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44章 洞房花烛

重生之嫡女无双 244章 洞房花烛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婉妃此言一出,新房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在场年轻的人不知道也就罢了,但这其中也有皇室宗族的老人,过去碍于太后和叶氏,加上年岁久远,渐渐淡忘了元太子妃景芫。但三年前,叶氏倒台后,皇帝第一个举动就是追封元太子妃景芫为元德皇后,景芫之女为天心公主,将叶氏倒台和追封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再回想起当年景芫和永德王府的旧事,对于当年的真相也就有所了悟。

    时隔三十年,叶氏覆灭,追封景芫,可见皇帝对这位元太子妃的感情之深。

    如今照婉妃所说,这位九皇子妃新婚居然犯忌讳犯到元德皇后身上,若是传到皇帝耳中,只怕这位九皇子妃还没有进皇室宗谱,就先要下堂了吧?

    众人的目光都向裴元歌望去,而端坐在红帐内的裴元歌却默然不语。

    “裴四小姐怎么不说话?”婉妃见她沉默,更加得意,“想必你也无话可说吧?虽然说斗嫁衣事关重大,但再怎么说,裴四小姐也不该为了让嫁衣好看,就违制使用元后衣冠上才能用的丝线。若是传扬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九殿下?裴四小姐素来聪慧,怎么连这点分寸都没有?”

    “照规矩,九殿下未曾挑帕之前,我不该说话,但婉妃娘娘的话却牵扯到了九殿下,我若再不言语,便要连累九殿下,裴元歌不得已破了这个规矩,请在场诸位为我明证!”清冷如山泉般的声音从大红的喜帕下传出,平静而端庄,“我想要问问婉妃娘娘,您何以断定我嫁衣裳所用的丝线是流转虹?”

    六皇子妃杜若兰稍加思索,便道:“元歌妹妹说的是,新嫁娘这时候哪能说话?婉妃娘娘若是因此责怪元歌妹妹,那可就真是错怪她了!”口称“元歌妹妹”,又点出婉妃的失礼之处,显然是站在了裴元歌这边。

    七皇子妃李纤柔则是百感交集,想到自己新婚之夜所收的屈辱,她忽然间也很想有人和她同样悲剧。

    但她也明白,她现在绝不能和裴元歌出现裂缝,当即也道:“元歌妹妹不必担心,我们都可以为你作证。”

    没想到杜若兰和李纤柔居然站在裴元歌这边,尤其是李纤柔,她不是七殿下的正妃吗?婉妃有些费解,但仍然冷笑道:“好,既然裴四小姐开口了,本宫倒是要问一问,你若不是用了流转虹的丝线,为何在大红色的嫁衣裳,凤凰的丹顶和朱羽仍然能够如此鲜亮?”

    “原来如此,婉妃娘娘误会了。”裴元歌不急不躁地道,“我的确未用流转虹的丝线,至于这丹顶和朱羽能够如此鲜亮,是因为我用了特殊的刺绣技法。只是这种技法并不流传,婉妃娘娘或许不曾听过,以至于有此误会。”

    婉妃咄咄逼人地追问道:“那是什么技法?”

    “请婉妃娘娘见谅,这种技法是不传之意,我在学习时曾经答应过授我此等技法的师傅,绝不会外传。但我千真万确是用特殊的技法而绣出这种效果,并非是用违制的流转虹丝线,婉妃娘娘千万不要误会了。”裴元歌仍然平静地道,“再说,如婉妃娘娘所言,这流转虹的丝线只有元后的衣冠上才能使用,民间自然不会流通,我又能够从哪里弄来流转虹的丝线呢?”

    果真是伶牙俐齿,巧言善变!

    “明人不做暗事,裴四小姐怎么敢做不敢当?裴四小姐在馨秀宫学习宫规时,宫女皓雪曾经告诉裴四小姐,用流转虹的丝线在嫁衣裳绣丹顶和朱羽,颜色会格外鲜亮,耀人眼目,等到斗嫁衣的时候必定能够大放异彩。”

    婉妃冷笑着道,“不过她也告诉裴四小姐,这种丝线只有元后的衣冠上才能使用。但裴四小姐却为了在斗嫁衣时能够大出风头,要求齐嬷嬷给你这种丝线。裴四小姐不知道吧?齐嬷嬷从内库为你和七皇子妃索要的丝线,内库都有记录,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裴四小姐索要了流转虹,你以为你还能够抵赖?”

    裴元歌要的就是婉妃的这些话!

    “哦?这么说,是齐嬷嬷为我从内库索要的流转虹丝线?”裴元歌慢吞吞地道。

    婉妃不假思索地道:“当然,内库登记簿上写得清清楚楚!”

    听到婉妃的话语,或许还有人在惊讶裴元歌的大胆,但脑筋灵活的人却已经反应过来,这场流转虹丝线的事情,八成另有内幕。

    “这就奇怪了!我和李小姐,啊,应该是七皇子妃在馨秀宫学习宫规,就是要熟知各种宫规礼仪,以免出现差错。而齐嬷嬷的责任正是负责教导宫规,为何我索要流转虹丝线,齐嬷嬷居然就应允了?而内库居然也就取了出来?”裴元歌的声音仍然平静清淡,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难道说,齐嬷嬷居然不知道流转虹丝线是只有元后的衣冠上才能用的吗?而负责登记内库事物的官员,难道也不知道流转虹丝线的尊贵之处,居然就这般随意地交给婉妃娘娘身边的嬷嬷?”

    若是齐嬷嬷连这点都不知道,她又有什么资格教导裴元歌和李纤柔宫规?

    而内库的人居然轻易就流转虹交给齐嬷嬷,又特意点明了齐嬷嬷是婉妃身边的人,将只有元后才能使用的丝线,交给婉妃宫中的人,这却是将祸水引向了婉妃,暗指她有觊觎皇后之位的意思,对元后大不敬!

    方才婉妃拿这点来攻讦裴元歌和宇泓墨,这会儿裴元歌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因为太过急切想要坐实裴元歌的罪名,讨好柳贵妃,婉妃说那些话时,便有些不假思索,现在被裴元歌这么一问,才察觉到自己竟然把自己绕了进去,心中顿时慌乱起来,忙道:“毕竟这条规矩已经久远了,齐嬷嬷和内库的官员一时忘了也是有的。”

    就算承认齐嬷嬷和内库官员有疏失,婉妃也不能把不敬元后这个罪名兜在自己头上。

    “如果说连教导宫规的齐嬷嬷,和看守内库的官员都不知道流转虹的珍贵之处,不知道这其中违禁的地方,婉妃娘娘却以此来要求我一个向齐嬷嬷学习规矩的人,不觉得荒谬吗?”知道这时候婉妃已经慌了手脚,裴元歌淡淡地道。

    原本还有些担心,不知道柳贵妃设计了怎样精妙的陷阱,没想到居然派这么一个人来引爆。

    还没怎么交锋,婉妃就先把自己绕了进去,这会儿更是前言不搭后语,混乱异常。

    虽然听齐嬷嬷说过裴元歌为人精明,但婉妃打听裴元歌的过往,认为裴元歌不过是当初因为太后而得宠,后来因为太后而被迁怒的小小女孩,压根就没把她放在心上。这会儿真正对上了,才察觉到她的难缠!婉妃只觉得心头一片混乱,忽然道:“齐嬷嬷虽然忘记了,但是皓雪在向你提起流转虹时,曾经清楚的告诉你,这是只有元后才能用的丝线。”

    这样一来,齐嬷嬷和内库官员忘了这条规矩,是无心的,而裴元歌明知道流转虹是元后才能够使用的丝线,却还是执意要用在嫁衣上,却是存心冒犯。有心和无心,这中间的差别可就大了,尤其裴元歌不过是个触怒皇上的女子,而她则是皇上的宠妃,又有柳贵妃照料,怎可同日而语?

    对,就是这样!

    婉妃像是突然又抓住了救命稻草,厉声道:“皓雪提醒过你,以为你不会这样做,就没放在心上。谁知道今晚看到你的嫁衣,才知道你居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就急忙来禀告本宫。如果你还想狡辩的话,本宫可以让皓雪来跟你对峙!”

    说着,对身边的宫女道:“霜降,去把皓雪叫过来,跟裴元歌当面对质!”

    霜降应了一声,不等裴元歌开口,便匆忙离去。

    不一会儿将皓雪带了过来。皓雪才进来,便跪倒在地,按照婉妃的意思将话语重复了一遍。

    “这是怎么回事?新房热闹的情形本殿下见得多了,还从来没有见到有人把新房当做刑部公堂来用的!”就在这时,慵懒而散漫的声音从们便传来,宇泓墨身着大红色滚黑边的皇子正装,发束金冠,簪着一颗大红色的缨绒,更衬得他肤色雪白,在盈盈的烛火下,容颜魅惑如妖,“最令本殿下惊讶的是,这居然是在本殿下的新房里,而被审问的是本殿下今日明媒正娶的皇子妃!”

    宇泓墨边说便走了进来,环视四周众人:“谁能告诉本殿下,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看到谁,谁就忍不住心头微微一颤,说不清楚究竟是被那潋滟的眸光魅惑了,还是被那暗藏的冰寒震慑到了,只是觉得心头下意识的有些畏缩,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九殿下,这样的时辰,妾身原本不该开口。但是婉妃娘娘咄咄逼人,口口声声说妾身嫁衣违制,用了只有元后才能够使用的丝线,还牵扯到九殿下身上,妾身这才不得已开口,还请九殿下恕罪!”见众人都不开口,裴元歌便开口道,声音恭敬,甚至还要起身向宇泓墨行礼。

    两人私底下相处,怎样肆无忌惮都没有关系,但这种场合,她还是摆足了恭谦的模样,以免传出什么不利于宇泓墨的流言蜚语。

    “元歌,给本殿下坐下!”见她有起身的趋势,宇泓墨立刻不悦地道,“本殿下还未挑喜帕,你就该规规矩矩地坐着,等着本殿下,就算有猫儿狗儿来闹,你又何必跟畜生一般计较?使个人告诉本殿下一声,本殿下自然会处理,元歌你素来识大体,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话语虽然是在呵斥裴元歌不懂规矩,但却是暗自讽刺婉妃,同时表明了要为裴元歌撑腰的意思,全是宠溺和维护。

    这一点,在场众人谁听不出来?

    看来,无论这位裴四小姐如何,至少九殿下是十分看重她的,这让在场众人不得不重新考虑对待裴元歌的态度。

    李纤柔在旁边看着,心头越发苦涩,同样是婚事生波的女子,同样触怒了皇室,同样是大婚,前后相隔不过一月,但她和裴元歌的处境却是截然不同。她新婚之夜被七殿下丢下独守空闺,而九殿下却从迎亲到现在,为裴元歌做足了体面,这会儿又清清楚楚地表明要为裴元歌撑腰做主……。

    “妾身知错。”裴元歌柔婉地道,当即依足了宇泓墨的话语,再不开口。

    “既然元歌是本殿下的皇子妃,她若出了事端,自然该由本殿下出面,刚才是谁找元歌的麻烦?”宇泓墨也不急着挑喜帕,反而随意地往红帐上一坐,浅笑如花地看着众人,见众人的目光都朝婉妃看过去,便道,“本殿下还在奇怪,谁这么大胆子,敢在本殿下新婚大喜之日来寻晦气,原来是婉妃你!”说着,低头去看皓雪,“这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本殿下的新房之中?”

    见九殿下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皓雪急忙答话。

    “回禀九殿下,奴婢皓雪,是馨秀宫里的宫女,裴四小姐在馨秀宫学规矩的时候,是奴婢伺候的。当时,裴四小姐为了让嫁衣更好看,常常跟奴婢讨论。奴婢无意中说出流转虹丝线绣制嫁衣,会格外光彩夺目,但也告诉裴四小姐流转虹是只有元后才能够用的丝线。原本以为说过就算,没想到今晚看到裴四小姐的嫁衣,居然还是用了流转虹,奴婢深觉不妥,就去禀告婉妃娘娘,因此婉妃娘娘带奴婢来和裴四小姐对峙!”

    “哦,原来如此!”宇泓墨笑吟吟地道。

    见九殿下话语中似乎并无怒气,再触到九殿下那俊美不似人间气象的容颜,皓雪心头乱跳,忍不住又道:“九殿下——”

    话音未落,便见宇泓墨突然抬脚,狠狠地踹在皓雪身上。

    宇泓墨的力道何等之大,皓雪娇弱女子,哪里禁受得起,当即被他踹得飞身而起,狠狠地撞在了新房的墙上,又“哐当”一声掉落下来,早就昏迷过去,死活不知。

    “不错,这新房建得很结实,没留半点痕迹,本殿下很高兴!”宇泓墨漫不经心地道,扬高声音道,“寒髓,传本殿下的旨意,就说本殿下很满意督造新房的官员,拿一百两黄金赏了他!”

    窗外有人应声离开。

    宇泓墨再不理会昏迷倒地的皓雪,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去看婉妃,笑吟吟地道:“婉妃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刚才他就是这样言笑晏晏地将皓雪踹得生死不明,转眼间又用这样的笑容看着婉妃。婉妃看看地上的皓雪,再看看九殿下那妖魅的容颜,趁着那颠倒众生的笑容,似乎传说中的魔魅,举手投足便能取人性命……。婉妃越看越觉得害怕,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牙关咯咯直响,哪里说得出半句话来?

    这个九殿下,未免太……。太……

    “婉妃不说话,是承认你在污蔑本殿下的皇子妃吗?”宇泓墨笑得云淡风轻。

    婉妃紧张地咽下几口唾液,却对缓解她恐惧的情绪丝毫无益,心头有着几千几万句话想要辩解,却半点都说不出来。

    “既然如此,”宇泓墨稍顿,扬声道,“寒麟,去把母妃请过来!”

    不一会儿,柳贵妃便赶到春阳宫的新房,进门看到躺在地上死活不知的皓雪,眉头先紧皱起来,再看看被吓得浑身颤抖如秋风中落叶的婉妃,心中更觉得不妙,迎上宇泓墨笑吟吟的目光,皱眉道:“出什么事了?好好的新婚,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墨儿,这终究是你的新婚吉日,你也太胡闹了!”

    开口先训斥起宇泓墨来。

    宇泓墨却丝毫不介意,先向柳贵妃行了礼,随即摊手道:“母妃这可冤枉儿臣了,儿臣是真心想要好好地大婚的,就是有人偏偏要找儿臣的麻烦,不得已,只好请母妃走一趟了!不过,儿臣还没给元歌挑喜帕,按规矩,元歌就得老老实实地坐着,不能给母妃行礼,还请母妃恕罪!”

    “贵妃娘娘,您要为妾身做主啊!”

    看到柳贵妃,婉妃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终于说出话来,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她正想恶人先告状,宇泓墨却已经道:“紫苑,九皇子妃现在按规矩不能说话,你身为丫鬟,就该为自家主子着想,还要本殿下提醒吗?还不快出来向母妃禀告事情的缘由?”元歌身边的丫鬟,他见紫苑和楚葵的次数比较多,知道楚葵心思虽细,却不善言辞,便点了紫苑的名字。

    闻言,紫苑站出来,先向众人行礼,随即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

    听到婉妃和裴元歌的对话,柳贵妃心中暗恨,这个婉妃!

    她费尽心机想要让裴元歌在大婚上出丑,但也知道裴元歌心思机敏,不容易设计,好容易想到了流转虹。当时皇帝追封元德皇后时,她曾经无意中听到宫里的老嬷嬷说“难怪从来没在废后的衣装上看到流转虹,原来她压根就不是元后!”当时听得奇怪,回来向周嬷嬷询问,才知道流转虹还有这么一条规矩,只是年岁久远,已经少有人知。

    但正因为知道的人少,设计裴元歌才更方便。

    当初烨儿在叶氏做眼线时,曾经知道皇帝对裴元歌另眼相看的原因。时隔三十年,皇帝仍然追封元德皇后,还因此对裴元歌另眼相看,可见皇帝对元德皇后的看重。虽然说裴元歌和元德皇后容貌相似,但之前已经因为宇泓墨触怒皇帝,这次若是再犯忌讳犯到元德皇后身上,皇帝定然会无法容忍,到时候裴元歌自然要倒大霉。

    原本精妙的设计,没想到却栽在了婉妃这个蠢蛋身上。

    已经提醒她不要小看裴元歌,说话却还是这样没有脑子,居然就这么质问着把事情闹将开来,还被裴元歌抓到破绽,反而把她绕了进去。现在在场但凡有点脑子的人,只怕都已经看出来这是婉妃在设计裴元歌!柳贵妃心中暗恨,竭力思索着要如何补救现在的局面,才能既打击到裴元歌,又不会让火烧到她身上来。

    “原来是这样,那九皇子妃的嫁衣是否真的用了流转虹,婉妃,你可能确定?”

    先不追究这件事的是非对错,先坐实了裴元歌的确违制用了流转虹再说!只要坐实这点,就算牺牲了婉妃,就算最后裴元歌仍旧无碍,也会在皇帝心中埋下一根刺,这就足够了!

    “柳贵妃娘娘,妾身绝对确定,若不是流转虹,为何九皇子妃嫁衣上的丹顶和朱羽能够如此鲜亮?九皇子妃虽然口口声声说是刺绣技巧,却又言之不详,分明就是要想糊弄!”婉妃言之凿凿地道,神情无比肯定。若是真有技巧能够令嫁衣上的丹顶和朱羽如此鲜亮,早就会传扬开来,她如何会不知道?

    “是不是流转虹,不是婉妃一句话就能定论的吧?让人到内库取一卷流转虹的丝线,来和元歌嫁衣裳的图案对比,不就知道了吗?”宇泓墨开口道,也不理会柳贵妃的偏颇,反正有他在,柳贵妃想要轻轻将事情遮掩过去,绝对不可能。还是先将流转虹的事情定下来,再慢慢收拾这些人!

    见宇泓墨笃定的模样,柳贵妃心头顿时有了不祥的阴霾。

    难道说裴元歌真的没有用流转虹?

    “既然如此,就请贵妃娘娘命人取流转虹的丝线来对比!”婉妃却没想那么多,立刻道。

    事到如今,柳贵妃已经骑虎难下,只得命周嬷嬷到内库去取流转虹的丝线来做对比。

    周嬷嬷带着一卷如朱砂般鲜亮艳红的丝线过来,放在裴元歌的嫁衣前,仔细地比对着,忽然面色一变,尽避竭力掩饰,声音却还是有些微的颤抖:“启禀贵妃娘娘,九皇子妃嫁衣上的丝线并非流转虹。流转虹之所以能够在正红色的布料上仍然醒目,是因为染料特殊,遇到光线便会折射出特殊而鲜亮的光泽。九皇子妃嫁衣上丹顶和朱羽的丝线虽然也很鲜亮,但光泽与流转虹有些些微区别,凑近了看,颜色也稍有不同,虽然不知道为何能够在大红色的嫁衣裳如此鲜亮,但却是不是流转虹!”

    柳贵妃心中早有预感,闻言仍然觉得失望不已。

    而婉妃却已经是如雷轰顶,如果裴元歌嫁衣上的丝线根本就不是流转虹,那她今晚这一切岂不都成了笑话?现在证明裴元歌是清白的,那她岂不就是污蔑?而且还找来皓雪作证人,还把齐嬷嬷牵连进来……那可是九殿下的皇子妃,还是新婚吉日……婉妃看着地上的皓雪,想想九殿下方才的狠辣,心中更加恐惧,忽然扑到柳贵妃面前,嘶声道:“贵妃娘娘,妾身……妾身……”

    眼下的情形,竟然是想要辩解都无从辩解。

    宇泓墨则平静地起身,对着柳贵妃行了正礼,淡淡地道:“请母妃为儿臣主持公道!”

    并无半分声嘶力竭,也没有半点怒斥义愤,但就是这么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听在柳贵妃耳朵里却沉重无比。她是掌宫的人,又是宇泓墨的养母,眼下的事情请她处理再公道不过。她当然能够将这件事轻轻遮过,饶了婉妃,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大闹宇泓墨婚礼,污蔑裴元歌的婉妃轻轻揭过,别人会怎么说?

    尤其,皇帝本就疑心她和宇泓墨的关系,若是她做了如此明显的偏颇之事,皇帝会怎么想?

    若是皇帝将冷翠宫的嫌疑放在她身上,那后果不堪设想。

    宇泓墨他是故意的,明知道婉妃是受她的指使,明知道婉妃是她辛辛苦苦扶持起来的人,却故意当众做出这样的姿态,就是要她亲手斩断自己的臂膀。但眼下这种局面,她若不这样做,就会将自己搭进去……因此,纵然心痛婉妃这颗棋子就这样丢弃,柳贵妃却不得不这样做。

    “婉妃污蔑九皇子妃,大闹九皇子大婚,着褫夺封号,降为美人——”

    “母妃!”宇泓墨含笑打断她的话语,“如果母妃觉得婉妃是父皇的新宠,不好得罪的话,儿臣也不让母妃难做,自己去禀告父皇也就是了。婉妃污蔑皇子妃,搅乱皇子大婚,还攀折元德皇后,挑拨离间,其心可诛,应该废除封号,打入冷宫!若非今日是儿臣大喜之日,恐怕也不会这样轻轻地放过她!寒麟!”

    寒麟立刻在窗外应声道:“属下在!”

    “将我方才的话语转告父皇,请父皇意下!”宇泓墨吩咐道,看也不看柳贵妃。

    柳贵妃顿时气结,她是掌宫之人,后宫和命妇的事情本就该由她来处置,现在宇泓墨越过她,直接向皇帝请旨,岂不是当众在打她的脸?偏偏还说得如此好听,什么觉得婉妃是皇帝的新宠,不好得罪,他也不会让她这个母妃难做,倒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孝顺模样,任谁都无可指摘。

    偏寒麟也半刻也不曾停留,闻言便朝着玉龙宫的方向而去。

    没多大一会儿,寒麟便转回来,同行的还有皇帝的贴身太监张德海:“皇上说了,婉妃的行为着实不能饶恕,就照九殿下所言。除此之外,皇上听说流转虹的事情,笑着说竟然还有这样的规矩?俗话说得好,宝剑赠英雄,脂粉送美人,珍贵的丝线,自然就该交由刺绣高手,才算不枉费它的用处,因此着令废除此项规定,并且命奴才传旨,赐流转虹丝线八卷给九皇子妃!”

    说着,朝身后一点头,立刻有人捧着端盘,将流转虹丝线奉上。

    新房内的众人闻言,都不禁大吃一惊。婉妃是皇帝的新宠,九殿下如此狠绝的处置,皇帝能够答应已经很令人惊讶了,而这次事端,更是由流转虹引起,皇帝对元后的敬重再分明不过,居然会废除这项规定,而且转头就将流转虹丝线赐给九皇子妃?这分明就是给的九皇子妃的体面,在维护她!

    难道说,皇帝其实很看重这位九皇子妃?

    皇帝的旨意,九殿下的狠辣和维护,已经方才新皇子妃和婉妃对峙时所表露出来的聪慧灵巧,端庄大气,绝不容小觑!种种的种种,顿时让新房内的人都认真沉思起来。原本以为九皇子妃三年前触怒皇上,已经失宠,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位九皇子妃,分明炙手可热,绝不能得罪!

    这其中最惊讶的人,非柳贵妃莫属。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就算裴元歌和元德皇后容貌相似,让皇帝对她有份特殊的感情,但三年前,她为宇泓墨求情,触怒了皇帝;三年后宇泓墨又请旨赐婚,就算皇帝答应了,也应该对裴元歌很不满才对,怎么会为了这个就如此重惩婉妃,又如此给裴元歌体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妾身谢皇上隆恩!”裴元歌这时候不能再坐着,起身谢恩道。

    张德海笑眯眯地道:“若是皇上听到这话,定然会不高兴。九皇子妃怎么能还叫皇上呢?该改口称父皇了!”言语十分温和恭敬。

    张德海的态度,往往就代表了皇帝的态度,他对裴元歌这样客气,想必皇帝亦然。

    “妾身谢父皇隆恩!”裴元歌立刻改口道。

    张德海又说了几句恭喜的话语,就离开了。

    原本想要算计裴元歌,让她在大婚时颜面扫地,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让皇帝给了她这样的体面,落足了好处,而她这边,苦心扶持了一年多的婉妃,就这样废掉了,其余的嫔妃中并没有她的亲信,后宫的事情必然要麻烦起来……柳贵妃越想越不甘心就这样败北,总要想给玉红和裴元歌一点难堪,让他们不能太得意。

    转眼看到地上的皓雪,柳贵妃心中一动,开口道:“这个宫女是怎么回事?”

    哼,皓雪明明就是她安排在馨秀宫的人手,现在成这样,还有什么不分明的?宇泓墨心中冷笑,容色却潋滟生辉:“这个宫女连同婉妃污蔑元歌,因此儿臣给她一点教训!”

    “墨儿,不是本宫说你,就算这宫女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不足惜,但今晚毕竟是你大婚吉日,你这样鲁莽,岂不是触了霉头?就算看着元歌的份上,也不该如此行事!”柳贵妃满面慈爱,言语温和,似乎全然在为宇泓墨和裴元歌着想。

    “母妃放心,儿臣还想要和元歌白头偕老,怎么会为这么个宫女触霉头?您瞧瞧,她身上可没有半点伤痕,更加没有见红,而且您放心,她今晚在子时之前,绝对能活着,触不了儿臣的眉头!”宇泓墨笑吟吟地道,“这个馨秀宫的宫女说她看到元歌嫁衣有所不妥,居然不向掌宫的母妃您禀告,而是去找婉妃,真是太不像话了!进宫十多年,居然这样目无母妃,反而把新进宫,素日没有什么接触的婉妃当做正主,儿臣教训教训她,也是给母妃您出口气,好让别人都知道,后宫的事情还是要由母妃您做主,谁也不能越过您去!母妃,您说是不是?”

    柳贵妃顿时被他堵得哑口无言。

    而且,宇泓墨点明皓雪是馨秀宫的宫女,入宫十多年,和婉妃素来没有什么接触,分明就是暗指皓雪是她柳贵妃安排的人手……。柳贵妃心中一凛,皇帝是极为精明的人,若是有所怀疑的话……一时间也顾不得跟宇泓墨再置气,随口说了几句恭祝的话语,便心绪烦乱地离开了。

    就在这时,窗外的寒麟又道:“九殿下,前院的宾客到处找您呢!”

    “就说本殿下醉了,在新房歇下了!”宇泓墨随口应道,转而笑吟吟地看着新房内的命妇们,“怎么?诸位要留下来闹新房吗?”

    九殿下当着她们的面,就这样公然撒谎不去应付外面的宾客,显然是**一刻值千金,不想再跟外面的宾客折腾。这时候她们还不识趣地离开,若是打扰了九殿下新婚的兴致……。想到方才皓雪的下场,许多人心中都不寒而栗,立刻自觉地找借口离开,将**留给新婚的九殿下。

    无论如何,今晚的事情让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九殿下很护着这位新皇子妃,十分护着。

    想要动新皇子妃的人,都要掂量掂量九殿下的分量!

    等到众人散去,寒麟等人也将皓雪搬走,新房内只剩下宇泓墨和裴元歌二人。

    知道元歌身上有是非,而皇宫和皇室又是最爱攀高踩低的地方,因为宇泓墨早就准备找个筏子大大地折腾一场,让别人知道,他对元歌的重视,这样一来能够为元歌省掉很多麻烦!因此,抓住婉妃的这个空子,当着众人的面踹飞皓雪,震慑众人,随即又狠狠地处置了婉妃,如此狠辣铁血的手段,就是为了震慑众人,虽然不可能完全杜绝针对元歌的算计,但至少在算计元歌之前,都要先掂量掂量他宇泓墨的分量!

    而同时,也是在试探父皇的意思。

    如果父皇不同意他的处置,他会用尽百般手段达到目的,让人知道他对元歌的维护,不敢轻举妄动;而如果父皇同意了他的处置,那就是当众给元歌的体面,有他和父皇两人,别人自然不敢轻易元歌。现在看起来,他当初的猜测是正确的,三年前所谓元歌触怒父皇,应该是另有内情。

    这样一来,他就更放心了。

    现在,打发掉那些烦人的宾客,终于轮到他和元歌的洞房花烛夜了!宇泓墨想着,心跳猛然加速起来,取饼旁边备好的宝剑,倒转过来,用剑柄挑住喜帕,忽然间呼吸一滞,只觉得天地似乎在这片刻宁静起来,随即轻轻一挑,将那精致的喜帕挑了开来。

    喜帕悠悠落地,露出了裴元歌胜妆华艳的容颜。

    流转虹的事情,她早就猜出了柳贵妃的如意算盘。但是柳贵妃错算了一点,前世的裴元歌专营丝线刺绣,本身又是高手,连玉楼点翠这样艰涩的典故都知道出处,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流转虹的规矩?再者,平白无故的,馨秀宫伺候她的宫女正巧有人精擅刺绣,故意撩拨她用流转虹,那时候她就知道柳贵妃在打什么主意,立刻决定将计就计。

    倒不是她不介意大婚的顺利进行,但相比较而言,能够揭露柳贵妃的面目才最重要。

    今晚的事情,看似和柳贵妃无关,但馨秀宫和宫女皓雪,以及婉妃口口声声所说的内库记录,却已经很能说明问题。皇帝定然会起疑心,猜疑到有掌宫之权的柳贵妃身上。对于她和泓墨的以后来说,自然是有好处的,相比较而言,牺牲些许大婚的顺利,还是值得的。

    因为知道新房会出事端,因此在进入皇宫后,裴元歌就进入警戒状态。

    面对婉妃的指责,众人的目光,以及事态的发展,裴元歌一直是用一种非常冷静的态度来面对的,因此心态也十分沉静。但是听到宇泓墨那句“喝醉了,在新房歇下”的话语,又听到他出言赶众人离开,等到新房只剩下两人时,才终于恍觉今晚是她的新婚之夜,立刻就紧张起来。尤其在察觉到泓墨挑喜帕时那微微的一顿,更被他的情绪感染,一时间几乎连自己心跳的声音都能够听到。

    因此,当喜帕挑落后,宇泓墨看到的便是裴元歌不生娇羞的模样。

    盛装华艳的裴元歌,本就令宇泓墨感到惊艳,而元歌这种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更让他觉得心旌神摇,反正今晚是他的洞房花烛夜,也不必再克制什么。因此宇泓墨就顺从自己心意地朝着裴元歌俯下头去。

    察觉到泓墨气息的靠近,裴元歌心跳更加加快,下意识地想要躲闪。

    “元歌,别动!”宇泓墨在她耳边道,随即又再度靠了过去。

    这次裴元歌强忍着没有闪避,宇泓墨终于如愿以偿地吻到他渴望已久的红唇,那轻柔顺滑的触感,如同火石般,瞬间点燃他的欲焰,不自觉地想要渴求更多。温柔而充满独占意味的侵袭,撬开了她的牙关,彼此气息交融,追逐成戏。那甘甜柔软的滋味,如同毒瘾般,让宇泓墨贪恋不休。

    终于,元歌成为了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成为了他的元歌!

    “泓墨……。”裴元歌被宇泓墨这番深吻弄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声音破碎地喊道,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有种从来都没有过来的虚飘感,似乎置身远端,只想随着他就这样沉沦堕落。

    而这样软绵虚弱的声音,却宛如一种诱惑,诱使宇泓墨想要得到更多。

    摘掉沉重的凤冠,拔下元歌用来挽发的金簪,如丝缎般的青丝顿时披散而下,衬着裴元歌迷离的眼神,霞晕丛生的面颊,有着一种惊人的魅惑风情。而宇泓墨就立刻被这样的元歌魅惑了,轻轻地将她推到在床上,手指顺着她轮廓优美的面颊,朝着脖颈滑下去,渐渐滑入衣领。

    他的手指像是带着火焰,所到之处,裴元歌只觉得似乎连血液都燃烧起来。

    “泓墨……。别……好热……。难受……。”裴元歌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会如此轻易地被一个人控制住,完全无力抗拒他的**和挑逗,似乎只要是他,哪怕只是一个触碰,都会让她理智崩溃,只能随着感官的迷失,在他的抚摸下全然绽放,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翩跹起舞。

    她迷迷糊糊地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听到元歌说“难受”,宇泓墨微微一惊,从迷情中清醒过来,以为自己因为太过渴切而伤了元歌,但看到元歌的模样,就知道她只是无意识地说话,放心的同时,也感到了由衷的喜悦。原来,不是只有他在渴盼着接近元歌,对于他的靠近和亲热,元歌也同样会感觉到动情,这比什么都让他觉得开心。

    就如同他深深地爱着元歌一样,元歌对他也是一样!

    “元歌,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宇泓墨柔声道,却还是下意识地放柔了动作,左手探到元歌的腰间,轻柔地将腰带解开,慢慢地褪去了她的嫁衣。

    温热的肌肤触到微凉的空气,裴元歌终于稍微清醒了些许,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以及他深情的眼神,顿时又瞬间迷失在那双波光潋滟的眼眸中,好一会儿才察觉到自身的情况,顿时羞不可抑,想要遮掩却又无力挣扎,只能轻声喊道:“泓墨……。把蜡烛熄灭……。帐子掩上……。”

    “好。”知道元歌害羞,宇泓墨体贴地放下了绣着和合二仙的绣帐。

    但是他却并没有熄灭红烛,毕竟他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够取悦元歌,因此要靠着红烛透过帷幕的微光注意着元歌的情形,以便有不妥的时候能够及时察觉。他可是清楚地知道,从三年前开始,他就在渴盼着这一天,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伤到元歌。

    察觉到光线暗了许多,再加上宇泓墨的手依然在她的身上游走着,裴元歌并没有察觉到这点,很快又陷入了迷情的昏沉之中。

    红帐内两人浅浅的身影相互交叠,在充满着思念和爱恋的氛围中,终于融为一体。

    ……

    许久,帐内的两人才从迷情中清醒过来,想到方才元歌的不适,宇泓墨忍不住再次问道:“元歌,你有没有好点?是不是还很疼?”他已经竭尽全力地温柔了,但是那时候元歌的表情仍然显得很疼,吓得他手忙脚乱,心里恨不得将那本出售春宫图的店铺砸了稀巴烂。

    说什么疼一下就好了,简直是胡说八道,太不负责任了!

    好在后来元歌的表情缓和了些许,才让他微微放心,但仍旧觉得担忧。

    被他问到如此私密的问题,又是裴元歌眼下还是处在情形的状态,顿时满脸通红,有心想要避开这个尴尬的问题,但是看着泓墨那关切担忧的模样,分明是很在意她的情况,只能满面通红地点点头,轻声道:“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看到泓墨如释重负的模样,裴元歌突然又觉得满心温存。

    他是如此重视自己的感觉,不愿意她有丝毫的损伤和不适,天底下能有几个女子,有她这样的行云?

    想到这里,裴元歌将羞赧丢开些许,认真地再次点点头,道:“真的好多了。”

    宇泓墨终于放心,弯眉一笑。

    看着帐外红彤彤的烛火,裴元歌隐约想起了什么,却又抓不住:“等等,泓墨,我们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事情?”而且,应该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才对!

    “对偶,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宇泓墨喃喃道。

    两人目光忽然对视,都有些僵硬,随即异口同声地道:“我们没喝交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