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40章 妙计还击,赐婚!

重生之嫡女无双 240章 妙计还击,赐婚!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如果换了别人,见对方口齿伶俐,又说不必计较,说不定就这样让步,免得事情闹大。毕竟处在码头这样热闹的地方,许多人在旁边看着,而且都是上京述职的官员,若是才到京城就闹出是非来,传到御史耳朵里,又得好一场辟司打,说不定还会影响前途。

    但偏偏裴诸城和郑巢都不是这样的人。

    若是他们的错,不用说就会担当起来,但若不是他们的错,就算闹到天皇老子那里,也得讨个说法!

    “原本就是你女儿抢道,又是她先挑衅,想要撞翻我们的船,只不过我们运气好,这才幸免于难!现在你居然颠倒黑白,想要把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闺女,我劝你,与其有功夫在这里跟我们计较,不如好好管家你女儿,免得下次再闯祸!”郑巢老实不客气地道。

    裴诸城也道:“原本就算你们的船被我们撞出了裂缝,如果缓缓掉头,还是能够安然到码头,有足够的时间让人下船,把东西收拾好的。是你们舵手有毛病,在这种情况居然还转弯转得那么急,这才让船身从中断裂,以至于船毁物灭,人也全部落水!”

    看出这两人是遇硬更硬,竟然丝毫也不退让,李树杰也大觉棘手。

    双方这番对峙,早引起了岸上众人的关注,频频往这边看来,其中不乏衣着华贵,气度不凡者。毕竟,最近到码头的船大多都是地方大员入京述职的,能来给这些人接船的,当然也多半都是官员。

    事到如今,已经骑虎难下!

    李树杰看看四周,脸色也变得颇为难看,扬声道:“明明就是你们侍强横行,我女儿不忿,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两位便指挥船只撞沉我家的船。现如今我家的沉船还在水中,我女儿也同样落水,而你们却安然无恙。事实俱在,你们居然还想狡辩,将责任推到我女儿身上。她还是个十六岁的姑娘,哪有那样狠毒的心思?大丈夫敢作敢当,何必诿过于柔弱女子?简直是丢我大夏王朝的脸面!”

    毕竟李家船毁是事实,李树杰又言辞伶俐,一时间到赢得了不少附和声。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居然还敢说男子汉大丈夫?”郑巢恼怒之极,忽然扬声道,“别以为时过境迁,就能够随意捏造事实。当时在河道上行驶的船不止你我两家,我就不信没人看到!如果有仗义磊落的君子,看到当时的情形,请出来说句公道话!”

    见四周停下的船只有些骚动,李树杰眉头紧皱,如果有人作证的话,就对他很不利了,当即道:“在下乃靖州右布政使李树杰,若有正人君子肯出来说句公道话,我感激不尽!”

    说着,给旁边的李明芯递了个眼色。

    李明芯来找茬,其实最大的目的倒是希望能够再见那位红衣美男,虽然方才他没跟她说话,而是直接跳到这两人的船上,不过,如果他知道自己是七殿下的妹妹,定然会对她另眼相看。只是父亲刚才一直禁止她说话,现在对自己递眼色,立刻道:“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当今七殿下可是我哥哥!当初哥哥最疼的人就是我,现在你们居然敢这样欺侮我,我定要告诉哥哥,让他给我讨还公道!”

    原本听到李树杰,周围的船只还未必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听李明芯的话,消息灵通的人立刻明白过来。

    原来这位就是七殿下的养父,这女子又说七殿下最疼她,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李家抚养七殿下十七年是事实,再怎么说关系也不会太差,若是就这样说话,证实是七殿下的妹妹先撞人,只怕会得罪七殿下。如今七殿下风头正盛,没必要为这种小事树这样可怕的敌人。

    原本还打算仗义执言的人立刻缩回了头,不愿再说话。

    “这倒真是奇怪了!”裴诸城冷笑道,“我们在好好地说着眼下的事情,无缘无故的,李大人何必要突然祭出七殿下呢?难道是怕有人说出什么对你们不利的证词,所以要威吓众人吗?”

    言下之意,显然是说李树杰做贼心虚。

    “芯儿别乱说话,眼下的事情与昊儿,不,和七殿下无关,何必把他牵连进来?”李树杰呵斥道,随即又扬脸笑道,“不过是我女儿心直口快罢了,这位大人何必如此敏感?事实如何,人心自有公论,又岂会因为我们和七殿下有关系而改变?这位大人此言未免将周围诸位大人瞧得忒小了!”

    难怪宇泓烨会那般毫无礼数,有着眼前这样的养父,宇泓烨的教养能够好到哪里去?明明就是仗势压人,居然还能说得这般道貌岸然,城府之深,心机之重可见一斑!得知眼前之人的身份后,裴诸城对此人的厌恶顿时倍增。

    “这个李树杰真是卑鄙无耻!”裴元歌怒声道,再也按耐不住。

    他这话,分明就是在挑拨父亲和周围官员的关系。

    郑夫人转头,忽然看到裴元歌和宇泓墨站在一起,愣了愣。宇泓墨立刻察觉到,反应极快地道:“裴四小姐不必担心,我既然遇上了这件事,就不会坐视他人这般颠倒黑白,定要为裴大人讨个公道!”一副义正词严的模样,显得再正经不过。

    郑夫人释然,既然对方搬出了七殿下,正巧九殿下在他们船上,看起来和裴大哥的关系也很好。眼下的情形,或许也只有九殿下才能镇得住场面。原本她就想要求九殿下出面,只是毕竟初次见面,有些说不出口,而元歌侄女曾经入宫,应该跟九殿下认识,说这话再合适不过。

    舒雪玉却心知肚明,警告地看了眼宇泓墨。

    知道元歌跟这位嫡母关系极好,宇泓墨有些心虚地错开目光,想要将功补过出去。

    “别急!”裴元歌却拦住了他,“九殿下是杀手锏,自然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出场。再说,这李树杰如此可恶,不整得他灰头土脸,难消我心头这口气!”说着,将目光转向郑夫人,道,“郑婶婶,我记得你身边有个叫红缨的侍女,懂得武艺,不知道能不能借给我用用?”

    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即使泓墨出面,也未必会有人出来作证。

    郑夫人也正觉得心里憋屈,闻言立刻道:“这是什么话?有什么吩咐尽避跟她说!”说着,立刻命人将红缨叫来。

    “红缨姐姐!”裴元歌附耳,对着她说了一番话。

    在来的路上,红缨已经听人说了事情经过,她跟着郑夫人,脾气也就和郑巢和郑夫人相似,闻言爽快地道:“元歌小姐放心,就这点小事,肯定不会有问题。我去准备准备,很快就能好!”说着,便匆匆离开,按照裴元歌的吩咐去准备去了。

    屋内众人的目光顿时集聚在裴元歌身上,舒雪玉忍不住问道:“元歌,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母亲不要心急,待会儿就知道了!”裴元歌伸出食指摇了摇,“现在天机还不能泄露!不过,还得需要九殿下帮帮忙!”说着,又附耳轻声对宇泓墨说了几句话!

    感觉到元歌带着幽香的气息,宇泓墨只觉得心里痒痒的,趁着两人离得极近的机会,用只有元歌才能听到的语调道:“元歌,我敢打赌,你这个计谋不可能成功!不信的话,我们就来打赌,如果我赢了的话,你给我吃口豆腐,如何?”

    这个家伙!裴元歌不服气地道:“只要你不故意捣乱,肯定不会有问题!”

    “我不捣乱!”宇泓墨神色认真,“不信我们就来打赌!”

    “赌就赌!”裴元歌才不信这个邪,“但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宇泓墨严肃地道:“如果我输了,我就给你吃口豆腐,如何?”

    看着郑重的模样,裴元歌差点就顺口答应下来,但立刻察觉到不对劲儿,这不管谁输谁赢,都是她吃亏,泓墨占便宜嘛!这家伙,又在戏弄她!想着,裴元歌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仗着身形遮掩,别人看不到,抬脚狠狠地踩在宇泓墨的脚上,恶狠狠地道:“给你吃个铁锤!”

    “元歌你好狠心!”宇泓墨哀怨地道。

    看着他对着众人一脸正经严肃的模样,却说出这样的话语,裴元歌却没他那么好的功力,能够对面部表情控制自如,只能忍着身形不动,好在她是背朝着众人,只要身形不动,别人也看不出异样来。

    宇泓墨悄眼扫过去,眼眸深处隐藏着深深的笑意。

    他喜欢逗元歌笑……。

    船舱外面,因为没有人出来作证,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清脆的娇喝从船舱内传来:“你这人居然颠倒黑白,这般污蔑我家老爷,我决不饶你!”随即风声凛然,船舱的棉帘“刷”的一声被撞开,一道浅绿色的身影从里面跃出,朝着李树杰飞身过去,就在靠近李树杰的时候,忽然从衣袖中闪出一把匕首,迅疾无伦地刺向李树杰。

    僵局中突然有人朝着自己冲过来,李树杰已经大吃一惊,再看到她暗藏袖中的匕首,更是心中慌乱,当下不及多想,立刻侧身一个旋腿,踢在那人腰间,要将她远远踢开,免得错乱中伤到自己。

    浅绿色的身影被他这一腿之力远远踢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撞在了郑巢的船板上,却是头先着地,鲜红色的血液头部渗出,慢慢地流淌了一地。鲜红的些,浅绿色的衣衫,显得格外醒目。

    骤变突起,众人都被这场变故惊呆了。

    “红缨姐姐!”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突然从船舱内跑了出来,扑在红缨身体旁边失声痛哭,猛地转头,怒然地看着罪魁祸首,厉声喝道,“李大人,就算您和我父亲有了冲突,彼此对峙说个明白也就是了,为何要对我红缨姐姐下这样的毒手?你这人怎么这么狠毒!”

    认出那浅绿身影是红缨,而戴着面纱的人则是元歌,裴诸城原本到嘴边的话语顿时又咽了下去。

    歌儿这孩子有分寸,此事定然另有玄机!

    众目睽睽之下弄出人命,李树杰也显得格外惊慌,忙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明明就是她先袭击我,还拿着匕首想要杀我,我只是为了自保才反击而已!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错,你不要想把罪名栽到我的头上!”慌乱之下,他也不敢肯定自己方才的力道会不会把人弄死,但从那女子头部流出的血来看,显然是活不成了。

    “你胡说!”裴元歌声音悲愤,“我红缨姐姐脾气虽然有些急躁,但心思最好,刚才不过是看不惯你这般颠倒黑白,一时义愤才会冲动地冲了出来。她才十五岁,不过是个孩子,还是个女孩子,李大人又何必和她计较,将她撩开也就是了,何必下这样的狠手,居然将红缨姐姐杀死!”

    “我说了,是她先偷袭我的!”李树杰又是恼怒又是急躁。

    才刚入京就弄出人命,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是个仆婢,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啊!

    “红缨姐姐不过学过几天轻功,其他什么都不会,李大人却是身负武功,红缨姐姐怎么可能杀得了你?居然还说匕首?红缨姐姐身上哪里有什么匕首?再说,红缨姐姐才是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哪有那么恶毒的心思,想要置人于死地?不过就是心中激愤,想要吓吓李大人而已!”

    裴元歌口齿何等伶俐,说话如炒豆一般,半点插不进去缝隙:“分明就是李大人你出手狠毒,弄出了人命,居然还想要将罪责全推在红缨姐姐身上,好显得你清白无辜!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这般缩头缩尾,敢做不敢认,算什么东西?这样的人,也能够在朝为官,真是丢了我大夏朝堂官员的颜面!”

    “你——”李树杰被她气得七窍生烟,偏又难以辩驳,心中越发焦虑慌乱,“你这位姑娘好生不讲理,明明就是她先偷袭我,还用匕首刺我,我为了自保,自然要想办法将她弄开。性命交关,才会失了分寸,明明所有人都看到了,你居然在这里颠倒黑白!”

    “李大人这话当真好笑,眼下红缨姐姐被你杀死,你却是安然无恙,事实俱在,你居然还想要狡辩,还想诬赖红缨姐姐!”裴元歌怒声喝道,“您和家父同时在朝为官,如果您把该担当的责任担当起来,有什么事情不能够好好商量?你却这般推诿责任,当真令人不齿!你越是如此,我越是要为红缨姐姐讨个公道,咱们到刑部衙门去说个清楚!”

    闻言,裴诸城和郑巢都差点笑出声来。

    这个元歌,竟然句句用李树杰的原话将他顶得无话可说!你不是说你女儿才十六岁,心思不可能如此恶毒吗?眼下红缨才十五岁,也是女孩子,又怎么可能心思恶毒到要取人性命;你说现在的事实是你的船毁了,我们的船安然无恙,眼下红缨显然是已经死了,你却安然无恙,这也是事实;你说我们把责任推诿到小女子身上,眼下你又何尝不是这般?

    这般古灵精怪的主意,也只有元歌才能想得出来!

    既然是元歌刻意安排,红缨之“死”显然不会是真的!放下了这点心事,裴诸城立刻配合道:“按照大夏律例,殴伤他人仆从者,若有告发,杖三十。李大人,咱们还是到刑部去说个明白吧!”

    “父亲您忘了?”裴元歌脆声道,“两个月前,郑婶婶说了,红缨姐姐服侍她这么久,辛苦劳累,因此已经消掉她的奴籍,到官府备过案了。现如今,红缨姐姐可是良民,根本不在贱籍了!”

    “哦,若是殴伤良民,致死者,徒两千里!”裴诸城立刻改口道,“正好,刑部我熟悉得很,有位张侍郎,平生最恨官员仗势欺人,遇到这种案子绝不手软!而且,他和御史台的孟御史是亲家,关系好得跟一个人似的,这个案子告到张侍郎那里去,绝对没错!”

    李树杰皱眉看着眼前这对父女张乔做致,心中已经明白过来。

    这对父女分明就是做了个圈套给他跳,想要拿捏着这个婢女的死来威胁他!至于贱籍良民……。能够到京城述职的,都是一州的大员,若是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那简直就是笑话!再说,就算最后事情能够压下来,也会闹得满城风雨,他这个官也就差不多做到头了!

    明明那两个人都是直性子,怎么半路杀出个女程咬金来?还这般棘手!

    她到底是谁?

    “哼,你们父女这般颠倒黑白,难道真当旁边船上的大人都是瞎子吗?”李树杰色厉内荏地道,“方才那女子偷袭我,想必周围诸位都看在眼里,还请替我说句公道话,我李树杰感激不尽!你们不要以为我好欺负,此事我定然要请七殿下转告皇上,绝不容你们这般嚣张放肆!”

    这却是赤一luo一luo的威胁!

    “就算李大人曾经抚养过我七皇兄,但现在七皇兄身份已经大白于天下,是我父皇的七皇子,母妃是柳贵妃,不知道李大人这般口口声声将我七皇兄挂在嘴上,是何道理?”就在这时候,宇泓墨掀帘而出,火红的衣衫,绝美的容颜,立刻成为全场的焦点,“这件事本殿下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红缨姑娘不过是不忿郑大人被冤枉,这才冲出来想要吓吓李大人,也是她中心为主。但毕竟是个柔弱女子,李大人下这样的狠手,未免太过分了!至于李大人说的匕首,本殿下可并没有看到,而且这事也容易查,只要到刑部,让人搜检红英姑娘的尸体,有没有匕首自然一目了然!”

    一目了然个屁!李树杰心中已经在爆粗口了。

    不说这一路到刑部被做手脚的可能性,但就方才那小泵娘扑在那女子尸体上,也早就有足够的时间将匕首藏起来了!偏偏这是位千金小姐,也不能无缘无故地搜身,只要找个空隙将匕首丢掉,那就是死无对证!

    听着宇泓墨的称谓,李树杰心中暗自警惕:“阁下是……。”

    “九殿下!”裴诸城立刻明白宇泓墨在这时候出场的用意,故意扬高声音道。

    宇泓墨忙还礼,神色极为恭敬:“裴大人千万别这么多礼,太折煞我了!”对着裴诸城,他立刻自称为“我”,言行举止都十分谦逊,表明了是对裴诸城十分恭敬。

    眼见这番情形,周围的人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九殿下这是摆明了要替这位裴大人说话嘛!

    原本就是个撞船的事件,没想到两边的来头都这么大,一边是七殿下的养父,一遍则是九殿下摆明了袒护,两边他们都得罪不起,招惹不起,再待下去,谁知道还要扯出什么事端来?说不定就得夹在两位殿下当众受气,还是早走为妙!于是,周围的船纷纷,飞一般地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码头正被那位李大人占着,这些船干脆就停在了岸边,直接上岸。

    这撇清的姿态再明白不过,这会儿一走,想要再把人找出来可就千难万难,想要找个证人那是难比登天。而如今九殿下摆明站在对方的阵营,故意跟他过不去!李树杰想起宇泓烨曾经写信给他,透漏出来跟这位九殿下很不对劲的模样,难道说今天这事情是九殿下故意设计,就是为了逮他的错处,借此来打击昊儿?

    若是如此,他可不能因小失大!

    也或许对方的意思,不过是为了之前的沉船事件,为今之计,只有尽快地将这件事压下来,免得闹得更大!打定主意,李树杰的姿态立刻低了下来,声音很缓和地道:“这位裴大人,还有郑大人,大家都是在朝为官,为了一点小事弄得大家都下不来台,又是何必呢?在下之前有冒犯之处,在此向诸位赔个不是!”

    “刚才不是很张扬吗?”郑巢讥讽道,“怎么这会儿李大人的脊梁骨就软了?”

    “方才的确是在下不对,的确是小女先挑衅,先撞船,这才导致了现在的事端,船毁是她自作自受,与人无尤,阁下船只的毁损维修的费用,在下愿意全部承担。这里是一万两银票,权作赔偿之费,在下也在这里向诸位道歉,是我教女不严,往后定然会严加管教,免得再生事端!”李树杰半点也不辩解,拿出了最大的诚意。

    虽然一万两不是小数目,但若能够就此了结此事,免得牵连更多,也是值得的。

    裴诸城和郑巢都是为李树杰方才的颠倒黑白而恼怒,眼下见他前倨后恭,更加不屑,但红缨的“死”也有待商榷,还是见好就收的好。反正,看到李树杰眼下这番嘴脸,也够出气的了!裴诸城开口道:“算了,我们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既然李大人这么快就能想明白,认错赔礼,银票就——”

    虽然不想多计较,但话语中却还是透漏出浓郁的讥讽之意。

    “既然李大人这般有诚意,那我们也却之不恭!”见父亲有意拒绝,裴元歌立刻截断他的话语,派人到对面船上去取银票,拿到手,见果然是运通钱庄在靖州的分点所开出的银票,有着钱庄的印章,以及李府的私章,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不过,方才贵府的船上桅杆差点砸到码头众人,虽然侥幸没有人伤亡,但也有些碎屑飞溅到岸上,多半有人受伤,李大人是不是也应该处理下?”

    “应该的!”李树杰咬牙道,回头立刻吩咐管家李忠,到码头去查探,如果有人受伤,就立刻送去医馆诊治,所有费用都由李府承担。

    “哎,李大人,刚才桅杆砸过来,多亏本殿下应变及时,才没有造成人伤亡,李大人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见状,宇泓墨也横插一脚,道,“要知道,之前桅杆掉下来的地方,有好几位京城官员的马车在,要是被桅杆砸死了,这事情可就闹大了,李大人说是不是?”

    李树杰心中恼火不已,一个接一个,得寸进尺,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如果说方才岸上人员的诊治,他还掏得利落,毕竟这种事情也能宣扬李府的名声,但眼下这位九殿下却是在明目张胆地敲竹杠了!有宇泓烨这层关系在,他压根就没必要再去搭九殿下这根线,再者,从昊儿信里透漏出来的意思,只怕搭也搭不上,这钱若是给了九殿下,那绝对就是打水漂的份儿!

    而且听九殿下话里的意思,显然这数目还得多于方才的一万两!

    李树杰心中真是后悔,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该给钱给得那么痛快!但是到如今,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再者,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平息这件事,没必要为这点银子得罪九殿下!李树杰在心中不住地安慰自己,勉强从袖中又取出一万五的银票,递了过去,道:“多谢九殿下及时搭救,没有酿成大祸,一点心意,请九殿下不要推辞!”

    这钱不用别人去取,宇泓墨自个飞身过去,拿了钱看也不看就塞进袖袋,笑吟吟地道:“李大人随身就带着几万两的银票,真是有钱!”

    “九殿下说笑了!”李树杰陪着笑脸,心却在滴血。

    这可都是钱啊!

    眼见这竹杠敲得这么顺利,连郑巢都忍不住想要入伙,就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借口,忽然看到地上的红缨,灵机一动,道:“李大人,红缨是我妻子的爱婢,我妻子实在很喜欢她,所以才要消了她的奴籍,原本是想要认作干女儿的,现如今这干女儿没了,我怎么向妻子交代?李大人总要给我个说法吧!”

    李树杰差点没忍住破口大骂,这人太无耻了!

    说什么关系好,什么要认干女儿,现如今你干女儿的尸体就在眼前,你居然就舔着脸拿她的尸体来讹诈钱财,还好意思说什么喜欢?什么干女儿?简直是厚颜无耻,卑鄙龌龊,阴险狠毒……。李树杰把所知道的贬义词全部用在郑巢的身上,这才平静了下情绪,道:“应该的,俗话说得好,千金小姐千金小姐,这一千两银票,就当时处理这位姑娘的后事之用,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大局为重,大局为重,李树杰反复地告诫自己。

    生怕这个无耻的家伙漫天要价,李树杰刻意强调了“千金”!

    甚至还把抖抖衣襟和袖袋,表示再也没有了。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反正红缨也没死!郑巢倒很能想得开,上前跃身过了桥,将钱取饼来,当着李树杰的面点了一遍,道:“嗯,是一千两,没错!”

    妈的,难道我还会黑你的钱不成?李树杰看着眼前可恶的脸,恨不得一拳过去揍他个鼻青脸肿。

    看到九殿下朝自己微微一笑,似乎并没有鄙夷他这般趁机敲诈的行为,郑巢心中大喜,深为自己能够追随偶像九殿下的行为而感到骄傲,眼珠一转,道:“九殿下,咱们回船继续聊吧!”

    宇泓墨点点头:“好!”

    哇塞,九殿下跟我说话了,九殿下跟我说话了!郑巢激动不已。

    两人回到船上,郑巢回头看看李树杰,再摸摸袖袋里的银票,反正钱已经到手,他李树杰休想要回去!当即道:“好了好了,李大人已经知错了,也诚恳的赔礼道歉了,红缨丫头你就别再吓唬他了,快起来回去洗洗吧,这一头血,还真够吓人的!”

    元歌侄女聪明,但并不狠毒,红缨八成是装死,这点郑巢肯定得很。

    果然,闻言红缨立刻起身。她完全是按照元歌小姐的话语行事,料想到她突然偷袭,又悄悄亮出匕首,李树杰慌乱之下,定然会全力反击,竭力让她远离,出手绝不会轻,因此早在衣裳里做了手脚,她本身又深谙卸力技巧,李树杰那狠狠的一脚,被她借来飞回船身,已经全部卸掉,因此根本就没有受伤。至于那摊血迹……

    船上有活鸡活鸭用来做饭,她照元歌小姐的吩咐,到厨房杀鸡取血,包括在头发里,趁着落地的空隙将血弄出来,就造成了流血的假相。

    “老爷,人家李大人可说了,这钱是给我的,你可不能独吞!”知道自家老爷不计较规矩,红缨便也歪着头,俏皮地开着玩笑。

    “胡说八道,人家说了是给你处理后事的,你这不没事吗?敢跟你家老爷我抢钱,你活得不耐烦了!”郑巢厉声呵斥道,“快回去船舱,姑娘家家的,怎么就能这么大咧咧地露面,成何体统?快回去快回去!”

    红缨笑着回去船舱梳洗。

    李树杰在自家船上,遥遥地看见这副场景,目瞪口呆之后,立刻明白自己上当了,顿时差点疯了!他原本好好的优势,能够将责任全部推倒这两个人的身上,结果却要低声下气地跟那两个家伙赔不是,承担所有责任,还赔出去了两万六千两银子!两万六千两啊!就是以为这女的被自己弄死了,不想把事情闹大,牵连到七殿下,结果……。他妈的居然是假的!

    这女的根本就好好的没事,从头到尾都是圈套,故意要阴他!

    妈的!

    “你们——”李树杰气得双眼冒火,目眦欲裂地嘶喊着,“居然耍这种手段!”

    “怎么?李大人还有什么要指教的吗?”裴元歌笑吟吟地看着他,扬声道,“方才你可是已经承认,这次沉船事件,全是令爱的错,怎么现在要反悔吗?有九殿下在,说出去的话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收回来的吧?再者,我们手中可是有这些银票,上面盖着你们李府的私章,如果你不是心虚的话,为什么要给我们银票赔礼道歉?别再说七殿下,就算要闹到皇上跟前,我也敢跟你对峙!”

    裴诸城和郑巢这才明白裴元歌方才那番话的用意,原来不是为了拿钱让李树杰心痛,而是为了留证。

    至于派人到岸上给众人看伤,自然也是同样的用意。

    如果不是李府的错,为什么李树杰要给他们赔偿银子,还要去给岸上受到波及的人善后呢?

    “元歌侄女这招高明,以后我老郑得跟着学学!”郑巢一拍大腿,翘着大拇指夸赞道,再回头去看李树杰那副又急又恨又不敢轻启事端的模样,顿时觉得什么气都解了!让李树杰吃了大大的闷亏,出血赔银子,又被气得吐血,却又无可奈何,还有比这更解气的结果吗?

    至于因此得罪七殿下的事情,郑巢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得罪就得罪了,反正有这样的爹,估计也养不出多好的儿子,这样的人居然是皇子,那危害更大,更应该加把劲儿把他拉下来,免得他去祸害大夏王朝!再者,反正还有裴大哥在,凡事他肯定会顶在前面,反正最糟糕的结果不过是两人一块回家去种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眼前还有九殿下是同伙……。

    “要是别人,认错了多半不会反悔,不过,看这位李大人能屈能伸的模样,我觉得还是防一手的好,免得他又折腾!”裴元歌努努嘴,不屑地道,结果还真被她猜对了,果然不要脸,难怪会养出宇泓烨那样的性子!

    “就你古灵精怪!”裴诸城笑着道,也不再提那一万两银子的事情,让元歌自己支配,想了想,拍拍郑巢的肩膀道,“咱们进去吧!弟妹和我夫人还在等着,正好回去把事情说清楚,免得她们挂心!”却是和他抢先进去,留给裴元歌和宇泓墨片刻的独处时间。

    宇泓墨哪里会放过这机会,当即凑到裴元歌跟前,道:“好了,打赌我输了,我给元歌你吃豆腐!”

    说着,闭着眼睛,一副任君处置,绝不反抗的模样。

    “没正经!”裴元歌嗔道,脸却不争气地红了,急忙转过话题,伸手到宇泓墨跟前,“九殿下,如果不是我及时拦住案亲的话语,九殿下这一万五千两的银票只怕也不好要到手,是不是该分我一点?”

    “哎,元歌你急什么?我的银票,还不就是你的?等到你嫁给我,我的私房钱还不是给你,何必急在一时呢?”宇泓墨笑吟吟地调笑着道。

    “你就爱说疯话!”裴元歌有些恼羞成怒。

    “这可不是疯话,是认真的!”宇泓墨脸上再没有方才的嬉笑轻浮,认真地道,“我已经向父皇请旨了,父皇说知道了。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有八成的把握,父皇会答应的!元歌,我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嫁给我,成为宇泓墨名正言顺的妻子!”

    ——分界线——

    经过几日的沉思,皇帝来到沉香宫,和柳贵妃闲聊几句,漫不经心地道:“泓烨也不小了,该是娶亲的时候,你也为他相看着,如果有合适的就告诉朕。当然,也要看看泓烨的意思,不过,也不能太纵容他了!”

    柳贵妃心中一沉。

    那日明明烨儿和宇泓墨都向皇上请旨,请求赐婚裴元歌,但现在皇上却单单提起烨儿,还让她为烨儿相看,显然实在委婉地拒绝烨儿请旨赐婚的意思。这么说,皇上是决定把裴元歌赐婚给宇泓墨了吗?柳贵妃一时心乱如麻,拿捏不定皇帝此举究竟是抬举烨儿,还是更抬举宇泓墨。

    虽然说皇帝驳回了烨儿的意思,但裴元歌之前为了给宇泓墨求情触怒了皇上,这几年来,皇上压根就不让任何人提起她;再者,裴元歌原本曾经是要入宫的,虽然是太后的大力促成,但当初皇帝对裴元歌也真的另眼相看,裴元歌为宇泓墨请求触怒皇上,未必就没有皇上的死心在作怪。

    这样的女子,皇上不愿意配给烨儿,也是正常。

    柳贵妃脑海中闪过万千思绪,但无论如何,皇上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显然已经做出决定,没有必要再让烨儿为了一个女人触怒皇上,毕竟裴元歌的身份如此敏感,不能不慎重!想着,柳贵妃立刻道:“妾身知道了,皇上放心,妾身会好好劝说烨儿,不会再让他这般胡闹了!”

    “嗯。”皇帝点点头,离开沉香宫,仰望着苍穹,沉默不语。

    虽然时隔三年,虽然他也在努力地查探着两人的动静,但是世事无绝对,他也不敢断言,这般决定对裴元歌是否真正是好的。但是……。裴元歌,既然你肯用朕那般珍贵的允诺,为宇泓墨博得一线转圜余地,既然,你已经付出这么多,铁了心地认定了宇泓墨,那朕就成全你。

    但愿……。将来你和朕都不会后悔!

    等到皇帝离开,柳贵妃立刻将宇泓烨叫来,将皇帝的决定告诉了他。

    果然不出所料,听到这个消息后,宇泓烨立刻暴怒起来,猛地将手边的杯子摔在地上,砸个粉碎。同时他也暴躁地站起身来,走来走去,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冲地开口:“为什么父皇会应允宇泓墨,却驳斥了我的i意思?母妃,明明父皇比较疼我,难道不应该更看重我的意思吗?为什么却是宇泓墨?这到底是为什么?”

    想到裴元歌就这样成为宇泓墨的妻子,他就从心底感到一阵愤怒。

    “母妃,你不是说,当年冷翠宫那样的布置是最好的吗?不用十足证据,只要让父皇有了疑心,自然会渐渐疏远宇泓墨,到时候整个皇宫就都是我的,为什么现在父皇一样还是重用宇泓墨?”宇泓烨不甘地道,居然将他和宇泓墨并称京城双杰!宇泓墨他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他并称?

    明明就是个小偷,偷走了属于他的一切,包括裴元歌!

    宇泓墨不过是母妃痛失他的情况下寻找的替身,只是他的影子而已,现在他回来了,影子就该消失!消失!

    “你冷静点!”听他这般嚷嚷出三年前的时候,柳贵妃吓了一跳,急忙喝止他,将他拉过来,细细地道,“烨儿,虽然皇上驳斥了你的意思,可能会赐婚给宇泓墨,但这并不代表皇上更看重宇泓墨!你要知道,你是皇子,你的婚配可以说影响着整个朝堂的局势,皇上不能单纯因为你想娶裴元歌,他就应允,总要从大局考虑,她本人的聪明,她的家族,她身后的势力,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

    “母妃的意思是……。”宇泓烨皱眉道。

    柳贵妃柔声道:“你这么聪明,难道还不明白你父皇的意思吗?裴元歌本人固然不错,但她终究名声有碍,有着太多的是非,如果你娶了她,会有种种事端。或者这还不算什么,可是要想想裴府!裴诸城镇守边疆几十年,军功赫赫,可是,到现在连爵位都没有,反而武将转文职,即使在平定叶氏中立下功劳,到最后反而被贬职,可见是失了圣心的。这样的岳父,怎么能够成为你的助力?再说裴府,裴府完全没有根基,都是裴诸城一手撑起来的,完全没有家族势力,裴诸城又是个倔性子,到时候妻族可是一点都借不上力!”

    “母妃,叶氏已倒,现在宫里是母妃你掌宫,又有柳氏,而我也是父皇疼爱的孩子,哪里还需要这些东西?”宇泓烨咬牙道,无论如何,他就是要得到裴元歌,尤其不能容忍她嫁给宇泓墨。

    “傻孩子,我知道你生性高傲,但有的事情总还是要考虑的,除非你甘心只做个闲散王爷,将皇位拱手让给宇泓墨!”柳贵妃柔声道,故意激将道,“至于裴元歌,如果你真这么喜欢她,等到你将来继位,成为皇帝,坐拥四海,想要得到她还不容易吗?”

    宇泓墨咬牙,思考着柳贵妃的话。

    虽然不甘心,但父皇既然透漏出这样的意思,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与其在这种事情上触怒父皇,还不如暂时按捺,等到他登上大宝,找个借口处死宇泓墨,再随便捏造个身份让裴元歌入宫,岂不是更好?毕竟,那时候裴府也在他手心里,裴元歌和父亲母亲感情那么好,总不能丝毫不顾及裴府吧!

    见宇泓烨渐渐平静下来,柳贵妃就知道他已经心动,继续道:“虽然皇上驳回了你的请旨,但并没有因此就决定你的婚事,而是让母妃相看,也就等于还是让你拿主意,可见皇上还是很顾虑你的心情的。现在,你别犯执拗,好生选蚌名门闺秀,我就请皇上为你赐婚!”

    “……。我知道了!”

    宇泓烨窝着满心的火回到德昭宫,贴身的乔公公也听到了他和柳贵妃的对话,知道七殿下是为婚事郁郁,捏了捏袖袋里的银票,悄声道:“七殿下,奴才觉得贵妃娘娘字字珠玑,现在皇上那里已经难以逆转,不如静下心思,好生为以后打算,找个乖巧听话,完全以九殿下您为天的女子,这样就算日后您要宣召裴四小姐入宫,她也不敢做声不是?”

    宇泓烨转头,凝眸看着乔公公,挑眉道:“哦?这么说,你是不是还有人选?”

    “七殿下真是英明!”乔公公悄悄地在宇泓烨耳边说出了一个名字,“而且,那人为了表示诚意,在外城的醉湖楼订了雅间,请七殿下您明日午时相见,说是有重要的话要当面和七殿下讲,七殿下您不妨亲眼见见,毕竟这七皇子妃以后也要成为七殿下您的助力,总得您亲自认可才行!”

    宇泓烨淡淡听着,点头道:“好,你去给那人消息,本殿下明日会去!”

    “奴才这就去!”乔公公冷呵呵地去了。

    等到乔公公走得远了,宇泓墨才将德昭宫的副总管王公公叫过来,冷眸道:“王茗泉,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德昭宫的大总管,回头告诉母妃一声,本殿下下的旨意,让乔公公到尚薪司去!”哼,好端端的,乔公公会替毫不相识的人说话?分明是受了对方的贿赂,这样的奴才,在身边只会是累赘!

    不过,一码归一码,能够想到乔公公的路子,能够把话传到他耳朵,那人也算有本事。

    居然还敢提出亲自见他……。既然如此,他就去看看,对方是个什么货色。

    次日午时,宇泓烨故意延迟了一个时辰才来,得知那雅间依然留着,这才举步上去,推门而入,看到一个身着淡青色衣裳的纤细身影立在床边,听到门推开的声音离开转身,眼眸中明显路过一抹惊喜和欢悦,上前福身道:“小女拜见七殿下!”

    眉目婉柔,宛然是个秀丽佳人,却带着些许寻常女子所没有的沧桑,却是李纤柔。

    “本殿下这辈子遇到的奇事不少,不过算起来,还是今天这件最有趣!”宇泓烨完全没有好声色,轻蔑地道,“居然敢自荐求本殿下娶你。李纤柔,你倒是说说看,本殿下为什么要娶一个没人要的老姑娘?凭什么?”

    虽然裴元歌曾经为她奔走努力过,后来太后和叶氏也覆灭了,但是在此之前,李纤柔的继母却已经过世,三年孝守下来,她已经十九岁,若再无法婚配,往后或许只有青灯古佛度日了!因此,这次的机会对李纤柔来说极为重要,她必须抓紧,成为人上人,将从前蔑视过她,嘲弄过她的人统统踩在脚底下。

    “既然七殿下肯来,想必是有原因的,不是吗?”李纤柔力求镇静。

    看着她故作沉静的模样,手却明显在微微颤抖,宇泓烨忍不住就想起了另外一个女子,若是裴元歌要与人谈判,绝不会是这般模样,她的眼眸会是沉静的,明亮的,浑身上下都带着令人眩目的光彩,让他无法移开眼睛!想到这里,宇泓烨不由得觉得有些乏味,不耐烦地道:“李纤柔,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在本殿下面前卖弄?本殿下肯给你机会,是你的荣幸,再耍心机的话,本殿下恕不奉陪!”

    李纤柔努力积聚起来的沉静立刻烟消云散:“七殿下请留步!”

    果然,小小的试探,就试出了她的底线!宇泓烨摇摇头:“有话快说,本殿下没时间陪你在这里废话!”

    “小女之所以敢提出这样的奢求,第一是因为小女未婚的原因。小女至今未婚,是因为受到五殿下的牵连,换而言之是被叶氏害的,叶氏谋逆,皇上定然对叶氏恨之入骨,七殿下若是娶了小女,是在为叶氏所造的罪孽善后,天下人定会因此认为七殿下您宅心仁厚,会让七殿下声誉大增。”

    “是吗?”宇泓烨冷冷地笑道,“也许人家会说,我宇泓烨已经沦落到要娶一个是救人,还无法出嫁的女子,反而对我的声势造成损害!”

    “但这种舆论的声势,是可以造出来的,不是吗?”李纤柔心里有些急了。

    宇泓烨乜眼道:“你有什么资格,能够让本殿下大费心思地为你造势?最后只是将你变成受害者,你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