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二百五十章

重生之嫡女无双 二百五十章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在这时,柳贵妃的贴身大宫女秋桐进来道:“贵妃娘娘请三位皇子妃到正殿去。”

    偏殿的争执就此告一段落,裴元歌等人起身,进去正殿,见柳贵妃已经在主位坐好,身着湖蓝色绣花开富贵的右衽宽袖深衣,浅碧色的束腰衬得腰身不盈一握,外面套了件金丝织就飞凤九天图案的浅黄色薄纱罩衣,金色的丝线熠熠生辉,显得雍容华贵,虽然满面笑容,却遮掩不住掌管六宫的职权的贵妃威仪。

    虽然已经三十多岁,却依然眼波灵活,容颜柔媚如少女。

    看到裴元歌,柳贵妃眼眸中掠过一抹光泽。

    与敬茶当天的大红盛装不同,这次裴元歌只穿着淡红色绣石榴花开的对襟上襦,下着藕荷色罗裙,都是家常的衣裳。但裴元歌正值二八,容华正艳,又增添了新婚的柔媚娇艳,配上这娇嫩的颜色,更是令人移不开眸光。头上并无其他首饰,只簪着一只赤金凤钗,四根尾羽粲然生辉,与丝缎般的黑发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身着家常衣裳,表示她是来诚心请安,但四尾羽凤簪,却又昭示了她皇子妃的身份地位。

    单凭这身装扮,就能够显露出裴元歌的灵巧心思,既不张扬,也不怯懦。

    虽然说柳贵妃明明免了她的请安,这是她的慈爱,但裴元歌若迟迟不来请安,却是裴元歌恃宠而骄,不将柳贵妃放在眼里。先前宇泓墨正在婚假之中,裴元歌不来请安,既昭显了她的荣宠,同时也有合理的理由,因为她要服侍夫君;而现在宇泓墨销假,她她便前来长春宫请安,而且第一个到,表明她孝顺尊敬柳贵妃,心思至诚,表现得无可指摘,任谁都只能说她好,说不出半句不是来。

    虽然不指望裴元歌会在这上面犯糊涂,但柳贵妃难免会觉得失望,以及……。棘手。

    这样滴水不漏的裴元歌,想要对付她,很难!

    再看看旁边低眉垂首的李纤柔,柳贵妃心中暗暗叹息。无论李纤柔从前有多少不堪,如今既然嫁与烨儿,夫妻一体,她自然要多为她谋划。只可惜……。知道李纤柔新婚之夜不曾圆房,柳贵妃也故意给她的恩宠,示意她不必前来请安,为了的是给德昭宫的奴才们看,昭正李纤柔的身份,让德昭宫的下人不敢轻看她。结果李纤柔倒好,第二日仍然殷勤地前来请安,就连第三日回门,也是先来拜见柳贵妃,然后才回李府。

    若是荣宠正盛的新妇这样做,还可以解释说她懂规矩,甚至能够博得赞誉。

    但李纤柔本在德昭宫地位就不稳,再这样诚惶诚恐的小意殷勤,只会让人更看轻她,不把她放在眼里。新婚伊始,柳贵妃给她的立威机会,就这样被她白白放过;而之前裴元歌更是直白地告诉她,让她假借柳贵妃的名声立威,这两天柳贵妃就等着她开口请她到德昭宫,结果李纤柔居然提都不提,只将柳贵妃气得胃疼。

    固然,她也能够到德昭宫去,惩治那群下人,替李纤柔出口气,警告震慑。

    但李纤柔自个请了柳贵妃,自个安排一切,这是她自身的手段,这种震慑的效果立竿见影;若是柳贵妃替她做了,别人害怕的也只是柳贵妃,不是李纤柔!立威立威,若李纤柔自个竖不起来威仪,硬气不起来,又哪来的对下威仪?

    裴元歌和李纤柔两相比较,简直是云泥之别。

    柳贵妃真有些后悔,早知如此,这三年,趁着宇泓墨着意为王美人守孝,不提婚事,她就该早早替烨儿定下裴元歌这桩婚事,既能成全烨儿的一片心思,又能为烨儿寻得一个好帮手,两全其美,也不至于今日这般境地。不过,木已成舟,再想这些也是枉然。

    柳贵妃叹了口气,将心思转到现实之中。

    柔和慈爱地招呼着三位皇子妃,让人看座,之后柳贵妃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身着红衣的陌生女子身上,面色疑惑地看着旁边的李纤柔:“这位小姐是……。”

    不等李纤柔答话,李明芯便抢着开口,微微福了福身,笑着脆生道:“我叫李明芯,是七殿下的妹妹。哥哥跟我说起过贵妃娘娘,说您温柔美丽,宽和慈爱。原本我还觉得哥哥骗我呢,想着贵妃娘娘已经入宫多年,怎么可能?今日瞧了才知道是真的,若不说,我还以为贵妃娘娘是我姐姐,一点都看不出已经三十多岁了呢!”

    说着,自觉自发地跑到柳贵妃面前,想要挽着柳贵妃的手臂撒娇。

    李明芯?

    听到这个姓,柳贵妃便已经意识到眼前的女子是谁。她对李家的人本身就没好感,这个李明芯还口口声声地称烨儿为哥哥,更加触动柳贵妃敏感的神经。话语中讨好之意很明显,却偏又说的不伦不类,还故意提及柳贵妃的年龄,让柳贵妃心里越发添堵,偏李明芯还跑到她身边来偎依着她。

    这个李明芯,还真以为她是烨儿的妹妹,就把她当成自己女儿了?

    柳贵妃心中暗自恼怒,却又不好表现得太过明显,不动声色地抽出手臂,笑语温然:“原来是李小姐!”

    李纤柔这才找着机会说话,禀告道:“启禀母妃,今日清晨,七殿下命人去接李小姐入宫,兄妹匆匆一聚。七殿下便吩咐妾身带李妹妹前来觐见母妃,并且告诉母妃一声,说是会留李妹妹在宫里住一段时间。”她也不喜欢李明芯的飞扬跋扈,无奈宇泓烨十分疼爱,她也只能隐忍着。

    兄妹?李妹妹?

    李纤柔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两个词语,同样让柳贵妃心生不悦,但是,柳贵妃却绝不能亲自开口纠正,那就显得她太过心胸狭窄,甚至就连她身边的人都不好说。这时候最好的结果,就是在座的人能够说话,直斥其非,警告李明芯和李纤柔。

    但柳贵妃放眼望去,已经口误的李纤柔自然不必说,杜若兰低头喝茶,似乎对手中的茶盅十分感兴趣。

    裴元歌倒是笑吟吟地迎上了柳贵妃的目光,却也只是笑而不语,甚至带着些许幸灾乐祸。

    显然,她是绝对不可能开口帮柳贵妃解这个围。

    柳贵妃无奈之下,只得转开这个让她刺耳刺心的话题,笑着道:“看到元歌,倒是让本宫想起一件事来。春阳宫内没有宫女伺候,只有暗卫和太监,元歌你既然嫁进来,这样显然不合适,也有诸多不便,传出去对元歌你清誉总有损伤,对墨儿也不好。本宫已经命人在各处挑选出三十六名宫女,待会儿就会送到春阳宫,元歌你分派到各处,也免得人手短缺。”

    “母妃想得周到,妾身记住了。”裴元歌起身福道。

    “这倒是奇怪了,别说九殿下了,寻常人家的少爷,也是奴婢们伺候着长大了,毕竟女子细心,体贴周到嘛!怎么九殿下的春阳宫居然一个女子都没有?”李明芯插口道,眼神斜乜着裴元歌,挑衅地道,“不会是九皇子妃嫉妒成性,不许女子靠近九殿下吧?哎呀呀,这可不好呢!毕竟身为正室要有身为正室的气度,这般拈酸吃醋,却置九殿下的生活于不顾,未免太不识大体了吧?”

    她不知道宇泓墨的事情,只当是裴元歌嫉妒,想要为她按个罪名。

    嫉妒可是七出之条,最好九殿下能够察觉到这女人的险恶用心,休了裴元歌,那就省得她自己再花费心思。

    隐约察觉到了什么,裴元歌却也不恼,端庄温和地道:“李小姐误会了,本宫才刚嫁进来三天,并不清楚春阳宫的事情。之前春阳宫的事务,都是由母妃打点的,本宫还有许多地方要向母妃请教呢!”(注:本宫并不是后妃专称,只要是一宫之主都可以称本宫,因此裴元歌也可以对李明芯自称本宫。)

    她才嫁过来三天,说什么嫉妒成性,驱逐春阳宫的宫女,简直是无稽之谈。

    倒是柳贵妃身为宇泓墨的养母,春阳宫的事务理应由她打点,这样一来,裴元歌轻轻一句话,就将柳贵妃绕进去,把方才李明芯想要套在她头上的罪名全扣在了柳贵妃身上,却又言辞婉转,抓不到半点把柄。

    柳贵妃当然听得出这番意思,对李明芯贸然插话,又这般愚钝的扣帽子十分不喜。

    不过,从李明芯的话里,柳贵妃倒是听出了些许端倪。嫉妒,拈酸吃醋……。难不成说这李明芯思慕宇泓墨,因此对裴元歌这个九皇子处处看不过眼?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事情倒是有意思了,正好可以利用李明芯这个草包给两人添堵,而她到可以置身事外,看这两个人斗得你死我活,说不定还能抓到裴元歌的把柄,何乐而不为?

    因此,柳贵妃暂时按捺住对李明芯的厌恶,笑着道:“明芯不要乱说话,元歌和墨儿恩爱情笃,元歌又是个知大体,识大局的孩子,皇上和墨儿都对她赞不绝口,自然明白子嗣的重要,又怎么会是那等拈酸吃醋,不顾大局的妒妇?断然不会如此!元歌,本宫说得没错吧?”眼眸含笑,慈爱万分地看着裴元歌。

    若是裴元歌当场应了这番话,往后她要为宇泓墨立侧妃,纳妾等事,裴元歌便不能拦阻。

    而若是裴元歌反驳的话,那就更妙,坐实了裴元歌嫉妒之实,当着众人的面,裴元歌想要推脱都不可能。

    而柳贵妃口口声声大体大局,子嗣重要,这在大夏本就是纳妾最光明正大的借口,而柳贵妃全然是在赞赏裴元歌,任谁都不能说她故意针对裴元歌。

    裴元歌又岂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这话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不过对于这种情形,她遇到得多了,当即笑着拍手道:“母妃这下倒是偏着我了!”

    这话说的蹊跷,杜若兰便问道:“这话怎么说?怎么就偏着你了!”

    她也隐约听出些许不对来,元歌嫁过来才三日,怎么柳贵妃就说起大度不大度,子嗣不子嗣的事情,岂不是扫了元歌新妇的颜面。但柳贵妃言下之意明显是在为裴元歌说好话,连带她也不好多说。因此见裴元歌话里有话,便顺势搭上,好让裴元歌能够继续说下去。

    “昨儿我跟九殿下说话的时候,九殿下跟我说,母妃神机妙算,什么事情都看得准,说得准。我心里当然也是认同的,可又不想太纵着九殿下,就故意反着说,于是我俩打赌。九殿下说,若是三天之内,母妃有什么事情没有猜准,他就输给我两颗南海珍珠。我原本还想着,要拿这彩头贿赂贿赂母妃,好让母妃帮我一把,没想到母妃今日却把话递到我这里来,我要是不趁机赢了九殿下这两颗南海珍珠,岂不是傻了?这不是母妃偏着我,又是什么?别人还说媳妇难为,我看那是没遇到母妃这样疼媳妇的婆婆,如我这般,还没有求母妃,母妃就先偏帮着我,这正是我的运气。母妃您说是不是?”

    说着,自个先掩袖笑了起来,显得十分娇俏可爱。

    柳贵妃言辞正经,她却故意拿玩笑话来混淆,不动声色地否决了柳贵妃的话,却又明地里捧了柳贵妃,倒也让人说不出什么。除非柳贵妃此时此刻能够板起脸,把笑话当真,真正谈论起纳妾立侧妃的事情,否则这件事也就被她这样混淆了过去。

    至于真的正经谈论纳妾立侧妃的事情……。

    新妇进门还不到四天,就提纳妾立侧妃的事情,固然有恶婆婆这样做,但柳贵妃素来摆着慈母,明事理的架子,倒真没脸做这样的事情。

    这个裴元歌,真是滑不留手!

    柳贵妃暗自皱眉,脸上却只能笑着道:“你这孩子,越发淘气了!”

    “那也是母妃疼我,我才敢这样淘气啊!”裴元歌笑吟吟地上前,挽住柳贵妃的手臂,坐在她旁边,笑着道,“我知道了,定是我昧下了原本该给母妃的贿赂,母妃恼了我了,因此才开口数落。母妃放心,等我向九殿下讨来彩头,定然分一颗给母妃,免得母妃心里惦记,却又不好意思要,只能拿我撒脾气!”

    柳贵妃被她说得恼也不是,不恼也不是:“好张伶俐的嘴,连本宫都敢排揎!”

    “那也是母妃您慈爱,元歌妹妹才敢这样放肆!”李纤柔见缝插针道,逢迎着柳贵妃。固然,若非婆婆慈爱,媳妇焉能如此放肆?

    但李纤柔这样一说,柳贵妃就更加不能说什么,只是笑着。

    倒是李明芯,听到柳贵妃说九殿下和裴元歌恩爱情笃,裴元歌又极得赞赏,心中十分不忿,再看着裴元歌在柳贵妃面前言笑无忌,亲若母女的模样,更觉得刺眼,忍不住小声道:“不过是一颗珍珠而已,也值得九皇子妃这样眼馋,还要特意排揎贵妃娘娘?不过是句玩笑话,只有傻子才会当真!”

    “李小姐说得是,本就是玩笑话,若当真了,那岂不是傻子?”裴元歌笑着道。

    乍听意思跟李明芯差不多,但经她这么一说,却是在指李明芯把她对柳贵妃的玩笑话当真,是傻子。

    李明芯倒没有那么灵敏的心思,只隐约觉得那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见李明芯一句话就败下阵来,显然不是裴元歌的对手,柳贵妃便想要从旁相助。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旁边的裴元歌却已经笑着向李明芯道:“倒是刚才听李小姐的意思,并没有把这颗南海珍珠放在眼里,显然眼界是极高的。本宫也听说,靖州是珍珠的产地之一,李小姐居于靖州,想必遇到过许多好珍珠,不妨说来听听?”

    见李明芯因为柳贵妃的话语对她越发不满,裴元歌就更加确定心中所想。

    这位李小姐,八成是在码头惊艳一瞥,因此看上了泓墨。而柳贵妃看出了这点,正想要用李明芯给她添堵。既然已经猜到了,她又怎么会任由柳贵妃出招,自己只能招架?因此倒先将话题转开,借助李明芯的话,不动声色地往靖州里转!今天她可是指望着李明芯给柳贵妃添堵,好欣赏接下来的精彩好戏,哪能任由柳贵妃调转枪头,反而用李明芯来对付她呢?

    李明芯哪里能够知道这许多,只当裴元歌挤兑她,越发要显摆了。

    “那是自然。说起珍珠,个大数江州珍珠,南海珍珠无核,原州珍珠药效最好,但若论珠光,却还是靖州的珍珠最好,颜色也最齐全,黑珍珠,粉珍珠,黄珍珠,一应俱全,越是靠近深海的珍珠越是美丽,却也越难捞到,因为会很危险。每一年靖州都有捞珠赛,让众人潜入深海寻找珍珠,所取得的珍珠最好,便是魁首。我哥哥曾经连着三届得魁首,所得的珍珠,一颗给了我娘,另外两颗都给了我,一颗黑珍珠,一颗粉珍珠,都很稀罕。”

    说着解下腰间的荷包,取出一颗粉珍珠,越有鸽卵大笑,光泽莹润,宝气晕然,美不胜收。

    就算是皇宫也很少能有这样好的粉珍珠,想来其他两颗也不遑多让。宇泓烨能够将这样稀罕的珍珠送个李夫人和李明芯,足见对她们的看重和感情。李明芯不止要显摆这颗珍珠,更是要借助这颗珍珠表明七殿下对她这个妹妹的看重。

    但这样的看重,不期然刺痛了柳贵妃的心。

    因为没有防备,再加上众人此时的目光都聚集在那颗珍珠上,柳贵妃便泄露了些微情绪,死死地盯着那颗粉珍珠,随即又慢慢地转到李明芯骄傲的脸上……。深海捕捞,十分危险,又是捞珠赛夺冠的珍珠,就这样送给了李夫人和李明芯,甚至就连她这个亲生母亲,都没能得过烨儿这样珍贵而充满情意的礼物……

    虽然说当初叶氏叛乱,烨儿初到长春宫,便告诉她真相,母子相认,烨儿并没有抗拒她这个生母。

    但是,毕竟李家养了他十七年,他也将李夫人当做母亲,把李家人当做亲人过了十七年,在烨儿心里,她这个空有血缘关系的生母,分量只怕远不如李夫人和李明芯吧?明明她是如此的深爱着她的孩子,比这天底下任何一个人都爱,十七年的锥心之痛,十七年的魂牵梦萦……。明明她才是烨儿的生母!

    柳贵妃眼眸中难以克制地流露出几分嫉恨,双手紧紧揪着手中的绢帕。

    就是为了接下来的好戏,裴元歌才会特意靠到柳贵妃身边,自然将她的神情变化,一点不露地看在眼里,心中暗自冷笑。因为失去了宇泓烨,所以把泓墨抢到身边,丝毫不允许他和生母亲近,后来又为了宇泓烨,翻脸无情地杀死王美人,嫁祸泓墨……。这般自私自利,狠毒无情的人,眼下也该她尝尝亲生孩儿就在眼前,却被别人硬生生抢走了心的感觉!

    这是报应!

    裴元歌微微笑着,故作惊诧地道:“七皇兄居然连这样珍贵的珍珠都送给李小姐,可见当真疼爱李小姐呢!”

    李明芯却只当裴元歌意识到她身份的贵重,更加得意:“那是自然,哥哥最疼的就是我!这种捞珠赛,原本哥哥是不屑于参加的,都是靖州左布政使女儿,拿着一颗捞珠赛的魁首珍珠在我面前炫耀,把我气得哭了。哥哥知道后,当即就参加了捞珠赛,潜到了最深最危险的地方,亲手赢得魁首,再将珍珠送给我,把那个左布政使的女儿气得当场把那颗珍珠给碾碎了!从今往后,再也没人敢在我面前炫耀珍珠!”

    为了表示七殿下对她的看重,好让裴元歌知道厉害,李明芯刻意夸大事实。

    却不知道,这番夸大的言辞,对裴元歌来说并没有影响,却深深地刺痛了柳贵妃的心。

    原来只是为了女儿家的攀比嫉妒,烨儿便不惜拿性命去拼,只为了赢得一颗珍珠给李明芯,让她在名媛圈中能够说道……。烨儿对她这个母亲,何时曾经这样尽心维护她过?柳贵妃再也难以克制心中的嫉妒和疼痛,双手紧握成拳,任由长长的指甲陷入皮肉,紧紧咬着牙,避免自己说出不合时宜的话。

    裴元歌扫了眼柳贵妃,笑着又道:“听说靖州野林丛生,走兽最多,因此皮毛也是很好的?”

    “那是当然。靖州一面靠山,一面靠海,海是深海,山也是深山,有很多野兽,就算最好的猎人,也成群结伴才敢上山。可是,哥哥却是靖州最厉害的人,十五岁那年,独自一人上了最深的秘源山,特意打了一只红狐,一只豹子,还有一头老虎出来,弄了皮毛送给我和爹娘一人一样,在靖州也是顶着尖儿的东西,好多人都羡慕不已。就是因为这件事,连靖州刺史连叔叔都对哥哥赞不绝口,说要认他做义子呢!”

    李明芯得意洋洋地道,显然很为此骄傲。

    虽然说杜若兰和李纤柔都不喜欢李明芯的为人,但毕竟是从小就在京城长大,不曾出国院门,听李明芯说起靖州的趣事,与京城的种种习俗迥异,都不由的生出了好奇之心,关注地询问起来。

    见她引起众人的注意,成为众人的焦点,李明芯更加自得,越发滔滔如河起来。

    而在讲述靖州风情的同时。李明芯总会刻意地讲述宇泓烨对她的看重,以表明她在宇泓烨心中的地位,好让众人更加逢迎她,尤其要向裴元歌示威,讲起宇泓烨怎样哄她开心,怎样为她拼命,以及她对宇泓烨喜好的清楚,有时候甚至会说出宇泓烨小时候的事情,表示宇泓烨从小就很爱她这个妹妹……

    裴元歌当然不会介意她这种浅薄的示威,反而有意无意地引导她,更加强调宇泓烨对她的好。

    这样的明目张胆,裴元歌甚至不担心会被柳贵妃看穿。

    就算柳贵妃看穿了又怎么样?宇泓烨和李家的十七年,对李明芯和李夫人的感情确确实实地摆在那里,这就是刺激柳贵妃最有利的武器,对柳贵妃来说,这是阳谋。就算柳贵妃知道这是裴元歌故意在挑拨离间,刺激她,但柳贵妃还是会为此而感到心痛,因为这些是事实,而不是裴元歌刻意伪装扭曲出来的。

    甚至,知道裴元歌在故意刺激她,柳贵妃只会更难堪。

    因为她在和李夫人以及李明芯这场和宇泓烨有关的争斗中,彻底落败,凄凉落魄得近乎凄惨,对于骄傲自矜的柳贵妃来说,已经很难容忍。若是没有人看到这种凄惨倒也罢了,如果被人看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羞辱和刺痛只会更深,更难忍受……。

    果然,听着李明芯滔滔不绝地说着宇泓烨的事情,柳贵妃的表情越来越扭曲。

    烨儿喊得第一声娘不是她,而是李夫人;烨儿学走路,摔得第一跤,扶起他的人不是她,而是李夫人;烨儿上学堂,学的第一个字,能看到的人不是她,而是李夫人;烨儿学武,在旁边为他擦拭汗意的人不是她,而是李夫人……烨儿喜欢李夫人做的菜肴,喜欢李夫人缝制的衣衫……所有的所有,柳贵妃都不知道!

    十七年……

    烨儿从小小的婴儿,到蹒跚学走路,到学堂学习文武技艺,到后来出现在京城的惊采绝艳,十七年的光阴,柳贵妃这个亲生母亲全部都没能够参与……。

    这些原本都该是她的!

    是该死的李树杰,抱走了她的烨儿,抢走了她的烨儿,一抢就是十七年!

    若不是皇帝偶然出宫,察觉到烨儿的身份,李夫人会霸占她的孩子一辈子,让她的烨儿,一辈子喊着别的女人做娘亲!都是他们的错,是他们抢走了烨儿,害得她十七年锥心之痛,十七年夜夜从睡梦中哭醒,梦中的情形全是烨儿刚出生时那双乌溜溜如黑珍珠般的眼睛……。

    若不是当初李树杰把烨儿抱到了靖州,宁王之乱后,她定然能够和烨儿母子重聚的!

    柳贵妃心中的嫉妒越来越深,甚至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好在众人的心思都集中在李明芯身上,没有人看到她的异常,只有裴元歌在旁边笑吟吟地欣赏着,心中大觉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