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58章 内忧外患

重生之嫡女无双 258章 内忧外患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御史台素来有闻风奏事之权,因而这位御史将京城的传言做了个整合,条条框框列举在题本中,弹劾七殿下宇泓烨宠妾灭妻。虽然说其中部分内容有些离谱,但大部分却还算是实情,尤其是宇泓烨偏爱袁氏,李纤柔没有治宫之权,在德昭宫处境凄惨,以及时常登门春阳宫以避祸等等,写得文采精华,声情并茂。

    末了,请求皇帝严惩七殿下这般错乱纲常,混淆嫡庶的行径,以正视听。

    皇帝将这份题本留中不发,既不批复,也不交议,却命人将这份题本抄了一份,送到长春宫。

    看着誊写的题本,柳贵妃只气得头发昏。

    李纤柔在德昭宫的处境不怎么好,她当然知道,原本以为李纤柔会接受裴元歌的建议,利用她来立威,谁知道左等右等,李纤柔都不过来请她!没道理她要帮李纤柔立威,还得倒贴上去,因此柳贵妃也就晾着这件事,没想到晾着晾着,最后竟然传出了“宠妾灭妻”的罪名来!

    宠妾灭妻,混淆嫡庶,这种罪名可大可小。

    往小里说不过是女人间的争风吃醋,不计较一笑也就过去了,但若往大里说,这就是错乱纲常,治宫不严,往后别人以此类推,说什么一宫不治,何以治天下?那就能够形成很不利的风向,毁损宇泓烨的声誉。事到如今,就算是倒贴,柳贵妃也不得不到德昭宫走一趟,替李纤柔立威。

    “来人,把那个侍妾袁氏给本宫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给本宫狠狠地打!”

    柳贵妃静静地坐在主位上,娇媚的容颜一片平静,吐出的字句却如冰霜般寒冽,充满着风雨欲来的气息。

    这些日子,京城和宫里充斥着各种流言,尤其今早御史弹劾七殿下宠妾灭妻之事,德昭宫里自然也有听闻,德昭宫总管太监王茗泉见柳贵妃阴狠震怒的模样,就知道她定然是为此事而来。虽然平日里袁华舞很得七殿下的宠爱,但看今天柳贵妃的声色,显然是不能消停的,因此王茗泉也顾不得袁华舞素日里得七殿下宠爱,当即就命人去晨芳阁将她带出来,当即在外院放了板凳,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

    听着外面板子狠狠打在肉上的声音,柳贵妃眼眸冷凝。

    不一会儿,二十大板打完,王茗泉进来禀告。柳贵妃淡淡道:“继续打!”

    这次柳贵妃没有说打多少,显然是直到她说停才能够停。王茗泉心中暗暗敲鼓,看柳贵妃的意思,恐怕这袁华舞今天是活不成了!咬咬牙,对着旁边的人做了个手势。

    这个手势落在袁华舞眼中,她看得清清楚楚,眼眸中闪过一抹怒色。

    这些天皇宫里也传遍了七殿下宠妾灭妻的传言,袁华舞自然也有所闻,也曾经和宇泓烨说过。虽然宇泓烨没有当回事,但袁华舞知道,若任由事情闹大,别的到也罢了。柳贵妃那里绝不会绕过她,因此一直都在思索对策。刚才柳贵妃进门就命人打她的板子,她也咬着牙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柳贵妃如今正在气头上,事情又是因她而起,她若不吃点苦头,柳贵妃断然不会罢休,因此便忍着。

    但如今看来,若再说话,只怕就要被柳贵妃活活打死。

    听着柳贵妃方才的语调,阴狠,却没有激怒冲动,听起来心绪已经平静下来,或许能够听得进去她的话?袁华舞想着,咬牙忍痛开口道:“贵妃娘娘,奴婢为七殿下鸣冤!”

    她知道,在柳贵妃心里,她一个小小的侍妾死也无妨,若说自己愿望,柳贵妃未必会理会她,因此她只说为七殿下鸣冤。

    果然,闻言,柳贵妃眉头微蹙,挥手命人停了板子,冷笑道:“你为烨儿鸣冤?本宫如今打的是你,与烨儿何干?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为烨儿鸣冤?”

    “若是平时,奴婢的确没有资格为七殿下鸣冤,但眼下,贵妃娘娘之所以杖责奴婢,就是为了七殿下,所以奴婢要为七殿下鸣冤。还请贵妃娘娘给奴婢一个说话的机会,若贵妃娘娘认为奴婢胡说八道,尽可以继续杖责,将奴婢打死。但若奴婢说得有道理,因为奴婢贱躯,牵连到七殿下,那岂不是奴婢的罪孽?”

    在宫里这两年,袁华舞倒也清楚,柳贵妃对七殿下极为溺爱,几乎事事以七殿下为重,因此怎样说才能够打动柳贵妃,给她说话的机会,袁华舞十分清楚。

    柳贵妃微顿,倒想听听她还能说出些什么来,道:“你说吧!”

    知道柳贵妃将她的话听了进去,袁华舞微微松了口气,挣扎着身体翻下板凳,站起身来,艰难地走到门前,对着柳贵妃跪下,道:“奴婢袁华舞,叩见贵妃娘娘,方才不能够第一时间向贵妃娘娘行礼,还请贵妃娘娘恕罪!”

    柳贵妃浑身阴霾地过来,命人杖责袁华舞,行杖刑的人又岂敢放水?二十大板打下来,袁华舞的臀部到大腿已经是血粼粼一片,血肉模糊,有半点动作都疼得要命,这连番举动下来,早已经疼得袁华舞浑身冒汗,中衣几乎被汗意湿透,下唇更是被牙齿咬破,半点血色也无。但袁华舞知道,眼下是她的生死关头,只能死死忍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见袁氏在这时候还能如此镇静,依足规矩先向她行礼,柳贵妃心中微动。

    而且明明是她直接命人杖责袁氏,袁氏却将罪责揽在自己身上。

    “恕你无罪,说吧!”柳贵妃淡淡地道。

    “贵妃娘娘之所以杖责奴婢,是因为近来宫中传言,说七殿下宠妾灭妻,而所谓的妾便是指的奴婢。不知道奴婢所言是否有误?”袁华舞竭力掩饰,声音中却还是有着些许疼痛的颤音,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柳贵妃冷哼一声,算是默认。

    “能够服侍七殿下,是奴婢的荣幸,但若说奴婢让七殿下宠妾灭妻,奴婢既不敢担这个名声,也不敢让七殿下蒙上这样的罪名。”袁华舞这样的跪姿,一直牵动着臀部的伤口,疼得她汗如雨下,却不得不坚持着,道,“奴婢虽然蒙七殿下垂怜,但至今仍然是晨芳阁的宫女,连明路都没有过,毫无身份,若是七殿下当真偏宠奴婢到传言所说的地步,怎么会连个名分都不曾给奴婢?宠妾之说,已属荒谬,灭妻更是不知从何说起?从七皇子妃进入德昭宫来,奴婢从未和七皇子妃碰面,并非奴婢狂妄,而是因为奴婢仍隶属晨芳阁宫女,无故连到七皇子妃跟前的资格都没有,而七皇子妃从来不到晨芳阁,因此无从会面,更不可能有任何冲突,而七殿下心系国事,或许在儿女私情上淡了些,因此对七皇子妃有些冷落,但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宠妾灭妻啊?”

    柳贵妃神色微动,开始凝思着袁氏的话语。

    的确,袁氏不过是个临幸过的宫女,连在她跟前过明路都没有,若是烨儿宠她过头,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原本柳贵妃并不知道宇泓烨为何会娶李纤柔,但打听过李纤柔的情况,知道李纤柔和裴元歌是好朋友后,便也猜出三分,只怕烨儿还是对裴元歌不死心,而他冷落李纤柔,八成也是做给裴元歌看的,只怕当真和这袁氏没有关系。

    方才柳贵妃因为宇泓烨被御史弹劾,又牵扯到袁氏,心中大怒,便命人杖责。

    如今听袁氏说得有理,又处处为宇泓烨辩解,柳贵妃心中便觉得舒坦了许多,但仍然面色淡漠:“这么说,倒是本宫错怪你了?”

    “不,娘娘教训奴婢,是应该的。无论如何,这件事牵扯到奴婢,让七殿下蒙了污名,这就是奴婢的罪过。”听出柳贵妃话语中的转机,袁华舞忙乖巧地道,“奴婢蒙七殿下垂怜,已经是难得的福气,却,没有能够相助七殿下,反而让七殿下蒙了污名,单此一罪,奴婢死不足惜。只是,若是贵妃娘娘当真因此杖毙了奴婢,那岂不是坐实了传言?别人定然会说,七殿下的确宠妾灭妻,因此贵妃娘娘才杖毙奴婢,这样一来,反而让七殿下蒙此不白之冤,因此奴婢才斗胆讲说分明,有冒犯贵妃娘娘的地方,还请贵妃娘娘恕罪!”

    知道她这番话并非全然真心,定然有讨好卖乖的地方。

    但是在皇宫这种地方,并不需要坦诚直爽的人,反而就要这种看得清楚自己身份,懂得讨好卖乖的人!因此,柳贵妃听着,倒是对这个袁氏有了几分满意,能够说出这些话,显然也是个有见地的,倒是比李纤柔强了许多,难怪烨儿偏宠她多过李纤柔。

    “那照你说,本宫应该要怎么做才好?”

    “奴婢以为,七殿下并无宠妾灭妻之举,贵妃娘娘若是着力太猛,反而容易授人以柄,不若淡淡置之,若是别人问起,便可将奴婢方才所说的实情告之。再找个机会,请几位贵妇人到德昭宫坐一坐,奴婢愿意亲自服侍七皇子妃,只要众人看到奴婢的诚心,谣言便不攻自破。”袁华舞知道,柳贵妃问她这话,并不是柳贵妃没有主意,而是想要试探试探她的斤两,便也不遮掩,尽显心机和灵巧。

    柳贵妃终于微微色变,这才认真地打量起眼前的女子。

    因为袁华舞低着头,柳贵妃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只见她一身雨过天青色绣荔萝纹对襟褙子,油光可鉴的鬓发上簪着一只金灿灿的凤钗,随着她的跪拜一颤一颤,莫名就给人一种轻盈灵巧的感觉。刚才的二十大板打得不轻,可是她却一声不吭,临危不乱,刚才的言谈又尽显机敏聪慧,却又乖巧柔顺,倒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你的模样!”

    袁华舞心头一震,她从前为了奉迎太后,常常入宫,和柳贵妃照过不少面,如果被柳贵妃认出她来,再问及她为何会到宫中,牵扯到三年前的事情,说不定她设计七殿下的事情就会曝光,毕竟柳贵妃是女人,总比七殿下多几分细心……因此,这两年,她才在蜗居在晨芳阁之中,连李纤柔的面都不照,只想着等到怀有身孕,有了依仗再说,却没想到突然一个“宠妾灭妻”,将她推上风口浪尖,不得不面对柳贵妃。

    眼下柳贵妃已经发话,她显然不能够违逆,只好慢慢地抬起头来。

    触到那张明艳如牡丹般的脸,柳贵妃原本的浅笑顿时凝固,神情愕然。虽然比起三年前,眼前这人多了几分妇人的妩媚和风情,但仍然能够认出,这袁氏分明就是裴府的大小姐裴元舞!那年,裴元舞秋猎时触怒皇帝和太后,被遣送回裴府,之后裴府便说她病了,更在也是叛乱后不久“病逝”,为何会出现在烨儿的德昭宫?又为何会改名换姓叫裴元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贵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歹裴元舞也是裴府大小姐,当年誉满京城,烨儿怎么敢如此大胆?而看裴元舞的神情,已经方才的言辞,也不像是强迫,再想想裴元歌之前在太后跟前的行径……柳贵妃眉头顿时又紧紧地皱了起来。

    这件事如果再闹开,指不定又是怎样的丑闻……

    察觉到柳贵妃眼眸的微妙变化,袁华舞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恐惧,眼前这位贵妃,为了七殿下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说不定为了不让她的身份曝光,会除掉她!想到这里,袁华舞竭力做出平静的模样,微带惊诧和小心地道:“贵妃娘娘为何这般看着奴婢?是否奴婢的妆容有所不妥?还请贵妃娘娘指点,奴婢无不遵从!毕竟,将来奴婢还要在贵妇人面前服侍七皇子妃,若是有所差池,奴婢颜面事小,损伤七殿下颜面事大。”

    不动声色地提醒柳贵妃,眼前这场宠妾灭妻的谣言,还需要她去平息。

    若是柳贵妃在这当口除掉她,传扬出去,便正如袁华舞所说的,反而坐实了宇泓烨宠妾灭妻,否则柳贵妃又何至于去跟一个宫女过不去?

    的确,眼下这场宠妾灭妻的是非,还需要袁华舞来演……可是,如果来的贵妇察觉到袁华舞的身份,说不定会引起另一场流言蜚语……不过,而裴府也早已经向皇帝言说,裴元舞病逝,若再反口,那他们先是欺君之罪。只要苦主裴府不开口,咬定了是容貌相似,最多传一阵子流言也就罢了,说不定反而能盖住“宠妾灭妻”的话题……

    柳贵妃在心底权衡着轻重,缓缓开口:“你的妆容没有问题,是你的模样很像一个人,让本宫一时间有些怔住了。你可知道当年名满京城的裴府大小姐裴元舞,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袁华舞心中一顿,随即敛容道:“奴婢曾经听过裴大小姐的名字,不过裴大小姐是裴府的千金小姐,其实奴婢卑贱之躯所能比拟的?何况裴大小姐在三年前已经病逝,又怎么会和奴婢有关系?”

    很好,还算聪明识趣。

    柳贵妃点点头,这样看起来,裴元舞想必是和裴府有什么龃龉。不过既然她也不承认自己裴元舞的身份,事情会更加顺利些。现在还是先将宠妾灭妻的事情压下来,日后再慢慢决定如何处置袁华舞吧?毕竟,小小的侍妾而已,没有任何身份背景,捏死她还不像捏死一只蚂蚁似的,轻而易举?

    “那就好,如今你好歹也服侍了烨儿一场,若是做得好,等这次事了,本宫就给你过了明路,正儿八经地封你做侍妾,也免得总是没名没分地呆在晨芳阁。日后对七皇子妃晨昏定省,不可有逾越冲突之心,只要你乖巧明事,日后自然有你的好处,知道吗?”刚才吓得袁华舞心惊胆战,这会儿柳贵妃又许以前程,又拉又压,刚柔并济,正是用人的手段。

    袁华舞面色欣喜:“多谢贵妃娘娘,奴婢定然不敢逾矩!”

    “华舞这个名字不好,从今往后,你就叫初袖,袁初袖,是柳府送进宫的宫女,所以不要给本宫丢脸!”元华,元舞,这个名字太过明显,容易招人疑心,柳贵妃便将这个名字改了,避免让人想起裴元舞来,同时也将袁华舞的身份改换到柳府名下,以免有心人追查,查出破绽来。

    至于在皇宫里的籍册,修改这些,对柳贵妃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袁华舞又惊又喜,虽然说“裴元舞”已经病逝,但她的身份一直是隐患,让她不得不深藏身名,不敢有丝毫的举动,以免被人窥破行迹。但现在既然柳贵妃开口了,自然会将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不会让人抓住丝毫把柄,这样她就能够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德昭宫,不必再躲躲藏藏……而且柳贵妃说会给她名分,虽然只是侍妾,但以她现在的得宠,只要能够怀有身孕,剩下男嗣,将来必定辉煌灿烂!

    “多谢贵妃娘娘恩典,奴婢肝脑涂地,亦不能回报娘娘的深恩!”

    柳贵妃点点头,转身离开,只给王茗泉留下了一句话:“等七皇子妃回来,让她到本宫的沉香殿去,本宫有话要跟她说!”处理完这个袁氏的事情,接下来就该轮到李纤柔!宠妾灭妻,若不是李纤柔频频到春阳宫,对裴元歌诉苦,透漏了行迹,又怎么会传出这样的谣言?这个李纤柔,必须要好好敲打了!

    等到柳贵妃离开,袁华舞,不,现在已经改名袁初袖才拖着伤体,慢慢地站起身来。

    柳贵妃不在,她自然不必再遮掩痛色,秀眉紧皱,面色微白,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好一会儿才慢慢缓过来。不过,现在有比这杖责之伤更重要的事情……袁初袖微微转头,淡淡地凝视着旁边的王茗泉,只笑不说话,许久才冷冷地道:“王公公!”

    轻飘飘的一声,似乎有着就百曲千回的冷冽,王茗泉吓得身体一颤,忙跪倒在地。

    “袁姑娘恕罪,袁姑娘恕罪,刚才贵妃娘娘吩咐,奴才也不得不从命啊!袁姑娘这样通情达理,定然也能明白奴才的难处不是?”这些年来,袁初袖算是七殿下宠幸时间最长的女子,因而虽然没有名分,王茗泉也不敢怠慢,甚至看待她比李纤柔都高了许多。刚才想着贵妃娘娘发话,这袁初袖必死无疑,因而也就跟着怠慢起来,下了狠手,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袁初袖居然还能反局,甚至让贵妃娘娘为她赐名,给她名分,只怕日后这位袁姑娘会更加了不得、

    他刚才的行为可就狠狠地得罪了这位袁初袖姑娘,因此王茗泉吓得有些震颤。

    “我自然能够了解王公公的难处,我不过是一个没名没分的侍妾,不算什么,但下次若是七殿下心爱的宠妾遇到这种事情,王公公最好还是请人去告知七殿下一声,也免得宠妾有了意外,七殿下恼怒,王公公你也要跟着遭殃不是?”袁初袖微微扬眉,笑容中带着淡淡的寒意。

    “还是袁姑娘聪慧,奴才就没想到这法子,以后定然不会再让袁姑娘受这样的委屈!”王茗泉讨好地道。

    知道这王茗泉现在定然害怕她在宇泓烨面前说话,而且,她方才在柳贵妃面前扭转局面,想必也对王茗泉有所震慑,暂时一段时间,他不敢对自己无力。袁初袖想想自己毕竟还只是侍妾,身份卑微,日后要仰仗王茗泉的地方不会少,也不好在这时候将他得罪狠,震慑一下也就是了。毕竟,如今德昭宫还有一位七皇子妃,这才是她真正要防备注意的人。

    想到这里,袁初袖微微呻一吟一声,面显痛色。

    王茗泉会意,忙让人抬来春凳,让袁初袖趴在上面,盖了薄被,又命人去请信得过的太医,极为殷勤。看这位袁姑娘的手段,以及在七殿下心中的地位,将来身份定然不会寻常,不趁她现在卑微的时候献殷勤,更待何时?

    李纤柔丝毫也不知道袁初袖的事情,刚从春阳宫回到德昭宫,就听到王茗泉的传话,急忙到长春宫过来。

    进去通报的宫女迟迟不出来,李纤柔也只好等着。

    六月下旬,已经进入三伏天,天气炎热酷暑,李纤柔虽然站在门檐底下,有些微凉荫,却也不好受。尤其站久了,身体慢慢僵硬起来,就越发难受。但李纤柔也不敢乱动,柳贵妃这明显是在晾着她,想必是她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柳贵妃,再想想最近京城和皇宫传得沸沸扬扬的宠妾灭妻,李纤柔心中便有些明了,不由得觉得委屈。

    这宠妾灭妻的谣言,又不是她放出去的,柳贵妃为何怪罪到她身上来?

    何况,她也是受害者!这些谣言传到李府,原本因为她嫁给七殿下而敬畏仰视她的那些人,似乎又因此膨胀起来,进宫看她的李夫人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说她只会在他们李府摆弄威风,却被一个侍妾欺压得难以翻身等等,冷言冷语直戳心窝……原本被袁华舞压了一头,她已经很不忿了,如今又被李府知道她的真正状况,越发内外交迫,让她心急如焚。

    就在李纤柔觉得自己快要变成化石的时候,柳贵妃终于命人传她进去。

    沉香殿的四角通风处,摆着四座雕刻成亭台楼阁的大冰山,随着屋外轻风地吹入,带着冰块的凉意弥漫在正殿之中,沁人心扉。被屋外暑气一侵,李纤柔蓦然进入这般凉爽的正殿,反而觉得有丝丝冷意,忙上前福身道:“妾身见过母妃。”

    柳贵妃却并不答话,似乎没有听到。

    柳贵妃不答话,李纤柔自然也不好就此起身,只能维持着福身的姿势,原本在外就站得僵硬的腿这样一直弯着,很快就支撑不住,一个趔趄,几乎摔倒。李纤柔吓了一跳,忙站稳身体,重新维持好福身的姿势,额头黄豆大的汗珠颗颗滴落。

    柳贵妃眉头紧皱,终于还是道:“起来吧!”

    “谢母妃!”李纤柔站起身来,仍然低着头不敢说话。

    柳贵妃淡淡地道:“都是自家人,本宫也就不兜圈子了,李纤柔,这些日子,宫里宫外传着七殿下宠妾灭妻的流言,你想必也是知道的吧?”

    “是!”李纤柔忙道,“但这谣言与妾身没有丝毫关系,绝非妾身所言,还请母妃明鉴!”

    到这时候不想着怎么替烨儿化解这场劫难,反而先想着开脱自己?这个李纤柔,身为七皇子妃,却连袁初袖那个没过明路的侍妾都不如,不管是心机手段言辞,还是对烨儿的维护程度。柳贵妃原本刚刚消下去的怒火顿时“腾”的一下又涨了起来。

    “与你无关?若不是你日日频繁登门春阳宫,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谣言出来?若不是你整日里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别人又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的谣言?如今烨儿被弹劾宠妾灭妻,你却说这件事与你无关?”柳贵妃冷笑,声色俱厉,一口气说完这些,隐约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一口气,竭力保持平静,“说吧,你为何那般频繁地登门春阳宫?烨儿让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李纤柔微微咬唇,她固然不敢招惹柳贵妃,但更怕七殿下。

    “哼,你不说本宫也知道!烨儿娶你,不就是因为你是裴元歌的好朋友吗?烨儿还是对那个女人不死心,所以让你频繁登门,故意打扰他们夫妻相处,是不是?”柳贵妃咬牙,字字如冰,“李纤柔,本宫已经不指望你能够像裴元歌那样运筹帷幄,帮烨儿打理内外,但至少,你能不能够识点大体?裴元歌是烨儿的弟媳,若是闹将出来,烨儿会彻底名誉扫地,你到底知不知道?非但不规劝着烨儿,反而帮着他胡闹,你嫌日子过得太安稳了是不是?”

    柳贵妃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重话,李纤柔吓得急忙跪倒在地:“妾身不敢。”

    “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见她这幅模样,柳贵妃心中就窝火,“柳府寿宴,你带着裴元歌悄悄离开,随后裴元歌和宇泓墨回去,你却告病先回了德昭宫!李纤柔,你能不能告诉本宫,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以为本宫是傻子吗?”说着,抓住身边的白底青花瓷茶壶,狠狠地摔了过去。

    茶壶在李纤柔身前摔碎,飞溅的碎片,连带着滚烫的茶水,落在李纤柔的身上,手上,狼狈不堪。

    李纤柔不敢躲闪,却也不敢说话。

    “李纤柔啊李纤柔,本宫真恨不得杀了你!”柳贵妃恼怒地道,她这没有见过这般愚钝的女子,就算她帮着烨儿得到了裴元歌,对她又有什么好处?烨儿对裴元歌那般上心,若真得手,往后还有她李纤柔的地方吗?偏偏这样愚钝的女子,却是烨儿的正妃!早知如此,就不该由着烨儿胡闹,她该亲自为烨儿挑选一位正妃才是!

    说到底,还是李树杰那家人,把好好的烨儿教导成这般模样,连正妃事关重大都不知道,竟然如此草率而为!她绝对不会放过那家人的!

    “算了,跟你发脾气,本宫也是白费力气,这桩事情本宫来处理,你,要全盘照本宫的话去做,若是再有差错,让这件事不能够圆满落幕,李纤柔,本宫往后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柳贵妃冷冷地威胁道,末了又道,“还有,那个袁氏,本宫已经给了她体面,让她过了明路,往后她该到你跟前请安问好服侍,一应都不会缺,你最好不要再闹出争风吃醋的笑话,给烨儿引来闲言碎语!下去吧!”

    听到袁华舞非但没有因为这件事受连累,反而因此在柳贵妃面前过了明路,李纤柔愕然。

    但很快的,她便压下自己的情绪,默默地退下,回到了德昭宫。

    如今,德昭宫内,袁华舞这个威胁从暗地里转到了明地里,七殿下一心想要她帮忙得到裴元歌,而柳贵妃刚才却威胁她如果再这样做,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有这漫天谣言的皇宫,已经知道实情的柳府……李纤柔伏在桌上,忍不住失声痛哭,实在无力面对如此纷乱错杂的局面。

    内忧外患,她究竟要怎么做才好?她能怎么做?

    接到柳贵妃请贵府和名媛入宫赏芍药花的帖子,裴元歌微微一笑。

    以柳贵妃这些天的动静来看,显然是打算冷处理“宠妾灭妻”一事了,这次又请贵妇名媛入宫,只怕多半要在众人跟前上演德昭宫妻妾和睦的局面,同时也为柳贵妃在宫内挑个好帮手,毕竟婉妃被打入冷宫后,柳贵妃在后宫便再也没有可用的人,光跟那些年轻嫔妃斗也够呛……

    至于“宠妾灭妻”一事并未能彻底打击宇泓烨一事,裴元歌倒也并不觉得可惜。

    她原本就没指望靠这个就能够扳倒宇泓烨,若是御史的弹劾如此有用,那先倒下的就是她父亲裴元歌和泓墨,毕竟这两个人被御史弹劾的奏章几乎能够堆成山。只是,从前的宇泓烨声势鼎盛,从来没有人去碰他的晦气,就像一个圆润的鸡蛋,光华无痕,以至于给人一种无法击倒的错觉,而这次御史的弹劾,就像是一记轻锤,虽然没能够将这个鸡蛋砸碎,但已经幽冷些许裂缝……

    有了这个开端,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宇泓烨终究会慢慢被击垮。

    而且,经过这次事端,她将袁华舞推上风口浪尖,袁华舞便不能再隐姓埋名下去,只要柳贵妃给她足够的身份保障,以袁华舞的性子,定然不会和李纤柔和平相处……从前的德昭宫太过安宁,所以李纤柔才有功夫到她这里来捣乱,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德昭宫自己内斗,狗咬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