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46章 嫉妒成狂

重生之嫡女无双 246章 嫉妒成狂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宇泓烨如鹰隼般的目光,缓缓地落在裴元歌身上。

    这三年里,他每次想要到关州,都莫名夭折,而裴诸城入京又早到了三天,之后他虽然几次想要进裴府,却诸般事务缠身,以至于现在竟是他和裴元歌三年来第一次见面……。只是这时候,她已经宇泓墨的妻子,他的九弟妹!

    三年不见,原本只是含苞的蓓蕾已经绽放,裴元歌似乎更美了!

    审视的目光,掠过裴元歌丝缎般的黑发,凝脂般的肌肤,低眉半垂,却依然如秋水般澄澈的眼眸,但是在倔强的时候却有着耀眼夺目的光芒,像磁石一样,牢牢地吸引着他所有的目光……。宇泓烨的目光最后落在她樱红色的唇上,敏锐地察觉到唇瓣上微微不自然的红,像是被人恣意品尝过所留下的痕迹,心中突然恼怒起来,一股名为嫉妒的烈焰从心底直烧到眼睛深处。

    昨晚,他们圆房了!

    昨晚,裴元歌彻底成了宇泓墨的女人!

    这个念头反复地在宇泓烨心底流窜着,像一条毒蛇,时不时地咬他几口,钻心的疼……。原本昨晚裴元歌所有的娇媚动人,都该是属于他的,但如今,却都被宇泓墨捷足先登!宇泓烨心中暗恨,总有一天,他要将宇泓墨碎尸万段,要将裴元歌从身体到心灵,属于宇泓墨的印记全部消掉,只留下他宇泓烨!

    “七皇兄请饮茶!”

    不喜欢宇泓烨那种露骨的目光,裴元歌心中已经不仅仅是不悦,根本就是恼怒,声音带着不易被察觉的冷冽。

    柳贵妃暗中紧紧揪着手里的绢帕,唯恐宇泓烨失态。

    似乎被裴元歌这句话唤醒,宇泓烨微微回过神来,看向裴元歌的眼眸既冰冷又炽热,既充满想要得到的*,却又带着深深的恨憎。

    宇泓墨在旁边看着,心中暗自恼怒,宇泓烨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心中明知道,就算元歌嫁给他,宇泓烨也不大可能就此死心,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宇泓烨就这样肆无忌惮地盯着元歌看,落在别人眼中,成什么样子?世人对女子本就苛刻,未必会说宇泓烨心思不正,说不定会将罪责都怪在元歌身上,流言若刀,谁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七皇兄,你怎么不喝茶?难不成母妃赏赐了一套首饰给元歌,不曾给七皇嫂,七皇兄因此恼了皇弟我不成?”宇泓墨笑意满面地开口,转头向柳贵妃道,“母妃,七皇兄嫉妒了呢!你还不再拿出些好东西给七皇嫂,免得七皇兄心里吃味,大家都不好过!”

    他宁可让人知道他们兄弟不睦,也不想把事情牵连到元歌身上。

    皇帝眼眸顿时变得幽邃起来,看着宇泓烨不语。

    柳贵妃见状大急,忙打圆场道:“还说呢!你们兄弟两个,一个比一个孩子气,真让本宫没办法。周嬷嬷,去取一套羊脂玉头面,赏赐给七皇子!一个两个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孩子争糖吃似的,非要比个我高你低,让本宫一刻都不得安心!”说着,不住地对周嬷嬷使眼色。

    周嬷嬷取了东西过来,趁着交给宇泓烨的时候低低的,厉声道:“七殿下!”

    听到周嬷嬷的警告,宇泓烨不得不收敛起神色,道:“多谢母妃赏赐!”随即伸手慢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因为时间耽误得长了,茶水已经微凉,原本的芬芳已经化作苦涩,在宇泓烨心头无尽蔓延。将茶杯放在桌上,宇泓烨将早就备好的礼盒放下,双眸微扬,灼灼地看着裴元歌。

    裴元歌却丝毫也不无所谓他给了什么样的东西,转身要去给李纤柔敬茶。

    不知为何,宇泓烨却无法接受这种忽视,原本刚刚强行压制下来的情绪又一股脑冲上头顶,脱口道:“九弟妹不如打开来看看,若是我送的东西不合九弟妹的心思,也好再更换。”

    这个宇泓烨!柳贵妃心中暗怒。

    当着这许多人,他非要别人看出来,他在觊觎自己弟弟的妻子才肯甘心吗?

    “七皇兄说笑了,弟媳岂有挑拣七皇兄所送之物的道理?”裴元歌笑得温和而清淡,口称“七皇兄”,自称“弟媳”,将身份的区别强调得格外清晰。

    被她这种态度继续,宇泓烨挑衅道:“既然如此,那打开看看又有何妨?”

    “既然泓烨如此坚持,元歌,你就打开看看,朕也想知道,泓烨究竟送了什么稀罕东西,非要当中打开炫耀炫耀?”皇帝眼眸幽深,淡淡地看着宇泓烨,开口道。

    柳贵妃的心紧紧揪起,知道锦盒里的东西八成会刺眼,忍不住道:“皇上,烨儿孩子气,您也跟着他胡闹,哪有新妇敬茶当口就打开看见面礼的规矩?元歌才刚进宫,您别吓着她了!”为了劝阻皇帝,她甚至不惜替裴元歌说起好话,只希望宇泓烨的心思至少不要当场曝露在众人面前。

    “打开!”皇帝坚持道。

    皇帝既然这样说,裴元歌也不好违背,只能打开锦盒。

    纯白的绒缎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大红色的同心结,编织得十分精美,镶金嵌玉,散发着淡淡的华贵。

    一时间,看到这个同心结的人面色都有些古怪。新妇敬茶,送金送银送玉,送首饰送书画送银票都算正常,但这大伯却送给弟媳一个同心结,还非要弟媳当中打开看看,这算怎么回事?看着这个蹊跷的同心结,再想想方才宇泓烨看裴元歌的目光,在场的宫女太监面色都有些改变,心中暗暗嘀咕。

    宇泓瀚略微知道些内情,神色复杂地看着裴元歌,微带担忧。

    而宇绾烟和杜若兰则若有所思。

    居然送给元歌同心结,还当众要元歌打开,这个宇泓烨实在欺人太甚!宇泓墨心中涌起一股愤怒,恨不得将宇泓烨揪过来揍一顿。但他知道,这会儿他不能有丝毫的失态,否则看在在场爆女太监的眼里,就是坐实了元歌和宇泓烨有什么,宇泓烨固然落不得好,但元歌也会受到牵连。刚才他好不容易为元歌竖起了清誉,容不得丝毫毁损。

    但这时候却不像刚才柳贵妃使绊子,他开口最为恰当。

    眼下这件事还得看元歌的应对。

    “九殿下,您方才还说七皇兄因为吃你的醋,而迁怒到妾身身上,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样呢!您瞧,七皇兄送给您和妾身同心结,祝妾身和您夫妻同心,白头偕老,岂不是极好的意头?七皇兄对您有这样的好心,又怎么会为一套首饰就吃您的醋呢?”裴元歌神情如常,笑语嫣然,转向宇泓烨道,“弟媳多谢七皇兄的好意,也多谢七皇兄的同心结。”

    她故意将宇泓墨拉上,表示这只是兄长对弟弟的恭贺而已。

    “原来如此!”宇泓墨言笑晏晏地走近,从锦盒中取出同心结,仔细的审度着,笑道:“倒真是挺好看的,佩戴在我这身正装上再合适不过,还是七皇兄有眼光!”说着,顺手就将精致的大红色同心结挂在腰间,还很风骚地转了个圈,环视周围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皇帝和柳贵妃身上,笑眯眯地道:“父皇,母妃,你们瞧儿臣佩戴这个好不好看?”

    他敢打赌,这对同心结是一对,另一个则宇泓烨那里,所以既不想元歌收着,更不想元歌碰它,干脆自己先抢过来戴上。他倒要看看,看见他带着这个同心结,宇泓烨还有心思收着另一个吗?

    柳贵妃微微松了口气。

    既然宇泓烨的危机暂时消除,她也不再刁难,笑着道:“好看,还是墨儿你最配红色,以至于往后本宫再也看不进去别人身上有红色,连本宫都不想穿红了!”说着,不住地对宇泓烨使眼色。

    “……弟妹和九皇弟能够明白我的用意就好!”在柳贵妃的逼迫下,宇泓烨不得不开口,向众人,尤其是像皇帝表明,他的确只是在祝贺弟弟和弟妹夫妻同心,并没有别的意思。但话虽这样说,眼神却仍然不由自主地落在裴元歌如盛放的鲜花般的容颜上,尤其是那沉静而清丽的气质。

    似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能够轻易扭转,半点不会授人以柄。

    这张沉静而清丽的脸,只会为宇泓墨而改变;而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人,也只会对宇泓墨露出那种令他嫉妒入骨的眼神……。宇泓烨藏在宽大袖中的手紧紧握起,指甲深深陷入皮肤,有着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却也有着微微的快感,似乎身体更疼一点,心里的那条毒蛇就会暂时安静一点。

    他一定要得到裴元歌,一定!

    而裴元歌却已经无心再和他纠缠,转身去向李纤柔敬茶:“七皇嫂请饮茶!”

    因为宇泓烨处波折太多,李纤柔不敢有丝毫犹疑,当即端起茶杯饮茶,然后将贺礼放在茶托上,同时对裴元歌递去一个歉意又无奈凄凉的笑容,随即便低下了头,似乎对宇泓烨的行为感到很抱歉,却又无可奈何的柔弱模样。

    裴元歌微微一笑,表示与她无关,便起身离开。

    等到她带着众人的目光离开,李纤柔眼眸中才流露出些许的苦涩。她和裴元歌的大婚,都是皇子,情况相符,时日也相近,原本应该同样风光。可是,从假装到迎娶,从新婚之夜再到敬茶,她就好像一个笑话,专门为了衬托裴元歌的光彩夺目。

    方才柳贵妃话里带刺,甚至不用裴元歌有任何表示,九殿下便忙不迭地出来为她解围,将一切揽在自己身上。

    而她的丈夫,却心系裴元歌,甚至刚才送礼竟然是一只同心结!

    原本对这样的处境,她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现在想着自己的凄凉落魄,裴元歌的幸福却显得那么刺眼,刺得她不止眼睛疼,心里也疼。

    接下来是宇绾烟,因为她要叫裴元歌九皇嫂,因此裴元歌不必敬茶,双方交换了礼节和见面礼。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小皇子和小鲍主,却是裴元歌都不曾见过的,裴元歌一人送了个装金锞子的荷包作为见面礼。

    原本先皇还有个弟弟宁王,但在十多年前谋反被镇压,皇帝又是嗣子,自然没有兄弟,因此在场的除了皇帝的子女外便再没有其他人需要认亲。至于那些远的皇室宗亲,最多在拜祭宗庙,上皇室宗谱时远远见一面,倒也不需要刻意去认。到此为止,新妇敬茶这道礼节就算是到此结束了。

    皇帝事务繁忙,最先起身离开。

    柳贵妃原本可以留下裴元歌立规矩,不过发现皇帝对裴元歌的态度后,柳贵妃便知道这样做是不妥的,而且眼下宇泓烨也让她担心,若是她留下裴元歌,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反倒是裴元歌跟宇泓墨在一起,她还能稍微安心些。无论如何,裴元歌已经和宇泓墨成亲圆房,烨儿总该会慢慢死心吧?

    走出玉龙宫,裴元歌正要离开,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呼喊:“元歌妹妹。”

    裴元歌转身,看到李纤柔一身海蓝色正装,绣着鲜艳的百籽石榴图案,但静静地站在那里,却似乎十分落寞。裴元歌走过去,福了福身道:“纤柔姐姐,不是,应该叫七皇嫂了。我一直都没有来得及问你,你在德昭宫过得还好吗?”

    “对着别人,自然是要说好。”李纤柔勉强笑了笑,道,“可是,新婚当晚,七殿下便宿在了晨芳阁,并没有歇在新房,这样一来,德昭宫的人都知道我的处境,自然不会太客气,反而对晨芳阁的那位袁姑娘殷勤都比我多,就是这样的处境,在家里也就是这样,我已经习惯了。”说着,忍不住落下泪来,神情悲惋。

    早就知道李纤柔嫁给宇泓烨后处境不会太好,但没想到竟然如此凄惨!

    裴元歌皱了皱眉头,道:“纤柔姐姐,不是我说你,你就是性子太柔弱了些,以至于让人欺到你头上来。再怎么说,你也是堂堂正正的七皇子妃,总该有七皇子妃的架势,不能让下人都欺到你头上来,这样下去,你威严何在?”想了想,道,“这段时间我不大好去德昭宫找你,你想个法子,请柳……请母妃和六皇嫂到德昭宫去坐,想办法让德昭宫那群子刁奴到晨芳阁去献殷勤,只要落在母妃和六皇嫂的眼里,自然有你替你收拾那群刁奴,你就趁势把规矩立起来!”

    柳贵妃最终名声,又要强,又维护宇泓烨。

    如果被她看到宇泓烨宠妾灭妻,刁奴欺主,又是当着杜若兰的面,脸上哪里能挂得住?就算为了宇泓烨,也会出手收拾那群刁奴!毕竟李纤柔是宇泓烨的正妃,如果她被人欺辱,那扫的不止是李纤柔的面子,更是扫了宇泓烨的面子,柳贵妃绝对不会坐视!

    只要李纤柔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摆出七皇子妃的架势来,往后的日子总会好过些。

    “若是有事,尽避去找母妃,七皇兄是她所生,最得她的疼爱,只要是对七皇兄好的事情,母妃都会尽量帮你。”裴元歌又提点她道,暗示她只要有正当为宇泓烨好的理由,柳贵妃八成能站在李纤柔这边,又道,“别净想着退让妥协,皇宫这地方最爱攀高踩低,你越是忍让,他们越是得寸进尺!”

    想了想,又道,“我记得你和六皇嫂原本也是有交情的,有空的话就多走动走动,父皇母妃那边的请安也别落下。总之,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算七皇兄对你有些冷落,但至少别让那些奴才和侍妾什么的爬到你头上!这样,往后你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

    宇泓烨的宠爱是绝对不能依靠的,因而李纤柔只有想办法从别处着手,巩固自己的地位才行。

    她毕竟不能插手德昭宫的事情,只能提点李纤柔到这个地步。

    李纤柔已经嫁进来,就得在这个地方活下去,她总不能事事都为她出主意,只能指点她几条明路,再由李纤柔自己慢慢改变,慢慢地适应。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不悦的声音:“裴元歌,你给本殿下过来!”

    两人转头望去,之间宇泓墨阴沉着脸站在不远处,走过来淡淡地道:“你在这里废话什么?我们还要去拜见贤妃娘娘,以及宫里的其他娘娘,别磨磨蹭蹭的行不行?”说着,看也不看李纤柔,拖起裴元歌就走。或许是因为这桩婚事太过古怪,或许是因为李纤柔毕竟嫁给了宇泓烨,所以他格外的不喜欢李纤柔。

    因此,他故意摆出一副臭脸,看也不看李纤柔,表示他很不高兴元歌和李纤柔说话。

    算是个小小的试探吧?

    他已经这样清楚地表现出不喜欢李纤柔的姿态,如果李纤柔真的把元歌当做朋友,就该识趣地回避,避免影响元歌和他之间的夫妻感情;相反,如果李纤柔还是执着地缠着裴元歌,丝毫不顾虑这些,那他就有足够的理由让元歌远离李纤柔……。李纤柔和宇泓烨的关系太亲近,由不得他半点松懈。

    “就算要去拜见贤妃娘娘,你也不必这样对纤柔姐姐吧?”走到没人的地方,裴元歌才道。

    宇泓墨自然不会告诉裴元歌这是他的试探,而是理直气壮地道:“元歌,你搞清楚,因为大婚我才能有三天假,很不容易的!可是,今天要拜见宫中诸人,后天你要回门,算起来只有明天我能够做主。我的时间很宝贵耶,你不要浪费好不好?”说着,弯眉一笑,露出一份孩子气的天真,“待会儿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说着,牵起裴元歌的手,朝着贤妃的宫殿那边跑过去。

    “九皇子妃出了玉龙宫,便向贤妃的宫殿过去,随后是妃位的几位娘娘,而莫昭仪等人则主动去拜见了九皇子妃。无论是礼节,还是所送的东西,都无可指摘,挑剔不出半点的毛病。”周嬷嬷将打听出的裴元歌的行踪,详详细细地告诉了柳贵妃。

    原本娘娘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做些功夫,让后宫的嫔妃和裴元歌掐起来,好坐收渔翁之利。

    这样看起来,完全没有可能性。

    “裴元歌本就是机灵的,宇泓墨又千方百计的护着她,不会让她在礼节上出问题的,原本就是我白想了。”柳贵妃叹了口气,原本还想着或许裴元歌会为了拉拢宫中得宠的妃嫔,亲自去拜见,这样一来就有她活动的机会,谁知道裴元歌没去也就算了,莫昭仪等人居然主动去拜见裴元歌,半点漏子都挑不出来。

    “打听下,是谁挑头,先去拜见裴元歌的?”

    这个先去拜见的人,不简单!

    周嬷嬷应了,紧接着又道:“还有就是,九皇子妃刚出玉龙宫,七皇子妃叫住了她,两人似乎很熟悉,说了几句话。而且,九皇子妃还指点七皇子妃怎样在德昭宫站稳脚,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很好!”说着,将裴元歌当时的话语又重复了一遍。

    听到裴元歌那几句话,柳贵妃暗自叹息。

    裴元歌看得很准,只要是为宇泓烨好的事情,无论如何她都会帮忙。甚至,就算现在明明知道李纤柔是在借她的势,为李纤柔立威,她仍然会按照她们的预期去做,非但不会为此感到恼怒,相反的,她甚至会为李纤柔有这样的心机而感到欣慰。在这个皇宫,不怕你有心机,就怕你没有心机。

    若是有心机,又能为烨儿好,无论如何她都会站在李纤柔这边的。

    若是李纤柔能够裴元歌这样精准的目光,这样机敏的头脑,那就真的太好了!

    “去查下裴元歌和李纤柔的事情!”柳贵妃淡淡吩咐道,随即又有些头疼地道,“到是婉妃……。她一倒,这皇宫的新宠里,暂时可就没有本宫能用的人了。若是让裴元歌把这些人拉拢过去跟本宫作对,事情也会有些麻烦。看起来,必须要朝宫里送个人,做本宫的臂膀才行。周嬷嬷,回去告诉父亲一声,让他做好准备!”

    周嬷嬷问道:“娘娘想让哪位表小姐入宫?”

    “找个由头,把柳府的女孩都请到宫里来,等本宫试探过后,再看看皇上的意思再说!”

    而同一时间,春阳宫的书房里,宇泓墨正在得意洋洋地向裴元歌献宝:“元歌,你瞧瞧这是什么?”说着,揭开笼子上的布,露出里面毛绒绒的一团白,大半个头都埋进身体里,只露出乌溜溜的一双黑眼睛,仿佛黑珍珠似的滴溜溜地转,看起来格外的可爱。

    “好可爱!”裴元歌笑着回头,“没想到泓墨你还喜欢养猫啊”

    然后,宇泓墨的脸色却微微有些僵硬:“你觉得,它是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