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55章 万渣男的水深火热

重生之嫡女无双 255章 万渣男的水深火热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正房中漆黑一片,裴元歌正自熟睡,朦胧中忽然听到窗户被撬动的声音,迷迷糊糊从梦中惊醒,朝着声音响动处望去。只见一道黑影正越窗而入,借着如霜的月色,能看到他脸上蒙了黑布,将容貌遮掩起来。察觉到裴元歌的视线,来人转过头,眼眸弯弯地道:“本人乃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堂堂相貌貌若潘安,人称京城一枝花的采花大盗是也!月黑风高,孤男寡女,小娘子独守空闺,不如陪本大盗采个花,如何?”

    只看那身影,裴元歌就认出来人是谁,闻言差点笑出声来。

    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破词!

    “宇泓墨,你无聊不无聊,半夜三更装什么毛贼?”知道宇泓墨眼力好,黑暗中亦能视物,裴元歌忙忍住笑意,绷着脸道,“哼,说了我今天不舒服,让你去睡书房,你再耍宝也没用,给我出去!”说着,手拉紧了被褥,一副警惕的模样,显然是在说,你敢过来试试?

    一进来就被发现,元歌又摆出这样一张脸,宇泓墨也很无奈。

    他承认他在柳府是故意捉弄元歌,可是那也是元歌先拿自己冒险,激怒了他才会这样!不知道好好反省,居然还敢把他锁在门外面,居然还敢对他摆脸色?宇泓墨暗自腹诽,脸上却带着调侃的笑意:“我知道,今天白天没能够让娘子尽兴,是为夫的错。这不,为夫这不是将功赎罪来了吗?娘子放心,这次为夫一定会坚持到底,绝不会半途而废,定然让娘子满意!”

    不要脸的无赖!

    裴元歌暗自咬牙,还敢提白天那茬?还敢这样调戏她?脸色越发不善,冷冰冰地道:“宇泓墨,你给我出去!今晚我要是让你进了房,我裴元歌三个字倒过来写!”

    好像……。起了反作用!

    见元歌真的恼了,宇泓墨不敢再调侃她,委屈地道:“好吧,既然娘子吩咐了,为夫这就去睡书房。不过,书房虽然有床,可是没有被褥,冷冰冰的,元歌你至少让我拿了被褥再去吧?总不能让我睡硬板床吧!”

    裴元歌朝着衣柜的方向努努嘴,表示被褥在里面。

    宇泓墨无奈地走过去,打开大衣柜,取出一条薄被,然后走到床边,正要去拿枕头,忽然转脸向裴元歌,可怜兮兮地道:“元歌,你真舍得让我去睡书房啊?书房很冷的,我又是一个人,没人照顾的。万一半夜不小心着了凉生病,你也心疼不是?”

    裴元歌脸一扭,明显在说:“我才不会心疼!”

    “好吧好吧,知道我是没人疼的!”宇泓墨叹息着,没精打采地俯身,似乎要去裴元歌身侧去取枕头,忽然间手一转,将被窝里的裴元歌揪了出来,猛地打横抱起,紧紧地抱在怀中,眼眸中闪烁着得逞的笑意,道,“元歌你傍晚休息得甚好,既然休息好了,晚上就好好地陪着我,这次可不许再说没力气了!”

    裴元歌身体猛地悬空,下意识地抱住了宇泓墨的脖子,随即咬牙道:“宇泓墨!”

    “娘子的吩咐,为夫定然遵从,既然元歌你准我拿铺盖,别的倒也算了,这个大铺盖我可是非拿不可,不然晚上睡不着觉;娘子不许为夫歇在正房,为夫当然会听话,娘子随我一道去睡书房吧!”宇泓墨笑吟吟地道,嘴贴在裴元歌耳边,半是缠绵半是轻吻地道,“娘子定然是看到了为夫藏在床下的春宫图了,知道里面有在书房的画面,更知道为夫正跃跃欲试,所以特意配合为夫到书房去。娘子这般体贴,为夫实在感动不已,定然会处处配合娘子的!”

    低沉的声音暧昧而勾人,带着撩人的微哑,只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宇泓墨,你居然在床下藏那种东西!”裴元歌又羞又气,但身体却不争气的酥软了半边,砸在宇泓墨肩膀的拳头好无力道,反倒软绵绵地像是撒娇,就连声音也柔媚得几乎能够滴出水来,如同无言的邀请。

    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居然……。

    紫苑们每天都是要整理床铺的,如果被她们看到的话,岂不是羞死人了?

    “原来娘子没有看到,却还能这般配合为夫的心思,只能说我们心有灵犀!那娘子想必也清楚,为夫现在想做什么吧?”宇泓墨显然毫无反省的自觉,依旧在努力地诱惑裴元歌,甚至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道,“好元歌,让我一个人去睡书房,你真的放心?要知道皇宫里觊觎为夫的女子不在少数,你要紧紧地把为夫看住,这样赶我去睡书房,就不怕漏了空子,被人乘隙而入吗?”

    说着,宇泓墨投一篇,躲过了某人含羞含怒而来的一拳。

    “你给我试试?”裴元歌娇媚地横了他一眼。

    宇泓墨被她这一瞥,心头顿时火热,笑着含住她的耳垂,含糊不清地道:“当然,有元歌在,我谁也看不上,被人想钻空隙也钻不着。可是元歌,书房那地方冷冰冰的,我身边又没你照看着,万一不小心着了凉,在一个不小心,着凉变成了风寒入侵,再一个不小心,风寒变成了肺痨,再一个不小心——”

    “乌鸦嘴,好好的干吗咒自己?”没等他说完,裴元歌便堵住了他喃喃不休的唇。

    虽然知道他是在装可怜,但裴元歌实在听不得他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宇泓墨笑着轻吻着她的手,低笑着道:“看,元歌你还在在乎我的不是?所以就得好好地把我看住了,别给人空子,也别让我出意外啊!毕竟,现在我没有娘亲,没有了母亲,就只剩元歌你一个人了,你要对我好些才行呢!”说着,又低声在她耳边道,“那本书上还有好多花样,为夫早就心里痒痒了,咱们到书房去试试好不好?好元歌——”

    最后的尾音拖得长长的,酥酥麻麻,听在人耳朵里,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爬啊爬,痒痒的十分撩人。

    不要脸的无赖!魅惑人的妖孽!

    听到他前面说“就只剩元歌你一个人了”,裴元歌心中不期然地一颤,顿时软了下来,再听到他后面那些暧昧露骨的话语,知道这家伙已经拿捏住了自己的死穴,就仗着她心软,装可怜,耍无赖,无所不用其极……。正自恼怒着,忽然想起一事,嘴角顿时浮起了一抹得意的笑意,便也不再抗拒。

    让你白天欺负我,今晚天上看我怎么讨回来!

    见裴元歌默然,宇泓墨只当她同意,便笑嘻嘻地抱着裴元歌,越过窗户往书房过去了。

    到了书房,裴元歌才发现自己又上当了,书房都有床了,怎么可能没有被褥?不过是平时收在柜子里,用的时候才会取出来而已。看宇泓墨取被褥的过程多流畅,显然早就知道,之前说什么拿被褥,果然就是装可怜来骗她的!裴元歌暗暗腹诽,哼,待会儿一定要让你好看!

    于是,接下来,宇泓墨惊喜地发现,今晚元歌居然难得地主动撩拨起了他。

    抓住了那双在他身上到处点火的小手,宇泓墨慢慢把玩着,潋滟的双眸因为染上**而变得幽深,如同黑曜石般带着勾魂夺魄的光芒,凝视着裴元歌,声音沙哑:“好啊元歌,居然学会诱惑我了!快老实交代,在哪里学的?是不是你也偷偷看春宫图?不如说说元歌看了些什么,我也好配合啊!”

    裴元歌避而不答,只娇媚地看着他:“那你喜欢不喜欢?”

    “喜欢,很喜欢,再喜欢也没有了!”宇泓墨坦然道,带着由心而发的真挚。他从来不掩饰对元歌的**,只是顾忌着元歌的身体,不敢放肆。这次元歌居然主动想要服侍他,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只不过,看着元歌这番主动的模样,他想要她的心思比之前要强烈一百倍,接下来要如何克制,又是一道大难题。

    接连三句“喜欢”,裴元歌心怦然而动。

    “既然如此,那今晚你就听我的,如何?”虽然有些心软,但想到某人白天的可恶,裴元磨磨牙,今晚非要煞煞他的威风不可,不然以后岂不是要被他欺负到死?

    宇泓墨心脏顿时剧烈地跳动起来,笑道:“好啊!”

    眼前这人是他心心念念的爱妻,又第一次主动地诱惑他,生理加上心理的作用,使得宇泓墨很快就忍耐不住,打破前面由元歌做主的承诺,翻身将元歌压下身下,气喘吁吁地想要去解她的寝衣衣结。然而,原本还柔媚魅惑的元歌却猛地按住了他的手,摇摇头,道:“说了今晚我做主的!”

    宇泓墨挫败地低低咒骂一声,说不清楚是欢欣还是折磨地倒在一边。

    他正等待着元歌下一步的行动,然而元歌却突然坐起身来,抽身离开,咳嗽一声,道:“时候不早了,泓墨早点洗洗睡吧!”虽然说是为了整泓墨才乍着胆子主动,但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裴元歌居然越来越难以把持,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干脆赶紧喊停。

    否则,再下去可就不知道是在折腾泓墨,还是在折腾自己了!

    “裴元歌!”宇泓墨温柔地喊着,眼眸却危险地眯了起来。这紧要关头,她居然想跑?

    裴元歌不理会他的威胁,径自道:“早点睡吧,明天——”话音未落,便觉得手腕一紧,被一股大力紧拽着,身不由己地倒在宇泓墨怀中,脸正好贴在他赤一luo的胸前,触着他温热的肌肤,甚至能够听到他胸腔中那剧烈的心跳声,这一切无不昭示着宇泓墨此时的**。

    “点了火就想跑?元歌,你觉得我是那么容易被你摆布的人吗?”

    宇泓墨翻身将裴元歌压在身下,摩挲着她柔嫩的面颊,眼眸绽放出强烈的**光泽:“我知道,你是想要报白天的仇,不过元歌,眼下这时候可不大好呢!深更半夜,又是你我孤男寡女,你不觉得你的算计太浅薄了些吗?白天你会害羞,我可不会!作为惩罚,今晚就算你求饶,我也不会饶了你的!”

    裴元歌却丝毫也不害怕,看着宇泓墨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笑意:“泓墨,今晚不行。”

    “你说不行就不行?我非要,你别想跑!”宇泓墨难得霸道地道,伸手就要去解她寝衣的衣结,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的决心。这丫头,当真是宠过头了,居然学会了对他使坏!

    裴元歌拿出了杀手锏:“泓墨,我今天葵水来了。”

    “……。”宇泓墨的手僵住了。

    看着他呆愣的模样,裴元歌忍俊不禁,眉毛高高扬起:“所以我说了,今晚真的不行!”

    宇泓墨瞪大双眼,紧紧地叮嘱她,试图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一丝丝的心虚,伪装,但无论他怎么看,都看不出丝毫的谎言。虽然有着深深的戏谑,但显然不是针对葵水来了的这件事的!许久,宇泓墨才磨着牙,咬牙启齿地道:“裴元歌,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早就让丫鬟告诉你,我身体不舒服,让你今晚睡书房的。是你自己非要跑过来!”裴元歌神情无辜。

    “……。”他以为元歌是为白天的事情赌气,故意跟他闹着玩的,谁能想到竟然真的是“身体不舒服”?而且,刚才她还故意撩拨他,故意主动地诱惑他……。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笔意不说清楚,故意让他误会,故意让他兴冲冲地跑过来,故意撩拨得他难以自制,然后在最紧要的关头告诉他这件事!

    报复,这是赤一luo一luo的报复!

    报复他白天故意在柳府吓唬她,故意撩拨她然后又半途而废!

    而裴元歌那得意而闪亮的双眸,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对,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在报复你白天的行为!你能把我怎么样?

    骂?肯定被她当做耳边风;打?他舍不得;白天好不容易想到的办法,现在不能用……。

    该死,为什么女人会有葵水这种东西?为什么女人来葵水的时候不能够同房?宇泓墨满心火气,咬牙切齿地想着,忽然一低头,一口咬在裴元歌洁白的脖颈上,不住地啃咬着,牙齿绷得咯咯响:“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元歌你点的火,你要负责灭火!你赔我你陪我你陪我你陪我你陪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像杀人!

    裴元歌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试探着地道:“要不给你找个通房丫鬟?”

    这时候还要故意气他!元歌她就是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宇泓墨愤愤地想着,嘟着嘴,怒气冲冲的下床,披着寝衣朝着门口走去。

    “你干嘛?”裴元歌起身问道。

    宇泓墨转头,阴森森地瞪着她,赌气道:“找通房丫鬟去!”

    “再说一遍。”裴元歌也不着恼,嘴角微弯,眼眸而是很温柔很温柔地看着宇泓墨。

    宇泓墨死死地盯着她:“冲凉水澡去!”

    “要不要妾身服侍九殿下?”裴元歌探身出了床榻,摆了个很诱惑的姿势,还朝着宇泓墨抛了个媚眼,非常温柔娴淑地看着宇泓墨

    该死!明知道这时候他不能碰她,还要故意诱惑他!

    “裴元歌,你给我等着,等过去这几天,看我怎么收拾你!”宇泓墨恨恨地扔下了这句话,留下计谋得逞后,在床上笑得直打滚的裴元歌,怒气冲冲地跑去净房冲凉去了。哼,居然敢这样恶整他!等到这几天过去,他非要让元歌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不可!下次她再求饶,他绝对当做没听到!以后绝不会对元歌再心软……。

    宇泓墨边冲凉水边咬牙想着,想到接下来几天都不能够和元歌亲近,就恨得咬牙切齿。

    而且,每个月总会有这么几天……。

    真的好想杀人!

    于是,其次清晨起床,春阳宫所有人便都看到自家九殿下黑得几乎能滴出墨汁的脸,浑身都带着生生人勿近的气息,让春阳宫的宫女和暗卫不得不绕着九殿下走。紫苑和青黛只当是元歌昨晚闹脾气,把九殿下惹怒了,私底下想要劝说她,毕竟九殿下对小姐好得没话说,小姐就算恃宠而骄,也要有个限度。谁知道,她们才婉转地提起这个话题,裴元歌就笑得难以自抑,只捧腹说让她们不用管。

    紫苑和青黛满心担忧,却又不好多话,直到过去两三个月,发现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九殿下总是挂着一张“很想杀人”的脸,两人才彻底明白其中的缘由。

    原来如此……。

    ——我是渣男又出来亮相的分界线——

    摸着手边皇宫三等侍卫的服饰,腰牌,以及手中的吏部公文,万关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天晚上,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说可以为他谋求到皇宫三等侍卫的缺,虽然不怎么相信,但待职这么久,万关晓还是抱着赌一赌的心态答应了。而次日清晨醒来,更觉得那晚的一切虚幻飘渺得像是一场梦。谁知道,还不到十天,美梦竟然成真,他竟然真的成了皇宫三等侍卫。

    那黑衣人究竟是谁?又为什么要这么帮他?

    然而,万关晓无论怎么样努力思索,都猜测不出黑衣人的身份和来历。不过,既然他能够这般轻易地帮自己弄到皇后三等侍卫的缺,想必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既然对方能够看中他,只要他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一定能够飞黄腾达!

    按照公文上的日子,万关晓早早地到侍卫所去应卯。

    “你就是万关晓?”案桌后面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子,国字脸,肤色微黑,穿着玄黑厢蓝边的劲服,却比万关晓的衣饰要稍微繁琐些,显然官阶也比他更高点。看到腰牌和公文上的名字,年轻男子眸光微微闪了闪,流露出一抹不善,淡淡道,“我是管这个卫所的偏卫齐重绅。”

    皇室侍卫按照等级不同,有着不同的卫所,统管一个卫所的叫做偏卫,掌管数个卫所的叫做正卫,而统领整个正卫的就是侍卫统领。也就是说,这个齐重绅,往后就是万关晓的顶头上司。

    这样的人物,万关晓自然不得得罪,忙道:“以后还请齐偏卫多多指教。”

    “放心,我会好好指教你的!”齐重绅淡淡一笑,眼眸中流露出几分深意,忽然扬头喝道,“赵良,朱前学,袁乾明,有新的三等侍卫前来应卯,你们考量考量他!”说着,又对万关晓解释道,“这是我们这个卫所的规矩,有新人前来报到,就得先让老侍卫出来跟他过过招,考量考量新人的身手,心里有个底,也便于以后的调派事宜。万关晓,你不会有意见吧?”

    万关晓忙道:“不会不会。”

    对于皇宫侍卫的事情,万关晓从前也曾经从裴诸城那里了解过,知道的确有这么个规矩。但更重要的是,万关晓绝对不能够得罪眼前的齐重绅。虽然说皇宫侍卫,是武将升职最好的跳板,那是因为在皇宫之中,遇到贵人甚至皇帝赏识的可能性最大,但如果你被派到冷宫之类鸟不拉屎的地方,这辈子都不可能得见天颜的话,那升迁也就无从谈起了。而偏卫,正是决定各个侍卫轮值的处所的关键人物。

    所以,万关晓绝对不能得罪齐重绅,否则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前程,恐怕就要这样毁了。

    “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齐重绅淡淡地道,挥手命四名老侍卫上前。

    赵良等四人如狼似虎地便扑了上来。万关晓虽然是当年武举第四名,但这些年待职,心思都用在奔走上了,于武技一道难免有些生疏,而这四个人也并非省油的灯。一时间以一迎四,万关晓难免有些慌乱,稍不留神,便被赵良在腹部狠狠地揍了一拳,疼得他五脏六腑都要蜷缩起来,显然这一圈丝毫也没有留情。

    万关晓心里有些着慌,这还是考量吗?还是想要他的命?

    而这场较量并没有到此结束,见万关晓被揍了一拳,身形缓慢,其余人也没有停手,反而觑着空隙,一起供了上来。万关晓勉强闪过朝着他脸上砸过来的一拳,却怎么也无法避开另外三圈,一时间手臂、臀部和大腿处又是火辣辣的一阵疼痛。

    挨了这四拳,万关晓的脚步已经有些踉跄。

    但齐重绅没有喊停,这些人也并不住手。万关晓拖着身体的疼痛,奋力拼搏,却是躲得过这人的拳,多不过那人的腿,更不要说还手反击了。而这些练武之人的力道,可不是那天在裴府门前的民众所能比拟,拳拳腿腿都头骨的疼,没多久,万关晓浑身上下便被揍了个遍,只觉得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就在万关晓以为自己要被这些人弄死的时候,齐重绅终于道:“停!”

    四人住手,停立一边。万关晓勉强想要站起来,但膝盖处一阵剧痛,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身形极为狼狈。万关晓急忙稳住,挣扎着站起来,脸上堆起笑意,冲着周围四人拱拱手道:“四位大哥好身手,小弟自愧不如,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被揍成了这样,居然还能笑出来?还恭维那四人?

    齐重绅冷笑,果然是个没脸没皮的东西,想必就是靠这份厚脸皮攀上了贵人,才混到皇宫侍卫里来的吧?“听说万关晓你曾经是上届武举的第四名,按理说身手也该不差才对,怎么才刚开头就被揍趴下了?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

    妈的,让你去跟四个人打,你能打得过吗?

    万关晓暗暗腹诽,脸上却带着笑意,道:“小弟不过是误打误撞,不比齐偏卫和这四位大哥本领高强。以后小弟在此任职,定然要多麻烦齐偏卫和四位大哥,如果齐偏卫和四位大哥有时间的话,不如等到轮值结束后,给小弟个面子,让小弟做东,在孟云楼设桌席面,请齐偏卫和四位大哥喝杯薄酒?”

    “孟云楼?”齐重绅撇撇嘴,转头向四人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其余三人都摇头说不知道,最后还是袁乾明道:“我好像听过,似乎是个低等酒楼,只怕连我家的下人都不会过去!我说万关晓,你要请喝酒,也得请个有档次的地方才是,平日里我们和齐大哥最低也是在临江仙喝的酒。孟云楼?亏你说的出口!那种低贱的地方,岂是我们这些人该去的?”神色睥睨,言语之间尽显对万关晓的鄙夷和蔑视。

    “是小弟的错,既然如此,那就到临江仙去。还请齐偏卫和诸位大哥赏个面子!”万关晓陪笑道。

    可是他心中却在滴血,临江仙那种地方,随便吃席酒菜,银两都要上百。他本就是贫寒子弟,家境不富裕,是认识裴诸城后才好转些,后来娶了裴元容,有了丰厚的嫁妆,日子才算宽裕起来。但这些年为了给他谋个职缺,到处奔走,银钱已经花得不少了,这临江乡的开销,对他来说还是颇为沉重的。

    不过,想要出头,就必须和眼前这几位打点好关系,这些人情往来必不可少!

    “到时候再说吧!”齐重绅漫不经心地道,翻看着手中的公文,道,“你今天第一天当值,也不敢派紧要的地方给你,临泉宫边上还有个缺,你先去那里当值吧!赵良,带他过去,把规矩说给他听,别让他出了事端,连累我们整个卫所的人!”

    赵良应了一声,便带着万关晓过去。

    等到他离开后,齐重绅才皱眉道:“打听到这个万关晓的来头了没有?”

    “打听了,就是个贫寒弟子,当初武举考了第四名,原本在京禁卫任职,后来被褫夺了位置,一直空职到现在,本人没有什么背景。倒是他的妻子裴元容,是刑部尚书裴诸城的庶女。”袁乾明道,随即又道,“不过我倒是听说,这个万关晓曾经悔婚,把裴尚书气得不轻,早就闹僵了,裴尚书只怕不会帮他谋这个职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