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59章 渣男渣女

重生之嫡女无双 259章 渣男渣女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万关晓,袁初袖也是满脸的惊诧。

    眼前的万关晓分明穿戴着崭新的皇宫侍卫劲装,他是武将,而皇宫侍卫是武将最好的晋身踏板,这点袁初袖还是知道的。以裴元歌对裴元容的厌恶,以裴元容的愚钝拖后脚,在娶了裴元容的情况下,万关晓居然能够成为皇宫侍卫,要么就是有贵人相助,要么就是才俊杰出,而无论是哪一点,都是极难得的!

    袁初袖心中一动,隐隐约约生出一个念头。

    她曾经安排过万关晓做事,对这个人的本事还算清楚,而万关晓又是武举第四名,说起来也是有真才实干的,如今又跻身皇宫侍卫这个踏板,将来说不定能够鹏程万里。现在的她虽然情形在慢慢好转,能够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又有了名分,但毕竟还是身份卑微,而且最重要的就是没有背景,否则柳贵妃也不会想到杖责就杖责,毫无顾忌。

    单凭七殿下的宠爱,绝非长久之计。

    如果能够将万关晓拉拢过来支持她,再想办法帮助万关晓步步高升,内宠外戚,这才是宫廷女子真正的生存之道。

    默然许久,万关晓不太确定地道:“你……你是……。”

    “我现在叫袁初袖,是七殿下的德昭宫里的人。”袁初袖微微笑道,艳若桃李。她没说她是裴元舞,但“现在”叫袁初袖,已经很含蓄地表明了身份,同时点出德昭宫。

    万关晓虽然成为了皇宫侍卫,但既然会值守临泉宫这样的地方,想必不会太得意,万关晓又是个热衷名利的,定然会为锦绣前程而绞尽脑汁。让万关晓先生出攀附她的心思,这样她就能够在这场交易中占据主动,也会让万关晓对她更加感恩戴德,死心塌地地为她做事。

    “袁?德昭宫?”万关晓微微一怔,试探着道,“听说德昭宫有位袁氏……”

    这些天七殿下“宠妾灭妻”的谣言,是京城和皇宫最热的话题,万关晓也有耳闻,想想裴元舞的容貌手段,如今又正好姓袁,又在德昭宫,不由得万关晓不生出猜想,难道那位据说极得七殿下宠爱的袁氏,正是眼前的裴元舞?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这些天事情传得沸沸扬扬,你大概也听说了吧?”袁初袖面容微露苦涩,“也不知道是谁在害我,竟然传出这样的谣言,连贵妃娘娘都听信了,差点要杖毙我。幸好贵妃娘娘明事理,听了我的解说,便知道我的无辜,所以这些天就会为我正名,也会给我一个名分!”

    话语之中似乎在说那些只是谣言,但透漏出的含意却让万关晓既惊且喜。

    显然,那位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袁氏,的确就是眼前的裴元舞,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若不是裴元舞真的极得七殿下爱重,引人嫉妒,也不会传出这样的谣言来。而听裴元舞话里的意思,似乎柳贵妃也被惊动,想要处置裴元舞,结果却被裴元舞说动心思,非但不处置她,反而要公开给她名分,为她澄清……这裴元舞果然好厉害的手段!

    大夏如今最有权势的人,只怕就是七殿下和柳贵妃了。

    而在大夏这般注重嫡庶份位的皇宫,裴元舞身为侍妾,居然同时得到七殿下和柳贵妃的双双看重,;连刚进门的七皇子妃都被她彻底压住风头,往后的前程定然不可限量啊!如果能够攀上裴元舞……万关晓怦然心动,忙笑着道:“裴大小姐——”

    “别叫我裴大小姐,我现在叫袁初袖,只是柳氏送入宫中的宫女而已!”裴元舞纠正道。

    柳氏送入宫中……也就是说,裴元舞现在的身份是柳贵妃给的?闻言,万关晓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正确,忙从善如流道:“袁姑娘千万别妄自菲薄,如今您深得九殿下的宠爱,将来定然有锦绣前程!”

    “借你吉言,但愿如此。”袁初袖微微一笑,神情和缓。

    见他将自己的恭维全盘手下,万关晓便觉得有戏,继续攀关系道:“没想到袁姑娘竟然在宫里,当初听说您的噩耗,我心里也为姑娘叹息,当真是天妒红颜。容儿丝毫不知道这件事,还以为姑娘真的……这几年时时伤感,跟我说,毕竟姑娘是她的亲姐姐,若是您还在,裴四小姐又怎么敢那样欺辱容儿?”

    他深知裴元舞和裴元歌不和,因而也不隐瞒,直说裴元歌在排挤他和裴元容。

    “我又何尝不惦念容儿?只是人在皇宫,身份又卑微,身不由己啊!”袁初袖当然知道万关晓是在借裴元容攀关系,也是顺势道,“如今外人似乎觉得我风光无限,却哪里知道我的苦楚?毕竟身份卑微,又没有亲哥哥亲弟弟帮忙扶持,虽然暂时得了七殿下的青眼,终究难以长久!”

    听袁初袖说得入港,万关晓忙道:“正是如此,毕竟是嫡亲姐妹,血脉相连,这份亲密是别人所不能够比拟的!”

    裴元舞“病逝”定然大有蹊跷,说不定和裴府已经决裂,并没有外戚能够依靠。说不定她如今唯一的亲人就是裴元容,而他却是裴元容的夫君。只要裴元舞顺势问起裴元容和他的情况,他就能够打蛇随棍上,趁势向袁初袖诉苦求助,进而攀上关系,彼此合作。

    他需要她在九殿下跟前的体面,而她则需要他在朝堂的地位。

    袁初袖这样的聪明人,定然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果然,袁初袖接着便问道:“我身不由己,不能够出宫,也不清楚容儿近些年的状况。既然你现在成为皇宫侍卫,想必是鹏程万里,和容儿都过得不错吧?”明知道万关晓值守临泉宫,定然不会如何得意,她却故意这样问,来试探万关晓的心思,好达成初步的合作。

    “袁姑娘有所不知……。”万关晓就势诉苦,将他在卫所的水深火热讲述一番。

    却隐瞒起那晚突然出现,帮助他谋得皇宫侍卫职缺的黑衣人,毕竟,这算是他的另一座靠山;而且,黑衣人自此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连万关晓也搞不清楚他的身份,就算想说,也无从说起。

    “容儿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你既然是她的夫婿,我自然要照看些。”

    袁初袖知道,万关晓虽然只是诉苦,并没有求她帮忙,但实际上却是在试探她在七殿下心中的地位。如果说她能够帮助他改善在卫所的情况,那就证明她的确得宠,万关晓才会真正将心思投向她,才有可能慢慢被她收拢。相反,如果她无法帮助万关晓的话,就算她在七殿下跟前再得宠,万关晓也不会因此就对她死心塌地。毕竟,没有确实的利益,以万关晓的为人,又怎么肯成为她的后盾?

    万关晓大喜:“那就多谢袁姑娘了!”

    回到晨芳阁,袁初袖都在思索,要如何处理万关晓卫所的事情。只有这件事做成,万关晓才会觉得靠她有指望,她才能将万关晓拉拢过来,因此必须要帮万关晓解决这件事。如果七殿下肯出面,自然轻而易举,不过七殿下如今声势正盛,一个晾了三年多的武举第四名,只怕入不了七殿下的眼,懒得为他费心思;若说是为了她……七殿下未必能把她看得那么重!

    不过,这件事也未必要七殿下出面,说不定她本身就能够解决。

    袁初袖思索着,命人去请王茗泉过来。

    之前杖责,这位袁姑娘非但没有被打死,反而因此入了柳贵妃的眼,随后柳贵妃就命人送来上好的棒疮药给她,因此伤势才能够好得这么快,这更坚定了王茗泉的想法,这位袁姑娘将来定然不同寻常,因为刚狠狠地得罪了她,心里正忐忑,因此极为殷勤,很快就来到晨芳阁,低眉顺眼地道:“袁姑娘有什么吩咐尽避说,奴才定然遵从!”

    “吩咐不敢说,只是有件事,要劳烦王公公了。”比起之前的冷落淡漠,袁初袖的神色缓和了许多。

    王茗泉忙道:“袁姑娘尽避说!”

    “是这样的,庚酉卫所里有个名叫万关晓的人,是个刚进来的三等侍卫,不过因为出身贫寒,而庚酉卫所里多世家子弟,因此便有些排挤他。原本我不该插手这种事情,只是这万关晓说起来算是我的亲戚,因此少不得要照看些。”袁初袖眼眸静静地看着王茗泉,“所以,我想请王公公派人去趟庚酉卫所,给传句话,让他好好当差。不知道王公公肯不肯给我这面子?”

    王茗泉一听就明白过来。

    袁姑娘这是想要借德昭宫的名声,给那个万关晓点底气,传话事小,重点是要让庚酉卫所的人知道,万关晓和德昭宫是有关系的,让他们不敢再排挤万关晓。这种狐假虎威的事情,皇宫里的人经常干,不过派人走一趟而已,对王茗泉来说,小事一桩,又能够讨好这位袁姑娘,何乐而不为呢?

    “袁姑娘放心,奴才知道该怎么做!”王茗泉立刻应道。

    “王公公且留步,这万关晓虽然说是我的亲戚,我帮他也属正常,不过毕竟于理不合,再说我如今是非缠身,不想多生事端。所以,这件事我不想让七殿下知道,王公公若是不能够做,现下拒绝,在七殿下跟前替我保密,我也足够感激你的盛情。但如果王公公如今应下,转头却又去告诉七殿下的话……”袁初袖顿了顿,慢慢地道,“那可就伤了你我的颜面了!”

    轻浅的话语中,带着森森的寒意。

    王茗泉忙道:“袁姑娘请放心,这点小事奴才都办不好,还要惊动七殿下的话,那奴才也就白做这德昭宫的大总管了。您放心,绝不会让七殿下知道的。”

    “那就多谢王公公了,这颗翡翠玉,就当是我的谢礼!”袁初袖随手从妆奁台上取饼一颗翡翠赏了过去。

    王茗泉忙接了过来,满面喜色。

    翡翠玉贵重与否尚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袁姑娘肯赏他东西,就代表着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了吧?

    很快,王茗泉就派了名小太监到庚酉卫所去,说要传话给万关晓,所传的话不过是浮云,最要紧的是,这位公公腰上闪亮闪亮的“德昭宫”的腰牌,以及他所说的“奉七殿下之名来传话”。

    送走了传话的小太监,齐重绅等人都是面色凝重。

    “妈的,没想到这万关晓不声不响的,背后的靠山居然是德昭宫!”朱前学忍不住咒骂道,“我们早该想到才是。明明连伯父把正卫和侍卫统领那里都打点好了,连大哥铁板钉钉的事情都能被人截了,半路塞进这么个货色进来,除了七殿下,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袁乾明皱眉:“那万关晓之前怎么不吭声?”

    “谁知道这小子在盘算着什么?”老李也咬牙道,“说不定这小子在七殿下跟前的体面压根就没那么大,所以之前请不动七殿下。这些日子,他不知道怎么钻营讨好,才能让七殿下给他出这个头。”

    赵良沉思道:“就算是这样,万关晓总是和七殿下有关系,就算体面不大,但能够说上话,能让七殿下派人来给他传话,咱们就得罪不起,恐怕也只能消停了。毕竟,七殿下我们可惹不起?”

    “难道就这么饶了这小子?”齐重绅有些不甘心。

    赵良神色无奈,显然只有如此。

    “想到以后整天都有这么个人在眼前晃荡,我就觉得窝火,偏偏还不能动他,实在是让人心烦!”朱前学恨恨地道,“我看,咱们赶紧想个办法,把这小子塞出去算了,眼不见心不乱,说不定还能给连大哥一个空位置,咱们兄弟齐聚呢!总比看着这小子那张脸来得好!”

    袁乾明心中一动:“这么说的话,倒不是没办法,之前听正卫说,京兆府那边缺个司法参军,想要从皇宫侍卫这边挑个人过去。虽然说京兆府容易得罪人,一等二等侍卫不太能看得上,但毕竟是从五品的官职,而且是实缺,对于咱们三等侍卫来说,还是很难求得的。不如我们在正卫那边下下功夫,把这个名额给抢过来,给万关晓,把他送出卫所,也能给连大哥空出位置来。”

    朱前学皱眉道:“太便宜这小子了吧?”

    “我倒觉得,乾明这个主意好。若是从前,我们费了偌大心思要来的空缺给万关晓,的确太亏了,但现在知道万关晓跟七殿下搭边,我们不能再动他,留着他反而心烦。倒不如趁机把他送出去,才刚进卫所没多久,便给他谋了实差,就算是七殿下也不能说我们亏待他。这样一来,我们既能够在七殿下那里落好,又不用对着万关晓这张脸,还能给连大哥空出位置,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齐重绅倒是赞同这个主意。

    “那就这样吧!”最后四人终于齐齐表态。

    就这样,自此之后,齐重绅等人对万关晓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善,并且迅速地为他谋得京兆府司法参军的职缺,将他送到了京兆府。面对这明显的差别待遇,万关晓欣喜若狂,果然有靠山的人就是不同,才刚到卫所没多久,就被派到了实缺,从此更坚定了投靠袁初袖的心思。

    而听说万关晓这么快就谋得实缺,袁初袖对万关晓的能力也是另眼相看。

    就这样,两人越看越对眼,联系越发密切起来。

    ——我是渣男暂时消失的分界线——

    书房中,铜制的睚眦神兽鼎炉里逸出丝丝缕缕白眼,在空气中慢慢弥散开来,带着一股清心静气的淡淡芳香。自从冷翠宫事件后,宇泓墨便很少再穿那般张扬恣肆的红衣,都是正经的袍冠,尤其在书房这种地方,此刻他身着玉色圆领团袍,腰束玉带,头戴紫金冠,寻常的装束穿在他的身上,却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尊贵清雅。

    尤其此刻的他正在低头看信笺,没有了平日的玩世不恭,张扬恣肆,只剩下一片认真肃穆,尽显皇子的威仪,衬着他妖孽般的容貌,更是光华璀璨,令人不敢直视。

    “九殿下,您请用茶!”

    书房这种重地,除了寒麟而得信的暗卫,也只有裴元歌的陪嫁丫鬟敢入内。青黛手捧托盘,将一盏官窑粉彩花卉茶盅放下,清澈碧翠的茶水带着微微的热气,茶香袅袅。

    看着信笺上的内容,宇泓墨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将信笺夹入书中,随手翻开另外一份公文。听到青黛的话,他抬起头来,对青黛微微颔首,莞尔一笑,他正好觉得口渴,元歌便派人来送茶,倒真是心有灵犀!取饼茶盅,随口问道:“元歌在忙什么?”

    “皇子妃刚刚在算账,说她这个月入不敷出,正在抱怨呢!”青黛笑着道。

    宇泓墨闻言也笑了,摇摇头道:“吝啬鬼!你去告诉你家主子,多少开支,都记在我的账上,免得她心疼!”说着,随手啜了口茶,却察觉到一股淡淡的荷叶清香入喉,沁人心扉,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顿时绽放出一抹温馨的笑意,忍不住赞道:“好香的茶!”

    随即又低下头继续看公文。

    青黛微微一怔,随即照惯例将茶水放下,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外两名宫女在候着,见青黛出来,都福了福身,跟着她一道出了书房。

    她们是新来的宫女,如果没有青黛领着,是没有资格进入书房这个院子的。走在路上,名叫暮雪的宫女忽然道:“刚才奴婢听到九殿下赞说,好香的茶!同样的茶水,只是青黛姐姐送来的,九殿下就会赞好,果然还是青黛姐姐在九殿下跟前有体面!”

    青黛微微一怔,顿了脚步:“胡说,哪有这种事情?”

    “奴婢才没有胡说,同样的东西,只有青黛姐姐送过去的,九殿下才会赞好!”暮雪不服气地反驳道,“不信的话,青黛姐姐可以问浮盏!”

    ------题外话------

    貌似万更求票效果不太好啊,那蝴蝶试试不玩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