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45章 抢匪宇泓墨

重生之嫡女无双 245章 抢匪宇泓墨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即便是新婚之夜,次日裴元歌依然准时地在寅时三刻醒来。

    宇泓墨正半俯着身体,眼眸中却射出半带好奇半带探究的目光,很感兴趣地用洁白如玉的手指在她脸上轻轻打转,描绘着她脸部的轮廓,轻柔的触感似乎又唤起了昨晚的记忆,正想趁机偷个香,见裴元歌睁开眼,吓得赶紧收回手指,问道:“怎么?我吵醒你了?”

    随即他才想起来,这会儿元歌已经是他的妻子,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贼心虚。

    裴元歌摇摇头,想要起身,却感到身体一阵酸痛,尤其是下身的不适,更在提醒她昨晚的疯狂记忆,忍不住又微微红了脸,道:“没有,我平时就是这时候醒的,习惯了。”正要叫紫苑等人进来帮她梳妆,随即又想到自己的新身份。她已经不再是裴府的四小姐,而是泓墨明媒正娶的妻子,要和他朝夕相处,总有着许多情况要适应。不知道泓墨平时习惯谁伺候他起床?

    “泓墨,你……。平时清晨起床——”

    不等她说完,宇泓墨便明白她的意思,想到她新到春阳宫,难免会有许多不适应,便笑着道:“我平时都习惯自己穿衣,不用人伺候,你别担心,有什么疑问只管问我就好了!”

    裴元歌松了口气,其实她也不太想紫苑等人进来伺候泓墨穿衣。

    虽然说泓墨那次高烧昏倒在她闺房时,她也曾经让紫苑等人服侍他,但那时候她只把泓墨当做九殿下看待。而现在泓墨是她的丈夫,她不想被任何女人看到他这样私密的模样,即便是她的贴身丫鬟也不行。裴元歌笑着道:“那我服侍你起床穿衣吧!”

    “别急,还早得很,你再睡会儿吧!”知道昨晚她很是劳累,宇泓墨体贴地道。

    裴元歌却摇摇头:“我习惯了这个点儿起,睡不着。”

    “既然睡不着,那不如我们来做些别的事情……。”宇泓墨笑吟吟地道,说着便将方才心头的冲动化作行动,朝着他觊觎已久的樱唇吻了下去,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裴元歌身体还有些不适,忙道:“泓墨别闹,你不用去上朝吗?”

    “新婚三天,不必上朝,也不必理事,这是规矩!嗯,我喜欢这个规矩!”宇泓墨含糊不清地道。

    裴元歌左躲右闪:“待会儿还要去敬茶!”

    “别急,我不用上朝,可是父皇得上朝,我们等朝后再去敬茶就好,时间赶得及!”宇泓墨再度驳回了她的理由。不过,虽然刚尝过滋味的他很想,但也知道元歌此时的身体恐怕经受不住,因此只能压抑地吻她的唇和脸,想要稍微纾解下,但最后却发现,这样的纾解只会越来越上火,最后只能挫败地坐起身来,恼怒地咒骂一声,丢下一句“我去洗脸”便匆匆去净房准备冲凉水。

    看着他那副落荒而逃的模样,裴元歌心中忍不住失笑,却又为他的体贴而感到窝心。

    等到她穿戴好衣衫,宇泓墨也已经出来,冲了个凉水澡出来的他看起来神清气爽。裴元歌走过去,想要为他穿戴衣裳,却被宇泓墨按住,道:“你先歇着,我自己动手就好。这是看在新婚,我体贴你,以后你就是想退掉帮我穿戴衣裳的事儿都不行!”说着,已经快速地将旁边黑红相间的皇子正装穿上。

    等到两人都穿戴好,裴元歌便叫紫苑等人进来伺候梳洗。

    因为春阳宫原本没有宫女伺候,而暗卫显然不适合进入新房,紫苑端了水给裴元歌洗脸,木樨帮忙梳头,楚葵则到床边整理床褥。见宇泓墨身边孤零零的无人伺候,青黛觉得有些不好看,便端水过去,想要伺候他数息,却被宇泓墨摆手拒绝,笑着道:“不必了,把水放在那里,我自己来就好。”

    或许是因为从前的经历,他不喜欢不熟悉的人近身。

    在军营的三年,更养成他凡事自己动手的习惯。

    因为是新婚,待会儿又要敬茶,因此木樨便梳了比较端庄华贵的百花髻,经过裴元歌点头后,挑选了一套碎玉兰花头饰簪在发髻上,正中央则戴着一枚四尾羽凤凰吐珠簪,温润的珍珠垂坠而下,滴在裴元歌的额头,柔润的珠光更衬得她面色滑腻,眉目如画,身着大红色绣鸢尾花的盛装,容姿端华,妩媚而又高贵。

    两人梳妆完毕,便由宇泓墨引着裴元歌到玉龙宫去敬茶。

    两人来得较早,皇帝还未下朝,便现在偏殿候着。

    等到皇帝回来,听说裴元歌和宇泓墨一大早便到玉龙宫来敬茶,心中觉得很满意。正巧柳贵妃等人也按时到来,等他们做好后,皇帝边让张德海唤裴元歌等人进来。

    众人便看到身着黑红正装,发束玉冠的宇泓墨和身着大红色衣衫的裴元歌缓缓进来,男子俊美,女子清丽,既然不曾对视,不曾有过只言片语,但周身就是莫名地萦绕着一种恩爱缱绻的氛围。尤其想到昨晚新房的事端,宇泓墨对裴元歌的维护,更是令在场的女子羡煞。

    早有人在皇帝前面铺好团垫,裴元歌上前跪下,从旁边太监手中接过托盘,恭恭敬敬地奉上,柔声道:“儿媳请父皇用茶!”

    看着眼前改梳妇人发髻,从里到外都透着新婚娇媚的元歌,这样跪在他的面前,唤他“父皇”,皇帝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难言的酸楚和欣慰,以及担忧,恍惚间似乎又想起许久许久之前那个娇嫩的婴孩,那时候他就在想,等到永和长大,一定要为她挑个天底下最好的夫婿,可是后来却……。不要说为永和挑选夫婿,连听她喊声“父亲”的机会都没有。

    他曾经将裴元歌当做永和的替身来看待,但最后却还是清楚地分辨出裴元歌,再也不曾弄混过。

    但现在,听到元歌唤他“父皇”,皇帝心中却破天荒地涌现出一丝慈爱,竟觉得眼睛有些模糊,轻轻咳嗽一声作为掩饰,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放在旁边的茶几上,亲手取饼备好的描金漆盒,放在裴元歌的托盘中。端详了片刻,皇帝点点头,温和地道:“在关州养了三年,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没想到皇帝会说这样的话,裴元歌有些讶异地抬头。

    迎上皇帝深沉中带着浅浅慈爱的眼眸,裴元歌忽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眸中掠过一丝光泽,随即低下头去,温声道:“谢父皇挂念!”

    紧接着是给元德皇后的空位敬茶,依然由皇帝代为送上赏礼。

    接下来是柳贵妃。

    昨晚那场流转虹的是非,绝对是柳贵妃安排的,原本想要她在大婚当日便颜面扫地,最后却弄巧成拙,非但成全了裴元歌的体面,反而将柳贵妃亲手扶持起来的婉妃给拔掉了,想必柳贵妃此刻对她是恨之入骨吧?却偏偏还要摆出慈母的面容。想到这里,裴元歌心头反而涌起了一股快意,毫不迟疑地跪下。

    “请母妃用茶!”裴元歌的声音中甚至还带着一丝甜意。

    柳贵妃当然听得出那丝甜意背后的嘲讽和讥笑,心中暗自恼怒,但脸上却依然温和慈爱。

    从裴元歌进门开始,看到她行动间些微的滞涩,虽然心中早就料到宇泓墨和裴元歌昨晚必定圆房,柳贵妃心中仍然觉得不快。原因无他,宇泓烨新婚之夜宿在晨芳阁,这件事固然没有传扬出去,但次日李纤柔敬茶时行动无碍的模样,有经验的妇人一看便知道宇泓烨和李纤柔并未圆房。

    柳贵妃简直不知道宇泓烨在想什么,明明是他要娶李纤柔,娶过来却不圆房?

    虽然后来在她的施压下,宇泓烨随后与李纤柔圆房,但这件事在众人的心照不宣中,却仍然是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宇泓墨的大婚和宇泓烨的大婚离得如此之近,又都是皇子,难免会被人们拿来比较。裴元歌的嫁妆丰厚,嫁衣巧夺天工,容貌才华都远胜李纤柔,又在新婚之夜便圆房,竟是让宇泓墨的大婚把烨儿压得丝毫都翻不了身,精心设计的盘算丝毫没能影响到宇泓墨和裴元歌的这种风头,还搭进去一个婉妃……。

    而刚才,皇帝竟然是亲手将赏礼放到裴元歌的茶托上。

    当初无论杜若兰,还是李纤柔,敬茶的时候,柳贵妃记得清清楚楚,都是张德海代皇帝交给皇子妃的,偏偏裴元歌却是例外,这分明是在说,皇帝对这个儿媳妇格外看重,远超杜若兰和李纤柔。

    还有皇帝旁边的空位……。

    自从皇帝追封元德皇后之后,无论任何大事,他身边的位置都是空着,而她虽然身为贵妃,有掌宫之权,确确实实是后宫最尊贵的女人,却偏偏要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元德皇后压一头……。

    种种的事端交织在一起,即便柳贵妃素日再稳重精明,也难免有些心绪烦乱。

    如今被裴元歌这种暗藏的嘲讽一激,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柳贵妃便忍不住想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也免得裴元歌太得意,当即笑着端过茶,同样轻啜一口,却不用周嬷嬷,将赏礼放在了裴元歌的茶托中,十分欣慰地道:“好,你和墨儿终于大婚,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本宫也就安心了。从今晚后要好好服侍墨儿,打理春阳宫,早日为墨儿开枝散叶!”

    她不用周嬷嬷,却亲手将赏礼放在裴元歌茶托中,自然是表述对裴元歌的看重和喜爱。

    而这番话又说得格外慈爱欣慰,就好像一个母亲,终于看到儿子成家时的复杂情绪,言辞间也似乎都是在为宇泓墨和裴元歌好,任谁听了,都觉得柳贵妃对宇泓墨这个养子情意深重。

    但裴元歌却敏锐地听出其中的不对。

    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句话虽然美好,但在此时此刻,在新媳敬茶的场合,从婆婆嘴里说出,若是关系和睦,情形简单的家庭里,或许还可以当做是慈爱欣慰之语,但在皇宫这种人人七窍心思的地方,从柳贵妃嘴里说出,看似慈爱,却阴毒无比。有情人终成眷属?谁和谁是有情人?这和当众说她跟泓墨有私情又有什么区别?

    若是她受了这番话,传扬出去,谁知道会变成怎样不堪的谣言?

    但柳贵妃用这样的口吻说出,若是她较真起来,真将里面的含义说清楚,柳贵妃稍加挑拨,反倒显得她做贼心虚,柳贵妃原本没有这样的意思,反倒被她听出这样的意思,而且也显得她嚣张跋扈,新妇敬茶之时,居然揪着柳贵妃话语中的疏漏不放,毕竟她是新妇,柳贵妃是名义上的婆母,不能太过。

    就在这时,旁边已经传来宇泓墨的话语声。

    “母妃,您就算要打趣儿臣,也得看看场合才是。”宇泓墨笑吟吟地开口,上前挽住柳贵妃胳膊,不依道,“没错,三年前的秋猎,看到元歌为了岳父大人那般拼命,几乎连命都不要,儿臣的确很受震撼,这才出手相救,又百般恳求父皇和母妃,才求得这道赐婚的旨意。可那都是儿臣的私心,元歌什么都不知道,您这样说,还不弄得她一头雾水?知道的人知道您是在打趣儿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儿臣和元歌早在婚前就闹出什么事情,这才成婚呢!”

    看起来似乎是在跟柳贵妃撒娇,却是接这机会将他和元歌的事情圆了。

    三年前秋猎上,裴元歌舍身赛马,赢得在场许多武将的钦慕,早在武将之中交相传诵,宇泓墨说他因为被元歌震撼才出手相救,确实合情合理。若是宇泓墨由此心生爱慕,百般求恳求得赐婚之意,却是完全合乎礼仪的举动。而裴元歌事先毫不知情,却是全然的清白,彻底被摘了出去。

    而最后一句话更是点出了柳贵妃的险恶用心,皇帝便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柳贵妃。

    “原本妹妹还在奇怪,九皇嫂明明身在关州,怎么九皇兄的婚事会赐在她的身上,原来中间还有这么一段缘由。不过倒是也,九皇嫂当时的行为的确很让人震动,连妹妹也都记得那一刻,难怪九皇兄会心生爱慕。六皇嫂,七皇嫂,当时你们也在场,想必也都记得吧?”宇绾烟娇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新妇敬茶,等于是在夫家认亲,她这个出嫁的公主自然也要回宫参加。

    杜若兰和李纤柔也参加了那场秋猎,当即都点了点头。

    宇绾烟这一接一转,和杜若兰李纤柔共同坐实了宇泓墨的话语,敲定了裴元歌的清白。

    当初也是叛乱,太后是因为孝道在,被皇帝格外赦免,但华妃却也逃过一劫,只是被打入冷宫,却保得性命。宇绾烟知道,虽然说华妃早就被叶氏抛弃,更加没有参与叛乱,但若没有人在父皇面前求情,以父皇的冷情,母妃的失宠,又怎么可能劫后余生?而当时能够在父皇面前说得上话,又肯为母妃说话的人,除了裴元歌,再也不可能有别人。

    当初她将绝育药的事情告诉裴元歌,裴元歌曾经说过,将来如果有机会,会拉华妃一把。

    裴元歌兑现了她的诺言!

    虽然现在华妃被打入冷宫,但只要保得性命,宇绾烟还是有机会将她接出宫去安置的。而华妃,也是宇绾烟如今最挂念的人,裴元歌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救了华妃一名,宇绾烟自然记在心中,现在察觉到柳贵妃不怀好意,便开口为裴元歌解围。

    裴元歌适时露出一抹惊讶,随即讶异而感动的看了眼宇泓墨,然后又低下头去,表现得恰如其分。

    柳贵妃心头一滞,几乎涌出汗意。

    原本以为这样的话语十分隐秘,裴元歌正值趾高气昂之时,未必能够发现,只要传扬出去,就能让事情变个味儿。而就算裴元歌发现了,质问起来,柳贵妃也可以推说是口误,甚至给裴元歌赔礼道歉,毕竟裴元歌是新妇,她是名义上的婆母,传扬出去,也能给裴元歌按个嚣张跋扈,不孝的罪名。

    但现在事情被宇泓墨这样一打岔,却是彻底打碎了她的如意算盘。

    人家裴元歌为父舍身相拼,那是大孝的行径,而且婚事毫不之情,清白端庄得很;宇泓墨爱慕这样的小女,因而求娶,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就算传扬出去,也没有丝毫违背礼仪的地方,说不定反而能够成就一段真正的佳话!

    而那句话更是会让皇帝起疑心,认为她在故意羞辱裴元歌。

    而她却绝不能在皇帝面前表现出这样的意图,只能顺着宇泓墨的话语说下去。柳贵妃想着,强忍着慌乱,笑着道:“怎么?被本宫揭了你的短,不好意思了?”“母妃您不知道,这事儿儿臣还没来得及跟元歌说,原本想找个恰当的时机告诉元歌,让她好好感动感动呢,这下全被母妃您破坏了,哪里还会有惊喜?母妃您要怎么陪儿臣?”宇泓墨故作不满地道,也是借机再次告诉场上的人,他对裴元歌的看重,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你这孩子,都娶妻了,还撒娇呢!”柳贵妃温和地道。

    宇泓墨却不肯就此罢休,仍然坚持道:“儿臣哪里撒娇了?儿臣是说正经的,若是儿臣找个氛围好的机会告诉元歌,让她知道儿臣对她早就心生爱慕,她该有多感动?现在可什么都没了,母妃您非得赔儿臣不可!嗯,儿臣记得母妃有套流彩尖晶头首饰,不如拿出来作为补偿赏给元歌,也算替儿臣全个体面!”

    说着,眼眸中波光潋滟,灼灼地看着柳贵妃,笑意宛然。

    流彩尖晶本就难得,随便嵌支金钗都能卖出上万两的高价,何况是一整套的首饰?这还是藩国进贡的贡品,柳贵妃晋封贵妃时,作为赏赐从皇帝那里得来的,就连柳贵妃都珍爱异常,不舍得佩戴。宇泓墨这是看准了时机,硬生生想要敲柳贵妃的竹杠!

    看到泓墨那副模样,裴元歌不禁想起他在码头敲李树杰竹杠时的模样,心中暗笑。

    三年不见,这家伙似乎变成了抢匪,处处敲竹杠!

    “九殿下快别闹了,那流彩尖晶首饰何等珍贵,母妃定然珍爱异常,怎好夺人所爱?”裴元歌忍着笑道,“母妃,您别理会九殿下胡闹!您是母妃,儿媳是晚辈,雷霆雨露,俱是恩德,儿媳自然该领受,哪能因此就让母妃补偿?再说,敬茶的赏礼您已经给了,儿媳万不敢再担当母妃这样贵重的赏赐!”

    表面上话语恭谦,显得对柳贵妃十分恭顺,却是和宇泓墨一唱一和,在皇帝面前大敲柳贵妃竹杠。

    为了遮掩方才的失言,柳贵妃必然会将这套首饰赏赐给她,以示方才的话语并无恶意,以免引起皇帝的疑心。

    反正和柳贵妃必然是要翻脸的,她也不必客气,只要能顾住面子,让人挑不出刺来,自然尽量能折腾柳贵妃就折腾柳贵妃,就算让她出血心痛也是好的,免得以为她可以随意揉捏!

    两人话语已经说到这份上,柳贵妃再也无法推脱,也不敢推脱。

    “周嬷嬷,去将我那套流彩尖晶的首饰取出来,赏给九皇子妃!”柳贵妃心中自然肉痛,但是她也很清楚,眼下大局重要,她绝不能让皇帝察觉到她对宇泓墨的恶意,对裴元歌的故意挑刺,否则情形对她会很不利。舍却一套首饰,换来皇帝的信任和安心,还算值得。

    想到这里,柳贵妃又觉得有些心酸,之前看着宇泓墨装疯卖傻折腾皇后等人,心中自然觉得快意,但今日,居然轮到她来领教宇泓墨话语中的锋芒,真是……。彼一时,此一时!

    “难怪人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墨儿你娶了亲之后,就只顾得向着你媳妇了!”

    最后,柳贵妃仍然忍不住半开玩笑半带讥讽地道。

    宇泓墨只当做没听见,笑嘻嘻地瞧着柳贵妃只管笑。至于裴元歌,在她遇到困境的时候,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必递过去,泓墨便自动自发地为她解决问题,又轻轻松松得了一套流彩尖晶的首饰,她心中满意得很,正好表现她身为新妇的温良恭顺,只是柔顺地笑着,并不接话。

    宁王叛乱早就被镇压,皇帝又是嗣子,自然没有兄弟,因此长辈就只有他和柳贵妃。

    接下来是平辈中排行最高的六皇子宇泓瀚和六皇子杜若兰。

    因为是平辈,裴元歌不必下跪,只要福身便可,端起茶托道:“请六皇兄饮茶!”

    宇泓瀚和宇泓墨暗地里早已经结盟,这些年受到宇泓墨不少的指点和帮助,而且裴元歌对他也有救命之恩,神情十分温和,端过茶杯喝了一口,将赏礼放在了茶托上。

    六皇子妃杜若兰和裴元歌是旧识,因为温逸兰的原因,关系也还算融洽,如今又成了妯娌,宇泓瀚和宇泓墨交好,自然不会留难,善意地向裴元歌笑了笑,取饼茶杯喝茶,也将赏礼放在了茶托上,却笑着打趣道:“我嫁进来一年来,只见过九皇弟冷冰冰不理人的时候,没想到百炼钢也有化作绕指柔的时候,若是传出去,定然能惊掉一群人的下巴,九弟妹好福气!”

    知道她是善意,裴元歌面色微红,垂首笑语:“六皇嫂说笑了!”

    从裴元歌刚进殿门,她就察觉到有一道锐利而灼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无论她给谁敬茶,都能察觉到背后那道如同芒刺在背的目光。而现在,她终于走到这道目光的主人面前,微微屈膝,伸手举高茶托,冷静而清晰地道:“七皇兄请饮茶!”

    轮到给七皇子宇泓烨敬茶了!

    看到宇泓烨那沉沉的目光,柳贵妃的心蓦然揪了起来,以烨儿的性子,又对裴元歌那般执着,这孩子不会傻得当众闹出什么事端吧?毕竟皇帝在这里,而他的新婚妻子李纤柔也在旁边坐着呢!

    ------题外话------

    如果大家觉得墨墨竹杠敲得好,就投个票吧~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