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61章 柳贵妃昏厥

重生之嫡女无双 261章 柳贵妃昏厥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母妃,妾身还是那句话,绝无此事!昨晚九殿下的确是多喝了些酒,醉醺醺地回房,青黛进去服侍,仅此而已,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浪客中文网舒骺豞匫九殿下因为从前在边疆落下病谤,胃不好,因此酒醉之后十分难受,折腾了一宿都没有睡好,今天请了太医过来看,说是要调养。至于青黛,她遇到了些事情,所以窝在房内不出来,根本就不是暮雪所说的那般。”裴元歌沉声道,声音中有着一种哀莫大过于心死的感觉,“妾身的确不明白,为何这些宫女要污蔑青黛,污蔑妾身,污蔑九殿下,还请母妃明鉴!”

    事到如今,裴元歌居然还咬死不认,柳贵妃顿时面显怒色。

    李纤柔适时道:“元歌妹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九皇弟是你的夫君,你就该以夫为天,不过是个通房,哪里就至于跟九殿下这样闹讲起来,竟然要弄出人命来!还误了九殿下的早朝,这也太孩子气了!你快向母妃认个错,让青黛好好服侍九殿下,母妃素来宽柔,不会难为你的!”

    这番话联系起方才李纤柔对待袁氏的宽和大度,更和裴元歌形成鲜明的对比。

    “纤柔姐姐!你是我的姐姐,可是眼下你居然说这样的话!”裴元歌半是伤痛半是失望地看着她。

    李纤柔叹息道:“我是你的姐姐,但这事的确是你做得不对,我也不能偏袒你!”原本以为裴元歌和九殿下有多恩爱情深,原来也一样!新婚才一个多月,九殿下便收用了青黛,原来九殿下对她也不过如此!

    “母妃,妾身再说一遍,绝无此事,这都是暮雪这个丫鬟在挑拨离间,母妃您不该相信她的话!”裴元歌重新道,“如果您不相信,可以将九殿下请过来,他是当事人,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事情的经过,而不是让这些宫女在这里信口雌黄!”

    “九皇子妃,九殿下喜欢青黛姐姐,春阳宫里人人都看得出来,同样的东西,但凡事青黛姐姐送给九殿下,九殿下都会格外喜欢!只不过九殿下一直敬重九皇子妃,又因为这件事对九皇子妃心怀愧疚,自然不会给您难堪。”暮雪道,“其实,要查证这件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青黛姐姐带过来验身。如果如九皇子妃所说,并无此事,是奴婢在信口雌黄,那青黛姐姐就应该是清白之身。相反,如果九殿下真的收用了青黛姐姐,那青黛姐姐就并非完璧。贵妃娘娘,奴婢请贵妃娘娘将青黛姐姐唤来!”

    “你算什么东西?”裴元歌勃然大怒,“本宫带过来的陪嫁丫鬟,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贱人说什么验身?”

    柳贵妃长吁了口气:“来人,将青黛带过来,再去请宫嬷嬷过来验身!”

    “母妃!”裴元歌嘶声道,神色伤痛,“青黛是妾身的陪嫁丫鬟,她的清白身系着妾身的清白,怎么能够因为这些宫女的信口雌黄,就要当众请宫嬷嬷为青黛验身?这岂不是在怀疑妾身的清白吗?母妃,您不能这样当众打妾身的脸啊!”

    “元歌,既然你说青黛是清白的,是这宫女在信口雌黄,双方各执一词,众目睽睽之下就更要查个清楚了。既然给青黛验身能够证明你和她的清白,那就应该查清楚。免得众口悠悠,谁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谣言呢?”柳贵妃说得十分慈爱,但态度很坚决,要给青黛验身。

    说话间,青黛已经被带了进来。

    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柳贵妃问道:“青黛,你可愿意验身?”

    “奴婢愿意验身!”青黛面色苍白,却仍然道。

    裴元歌失声惊呼:“青黛!”目光中满是心痛。

    “奴婢愿意验身,请宫嬷嬷为奴婢验身!”青黛神色坚定,重复了一遍,却不看裴元歌,而是起身,随着宫嬷嬷走到了偏殿之中。

    看这情形,众人心中已经有了定论,看起来这个青黛的确和九殿下有了是非。不过也难怪,这青黛明眸皓齿,眉目间的光华令人眼前一亮,虽然远不及九皇子妃的雍容华贵,清丽绝色,但也是个难得的美人。男人都是贪新鲜的,也难怪九殿下会惦记着,而九皇子妃又要如此忌惮这个青黛。

    一时间,众人之中有同情裴元歌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就在这时候,验身的宫嬷嬷已经出来,神色很是古怪,有些犹疑地看着柳贵妃,再看看裴元歌,却不得不道:“回禀贵妃娘娘,奴婢给这位青黛姑娘验过身,白璧无瑕,仍然是清清白白地女儿家!”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连柳贵妃也勃然色变。

    青黛木然地跟着宫嬷嬷出来,神色淡漠,听到宫嬷嬷的话语后,二话不说,转头就朝着身边的红漆圆柱撞了过去。裴元歌似乎早就预料到这情形,忙上前抱住她,连带着紫苑楚葵木樨都跟着过去。青黛仍然奋力挣扎,哭着道:“小姐,您放开奴婢,让奴婢去死吧!奴婢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居然被人这样污蔑,还栽赃到您和九殿下身上,奴婢往后再也没法见人了,您就让奴婢去了吧!也免得往后被人诟病,还要连累小姐您的清白!”

    “青黛,这不是你的错,跟你没有关系啊!”紫苑等人纷纷劝说道。

    裴元歌紧紧抱着青黛,泪盈于眶:“青黛,别做傻事!我知道的,没有哪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能够受得起验身这样的屈辱,你之所以答应,就是为了还我一个清白,然后就想要以死明志!可是你这样做好傻,污蔑你,污蔑我,污蔑九殿下的那些人都还好好地活着,凭什么你要死?你是为我而受的这份屈辱,你放心,我绝不会放过那些恶人,从今往后,我护着你,谁若敢说你半句不好,那就是欺辱我裴元歌!”

    听她这样的话,众人才明白过来。

    原来方才青黛答应验身,不是因为她和九殿下有了首尾,要借此活命,而是为了证明自家小姐的清白,当时便已经心存死志,所以神色才会那样奇怪。这样的忠仆义婢,实在难得!而能够让青黛这样追随,这位九皇子妃定然也有过人之处!

    看着裴元歌和青黛主仆情深的模样,众人都感慨万千。

    “原本妾身不想把这件事揭开的,但既然母妃口口声声说,要将此事查个清楚明白,那妾身就告诉母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要请母妃您这个掌宫之人,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裴元歌虽然口称母妃去,却没有半点恭敬之意,反而充满了冷漠和愤怒,显然是因为方才青黛寻死的事情,被激起了性情。

    “前段日子,青黛跑过来告诉妾身说,暮雪跟她说,但凡是她送过去的东西,九殿下都会格外喜欢,似乎在暗示青黛,九殿下对她有意。青黛原本以为这是暮雪在讨好她,谁知道注意到这件事后,才发现竟然真的如此。青黛就觉得奇怪……”裴元歌说到这里,忽然顿了顿。

    青黛猛地抬起头,看着裴元歌,咬牙道:“小姐,您不必为奴婢遮掩!”

    说着,跪倒在地,神态傲然,铁骨铮铮,“奴婢素来知道,九殿下对九皇子妃情深意重,眼里根本没有别人的存在,何况是我这么个完全不能够跟九皇子妃相比的奴婢?可是,但凡奴婢送过去的东西,九殿下却的确会更合心意,奴婢就想,会不会这些东西有什么古怪!”

    “青黛,我来说!”裴元歌忽然拦住了她,继续道,“听了青黛的话,因为事关九殿下,妾身不敢怠慢,立刻查看。结果发现,青黛送给九殿下的东西,都被人做过手脚,茶水里被人加入了荷香,衣饰中被人撒上了香粉,徽墨中被人掺入了苏墨……

    虽然都是不经意的小细节,但这些小细节却都是九殿下所喜欢的,因此但凡青黛送过去的东西,都会格外合九殿下的心意。妾身觉得事有蹊跷,就命人追查,将嫌疑锁定到暮雪这些人的身上。只不过,妾身不敢确定,暮雪她们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目的,所以不敢打草惊蛇。”

    青黛却又跪直了身体,续着裴元歌的话往下说。

    “于是,奴婢就向九皇子妃进言,既然暮雪等人是冲着奴婢来的,说不定就是要在奴婢身上做手脚,不如让奴婢假装被她的话语打动,虚以委蛇,好试探这些人的真正目的。结果发现,暮雪一直把话题往通房上带,话里话外,都说九殿下喜欢奴婢,撺掇奴婢去做通房,还说九皇子妃不能容人,因此更要讨得九殿下的喜欢。昨晚,奴婢原本在房内休息……”

    “青黛,我来说吧!”裴元歌看着她,神色担忧。

    青黛摇摇头,神色坚定地道:“奴婢是当事人,就该由奴婢来说。昨晚,暮雪说九殿下回宫没人服侍,让奴婢进去服侍。谁知道,奴婢才刚进去,暮雪就突然撕扯起奴婢的衣裳,把奴婢的头发弄乱,奴婢正觉得恼怒,暮雪说,如今九殿下醉酒在房内,奴婢这样子出去,传到小姐耳朵里,定然不会轻饶奴婢,奴婢如果识相的话,就该趁着这机会成就……成就好事!奴婢不愿意,暮雪就威胁奴婢说,如果奴婢不照着做,就这样出去,被人看到了,定然会以为奴婢和九殿下有了什么。她再让人来……欺辱奴婢,到时候奴婢失了身子,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还不如……还不如……”

    青黛说着,突然哭了起来,神色羞愤欲绝、

    “听她说得凶狠,到时候奴婢非但清白不保,同样还要连累到小姐,奴婢就和她虚以委蛇,说奴婢害羞,不喜欢别人在场,让她出去。暮雪以为奴婢被吓住了,定然不会违背她,就放心地出去了……奴婢原本不明白,为什么暮雪要这样害奴婢,知道刚才,听说事情牵连到小姐身上,才知道她的目的原来是小姐,是要借奴婢污蔑小姐,把脏水泼到小姐身上……”

    “你胡说,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更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暮雪突然叫喊起来。

    她完全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昨晚明明照她们的计划,青黛穿戴着九皇子妃的衣饰,出来时衣衫凌乱,形容不整,面色潮红,显然是和人……结果刚才验身,青黛居然是完璧,而且还说出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来!

    暮雪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寒意:“贵妃娘娘,贵妃娘娘,绝无此事!是青黛她想要做通房,所以昨晚趁着九殿下酒醉进去……想必是九殿下不要她,她怕九殿下和九皇子妃不饶她,这才编出这样的话语来污蔑奴婢!斌妃娘娘,奴婢也是被青黛欺瞒了呀!”

    说着,不住地磕头。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想要污蔑青黛!”裴元歌怒声道,“你们那些做过手脚的东西,本宫都还保留着,就是要等着有一天来对质;昨晚本宫回来后,听青黛说了经过,就立刻将青黛看管起来,她门口都有人守着,又如何欺骗于你?还有,本宫已经派人搜了你和这些宫女的房间,搜出了许多金银珠宝,还有大量的银票,都不该是你们这样的宫女该有的东西。本宫之所以不捉拿你,只是想要看看,你究竟要耍什么花招?原来……。”

    说着,裴元歌厉声喝道:“紫苑,去将那些做过手脚的东西,看守青黛的宫女,以及从暮雪等人房间里搜出来的东西统统带过来!”

    紫苑领命前去,很快就将东西带过来。

    “这些荷香,都不是外面能够买到的东西,需要特别订制;这些香料,是用白金果的种子研磨而成,白金果千金难求一颗,暮雪小小爆女,怎么可能得到?至于苏墨,虽然不算顶稀罕,但也暮雪这样的宫女能够买得起的;还有这些首饰和银票的来历……最重要的是,这些小细节都是九殿下所喜欢,若不是对九殿下极为熟悉的人,焉能想到这般毒计?”裴元歌面色冷凝,“一点点地挑拨青黛,想要让她对妾身生出异心;昨儿又刚好,九殿下酒醉,妾身被留在长春宫,正好给了机会……若不是青黛对妾身足够忠心,没有别的心思,眼下妾身岂不是要被冠上嫉妒,狠毒,不敬夫君,不识大体等等种种罪名?若是传扬出去,就连九殿下也要被按上惧内,品行不端的罪名!”

    裴元歌话里的深意,令众人思之悚然。

    能够那般熟悉九殿下的喜好,除了养育九殿下长大的柳贵妃,还能够有什么人?而且昨晚九殿下是在长春宫用膳,以至于酒醉,九皇子妃又被留在长春宫,这才给了暮雪等人机会;而方才,暮雪又是到柳贵妃这里来求助;面对九皇子妃的苦苦恳求,柳贵妃却依然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彻查,只听了暮雪等人的证词,便认定是九皇子妃嫉妒狠毒,要给青黛验身……。

    种种的种种,似乎都在昭示,今天的这整件事,都是柳贵妃在背后主使。

    她们都能够想到的事情,九皇子妃和九殿下没有道理想不到……这么说起来,刚才九皇子妃听说暮雪到这里来,神色惊讶异常,想必也是想到了这些;一再地阻拦柳贵妃查这件事,一再地恳求她不要插手,想必就是不愿意相信,柳贵妃跟这件事有关……想到裴元歌当时的苦苦哀求,眼眸中的沉痛,以及最后的心如死灰,众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深深的恻然。

    “既然贵妃娘娘口口声声说要彻查,如今人证物证都在这里。暮雪受人指使,威胁青黛,污蔑妾身和九殿下,还欺辱青黛,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承受验身之辱……这般心思恶毒,手段狠辣之人,绝对不能够轻纵!请贵妃娘娘将这些东西的来历彻查到底,就这幕后主事之人揪出来,严加惩治,以正视听!”裴元歌忽然朝着柳贵妃跪了下去,神色冷凝如铁,眼眸中却尽是悲愤和伤痛。

    话说到这个地方,有点脑子的人都差不多能猜到,这幕后主使之人,八成就是柳贵妃。

    九皇子妃这样说,显然是要和柳贵妃撕破脸了……也不能怪九皇子妃这般咄咄逼人。婆婆往儿子房里塞人,这种事情大家族里总有那么几桩,但是这般威逼利诱媳妇身边的丫鬟,又故意将事情闹开,栽赃陷害儿媳,污损儿子的名声,甚至当着众人的面,要给儿媳的陪嫁丫鬟验身……

    这样的事情,就算脾气再好,也不能够容忍。

    就在这时,青黛也铿然叩首,言辞铿锵:“若不能惩治幕后之人,奴婢死不瞑目!”

    想到她方才撞柱的刚烈,再听到她这样铮铮的话语,虽然眼前的青黛不过是个奴婢,但这些贵妇人仍然觉得心中极为不是滋味……多好多刚烈的女子,忠心,正直,却被人欺辱得几乎命丧当场……她们和九皇子妃初次见面,不知道她的为人,以及和青黛的主仆情深,就算有怀疑也算正常,但是柳贵妃是九皇子妃的亲婆婆……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集聚在柳贵妃身上,要看她如何应对。

    看着周围人的眼神,柳夫人当然知道,眼下柳贵妃的嫌疑最重,很想说些话来缓解眼下的情形,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合适的话语,只急得口干舌燥。

    别说柳夫人,即便精明缜密如柳贵妃,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打懵了。

    如果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是被青黛和裴元歌主仆联手设计的话,那她就太傻了!对于她派去的宫女,裴元歌从来都没有放松过警惕,因此暮雪最开始引诱青黛的时候,青黛已经生疑,却故意装作上钩的模样,一步一步地欺骗着暮雪和她……她以为这是她给裴元歌设好的陷阱,就等着裴元歌落网,却原来,猎人和猎物的角色,从一开始就是相反的,不是她在算计裴元歌,而是裴元歌在算计她!

    皇宫里这许多年,她以为能够看透人心,算无遗策,却在裴元歌和青黛这里碰了钉子。

    结结实实地铁钉子,直接钉入了她的心中,钻心的疼!

    她以为青黛生得漂亮,性情又直,对宇泓墨有意,只要稍加引诱,就能够诱得她和裴元歌反目,帮助她来算计裴元歌,让裴元歌名誉扫地……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她柳尘香纵横宫阙二十年,最后却栽在了青黛这么个小丫鬟的身上,当真是终日打雁,反被雁啄瞎了眼!

    裴元歌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众人八成都能怀疑到她。

    如果说裴元歌紧抓不放,指责她是幕后真凶,柳贵妃还可以辩解,但眼下裴元歌正在将她的军,将这些东西和暮雪等都教给她来处置,要求她给个说法!

    这样一来,如果她想要脱身,就更加难了!

    柳贵妃正在思索对策,忽然有人惊声喊道:“九殿下!”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宇泓墨一身白衣,静静地站在小榭入口处,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原本潋滟妖魅的容貌微微显得有些苍白,微凉的眼神中带着无限的悲哀和伤痛。素来张扬恣肆的他,鲜亮得犹如他长穿的红衣如火,但现在,火焰消退了颜色,没有了温度,竟然显得比寒冰还要冰冷一千倍,让人看到了便觉得心生怜惜。

    “墨……墨儿……”柳贵妃有些紧张地道。

    如果裴元歌让她觉得不好对付的话,那宇泓墨就让她觉得棘手,因为她永远都猜不透宇泓墨的心思。以宇泓墨对裴元歌的看重,如今裴元歌受了这样的委屈,还不知道宇泓墨会怎样大闹一番?她又要如何做,才能够平息这件事,洗脱嫌疑,更重要的是,不能让皇帝对她生疑心。

    宇泓墨静静地走过来,在裴元歌身边站定,神色悲凉:“起来吧!”

    “不,我要请贵妃娘娘给我主持公道!”裴元歌置若罔闻,仍然直挺挺地跪着,神态坚决,“今天清晨,我和你说起整件事,你说过,虽然贵妃娘娘抚养你长大,对你的喜好习性了若指掌,但是不会是贵妃娘娘,因为他是你的母妃。我也说过,我相信你,也相信贵妃娘娘,她那样疼你,又对我这般慈爱,不会这样害我。所以,你才允许我这样引蛇出洞,现在,我要请贵妃娘娘给我主持公道!”

    这样一说,众人顿时更加明白了。

    合着这件事九殿下压根就不清楚,知道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九殿下当然知道柳贵妃最清楚他的喜好,但是他和九皇子妃却是相信贵妃娘娘不会这样害他们,所以才安排这样的计划,故意纵着暮雪等人。结果却发现,竟然真的是贵妃娘娘,所以才会这样心痛。

    想到九皇子妃对柳贵妃的深信,而刚才柳贵妃面对九皇子妃的苦苦哀求,请求她不要追究时,柳贵妃却宁愿相信素未见面的宫女,都不愿意相信九皇子妃……还有李纤柔,都说她是和九皇子妃最要好的朋友,姐妹,可是刚才却一口咬定是九皇子妃的错……

    人心难测,当真是人心难测!

    宇泓墨显得很疲惫:“别闹了,元歌!”说着,扬声道,“寒冰,将这些污蔑九皇子妃的宫女拖下去,统统杖毙!”

    “住手!”裴元歌猛地抬头,抢到那些宫女身前,伸手护住她们,清清楚楚地道:“她们只是小喽啰而已,我要她们做人证,追查出幕后的真凶。你不能够就这样将她们杖毙灭口!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把那个污蔑陷害你我的凶手找出来!”

    宇泓墨看着,忽然间抬手。

    寒冽的亮光从他指间浮现,闪电般地划过那些跪在裴元歌身后的宫女,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转瞬即逝。而之前那些污蔑裴元歌的宫女,却在此时统统倒在地上,脖子上有着一道细细的伤口,正汩汩地往外流着血,鲜红的血流了一地,将她们的衣衫浸湿,宛如怒放的红莲……

    裴元歌愕然地看着那些宫女,宇泓墨却再次出手。

    这次,他却是将地上那些物证全部拾起来,丢出长廊,落入了深深的湖水中,激起了层层涟漪。人证全部被杀,物证沉入湖水之中,这件事立刻变得死无对证。宇泓墨静静地看着裴元歌,疲惫地摇了摇头:“这件事到此为止!”

    “宇泓墨!”裴元歌怔怔地看着他,眼角忽然流下泪水,“青黛是我的贴身婢女,我对她就像对妹妹一样!结果,她被人威逼险些失了清白,如今又被人污蔑名声,还要当众验身!青黛跟我那天起,我就说过,只要她忠于我,我绝对不会委屈她!而且,那人不止是要害青黛,还要污蔑你我的名誉,现在,你居然跟我说,这件事到此为止?”

    宇泓墨伸手拦住了她,将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道:“元歌,我知道你受了委屈,青黛也受了委屈,这都是我的错。因为我是宇泓墨,所以你才会受这样的委屈,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好了……元歌,到此为止,不要再追究了!”

    说着,幽幽地叹了口气,带着无限的沧桑,悲凉,无奈,以及伤痛。

    众人听着他的这声叹息,都不禁为之恻然,有些心软的名媛贵妇,甚至怔怔地落下泪来。

    “我胃不舒服,需要你照顾,跟我回去吧!”宇泓墨轻轻地道,揽着裴元歌的肩膀,就这样带着她静静离开,紫苑等人扶着面色苍白的青黛紧随其后。

    众人不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道路,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似乎有着无限的悲凉和落寞。

    从进来到离开,宇泓墨的眼神从来没有转向任何人,只是凝视着裴元歌,看也没有看坐在正中央的柳贵妃。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丝神态,每一句话语,似乎都带着让人心悸的魔力,而他做的事情,也着实大出众人的意料之外,以至于等到他离开之后,柳贵妃才蓦然惊醒,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心如坠冰窟。

    宇泓墨杀死了暮雪等人,销毁了物证,看起来似乎对她有利。

    因为没有了人证物证,这件事就不能够再追查下去。

    但实际上,这样做,却是真真正正将柳贵妃推向了绝路!众人原本就怀疑这件事是柳贵妃安排的,这时候宇泓墨进来,做了这一切,又说了那样的话,别人会怎么想?素来最张扬恣肆的九殿下,这次居然这样息事宁人?显然他在维护某些人。而能够让九殿下宁可委屈自己都要维护的人,除了养育他长大的柳贵妃,还能有谁?这样一来,他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柳贵妃!

    原本,就算拿着这些东西追查,柳贵妃未必就不能够将事情推脱到其他人的身上,虽然不能够完全洗脱嫌疑,但毕竟还有操作的空间。但现在,宇泓墨这样一做,虽然没有了人证物证,但在场众人的心里,却都认定,这件事就是柳贵妃做的,毋庸置疑!

    而且,宇泓墨宁可委屈自己和裴元歌,也要维护柳贵妃,这是他的大孝。

    相反的,他这样对待柳贵妃,柳贵妃却这般陷害他,这是铁证如山的不慈,毋庸置疑!

    宇泓墨这是在报复!

    之前冷翠宫事件,她杀了王美人和寒铁,嫁祸给宇泓墨,就是用的这样让他无法辩解,却在皇帝心底判了他罪名的方法。而现在,宇泓墨故技重施,为她套上了不慈的罪名,同样也没有留辩解的机会给她!这是报复!

    而就在这时,不知道又是谁惊呼出声:“皇上!”

    柳贵妃定眼望去,皇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长廊的位置,就站在宇泓墨之前站的地方,像宇泓墨一样静静地看着屋内。这一刻,众人突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感觉,他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察觉到,原来九殿下和皇帝竟然如此的想象,以至于众人都是一阵精神恍惚。

    “让朕来芍药花宴,就是为了给朕看这个?”皇帝挑眉,目露讥诮。

    当然不是,按照柳贵妃原本的计划,等到皇帝过来时,已经铁证如山,九殿下收用了青黛,裴元歌却嫉妒狠毒,要将青黛杖杀,无论皇帝在心里怎么看待裴元歌,但出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柳贵妃要教训裴元歌,要求她给青黛名分,皇帝也不能说她错。

    但现在……。情形却是截然相反!

    皇帝只怕已经将方才宇泓墨和裴元歌的言行看在眼里,心中也有了定论……而皇帝之所以在这里,却是她请过来的……柳贵妃模模糊糊地想着,只觉得喉间一阵甜腥,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顿时昏厥了过去,立刻引起了一片慌乱。

    然而,皇帝却视若无睹,只静静地道:“柳贵妃身体不适,不宜再全权处理六宫事宜,莫昭仪,从今天起,朕授你协理六宫之权,协助柳贵妃共同处理六宫事宜!”

    众人悚然一惊,这就是要削减柳贵妃的职权!

    莫昭仪没想到这样的好事回落到她的头上,故作推辞道:“皇上,妾身入宫不久,只怕难以担当此重任!”想着她不能够表现得太过急切,最好让皇帝再称赞她几乎,也好让在场的众人都知道,她在皇帝心中的分量,未必就不能够和柳贵妃相抗衡。

    “难以担当此重任吗?”皇帝似笑非笑,“既然这样,那就算了!郑修容,朕授予你协理六宫之权,协助柳贵妃共同处理六宫事宜!”

    有莫昭仪的前车之鉴,郑修容不敢再耍幺蛾子,只恭声道:“妾身遵旨!”

    皇帝冷笑了声,转身离开,看也没看昏厥过去的柳贵妃。

    一时间,飞花小榭里乱成一片,来赴宴的众位贵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想到,好好的一场芍药宴,居然变成了如今的地步?九殿下和九皇子妃就这样当中离开,显然是要和柳贵妃决裂了;而柳贵妃昏厥,皇帝却问也不问,反而给了郑修容协理六宫之权。原本柳贵妃是后宫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但经过今天的变故,声势和权柄显然都会大受威胁……

    这后宫之中,往后只怕要变天了!

    ——我是转到元歌和墨墨温馨的分界线——

    “青黛,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起了什么糊涂心思呢!”回到春阳宫后,楚葵忍不住锤了青黛一拳。

    “嗨,我哪有那么傻啊?九殿下和柳贵妃斗得你死我活的,我让柳贵妃给我做主,让我给九殿下做通房,而且还闹得这么大?那往后能有我的好日子吗?我又不是傻子,哪里会犯这糊涂?”青黛笑吟吟地道,“怎么样?刚才我的表现不错吧?往后我看柳贵妃还有什么颜面再为难我家小姐?只怕她连看见我都犯堵!”

    说着,青黛格格地笑了起来,容光明艳。

    “那如果不是柳贵妃呢?”紫苑却突然问道,“青黛,你对九殿下真的没有心思吗?”

    青黛突然有些吞吐起来,最后坦然承认:“曾经有过。”

    众人齐齐色变。

    看着好姐妹们这般神色,青黛忙辩解道:“这不能怪我啊!九殿下长得那么好看,我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动心?别说我,我就不信,你们看到九殿下,会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过我有自知之明啊!再说,你们还记不记的,那次九殿下发高烧的时候,样子好吓人啊,也只有小姐才敢走过去,反正我是吓得不轻,什么都不敢想了!”

    就在这时,紫苑等人突然都寂静下来。

    青黛转头望去,正好看到裴元歌和宇泓墨站在门口,想必将她方才的话都听了进去。

    众人都有些担忧地看着青黛,再看看裴元歌。

    青黛微怔,随即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挽起裴元歌的手臂,娇笑着道:“小姐,这次我立下大功,你该好好奖赏我吧?正巧我有一件事想要求小姐恩准,就是……”说着,忽然面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以前府里的赵景赵统领曾经说过想娶我为妻,因为要想着要跟着服侍小姐,就没有答应。现在,小姐能不能帮我去问下赵统领,如果他愿意等我放出宫的话,我就……就请小姐给个恩典,许了我的亲事!”

    如果说青黛对宇泓墨没有心思,那是骗人的。

    她从来没有见过像九殿下这样妖魅而又尊贵的人物,惊艳得让人转不开眼睛。可是,九殿下的眼里心里,只有小姐一个人,连根手指头都插不进去,更不要说一个活生生的她!而经过这件事,青黛更加想明白了,如果不是她对九殿下的心思被人看出来,柳贵妃也不会让暮雪以此为契机,引诱她来设计小姐……既然如此,倒不如趁机拔慧剑,斩情丝。

    赵景不止一次地向她提过亲事,即便在她要跟着小姐入宫时,他仍然说愿意等她!

    一个愿意等她这么多年的男人,至少对她是真心的!在九殿下眼里,她青黛不过是一粒尘埃,可是,在赵景的心里,也许她是一颗明珠!或者她青黛远远不如小姐,但是也有这么一个人,愿意这样对她,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让这件事成为一道裂痕,就这么横亘在她和小姐之间,只有给自己定下一门亲事,才能真正解决这件事。

    毕竟,小姐对她那么好,她舍不得!

    裴元歌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青黛。

    青黛渐渐地有些忐忑:“小姐?”

    “青黛,谢谢你!”裴元歌却忽然紧紧地抱住她,声音里甚至带着些哽咽,“我很开心,真的!”

    “小姐……”青黛微微一怔,随即涌起了一股感动,明明她对九殿下的心思,小姐都看出来了,可是,小姐却还是这样跟她说……她怎么能够担得起这句谢谢?她应该要跟小姐说对不起的!“小姐,能不能让我晚点嫁人?我舍不得小姐,我还想要再服侍小姐几年,小姐!”

    回到正房,裴元歌说要庆祝,命人备好了酒菜。

    “你不生气吗?关于青黛?”宇泓墨把玩着酒杯,问道。

    裴元歌摇摇头,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白玉般的面颊上顿时浮现起一团红晕:“不生气,人都是有私心,有私欲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就全心全意对我好!青黛她……”忽然顿了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微微地闭上眼,随即又睁开,笑着道:“喝酒!”

    隐约察觉到裴元歌情绪有些不对,宇泓墨也不再追问,只笑道:“好,难得元歌你有兴致,我陪你!”说着,也一饮而尽。

    裴元歌的酒量并不好,三杯两盏后就显然有了醉意。

    “泓墨……我很开心,你知道吗?”裴元歌忽然道,不住地有泪水从她的眼眸中流出来。

    宇泓墨皱眉,取出绣帕,近前为她擦拭泪水:“你为什么哭?”

    “我没有哭,我很开心,我在笑!”裴元歌眼眸中明显有了醉意,紧紧地揪住宇泓墨的衣袖,说着自己没有哭,却有更多的眼泪从她眼中流出。许久之后,面对着擦之不尽的泪水,裴元歌终于承认:“是,我哭了。可是,哭未必就代表难过,就像笑不一定代表开心一样。其实我很难过,在柳府的时候,确定李纤柔真的背叛了我,真的出卖我的时候,我虽然一直在笑,但其实我很难过!”

    宇泓墨第一次听到她这样坦然承认自己的难过,微微一怔,将她拥在怀中。

    “不要为那种人难过!”

    “因为我真的把李纤柔当成朋友的!看着她,我有时候好像看到从前的自己,我真的想要帮她!我在太后面前帮她求过情,在皇上面上帮她求过情,但太后和皇上那时候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不想因为她乱了计划,所以都不理我!等到叶氏叛乱,平定,李夫人却已经过世,她要守孝三年!我在关州,一直给她写信,帮她如何应对,告诉她要坚强,我还托母亲,让郑夫人帮忙,看能不能够在关州为她求个好点的姻缘……”裴元歌说着,眼泪越发控制不如,如断了线的珠子掉落下来。

    “我知道,你真的把她当朋友了!”宇泓墨心疼地道,不住地拍着她的背。

    裴元歌红着眼睛道:“往柳府赴宴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怀疑了,我故意在柳夫人跟前帮她,故意教训那些宫女,故意跟着她走啊走啊……其实我是在给她机会,一直地给,哪怕是在最后关头,只要她犹豫,只要她不害我,告诉我我实情,我都能原谅她,能够帮她!可是她没有,她连犹豫都没有,就那么要将我往里面引……泓墨,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我知道!”宇泓墨有些手忙脚乱。

    他习惯了元歌的冷静,条理分明,从来没有想过,元歌也会有这样多话,语无伦次的时候。可是,这样一直说话的元歌,却让他觉得好心疼,好像在她的心里,有什么事情一直地压着,永远都不能够演说,所以她甚至要接着酒意,才能够说出来。

    除了伤和痛,没有东西会这么沉重。

    “不,你不知道。那时候我想到了很多事情,很多人,他们都背叛我,都欺骗我,都害我,我对他们那么好,他们却要我死!”裴元歌语无伦次地说着,“李纤柔让我想起了他们,所以我很难过很难过!可是,那时候,你这个坏蛋,你还欺负我!你还欺负我!”

    说着,不住地捶打着宇泓墨,放声大哭。

    宇泓墨忙拍着她的背,顺着她的话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欺负我!是我不好!”他也从来没有应对醉酒之人的经验,尤其这个醉酒不讲理发酒疯的人是他心爱的元歌。

    “不,不是你的错,跟你没有关系。”裴元歌却又很快停住,不住地抚摸着她刚才捶打的地方,不住地呵气,轻声道:“呼呼就不痛了,呼呼就不痛了!已经不痛了,所以,泓墨,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我不是故意要跟发脾气的,我只是想到了那些事,心里难过!”

    她可怜兮兮地道。

    “没事没事,我不生气,你要是不开心,就接着打我,继续跟我发脾气,我不会生你的气的!”宇泓墨柔声道。

    “不,我没有不开心!”裴元歌猛地抬起头,眼睛闪亮闪亮地道,“柳府事后,我一直都很难过,可是却不能说。可是现在,我不难过了……那天你跟我说,说你喜欢带荷香的茶,问我怎么知道?还有香粉,和苏墨……然后你说青黛有些不对劲,要我小心……我看着青黛,这次我甚至什么都不做,我不跟她从前的事情,我也不可以表现会对她多好,我只是冷眼看着……我想,这次又要被背叛了吧?没什么大不了,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人都是有私心的,都会变的……”

    宇泓墨听得心里发疼,能够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这番话,元歌究竟被背叛过多少次?

    他被柳贵妃背叛了一次,失去了生母,就疼得刻骨,元歌被背叛那么多次,会有多疼?

    “我根本就没有抱过希望,可是我没想到,那天青黛会跑来告诉我说,那个暮雪好像在故意挑拨她,她觉得不对劲,就跟她虚以委蛇,结果发现她背后的人是柳贵妃……。她说柳贵妃让暮雪找上她,或许是为了利用她来离间我和你,她说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把春阳宫里的眼线全部挖出来,说不定还能够反算柳贵妃一把……她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泓墨,你不知道我有多意外?”

    宇泓墨紧紧地抱着她,没有说话。

    “我一直以为,被背叛了那么多次,我已经习惯了,不会再疼了!直到青黛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不是,我一直都很疼,只是疼得习惯了,就以为不疼了。就好像一架天平,我在这头拼命地放东西,把我的心都放上去,可是,天平总是轻飘飘的,总是敌不过人心的私欲……”裴元歌泪流满面,“直到青黛来告诉我这些,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的心,也能够压下来,也能够成为更重要的一方……。”

    柳贵妃会找上青黛,不是无缘无故的。

    青黛对泓墨,是有心思的,可是,有着这样的私欲,青黛却还是选择了她这边,把实情都告诉她,然后出谋划策对付柳贵妃,甚至最后她说,让她给她和赵景指婚……更或许,从一开始,青黛都没有打算要背叛她,只是因为没有把握,没有证据,不想让她操心……

    第一次,她能够赢人心的私欲!

    “就在那个时候,我觉得,”裴元歌把手放在她心口的地方,“原本一直隐隐作痛的这里,不疼了。我很开心,泓墨,我真的很开心!”她认真地道,“哪怕只有赢这一次,我都觉得,不会再对人心那么失望!”

    “那我呢?”宇泓墨有些不满地道,“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永远都不会!”

    “不一样的,泓墨!你和青黛不一样,我们之间没有冲突矛盾的地方,你喜欢我所喜欢的,我痛恨你所痛恨的,我们是完全契合的,没有需要抉择的时候。可是青黛……。柳贵妃是谨慎的人,她能找上青黛,就说明她认为,青黛应该会背叛我的,可是青黛没有!泓墨,这是不一样的,你和父亲,和母亲,和紫苑她们,和温姐姐是一样的,可是青黛不一样……所以这次柳贵妃输了,她是输在青黛身上的!”

    看着认真想要解释的元歌,宇泓墨忽然笑了,抱住她道:“傻丫头,我逗你呢!我当然知道!”

    就像他的娘亲,和柳贵妃是不一样的。

    “泓墨,我很开心,我真的很开心……”裴元歌反复地道,“我没有生青黛的气,相反,我很开心,我以后一定会对青黛好,很好很好…。”

    就这样,在裴元歌反反复复地话语中,她终于沉沉睡去。

    在昏沉的梦境之中,她似乎又回到了那片染着血色的湖水之中。然而这次,那些血色似乎在慢慢变淡,最后终于还原成澄澈的湖水,她从湖底的最深处浮游上来,看到岸边,有许多的人对她伸出手,有泓墨,有父亲,有母亲,有温姐姐,还有青黛……

    她知道,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做这个噩梦了!

    看着怀中终于安然入睡的元歌,原本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宇泓墨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怜惜和温馨。虽然说,他不清楚在元歌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是他记得,那次在温泉山庄,他躲在绿萝藤蔓之中,看着温泉水中那个少女,握着她姨娘的手,认真地说:“姨娘,我们一起沉下去,好不好?”

    那一刻,在少女幽黑的瞳眸中,他似乎看到了她的心。

    因为曾经那样深深地爱过,所以才会那么痛,才会那么恨。

    那样深刻的爱恨交织,浓烈得几乎让人窒息……

    也许就是那一刻,他认定了她,所以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她,不由自主地关注着她,在意着她的一颦一笑,完全无法控制地被她牵引着情绪……而现在,元歌是他的唯一,他会永远永远对她好,永远永远都不会伤害她,永远……。

    次日清晨醒来,宿醉的裴元歌顿时觉得头疼欲裂。

    “喏,醒酒汤,快喝了吧!然后赶紧换衣服,吃早餐!”宇泓墨兴致勃勃地道,“我向京禁卫那边告了假,今天我带你出宫逛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