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26章 叶氏覆灭,震慑!

重生之嫡女无双 226章 叶氏覆灭,震慑!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小网王敬贤被褫夺职位,李明昊接任禁卫军统领,裴诸城被拿下狱……所事情正如同所预期地进行,但太后心中还些犹豫,毕竟那谋逆

    成然最好,但若差池……

    毕竟还冒险啊

    太后娘娘,这时候您千万不能犹豫世子夫莫海芋急切地道,您别忘,李统领现在能拿到兵权,因为皇上不道叶氏,把当做器重心腹倘若在哪里露出破绽,被皇上察觉,皇上随时都能撤掉兵权,到时候们可就场空不趁这时候搏,难道要在将来坐以待毙您该道,皇上不会放过们叶氏

    道景芫,太后心中动,慢慢闭上眼睛

    看来确老,胆子也小,才会这样犹豫不决虽然叶氏能够皇帝相抗衡,但皇帝毕竟皇帝,正统,随时间流逝,皇帝位置会越来越稳固,而叶氏则会越来越衰弱,这可以预期何况现在宇泓墨离京,李明昊拿到又禁卫军统领这样紧要位置,裴诸城也被拿下狱,还更好机会

    明昊,禁卫军那边如何太后沉声问道,眼眸恢复锐利

    李明昊眉眼如鹰隼般锐利,笑容得:才刚接任禁卫军统领,短短数日,绝不可能让近卫军上下心,完全听由指挥调度,更不可能因为句话,就去做逼宫这样灭族事情不过,以熟悉事务为借口,清查禁卫军内部,抓到不少把柄,到时候威逼利诱,让们出现在该出现地方,只要造成既定事实,这些不反也得反,因为后退已经没道路起来,还要多谢太后娘娘叶氏协助,不然也不可能这样顺利

    太后点点头:只要安排得宜,将该调开都调开,未必需要多少手,再加上叶氏死士,应该够到时候定要快刀斩乱麻,尽快乾坤落定

    叶国公夫松口气,心里打如意算盘,照太后计划,到时候必然扶持宇泓哲上位,原本被废掉皇后肯定也能恢复身份,成为太后到时候新帝外孙,太后女儿,这天底下还谁能够压得过就算现在太后也不行想,心中极为渴盼,忍不住问道:太后娘娘,不道定在什么时候好

    太后思索,举事时间然很重要

    太后娘娘,倒觉得,这件事宜快不宜慢,且不这个禁卫军统领位置,单离京九殿下就个不定时威胁,只要稍风声泄露,皇上也好,柳贵妃也好,将离京九殿下调回京城,那可数十万大军李明昊分析道,而且,裴诸城被拿下大狱也未必就安稳,听大理寺,这桩贪污军饷案另内情,似乎正要去西北找什么证据,如果裴诸城能够证明清白,无罪开释,在,也个很大变数

    太后点点头,很认可李明昊话语

    从李明昊献计,利用裴元歌扳倒王敬贤后,就很欣赏这个年轻当初也曾经打过王敬贤主意,但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腹死胎中,而这个李明昊不但察觉到王敬贤重要性,而且能够扭转乾坤,将原本不利情形化为对己利刀锋,这手很让太后赞叹,就此对李明昊以为肱骨

    得对,这件事宜快不宜慢太后缓缓地道,明昊,这件事成败就在禁卫军身上,觉得哪天比较合适

    李明昊思索片刻,道:如果最快话,觉得天后最好,因为那天正好轮值,而新提上来禁卫军副统领石国明则在那天轮休太后娘娘应该道,石国明本事般,但对皇帝忠心耿耿,所以才会在王敬贤被撤职后提拔上来,如果要举事,这个最麻烦,所以最好能够避过再想些办法,试将其余部分刺头调开轮值,到时候也好方便们行事

    好太后点点头,神色凝重,那就定在天后

    还件事李明昊眼眸中忽然闪过异样光彩,太后娘娘,认为裴元歌这个很要紧,如太后娘娘所,这个景芫太子妃容貌相似,又皇上心腹,不然不可能派来做眼线,那么在皇上心中必然特殊地位,必要时候或许大用处,不如届时先将带入宫中,以备不时之需

    太后些犹豫:这样会不会节外生枝现在裴府正乱,哀家突然派去接,定然会生疑;而在裴府,听裴府护卫都裴诸城亲兵,本事不同寻常,想要将强行带入宫中并不容易

    不,太后娘娘,您要相信,这个很重要李明昊笃定地道,至于要如何带入宫,以意思,不如……,将心中所想缓缓道来

    见李明昊在这件事上如此坚持,太后想到在皇帝身边,被皇帝倚为心腹,或许能够察觉到什么痕迹,而且计策也很高明,便点点头,道,哀家道,就照去做

    闻言,李明昊嘴角勾起深深地笑意

    坚持要裴元歌入宫,根本就不为什么大局,所谓对皇上非同寻常,能在特殊时候所作用,不过利用太后心理促成这件事罢,而真正目……裴元歌,要亲眼看成功,辉煌,如何成为比宇泓墨更耀眼更尊贵焦点,如何……将宇泓墨彻底踩在脚底下

    要让道,才最后赢家,真正赢家

    宇泓墨,根本什么都不

    ★☆★

    四小姐,请您去看看大小姐吧年轻护卫苦脸道,也不道谁走漏风声,让大小姐道老爷被拿下狱,如今正闹个不休好歹,那总大小姐,卑职沾不得碰不得,真不道要如何好

    裴元舞

    裴元歌眉头微皱,围场秋猎时,裴元舞被送回裴府,就被父亲看押起来,不许踏出雨霏苑半步,所以直都没见过,原本以为断太后那边线索,应该死心,会安分点,没想到居然又闹起来这个,可比裴元容棘手得多,眼下又紧要关头……

    带路吧裴元歌淡淡道

    雨霏苑内,裴元舞正在护卫争执不休,看到缓缓到来裴元歌,像忽然看到救星样,猛地冲出来握住手,急切地道:四妹妹,道从前对不住地方,大不记小饼,不,或者要生气,骂,打都好可眼下情形,——

    大姐姐,什么话到里面去吧紫苑,楚葵,们在外面候裴元歌冷冷地打断话,率先进院子

    裴元歌怔,但见裴元歌身上越来越让无法忽视气势,莫名地觉得心中虚,再想到己现在唯指望就裴元歌,不敢再耍横,急忙跟进去,进主屋,甚至还亲手给裴元歌倒杯茶:四妹妹,眼下裴府形势都道,如果不把父亲救出来,只怕真个裴府都要遭殃四妹妹,道聪明伶俐,脉又光,什么需要帮忙地方,尽避,也裴府女儿,定会尽力

    哦大姐姐尽力,指什么裴元歌静静地问道

    四妹妹,事到如今,就不要再遮遮掩掩想要求帮忙,把父亲救出来,无非就钱财美色父亲得罪叶国公府,打听过,叶国公世子极爱美色,为父亲……愿意帮忙只要咱们裴府表现出足够诚意,叶国公府想必也不会强追不舍,何况,四妹妹在太后跟前又颜面,到时候……到时候……看裴元歌那双沉静如水眼睛,裴元舞渐渐地些不下去

    可,想到裴府现在处境,又不甘心就这样为裴府陪葬

    围场秋猎,被太后算计,被送回裴府,裴诸城当即就将看管起来裴元舞道,当初为攀太后,入宫做贵,裴诸城已经撕破脸,从今往后,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再得到裴诸城欢心,婚事前程必然惨淡,唯靠己但这次裴诸城看管得极严,又下死命令,那些护卫油盐不进,半点空隙都寻不到,道最近几日,看管突然松懈起来,才得到消息,道裴诸城弹劾叶兆敏,以及被拿下狱事情

    裴元舞当即就急,裴诸城真昏头,叶氏也能够得罪

    道,裴元歌在太后面前崛起,以及废后事情,必然会得罪叶国公府,现在裴诸城出这样事情,必然得到太后允许,绝不会好结果或者太后会伸手拉拉裴元歌,可却不同,裴诸城吏部尚书,这个不得宠女儿已经不会好婚事,何况现在裴诸城被拿下狱,到时候就罪之女,那可无论如何都无法翻身深渊

    从来没得到过裴府任何好处,却要就这样随裴府这艘船沉下去,如何能够甘心

    所以,现在唯指望,就裴元歌

    四妹妹,道从前做错很多事情,可现在救父亲最要紧,对不对裴元舞小心翼翼地道,四妹妹脉广,只要能帮个忙,让叶国公府世子见面,定会想办法服,把父亲救出来或者,四妹妹什么更好法子或许可以去求五殿下看裴元歌无动于衷模样,裴元舞越来越忐忑,四妹妹……

    裴元歌冷冷地看,终于明白这位大姐姐在打什么主意

    被软禁在雨霏苑,得到消息并不完全,再加上以为叶氏能够只手遮天,所以认为父亲必死无疑,裴府这条船就要沉下去,所以,这位裴大小姐,想要在裴府彻底沉下去之前,借势,跳到权贵身边为妾,至于能不能为父亲情尚在其次,最要紧,裴元舞可以置身事外,可以安享荣华富贵,不必随裴府陪葬

    叶国公世子,五殿下……真…

    大姐姐,道生性薄凉,热衷权势,但到今天才道,原来还很愚蠢裴元歌眼眸带深秋凉意,以为这样话语就能欺骗过,拿做跳板,跳出裴府真不道,怎么会觉得,这样言语就能够动呢能够让为做嫁衣裳

    四……四妹妹被看穿心思,裴元舞怯怯地喊道,忽然间些失控地道,裴元歌,为什么就不能给条活路好歹们姐妹,容貌美艳,又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如果能好结果,也能拉扯,不愿意做棋子,任摆布,难道连这样也不行已经不敢再抢太后信任,皇上宠爱,为什么定要把逼上绝路才肯罢休呢

    裴元舞……真已经疯

    裴元歌摇摇头,淡淡道:没工夫在这里看发疯,来,为告诉,裴元舞,在这种时候,最好安安分分给呆在雨霏苑,不要妄想出任何花招,否则话,会亲手杀

    本来并不想见裴元舞,但想到心思手段,以及那股不要颜面薄凉无耻,不定又会出什么幺蛾子,这才过来果然,到这时候,居然还想要宇泓哲搭上,甚至连叶国公府世子都当做目标……当若真被得逞,到时候叶氏谋逆,被牵连出来,就算父亲帮皇帝对付叶氏,也会颜面无光,备受牵连

    看裴元歌眼眸中杀气,裴元舞微瑟缩,但随即又觉得只在虚言恫吓

    孙护卫,钱护卫,们给进来裴元歌出正房,将护卫叫如院中,斩钉截铁地道,现在父亲不在府内,裴府由做主们给好好地看裴元舞,不许踏出雨霏苑半步,伸出只手,就给剁手,伸出只脚,就给剁脚,要真纠缠不休,们就给杀这原话,到时候什么责任,只管来找,来担

    两名护卫从来没见裴元歌这样冷凝肃杀模样,隐隐约约间,似乎看到战场上裴诸城,当即不由主地单腿跪地道:属下谨遵军令等到话语完,才察觉到己竟然被个十岁小泵娘震慑成这样,心中难免羞惭

    裴元歌站在原地,对锦帘半掀,露出半张俏脸裴元舞道:大姐姐,如果不相信,可以出来试试

    裴元舞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目露寒光裴元歌,只觉得脚底发软,几乎些站立不稳

    裴元歌不再理会,转身对护卫道:现在什么时候,们心里也该数,若任由裴元舞出去闹事,牵连到裴府,到时候谁都没好下场罢刚话,不戏言,真,如果裴元舞出雨霏苑,要么变成尸体,要么们两个变成尸体这番话,们给字不漏地转告给接下来看守雨霏苑

    裴元歌为严谨缜密,但心思却好,这些护卫们都道

    现在,这位四小姐好好进去,出来后却突然勃然大怒,甚至出这样话语,甚至下格杀令,想必大小姐方才话语什么大逆不道地方,甚至可能会引得裴府为之覆灭,这才如此大动肝火想到这里,两名护卫立刻打点起十二分精神,朗声道:四小姐放心,属下道轻重,绝不会让大小姐离开雨霏苑半步

    裴元歌这才转身离开,紫苑楚葵都急忙跟上

    走到半步,裴元歌忽然驻足,冷冷地道:紫苑,去给查,到底谁给裴元舞通消息,但凡找出来,统统杖毙,让裴府所都去观刑

    能够道父亲事情倒也罢,这时候还能够道叶国公世子性好美色,显然出去给打探消息父亲刚被拿下狱,就回府,下严令,不允许任何随意进出裴府在这种情况,裴元舞还能够得到消息,若再让肆意妄为下去,不定真弄得整个裴府都跟陪葬

    ,小姐见裴元歌声色不同寻常,紫苑不敢怠慢,立刻手去查

    从太后道身份后,绝不可能再在面前透露真正盘算,而在离宫前夕,太后却直意无意地在面前表露,要忍耐,要想办法以图后计,这就明,太后真正盘算应该与此相反太后叶氏唯依仗,就接任禁卫军统领李明昊,而李明昊这个位置,却又在与叶氏关系隐秘情况下拿到,为不泄露风声,太后叶氏举事之事,宜快不宜慢,看朝廷风向,应该就在这几日

    所以,这段时日,定要将裴府稳住,不能让裴府出任何乱子,影响到皇帝计划

    只要能够撑过这段时间,切都会否极泰来

    这天傍晚,裴元歌正在赵景商议裴府护卫事项,因为宇泓墨关系,裴诸城曾经特意加强裴府守卫,而裴府护卫又都浴血沙场将士,经验丰富,身手也得裴元歌再向赵景询问,确定能够应付危急状况,这才放心

    就在这时,忽然护卫进来,道:四小姐,门外求见,属下再询问身份,却不肯,只将这个给四小姐,四小姐然道谁,双手将块玉佩递给裴元歌,随即又悄声道,来共,直都其中两话,不过,据属下观察,不话那个些奇怪,似乎位公公

    这么,皇宫

    裴元歌眉头微蹙,接过玉佩,忽然神情震

    简简单单白龙玉佩,出玉质格外通透外,似乎并没其特殊,但,这块玉佩,裴元歌曾经在皇帝那里见到过这么,来确皇宫,而且皇帝派来眼下皇帝太后叶氏角逐成败关键,就在裴元歌身份上,稍不慎,就会被对方看出破绽,难怪来会如此隐秘

    请们进来吧裴元歌点点头,想想,又对身边赵景道,来皇宫,不过,防之心不可无,请赵统领暂时隐身在屏风后面,以备万

    赵景本就对裴元歌极为信服,经过这几日,更崇敬加,当即闪身过去,时刻警惕外面动静

    裴元歌刚将屋内众遣退,就见进来,后面两身材挺拔魁梧,看就道练家子,而当前则面容白净,没胡须,虽然竭力掩饰,但言行举止都些女性化见屋内并无,当前那点点头,道:裴四小姐果然行事缜密,难怪皇上对您如此赏识

    果然皇帝派来

    裴元歌福身道:既然公公行事如此隐秘,然越少道越好,不道公公这次来,所为何事却并没搭那个公公话,也没承认己与皇帝关,虽然来

    奴才奉皇上之命,请裴四小姐入宫趟那公公低声道,看看四周,又压低声音,道,些事情,皇上需要询问裴四小姐,毕竟,裴四小姐在太后身边许久,对太后很多事情都很清楚,所以只好麻烦您入宫趟

    这么,太后关或许什么线索,皇上无法确定,所以需要问,加以佐证

    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实际上,现在皇帝太后叶氏争斗已经趋于白热化,在这时候,任何点错误判断,都可能让事情前功尽弃,不得不小心裴元歌思索,点点头,正要答应,忽然眼眸微凝,审视那个公公,好会儿才道:这位公公好生面生,以前从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