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56章 恩爱刺眼

重生之嫡女无双 256章 恩爱刺眼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元歌妹妹不必如此,是我说让紫苑不要打扰你的。”李纤柔笑语晏晏,“原本今天清晨去给母妃请安,听宫女说你病了,所以特意来看看。虽然说体弱不算大病,但也要小心调养,免得落了病谤,回头让太医好好瞧瞧。”只是瞬间,李纤柔便把酸涩的情绪压进心底,神情关切地道。

    那模样,全然是嫂子对弟媳的关爱,完全无可指摘。

    “多谢七皇嫂惦记着,我知道了。”裴元歌微微笑着,倒要看看李纤柔这卖的是什么药。

    看着这样的裴元歌,李纤柔默然。

    对于这次来春阳宫,她原本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或许裴元歌会愤怒,会嘶喊,会把她撵出去,或者就这么冷落着她,就好像眼前没有这个人;或许裴元歌会顾忌体面敷衍她,却依然难以掩饰她心中的愤怒和怨怼……她想象过各种可能,却惟独没有想到,裴元歌会如此平静,笑容如此温和,就好像柳府寿宴上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就好像她们仍然是最好的姐妹,她来看望元歌,而元歌对此感激感动。

    不知道为什么,裴元歌如此平静,她却突然觉得有些愤怒起来。

    若裴元歌真的将她当做姐妹,眼下又怎么可能如此平静?原来她对裴元歌来说不过如此!对她好,说些轻飘飘的话语,展示下自己的善良和同情心,而她的落魄刚好能够昭显裴元歌的风光无限……她对裴元歌的意义也不过如此!所以眼下裴元歌才能够这样平静!

    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寻找借口,将一切推到裴元歌的身上,李纤柔忽然见就觉得如释重负。

    既然裴元歌这样对她,那她又何必再对她内疚?

    “九皇子妃刚醒,只怕饿了吧?眼下也正该用早膳的时候,九殿下特意吩咐了,说他会回来用膳,只怕也改下朝了,九皇子妃且再等等。”青黛说着,转头笑着对李纤柔道,“只怕七殿下也快要回德昭宫了,身边必定要人服侍的,七皇子妃来看我家皇子妃,固然是妯娌情深,但服侍七殿下更重要,可别因为我家皇子妃,连七殿下都冷落了,岂不是我家皇子妃的罪过了!再者,我家皇子妃病弱,只怕也没力气多少话,七皇子妃还是先回德昭宫吧!等我家皇子妃身体好些,大家再聚也不迟啊!”

    这清脆伶俐的一番话,顿时让李纤柔变了脸色。

    她在德昭宫不受宠,别人不知道,裴元歌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眼下这丫鬟故意这样说,分明就是在讥刺她!但这番话明面上没有任何错,李纤柔也只能忍着,笑道:“我知道,你这丫头是怕我吵了你家皇子妃,放心,我是来看元歌妹妹的,又怎么会给她添乱?取早膳过来,我来服侍元歌妹妹用膳!”

    这个李纤柔,脸皮是不是太厚了些?青黛暗自生气,转头对木樨努努嘴。

    木樨会意,悄悄地出去了。

    裴元歌可不觉得,李纤柔连青黛这样的讥刺都能忍着,就只是为了来表现她的妯娌情深。

    果然,没多久,又是一道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纤柔嫂嫂,原来你在春阳宫,让我好找!”说着,身着大红衣裳的李明芯便兴高采烈地进来。自从遇到宇泓墨后,她顿时格外偏爱起大红色的衣裳,似乎穿着和九殿下同色的衣衫,就离九殿下更近了一分。不过今天……她就可以离九殿下更近了!

    “纤柔嫂嫂在这里正好,我原本就听哥哥说,春阳宫的景致最好,早想找时候让纤柔嫂嫂带我见识见识呢!正巧今日纤柔嫂嫂在这里,择日不如撞日,就带我在春阳宫游览一番吧!”李明芯装出一副天真无邪地模样,又对裴元歌道,“元歌姐姐,你就让我游览游览春阳宫吧!我真的很想来看看呢!”

    她不称九皇子妃,却称元歌姐姐,不想把裴元歌和九殿下扯上关系。

    只怕不是想要看春阳宫的风景,而是想要看看春阳宫的男主人吧?裴元歌心中冷笑。难怪李纤柔被青黛那样讥刺也不肯离开,想必就是为了让李明芯找过来,又特意挑的用早膳的时候,就是为了和泓墨来个不期而遇吧!不过,李明芯不可能指使得动李纤柔,这多半是宇泓烨的主意!

    想要让李明芯插足他们中间,给她添堵?

    看着李明芯精致的妆容,艳红的衣裳,裴元歌心里就觉得一阵不舒服。

    即便她知道,泓墨绝不会多看李明芯一眼,更不可能对她中意。但有人觊觎她的丈夫,裴元歌又如何能够高兴得起来?尤其,这个人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欺上门,想要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丈夫!真当她是死人不成?偏李明芯是个草包,听不懂话,而李纤柔却是打定主意要装厚脸皮,只怕赶是赶不走的。

    好,既然你们这么想要李明芯见泓墨,本皇子妃就大发善心,让你见!

    裴元歌暗暗咬牙,心中打定了主意。

    待会儿,她要不把李明芯气得跑出春阳宫,她就不叫裴元歌!

    正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以及隐隐约约喊九殿下的行礼声,显然是宇泓墨回来了。李明芯顿时眼前一亮,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看窗外,隐约看到九殿下身着一袭黑红皇子正装,束冠佩玉,虽然看不到脸,但就这样一道身影,就带着别人远不能够有的倜傥风华。

    “怎么?皇子妃房里有人?”宇泓墨在窗外立定脚步,声音突然变得极为恼怒,“不是说了皇子妃身体不适,需要好生休养吗?什么人这么不懂规矩没眼色,居然敢去打扰皇子妃的清静?来人,给本殿下把这些没规矩的贱婢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闻言,裴元歌心中暗笑。

    她才不信泓墨会不知道房内的人是李纤柔和李明芯,肯定早有人去报信,泓墨却故意这样说,分明是在指桑骂槐,又故意说得这么大声,就是为了让李纤柔和李明芯难堪。

    木樨很快就回答道:“回九殿下的话,奴婢们怎敢去打扰皇子妃的清静?是七皇子妃携李小姐前来。”

    “原来是这样!”宇泓墨说着,掀开帘子进来,目光一扫,看到床前的李纤柔和李明芯,忙做出一副惭愧的模样,道,“原来是七皇嫂在元歌房内,我不知道,还以为是哪个贱婢不听话,竟敢违背我的吩咐,前来打扰元歌的清静,这才忍不住骂了几句,不想竟是七皇嫂,真是得罪了,七皇嫂可别见怪!”

    李纤柔明知道宇泓墨是在拐着弯儿骂她,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道:“自然不会。”

    看到宇泓墨进来,李明芯忙站起身来,娇声道:“九殿下。”

    她今日装扮得如此明艳,又是这么一身乍眼的大红衣裳,九殿下定然会被她吸引住目光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裴元歌忽然咳嗽一声,轻声道:“泓墨,你回来了!”声音轻细,却极为柔婉动听。说着,起身披了件罩衣,下床走到宇泓墨身边,伸手为了整理着衣裳上的褶皱,又取出绣帕,帮他擦拭额头的微微寒意,半是埋怨半是娇嗔地道,“干嘛回来得这么急,都出了一头的汗!太医不是说了,我身体没什么大碍,只要静养着就好了嘛!”

    宇泓墨微微挑眉,眼眸定定地看着裴元歌。

    元歌一向是重规矩的人,除了两人独处外,从来不会叫他泓墨,尤其当着不熟悉的人,更加不会如此亲昵。而且居然帮他抚平衣裳上的褶皱,还帮他擦汗……。依照他昨晚的行径,害得她今晚起不来床,连请安都误了,元歌应该会板着脸不理他才对。

    现在元歌居然对他这般温柔体贴?太不对劲儿了!

    而且还故意说这样话,似乎他是为了急着回来见她才会急得满头大汗……。虽然他的确是着急回来,但元歌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宇泓墨忍不住转头去看了下窗外,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

    宇泓墨定定地看着她,眼眸中闪烁着疑惑,似乎在说:“你在搞什么鬼?”

    裴元歌则还了他一个俏皮的眼神。

    看到裴元歌去砰九殿下的衣裳,还伸手去触摸九殿下的额头,李明芯心里就忍不住燃起一把火,该死的裴元歌,居然当着她的面这般勾引九殿下,真不要脸!她却不想自己这样跑到人家家里,想要勾引别人的丈夫更加不要脸,只想要压过裴元歌,让九殿下看到她。

    因此,李明芯又扬高声音,喊道:“九殿下,我是李明芯!”

    “哎哟,泓墨!”裴元歌却恰巧在这时候身体一软,整个人朝着宇泓墨倒过去,紧紧抱住他这才站稳,然后才羞赧地道,“对不起,刚才我突然脚软,没撞疼你吧?”

    宇泓墨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忽然潋滟一笑:“没有。”

    随即打横将裴元歌抱起,朝着床边走过去,柔情脉脉地道:“不是说,你身体不好,就在床上歇着,别下来走动吗?怎么还是跑了下来?元歌,这样我会担心的!”不管元歌为什么这样做,既然她要宴席,他就陪着她!再说,原本还担心早朝回来,会被昨晚精疲力尽的元歌追杀,现在美人居然主动投怀送抱,温香软玉满怀,他要是不抓住机会,那才是傻瓜!

    两人这番恩爱缱绻,顿时狠狠地刺痛了旁边两个人的眼睛。

    ------题外话------

    看到有亲说,不喜欢李纤柔常出来晃荡……其实乃们应该高兴她出来晃荡,因为她出来,就意味着她要倒霉了~O(n_n)O~小小剧透下,明天会虐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