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52章 身份败露

重生之嫡女无双 252章 身份败露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重生之嫡女无双252_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_252章身份败露来自()

    裴元歌进了内院,便看到一位衣着华贵的少妇在院中张罗,身着深紫色右衽上衣,外面套着墨绿色绣西府海棠纹的比甲,下着紫罗兰百褶裙,头戴着珍珠头面,容貌秀美,一双眼眸精光四射,显得极为精明,吩咐着周围的丫鬟,显得十分熟络。//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柳老太爷柳相权已经致仕,不问朝堂,膝下有两子一女。

    女儿便是柳贵妃,也是唯一由柳老夫人所出的嫡女,入宫后步步高升,极得恩宠,因此柳老夫人虽然没有嫡子,地位依然稳若泰山,反倒是两名庶子都要处处依仗柳老夫人。长子柳瑾一为人精明,又善钻营,对柳老夫人十分孝顺,再加上柳贵妃在宫外也需要帮手,因此两兄妹格外亲近。因此柳老太爷致仕后,柳府便由柳瑾一当家。

    这少妇能够这样吩咐府里的丫鬟,想必就是柳瑾一的长媳王氏。

    虽然未曾见过面,但柳少夫人王氏看到裴元歌那身皇子妃正装,就知道这位定然是新入宫的九皇子妃,忙迎上来行礼,上下打量着道:“九皇子妃真好相貌,像是从画里走下来的人儿,难怪九殿下爱到心坎里去,宠爱备至。当初九殿下信誓旦旦地说,若不寻到一个容色不逊于他的绝色美人,绝不成亲,眼下看来,也只有九皇子妃这相貌,才能配得上九殿下。”说着掩袖而笑。

    她嫁过来时,宇泓烨已经回宫,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那时的宇泓墨却极为收敛,又是柳贵妃的养子,因此柳少夫人对裴元歌自然不像是对待李纤柔那般小心翼翼,言辞谨慎,便放肆了许多。

    这话若是长辈调侃,或者极为亲近的人这样说,可以当做是在赞赏裴元歌。

    但柳王氏和裴元歌是平辈,又是初次见面,论品级比裴元歌要低许多,却摆出这般调侃架势,未免显得不尊重。

    裴元歌不喜欢她的轻狂,微笑嫣然:“这位一定是柳府的大少夫人。本宫虽然嫁入春阳宫不久,也听九殿下提起过,说从小就和柳大公子相识,时常游玩,彼此极为熟识。”

    宇泓烨失踪,宇泓墨尚未被抱养到长春宫这六年里,柳贵妃因为失子而痛楚,柳瑾一为了讨好柳贵妃,拉进彼此之间的联系,便经常让夫人带着长子柳修贤常到长春宫。因此柳贵妃对这个侄子极为疼爱,后来宇泓墨到了长春宫,柳贵妃把他当做眼珠子似的看待,柳瑾一自然又攀了上去,再加上那时候有叶氏和皇后太后压着,宇泓墨和柳氏算是一心,因而和柳府的往来极为频繁。他和柳修贤年龄相近,年轻人之间的往来更多,颇为熟络。

    听裴元歌这样说,柳王氏心中便升起一股自得。

    九殿下这样心心念念着自家夫君,还对九皇子妃这样郑重其事地提起,显然极为看重,毕竟现在有了七殿下,九殿下在柳贵妃心中的地位定然不如从前,九殿下对柳氏,尤其对柳府的人自然要更加拉拢。因此这位九皇子妃才会对她这样客气,刻意示好。若如此,她便不能太降了柳府的身份。

    想着,柳王氏便笑着道:“九皇子妃说得一点都不错,那时候夫君和九殿下真是如亲兄弟般。”

    哼,亲兄弟?柳修贤他也配?

    裴元歌暗自冷笑,这柳王氏真是自视甚高!紧接着,她便缓缓道:“九殿下和柳大公子关系自然极为亲密,九殿下常说,以貌取人者,岂是贤德人?这句话,柳大公子可是时时都记着,更在为人处世中践诺,显然是很将九殿下的话语放在心上的。大少夫人和柳大公子是夫妻,定然清楚这点,不是吗?”

    这句话却包含着两层意思。

    宇泓墨说这样的话,柳修贤便谨记心中,时时践诺,只有下对上才会如此恭敬,这番话不动声色地反驳了柳王氏方才所说的“亲如兄弟”之说,提醒他柳修贤不过是臣,不要逾矩。

    而另一番意思,则牵涉到柳修贤的家务事。原来柳修贤的妾室中,有位常姨娘,原本是伺候柳修贤的贴身丫鬟,柳修贤极为喜爱,等到柳王氏一过门,便给她开脸,做了通房,很快怀有身孕,升为姨娘,前不久更生下了庶长子,荣宠几乎连柳王氏都压不住,恨得咬牙切齿。若说这位常姨娘容貌过人,也就罢了,偏偏相貌普通,远不如柳王氏,也不知道哪里投了柳修贤的眼缘,竟然如此得宠?

    现在裴元歌说到“以貌取人者,岂是贤德人?”听在柳王氏的耳朵里,自然而然会想到常姨娘,顿时觉得心中堵得厉害,却又挑不出半点错来,只能强行忍下,还得向裴元歌陪着笑脸。

    好在她也不傻,知道裴元歌这是因为她方才的言语放肆而不动声色地警告。

    这位九皇子妃,当真不能小觑!

    原本想着九殿下现在是养子的身份,裴元歌身缠是非,又早在皇帝面前失宠,因此对于这位新皇子妃,柳王氏难免有着几分轻视,如今初交锋便被裴元歌压了一头,直戳她的心窝,这才察觉到这位九皇子妃不好惹,立时收起了心思,神色显得恭敬多了,对旁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这才道:“九皇子妃请入内厅吧!”

    丫鬟会意,悄悄进了内厅,附耳低语,将院子里的交锋告知了厅内的柳夫人。

    柳夫人正坐在椅子上,拉着李纤柔和蔼地说话,听到丫鬟的话,眼眸中闪过一抹亮光,这位七皇子妃的分量,她方才已经试过,并非愚钝,但总有些怯懦,硬不起来。不过也难怪,以李纤柔这些年的处境,想要硬气起来的确不容易。倒是这位九皇子妃,以她所得的消息,以及方才院外的试探,倒是要谨慎对待。

    因而柳夫人站起身来,直迎接到了门口。

    正巧裴元歌刚到门口,两厢遇上。有了柳王氏的前车之鉴,柳夫人不敢再放肆,恭恭敬敬地行礼,道:“妾身见过九皇子妃,九皇子妃安好!”

    “柳夫人请起!”裴元歌淡淡地道,神色端庄。

    方才那丫鬟进出虽然隐秘,裴元歌却早看在眼里,立时便知道她们在捣什么鬼。虽然说媳妇进了门,婆婆就该放权,现在柳府名义上的掌府人是柳少夫人,但真正的权柄必然是在柳瑾一的妻子柳夫人身上。因为她和李纤柔嫁过来没多久,这次寿宴算是初次正式会面,因此这婆媳俩一外一内,这是联合起来来试探她的尽量来了。

    因此柳王氏放肆,裴元歌便针锋相对;柳夫人恭敬,裴元歌便也客气相待。

    见这位九皇子年纪不算大,却是进退有度,既不卑懦,又不骄矜,竟是挑不出半点差错,柳夫人眼眸中闪过一抹讶异,不愧是当属能够被太后看上的人!而且,三年前明明触怒了皇上,三年后却又风风光光地嫁作皇子妃,九殿下宠爱异常,果然心思缜密,应对得体,处处都是大家风范,着实令人惊讶赞叹。

    相较之下,方才进来的七皇子妃李纤柔,实在太过小家子气了。

    “为了家母的寿辰,九皇子妃亲自前来,实在辛苦,请入座!”柳夫人将她迎入主座,又忙吩咐丫鬟上茶,神色颇为殷勤。

    裴元歌却并没有动,目光微扫,看到站在客席第一位旁边的李纤柔,眉头微微一皱。

    虽然说柳夫人是长辈,但李纤柔和她是皇子妃,代表皇室,应该坐在主位,而这客席第一位,则是柳夫人所坐的位置。柳夫人惯经场面,不可能不懂得这点,眼下李纤柔在那个位置站着,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柳夫人并未将李纤柔迎入主座,而是自己做着,却拉着李纤柔站着说话,才会形成如此尴尬的局面。而李纤柔……

    裴元歌叹了口气,脸上却满是笑意,看着李纤柔道:“七皇嫂怎么站在这里?难道是为了迎接我吗?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话虽如此,目光却是看着柳夫人,神情温婉端庄,眼眸平静,却带着一股慑人的威仪。

    即便以柳夫人的惯经场面,也有些震动。

    这九皇子妃年纪轻轻,怎么就能够有这样的威仪?

    七皇子妃和九皇子妃大婚前后不过一月,甚至七皇子妃还要大些,怎么和九皇子妃比起来,却是天上地下?方才七皇子妃进来时,在院子里,柳王氏已经压了她些许,七皇子妃却没有丝毫异样,进门后,她仍然坐在椅子上,摆出长辈的模样拉着七皇子妃说话,却让七皇子妃站着,结果七皇子妃也没有什么反应,神情温婉,言辞柔和,待她反而十分恭敬,完全没有皇子妃该有的威仪。

    不过柳夫人倒也机灵,知道九皇子妃这样说,是不满她对七皇子妃的怠慢,忙道:“瞧妾身这记性,只顾着和七皇子妃说话,竟然忘了请七皇子妃坐下,实在该打,还请九皇子妃恕罪。”

    “柳夫人说笑了,您忘了请七皇嫂坐下,应该向七皇嫂请罪才是,怎么请到我这里来了?”

    裴元歌神色淡淡,依然看着柳夫人。

    眼下这情形,九皇子妃显然是在为七皇子妃撑腰,定然让她向七皇子妃赔礼方可。

    以方才的情形,她向九皇子妃致歉,只要九皇子妃顺势下坡,代她向七皇子妃求个情,七皇子妃断无不肯之礼。这样一来,九皇子妃既维护了皇室的体面,又告诉了别人七皇子妃的过错所在,损人利己,又抓不到把柄。可是九皇子妃却没有接这茬,而是将话题转到七皇子妃身上,这是要让七皇子妃来决断,将威严给了七皇子妃,显然是真心诚意的。

    这倒真是稀罕!皇子们之间牵扯到大位之争,斗得你死我说,谁不是想要冷眼看别人的笑话,乐的别人丢脸,唯独自己光彩万丈?甚至,不说皇室之间,就算寻常人家的妯娌,也争权夺势,彼此倾轧,鲜少有诚心为妯娌着想的人!看起来,九皇子妃和七皇子妃的交情定然不同寻常。

    再者,七皇子妃也是皇子妃,柳夫人也不敢认真得罪。

    因此,柳夫人忙道:“是妾身的过错,还请七皇子妃恕罪!”神色颇为恭敬。

    而李纤柔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知道她方才的应对十分不妥,眼下裴元歌正是在为她纠正,便也端起了皇子妃的架势,淡淡看着柳夫人,故意晾了她一会儿,这才道:“不敬皇子妃,本该是重罪,不过柳夫人是长辈,今日又是柳老夫人的寿诞,本宫就不计较了。柳夫人请起吧!”

    “谢七皇子妃!”柳夫人这才起身,觉得小腿微微有些僵硬。

    裴元歌这才走过去,笑着拉起李纤柔的手,道:“怎么不见若兰姐姐,她没和你一起来吗?”

    “六皇嫂在宫里养胎呢!”李纤柔微微一怔,随即便明白过来,对柳夫人道,“原本六皇嫂也是要来的,不过柳夫人也知道,六皇嫂如今有了身孕,还不满三个月,不敢随意走动,因此不能来,托我向柳老夫人致歉,并恭祝柳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劳烦柳夫人待会儿代为转告。”

    虽然方才裴元歌刻意为李纤柔立威,但是李纤柔本性懦弱,柳夫人却还是看出来的,之所以这样做,顾忌的是裴元歌和李纤柔交好,而不是李纤柔本人。现在听到这话,又是一怔,看起来李纤柔和六皇子妃杜若兰交情也不错。和宫里两位皇子妃关系都如此亲密……。这位七皇子妃看来也不能太小觑了。

    想着,柳夫人便道:“六皇子妃怀有子嗣,这是大事,自然保胎要紧!”

    这次却是真正对李纤柔恭敬了许多。

    李纤柔自然知道裴元歌是在为她造势,好让柳夫人不敢小觑她,心中说不出的百味陈杂,看向裴元歌的眼眸复杂异常。但很快,她就想起了宇泓烨冷冰冰的话语,她的前程,她的荣耀,她的一切一切,都系在宇泓烨的身上,如果不能够让宇泓烨满意,将来一切都是虚幻……

    想到这里,李纤柔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道:“看起来寿宴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开始,我和元歌妹妹也许久不见了,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说说话吧?”

    柳夫人忙道:“两位皇子妃可以到花厅去小坐片刻。”

    “多谢柳夫人的盛意,不过我和元歌妹妹都不惯拘束。而且,听说柳府芍药花开得极好,连父皇都赞赏不已,眼下正是时候,我和元歌妹妹走走看看,赏赏花,说说话就好,就不必麻烦柳夫人了。”李纤柔笑盈盈地道,上前挽住了裴元歌的手臂,飞快地在她耳边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裴元歌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芒,却转瞬即逝。

    “也好,我几次派人到德昭宫请纤柔姐姐,偏巧纤柔姐姐都有事,这次正好聚一聚!”裴元歌笑着道,两人携手出了内厅,向丫鬟问了路,朝着芍药园的方向走过去。

    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李纤柔心中暗自欣喜。

    但很快的,李纤柔便发现,裴元歌身后有四名六品服色的宫女紧紧跟着,半步都不肯放松。这样,就算能够把裴元歌引到那座僻静的院落,有这四个丫鬟在,若是让谁走脱,去告知九殿下,事情闹将起来,七殿下只怕也不能够如愿,说不定还会扯出祸端……。

    好在七殿下早就教授了遣开宫女的办法,李纤柔心思才稳住了。

    “纤柔姐姐,不是我说你,你也忒软弱了!”见四周人烟渐渐稀少,裴元歌便道,“方才你进内厅的时候,柳夫人是不是在椅子上坐着,却让你站着?你是皇子妃,身份比她贵重,哪能够让她如此轻怠你?当时你就该给她点颜色看看才对,而不是等到我来了才这样做!”

    “元歌妹妹……。”李纤柔望了望身边的丫鬟,这才低声道,“她毕竟是长辈,我也不好太过!”

    “她是长辈又如何?你是七皇子妃,身份比她贵重,就这点你就压死了她。她那样做,是铁板钉钉地对你不敬,任谁都说不出你的错来。”裴元歌面色沉肃,道,“我知道纤柔姐姐你不愿意仗势欺人,想要宽厚温和,可宽厚温和也是要分情形的,才刚开始,自然要立下威严,等到她对你心存敬畏,不敢欺你的时候,你再这样让她,她才会觉得你温厚宽和。现在初次见面,她这般欺你,你却服软,她非但不会觉得你温厚宽和,反而会觉得你软弱可欺,日后更欺到你头上来,你怎么连这点都看不清楚?”

    李纤柔不是看不清楚,而是因为她底气不足。

    因为五殿下的时候,她已经毁誉,如今娘家也式微,本人又不得七殿下的喜爱,而柳夫人却是柳贵妃的嫂嫂,说起来是七殿下的舅母,是长辈,和柳贵妃关系又亲密,而且对她又表现得十分和蔼亲热,因此李纤柔压根就没有察觉到,柳夫人坐着,她站着说话有什么不对。

    直到看到柳夫人待裴元歌的模样,以及裴元歌的行事做派,李纤柔才察觉到不妥。

    “好妹妹,你声音小点!”李纤柔有些慌乱地拉住她,刻意又回头望了望身边的宫女,满脸顾虑。

    被她三番两次望向身边宫女的行为所吸引,裴元歌顺眼朝着那里望去,只见李纤柔身后同样跟着四名宫女,却是冷眉峻眼,神色淡漠,看向李纤柔的眼神没有半分恭敬,却像是看管囚犯般的森严,显然不是宫女对主子应该有的表情。

    裴元歌微微皱眉,看了眼李纤柔。

    李纤柔暗暗比划出七来,表示这是宇泓烨派来的人手,故意监视她的。

    “纤柔姐姐,有的人,你越是对她客气,她就越会骑到你的头上来,不止柳夫人如此,对待宫女太监同样如此!”裴元歌说着,声音慢慢转冷,忽然厉色向那四名宫女望去,森然道,“你们就是这次跟随纤柔姐姐出来的宫女?原本是哪个宫里的?规矩又是谁教的?”

    四名宫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名身着绿衣的宫女道:“回九皇子妃的话,奴婢们从进宫起,就在德昭宫服侍。进宫时,教奴婢们规矩的教养嬷嬷,是柳贵妃娘娘身边的周嬷嬷。”

    “原来是周嬷嬷,听说她是最懂规矩的,教了几十年的规矩,从未出错,眼下看来,并非如此。”裴元歌慢条斯理地道,“纤柔姐姐入宫不久,对规矩还不熟悉,你们却都是宫里的老人,难道也不知道柳夫人的行为偏差,对纤柔姐姐大不敬吗?竟然没有一个人提醒纤柔姐姐,呵斥柳夫人,都是死人不成?你们就是这样学的规矩?”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严厉。

    四名宫女彼此对视,最后仍旧是绿衣宫女道:“是奴婢思虑不周,请七皇子妃恕罪!”

    “恕罪?本宫平生最恨欺主之人,你们今日所为,让纤柔姐姐在柳夫人面前失了颜面,已经辱及皇室,按照宫里的规矩,就该统统杖毙,以儆效尤。”裴元歌冷冷地道,神色狠厉,显得毫不容情,“纤柔姐姐,这几个欺主的宫女,不如妹妹来替你收拾了,如何?”

    向李纤柔递了眼色,表示可以借她的手,给德昭宫的下人一点警示,杀鸡儆猴。

    “元歌妹妹,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这四名宫女深得七殿下的信任,七殿下对她们,只怕比对我还要看重些,所以才会派她们来监视我。若是出了意外,回去后七殿下绝不会罢休的!”李纤柔悄声道,随即扬高声音,道,“元歌妹妹,今日毕竟是柳老夫人的寿诞,我在这里惩治宫女未免过了,再说,若她们带了伤势,被人瞧见,对德昭宫也有不妥。元歌妹妹看着我的颜面上,就饶了她们吧!”

    既然李纤柔已经将话说到这个地步,裴元歌也不能再扫她的颜面,便道:“若照本宫的意思,就该严惩不贷,但既然纤柔姐姐替你们求情,本宫就暂且饶过你们这遭。以后若敢再欺主,落在本宫手里,二罪俱罚,定然让你们好看!”随即又道,“纤柔姐姐,若是这些宫女以后再对你不敬,你尽避告诉妹妹!

    这是在告知众人,她对李纤柔的看重,好让德昭宫的人不敢太放肆。

    四名宫女神色稍改,道:”奴婢记住了。“”现在,我和你们主子有话要说,你们暂且退下吧!“裴元歌淡淡地道。

    谁知道那绿衣宫女却道:”奴婢们奉命服侍七皇子妃,七殿下吩咐了,不许有片刻稍离。“神色极为坚决,显然绝不会退步。

    裴元歌微微皱眉,这四个人显然是宇泓烨派来监视李纤柔的,有她们在,李纤柔就算有话也未必敢说,因此,想要和李纤柔好好说话,就必须要将这四人遣开。但看她们这模样,就算她再威吓,要将她们严办,这四名宫女也不会退缩……。裴元歌想了想,对着身后的紫苑等人使了个眼色。

    紫苑等四人会意,上前去,一人拉住一名宫女,笑语纷杂。”这位妹妹,平日里你们都拘在宫里,难得能够出来走走,不如和我一道去吃点茶果,欣赏欣赏这柳府的精致。若是回了宫,可就没有这样难得的闲暇了。“紫苑笑吟吟地道。

    绿衣宫女面色微动:”可是,我奉了七殿下的命……“”哎呦,七殿下是命你们服侍七皇子妃,怕七皇子妃不熟悉地方,有什么闪失。但如今七皇子妃和我们皇子妃在一块,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我们皇子妃还能让七皇子妃吃亏不成?妹妹就别犯傻了,跟姐姐到别处走走,让七皇子妃和九皇子妃说说话吧!“

    紫苑等人说着,一人拉着一个,硬生生地将她们都拉扯走了。

    这样一来,便只剩裴元歌和李纤柔二人。

    两人携手走到芍药园附近,但柳府的芍药出名,京城贵妇都有所耳闻,现在到了柳府,哪有不趁机来欣赏的道理?因此芍药园中人群纷杂,各色绸缎衣裳你来我往,和盛放的芍药花争奇斗艳,将芍药园衬托得一片芳华如梦。”这里人太多,不好说话。元歌妹妹,我们寻个僻静的地方吧!“

    以芍药园为借口出内厅,再以人多为借口,要找个僻静的地方……。这些七殿下早就交代过,李纤柔早有准备,脸上装出一副失望之色,又道:”德昭宫的情形,我有很多话要跟元歌妹妹说。说起来,除了元歌妹妹,我也找不到别人去说了。真不明白,为什么七殿下会请旨娶我为皇子妃,却又这般待我?元歌妹妹,眼下的处境,我当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裴元歌默默地看着她,道:”好,那我们找个僻静地方说话。“

    李纤柔边引着她往东边走去。为了保证她不会带错路,宇泓烨特意早一步来到柳府,告知她院落的所在,眼看着她和裴元歌离宇泓烨藏身的院落越来越近,李纤柔心中越来越激动……。只要今日的事情成了,七殿下能够得偿所愿,有这个把柄在手,裴元歌往后不能够不听七殿下的话。而她是帮助七殿下的功臣,七殿下对她定然会不同以往,她才能够慢慢成为德昭宫真正的女主人。

    然而,就在快要到宇泓烨所说的院落时,裴元歌却突然顿足。”纤柔姐姐,我看这里就很幽静了,就在这里说吧!毕竟寿宴很快就要开始了,我们也不好走得太远!“裴元歌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神色温婉沉静。

    李纤柔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月亮门边,柳府的下人,以及偶尔往来的客人。

    若说幽静,这里的确很幽静,但是如果七殿下在这里出现,裴元歌叫嚷起来,很快就会被人察觉到,甚至,就算七殿下这时候现身,将裴元歌弄晕,也有很大几率被柳府的人发现。毕竟七殿下做这种事情,柳府的人不可能看着他胡闹……。只有一步之遥!只差一步!”元歌妹妹,这里人来人往的,我担心,如果我说的话被人听到,传到七殿下耳朵里,我就糟糕了!“李纤柔神色慌乱而忐忑,”你不知道,七殿下他……。他对我……。元歌妹妹,咱们再往里面走走,那边有个院落,平时很少有人过去,我们在哪里好好地说,好不好?我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你帮我拿个主意,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说着,微微垂泪,随即又飞快地拭去,似乎很担心被人看到,胆怯畏惧之色,令人心生怜意。

    裴元歌静静地看着她,许久才缓缓道:”纤柔姐姐……。在这里说话,如果被人听到,传到七殿下耳朵里,你就糟糕了。可是,如果我要是往里走,到了没有人能够看到的地方,就该轮到我糟糕了!“

    闻言,李纤柔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脊背冒出,心跳得几乎出了胸腔,许久才勉强镇静下来,故作疑惑道:”元歌妹妹,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会糟糕?“”宇泓烨在里面。“裴元歌说的并非疑问句,而是肯定句,眼眸平静。

    李纤柔只觉得耳边炸雷骤响,轰得她几乎站立不稳。只有一步之遥,只差一点点,只要裴元歌进了那个院子,无论七殿下是将她劈昏,还是用别的手段,都不会有人看到,她该做的事情就完全做成了!然而,就在这最为关紧的一步,裴元歌却停了下来……。她是怎么知道的?她怎么会知道?”元歌妹妹,七殿下在前院,又怎么会在里面?“李纤柔努力地道。

    她无法承受被裴元歌看穿的后果,如果说裴元歌知道她的用心,绝对会和她决裂,对于裴元歌,她再也用不上任何力,而颜昭白的名字也已经给了七殿下,到时候她就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处境会更加凄惨!”别演了,李纤柔,你这个模样很假!“裴元歌冷冷地道,完全不理会她的遮掩。

    裴元歌显然是确定的了。意识到这点,李纤柔神情终于变了:”你怎么知道的?德昭宫里有内奸?“眼下事情已经彻底失败,她必须为这场失败找个理由,否则原本以为能够得偿夙愿,却功败垂成,七殿下的愤怒和失望,是她所无法承受的。因此她必须要找出一个不能归罪于她的理由。

    若是德昭宫有内奸,那这件事失败就与她全不相干。”何必要内奸?“裴元歌淡淡而笑,”你们的设计也还算精密,可惜,你演技太差,破绽太多!“

    重生之嫡女无双252_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_252章身份败露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