛给你斟茶赔罪,从此见了你,我就绕道走,这辈子半点不敢沾惹你!”青黛朗声道,“可是,若是你偷了手镯呢?这又该如何论处?”

    红玉也朗声道:“若真是我偷了手镯,我这就离了七皇子妃身边,自罚到御刑监去做苦役!”

    “好,一言为定!”

    谁也没想到,这两人越说越僵,竟然就这样杠上了。裴元歌微微皱眉道:“青黛!”随即又向李纤柔道,“纤柔姐姐,这对手镯对我来说很是重要,不能就这样没有个交代便没了,若是如此,连九殿下也会跟我恼了,因此必须要找到。不过,之前离我近的都是春阳宫的人,该先从她们身上搜起,紫苑,你之前回春阳宫,最没有嫌疑,你来搜身。”

    “九皇子妃不必如此,方才青黛姑娘这样说话,我若不搜身以证清白,只怕人人都要以为我做了贼!”红玉冷眉冷眼地道,“也不必紫苑姐姐来搜身,我自个儿就能给你们看!”说着,便抖落着衣衫,随即伸手去解腰带。

    而就在这时,只听“哐当”一声响,一对手镯从她的袖袋之中跌落。

    众人都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