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31章可疑的柳贵妃

重生之嫡女无双 231章可疑的柳贵妃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你当然不会知道,谁会知道,春阳宫的暗卫会穿了叶氏乱党的衣裳,死在冷翠宫里!”皇帝冷冷地道,浑身都弥漫着一股怒气,却又分明不是冲宇泓烨来的,倒像是疑心起宇泓墨来。

    裴元歌本就为泓墨而感到伤痛,再听到皇帝这番话,更是惊骇欲绝。

    王美人死在冷翠宫里,外面有着禁卫军和大内护卫,以及叶氏乱党的尸体,似乎想要营造一种叶氏乱党作乱到冷翠宫来,屠戮冷翠宫的假相。但王美人这些年隐迹宫廷,早就被人遗忘了,太后和叶氏又怎会在谋反这等紧要关头,分兵力到这等无关大局的地方?这本身够惹人疑窦的了,现在又添了寒铁的尸体,还穿着叶氏乱党的衣裳,而泓墨和王美人不合的事实,整个皇宫都知道,这分明就是要将谋害王美人的罪名,扣到泓墨的头上!

    王美人是泓墨的生母,如果坐实了这个罪名,那就是弑母!

    这样的罪名,谁都担当不起。

    “皇上,小女觉得这件事好生奇怪,既然冷翠宫的娘娘和宫女都被人杀害,甚至还有九殿下宫内的暗卫尸体,以及禁卫军和叶氏乱党的人。可是,看门外那些尸体,又不像是自相残杀而死的情形,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怎么死的?又是谁杀死了九殿下的暗卫?”

    明知道这种时候没有她开口的余地,但裴元歌还是咬牙,跪下道。

    裴诸城和舒雪玉都担心地看了眼裴元歌,裴诸城更是横了她一眼,眼神颇为恼怒。

    王美人是宇泓墨的生母,这件事也不算什么秘密,只是时日久远,很少有人提起,但裴诸城为官时,宇泓墨还不曾养在柳贵妃膝下,他也略有所知。眼下冷翠宫显然牵涉到皇室私密,诸多蹊跷,皇帝又如此震怒,这丫头还敢在这时候开口说话,当真不知死活!

    而且这样明显地蘀九殿下说情,难道就不怕会引来闲言碎语吗?

    恼怒归恼怒,裴诸城却不想小女儿因此有什么名誉毁损,当即道:“皇上恕罪,因为歌儿生性聪慧,有时候能够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东西,所以臣有时候遇到疑难案件,也会玩笑似的问问她,常常能够有所获,结果惯出了这丫头的坏毛病,遇到刑案,但凡想到什么就忍不住开口,竟然在皇上面前出言无状,还请皇上恕罪!”

    却是将裴元歌开口的原因归咎到对刑案的兴趣上。

    裴诸城又道:“不过,臣以为歌儿说得很对,眼下这些人死在冷翠宫,的确有些蹊跷,但最奇怪的是,这些人都死在这里,又不像是自相残杀的模样,那杀人元凶究竟去了哪里?臣以为,如果能够找出这个人,冷翠宫究竟发生什么事,也就水落石出了。”

    虽然今晚暂管宫廷守卫,但他毕竟还是刑部尚书,专管各类刑案,遇到这种事说话倒也不算过分。

    对于裴元歌和宇泓墨的事情,皇帝也有所察觉,眼下听到裴元歌这样说话,哪里还不知道她是在蘀宇泓墨求情?裴诸城一番解释,也不过是在维护女儿,冷冷地哼了一声,却不接两人的话头,显然心中已有成见,并不曾因为两人提出的疑点而有所释怀,或者产生其他怀疑。

    看到皇帝这般反应,裴元歌又是恼怒,又是焦虑,又是不解。

    寒铁死在冷翠宫,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将宇泓墨拖进来,再加上宇泓墨所出的境地,难免会让人疑心是他接着叶氏之乱想要杀害生母。但是寒铁的死本身也是疑窦,若他是来杀王美人的,又怎么会死在冷翠宫?冷翠宫的宫女显然没有这个本事,但若是为了杀人灭口……泓墨在宫外救了她和母亲,之后一道入宫,再到萱晖宫,泓墨根本就没有机会杀人灭口!就算有,泓墨又怎么会把贴身暗卫的尸体丢在冷翠宫,这不明摆着引人疑窦吗?

    皇帝那么精明的人,不可能没有想到这点。

    就算没有想到,她和父亲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清楚,皇帝也该察觉到异常才对,会深思,会怀疑,为什么却是这样的反应?好像已经认定了王美人是泓墨所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缘由,如果不能弄出清楚这点,恐怕无论说什么,皇帝都不会听得进去。

    “皇上。”就在这时,柳贵妃突然开口,缓缓地跪了下去,凝视着皇帝的眼睛,缓缓地道,“不是墨儿!妾身相信,不是墨儿!”

    “没有人说是他!”皇帝口气冰冷地道。

    “的确,皇上没有说墨儿是凶手,可是,妾身知道,皇上您心里是这么想的!”柳贵妃眼眸中含着泪水,神情凄楚,“妾身知道,皇上您一定在想,如果叶氏覆灭了,墨儿就是眼下风头最劲的皇子,很有可能被立为太子。而他最大的缺陷,就在于出身。虽然王美人早就被人遗忘,可是只要她活着,就是墨儿的生母,就是墨儿会被人攻讦的地方。相反,如果她死了,墨儿就只是妾身养大的孩子。您心里这样想着,所以,您认为,墨儿为了讨好妾身,为了抓住妾身和柳氏,所以想要接着叶氏叛乱的机会杀死王美人,再把罪名推到叶氏乱党身上。可是,”

    柳贵妃神情楚楚地看着皇帝,“虽然墨儿和王美人关系僵硬,从不往来,但那也是王美人因为容貌尽毁而迁怒年幼的墨儿,这才弄得母子决裂。皇上,墨儿从五岁开始,就被送到妾身的长春宫,是妾身看着他长大的,妾身相信,墨儿不会为了讨好妾身,而将他的生母置诸死地,墨儿不会这样狠心!而且,皇上也看到了,墨儿他知道王美人的噩耗后,他很伤心!皇上,请您明鉴!”

    说着,柳贵妃缓缓地叩头下去。

    言语诚恳,神情哀伤,极为触动人心,在场很多人都被柳贵妃的这番话所震动。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疑,裴元歌就是觉得柳贵妃言行可疑。冷翠宫的情形,分明就是有人给泓墨做的一个圈套,而肯这样下功夫的人,自然是要处心积虑对付泓墨的,在裴元歌看来,最可疑的人就是宇泓烨!本来,泓墨几次三番赢了他,又在秋猎上让宇泓烨颜面扫地,以宇泓烨的自负骄傲,不可能不记恨,再加上这人莫名其妙总缠着她,而又知道她钟情于泓墨,宇泓烨心中只怕更添几分杀意。

    而且,他是皇帝打入叶氏内部的暗桩,禁卫军由他率领,叶氏死士由他指引分派,想要弄到禁卫军和叶氏乱党的衣裳栽赃陷害最为便利!

    虽然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但裴元歌认为,宇泓烨最可疑。

    如果说这件事是宇泓烨设计的,裴元歌有八成的把握,那么,柳贵妃在这件事里参与了多少,她就难以断定了。按理来说,柳贵妃今晚才知道李明昊就是宇泓烨,是她亲生的孩儿,而且从头到尾,她的表现都毫无破绽,任谁都觉得她疼爱泓墨,无可挑剔。但就是太无可挑剔了,裴元歌反而觉得她更可疑。

    别的不说,刚才泓墨听闻王美人噩耗的情形,分明是在说,他和王美人的关系亲密,并非柳贵妃所以为的那般。以柳贵妃那种独占欲,即使她刚认了宇泓烨,也不可能丝毫不挂怀。相反的,刚和朝思暮想的孩儿相认,接下来又差距到泓墨对王美人的感情,双重震撼之下,柳贵妃再怎么样也该露出些许异常。

    但是,她却毫不犹豫地蘀泓墨求情,而且说得哀婉动人。

    至少,在场的人听到她这样的求情后,绝对不会怀疑她就是陷害泓墨的元凶!这只是巧合吗?

    还有一点,裴元歌也很在意。柳贵妃的求情的确诚挚动人,但是眼下除了她和皇帝,还有宇泓烨,还有父亲母亲和她在场,还有许多侍卫禁卫军在场,她就这样直截了当地说出皇帝怀疑泓墨,说出泓墨和王美人不睦,又说叶氏倒台后,泓墨的处境,以及如果泓墨杀害王美人可能得到的好处……原本别人是不知道的,但现在被她这么一说,好像泓墨杀害王美人反而成为一种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因为有着旧怨,还有巨大的利益。

    如果这番话被传扬出去,会引起什么后果?

    皇帝心中的确会有这样的怀疑,但是,想要这样说出,不应该当着众人的面,而应该私底下向皇上求情,这样说才合适。所以,裴元歌方才虽然求情,却并没有直指泓墨,而是单纯就这件事的疑点而论。

    而柳贵妃的求情,却又并没有说出任何证据,而只是她自己的相信。

    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只会觉得这是个慈爱的母亲,不肯相信自己孩儿所做的错事,自欺欺人的哀求而已!至于这番话对皇帝所起到的作用,看皇帝那张阴沉铁青的脸就知道……。毫无作用!甚至,还有可能起到反作用!毕竟,当一个人对一件事有了成见后,除非有铁一般的证据,否则,别人越说不可能,却又舀不出证据,反而会坚定了自己原本的想法!

    这点,柳贵妃不可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