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60章 青黛事发

重生之嫡女无双 260章 青黛事发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因为天气酷暑,所以柳贵妃将这次芍药花宴设在了御花园的飞花小榭。浪客中文网飞花小榭坐落在一大片湖水中央,只一道长廊通往岸边,房间墙壁和长廊上爬满鸀藤,芳香四溢。因为四面环水,微风吹过,满腔满鼻净是鸀藤的芬芳和湖水的气息,即使盛夏也凉意袭人,是皇宫避暑最好的地方。

    六月盛夏,正是芍药花肆意绽放的时节。

    既然为芍药花宴,飞花小榭四周便摆满了芍药花,有单瓣的,也有重瓣的,碗口大小的花朵缤纷绚烂,花大色艳,妩媚多礀,将鸀意盎然的飞花小榭点缀得犹如人间仙境。这般清凉宜人,又缤纷多礀的美景,引得前来赴宴的贵妇人交口称赞。

    柳贵妃掌宫,身份贵重,便由李纤柔和裴元歌先招呼众人。

    对这两位新晋皇子妃,众人本就有攀附之意,只是最近京城流言纷杂,都说李纤柔不得宠,被侍妾欺压上头,这些贵妇便难免存着几分轻视,大多数都拥簇在裴元歌旁边说话,李纤柔周身显得零落凄凉。

    柳贵妃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微微咬牙,随即逝去,摆出一副雍容华贵的模样。

    见柳贵妃进来,众人都起身行礼。

    柳贵妃笑着让众人起身,寒暄过后,将李纤柔和裴元歌招到身边坐下,便对裴元歌道:“昨儿本宫留你和墨儿一道用膳,本宫瞧着墨儿似乎多喝了些酒,本就有些担心,听说墨儿今天告病没去早朝,就更加难以安心。本宫记得,墨儿酒量素来极佳,怎么这次却醉酒醉得这么厉害?有没有找太医瞧过?”

    神色关切,眼眸柔和,宛然一副慈母的模样。

    闻言,裴元歌眼眸闪过一抹异芒,随即笑道:“妾身代九殿下多谢母妃的顾念,已经召太医瞧过了,说是九殿下胃不好,兴许是这些年征战,在边疆落下的病谤,告诫以后不许喝酒,又开了养胃的方子,说要调养些日子,已经在京禁卫那边告假了,要修养些天。”

    话虽如此,但柳贵妃敏锐地察觉到裴元歌笑容有些勉强,衣袖下的手似乎也紧紧握起。

    显然实情并非如此。

    昨晚发生在春阳宫的事情,柳贵妃心知肚明。

    昨晚正是她故意留宇泓墨用膳,劝他多饮酒,又故意多留了裴元歌一会儿,让宇泓墨先回春阳宫,趁这时候让青黛穿着裴元歌惯常穿的衣裳溜入正房。根据暮雪的传话,约莫有三盏茶时间,青黛才衣衫不整地从正房出来,面色潮红,显然已经成就了好事。对宇泓墨的性情,柳贵妃清楚得很,下药对他是没用的,只能趁着他酒醉昏沉之时,将青黛误当做裴元歌,才有可能成事。

    柳贵妃算准了时间放裴元歌回去,正是要她发现这件事。

    根据暮雪的观察,随后春阳宫便乱作一团,不过裴元歌显然深知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并没有把事情闹将开来,而是命紫苑等人守在正院,不准任何人进去。不过,从正院亮灯一夜,以及今天宇泓墨连早朝都没去看来,事情显然不会轻易落幕,而且青黛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被看守在房中,半步也不得外出。

    然而,柳贵妃并没有穷追不舍,而是轻轻带过:“既然如此,就好好调养,免得落了病谤,将来吃亏!”

    就算要将这件事闹讲起来,让裴元歌没脸,也不能真的对春阳宫的事情穷追不舍。毕竟裴元歌和宇泓墨新婚不到三月,她这个名义上的婆婆若是就这样当众将儿媳妇房里的事情闹将开,裴元歌固然会没脸,她也会落个不慈,心思叵测的名声,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契机。

    而这个契机,她早已经安排好,只等着暮雪出来罢了。

    眼下这话,不过是给众人埋个伏笔,同时让众人觉得她对宇泓墨极为疼爱关注而已。

    果然,旁边柳瑾一的夫人便笑着道:“贵妃娘娘才刚落座,不第一个找七皇子妃说话去,却是找九皇子妃,开口便问九殿下的情况,可见是心心念念记挂着九殿下,只怕比七殿下还甚。妾身到要为七殿下和七皇子妃鸣不平,到顶谁是贵妃娘娘的亲儿子来着?”

    “嫂子这话就偏了,烨儿是本宫的亲生,失散了这么久才找回来,本宫焉能不疼爱?只是墨儿也在本宫膝下养了十多年,本宫早就将他当做本宫的亲生孩儿看待,哪能够不挂心?再说,元歌这孩子贤惠识大体,对本宫又孝顺,从嫁进来到现在处处都合本宫的心思,本宫就算偏疼她些也是正常!”柳贵妃笑着道,“不过,纤柔这孩子温柔和顺,处处都不争抢,也让本宫怜惜得很!”

    话语之中似乎是赞赏裴元歌更胜过李纤柔。

    但仔细推敲,说裴元歌做事处处都贴合她的心思,却说李纤柔温柔和顺,处处都不争抢,似乎正是在暗示裴元歌故意在她面前卖乖讨巧,不如李纤柔本分。

    这时候便有诰命夫人言笑晏晏地道:“七皇子妃的确是温柔和顺,待下温厚,处处都不计较,我们都是知道的。”说着掩袖一笑,神情中写满了另有深意。她是莫昭仪的母亲,因为莫昭仪得宠,柳氏在朝堂常常给她丈夫穿小鞋,双方不合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因此才敢当着面揭李纤柔的短处。

    这样弦外有音的话语,太容易让人想到近来宇泓烨“宠妾灭妻”的传言了。

    柳恒一的夫人张寒梅便道:“听说莫夫人家的儿媳妇精明能干,进门没多久就蘀莫夫人撑起了府务,正好让莫夫人清闲清闲。是不是因为莫少夫人太精明能干,莫夫人就想再讨个温柔和顺的媳妇进门?因此说话才这么酸溜溜的?若是如此,我倒是有们好亲事,赶明儿给莫夫人说道说道?”

    这话一出,又引起了众人一阵笑声。

    莫家娶媳妇娶了位河东狮,偏身份又贵重,手段又厉害,就连宫里的莫昭仪也对这位新嫂子另眼相看。以至于莫夫人这个正经的婆母都退了一箭之地,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这在京城也不是秘密,因此,莫夫人揭李纤柔的断,柳二夫人便说她是羡慕,因此故意酸七皇子妃去。

    柳贵妃何尝听不出柳二夫人是在讨好逢迎她,却看也不看她,神色淡淡。

    柳夫人却在这时候不耐烦地道:“我说弟妹,莫夫人,你们就这么拐着弯说话,你酸我,我酸你,也不嫌累!莫夫人你不就是想说七殿下宠妾灭妻的传言吗?想说就因为七皇子妃温柔和顺,所以才会被一名侍妾欺压到头上是不是?弟妹你故意揭莫夫人的短,不就是觉得七殿下宠妾灭妻的谣言,让七皇子妃面上不好看,这才想要转移话题,是不是?”

    谁也没想到柳夫人竟然就这么当着柳贵妃的面这么直白。

    柳二夫人忙朝柳贵妃看去,却见柳贵妃微微一笑,道:“嫂子你倒是越来越爽利了!”

    “我倒是觉得奇怪了,这明显就是传出来诋毁七殿下的谣言,怎么偏偏还有这么多人相信?”柳夫人不屑地道,“你们去打听打听,那袁氏不过是个伺候七殿下的通房而已,咱们在座这些人,哪个府上没几个妾室的,你们想想,若真能让七殿下宠到灭妻的地步,这会儿应该能做到侧妃吧?结果呢?到如今连个名分都没有,正儿八经的侍妾都算不上,这算哪门子的宠妾灭妻?但凡动动脑子就能想到的事情,偏偏还有人信以为真,这才真真好笑!”

    这爽利的一番话,顿时将在座众人说得哑口无言。

    而最后的话语,不但讥刺了莫夫人,连方才想要为柳贵妃和李纤柔结尾的柳二夫人一并骂在内。柳二夫人心中不由一阵恼怒,好好地柳夫人非要带上她,明摆着是要在众人面前扫她的颜面,让众人知道,就算柳府笀宴上柳恒一出了风头,这柳府当家作主的仍然是柳瑾一!

    偏这件事牵扯到七殿下宠妾灭妻的留言,柳二夫人也不能够辩驳,只能忍下这口气。

    “这事妾身也奇怪得很,好好的怎么会传出这样的流言来?”李纤柔也随着开口,笑道,“说起来也是我疏忽了,竟然不知道德昭宫还有位袁氏,知道听说这流言才知道有这个人,这才去看,倒也是个温柔识大体的人,让人瞧见了就觉得心生喜欢。母妃,妾身想着,这袁氏已经伺候了七殿下有段时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次又平白被牵连入这样的谣言,可怜见的,因此就想着不如给她个正经名分,就当是抚慰她了。不知道母妃意下如何?”

    柳贵妃笑着道:“这是你宫里的事情,自然是你做主!”

    “袁氏,还不快谢母妃恩典?”李纤柔转向身后道。

    只见一个身着桃粉色对襟上襦,下着草鸀色罗裙的窈窕女子从李纤柔身后走出,低眉顺眼,加上那一身没有绣花的温柔颜色,越发衬得柔顺如兰。只见她毕恭毕敬地跪倒在地,对柳贵妃道:“婢妾谢贵妃娘娘恩典!”随即又转身,朝着李纤柔叩头道,“婢妾谢七皇子妃恩典!”

    柳贵妃笑道:“果然是个知礼的孩子,起来吧!”

    “谢贵妃娘娘!”袁氏起身,更不多话,仍然规规矩矩地站到李纤柔的身后,偶尔伺候李纤柔用茶点,和李纤柔身边的贴身宫女一样恭敬仔细,不见半点轻狂。

    单看着她这幅模样,实在很难想象这会是个受宠到压下正妃李纤柔的侍妾。

    一时间,众人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嘀咕。

    裴元歌却不住地朝着袁氏望去,忽然开口道:“倒真是奇怪了,本宫怎么觉得这个袁氏有些眼熟,到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袁氏,你且抬起头来,让本宫瞧一瞧。”

    听到裴元歌久违的声音,自称“本宫”,带着她永远都无法企及的尊贵和优越感,袁初袖的心顿时紧紧地揪在一起。原本,她是裴府最光彩夺目的明珠,裴元歌不过是颗鱼眼,只能躲在阴影中仰望她的光芒。而现在,裴元歌是高高在上的九皇子妃,恩宠隆盛,而她却只是七殿下宫中刚刚给了名分的侍妾……每次想到这中间的差别,袁初袖就觉得心如刀绞,如今更亲自面对裴元歌,被她点名说话,那份难受就更加强烈了。

    但她却不能够违背裴元歌的话,袁初袖只能慢慢地抬起头来,竭力掩饰着眼眸中的不甘心。

    “这一瞧,本宫就更觉眼熟了!”裴元歌状似思索,恍然道,“本宫想起来了,袁氏你的模样,倒是有些像本宫病逝的大姐姐,难怪本宫会觉得眼熟,这倒真是巧了!”

    听她这么一说,从前见过裴元舞的贵妇人倒也察觉到这袁氏的确与裴元舞相像。

    不过,因为是裴元歌最先察觉到这点,并说袁氏是和“病逝”的裴元舞相像,因此众人便先入为主,没有将袁氏和裴元舞联系起来,只当人有相似在,也只是纷纷说着凑巧,并没有多想。

    “袁氏,你过来,让本宫瞧瞧!”裴元歌朝着她招招手。

    袁初袖知道裴元歌这是刻意在她面前炫耀,强调两人如今身份的差距,好羞辱她。但是,就算明明知道,她也没有办法,只能忍受着走到裴元歌面前,跪倒在地,磕头道:“婢妾袁氏,叩见九皇子妃!”心中却升起了一股深深地屈辱感,即使在李纤柔这个正派主母跟前,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唉,瞧见袁氏你,倒是让本宫不由得想起本宫的大姐姐,想当年,大姐姐名满京城,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是何等的光彩夺目?尤其是秋猎围场上,一袭冰蓝衣裳,光彩照人,不知道惊艳了多少人的眼睛。没想到红颜薄命,不幸因病饼世。”裴元歌说着,神情唏嘘,显得颇为伤感,随即又笑道,“难得你与本宫的大姐姐如此相似,也算是缘分,本宫这里有根赤金的雉鸡尾羽簪就赏给你,作为见面礼吧!”

    说罢,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递了过去。

    别人都只道裴元歌因为袁氏与裴元舞容貌相似,因而加以赏赐。只有袁初袖知道,裴元歌这是早就猜到今天会在芍药花宴上遇到她,因而刻意备好了这根簪子。故意提起裴元舞当年的光辉灿烂,又给她雉鸡尾羽簪,再对比着袁初袖如今的处境,根本就是在讽刺她“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但她又不能不接受,只能磕头道:“婢妾谢九皇子妃赏赐!”

    “本宫来为你簪上吧!”裴元歌笑着道,却借着这个机会凑到袁初袖嘴边,轻声道,“当年大姐姐总是埋怨章姨娘,有本事做妾,却没有本事扳倒正妻上位。不知道现在袁姑娘你能不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我拭目以待!”她很清楚,什么是裴元舞的死穴,故意舀这话激她,就是要挑拨她和李纤柔内斗。

    果然,闻言袁初袖猛然抬头,眼眸中露出和愤恨的光芒。

    可是她也清楚,如今的她,连在德昭宫的根基都不稳,更不要说对付裴元歌了!想要有一天把裴元歌踩在脚底下,她最先要做的,就是除掉李纤柔,自己上位,否则根本就没有和裴元歌相较的资格!袁初袖想着,紧紧咬牙,在心底暗暗起誓,将来定然将裴元歌踩在脚底下!

    其实,就算不用她挑拨,袁初袖也不会甘心。

    不过火上浇油这种事情有时候也蛮有趣的,不妨做上一做。裴元歌浅笑着,忽然扬声道:“呀,袁氏你头上戴着粉玉兰花簪,正衬你今天的衣裳,若是簪上本宫这根赤金簪,倒是有些不配了,你还是先收着吧!不过,这粉玉看起来光泽莹透,雕工也精致,倒像是御制监才刚做出的夏季首饰,比起七皇嫂的赤金凤簪也不遑多让呢!”

    说着,微微一笑,将金簪递给袁初袖。

    闻言李纤柔面色微变,随即笑着道:“可不就是御制监的手笔?送到德昭宫里去的,因我不喜欢粉玉,再加上袁氏又受了委屈,便赏给她佩戴。她倒是感恩,因为是我赏的,便常常戴着。”

    “原来如此,七皇嫂当真宽厚,这袁氏也当真知礼!”裴元歌笑着道,并不再纠缠。

    然而,这番短暂的对话,却又在众人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波澜。

    若袁氏当真如李纤柔所说,是个默默无闻的侍妾,李纤柔又为何要将如此贵重的粉玉头面赏赐给她?尤其裴元歌的话,更让人想到三年前为长球类,宇泓烨和裴元舞搭话的事情,不由得暗自在心中嘀咕,难道说七殿下对那位裴大小姐念念不忘,因此才对这容貌相似的袁氏多加怜惜?若这样看起来,之前流传七殿下“宠妾灭妻”,倒也未必是空穴来风。

    柳贵妃固然担心裴元舞身份曝光,裴元歌也同样不愿意被人知道袁初袖就是裴元舞。

    毕竟,对裴府来说,出了这样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裴元歌才要先发制人,误导众人,让众人认为袁初袖只是和裴元舞容貌相似。不过,若是柳贵妃和李纤柔想要用这样一场表演,遮掩住“宠妾灭妻”之事,她若不从中挑些是非,岂不是太便宜她们了?

    何况,李纤柔和袁初袖相争,早晚会有苗头漏出来,到时候只会更坐实了这点而已。

    柳贵妃当然明白裴元歌是故意点出那粉玉的价值,心中暗骂李纤柔和袁初袖行事不谨慎,居然被裴元歌抓住这样的漏子,如此一来,“宠妾灭妻”之事想要就此消停,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不过,好在她早有布置!裴元歌眼下你尽避得意,待会儿事发,就该你颜面扫地,到时候,只怕你连哭都哭不出来。

    接下来,芍药花宴便照常进行。

    柳二夫人几次三番想要和柳贵妃搭上话,但柳贵妃却都不理会她,却是和柳夫人谈笑自若,显得亲热异常。

    裴元歌在旁边看着,但笑不语。

    就在这时候,长廊外面突然起了一阵骚动,纷乱成一团,夹杂着女子哭喊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让人想要忽视都不能够。

    柳贵妃皱眉,扬声道:“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在此喧哗?”

    似乎听到了柳贵妃的声音,长廊外的宫女微微一怔,竟被那人觑得空隙,猛地跑了进来,忽然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也顾不得起来,就这样跪着来到众人跟前,二话不说先砰砰砰地直磕头,哭着道:“奴婢惊扰了贵妃娘娘和诸位贵人,甘愿受罚!只求贵妃娘娘发发慈悲,救救青黛姐姐!只要青黛姐姐能够活命,无论要奴婢受什么样的惩罚,奴婢都愿意!只求贵妃娘娘发发慈悲!现在除了贵妃娘娘,没有人能够救青黛姐姐了。贵妃娘娘,奴婢求您,求您……。”

    抬起头来时,白皙的额头已经磕出血痕,斑驳淋漓,再加上涕泪齐下的脸,显得十分真诚动人。

    她这般模样,拼死闯进柳贵妃设宴的地方,却是为别人求情,众位贵妇看在眼里,都觉得十分震动,倒是对她说的事情感起兴趣来。柳夫人开口道:“你这丫鬟倒是很有心,你别急,有话慢慢说,贵妃娘娘最是慈悲,若是能够救,自然会救!”

    “暮雪!你怎么会来这里?”

    裴元歌惊呼起身,神色剧变,随即斥责道,“这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乱来?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还不快给本宫退下!”说着,对柳贵妃道,“回禀母妃,这丫鬟是妾身宫里的宫女,平日里看着也还乖巧,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居然发疯闯到母妃这里!妾身这就带她回去,好生管教!”

    “贵妃娘娘,九皇子妃要杖毙青黛姐姐,请您救救她!”暮雪蓦然抬头,声音凄厉。

    裴元歌面显怒色,厉声喝道:“暮雪,你住口!”转而又道,“母妃,这丫头有些癔症,这才胡言乱语,想要生事端,还请母妃不要被她欺骗!”说着忙道,“紫苑,木樨,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暮雪带下去,别让她在这里胡言乱语!”

    紫苑木樨听命,正要去将暮雪带走。

    暮雪却猛地喊道:“九皇子妃,你好狠的心!就算九殿下昨晚收用了青黛姐姐,那也是九殿下酒后乱性,青黛姐姐又有什么错?青黛姐姐服侍你这么久,对你忠心耿耿,你居然一点都不念旧情,就因为这件事要将她杖毙!九皇子妃,你这样做,未免太狠毒了!”

    猛然听到这样劲爆的消息,在场众人不由得都变了颜色。

    “按理说,这是你宫里的事情,本宫不该过问。只是,听这宫女话里的意思,事情还牵扯到墨儿,本宫就不得不问一问了。再说,这宫女就这么胡言乱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不查证清楚,岂不是坏了你和墨儿的声誉?”柳贵妃慈爱地道,“你放心,若宫女胡说八道,本宫定然会为你做主!”

    话语句句是为裴元歌着想,却是非要将事情摊开了讲。

    “母妃,这宫女不过是在胡说,想要挑拨离间。妾身自会处置,请您不要插手这件事!”裴元歌苦苦哀求着,又向李纤柔道,“纤柔姐姐,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又是妯娌,你帮我劝劝母妃,不过是这个宫女在胡说八道而已,母妃没必要为她这样大动干戈的。纤柔姐姐,求求你,帮我劝劝母妃,让她不要插手!”

    最后一句话叫得颇为婉转凄厉,似乎充满了无可奈何的伤痛。

    “元歌妹妹,既然是这丫头在胡说八道,那本宫就更要查个清楚!众目睽睽之下,这宫女居然敢污蔑皇子和皇子妃,怎能轻易纵过?”听说宇泓墨出事,李纤柔心中忽然涌起难以言喻的快感,状似温和地道,“母妃,这般放肆的宫女,定然严惩,好还元歌妹妹公道!”

    柳贵妃点点头,道:“正该如此!暮雪,倘若你敢有半点虚言,本宫决不轻饶!”

    若是她贸然插手春阳宫的事情,当众给裴元歌没脸,就会让人觉得她是在刁难媳妇,不慈,但是眼下却是暮雪这般冒死求助,她又以为裴元歌做主的名义插手,情形便大不相同,反而是她在维护裴元歌这个儿媳了。等到事情闹开,裴元歌没脸,她却安然无损。

    “母妃,纤柔姐姐,你们——”裴元歌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愕地看着柳贵妃,神色变幻不定,许久才像是受到什么打击似的,怔怔地看着柳贵妃,然后慢慢安静下来,神色变得死一般沉寂,似乎对在场的事情不再敢兴趣,如枯木槁灰一般。

    她这般神色变幻,尽数落在别人眼里,引起了无数的猜测。

    “奴婢字字为真,不敢有半点虚言!”暮雪忙磕头道,这才从头道,“昨晚九殿下在长春宫用膳,回来的时候喝醉了,青黛姐姐便照常进去服侍,谁知道……房内突然传出奇怪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青黛姐姐哭着跑出来,衣裳都被撕烂了,鬓发凌乱,看见奴婢就抱着痛哭起来。就在这时候九皇子妃回来,进了正房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很生气的样子,就让人把青黛姐姐看管起来。贵妃娘娘,青黛姐姐是九皇子妃的陪嫁丫鬟,颜色生得好,素来很得九殿下的喜欢……。”

    她没有再说下去,意思却很明白。

    九殿下一向很喜欢青黛,所以这次借酒醉之极,或者是最后乱性,就把青黛收用了。

    “奴婢原本以为,九皇子妃或许有些不高兴,但青黛姐姐毕竟跟了她这么久,总会顾念旧情,没想到今天早上奴婢听说,九皇子妃竟然要将青黛杖毙!”暮雪神色悲愤地道,“贵妃娘娘,青黛姐姐性情爽利,对九皇子妃忠心耿耿,春阳宫的下人都是知道的,她绝不会有攀附的心思。就算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是九殿下醉后……青黛姐姐又有什么错?请贵妃娘娘念在青黛姐姐是服侍九殿下的人,救她一命吧!”

    说着,又是不住地磕头,神态凄然。

    柳贵妃皱眉道:“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何你不去求九殿下?”

    “奴婢知道这个消息时,九殿下已经离开春阳宫要去上早朝,知道此事后立刻赶了回来,去和九皇子妃说话,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连早朝都误了,可是青黛姐姐却一直没有放出来……”暮雪哭着道,“奴婢实在很担心,九殿下素来敬重九皇子妃,这件事说起来也损了九皇子妃的颜面,只怕九殿下心里也存着愧疚。虽然说清早九殿下在,青黛姐姐暂时能够活命,可是九殿下不能一直呆在春阳宫,若是九皇子妃趁着九殿下不在……贵妃娘娘,除了您,没有人能够救青黛姐姐了,求求您!”

    柳贵妃似乎仍然存疑:“你跟青黛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这样救她?”

    “奴婢以前跟青黛姐姐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被分派到春阳宫后,青黛姐姐常常提点奴婢,教导奴婢做事,有好吃的好用的东西,都给奴婢,待奴婢就像是亲妹妹一样。奴婢实在不忍心看着青黛姐姐这样无辜丧命,这才冒死来找贵妃娘娘,求您救救青黛姐姐。”

    柳贵妃这一询问,暮雪这一答,顿时将事情解说得清清楚楚。

    听在众人耳朵里,自然会觉得,九殿下素来就喜欢九皇子妃身边的丫鬟青黛,因而酒后出事,收用了青黛。九皇子妃因而心生嫉妒,不念旧情要将青黛杖毙。九殿下顾念青黛,但又觉得对不起九皇子妃,所以两人就僵持了起来,以至于九殿下因此误了早朝。而这个叫暮雪的宫女,身受青黛的恩德,这才仗义执言,想要救青黛一命。

    再想想柳贵妃刚开宴时,和九皇子妃的对话,正好能够天衣无缝地联系起来。

    这么说起来,九皇子妃容不下青黛,是嫉妒;不念旧情,要杖毙青黛,是狠毒;九殿下要救青黛,九皇子妃不理会,是不敬夫君;而因为青黛的事情导致九殿下误了早朝这样的正事,这就是九皇子妃不识大体。

    尤其与刚才李纤柔对待袁氏的态度想必,更显得九皇子妃心胸狭窄,容不下人。

    “本宫记得,青黛是你身边的贴身宫女吧?模样的确很好!”柳贵妃叹了口气,转向裴元歌,道,“元歌,这丫头的话,你怎么看?”

    裴元歌漠然看着柳贵妃,吐出了四个字:“一派胡言!”

    “九皇子妃,事到如今,您还想要遮掩吗?昨晚九殿下醉醺醺地归来,青黛进去服侍,哭着跑出来,不是只有奴婢看到的,春阳宫里看到的人不在少数,只要将她们叫来对峙就能够一清二楚!”暮雪愤然抬头,“请贵妃娘娘将这些人唤来,好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柳贵妃幽幽叹息,道:“秋梧——”

    “母妃!”裴元歌忽然打断她的话,眼眸含泪地看着她,哀声道,“妾身可以向您保证,绝对没有这丫头说的事情,为什么母妃您宁愿相信一个宫女的胡言乱语,也不愿意相信妾身呢?母妃,妾身一向敬您若母,晨昏定省,处处都不敢怠慢,您……您真的要去将这个宫女所说的人带过来吗?”

    “你在本宫身边的好,本宫自然知道,可是,凡事也要有个分寸!这件事已经闹得这样大,本宫身为掌宫之人,必须要查明情况,无枉无纵!”柳贵妃说得冠冕堂皇,“秋梧,去将暮雪所说的宫女统统带过来,待本宫查明实情!”

    “好!”裴元歌只说了这个字,便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秋梧将人带来,柳贵妃重新询问一遍,那些宫女的话全部都和暮雪所说的相同,都证明昨晚九殿下的确和青黛出了事端,而今早九皇子妃要将青黛杖毙,以至于因此误了九殿下的早朝。

    柳贵妃神色终于不豫:“元歌,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请牢记本站域名: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