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28章叶氏覆灭,博弈!

重生之嫡女无双 228章叶氏覆灭,博弈!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宇泓墨微微转头,朝着阴影处的胡同口望去。

    如霜的月色为大地投下漆黑的阴影,黑暗难以视物,但就在这片黑暗之中,宇泓墨却觉得自己迎上了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明亮得将周围的阴翳都一扫而空,只一双眼睛,便是有着整个世界的光辉和璀璨。宇泓墨心猛地一震,手握紧了缰绳,强行令自己转头,笑吟吟地去看对面的巡逻卫兵。

    笑容突然变得温和起来,心却急切了许多。

    深更半夜,元歌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京城大道上?旁边还有着这群人,后面似乎还有一辆马车……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怎么都不正常,明显是出了状况!不知道元歌现在如何?有什么受伤?有没有出事?

    九殿下?他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奔赴秦阳关的途中吗?怎么会突然折返?还偏偏挑的今晚!茂大人心中暗暗叫苦,现在宫里只怕就要举事,九殿下在这时候回来,岂不是要坏事吗?“九殿下,你明明奉圣旨奔赴秦阳关,为何会出现在京城?如此行踪诡异,图谋不轨,究竟意欲何为?”

    茂大人喝道,想要拖延时间,同时给手下的人暗暗递了个眼色。

    顿时有乖巧的人会意,不动声色地离开,想要进宫将这件事禀告太后。然而,他才刚一走动,便见九殿下一挥手,他身后的劲装护卫顿时散开,团团将众人围住,谁也无法走脱。

    “九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到九殿下大夏第一人的名头,茂大人心里顿时打起了鼓。

    宇泓墨笑吟吟地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京城巡逻处的人胆子越来越大,本殿下问话,居然答也不答,反而先质问起本殿下来了。不知道岳长剑是怎么调教人的,越来越没眼色?本殿下也不耐烦问你是谁了,咱们这就到京城巡逻处转转,顺便教教你该有的规矩再说!”

    听到九殿下暂且不入宫,茂大人微微放心:“卑职愿意随九殿下前去,不过卑职手下这些人还要巡逻,正经差事不能耽误,还请九殿下行个方便,让他们继续巡逻去!”

    宇泓墨不耐烦地挥挥手,道:“知道了!”

    茂大人闻言,心中一宽,他原本是叶氏的死士,在李明昊的协助下,才弄来京城巡逻处的衣裳,原本就是要想办法弄出事端,拖住京城巡逻处的人,不被人察觉到皇宫的异常,宇泓墨耍皇子脾气要闹事,倒正和他的心意。不过,不能都跟九殿下离开,至少也要留人前去给太后娘娘报信,这样一来,他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说不定还能因为拖住九殿下而立下大功。

    看来,这九殿下也不过就是个纨绔武夫,竟然半点也没看出异常,哪有别人说得那么厉害?

    正想着,却听利刃划过血肉的声音响起,站在最外围的叶氏死士,已经被九殿下手下的人割断喉咙倒地。其余的人见宇泓墨言笑晏晏的,谁也没有想到他说翻脸就翻脸,连茂大人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虽然都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却被那群劲装护卫如砍瓜切菜般转瞬间就给全歼了。

    直到临死前的一刻,茂大人才反应过来,这位九殿下只怕早就看出他们不妥当,却故意欺骗他们,引得他们放松了警惕,这才趁其不备,攻其不防,真是卑鄙!

    早有人上前一一检查,防止其中有人装死,蒙混过关,同时处理尸体。

    宇泓墨却早就兜转马头,朝着胡同口驰去,翻身下马,朝着里面跑了过去,将那个盈盈绕绕在心头盘旋不休的身影紧紧拥入怀中。离开京城后,他总是担心,担心元歌会出事,尤其在看了皇帝给他的密旨,猜到了事情的原委后,就更加担心夹在皇帝和太后缝隙之中的元歌。直到现在将元歌用在怀中,确定不是梦幻,他才终于安心。

    原本站在他身旁的寒麟,一看自己主子那副表情,猜也猜到胡同里的人是谁,很识趣地站在胡同边上,免得别人靠近,被他们看到什么不妥的情形。

    “泓墨,你怎么会在这里?”原本以为自己非得进宫和太后对峙,没想到在这样紧要的关头,泓墨居然及时赶到……。如果她真的落到太后手里,太后又和皇帝完全翻脸,也知道她的身份,到时候很难说会有什么结果……。想到跌宕起伏的心情,即使以裴元歌的沉静,她也有种极度紧张后突然放松的虚脱感,将自己全然靠在宇泓墨怀中,声音微微哽咽,“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回来得真好!”

    她言语间的依恋,宛如星火,点燃了宇泓墨本就激荡的心情。

    宇泓墨低着头,轻轻地,反复地吻着她如丝缎般光滑柔顺的发丝,喃喃低语道:“没事了,元歌,现在没事了,我回来了,不会再有事了!”

    紧紧相拥,感受着彼此熟悉的气息,两人原本狂乱的心这才慢慢平静。

    “我是奉父皇的密旨,秘密回京的,原本就觉得京城的事情不对劲,后来看了父皇的密旨,才隐约猜到端倪,就立刻日夜兼程地回来了。”宇泓墨简略地将自己的事情带过,便问道,“你呢?这段时间,你还好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出什么事了?”

    说到这段时间的经历,裴元歌突然又觉得委屈起来,尤其想到那天李明昊的无理,心中更觉得委屈,如果宇泓墨当时在皇宫的话,她何至于被人逼迫到那种田地?今晚又怎么会被闵长青挟持?

    想着,裴元歌忍不住握拳捶了过去,半是恼怒半是委屈地道:“好不好?我的身份被太后知道了,李明昊跑过来威胁我,父亲被拿下狱,今晚又被人挟持要入宫……还问我好不好?谁叫你离京的,你为什么要离京?我出事的时候,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你说我好不好?你还不如再晚回来半天,正好能赶上给我收尸,到时候你就知道我好不好!”

    她这话就完全是无理取闹,就算当时宇泓墨不想着拦截李明昊的兵权,皇帝本就有心要调宇泓墨离京,好给叶氏制造空档,无论如何都会让他离开的,这本就不是宇泓墨所能左右的。

    “是我不好,我不该离京,留你一个人在皇宫,元歌,都是我不好!”宇泓墨却没想到这些,只是想到元歌所说的话,身份败露,被人威胁,父亲下狱,被人挟持入宫……短短的几个字,却在他脑海中汇聚出无数的刀光剑影,凶险磨难,让他的心疼得揪成一团,几乎无法呼吸。

    是他没有保护好元歌!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咳,虽然声音不大,但在宇泓墨耳中不啻惊雷。

    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这胡同中还有其他人,当即下意识将裴元歌护在身后,厉声喝道:“谁?”

    裴元歌这才想起,舒雪玉也在胡同深处藏着,再想到自己刚才又是扑到泓墨怀中,又是哭又是闹的丢人模样,这下全被母亲听在耳中,一时间面颊红若朝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讷讷地道:“泓墨,别这样,是我母亲!今晚我和母亲一同被挟持了!”说着,又朝着胡同深处道:“母亲,这是泓……九殿下!”

    舒雪玉轻咳一声,竭力平静地道:“我知道。”说着,慢慢从胡同阴影处走了出来,虽然神色极力想要平静,但依然透漏出几分探究,轻轻地落在宇泓墨身上。

    迎着她探究的模样,想到方才的情形,宇泓墨也忍不住面色微红,拱手道:“裴夫人!”

    裴元歌想到自己刚才的丢人样,忍不住狠狠地在宇泓墨胳膊上拧了下。宇泓墨本就忐忑,忽然被袭,忍不住委屈地看向裴元歌,潋滟的眸波闪闪烁烁,似乎在问:“我又做错什么了?”听到是元歌的母亲,他已经很恭敬地拱手了,难道得跪下来给这位裴夫人请安吗?

    还没成亲,要敬岳母茶也太早了点吧?

    裴元歌面无表情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谁让你刚才害我丢脸的?”

    哦,原来元歌是为了方才的举动害羞了!宇泓墨恍然大悟,看着元歌白玉般的脸颊红若霞晕,心里反而乐了起来,悄悄将手臂往元歌手边一送,意思是:“没关系,尽避拧!”不过,终究不想让元歌在母亲面前尴尬,宇泓墨立刻转过话题,问道:“裴夫人,您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舒雪玉看着这两人不经意的眼神见所透漏出的情意,心中说不清是喜是悲。

    看样子,元歌和这位九殿下的确好得很,九殿下素有恣肆骄纵之名,待元歌却极为纵容,这本是好的。但是,想到宇泓墨是九皇子,舒雪玉就有些抗拒,尤其想到今晚的事情,若是元歌当真嫁给九殿下,只怕在这皇宫的漩涡中会越陷越深,像今晚这般危险的情形定然层出不穷……想着,心中颇为为难,却还是将今晚的事情娓娓道来。

    听完后,宇泓墨微微蹙眉:“奇怪,按理说这时候太后的重心应该在皇宫,怎么会想到元歌身上?”

    这点元歌也百思不得其解,她作为皇帝的眼线,又在废后以及太后和叶氏的关系上出了大力,太后知道她的身份后,会生气,会想要惩治她,都是正常的。但太后素来以大局为重,眼下既然想要起事,扶持宇泓哲上位,有这样的大事在,怎么还会将心神分到她这个无关大局的小卒子身上?

    旁边忽然传来寒麟的声音:“九殿下,时候不早了!”

    胡同里的动静,他也微微听到些许,原本不想打扰九殿下和裴四小姐相处,但却不得不说。

    宇泓墨这才想到皇帝的密旨,稍作沉吟便道:“裴夫人,按理说我现在应该送你们回裴府,不过今晚情形特殊,这一路难保没有凶险,而我现在又有要事在身,不能耽误,只能委屈裴夫人和元……裴四小姐暂且随我入宫,到时候再为两位作安排,不知意下如何?”

    原本应该奔赴秦阳关的九殿下深夜出现在京城,自然是有要事,舒雪玉点点头:“有劳九殿下!”

    宇泓墨便叫手下的人腾出一匹马来,让给舒雪玉,随即眼巴巴地看着裴元歌。他倒是想要和元歌共乘一骑来着,可是看到旁边目光灼灼,充满了审视意味的舒雪玉,只能无力地垂下头,暗暗腹诽,元歌的父亲和母亲怎么都这么难搞定?为什么就不能给她派个嫌贫爱富的父亲,看到他九殿下的身份就恨不得贴上来?那他绝对能够和元歌共乘一骑!

    但宇泓墨仍然记着秋猎赛马的事情,不敢给元歌单独一匹马,而是让她和舒雪玉合乘。

    分派好马匹,一行人朝着皇宫的方向疾驰而去。

    ★☆★

    “太后,该你落子了!”萱晖宫中,皇帝静静地道。

    太后看了眼神色沉静,看起来高深莫测的皇帝,琢磨不透他的心思。

    就在方才,按照她和李明昊约定好的时间和信号,知道禁卫军已经开始行动,之后的短兵厮杀胜负,就不是太后所能控制的,只有在萱晖宫里静静等待消息。但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时,皇帝居然带着近侍和护卫,来到了萱晖宫,说要和太后下盘棋。从神色中看不出皇帝是否看穿了今晚的事情,太后不想引起皇帝的疑心,只要和他对弈起来。

    今晚的皇宫注定不会平静,但是,真正对峙厮杀的两个人,彼此之间的气氛却似乎很平静祥和。

    太后沉思良久,落下一子。

    从皇帝来到萱晖宫后,太后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今晚李明昊所带领的禁卫军,和叶氏的死士围攻的目标,原本是皇帝所在的玉龙宫,以及柳贵妃的长春宫,想要先除掉柳贵妃,然后威逼皇帝写下圣旨,传位给宇泓哲。如果皇帝不肯的话,也可以想将皇帝杀掉,然后秘不发丧,假称皇帝病重,把持住皇宫,防止消息走漏,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柳氏除掉,再将远在秦阳关的宇泓墨单身诱骗回京,将他除掉,届时便可将所有罪名推到柳贵妃和柳氏头上,称皇帝被他们所害,叶氏拨乱反正,紧接着光明正大地扶持宇泓哲继位。

    但皇帝现在突然来到萱晖宫,却是将原来的计划都打乱了。

    太后也曾经闪过念头,想要在萱晖宫杀死皇帝,无奈皇帝根本就不用任何饮食,而且身边所带的护卫也都身手不凡,而她却将叶氏的死士都拨去玉龙宫和长春宫那边,留下的不过是心腹守卫,真和皇帝对峙起来,很难说谁会占到上风……为今之计,只能将皇帝留在萱晖宫,再派人去通知李明昊,让他带兵过来,才是万全之策。

    想着,太后的心情慢慢平静,悄悄递了个眼色给张嬷嬷。

    对于皇帝的到来,张嬷嬷也很意外,正不知如何是好,看到太后的眼色,顿时会意,便接着茶水的借口,悄悄退下。

    皇帝似乎并未察觉到两人之间的互动,依旧凝视着棋盘。见张嬷嬷安然离开,太后放下心事,将心神凝聚在眼前的棋盘上,试图挽回之前因为心神不属而导致的劣势。

    “太后……”皇帝手里粘着一枚棋子,迟迟不落,却突然开口道,“十六岁那年,朕和阿芫第一次拜见你。你知道朕当时在想什么吗?朕在想,太后看起来慈眉善目,就像是画里的观世音,而且说话都带着笑,待朕和阿芫都很和善,一定不会像……永德王妃那样,逼着我读书练武,但凡我有一一点松懈就板起脸,跟教我的先生说尽避打,不要留情面!”

    没想到皇帝会突然说起旧事,太后微微一怔,忽然浮现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好一会儿才淡淡一笑,道:“这么说,皇帝后来一定很失望,因为哀家比她还要严格!”

    “因为所有的指望都在朕的身上,如果朕不能讨皇祖父欢心,不能把宁王和宁王世子压下去,父皇也好,太后也好,朕也好,包括永德王府的所有人,都会死!”皇帝慢慢地道,深沉静缓的声音里带着无法言语的沧桑,“那时候朕还不懂,只以为像从前一样好好读书,好好习武就够了,一点都不明白,除了身份的贵重外,皇子到底意味着什么。”

    “哀家也记得,那时候皇帝对身边的宫女太监都很宽厚,不加设防,就像在……”太后没有继续说下去。

    “父皇只关心朕的学业,和我能否讨皇祖父欢心,其余并不在意。而太后你……看着朕这样,提醒过朕,朕当时没有放在心上,你也没有继续说。再然后,我身边的太监封给我的茶里,多了一味砒霜,若不是太后即使赶到,朕只怕就要死在这杯茶水之中。那个太监跟了朕十年,朕一直很信任他,从来没想过他会害朕!”皇帝缓缓地说道。

    太后幽幽地叹了口气:“知人知面不知道,你待他不薄,他却为了五千两银子和一栋宅子,听从宁王的指示,想要暗中毒害你!也是你当时刻苦,很得父皇的喜爱,让宁王有了危机感,宁王才会下此毒手。”

    皇帝却慢慢抬起头来,凝视着太后,目光平静中带着凛寒:“那件事,是你一手安排的吧?”

    太后的心猛地一顿,只觉得呼吸似乎突然变得困难起来,天地间一片寂静,就好像当初听到皇帝说起阿芫之死的感觉,好一会儿才觉得缓过气来,微微压住胸口,强笑道:“皇帝你在说什么?”

    “当时跟随朕最久的两名侍女,一个出宫买东西,被宁王府的惊马践踏而死,一个在皇宫冲撞了宁王的母妃,当场杖毙。而跟随朕最久的两名近侍,一个就是因为毒害朕而被处死的他,还有一个就是张德海。”皇帝淡淡地道,“张德海应该庆幸,当时太后你没有假冒宁王府的人找上他,否则,若是不听从太后的话,就如同那两名侍女般死在和宁王府有关的人受伤;若是听从了太后的话,就会向小顺子一样,因为背叛朕而死!当初,太后娘娘为了教导朕,不要轻信身边的人,的确费尽了心机,而且手段着实巧妙,任谁都没有想到,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太后你一手安排!”

    太后双手微握成拳,眼睛直直地看着皇帝:“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晚很晚……。”皇帝慢慢地道,“如果朕能够早些知道,就会防备,阿芫就不会惨死,连带着府内的孩子和永和,以及整个永德王府,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当时朕虽然势力很弱,远远不能和太后你抗衡,但是就像朕刚才说的,朕是太后你唯一的指望,太后不敢和朕撕破脸。太后,你说朕说得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