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34章 扭转乾坤,智挫宇泓烨(下)

重生之嫡女无双 234章 扭转乾坤,智挫宇泓烨(下)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早在裴元歌进入冷翠宫后,寒麟就识趣地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这对有情人。浪客中文网

    不知道过了多久,裴四小姐才从冷翠宫出来,神色貌似平静,微敛的眼眸中却隐隐透出耀眼的华彩,寒麟心中喜悦,想必裴四小姐一定说服了九殿下,心情才会这样好。他把裴四小姐请过来,真是做对了!忙迎了上去,悄声道:“裴四小姐这边走!”

    “寒麟,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九殿下!”

    在这个时候还能够站在泓墨身边,为泓墨奔走,眼前这名暗卫的忠诚不言自喻,正因为如此,裴元歌才愿意提点他,“他是个值得你们追随的主子!寒麟,以后你在他身边,要好好照顾九殿下!”

    “四小姐这样说,卑职就放心了!卑职一定会的!”寒麟用力地点点头。

    裴元歌看着眼前这张年轻而充满悲痛,彷徨的脸,看着他眼底的青黑,想起王美人和寒铁的死,还有泓墨说的那些失踪的暗卫,想必寒麟心里也很不好受,神色穆然,颔首道:“寒麟,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都是你鞍前马后地操劳,奔波,辛苦你了!”

    寒麟的眼圈顿时红了,随即又觉得这个样子很掉价,敛了敛神色,透出一股与年纪和性情不相符的沉毅,摇摇头,道:“我们的命都是九殿下救的,这不算什么。而且,为了九殿下,为了寒铁,就算再辛苦都无所谓,一定要让那群凶手血债血偿!”说着,忽然想起什么,道,“对了,裴四小姐,卑职差点忘了一件事,六殿下曾经找过卑职,说想要和裴四小姐您见上一面。”

    “六殿下?托你?来找我?”裴元歌眉头微蹙,“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三天前,他悄悄地来冷翠宫拜祭了王婕妤,当时九殿下还是谁都不理。六殿下也没在意,出来后突然向卑职说,他有事想要告诉裴四小姐。”寒麟思索着道,“当时卑职觉得很奇怪,不懂六殿下为何会找卑职来传话,就说没有九殿下的命令,卑职不敢擅自出宫,而且,和裴四小姐也不熟,男女有别,不敢随意带话。”

    “六殿下怎么说?”裴元歌追问道。

    “六殿下说,他只是遇到一些事情,说告诉给裴四小姐您或许有用,并没有恶意。卑职不敢应答,就坚持说如果六殿下有要紧事,可以自己去裴府。六殿下苦笑了下,就没再说话。”寒麟继续道,“不过,六殿下在宫里向来没有什么地位,又没有差事,卑职想,他想要出宫,只怕不太容易。”

    六殿下要见她?会是为了什么事?裴元歌思索着。

    对于这位六殿下,除了赵婕妤之死时的匆匆一面外,裴元歌后来也曾经见过。

    那时候她为了避嫌,表示自己无心刺探太后和叶氏的情报,每次太后找借口让她回避时,她就离开萱晖宫,到御花园随意游览散步,倒是曾经偶遇过宇泓瀚两次,有时候也会闲聊几句。

    或许是因为常年不受宠,加上身体虚弱,这位六殿下倒是和其余几位皇子性情都不相同,言谈举止都十分温和,有时候甚至会有些局促。经过赵婕妤之死的事件,身体比先前好了许多,有时候也回到上书房去读书。不过因为从小到大卧病在床,德妃早逝,母族衰败,没有人教导,无论文武功课,都落得十分厉害,上书房的太傅们又没把这位六殿下放在心上,自然不会特意照顾他的进度,因此十分吃力。

    裴元歌见过他两次,两次他都在读书,常常会有困解之处,却也无人指导。

    对这位六殿下,裴元歌还是抱着三分同情怜悯之心,她能够解答的地方,也会帮他解说解说。而六殿下倒也没有骄娇二气,倒没觉得因为裴元歌是女子,他是男子,而且是皇子而感到别扭,倒是抓住一切机会努力进取,听得十分认真。看着他那般模样,裴元歌有时候倒也觉得悲哀,堂堂的皇子,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生在皇室,倒真是一种悲哀。

    不过,从这几次的接触之中,裴元歌倒觉得这位六殿下本性不错,这时候找她,说不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她帮忙。六殿下的处境本就不好,若能在这时候竭尽全力帮忙,将来说不定能够在关键时候派上用场,毕竟他是皇子,而且立场比较中立。而且如今泓墨的处境不算好,多结善缘总没有坏处。

    想到这里,裴元歌稍加思索,便道:“寒麟,你现在去告诉六殿下,就说我在松泉宫里等他!”

    顿了顿,道:“小心点,以防有诈!”

    虽然说六殿下和柳贵妃等人没有什么牵扯,但如今柳贵妃等人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难保这位处境堪舆的六殿下不会靠过去。如今是关键时刻,小心点总没有坏处!

    松泉宫也是一座冷宫,草木荒芜,凋零凄清,平时根本就不会有人经过。

    裴元歌没等多久,便看到宇泓瀚随着寒麟匆匆赶来,一身天蓝色绣水云纹的簇新团龙袍,到衬得面色好了许多,不再像往日那般看起来苍白虚弱。寒麟站在他的身后,朝着裴元歌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事情并无蹊跷,随即便站在一边,却并不退下,以防万一。

    裴元歌福了福身,道:“六殿下安好!”

    “裴四小姐!”宇泓墨拱了拱手,神色温和。

    “六殿下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想必进来身体无恙,真是可喜可贺。”裴元歌寒暄着,并没有解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只道,“听寒麟说,六殿下有要事要见我,不知道是什么事?”顿了顿,目视寒麟,示意他退远点,确定他听不到自己的话语,这才轻声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六殿下请尽避说,我能够帮忙的就绝不推诿!”

    她知道这位六殿下情形并不好,可以说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处处艰难。

    宇泓瀚知道她是顾忌自己的颜面,免得被寒麟听到这些话,心中感激,道:“多谢裴四小姐挂怀,不过我今日还好。这次找裴四小姐,是因为……。我还是从头说起吧!裴四小姐应该知道,我最近才开始到上书房,聆听太傅教诲,只是拉下的功课实在太多,常常会遇到困惑不解之处,也无处寻人解答,好在能够到宫里的藏书楼去,只好自己去找书看,以求能够尽快跟上,因此我最近倒是常到藏书楼去。”

    裴元歌点点头,安静地听着。

    “藏书楼只有皇室众人才能进去,但是因为藏书太多,分类又杂乱,找起来十分困难,所以很少有人进去。我在找书的时候,看到了一本本朝的皇室宗谱,本来只是一时好奇,随手翻阅的,结果却在里面发现一件事。我……。”宇泓瀚说着,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措辞,神色显得颇为犹疑。

    皇室宗谱?

    裴元歌心中一跳,隐隐想到了什么,却并没有催促,而是等着宇泓瀚的下文。

    “刚开始,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知道后来出了冷翠宫的事情。”宇泓瀚斟酌着字句道,“虽然说当时父皇下令,禁止再谈论此事,可是,毕竟当时在场的人很多,而且,也有可能有有心人在其中推波助澜,所以,这件事的详细情形其实早就在暗地里传开,我也是听到宫女太监们议论才知道这件事的,而且,听那些宫女太监的意思,似乎父皇怀疑九皇弟弑母。听说当时裴四小姐也在场,不知道真的是这样吗?”

    连消息闭塞的六殿下都知道这件事,看起来皇帝虽然下了禁口令,但冷翠宫的事情早已经传开。

    而泓墨“弑母”的嫌疑,大概也深深地覆盖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究竟是谁的手笔,裴元歌不用想都知道,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愤怒,碎玉般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过了会儿才点点头,道:“皇上的确有这种疑心!”既然宇泓瀚已经从旁人口中听到这件事,她再否认就有欺瞒的嫌疑,但很快就坚定地道,“但是,不是九殿下!”

    听宇泓瀚提到皇室宗谱,裴元歌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他找她的用意,心中极为重视,所以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欺瞒。

    宇泓瀚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我曾经去过冷翠宫,见过九皇弟。我也曾经亲眼看着母妃亡故,所以我知道那种感觉,看九皇弟为王婕妤守灵的模样,我觉得他是真的伤心,也相信王婕妤的死和九皇弟无关,也曾经和父皇说过,可惜我人微言轻,父皇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皇上曾经和六殿下谈起过冷翠宫的事情吗?”裴元歌心中一震,忽然问道。

    “那倒不是。”宇泓瀚摇摇头,道,“父皇待我一向寻常,哪里会跟我谈论这种事情?是我从冷翠宫回来后的第二天,我照规矩去给父皇请安,父皇突然问起来,我就照实说了,结果父皇的神色似乎突然变得很恼怒,让我退下,我就没敢再说,我想,父皇应该并不相信我的话!”

    皇帝会问六殿下冷翠宫的事情,应该是心中还有怀疑,但是听六殿下这样说,又突然变得极为恼怒。

    “六殿下,恕我冒昧,不知道您能不能把当时您和皇上的对话完整得告诉我?”

    “当然可以。”宇泓瀚点点头,坦然道,“其实也没有几句话,当时我本来已经准备离开了,父皇突然说,你昨天去了冷翠宫,情形如何?我就回答说,冷翠宫很凄清,好像没有人去祭拜王婕妤,只有九皇弟独自守灵。九皇弟瘦了许多,神情给人的感觉很伤痛,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只是默默地守灵。然后父皇就勃然变色,将手中的朱笔仍在地上,断成两截。我吓了一跳,不敢说话,过了一会儿,父皇就让我退下了。”

    六殿下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妥,为什么皇上会突然大怒呢?裴元歌思索着。

    见她正在思考,宇泓瀚也不打扰。

    好一会儿,裴元歌才回过神来,道,“无论如何,六殿下肯为九殿下说话,足感盛情。我代九殿下多谢六殿下了!”

    “裴四小姐别这么说,可惜我没帮上什么忙!”宇泓瀚忙摇头道。

    裴元歌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道:“抱歉,刚才是我打断了六殿下的话,还请六殿下继续讲。六殿下知道了冷翠宫的事情,是不是觉得和之前六殿下所看到的皇室宗谱有什么关联?”

    “裴四小姐果然聪慧,一下子就想到了。”宇泓瀚这才想起正题,忙道,“其实,我在那本宗谱上看到的事情,和父皇有关,父皇其实并不是先皇的亲生儿子,而是嗣子!谤据上面的记载,皇曾祖父共有二子,就是先皇和宁王。皇曾祖父比较喜爱先皇,想要立其为太子,但是先皇却有个致命的缺陷,便是没有子嗣,这点对于承嗣极为不利,宁王抓住这点大肆攻击,后来,为了平息这件事,经过皇室宗族的商议,便从宗族中选取永德王府一脉的嫡次子,过继给先皇,就是父皇。之后先皇便被名正言顺地立为太子。”

    皇帝竟然是嗣子?而他原本是永德王府的嫡次子?

    永德王府……。

    裴元歌的手微微颤抖起来,想到赵林的话,再想到太后和皇帝之间的种种异常,问道:“既然皇上曾是永德王府的嫡次子,也就是说,永德王妃仍有嫡长子承嗣,为何现在却从来不曾听说?”

    “根本宗谱的记载,在二十九年前,京城曾经出现过很凶险的天花灾害,当时天花甚至传染到皇宫,连嫔妃都死了很多人。而永德王府……。在这场肆虐的天花中,满府尽亡,这支皇室宗族,便由此而彻底湮灭。”宇泓瀚声音低沉,“当初,或许是为了避免反客为主的情形,所以特意挑选比较弱势,近乎没落的永德王府,所以,永德王府因为天花肆虐而亡,也没有人理会。时隔久远,裴四小姐没听过也正常,只怕连九皇弟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吧!”

    年幼孩儿想要平安长大,在皇室尤其不易,所以当时过继挑选的是已经长大的少年。

    因为孩子已经长大记事,害怕他将来继位后,记挂生父生母的恩德,若生父生母再很有权势,说不定整个江山会变成他们这一支的,这就是所谓的反客为主。为了避免这种情形,所以才挑选上了弱势的永德王府,结果在二十九年前满府尽亡……。

    这样一来,皇帝和太后之间的恩恩怨怨就全部解释得通了。

    因为皇帝原本是永德王府的嫡次子,而永德王府已经没落,所以他才能够娶没有任何身家背景的景芫为妻,随后才被过继给先皇,因此太后对这桩婚事也无能为力。等到先皇即位,皇帝被立为太子时,太后的不甘心终于发展到顶峰,于是设计害死了景芫,将叶玉臻扶持为太子妃。、

    难怪当初那名宫女的话,会招惹太后的忌讳,因为太后根本就没有照顾过幼时的皇帝,更担心皇帝会因此想起永德王府,所以才会狠下杀手。

    二十九年前,天花……。

    身为太子妃的景芫,身为皇帝生身之父的永德王府,都在这场天花中亡故……太后好狠毒的心思,好缜密的手段,居然没有露出任何惹人怀疑的破绽。不,或许并非没有破绽,或许会有人疑心,但是从皇帝被过继那刻起,永德王府就成为禁忌,本身又弱势,又有谁会为永德王府讨回这个公道?

    发妻被害,生身父母尽亡,举府被灭……。难怪皇帝会想要叶氏万劫不复!

    而这样一来,皇帝对泓墨的心结也就昭然若揭。

    虽然闭口不提,但是永德王府被灭,皇帝心里不可能没有怨恨,也正因为如此,皇帝一定会常常顾念生母的恩德。而泓墨……。泓墨生母是王婕妤,后来被抱养到柳贵妃膝下,可是表面上泓墨却只与柳贵妃亲近,对生母不闻不问,所以皇帝认为泓墨生性薄凉,丝毫不顾念生母的生育之恩,为了荣华富贵攀附柳贵妃这个养母,心中自然存在偏见。

    或许是曾经的惨烈经历,以及种种凶险磨难,皇帝性情冷硬,极少感情用事。

    但这样的人,一旦感情用事起来,却会格外偏执。而这样生母养母的相似经历,说不定会勾起皇帝的某些心境。从不感情用事的人,一旦感情用事起来,反而会格外的偏执。

    因为自身的经历,由己推人,所以皇帝才会不喜泓墨。

    正因为心中存了泓墨薄凉的偏见,所以发生冷翠宫的事情后,皇帝会下意识地认为,以泓墨的薄凉,做出杀死生母讨好柳贵妃,向柳贵妃表明心迹的行为。心中存了这样的设想,再加上泓墨从不和生母亲近,突然对生母之死表现得如此哀痛欲绝,所以皇帝自然而然地会认为那是伪装。

    甚至,泓墨表现得越哀痛欲绝,皇帝会越愤怒。

    因为那些行为代表着泓墨的薄凉和虚伪,残忍和败坏。

    这真的是太……裴元歌甚至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宇泓瀚沉吟着道,“还有,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看过那本宗谱后,将它放在了史书的第二架第三格里,压在了中间。可是事后我再去找,却发现那本宗谱的位置却变到史书的第二架第四格,摆在最下面,而其余的书位置却丝毫没有变动。我查过藏书楼的出入记录,发现李明昊……也就是七皇弟宇泓烨曾经进过藏书楼。”

    宇泓瀚点到为止,并不详说,转而道,“父皇是嗣子,而九皇弟也是从王美人处抱养在柳贵妃膝下,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相似的经历,才让父皇对九皇弟存在一些偏见。眼下的情形,九皇弟不能自辩,而柳贵妃……。”

    说到这里,宇泓瀚顿了顿,眼眸中闪过一抹痛恨的神色。

    “柳贵妃刚刚认了七皇弟,只怕不会为九皇弟大费周折,我思来想去,我所知道的人中,或许只有裴四小姐的劝说,父皇还有可能听得进去。所以我才冒昧地找上裴四小姐,希望裴四小姐能够向父皇进谏……。”宇泓瀚神色诚恳地道,“如果真的能够劝说父皇,对九皇弟来说也有好处,不是吗?”

    裴元歌凝视着宇泓瀚:“六殿下为何对九殿下的事情如此关注?”

    “若是别人问我,我会说是因为我和九皇弟终究兄弟一场,不忍看他蒙冤。但裴四小姐曾经救过我的性命,又屡屡为我解惑,帮过我许多事情,我就不虚言了。”宇泓瀚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我的母妃是被柳贵妃害死的!而我也因此,不得不一直服食毒药,假装病危,以保性命……”

    裴元歌早就猜测他的病情有异,如今得到确认,但是却没有想到德妃竟然是被柳贵妃所害。

    “我原本想要遵照母妃的遗命,安静不惹人注意地活着,不参合到任何是非之中,只等着将来能够到封地去。可是,赵婕妤之死中,若不是裴四小姐为我说话,洗脱冤屈,只怕就会这样成为别人的替死鬼!我不想再这样了,也不想看着害死母妃的凶手耀武扬威!”

    宇泓瀚低声道,“可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想要报仇只是空谈……这次冷翠宫的阴谋,十有**是柳贵妃所设,这样一来,九皇弟和我,就有着相同的敌人!九皇弟就此沉沦,只会便宜了柳贵妃和七皇弟,但如果九皇弟能够翻身,那对柳贵妃来说,就是最可怕的心腹之患,所以,我不想九皇弟就这样被柳贵妃设计成功。”

    这番话语倒是很坦白,将自己的谋算全盘托出。

    还有一点,虽然他没有明说,但裴元歌也猜得出来,宇泓瀚不止想要挫败柳贵妃的阴谋,同时也想借这件事和泓墨搭上关系。宇泓瀚在皇宫中可谓一无所有,就连上书房的功课都只能自己查找,如果能够得到泓墨的帮助,许多事情都会事半功倍。

    能够数年如一日地服毒假装病重,这是宇泓瀚的隐忍;发现两次宗谱的位置变动,这是宇泓瀚的心细如发;看过宗谱上的内容,发生冷翠宫的事情时便能猜到前因后果,说明他思虑缜密,善于揣测人心;借着冷翠宫的阴谋,想要和泓墨站到同一战线,共同对抗柳贵妃,则说明他看事透澈,善于抓住机会;而将这件事托付给她,则更说明此人眼光非凡,心思细腻……

    这位六殿下,倒也不能等闲视之!

    “这件事多谢六殿下相告!”裴元歌福身道,“我定会尽力而为!”

    直到离开,裴元歌都没有询问宇泓瀚明明要向泓墨示好,却找上她的原因。从他托寒麟传消息给她开始,裴元歌就有所怀疑,而方才她也曾经试探他,故意代泓墨向宇泓烨致谢,感谢他在皇帝面前为泓墨说话,而宇泓瀚那种毫不奇怪,也不惊讶的神色更说明了一切——他知道她和泓墨的感情!

    这就更说明宇泓瀚的非凡之处。

    “寒麟,你去告诉泓墨,就说六殿下有意想要和他联手,并且告诉他,六殿下这个人不可小觑,让他斟酌着办!”裴元歌将这些消息告诉寒麟后,便陷入了沉思,无论如何,宇泓瀚带来的消息,对她来说是弥足珍贵的,也的确是可能让泓墨翻身的重要情报!

    因为相似的经历,所以皇帝对泓墨有着别其他皇子更多更深刻的感情。

    虽然眼下,这份感情是厌憎和痛恨,但是,如果谋划恰当,这种负面的情绪,未尝不能转化为正面的情绪。毕竟,泓墨是真心的爱着王美人,以及之前的柳贵妃,如果能够引起皇帝对于生母养母的共鸣,那泓墨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会是所有皇子之中独一无二的!

    这件事,她要好好地谋划谋划…。

    不过,这种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眼下,还是要先解决宇泓烨的问题!

    ★☆★

    “母妃,你常说宇泓墨有多厉害,现在看起来,不过尔尔!”

    沉香殿中,挥退了所有服侍的宫女太监,宇泓烨这才向柳贵妃道,想到宇泓墨这段时间的狼狈凄惨,心中快意无比,“不然,也不会被母妃的设计,弄得毫无还手之力,如今只能凄凄惨惨地呆在冷翠宫,半点手段都施展不出,简直是窝囊!”

    只是不知道裴元歌着了什么魔,偏偏就是看上了那个窝囊废。

    “如果他想要施展手段,那我反而放心些。”柳贵妃却不像他那么乐观,反而有些忧心忡忡,“皇上是聪明人,又对他怀有戒心,如果墨儿想要耍手段,皇上定然能够看出来,那就坐实了他这一切行为都是伪装,只是想要欺骗皇上。可他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只是死死地守着灵堂,皇上反而会怀疑王美人的死。没听说之前宇泓瀚去冷翠宫拜祭后,皇上还询问他墨儿的事情吗?”

    “可最后的结果,是惹得父皇勃然大怒!”宇泓烨不以为然地道。

    “如果皇上完全认为墨儿弑母,压根就不会去询问。他既然会问,那就代表着他还有怀疑,并未尽信。这样一来,墨儿并非没有翻身的余地。”柳贵妃语重心长地教导道,“烨儿,我知道你聪明,文武双全,现在又得皇上欢心,但皇宫并不是靖州,凶险诡谲之处超乎你的想象,不要等闲视之。”

    “说到底,还是母妃你心软,给他留了一线余地,故意在冷翠宫留下破绽,才会让父皇只是疑心,不然的话,父皇早就确定是他弑母,任他有通天的本事,都无法翻身!”宇泓烨不满地道,依照他的心思,真想彻底将宇泓墨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都不得翻身!

    宇泓墨他算什么?

    不过是个小偷,偷走了他的母亲,他的尊贵,他的一切一切,包括裴元歌!

    现在,他宇泓烨已经回来,就该向宇泓墨讨回所有。

    “过犹不及,皇上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如果布局表现得太过完美,皇上反而会觉得是有人在陷害墨儿,这般半遮半掩,似是而非,反而更会让皇上疑心,的确是墨儿弑母。只要皇上心里有了这根刺,总会慢慢厌弃他的,到时候,还有谁能够与你相争?”看着失而复得的孩子那种不满的面容,柳贵妃只觉得满心满眼都是欢喜的疼,终于……终于找到了烨儿,终于能够和烨儿团聚!

    只可惜,墨儿他……

    想到宇泓墨,柳贵妃就觉得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烨儿失而复得,本是好事,可是不知怎地,竟然跟墨儿水火不容。而她也不愿意墨儿抢了本该是烨儿的风头,这才安排下冷翠宫的事情。原本还想着留一线余地,保住墨儿的性命,这样一来,就算将来烨儿继位,她也会善待这个养育了十一年的孩子,不会叫他吃太大的亏。

    没想到……到头来,墨儿还是记挂着生母王青素!

    这真叫柳贵妃寒心,十一年来,她尽心尽力地待宇泓墨,精心的培育他,无论吃穿用度,还是老师,都给他找的最好的,将他养成了今天名扬大夏的九殿下。结果,宇泓墨的心却还是在生母王青素身上,却一直在她面前演戏……这幸亏是烨儿找到了,她又因为冷翠宫的事情察觉到宇泓墨的真心,否则,她就是亲手养出一条豺狼,总有一天会被宇泓墨和王青素反噬!

    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她的亲生孩儿烨儿终究让她看清楚了宇泓墨的为人,才免遭反噬。

    想到这里,柳贵妃对眼前的宇泓烨就更加充满慈爱之意。

    “既然宇泓墨没有动静,那我们不如逼他动一动!”柳贵妃沉吟着道,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慈爱的笑意,柔声道,“烨儿,墨儿毕竟是你的弟弟,如今生母逢丧,你也该去冷翠宫拜祭一番,也全了你们的兄弟情义!”

    宇泓烨会意,道:“儿臣遵命!”

    来到冷翠宫,看着满宫墙的白幔,再看看堂前宇泓墨那落魄狼狈的模样,宇泓烨心中更加得意,笑吟吟地道:“好歹也还在九皇弟生母的七七之期中,怎么冷翠宫这么零落,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拜祭?真是太不像话了!九皇弟放心,等回去,我就告诉母妃一声,总不能让王婕妤就这么冷冷清清地走。”

    原本是没有人注意到王婕妤的过失,而等到人们察觉时,冷翠宫的事情又不胫而走,自然谁也不会来拜祭。

    宇泓墨抬眼,冷冷地看着宇泓烨。早就猜到,以宇泓烨的性情,早晚会来他面前耀武扬威,而他也一直在等。宇泓烨能够忍到这时候再来,已经让他有些意外了!至于宇泓烨的话,宇泓墨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该来拜祭的人已经拜祭过了,其余那些趋炎附势之徒,不来也罢,免得徒扰娘亲的安宁。

    想到裴元歌,宇泓墨的神情顿时柔和起来,却是转瞬即逝。

    “真该让元歌来瞧瞧九皇弟现在的模样才是,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像从前那样迷恋你!”宇泓烨俯身,挑衅地笑道,“现在我是大夏王朝最尊贵的七殿下,而你却是个弑母的落魄皇子,元歌选我,不选你也是正常的,不应该生气,九皇弟,你说对不对?”

    宇泓墨浅笑,眉眼微扬,带着一股慑人的风采:“宇泓烨,如果元歌真的选了你,你早带着她过来向我示威了,还用得着这样虚言恫吓?你到底是对你自己有多不自信,有多怕我,居然要在我面前编造这种谎话?元歌会选你?简直是笑话!”

    这话直刺宇泓烨的心窝,让他原本戏弄宇泓墨的心思烟消云散,眉眼冷凝,盯着宇泓墨道:“聪明人不说糊涂话,不错,一时半会,想要把元歌的心思扭过来不容易……不过,如今连父皇都站在我这边,他这般喜欢元歌,又这般疼爱我,如果我向父皇请旨赐婚,你说,父皇会不会答应?宇泓墨,这话,你还以为我是虚言恫吓吗?”

    宇泓墨果然被激怒,神色愤怒:“宇泓烨,你就只有侍强威逼这一点本事吗?”

    “别激我,也别说什么各凭本事,争取元歌芳心的话,我不会中你的缓兵之计!”宇泓烨脸上在笑,眼眸中却全是冰冷,“因为我觉得这样更有意思!就算元歌再心心念念着你,到时候也只能乖乖地做我的七皇子妃!就算她再怎么不情愿,也只是我宇泓烨的女人,身上只能印满我宇泓烨的痕迹,为我生育子嗣,以我为天……。宇泓墨,九皇弟,九殿下,乞愿节当晚你是怎么说的?元歌永远不可能是我的?”

    他张狂地笑着,“现在呢?只要我向父皇请旨,元歌就是我的,你又能如何?”

    “宇泓烨!”宇泓墨怒极,咬牙切齿地道。

    “不然,你也去请旨啊!”宇泓烨轻挑地笑着,存心要激怒他,让他做出什么事端来,“我甚至可以等你七天,等着你去父皇跟前请旨,让父皇为你和元歌赐婚啊?毕竟,父皇那么喜爱元歌,如果能娶了她,对你也是一大助力,说不定她能代你博得父皇欢心呢!你不是觉得你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吗?你的手段呢?秋猎上你赢我时的意气风发呢?都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半点都看不到,只看到一个落魄胆小的窝囊废!”

    被他这样一说,宇泓墨反而冷静下来:“宇泓烨,你当我是傻子吗?这时候到父皇跟前去请旨,父皇根本就不会应允,反而会更认定我不孝弑母。就这点激将法,也来我面前卖弄?”他眉眼微眯,嘴角微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讥诮和讽刺,“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元歌是我的,你,抢不走!”

    “哦?”宇泓烨笑容宛然,“到了这时候,你还能有什么手段?”

    “你以为我会傻得告诉你?”宇泓墨笑得讥诮,“宇泓烨,或许在其他的事情,我暂时赢不了你,可无论我最后多凄惨,裴元歌永远都不可能嫁给你!绝对不可能!就算你算计我成功,就算你把我打下深渊,可是,这件事,你永远都输给我,永远都不可能翻身!元歌,是我的人,你宇泓烨爱极了的,千方百计地想要弄到手的元歌,是我的,你怎么都抢不走!”

    他的面容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甚至有些疯狂的意味,透着无数的怨毒和狠辣。

    看着宇泓墨言之凿凿的模样,宇泓烨心中突然打起鼓来,难道说,到这时候,宇泓墨还有什么手段能够将元歌夺到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现在元歌的婚事,裴诸城已经做不了主,必然是要父皇赐婚的,而现在的宇泓墨,父皇绝不可能赐婚!何况,宇泓墨还是在母丧之中,就更加不可能!

    “你就这样自欺欺人好了!”宇泓烨强笑道,心中究竟有些拿捏不准。

    “自欺欺人?到底是谁在自欺欺人?”宇泓墨笑得诡异,“既然你这样认为,那我们就走着瞧吧!七皇兄,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元歌给你敬一杯叔伯茶的,你,慢慢等着!”

    看着宇泓墨意味深长的眼眸,宇泓烨心中忽然涌起一股难言的感觉。

    似乎,宇泓墨真的不是在吓唬他!

    可是,千四百想,宇泓烨却实在想不出,站在宇泓墨的立场上,以宇泓墨现在的处境,他还能做什么?还能耍什么手段?原本他是照柳贵妃的意思,故意去刺激宇泓墨,好让他失了方寸,做出什么事来,但现在,真正心浮气躁的人,却似乎变成了他。

    “乔公公,去给本殿下监视着宇泓墨的动静,无论他和那群暗卫有什么动作,都要来向我报告!”

    回到德昭宫后,宇泓烨终究放心不下,吩咐德昭宫的总管太监道。

    而接下来乔公公传来的消息,却是宇泓墨仍然在冷翠宫守灵,似乎准备守足七七四十九天之期,完全没有任何动静。就在宇泓烨认为宇泓墨只是在吓唬他的时候,却忽然得到消息,说暗卫之首的寒麟突然出宫,在客栈中秘密与一位丫鬟打扮的人接头,而那丫鬟,则是裴元歌的贴身大丫鬟紫苑。

    寒麟和紫苑接头?这中间有古怪!

    宇泓烨立刻追问道:“有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毕竟隔着房间,他们说话声音又低,听不清楚,只隐隐约约听到说什么裴府的守卫,还提到裴尚书,最后那丫鬟似乎情绪有些激动,声音略微大了些,倒是听得清清楚楚,说小姐对九殿下真情一片,这才冒天下之大不韪将终身托付,九殿下千万不要辜负了小姐才好!别的就都没有说了!”乔公公据实禀告道。

    裴府的守卫……。裴尚书……

    冒天下之大不韪,将终身托付……千万不要辜负……。

    宇泓烨心急如焚地思索着,总觉得脑海中隐隐约约有着什么思路,忽然又听得乔公公道:“对了,七殿下,你让我打听裴府的事情,到让奴才打听出一桩私隐来,不知道七殿下有没有兴趣知道。”

    “什么事?”宇泓烨随口问道。

    乔公公露出了一个八卦的笑容,道:“这可是裴府的一件大私隐,听说裴府三小姐和一个叫万关晓的人好上了,两人居然在裴府私会,被裴尚书撞个正着,裴尚书气得半死,可是又碍于颜面不能发作,只好将两人暂且分开,又请来教养嬷嬷对裴三小姐严加管教。可惜,这裴三小姐已经是万关晓的人了,再严加管教也晚了,裴尚书也只能把裴三小姐订给万关晓喽!说起来这个万关晓可真有本事,这下占大便宜喽!”

    听到“裴三小姐已经是万关晓的人了”这句话,宇泓烨脑海中顾忽然闪过宇泓墨那诡异的笑容,以及他最后所说的“元歌是我的人”,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念,难道说宇泓墨是打的这个主意?

    他越想越觉得对,难怪寒麟和紫苑会提到裴府的护卫,想必是要了解清楚裴府的守卫情况,好让宇泓墨能够自由进入裴府。而提到裴尚书,只怕宇泓墨是想要将生米煮成熟饭后,再让裴尚书撞着,这样裴尚书就算再怒再气,也只能将元歌许配给宇泓墨,自然会竭尽全力推辞他和元歌的亲事,否则就是欺君大罪……

    这个宇泓墨,真是卑鄙龌龊,居然耍这种手段!

    难怪他当时的神色那么古怪,甚至透着一种疯狂,原来是因为这个!他就是故意要这样做,故意要用这种手段将裴元歌抢走,故意让他宇泓烨这辈子都输在这件事上,永远都无法翻身!而元歌……元歌真是被宇泓墨冲昏了头脑,居然连这种昏招也想得出来,怪不得说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将终身托付,可不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吗?

    宇泓烨越想越气,一拳砸在旁边的桌子上。

    他敢故意刺激宇泓墨,让他到皇帝跟前去求旨赐婚,就是料定了父皇不会答应,反而会更加疑心宇泓墨,但这件事……。如果他在父皇跟前揭穿这件事,父皇自然会更加厌弃宇泓墨,可是他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娶到裴元歌了,得了江山丢了美人,然后让宇泓墨就这么一辈子恶心着他?他才不要这样做!

    江山和美人,他都要!

    你宇泓墨敢来这招挟天子以令诸侯,难道我就不能来个偷梁换柱吗?如果说我和元歌木已成舟,不管是元歌,还是裴尚书,除了答应婚事,都别无他法,岂非更妙?到时候无论是宇泓墨,还是元歌的表情,想必都很有趣!

    宇泓烨想着,脸上忽然又露出了得意的笑意。

    “乔公公,本殿下有些事情要让你去做……”

    ★☆★

    “你说的是真的吗?”

    雨霏苑内,裴元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为她通报消息的人。李明昊居然是柳贵妃的亲子七殿下?想到秋猎上的事情,裴元舞顿时后悔不已,早知如此,李明昊当时对她有兴趣,她就应该好好吊一吊他的胃口,如今就是七皇子妃!结果,机会就这么眼睁睁地错失了!

    想到这些,裴元歌就悔之莫及。

    现在倒好,李明昊居然又看上了裴元歌,竟然千方百计要把裴元歌弄到手,居然连这种手段都愿意使!为什么老天爷总是这么不公平?裴元歌先是得太后的青眼,得皇上的青眼,现在太后倒了,她居然又得了七皇子的青眼,凭什么裴元歌这么好运?而她样样都不比裴元歌差,却处处受挫,想要求了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就这么难?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裴元舞再次确认道。

    那人信誓旦旦地道:“绝对没有。今天四小姐在花园散步,结果听到府里护卫的私语,说有个护卫最近老是跟他们换班,勤快得很,还总是买酒肉给他们,跟他原来的为人丝毫也不相同!当时我们都没在意,就四小姐放在了心上,回来就让紫苑姐姐去查,结果竟然查出那人家里突然暴富,是有人给送的。小姐仔细询问相貌后就很肯定地说,那是七殿下的人,当时就气得很!”

    裴元舞思索着:“然后呢?四妹妹怎么说?”

    “当时紫苑姐姐说,像这样吃里扒外的东西,就该禀告老爷,打他的板子,还说七殿下太放肆无礼,上次在御花园拦住四小姐,紧接着又当着老爷和夫人的面拦截马车,这次更过分,居然想要闯到府里,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四小姐却拦住她们,说现在就告诉老爷,也没有证据,而且也太便宜七殿下,说让她们都忍着别漏风声,等到时候,四小姐想办法请老爷过来,就把七殿下当贼打一顿出出气也是好的!”

    “我知道了,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件事!”听完这番话,裴元舞谋划已定,从手上褪下两个赤金嵌红宝石的手镯,递给那人,又将头上的赤金簪摘下递给她,道,“这段时日,蒙你给了我这么多消息,我都记着,不会亏待。不过现在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只要你能帮我做成,我给你两套赤金嵌宝石的首饰,而且日后还有重谢!”

    “大小姐尽避说,奴婢能够帮上忙的地方,绝不推诿!”那人看着金灿灿的首饰,眼睛只发光。

    “还要请你……”裴元舞附耳低声说了一番话,那人连连点头。

    等到那人离开,裴元舞双手合十,嘴角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天不亡我!真是天不亡我,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裴元舞清楚地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如果再错过这次,这辈子就绝对没有翻身的余地了!这次,她绝不会错过!她裴元舞,总有一天,会成为让天下女子都仰视敬畏的人!

    宇泓烨不断关注着宇泓墨那边的动静,而裴元舞则频频打听着静姝斋的动静。

    双方都在等待着时机的降临。

    终于,这天晚上,听乔公公禀告说,和宇泓墨的暗卫接头的裴府护卫今晚突然行动有异,到了药店一趟,还买了许多好酒好肉,宇泓烨就知道,今晚定然是宇泓墨和裴元歌约定好的时间,当即就到柳贵妃那边,请她到冷翠宫去见宇泓墨,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拖住宇泓墨,自然会有好处。

    见他神神秘秘,却又不欲多说的模样,柳贵妃想着烨儿总不会骗她,便去了冷翠宫。

    确定柳贵妃见到了宇泓墨本人,宇泓烨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立刻动身,换了宇泓墨平时最惯常穿的大红衣裳,用一根红绳将头发系住,在脸上做了些许手脚,又刻意模仿了宇泓墨的几个动作,总有着五六分像,又是夜晚,只要他找借口不燃灯,裴元歌也未必能够察觉到。

    布置妥当后,又安排人手盯着冷翠宫那边的动静,宇泓烨得意地潜身离开皇宫。

    而同一时间,也有一个披着斗篷,面容被遮的人来到雨霏苑门口,对门口的护卫道:“奴婢奉四小姐之名前来探视大小姐,还请几位给个方便。”

    护卫见来人的确是静姝斋的丫鬟,点点头,让她进去了。

    不到片刻,那人又披着斗篷出来,护卫们自然不会在意,轻而易举地放她离开。而那人躲躲闪闪地来到静姝斋的下人房,褪下斗篷,却露出一张消瘦而仍见明艳的脸,却并不是什么丫鬟,而是裴府大小姐裴元舞。

    裴元舞轻蔑地看了看简陋的下人房,按照那人的说法拉开了最东边的箱子,果然在里面看到了一套和裴元歌在秋猎时相似的衣裳,只是尺码大了些许,取出来换上,又打开隔壁的匣子,取出裴元歌平日用的胭脂水粉,精细地装扮起来,最后在头上挽了个裴元歌最惯常挽的双环髻。

    看着镜中似陌生又似熟悉的面容,裴元舞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别样的愤怒。

    她裴元舞,居然沦落到要靠装扮成裴元歌的替身,才能为自己博得一线微薄的机会……好恨!她真的好恨!但很快的,裴元舞又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对着镜子反复练习裴元歌的说话方式,以及行动语调……但无论如何,裴元歌才十三岁,才豆蔻梢头,而她已经十六岁,身材玲珑有致,有着诸多的不像之处。

    裴元舞却并没有为此烦恼太久,而是从袖中取出一块香。

    实在不行,到时候只好将这片香点燃……。七殿下是柳贵妃的亲子,又在平叛叶氏叛乱时立下大功,正得皇上的欢心,才刚出现,就将九殿下击得落花流水,毫无还手的余地,太子之位不作他想!只要她能够攀附上七殿下,再努力讨他欢心,将来总会成为人上人的!

    按照那人的说法,裴元歌不欲和他会面,因此会提前带着丫鬟们离开静姝斋,到同泽院去找裴诸城,将他引过来,将七殿下逮个正着,打一顿出气。

    果然,裴元舞到房间没多久,就听到匆匆离开的脚步声,静姝斋正院顿时一片寂静,在没有任何人的踪迹。裴元舞悄悄闪身,进入裴元歌的正房,想了想,还是将手中的香点燃,慢慢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撩人心扉的香味,让人血脉喷张,难以自制,裴元舞虽然已经事先服了解药,却还是觉得有些心旌神摇。

    她竭力定下心神,等待着宇泓烨的到来。

    而宇泓烨来到裴府府外,果然有人在那里接应,对他恭敬地行了礼,却没有说话,而是低声道:“请随我来!”

    宇泓烨本就怕说话会露出破绽,见状心喜,也不再说话,之随着那人从偏门进入,跟着他左拐右拐。原本他还嗤笑宇泓墨,闯个裴府居然还要收买裴府的护卫,但走着走着,却开始心惊起来,每次到紧要的地方,路边都有昏睡的护卫,如果这些人还醒着,难保不会暴露行迹……

    这个裴诸城,果然有一手!

    走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那人顿住脚步,指着远处一座精致优雅的庭院道:“那边就是静姝斋,您请进去,小的还得回去,扮作被迷药迷昏的模样,免得被人看出破绽来!”说着,恭恭敬敬地行了大礼,这才悄然退下。

    静姝斋内空无一人,想必是裴元歌为了方便和宇泓墨私会,特意将人都遣退了!

    宇泓烨想着,心中不由得恼怒,但想到如今方便的人是他,又暗自觉得得意,辨明了正房的方向,悄悄走过去,见门虚掩着,便推门而入。帘后寝房内似乎有人闻声而动,宇泓烨怕露出破绽,不敢多说话便走了进去。一进门便闻到一股甜香的味道,辨认出是迷情香,心中顿时大怒!

    裴元歌对着他不假辞色,为了讨好宇泓墨,居然自甘堕落到连这种东西都用上了!

    原本他还怜惜她年幼,还不到十四岁,只想着求父皇下旨订婚,等到她及笄后再举行婚礼,圆房,没想到他的一片怜惜之意,居然差点成就了宇泓墨!想到这里,宇泓烨心中变存了三分教训裴元歌的心思,也不将迷香灭去,径自将衣裳解开,也不多话,径自上前,翻身覆了上去,将床上之人紧紧地箍在怀中。

    裴元舞微微颤抖了下,心中却松了口气,还好七殿下自己心虚,不曾点灯,不然就麻烦了。

    察觉到怀中人的颤抖瑟缩,似乎想要推拒却又无力的模样,宇泓烨心中忽然又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意,想必是裴元歌毕竟年幼,还有些怕这种事情,才要点燃迷情香吧……想到这里,轻叹一口气,低头吻上了她的面颊,顺着面颊往下,找到了唇,半带掠夺,半带温柔的吸吮起来。

    裴元舞本不想说话,免得露出破绽,但又觉得什么都不错不对劲儿,便软绵绵地低声道:“不要!”

    想到怀中之人正是朝思暮想的裴元歌,宇泓烨已经觉得浑身热血如沸,再加上催情香的作用,想着今晚原本该是宇泓墨的曼妙之夜,却被自己偷梁换柱,心头更是火热,早就动情,哪里还能够分辨怀中之人那低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是不是裴元歌,反而被她的声音勾起了**,当即伸手解开她的寝衣,径自攻城略地……

    红帐之内,被翻浪涌,混合着甜腻的催情香,形成一种隐秘的氛围。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暴怒地呼喝声:“谁在屋里面?”

    屋内原本沉溺于**的两人,顿时被这声喝声惊得清醒过来,心中同时窃喜道:“来了!”

    宇泓烨自然是想被裴诸城撞破他和裴元歌的事情,木已成舟,也就只能将裴元歌许配给他;而裴元舞则庆幸,若是父亲不来,宇泓烨是七殿下,真要翻脸不认帐,她也无计可施,但现在被父亲当场逮住就不同了。父亲就算再恼怒她,也不会真的让她这个女儿去死,到最后定然会逼七殿下给她一个名分。

    但随即的,看着窗外的火光,两人也同时想到:“等到火光亮起,她(他)就会看出不是我,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就在这时,火光乍起,将屋内的一切都照得通亮。

    看清楚怀中之人的模样,宇泓烨原本得意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边,难以置信地道:“怎么会是你?”声音尖锐高亢,充满了惊疑不定和惊怒恼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