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47章 颠倒黑白

重生之嫡女无双 247章 颠倒黑白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而在她的轿子旁边,身着官服的万关晓也器宇轩昂地走了下来,先到轿边扶住裴元容,神色十分恩爱,然后两人携手朝着裴府正门走去。

    裴府的护卫打量着眼前这一对看似夫妻的人。

    只见那女子是一身簇新的浅红洒金锦缎绣袄,紫罗兰八步湘裙,头上簪着赤金嵌珍珠的凤钗,涂脂抹粉,虽然东西看起来都还算华贵,但总透着一股莫名的暴发户气息,似乎是才装扮下来的行头;而男子身穿的是从六品的武将官服,应该是科举后就挂着闲职,不曾委派差事的人。这么看起来,应该是为刚考中科举,想要走老爷的门路而上门求情的进士夫妇吧!

    这些护卫原本是郑巢手底下的亲兵,后来跟着裴诸城,都是直性子的人,最看不起这些整天钻营的穷酸书生,便毫不客气地道:“这位大人,今天是我家四小姐回门归省之日,老爷吩咐了,不见外客。您若要求见我家老爷,不如改日再来?”

    闻言,裴元容顿时大怒,一脚朝着护卫身上踢过去,声色俱厉地道:“你们这两只看门狗,瞎了你们的狗眼,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裴府的三姑奶奶,今天我四妹妹要回门,我特意带着夫婿回来给她认亲的。居然敢把我当成是外客?等我告诉父亲和四妹妹,看不打断你们的腿!”

    听到她的话语,两名护卫面面相觑,竟然连裴元容这一脚都没能避开。

    他们跟裴诸城的时日还短,当时裴元容早就出嫁,压根就没见过这位三小姐。而因为裴诸城对裴元容和万关晓的恼火失望,因此也不怎么提起这个女儿。所以听到她自称是裴府三小姐,两名护卫都觉得难以置信,这位裴三小姐是从哪冒出来的?再说了,裴二小姐温和柔顺,裴四小姐机敏聪慧,却都是待下宽厚的人,眼前这个妇人言语粗鲁,行为莽撞,哪里跟裴二小姐和裴四小姐像姐妹?

    见两名护卫面色不豫,万关晓暗自皱眉。

    这个裴元容真是白痴,这时候居然还耍横,哪一点像是千金小姐出身?也难怪这两名护卫疑惑。而且他和裴元容跟裴府关系断绝已久,这时候正是要来修补关系的,正该夹起尾巴做人,跟裴府所有人都打好关系才是,哪能还没进门就先把裴府的护卫得罪了?要知道,阎王易见,小表难缠,要是这些人心里存了恨意,合起伙来给他下绊子,那事情可就更加难办了!

    该死的裴元容,出门前一再叮嘱她要谨慎小心,不可鲁莽,结果一开始就给他捅娄子!

    万关晓心中暗恨,却也不能表露,脸上堆起笑意,温和地道:“护卫大哥,拙荆的确是裴府三小姐,此次听说岳父大人回京,四妹妹又出嫁,特意赶过来道贺的。劳烦两位护卫大哥通报一声,感恩不尽!”说着,不动声色地从袖中取出两锭银子,分别放在两人手中。

    “别来这套,我们裴府不兴这个规矩!”

    见万关晓一脸钻营的模样,两名护卫心中更加不屑,不过听他言之凿凿,也有些不确定,彼此对视一眼,一人便入内通报。

    听说裴元容和万关晓上门,裴诸城立刻就明白两人打的什么主意。

    他回京的时候,他们不来拜见;歌儿添妆时,连远嫁关州的巧儿都赶了回来,裴元容身在京城,却装作不知情,连歌儿出嫁都没过来道贺。现在歌儿和九殿下要回门认亲,却又巴巴赶着来,不会是想要攀九殿下这层关系吗?万关晓和裴元容当他裴诸城是傻子,可以就这样随意欺辱吗?

    “让他们滚,我没她这个女儿,没这个女婿!”裴诸城勃然大怒,喝道。

    出门来的护卫脸上十分不好看,冷冰冰地道:“我家老爷说了,请两位离开,他没有这门亲戚!”

    当初他和裴元容做下事情,千方百计攀上这门亲事,后来因为裴诸城被削职而悔婚,多年来不同音信,现在又刻意回来攀亲,以裴诸城的情形,定然不会允许。虽然万关晓早有这样的预感,但心中还是抱着万一的侥幸,现在听了护卫的话,知道最后一抹和解的希望也就此断绝,心中不由得失望异常。

    护卫传达的话语尚且如此,裴诸城的原话必定更加不堪。

    可是,今天是九殿下和裴四小姐回门归省的日子,也是让九殿下认一认妻族的亲戚,若是今天他都不能进去裴府,没有在九殿下根本露面的话,那往后九殿下绝对不会承认他这个连襟。

    万关晓想着,眼眸中掠过一抹狠色。

    原本大家都可以体体面面地互相给台阶,偏裴诸城这样死性子,那也只好闹开,弄得大家都没脸,逼得裴诸城和九殿下不得不承认他这门亲戚。只要有这么一层关系,而他又能够经营得恰当,想要谋得一个好差事还是有希望的。

    万关晓主意已定,退后两步,看着裴元容和裴府护卫纠缠不休,却不拦阻。

    “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奴才,连我也敢拦!我可是裴府三小姐,这是我家,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去?”裴元容本就鲁莽冲动,嫁给万关晓后又受了不少气,越发粗鲁没有礼仪起来。现在知道裴府和裴元歌是她最大的依仗,若是今天连裴府的门都进去,回去后万关晓定然不会再理会她,到时候她的情形就又回到了这三年的模样。

    前些天她把万关晓的宠妾们整得鸡飞狗跳,若是再让她们得势,她只怕要更加凄惨落魄!

    因此,裴元容丝毫也不顾及体面,就这样恼了起来。

    三天前,裴府四小姐风风光光地嫁给九殿下,今天就是回门之期,这点京城众人早就知道。热闹谁都爱看,因此,早有好事的人在周围的街道等着看热闹,眼看着时辰快到了,这裴府前面倒是先吵闹起来,众人岂有不好奇的道理?因此都渐渐地被吵闹声吸引过来,围拢的群众越来越多。

    见时机已经成熟,万关晓忽然走过去,用温和却能够让周围的人都听到的声音道:“夫人,算了吧!虽然说你也是裴府的三小姐,可毕竟是庶出,为夫又不争气,虽然考中了进士,却一直没能派官。之前岳父就不喜欢为夫,如今四妹妹嫁给了九殿下……”顿了顿,继续道,“今天毕竟是四妹妹回门的好日子,我们来也是为了尽为人女儿女婿的本分,既然岳父大人不喜欢看到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凭什么?我也是裴府的小姐,她裴元歌也是,难道就因为她嫁给了九殿下,就比我金贵不成?凭什么连门都不让我进去?”裴元容哪里肯听劝?当即大嚷大喊着道。

    “嘘,夫人你声音小点!”万关晓不赞成地道,“家丑不能外扬,那毕竟是你的父亲,我的岳父,你这样嚷嚷起来,让被人听到了,算是怎么回事?快随为夫离开,别影响了岳父大人和四妹妹的声誉!你放心,总有一日,为夫定然能够出人头地,不会再让夫人受这等委屈。”

    他句句说得婉转知礼,处处为别人着想,却已经不动声色地将事情颠倒黑白。

    这样一来,听在围观群众的耳朵里,就变成了裴诸城嫌贫爱富,因为女婿没有发达而嫌弃他,如今有了九殿下这样的女婿就更加眼界高了,竟然连门都不让女婿进去。而他万关晓则变成了处身逆境,却仍然自立自强,不屑于攀附岳家,风骨傲然,高风亮节的君子。

    人品高下,一眼便能够看出来。

    眼看着周围群众看向万关晓的神情都带着同情和赞赏,望向裴府的则是不屑和鄙夷,两个护卫终究不傻,也知道事情有些棘手,若是真由这位三姑爷离开,只怕这谣言很快就会传遍京城,对老爷和四小姐都很不利,因此互相使了个眼色,一人便又跑着进去通报。

    听说万关晓居然耍这种无赖手段,裴诸城气得浑身发抖。

    舒雪玉也气得很,但今天毕竟是元歌回门的日子,若是闹得太大终究不好看,也有些晦气。想了想却也只能忍下,劝道:“老爷,元歌和九殿下就快要到门前了,若是真闹出事端,岂不是给元歌添了晦气?毕竟他们的确是裴府的女儿女婿,传扬出去,对谁都不好。不如先让他们进来,家务事咱们慢慢再处置,无论如何,别让元歌扫了颜面才是!”

    裴诸城何尝不知道这其中的关节,只是忍不下这口气。

    不一会儿,护卫又飞跑着出来,道:“我家老爷说了,请三小姐和三姑爷进去吧!”

    哼,裴诸城若早这样识趣,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非要闹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万关晓见目的达到,心中暗暗得意。不过,刚才他还表现得那般有骨气,如今裴诸城虽然让他进去,他却也不能答应得太快,否则难免引人疑窦,便故意面色冷寒,道:“不必了,我万关晓身为卑微,怕污了裴府的地,不敢入内!”

    神情孤傲,再加上眉目俊秀,倒也显得颇有骨气,引人好感,一时间声援者无数。

    而就在这时,宇泓墨和裴元歌的马车也到了裴府附近,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裴元歌和宇泓墨心中皆感奇怪。宇泓墨掀开窗帘,见裴府外面围着一圈的人,似乎熙熙攘攘地在争执些什么,眉头微皱,道:“寒麟,去打听打听怎么回事?”

    寒麟领命离去。

    而裴元歌盈盈如水的眼眸却是瞬间看到了裴府门前慷慨激昂的万关晓,在看看周围的情形,便大概猜出了事情的缘由,心中暗自冷笑。当初万关晓为了攀附裴府,千方百计地和裴元容勾搭上,结果却因为父亲被贬职失宠而冷落疏远,如今见裴府兴旺,又想贴上来讨要好处,还要把自己装得品格高洁,尽是裴府对不住他!

    天地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

    而不一会儿寒麟的禀告更证实了她的猜测。

    对于万关晓的事情,宇泓墨还是知道一二的,甚至有些事情还是他从中推动,现在听说万关晓这般颠倒黑白,将污水都泼到裴府的身上,尤其,居然特意挑元歌回门的时候闹事,故意给元歌添堵,存心触元歌的眉头,想要借机逼迫,让他和裴府承认这门亲戚……。哼,这天底下招惹了他的晦气,还能从他这里占便宜的人,只怕还没出生!

    宇泓墨心中冷笑,对裴元歌道:“元歌,你先等着,我很快就收拾了他!”

    “不用,泓墨,你去岂不是太给他面子了吗?”裴元歌冷冷地道。

    她苦心谋划那么久,就是为了让万关晓失意落魄,眼睁睁看着和他同届的进士步步高升,他却连差事都领不了,最想要的东西明明离得那么近,却偏偏就是让他得不到!她本是这样的目的,又怎么可能会让万关晓攀附裴府的亲事,借着她的名头飞黄腾达?

    哼,以为随口几句话,就能够颠倒黑白?父亲不过是顾忌我的颜面,不想闹大罢了,但既然让我看到了,你万关晓想要闹事,那就看看,到最后究竟是谁颜面扫地?

    ------题外话------

    今天有点事,所以更新少了点,亲们见谅~明天开始修理万渣男~他的好日子快到来喽~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