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43章 大婚(下)

重生之嫡女无双 243章 大婚(下)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浅红色的销金帷帐,如锦缎般柔顺的青丝,浅红色的衣裙,更衬托出裴元歌如珍珠般柔白而泛着光泽的脸,微微侧身倚在雕花床壁上,容姿端华,如同一幅精心描绘出来的仕女画。浪客中文网只是她眼眸轻敛,纤细的柳眉微蹙,显然正在努力地思索着什么事情。

    宇泓墨潜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心中猛地一悸。

    似乎,每次元歌在皇宫里,都是这样一幅全神戒备的姿态。犹记得码头船边重逢时,元歌那种轻松舒适,似乎整个人都处在让她安心的环境中,可以恣意放松,显然,关州的三年,她过得很轻松适意,完全不需要像在皇宫时这样时时警戒,处处提防,每时每刻都要绷紧神经,半点都不能松懈。

    可是,现在因为他,元歌又陷身到这个漩涡中。

    看到元歌这副深思的模样,宇泓墨的心突然被攫住,然后紧紧地缩成一团,疼得翻山倒海。

    原本元歌可以过得安逸平静,不必如此辛苦,都是因为他!

    因为想得入神,裴元歌骤然抬头,正好迎上宇泓墨深沉的凝视,清楚地从那双潋滟的眼眸中看出了他心中的心疼,歉疚,以及微微的懊悔,甚至痛恨……。只是片刻,裴元歌便猜到了他的心思,微笑着起身,握住他的手,道:“泓墨,不必如此,真的。”

    宇泓墨浅浅一笑,道:“刚才在想什么?”

    他显然是要转移话题,但裴元歌却不想他就这样将这种情绪尘封。泓墨的心中已经有太多的伤痕和疼痛,没有人替他担当,只能尘封在心底默默承受,尤其是三年前王美人的身死,和柳贵妃的成仇!这种被深爱的人出卖陷害,陷入绝境的痛苦,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也明白,这种伤痛,不是任何抚慰的话语所能够弥补的,只能靠仇人的血泪才洗清。

    她的伤痛,随着父亲和母亲,以及泓墨还有章芸、裴元容和万关晓的下场,已经慢慢在愈合。

    可是,柳贵妃和宇泓烨仍然风光无限。

    迎着元歌那双似乎能够看到他心底的眼眸,宇泓墨顿了顿,低声道:“只是觉得你很辛苦。”

    而且,她原本可以不必如此辛苦的。

    “泓墨,我知道,这三年父亲在关州能够一帆风顺,固然有郑叔叔的原因,但是,你也在京城为他挡下了许多是非,甚至,我父亲身边有位得力的师爷,也是你千方百计找到,送到父亲身边的。宇泓烨贼心不死,可是这三年来,我过得平静安逸,是你替我挡住了他!”裴元歌柔声道,“泓墨,你失去了娘亲,和柳贵妃成仇,皇上疑心你,这三年里,你的处境难道不艰难吗?在这样的逆境中挣扎,本就辛苦,你却还要分出心力来关注我的事情,难道对你来说,这样就不辛苦了吗?”

    而且,这三年里,她甚至都没有跟他联系过。

    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犹疑,仍然全心全力地为她着想,为她尽力……

    “那不一样的!”宇泓墨断然道。

    对他来说,那并不是辛苦,甚至,那是他在这段最艰难最灰暗的岁月里,唯一的动力和阳光。

    他永远都记得,在那个弥漫着血色和血腥味的夜晚,他他几乎失去了所有,可是,元歌却仍然坚定地站在他身边,没有丝毫动摇,没有丝毫怀疑地为他奔走,为他求情,甚至因此触怒了父皇。元歌对他的心,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温暖,为了元歌,他愿意付出一切!

    “因为那是我,所以你愿意,对吗?”裴元歌微笑着,神情柔和。宇泓墨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就像你愿意为我,在身受重伤的时候挑战李明昊;愿意为了我在处境最困难的时候仍然替我遮挡风雨;愿意为我做那么多的事情一样,我也愿意为了你而面对皇宫的是非争斗,因为是为了泓墨你,所以我一点也不会觉得辛苦。”裴元歌面色微霞,难得地露出些许小女儿的腼腆,“而且,我知道,不管我遇到怎样的困境,不管我处在怎样万夫所指的境地,你永远都会站在我的身前,为我担当。所以,对我来说,你……。就像是我的神祇!所以,泓墨,你不要觉得我很辛苦,很委屈,其实我比任何女子都要幸运,因为,我能够遇到你!”

    宇泓墨看着这样的裴元歌,突然间说不出话来。

    明明他为她做的,都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她才真正为他甘愿付出所有,可是,她却说,她比任何女子都要幸运,因为能够遇到他!真是傻瓜,真是……天底下最傻最傻的傻瓜,也是他魂牵梦萦,深爱入骨髓的傻瓜!

    “元歌!”宇泓墨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声音中充满柔情。

    感觉到他那种由心而发的欢喜,裴元歌心中也如春水般温柔:“所以,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我好想以后天天有这样的想法,这样,元歌以后会天天跟我说刚才的那番话!”宇泓墨却笑了,“快,我现在很难过很难过,因为觉得连累了元歌,害得你这样辛苦。你快再把刚才的话说给我听!快说啦!”

    裴元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断然拒绝:“不要,说这种话很丢脸!”

    “怎么会呢?我喜欢听啊!元歌,再说一遍给我听啦!”宇泓墨却不死心地央求着,眼眸中带着一种孩子气的纯净和天真,出现在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上,格外地令人心动。任谁看到这样的宇泓墨,恐怕都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请求。

    尤其,被他那双波光潋滟的眸这样深深地凝视着,就更加无法抗拒了。

    “不要!泓墨,别闹了!”裴元歌软弱地拒绝道。开什么玩笑?刚才是看到泓墨那样的眼神,让她心疼,这才会突然说出这种大胆的话,他还不知足,居然还要她再说一次?有没有搞错?她又不像他那么厚脸皮,外加无赖!

    宇泓墨微微撅起嘴,显得很不满足,突然又道:“那说你喜欢我!”

    故意拖长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撩动人心的颤音,充满了奇异的魔力,似乎会让人的心跟着他的声音一道沦陷。

    哦,这个男人真是妖孽!裴元歌扶额,觉得很头痛。

    “元歌,说你喜欢我啦,我想听!”宇泓墨继续施展水磨工夫,非要听到他想听的话语不可。

    裴元歌努力坚定心思:“不要,你都没有说,我才不说!”

    “那我说一句,你说一句,这样公平吧!”宇泓墨立刻道,凤眸微弯,带着令人心动的波光潋滟,柔情款款地道,“元歌,我喜欢你!我说了,现在轮到你了!”

    话才出口,裴元歌就后悔了,这个人脸皮那么厚,第一次见面就敢说她不敢靠近,是担心离得太近会爱上他,这样厚脸皮的人,说句这样的话还不是跟喝水一样简单?这不,随口就来!裴元歌抱怨地想着,嘴角却止不住逸出一丝笑意:“你这样很没有诚意,太敷衍了吧!”

    敷衍?没有诚意?

    宇泓墨皱皱眉头,伸手将裴元歌的脸扳过来,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凝视她许久,这才缓缓地,一字一字地道:“元歌,我喜欢你!”裴元歌嘴角的笑意更深,却将头扭过去:“没听到!”

    “元歌,我喜欢你!”宇泓墨走到她头扭转的方向,直视着她的眼睛,道,“元歌,我喜欢你。你看我的眼睛,就该知道,我没有敷衍,我很有诚意的!”

    “有没有诚意,应该是别人来决定的吧?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有诚意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你根本就没有诚意!”裴元歌被他凝视得怦然心动,却故意道,转头又扭到了另外一边。

    这下宇泓墨也知道她是在逗他,可是,他喜欢被她逗啊!

    “元歌,我喜欢你!”宇泓墨继续追到另一边,看着她的眼睛道。

    裴元歌笑着,又将头扭到另外一边。

    “元歌,我喜欢你!”宇泓墨锲而不舍地追逐过去,笑吟吟地看着她的眼睛道。

    裴元歌再扭头,他再追过去……。

    每一次的追逐,他都会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一遍又一遍地道:“元歌,我喜欢你!”尽避说了那么多次,可是,他的眼神从来没有片刻的犹疑,神情也没有丝毫地玩笑,每一句“元歌,我喜欢你”都是那样的真诚,从他心底最深处涌出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耳边诉说……。

    裴元歌终于装不下去了,也凝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道:“泓墨,我喜欢你!”

    终于听到了想听的话,宇泓墨脸上顿时露出了如万千鲜花瞬间绽放般的笑容,眉眼弯弯:“元歌,我喜欢你!还有,我一共说了四十二句喜欢你,你才说了一句,还欠我四十一句,好孩子不赖帐,快还给我!”

    “不要,一句话说得太多遍,就不值钱了!”裴元歌笑着道,面颊如酡,眼睛却闪亮如星辰。

    闻言,宇泓墨顿时懊悔起来:“啊?那我刚才说了那么多遍,岂不是很亏?”

    裴元歌嫣然而笑,转开话题道:“好了,泓墨别闹了,我有事要问你呢!这三年我都在关州,对皇宫的情形不太了解。今天到长春宫去见柳贵妃,听她提到婉妃,应该是这三年里新进的嫔妃吧?除了她之外,还有其他得宠的嫔妃吗?你告诉你,也免得我两眼摸瞎。”

    这原本就是宇泓墨来见元歌的目的。

    皇宫的环境诡谲莫测,又有柳贵妃和宇泓烨在虎视眈眈,在这种情况下,清楚了解嫔妃之间的派系,亲疏,对元歌在皇宫的立足十分重要。尤其,宇泓墨绝不相信,宇泓烨会眼睁睁地看着元歌嫁给他,柳贵妃会看着元歌顺顺当当地成为九皇子妃,定然会从中作梗。

    因此,对元歌来说,这些情报就更加重要。

    现在听到元歌询问,宇泓墨虽然不舍刚才的氛围,却还是将心思转到正事上。

    “婉妃是户部员外郎徐前业的女儿,入宫一年半便爬到了妃位,极得圣宠。虽然说表面上她和柳贵妃关系疏淡,但我认为,柳贵妃是掌宫之人,手段又高明,如果没有她的暗中扶持,婉妃绝不可能上位如此迅速。除了婉妃外,这三年来新入宫受宠的还有莫昭仪,郑修容和谢充媛,都位列九嫔。”宇泓墨简单地介绍道。

    询问过这些人的身家背景后,裴元歌思索着道:“最近三年入宫的新人,似乎都家势普通。”

    如同婉妃是户部员外郎的女儿,莫昭仪等人的父亲官位也都在五六品左右。

    “我想,父皇应该是因为叶氏的教训,所以在刻意的控制外戚的势力,因此这这三年来,从来没有正三品以上的官员女儿入宫。而婉妃,莫昭仪等人升迁如此之快,应该也有父皇暗中扶持的结果,为的就是和柳贵妃抗衡。毕竟,随着柳贵妃掌宫,叶氏倒台,柳氏慢慢成为京城势力最大的世家,这不是父皇所愿意看到的!”宇泓墨分析道。

    裴元歌心中微喜:“这是不是意味着,皇上心中属意的太子人选,并非宇泓烨?”

    “照我的猜测,父皇应该还没有确定的人选。”宇泓墨沉吟着道,“我总是有种感觉,对于我和宇泓烨之间的恩怨,父皇并非没有察觉;而我和六皇兄结盟的事情,父皇也并非一无所知,但是,他就是装作不知道,而只是冷眼旁观我们兄弟明争暗斗。元歌,你听说过九犬一獒的故事吗?”

    裴元歌摇摇头,皱眉道:“那是什么?”

    “獒,是一种凶猛的狗,传说最勇猛善斗的獒,并不是野生的,而是人为训练出来的。将九只狗关在一间屋子里,不放任何食物,想要活下去,九只狗就只能相互争斗,彼此吞噬,最后活下来的那一只就是最好的獒。我总觉得,父皇挑选太子的方式,有点类似这个,让我们彼此争斗,他在旁观的过程中,选出心目中认为能够继承太子之位的人,而不会太掺杂个人的喜恶进去,除非触到了他的底线。”

    这些话,宇泓墨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唯独对元歌,他才能够毫无遮掩的坦诚相告。

    裴元歌认真地听着,脑海中飞快地思索着。

    或许是因为她的容貌酷似景芫,所以和皇帝的几次接触,总是皇帝颇为多情的一面,因此心中难免会有所偏颇。但是,她必须承认,而泓墨所说的,是她所不了解的皇帝的另外一面,冷漠,绝情,功利,这才是作为皇帝最真实的一面。

    内心的铭记,和处事的冷漠,交错成矛盾的个体,这才是真正的皇帝。

    她必须把握好这个度,不能偏颇。

    “如果说这样说的话,我就更加可以肯定,我和纤柔姐姐进宫学习宫规的事情绝对有蹊跷!”裴元歌分析道,“柳贵妃是个很精明的人,做事总会给自己留下后路,如果说是由她身边的周嬷嬷负责教导我宫规,而最后出了问题的话,周嬷嬷脱不了责任,她也会沾惹嫌疑,所以才会选择由表面上和她似乎没有任何关系的婉妃来下手,这样就算事发,她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宇泓墨点点头:“我听说这次教导宫规是由齐嬷嬷负责,心中就觉得有古怪。”

    “三年前我进宫的时候,曾经跟着太后娘娘身边的张嬷嬷学习宫规,所以,如果说想要教导我错误的宫规,借此让我出丑的话,可能不太大。”裴元歌深思着,忽然道,“不过,之前我和纤柔姐姐去拜见柳贵妃时,她曾经刻意提到斗嫁衣的事情,并且格外申明嫁衣的重要性,我觉得,或许她会在这上面做手脚!”

    斗嫁衣?

    身为皇室中人,宇泓墨当然知道斗嫁衣的重要性,眉头紧蹙。

    “放心了,既然猜到会有古怪,我当然会格外注意,不会让人做手脚的!”见宇泓墨眉头紧蹙的模样,裴元歌笑着道。

    知道元歌是个谨慎的人,宇泓墨稍稍放心:“不止是嫁衣,其余方面也要小心,毕竟,那也有可能是柳贵妃故布疑阵。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不管怎么样,有我呢!”虽然说大夏王朝史上有过因为嫁衣而被休弃的太子妃,但那也是因为当时的太子不敢出言维护,而元歌则不同,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站在元歌这边。

    “嗯!”裴元歌笑着点点头。

    “还有一件,除了柳贵妃之外……。”宇泓墨犹豫了下,还是道,“你也要小心李纤柔!”

    听到元歌喊李纤柔作“纤柔姐姐”,他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裴元歌微微一怔:“怎么了?”

    “我知道你和李纤柔是朋友,对于她的处境你很同情,但无论如何,她现在被赐婚给宇泓烨,以后就是宇泓烨的妻子,生死荣辱都系在宇泓烨的身上。也许你也希望能够通过李纤柔来与宇泓烨相抗衡。可是,元歌,李纤柔的个性又那般懦弱,无论才智身份地位还是意志力,都无法与宇泓烨相比。我担心她会承受不住宇泓烨的压力,和宇泓烨一道来害你!”宇泓墨犹豫了下,还是保留了些许话语。

    对于敌人,元歌可以狠绝,但对亲人和朋友,她的心思却都是软的。

    宇泓烨求娶元歌不成,转而求娶李纤柔,这中间若说没有蹊跷,宇泓墨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李阁老虽然没有参与叛逆,但毕竟曾与宇泓哲关系紧密,因而失爱于父皇,李纤柔本人又因为宇泓哲闹得满城风雨,众口铄金,十九岁都不曾许配亲事,她本人无论容貌还是才智都不突出,无论从哪方面说,李纤柔都不值得宇泓烨请旨赐婚。

    对宇泓烨来说,李纤柔唯一的价值,只怕就是,她是元歌的朋友!

    娶李纤柔,宇泓烨绝对是冲元歌来的!

    因为知道温逸兰和李纤柔是元歌的朋友,所以这三年来,宇泓墨也时不时地关注着两人,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也不介意帮两人一把,免得元歌在关州担心。

    温逸兰倒也罢了,温睦敛虽然不成器,但温夫人却是个品行刚直的人,又有温阁老的熏染,温逸兰个性本就耿直爽快,心底又善良,没有太多野心和心眼儿,再加上她现在的婚事也颇为美满平静,元歌有这样的朋友,对她也是好事,宇泓墨倒很乐观其成。

    但是,李纤柔则不然。

    被自己的亲妹妹抢了婚事,因而闹得满城风雨,再加上继母过世,耽搁三年,年介十九岁尚未婚配,李阁老和继室夫人自然不会对她有好声色,就连李府的下人也对她冷嘲热讽,刻薄鄙夷,若再无法许配亲事,为了李府其他小姐的清誉着想,李纤柔多半要被送入家庙,青灯古佛过一生。处在这样艰难低贱的环境中,突然一跃成为尊贵的七皇子妃,宇泓墨可不会相信,这只是李纤柔好运而已!

    天地下哪有这样凑巧的事情?

    宇泓烨对裴元歌觊觎已久,李纤柔又是元歌的朋友,难保李纤柔不是以此为筹码,和宇泓烨达成某种协议,这才有了这桩婚事。虽然说元歌对李纤柔有恩,但这世上,恩将仇报再寻常不过。

    除了元歌,宇泓墨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猜度每一个人,心怀警惕。

    但这些,宇泓墨却不能对元歌尽言。

    毕竟李纤柔还是元歌的朋友,暂时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而元歌说不定还会认为,李纤柔是被他连累才会被宇泓烨盯上,这时候说这些无端的猜测,非但无法说服元歌,说不定还会引起他和元歌之间的争执,这点分寸,宇泓墨还是能够有的,因此只是就事论事,提醒元歌多加小心,不要对李纤柔全然不设防。

    而他自然会盯紧李纤柔,绝不会让她对元歌不利的!

    对于李纤柔,裴元歌原本的确有这样的心思,想着或许能够通过李纤柔增加对付宇泓烨的筹码,同时也能为李纤柔留一线退路。但是泓墨说得对,她也必须警惕李纤柔被宇泓烨拉拢过去的可能性,毕竟李纤柔即将成为宇泓烨的妻子,夫妻一体,同损同荣,宇泓烨又是个心思细腻,精于谋划的人,不得不防。

    “我知道了。”裴元歌点点头。

    接下来,裴元歌便和李纤柔一道接受齐嬷嬷的教导,学习各种宫规礼仪,同时绣制嫁衣。

    “贵妃娘娘,您说得没错,这位裴四小姐的确十分精明,处处防备,齐嬷嬷几次想要算计她,都却没有找到机会。”婉妃借助请安的机会向柳贵妃道,“您让齐嬷嬷代替周嬷嬷教导宫规,她的心思全集中在齐嬷嬷身上,皓雪又故意跟齐嬷嬷呛声了几次,她只当皓雪和齐嬷嬷不合,再加上皓雪懂得刺绣,正投其所好,因此裴四小姐对她十分器重,常常和她讨论绣制嫁衣的细节。昨天,皓雪已经向齐嬷嬷索要了丝线,想必是娘娘的安排已经生效。等到她大婚当日,只要妾身揭发她嫁衣上的问题,她就等着颜面扫地吧!”

    这个皓雪,是柳贵妃和婉妃安排在馨秀宫的棋子,多半用来误导嫔妃,这次却正好用在了裴元歌身上。

    “你别小看她,本宫当日提起斗嫁衣的事情,她不会没有察觉到的!”柳贵妃微笑着道。

    婉妃笑着道:“谁能比得上贵妃娘娘您神机妙算,您当时故意强调皇宫不允许代绣,所以裴四小姐的注意力当然就在代绣上面,还以为贵妃娘娘您会想办法换掉她的嫁衣,因此每次绣制完成后,都藏得十分隐秘,连皓雪都不知道在哪里,哪里知道娘娘另有谋算?”

    闻言,柳贵妃稍稍心安。

    原本她不介意烨儿求娶裴元歌,就是想着她心思机敏,若能给烨儿做个帮手也是好的。却不想皇上似乎另有谋算,没有答应烨儿,却将她赐婚给宇泓墨。一个宇泓墨已经够难缠了,若再娶了裴元歌岂不是如虎添翼?尤其想到三年前,皇帝莫名其妙对裴元歌的看重,以及三年后蹊跷的赐婚,柳贵妃心中的阴霾就更加浓郁,若不在大婚当天就给她点颜色,将她彻底压制住,再也无法翻腾,日后她的麻烦可就多了。

    不过,皇帝不曾因为冷翠宫的事情疏远宇泓墨,说不定会疑心到她身上。

    若在这时候,她再表现出针对戒备裴元歌的模样,只怕皇帝的疑心会更重,因此只能将这件事交托给婉妃。毕竟婉妃和裴元歌毫无交集,而且为人本就有些恃宠而骄,皇帝不会多加疑心。而她甚至到时候可以摆出和事佬的模样,表现对宇泓墨和裴元歌的慈爱,更加赢得好名声。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而婉妃初入宫时,被她暗中修理过,软硬兼施,早就对她死心塌地,只一心想着讨好她,半点不敢起反抗的心思。她难得有事托付婉妃,婉妃当然受宠若惊,连她为什么要针对裴元歌都没有问,便一心一意地张罗起来。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宇泓墨和裴元歌的大婚了。

    不过,在此之前,按照规矩来说,应该是烨儿和李纤柔先大婚,到时候如果被裴元歌看到李纤柔的嫁衣,察觉到不对,说不定会功亏一篑。最好能有个办法,让她不要参与烨儿的大婚,也免得多生事端……。柳贵妃慢慢陷入沉思之中。

    边学宫规,边绣嫁衣,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两个月时间已到,裴元歌和李纤柔出宫,回府待嫁。

    根据钦天监选定的吉日,宇泓烨和李纤柔的大婚定在四月初七。

    以宇泓烨的个性,恐怕不会就这么安生地让他和宇泓墨的大婚顺顺利利地进行,因此越是临近四月初七,宇泓墨和裴元歌就越是全神戒备。然而,就在四月初六清晨,柳贵妃身边的贴身太监吴公公却突然来到裴府,宣称奉柳贵妃之命,请裴四小姐入宫陪伴柳贵妃。

    在这紧要当口,柳贵妃派人来请歌儿入宫,裴诸城眉头紧蹙,唯恐这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裴元歌却多了一重心思,柳贵妃是个十分精明缜密的人,如果她真要协助宇泓烨捣鬼,绝对不会这样光明正大地让贴身太监到裴府来宣旨,这等于将事情公开,如果她在长春宫出了什么意外,柳贵妃绝对脱不了责任。因此,她这样做的目的,只怕是……。这样也好,这天底下,或许最不想宇泓烨的大婚出现什么事端的人,就是柳贵妃,她不防借柳贵妃,彻底地躲开所有是非。

    想着,裴元歌福身道:“有劳吴公公走一趟,小女这就随公公入宫!”

    到了长春宫,柳贵妃遣退众人,原本慈爱的表情顿时收敛,变得平静而淡漠。就像宇泓墨在无人时不屑于伪装一样,对裴元歌这种知道内情又聪明的人,再伪装慈爱地绕圈子,反而显得可笑了。

    “裴元歌,你是聪明人,本宫就不再绕圈子。”柳贵妃开门见山地道,“如果皇上能够准许烨儿的赐婚,本宫自然也会把你当做儿媳看待。但现在,皇帝已经为你和宇泓墨赐婚,本宫不希望明天烨儿的亲事出现什么差错,所以才将你宣召到长春宫来,直到明晚烨儿的亲事落幕后,本宫会派人送你回去。”

    裴元歌微微一笑:“多谢娘娘厚爱!”

    “这两天,周嬷嬷会陪着你,也会替你挡掉所有的事端,就算烨儿过来,也不能越过周嬷嬷去,你尽可以放心!”柳贵妃淡淡地交代完事情,边让周嬷嬷带裴元歌到偏殿去。

    听说裴元歌被柳贵妃宣到长春宫,宇泓烨随后便赶了过来,询问此事。

    “不错,裴元歌现在在这里。”面对宇泓烨的质问,柳贵妃坦然承认,“我就是要告诉你,这次的大婚,你给我顺顺利利地举行完,不要想着再出什么幺蛾子!我绝对不会允许你闹出代嫁之类的笑话!所以我才将元歌叫过来,让周嬷嬷陪着她,所以,你最好给我死心,别耍任何花招,让我们母子斗起来,让别人看笑话!”

    “母妃!”宇泓烨愤怒地道。

    柳贵妃的确说中了他的心思,他确实原本打算想办法,让裴元歌坐上明日出嫁的花轿,只要他做得恰当,将自己摘干净,等到木已成舟,裴元歌成了他的女人,就算是父皇,也不可能让已经*的裴元歌再嫁给宇泓墨。但现在,裴元歌被柳贵妃叫到长春宫,却是将他的算盘全部打乱了。

    既然柳贵妃有防备,又有周嬷嬷陪着裴元歌,他根本找不到丝毫空隙。

    “你以为,只要你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就能清清白白?”柳贵妃冷言道,“三年前你向皇上请婚,三年后你和宇泓墨争婚,皇上把裴元歌赐婚给宇泓墨,结果在你的大婚上又出现代嫁的事情,依旧把裴元歌抢到手!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谁在捣鬼?你以为你能撇清得了?你未免把你父皇瞧得忒小了!到时候你在你父皇心里变成了什么人?抗旨不尊,夺弟之妻,恣意妄为,强横霸道,你以为你能够落得好?你若失势,最后便宜的是谁?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连这点都想不明白?”

    宇泓烨咬牙不语,他何尝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是——

    怎么能甘心,就这样将裴元歌拱手相让?

    就算因为这件事触怒了父皇又如何?当初冷翠宫的事情,宇泓墨背了那么大的嫌疑,最后又怎么样?弑母的罪过,不也被父皇轻轻揭过?而他只是喜欢裴元歌,只是把自己想要的女人夺到手,这又算什么?但现在,这一切都被柳贵妃打碎了。

    柳贵妃也觉得有些头疼,心中对裴元歌的恼怒更盛。

    先是宇泓墨,后是烨儿,裴元歌这狐媚子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先后将她两个儿子迷得神魂颠倒?如今烨儿更是为她着了魔似的,甚至连代嫁这样的馊主意都能想起来!若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烨儿会因为裴元歌做出什么傻事?如果……

    如果不是她现在动手,会让皇帝疑心,也会让烨儿猜疑的话,柳贵妃真想杀了裴元歌!

    “烨儿,李纤柔本就名声不好,你娶了她,弊大于利,但是既然你愿意,我也就无话可说。但是,无论如何,这场婚事不能再有任何波折,你老老实实地娶了她,也不要花费心思去打扰宇泓墨和裴元歌的大婚!”柳贵妃从未用这样重的语调对宇泓烨说话,见他咬牙的模样,心中一软。

    “烨儿,我是你母妃,难道会害你吗?”柳贵妃走下来,轻轻地抚摸着宇泓烨的头,柔声道,“皇上已经下旨,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有异动,暂且把心思从裴元歌那边转过来,只要你能够赢了宇泓墨,到时候想要什么不容易?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千万不要因小失大才好!”

    尽避有几千几万的不甘心,宇泓烨也不得不承认柳贵妃言之有理。

    “我知道了,明日的大婚,不会出现任何事端!”宇泓烨咬牙道,愤愤地一甩手,跑出了长春宫。

    看着他恼怒不甘的身影,柳贵妃心中暗暗叹息,这个裴元歌,绝对不能留她活到烨儿继位,否则连她都控制不住事态的发展!就像她刚才说的,裴元歌的是非也多,如果再在大婚上出了事端,而且是触及皇帝底线的事端,原本就触怒了皇帝的她在皇帝心中会更加厌恶,到时候再想要摆布她,就容易得多了!

    七皇子宇泓烨的大婚,比起一年前六皇子宇泓瀚的大婚,要恢弘铺张得多。

    也不奇怪,六殿下本就母妃早逝,母族衰落,这还是他三年来皇帝跟前还露个脸,偶尔为皇帝做些事情,若是换到三年前,只怕连权贵人家的婚事都不如。而七殿下却是如今后宫权势最大,母族最兴盛,又最得皇帝喜爱的皇子,他的大婚自然要华奢靡丽,若不是这位七皇子妃有些出人意料,只怕众人的恭贺会更加热烈。

    筵开玳瑁,褥设芙蓉,盛大的婚事终于在戌时落下了帷幕。

    等到众人散去,宇泓烨不耐烦地来到新房,看着芙蓉帐中盖头遮掩着的纤细身影,心中又是一阵愤怒。

    如果说眼下坐在这里等候的人是元歌,那今天的大婚才真正是称心如意,而现在……。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最好李纤柔够识趣,能够认清自己的地位,对他言听计从,否则的话,他绝对会让她好看!想着,宇泓烨不耐烦地道:“别愣着了,自己把盖头解开吧!难道还想等本殿下动手吗?”

    新娘子的盖头,都是由新浪揭开的,自己动手摘取被视为不吉的象征。

    而如今,七殿下却让她自己摘掉盖头,似乎连这样敷衍的兴致都没有……。尽避对自己婚后的生活有所预料,但刚开始就是这样的冷落,还是让她有些委屈。但李纤柔丝毫不敢违背宇泓烨的话语,摘下盖头,露出那张盛装过后也显得颇为秀丽的脸,站起身来,柔声道:“妾身服侍七殿蟣uo逶⌒桑 

    “不用了,本殿下今晚歇在晨芳阁,你自己睡吧!”

    冷冰冰地丢下这句话,宇泓烨便转身离开,走到房门时,突然又顿足转身,斜挑着眉梢,道:“对了,你可以把今晚的事情告诉裴元歌,还有,晨芳阁中自然有人伺候本殿下,你不必担心本殿下会寂寞,你也可以告诉裴元歌,那个人叫做袁华舞!”说完,砰的一声将门摔上。

    他娶李纤柔这件事,终究有太多蹊跷,就让裴元歌认为,他是为了报复,故意娶李纤柔,好迁怒在她身上好了。这样对于他以后的计划,会更加有利……总有一天,裴元歌是他的!

    新婚之夜,甚至连新婚华服都没有换下,便去歇息晨芳阁!

    “蔚蓝,你去打听下,晨芳阁中那个袁华舞是怎么回事?”李纤柔早就料到她的新婚之夜不会太好看,因此只留了贴身的丫鬟蔚蓝和胭脂伺候,索性没有被其他陪房看到她这样落魄的情形,否则传到李府,她会再一次成为笑话。至于以后……。她毕竟是名正言顺的七皇子妃,而七殿下又心系裴元歌,只要她能够助他得到裴元歌,再加上她的柔顺,七殿下总会对她改观。

    至于裴元歌……

    李纤柔眼眸中掠过一丝挣扎,随即被淡漠代替,她这样做,也是为裴元歌好。九殿下和七殿下看似亲密,实则不睦,而七殿下占据种种优势,将来必然是太子之选,到时候九殿下又能够有什么好下场?她这样做,也算为裴元歌留了条退路,不至于跟着九殿下陪葬,裴元歌应该感激她才对!李纤柔如此地告诉自己。

    不一会儿,蔚蓝回来,将打听到的情形禀告给李纤柔。

    “小姐,奴婢打听过了,那位晨芳阁,的确歇着一位袁华舞袁姑娘,听说是两年前进宫的宫女,分派到德昭宫来,七殿下没多久就宠幸了她,让她住在晨芳阁。不过,直到现在也没有在柳贵妃跟前过了明路,只是个没名没分的侍妾,小姐倒不必担心!”蔚蓝小心翼翼地道,原本以为小姐终于苦尽笆来,她也能跟着小姐过上好日子,没想到七殿下对小姐却是这般冷落……。

    已经宠幸了两年,却连明路都没过,想来七殿下也不会太看重那个袁华舞。

    至于今晚特意歇在晨芳阁,只怕是为了给她下马威,倒并不是对那个袁华舞多情深意重。李纤柔想着,终于稍稍安心,看着妆奁台上镜中自己落幕的面容,似乎连那盛妆的妆容都沾满了冷意……但很快的,想到赐婚当日,全家上下,从父亲继母,到下人,再到她那些刻薄的姐妹们前倨后恭的姿态,李纤柔心中的委屈顿时烟消云散。

    “以后不要再叫我小姐,要称我为七皇子妃!”

    “是,七皇子妃!”

    晨芳阁中。

    袁华舞,元华,元舞。这位袁姑娘自然是改名换姓后的裴元舞,在德昭宫两年,虽然连明路都没过,但知道她是七殿下唯一的女人,袁华舞心中还是颇为自得的。直到听说宇泓烨要娶正妻,才忐忑起来,却不想新婚之夜,七殿下丢下娇妻,却来找她,袁华舞又惊又喜,看来,她在七殿下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七殿下,今晚您和七皇子妃刚大婚,歇在奴婢这里,不太好吧?”袁华舞怯怯地道,却难掩眼眸中的欣喜。

    宇泓烨看得分明,冷笑道:“明明心里在高兴,却这样说,不嫌虚伪吗?”

    “七殿下这可冤枉奴婢了!七殿下如今娶了七皇子妃,按规矩这德昭宫的事情就该由七皇子妃打理,奴婢当然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没规矩。”袁华舞知道宇泓烨不喜欢这种话,但她故意这样说,是想要试探李纤柔在宇泓烨心中的地位,毕竟李纤柔是名正言顺的七皇子妃。

    宇泓烨如何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冷笑道:“裴元舞,你若是再这样蝎蝎螫螫,本殿下就走人了!”

    “七殿下!”袁华舞急忙挽留,柔顺地上前替他更衣,纤白的手慢慢划入他的衣袖之中,慢慢地画着圆圈,挑逗地娇声道:“七殿下,是奴婢错了,您大人大量,别和奴婢一般计较好不好?就让奴婢今晚好好伺候您,作为赔罪,您觉得如何?”

    宇泓烨抚摸着她的脸,嘴角弯起一抹笑意:“这就对了,乖乖听话,有你的好处!”

    “是!七殿下难道还不知道奴婢吗?七殿下您让奴婢向东,奴婢绝不敢向西,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裴元舞的声音中充满了诱惑之意,慢慢地替宇泓烨褪去衣衫,将他带上床,不住地挑逗他道,“不信的话,七殿下可以试试,不管您说什么,奴婢都会从命的……。”

    宇泓烨却没有被她这种饱含诱惑意味的话语引去心神,凝视着她的脸,忽然道:“裴元舞,你跟裴元歌是姐妹,为什么长得一丁点都不像?”

    袁华舞心中一跳,下意识有些紧张,定了定神,才道:“听说四妹妹长得像她的生母,所以和我们姐妹都长得不像。”提到裴元歌,她反而感到一阵庆幸,七殿下心仪裴元歌那贱人,若是裴元歌嫁过来,往后定然没有她的活路,现在七殿下娶的是李纤柔,反而让她占据着优势,毕竟她是裴元歌的姐姐。

    因为得不到裴元歌,她和裴元歌的这点联系,更加会勾动七殿下的心思。

    “真可惜!如果你和裴元歌长得再像点,本殿下会更加宠爱你!”宇泓烨幽幽地道,想到裴元歌那张清丽绝俗却又充满傲气,似乎永远都不会屈服的脸,就觉得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被她的眼神挑了起来,再想到她如今被赐婚给宇泓墨,心中边涌起了难言的愤怒和不甘。而很快的,那股愤怒也渐渐化作火焰般炽热的*,让他忍不住尽情地将自己所有的愤怒,不甘,都发泄在身下的袁华舞身上。

    裴元歌的姐姐……。只是这点,就足够让他觉得浑身都在叫嚣。

    若是能够长得再像点就好了……。他就可以假装,如今在他身下承欢的人不是袁华舞,而是他朝思暮想的裴元歌……。

    承受着宇泓烨猛烈的攻击,袁华舞竭力地迎合讨好着,虽然知道自己在七殿下心中,不过是因为和裴元歌相关而得到七殿下的青眼。但无所谓,只要七殿下的人留在她这里就好!就算日后德昭宫会有七皇子妃,会有侧妃,会有妾室,但只要她能够承欢,能够抢在所有人之前生下长子,甚至,只有她生下儿子。

    那么,德昭宫也好,七殿下也好,甚至整个皇宫,总有一天……都会是她的!

    ——我是元歌和墨墨大婚的分界线——

    宇泓烨大婚过后没多久,便是宇泓墨和裴元歌的大婚之时。

    按照规矩,大婚前一天,是添妆之期,裴诸城在武将中本就交游广阔,再加上裴元歌是要嫁给九皇子宇泓墨,自然有更多的人想要凑这份热闹,因此来了许多人。就连嫁到关州的裴元容也和夫婿赶了回来,为裴元歌添妆。这其中最真心实意的,自然是温逸兰和温夫人,以及郑夫人,对着舒雪玉和裴元歌不住地道贺。

    郑夫人和温夫人性子差不多,一见面就觉得相见恨晚,和舒雪玉三人聊得十分投契。

    裴元歌则拉住温逸兰,悄声问道:“嗣儿的事情怎么样了?”

    见元歌在备嫁这么繁忙的时候还念着她的事情,温逸兰十分感动,笑着握住她的手,道:“放心,已经弄清楚了,的确是那个奶娘从中教唆,夫君知道后很生气,故意请婆婆到嗣儿的屋子前,听到奶娘教嗣儿的话,不用别人开口,婆婆自己就将那个奶娘驱逐了出去,如今正在寻新的奶娘,这次无论婆婆还是夫君都格外上心,绝不会再出现之前的漏子了!”

    这就是有夫君护着,而婆婆开明的媳妇好过的地方,遇到事端,夫君自然会担当,而婆婆也讲理。

    “那就好!”裴元歌安心地道,温姐姐是个敦厚的人,正因为如此,裴元歌反而不更想她被人欺辱,更希望她比别人过得都好。

    两人又笑着说了一会儿话,温逸兰忽然问道:“对了,纤柔姐姐婚后如何,你知道吗?”

    原本李纤柔是裴元歌的闺中好友,即便出嫁,也应该来为裴元歌添妆才是,不过她嫁的是宇泓墨的兄长,算是夫家人,因此不能出现在添妆,而只能在裴元歌婚后次日的认亲礼上出面。

    裴元歌摇摇头:“你应该知道的,我现在和泓……九殿下的亲事已经定了,总要避嫌,不能经常入宫。而宫外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不过,从这些迹象来看,纤柔姐姐在德昭宫恐怕不太好,否则不会连消息都传不出来,若能传出来的话,无论如何,应该会给我们消息才对!”

    “你说得对!”温逸兰叹了口气,“若她嫁的是别人家,我们还能够去探望探望,可如今她嫁给皇室,我寻常也进不去,想知道她的消息反而是千难万难,就算想要帮她,也是有心无力。”说着忽然急了起来,“那这样说,你嫁给九殿下后,我不是也见不着你,得不着你的消息了吗?元歌!”

    声音中顿时充满了焦虑之意。

    “嘘——”裴元歌忙竖起食指在嘴边,示意她噤声,然后悄悄将一枚玉佩塞入她手中,悄声道,“我早想好了,这枚玉佩你收好,如果想见我的话,就拿这枚玉佩给宫门守卫看,他们会放你进去。而且,我也会出宫来看你和娴姨的,别担心!”

    看到那枚圆润的玉佩上刻了“春阳”二字,温逸兰就知道这定然是九殿下所住的春阳宫的玉佩,欣喜不已地同时,忽然奇怪起来:“不对啊,这是春阳宫的玉佩,元歌你怎么会有?”看向裴元歌的眼神越来越疑惑,终于道,“是你向九殿下要的?而九殿下也肯给你。这么说起来,九殿下对你不错啊!等等,我记得你之前就替九殿下说好话……。元歌,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她虽然直爽没心眼,但毕竟是女子,还有着这方面的敏锐。

    既然连玉佩都给了,裴元歌也没有再瞒她的必要,微微红着脸,点了点头。

    “原来——”好在温逸兰还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宣之于众,忙捂住嘴,好一会儿才惊喜地压低声音道,“原来你喜欢九殿下,九殿下也喜欢你?这真是太好了,元歌!我原本还担心,如果九殿下对你不好怎么办,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只要九殿下喜欢你,柳贵妃娘娘又是讲理的人,你婚后的日子应该会很好!”

    知道温逸兰心思单纯,裴元歌也不打算告诉她柳贵妃的事情,只笑着点点头。

    “哎呀,那我之前还说九殿下的坏话,真是不应该,该打该打,元歌你可千万别生气!”温逸兰突然想起之前她说过的话,赶忙赔礼道歉,随即又道,“既然这样,元歌你今晚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好好睡觉,养足了精神,明天漂漂亮亮地嫁给九殿下,让九殿下看到你就被迷得神魂颠倒才好!”

    “温姐姐!”裴元歌跺脚道。

    温逸兰笑着道:“之前你拿我的亲事打趣我,我就说了,总有一天你也要嫁人,到时候必然落在我手里,现如今难道还不许我报仇吗?”之前因为裴元歌嫁的,是性情难测的九殿下,她怕裴元歌不喜欢这桩亲事,因此不敢打趣,现在既然知道元歌和九殿下两情相悦,自然要及时报仇。

    两人笑闹着,温逸兰又告诉裴元歌许多婚事当天要注意的事情。

    就这样,大婚的脚步越来越近,终于走到了五月初二当天。

    裴元歌一大早便被舒雪玉拎了起来,从亵衣到中衣,再到嫁衣,都是鲜亮的正红色,宣召着裴元歌正室嫡妻的身份。随后由全福夫人为她绞脸,上妆,梳髻。头发才梳到一半,紫苑就来报,说九殿下迎娶的轿子已经到了门前。裴元歌忍不住嘀咕道:“不是说辰时三刻才是吉时吗?怎么来得这么早?”

    “四小姐不知道,这新浪来得越早,就说明对这门亲事越满意,新娘子就越有体面。本来,皇室迎亲,就是无上的尊荣,是不讲这种礼数,只要按时到就好了。可是,九殿下如今到的这么早,这是给四小姐的体面呢!”全福夫人笑着道,“不过,也怪不得九殿下这般心急,换了谁要迎娶四小姐这么漂亮的新娘子,都巴不得能早到呢!四小姐不必急,九殿下虽然到了,却还是要照吉时来,时间还还很充裕。”

    她是惯于做皇室迎亲的全福夫人的,因此很清楚,六殿下和七殿下娶亲时,都是按吉时到的府门前。这位九殿下却来得这样早,是故意给裴四小姐的体面。看起来,虽然这位裴四小姐三年前触怒皇上,但九殿下却是十分看重她的,绝不能小觑。

    而且,这位裴四小姐,只怕也不简单。

    别的不说,但身上这套绣制的嫁衣,就耀华了她的眼睛。作为皇室娶亲的全福夫人,她也算见过世面的,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巧夺天工的刺绣,如此鲜亮耀眼的嫁衣。等待会儿到皇宫的斗嫁衣的环节,这位裴四小姐只怕毫无疑问会令所有人瞠目咋舌。

    实在是太精致了!

    九殿下迎亲来得这样早,给足了裴元歌体面,裴府内一片喧然,都在议论这件事。

    虽然宇泓墨是皇子,但既然来得早了,按规矩就得在外面等着,等到了吉时才能进来,这一等就等了半个时辰,之后又是一套繁琐的礼仪,终于等到裴元歌梳妆好,被全福夫人搀扶着出来,拜别父母。

    在这趟礼仪中,因为宇泓墨是皇子,原本不必下跪,只要躬身行礼就足够了,但宇泓墨却是跪了下来,正正经经地和裴元歌,一道向裴诸城和舒雪玉三跪九叩,行了最重的礼节。

    看着身着大红嫁衣的裴元歌,想到女儿终于要出嫁,不止舒雪玉,就连裴诸城这个铁血汉子都忍不住泪意莹然,强忍住眼泪掉落下来,微带哽咽地道:“歌儿,嫁人后不可再任性,要好好的过日子!”随即又对宇泓墨道,“我这个女儿受了许多苦,我待她又娇宠了些,若是有任性的地方,泓墨你要多多包涵,我就把歌儿交付给你了,两人好好的,彼此扶持。”

    拜别父母时,按理说裴诸城只能教诲女儿,没有连女婿也一块说的道理。

    但宇泓墨丝毫不以为杵,恭恭敬敬地道:“岳父大人请放心,小婿一定会善待元歌!”因为元歌的缘故,他对裴诸城本就十分敬重,尤其那次在冷翠宫,裴诸城误以为他因为生母的死意志消沉,掏心掏肺地跟他说了一番话后,宇泓墨对裴诸城就更加敬重,真切地将他当做一位可敬的长辈。

    “好,我信你!”裴诸城点头道,眼角还是忍不住有泪涌出。

    而裴元歌在盖头遮掩下的眼眸中,早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外面已经有人在高声喊道:“吉时已到,请七皇子妃上轿!”

    知道裴元歌不舍父亲的心思,趁着扶她起身的空档,宇泓墨悄声道:“别难过,以后我会常常陪你回府看望岳父和岳母的!”知道裴诸城没有儿子,只有四个女儿,而元歌又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如今出嫁,无论裴诸城还是元歌,心中都会有着许多不舍,便贴心地承诺道。

    裴元歌微微点头,悲戚稍减。

    被全福夫人搀扶着,抱着寓意平安如意的玉瓶上了花轿,整个迎亲队伍便晃晃悠悠地启程,朝着皇宫而去。

    皇子娶亲,都是最高规格的一百二十抬嫁妆,打头的是皇帝和柳贵妃所赏赐的物品,往后便是裴元歌自己的嫁妆,各种用具,衣料、首饰,每一抬都塞得满满当当,从抬嫁妆的人的步履就能够看出来,其中没有丝毫的虚假,比起之前李纤柔出嫁时的嫁妆明显要丰厚得多。

    这还是因为裴元歌嫁的是皇室,裴诸城不好太为女儿撑腰,将夫家压过,因此原本打算给元歌的一些东西都没有拿出来,而是换了更实惠的金银锭及银票还有地契和铺子。

    但就是这些,已经引起围观众人的艳羡,议论纷纷,都是在说羡慕裴四小姐的福气。

    尤其,迎亲的队伍经过某处时,不远处的宅邸楼上,有位少妇遥望着十里红妆的队伍,再听着婢女们禀告的关于这场亲事的种种,什么九殿下怎样为新皇子妃做体面,什么新皇子妃的嫁妆有多丰厚,京城众人有多羡慕这位九皇子妃……。裴元容听在耳朵里,更觉得嫉恨异常。

    凭什么?裴元歌能够嫁给就九殿下,能够十里红妆,如此风光的出嫁,她却如此的落魄?

    甚至是因为裴元歌嫁给九殿下,万关晓这段时间才肯对她稍假辞色。哼,以为她是笨蛋,不就是看着裴元歌和裴府身价骤涨,又想拿她去攀关系了吗?她裴元容又不是傻子,哪能这么容易就让他如意,总要磨磨他的性子,等到她觉得满足了再说!唉,如果大姐姐没有因病饼世,如今肯定会比裴元歌嫁得更好,那才是她真正的倚靠,毕竟她们是嫡亲的姐妹!

    或许是因为裴元舞的过世,或许是因为裴元歌的风光太过刺眼,裴元容反而将和裴元舞的恩怨抛在脑后,只想着若是她还活着的好处。不过,大姐姐已经过世,想也只是白想……。

    “湘玉,跟我回房,让安姨娘到我房里来立规矩!”想了许久,想得太过怅然,裴元容便又把气撒在了万关晓原本最宠爱的妾室身上。

    到了皇宫,裴元歌要先和宇泓墨到玉龙宫去拜见皇帝和皇后。

    如今叶玉臻被废,皇帝又未立新后,等于只有追封的元德皇后一人,因此皇帝本该皇后坐的位置便空着。即便柳贵妃如今是贵妃,又有掌宫之权,也不能够坐到那个位置上,甚至不能在这里正式出面,而只能等到次日敬茶时,在元德皇后之后喝一杯媳妇茶。

    看着台下身着大红嫁衣的元歌,皇帝微微吁了口气,不知道将她嫁给宇泓墨,究竟是不是做对了。

    等到拜见过皇帝皇后,裴元歌被人搀扶到春阳宫的新房中,宇泓墨则要先在外面应酬一番。而六皇子妃杜若兰,七皇子妃李纤柔,以及皇亲国戚中的诸位夫人,便在新房陪伴裴元歌,等着宇泓墨待会儿回来挑喜帕。而这个时间,也就是斗嫁衣的时候。

    而正如全福夫人所料,裴元歌那身精致得巧夺天工的嫁衣,立刻将众人惊得瞠目结舌,几乎说不出话来。

    在这种场合里,宫里比较受宠的妃嫔也可以来新房,当婉妃踏入新房时,听到的便是众人不绝于口的称赞声:“好精致的嫁衣,好厉害的绣工,好鲜亮的颜色!你瞧瞧那嫁衣上的凤凰,简直绣的像真的一样,我活这么大岁数,可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巧夺天工的嫁衣!”

    ------题外话------

    对不起,蝴蝶的妈妈这几天发高烧,蝴蝶陪着妈妈去输水,没有时间码字,因此前两天没有更新,请亲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