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32章 宇泓烨吃瘪

重生之嫡女无双 232章 宇泓烨吃瘪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裴元歌不知道究竟是柳贵妃心思本就叵测,还是因为自己对她有偏见,所以看她的行为就多了几分吹毛求疵,处处觉得她可疑。毕竟,眼蟣uo;钪兀蛐砹箦彩前有那校Я朔酱纭

    想起之前柳贵妃纵容着泓墨胡闹的模样,裴元歌摇了摇头,再怎么说,柳贵妃和泓墨母子这么多年,对泓墨也并非没有真心,没有道理这样陷害泓墨。毕竟,在此之前,她并不知道宇泓烨还活着,泓墨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于情于理,她都没有理由这样陷害泓墨——

    等等,如果说,柳贵妃知道呢?

    裴元歌心神一凛,忽然想起之前在萱晖宫柳贵妃的表现。表现上看起来,是宇泓烨当场表明身份,柳贵妃闻讯赶来,母子相认。但如果真是这样,难道给柳贵妃报信儿的人会不说清楚,李明昊就是宇泓烨吗?若是柳贵妃知道,以她对七皇子的思念之情,应该进来就抱住宇泓烨大哭才对,又怎么会当着众人的面问皇帝谁是宇泓烨,等到宇泓烨上前禀明才失声痛哭?做得太过,反而显得不自然了……。

    如果柳贵妃真的在萱晖宫之前就认了宇泓烨,又为什么要故意遮掩?

    难道说,今晚冷翠宫的事情,真的和她有关?

    裴元歌努力让自己不要去看宇泓墨那边,努力地冷静下来,思索整理整件事。

    柳贵妃对七皇子思念甚深,如果被她知道李明昊的身份,难保她不会露出破绽,被太后知道。所以,皇帝瞒着柳贵妃这件事。因此,在此之前,柳贵妃应该不会知道宇泓烨的真实身份,那么,唯一的机会就是今晚叶氏举事之时。长春宫是叶氏的围攻的目标,宇泓烨说不定有机会见到柳贵妃,禀明真相。

    而正因为柳贵妃已经知道这件事,如果等到明日皇帝将宇泓烨的身份大白天下的时候再相认,或许害怕柳贵妃思子心切,会露出破绽,所以宇泓烨故意当众表明身份,然后柳贵妃闻讯赶来,种种作态,就是为了隐瞒他们之前就已经相认的事实。再加上柳贵妃方才的恳求,让皇帝认为,柳贵妃不可能是安排冷翠宫事端的人。

    再想想,柳贵妃又为什么要趁着叶氏叛乱的机会,除掉王美人?

    如果没有宇泓烨的话,柳贵妃或许也会安排一场精妙的布局,让人真正认为王美人死于叶氏叛乱。这样一来,她可以除掉王美人这个后患,独占宇泓墨,同时也不会让火烧到她的身上,招惹宇泓墨的怀疑……但是如果说要将罪名扣在宇泓墨身上,这就费解了。再怎么说,十一年的相处,柳贵妃对泓墨并非没有真感情,就算真的认了宇泓烨这个亲子,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抹杀了泓墨,而要置他于死地,这太不符合常理!、

    而且,若真是要置泓墨于死地,布局不应该这样粗糙,别的不说,门外的那些尸体,至少也要安排成所有人互相斗殴而死的情形,不应该露出这样大的破绽。

    但如果柳贵妃对冷翠宫的事情全不知情的话,不可能表现得这般完美无缺。

    裴元歌竭力思索着,将自己带入柳贵妃的处境,如果说自己是柳贵妃,眼看着已经要除掉叶氏,又突然找到了自己的亲子,自己会怎么做?柳贵妃很疼爱宇泓烨这个孩子,从某程度上来说,泓墨是宇泓烨的替身,所以,当认回亲生孩儿后,她会想要将最好的东西都给宇泓烨,譬如……

    太子之位,甚至皇位?

    如果真的平定叶氏之乱,即使宇泓烨在其中立下大功,但是,朝堂之中,泓墨和宇泓哲对立之势已经维持了三年,现在宇泓哲倒台,毫无怀疑,泓墨会成为风头最劲的皇子,再加上秋猎之势,以及宇泓烨也走的武将路子,只怕难以和泓墨并肩,声势定然在泓墨之下……

    裴元歌思索着,脑海中的一切开始渐渐清晰。

    留下寒铁的尸体,又故意套上也是乱党的衣裳,就是为了让人第一时间将泓墨和王美人的死联系起来。

    但是,以柳贵妃的精明,如果真的要栽赃泓墨,绝不会用留下尸体这样破绽百出的手法,而会安排的更加精密。别的不说,至少门外那些人应该安排成互相斗殴身亡的模样,让一切看起来都能够圆起来。故意露出破绽,则是为了让皇帝无法就此论断,不能用弑母的嫌疑将泓墨处死,但是心中却会留下这样的疑惑。

    所以说,柳贵妃不是要泓墨死,而是要泓墨背负上弑母的嫌疑,从而在皇帝心中埋下一根刺,渐渐地不待见泓墨,而更加喜爱宇泓烨,从而让宇泓烨上位,成为所有皇子中最光彩夺目,最得皇帝欢心的人!

    或许,柳贵妃认了宇泓烨还不够,还想要继续拿捏泓墨。毕竟,如果背上了弑母的嫌疑,不得皇帝喜爱,那么泓墨最好的出路,就是抓住柳贵妃这个养母,这样一来,泓墨等于只能任由柳贵妃捏扁搓圆……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这样的安排,才像是柳贵妃的手段!

    裴元歌想着,贝齿紧紧咬着下唇,几乎滴出血来。

    柳贵妃这种行径,未免太自私!也太残忍!

    对于太子之位和皇位,泓墨从来都没有过野心,否则,他不会表现出那么一副狂妄恣肆的模样,让御史台弹劾的奏折堆满案头,任由皇帝几次三番管教都不悔改!如果说柳贵妃想要扶持宇泓烨上位,无论是出于对自身的考虑,还是为了和柳贵妃的母子情意,泓墨都会退让,不会和宇泓烨争的!柳贵妃那么精明的人,居然连这都看不出来,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居然布下这样狠毒的局,用王美人的性命往泓墨身上泼污水,从而引致皇帝的反感,进而将泓墨拿捏在手心中……

    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母亲?怎么会有这么自私的母亲?

    裴元歌甚至觉得,把母亲这个称呼放在柳贵妃身上,简直都是对这个名字的侮辱!

    泓墨他……一定已经猜到这一切了吧?对于柳贵妃的性格,泓墨比自己更加清楚,或许从看到冷翠宫的情形开始,他就猜到了谁在幕后安排一切,以及柳贵妃所有的用意,所以他才会那么疼痛,以至于绝望而近乎麻木,因为他不仅仅失去了王美人,同时,他所敬爱的柳贵妃,也在他的心中死去……

    他的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举起屠刀杀死了他的另外一个母亲,还想要继续欺骗他,让他把她当做母亲,继续将他拿捏在手心里……。

    “皇上,既然李统领说,太后和叶氏并不曾安排人接近冷翠宫,也就是说,有人趁着叶氏叛乱的机会,屠杀冷翠宫里的娘娘和宫女。无论如何,王美人都是皇上的嫔妃,是皇室中人,杀人元凶此举简直就是在藐视皇室!小女认为,此案必须详查清楚,不能遗漏分毫的线索,定要将恶徒缉拿归案,绝不能宽恕!”裴元歌忽然跪地,言辞铿锵有力。

    “裴四小姐!”柳贵妃失声惊呼,转头讶然地看着裴元歌,目光中充满了不解和伤痛,“本宫求你别再说了!”说着,眼神似乎有些恼怒,“裴四小姐,此事乃是皇室之事,与你无关,轮不到你来插手!”

    听在被人耳朵里,好像是裴元歌在咄咄逼人,而柳贵妃为了维护九殿下才出言恳求。

    裴元歌迎上她的目光,眼神冷静得近乎冷漠:“难道说柳贵妃认为小女方才的话有什么地方不对吗?宫中的嫔妃被人杀害,而且用近乎屠宫的手段,这样严重的事情如果不查清楚,不严惩元凶,又如何能够正视听?皇室的威严何在?”

    如果柳贵妃真的布置精妙至极,天衣无缝的局,想要让弑母的罪名确实的扣在泓墨头上,以皇帝的精明,即使证据再充分,也会察觉到异样。所以,柳贵妃根本就不想这件事真正查下去,故意安排出破绽,故意替泓墨求情,最好的结果莫过于此事不了了之,皇帝没有因为这件事严惩泓墨,但是心中留下这么一根刺。

    长此以往,泓墨自然会渐渐地无法和宇泓烨抗衡!

    对于皇帝这种人来说,这种慢刀子杀人于无形的手段更加有用。

    但裴元歌偏偏就不如她的意,偏向请求皇帝将此事彻查清楚。她就不信,这件事真的就全无疑点,真的半点都查不到柳贵妃的身上?

    见裴元歌这般紧追不舍,皇帝心中闪过一抹疑惑,他是知道裴元歌和宇泓墨之事的,以裴元歌的性情,绝不可能在这时候倒戈相向,她既然这样说,想必是深信宇泓墨无辜。看着她倔强的面容,皇帝微微动容,心中掠过一抹柔软,随即又不禁叹息,可惜这其中的内情,元歌这孩子丝毫不知道,再者,情字误人……

    看着皇帝那般微带怜悯的眼神,裴元歌心中隐约感到一阵不妙。

    果然,接下来皇帝便道:“够了,都不必说了,朕没说这件事和九皇子有关系,眼前的情形再清楚不过,叶氏乱党在皇宫走投无路,逃窜至冷翠宫,大肆屠杀,以至王美人及冷翠宫内宫女太监皆尽遇害,而乱党也自相残杀而死。传朕口谕,追封王美人为婕妤,由钦天监择吉日下葬。此事到此为止,从今往后不许任何人再提起!”

    说着,皇帝一拂衣袖,转身离开,看都没有看犹自跪在殿中央的宇泓墨。

    “皇上!”裴元歌疾呼。

    皇帝看似在维护泓墨,不许人再提这件事,但其实心底已经认定了是泓墨弑母,早存了不喜之心。宇泓烨对泓墨怀有敌意,而柳贵妃……。在之前的算计里,柳贵妃或许还会庇护泓墨,但现在察觉到泓墨对王美人的感情,自然会认为泓墨之前都在欺骗她,只怕从今往后只会忌惮泓墨,不会再有丝毫怜爱之心……对泓墨来说,这根本就是最糟糕的结果!

    皇帝顿足,转头看向裴元歌的眼神带着警告。

    “皇上,”裴元歌深深地叩头下去,“小女有事,想要向皇上禀奏!”

    皇帝顿了顿,随即淡淡道:“朕今日累了,有话改天再说吧!现在时候已经晚了,宫中早该下钥,裴四小姐和裴夫人留在宫里多有不便,朕会派人护送你们回裴府!”顿了顿,目光微微巡梭,似乎在寻找护送之人。

    宇泓烨心中一动,忽然道:“父皇,不如由儿臣护送裴四小姐回府吧!”

    “烨儿!”柳贵妃唤道,声音楚楚,充满了慈爱和不舍,“我刚和你母子相认,有着许多话想要和你说,今晚你就留在宫里吧!我想,你父皇也会希望你留在宫内的!”说着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皇帝,“皇上,您也想知道烨儿这些年的生活的,对不对?妾身真的很思念烨儿,还请皇上格外开恩!”

    “母妃,儿臣也想要和母妃叙说离情,不过,虽然眼下父皇已经认下了孩儿,但毕竟还没有正式公布儿臣的身份,也不曾上玉牒,严格来说,儿臣如今的身份还是外男,留在皇宫诸多不便。等以后孩儿的身份得到确定,孩儿和母妃团聚的时候还多着呢,只怕到时候母妃会听孩儿说话听到烦了呢!”宇泓烨笑吟吟地道。

    看着宇泓墨倒霉,而皇帝连裴元歌的求情都拒绝了,他心中得意无比,偏想要在这时候护送裴元歌,尤其是当着宇泓墨的面!

    “既然皇上劳累,今晚也不能再商议乱党之事,不如臣先回府,正好护送妻儿。”裴诸城却道,“再者,这段时日臣府内无人支撑,臣也很担心府内的情况,想要回去看看。”

    却是婉拒了宇泓烨想要护送裴元歌的提议。

    皇帝想了想,点头道:“这样也好,为了朕的事情,裴爱卿这段时日也辛苦,正好回府看看,免得挂心。”顿了顿,又道,“烨儿你说得对,如今你的身份尚未分明,还是先离开皇宫,等到明日朕将你的身份公开,再由礼部安排,正式载入玉牒之后,你再搬入皇宫好了!”

    “臣(儿臣)遵旨!”裴诸城和宇泓烨同时跪地道。

    裴元歌知道,皇帝这是要她迅速离开皇宫,不愿意她和泓墨再有接触。可是,想到泓墨现在的处境,她就觉得肝肠寸断。同时失去了深爱的生母和养母,还在父亲心中背上了弑母的嫌疑,而原本和他势若仇雠的李明昊,却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七皇子宇泓烨……。一夕之间,天崩地裂,大厦尽安……而这整个皇宫,对泓墨来说却是冷漠而残忍的,他有着满腹的悲痛冤屈,却能够和谁说?

    一个人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她连陪在他身边都不能够!

    看出裴元歌的心思,裴诸城眉头紧蹙,转眼看到旁边的皇帝正静静地看着裴元歌,显然是要等到裴元歌离开后才动身。裴诸城叹了口气,知道不能再延误,忙上前握住裴元歌的手,对着她做了个眼色,随即道:“歌儿,咱们回府吧!”

    看着父亲严厉的神色,再看看皇帝那审视的目光,裴元歌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留下来的,只能咬着唇,挪动着虚弱的脚步,慢慢地朝着冷翠宫外走过去。

    当她走到宫门口时,忽然听到有人低声道:“四小姐放心,卑职会照顾九殿下的!”却是跪在寒铁尸体旁边的寒麟,虽然低着头,但年轻的脸庞上却是满是悲痛。寒铁死了,九殿下蒙上不白之冤,一切的一切,似乎让这个原本有些浮躁的年轻人一下子沉淀了下来,清亮的眼眸伸出,背负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和厚重,“如果有什么消息,卑职也会想办法传递给您的!”

    最后一句话,声音低得只有旁边的裴元歌才能够听到。

    快速地扫了眼寒麟的模样,裴元歌终于微微放心,咬咬牙,跟在裴诸城和舒雪玉身后,离开了冷翠宫。

    所有人都渐渐离开,最后,偌大的宫殿,只剩下殿中央的宇泓墨,以及宫门旁边的寒麟及所有暗卫,守护着彼此身边的尸体,寂静得如同这荒凉凄凉的冷宫之中,不曾存在任何活人。

    慢慢地,寒麟和所有暗卫心中渐渐浮起些许担忧,彼此对视一眼。

    九殿下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寒麟下意识地想要叫寒铁去看看,随即察觉到,寒铁已经成为他身边的尸体,心中伤痛无比。寒铁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一直都稳重可靠,无论是九殿下遇到什么事,还是他们有什么困难,寒铁都会当仁不让地抢在前面,替他们结局,年复一年,才能渐渐成为他们暗卫的头领。现在寒铁不在了,再也不能依靠了,所以,他们要自己站起来,肩负着属于自己的责任才行!

    这样,才能够渐渐强大,总有一天,为寒铁报仇!

    想着,寒麟站起身,咬牙走进正殿,遥遥地就看到宇泓墨跪倒在王美人跟前那僵硬的身影。看着那宛如石刻的身影,寒麟心中忽然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悲哀,九殿下……。一直都很爱王美人,所以才会留下寒铁这个最可信的暗卫就近保护王美人,可是现在,他派来保护生母的人却死了,反而变成了他弑母的证据,这何其残忍?

    “九殿下!”

    宇泓墨置若罔闻,身体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九殿下,卑职知道,您心里很难过,可是眼下的事情,分明是有人在栽赃陷害您。你要振作起来,为王美人,为寒铁他们报仇才是啊!您这个样子,就算王美人九泉有知,也会难过的。”寒麟劝说着了许多话语,却始终不见宇泓墨有反应,想了想,又道,“九殿下,就算为了裴四小姐,您也应该要振作起来。”

    听到裴元歌,宇泓墨的身体微微动了动,表情终于有了些微的变化。

    见状,寒麟欣喜若狂,忙又道:“您不知道,刚才裴四小姐为了给九殿下求情,差点两皇上都触怒了!九殿下,裴四小姐对您情深意重,您可千万不能辜负她啊!”说着,将方才的情形详细道来。

    宇泓墨似乎被他的这番话触动,终于缓缓起身,居高临下默默地凝视着王美人的尸体,忽然俯身将她抱起,朝着寝殿的方向走去。

    见九殿下终于有了反应,寒麟欣喜不已,想要上前搭把手,却被宇泓墨拒绝。

    宇泓墨将王美人的遗体抱回寝殿,缓缓地为她包扎了伤势,然后换了衣裳,又亲手为她洗面,洗手,梳头发。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轻柔无比,似乎害怕稍不小心,就会弄痛了沉睡中的母亲;而每一个动作又十分缓慢,似乎想要将这些年来亏欠王美人的天伦接着这次梳洗换衣,全部地补偿回来……

    ★☆★

    跟着父母出了皇宫,坐上皇帝吩咐安排好的马车,裴元歌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裴诸城叹了口气,将她揽入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低声安慰着,歌儿对九殿下,显然是情根深种,又亲眼目睹九殿下今晚的情形,也难怪素来沉静的她,会如此的沉不住气,如此悲痛欲绝。

    “爹,他是冤枉的,他是冤枉的……”裴元歌反复地道。

    裴诸城点点头:“今晚的事情的确诸多蹊跷,可是,皇上却显然不想详查,而是认定了这件事是九殿下所为,而且不愿意任何人再提起这件事……。这中间或许有什么缘由也说不定。”

    正在沉思着,马车忽然猛地一个颠簸,紧接着车外响起了一道不算陌生的声音:“裴大人。!”

    是宇泓烨?他为什么会拦截他们的马车?裴诸城思索着,忽然想起之前宇泓烨主动请缨,要护送歌儿和舒雪玉回府的事情,心中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再看怀中的歌儿突然一个激灵,面色转冷,将眼泪拭去,眼眸中流露出从来没有过的警惕和戒备,以及愤怒,裴诸城心中的预感更加强烈,轻轻拍了拍裴元歌的背,表示一切有他在。

    将歌儿移到马车里面,裴诸城探身出去,迎上宇泓烨那张倨傲的脸,神色淡淡:“李统领借助我的马车,有什么事吗?”

    宇泓烨将目光投往想马车里面,却只看到一线淡红色的衣裙,正待细看,帷幕突然被完全方向。他下意识地抬头,迎上裴诸城疏淡的神色,又将目光投向马车,漫不经心地道:“裴大人,我有些话想要和元歌说,还请裴大人行个方便,请元歌出来与我相见!”

    “眼下已经将近三更,我家歌儿又是女儿家,怎能与男子相见?李统领好歹也是新科状元,读书明理长大的,怎么会提出如此荒谬的要求?”裴诸城面色铁青,冷冷地道。

    今晚他原本和李明昊对战,隐约察觉到李明昊言行异常,紧接着李明昊又拿出皇帝的手谕,表明身份,又说有要事要即刻面见皇帝。他再三确认无误后,才放李明昊前去萱晖宫。不料李明昊这家伙竟然在萱晖宫大打出手,打伤了许多护卫,让裴诸城好生恼怒,觉得李明昊行事不妥当。

    他明明手里有手谕,有密旨,只要拿出来,那些护卫难道敢拦他的路不成?

    在这时候,明明知道这些人都是保护皇帝的人,居然还大打出手,也不知道安得什么心思。尤其被李明昊打伤的人里,正巧还有裴诸城亲手带来出的兵,就更加不悦。偏巧这时候,李明昊居然还敢深夜拦住他的马车,还当着他的面让他女儿出来相见……李明昊这当他是什么人?又当歌儿是什么?

    宇泓烨自认为自己已经很客气了,没想到居然被裴诸城这般干脆利落地拒绝。

    宇泓烨心中未免有些恼怒,终于转眼审视着裴诸城,许久忽然笑道:“裴大人,今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也该知道我的身份,以及此刻我在父皇心目中的分量。在这时候得罪我,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吧?裴大人也是久经官场的人,不会连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吧?”

    威胁他?

    裴诸城个性本来就硬,更有护短的个性,当即冷笑着顶了回去:“李统领此言差矣,我倒是觉得,这时候得罪李统领刚刚好。现在李统领身份未明,不过是个二品的禁卫军统领,本官同样也是二品的刑部尚书,官阶正好相当,不趁这时候得罪得罪,难道还要等李统领变成七殿下后再得罪吗?”

    “……”宇泓烨只以为裴诸城带兵打仗有一手,没想到口齿也如此伶俐,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