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24章 叶氏覆灭,端倪!

重生之嫡女无双 224章 叶氏覆灭,端倪!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父亲因为贪污军饷而被皇帝拿下大狱裴元歌几乎不敢相信己耳朵

    且不父亲根本就不可能做这样事情,只眼下情形,即便父亲真什么不妥,皇帝也该按捺,而不在这种时候发作毕竟,眼下父亲已经当面锣对面鼓地个叶氏杠上,聪明都能猜到,这皇帝授意如果在这种紧要关头,父亲被拿下天牢,难免会传达给众种感觉,就皇帝根本不能叶氏对抗,连己都无法保住,对皇帝这边士气都个很沉重打击

    趋利避害天性,多少能不顾生死不顾身家地去维护皇帝正统

    再者,父亲绝不可能做出贪污军饷事情,眼下时局,这明显叶氏给父亲做圈套,皇帝不可能看不出来之前提起父亲时,皇帝还信誓旦旦地不会辜负父亲,怎么转眼就将父亲拿下大狱

    这到底怎么回事

    李侍卫,这里后宫,不这位等侍卫应该呆地方吧裴元歌冷冷道

    虽然道父亲被拿下狱消息,心急如焚,迫切地想要解详情,但李明昊总给种顾前不顾后危险感,不愿意多加接触就算要打听父亲消息,赵林也好,想办法与泓墨留下暗卫联系也好,方法还,没必要被李明昊威胁

    元歌此言差矣闻言,李明昊又露出那种得意骄矜笑意,好叫元歌道,现在已经不再等侍卫就在昨天,暂代禁卫军统领王敬贤因为疏忽职守被撤职,蒙皇上恩宠,由李明昊接任禁卫军统领职禁卫军本就要保证皇宫安全,本统领现在正在彻查皇宫守卫,看没什么疏漏地方所以,出现在这里,再正常不过

    似笑非笑话语,听在裴元歌耳中,如若炸雷

    王敬贤被撤职,由李明昊接任、

    疏忽职守,这根本就个万金油罪名,皇帝此举,分明就……明明向皇帝进言,叶氏想要栽赃嫁祸王敬贤,而李明昊则可能与叶氏深切关系,而且当时看皇帝神态言语,似乎也认可猜测可为什么转眼就……

    皇帝到底在想什么

    既然如此,小女不敢打扰李统领,就先告辞赵林,们走裴元歌冷冷道,被李明昊话语弄得脑海片混乱,急需时间场所静静思索,好整理出头绪来,不耐烦再李明昊纠缠

    正要离开,却忽然听到背后声闷响

    裴元歌讶然回首,却见李明昊狠狠击手刀,居然将赵林打昏在地光天化日之下,李明昊居然敢这样嚣张放肆看李明昊那张野性十足脸,似乎什么都无所忌惮,裴元歌只觉得心砰砰乱跳,下意识地倒退两步,不觉地抚上手腕上赤金手镯,微微镇静下来,咬牙道:李明昊,放肆

    元歌,可为想,因为接下来话语,想,应该不太想被赵林听到才对李明昊眉眼微扬,笑语中隐约带些许冷酷,朝裴元歌走近过去

    裴元歌手已经暗暗摸上银针开启机关:李明昊给站住,不然就喊

    元歌,倒喊啊倒想道,如果被看到孤男寡女在此,若再看到些亲密模样,到底谁会更倒霉还可以拿刺客出现,打晕赵公公,而及时救美做借口,到时候只在尽忠职守,而却要清誉尽毁裴元歌,清誉已经摇摇欲坠,还想再惹出非李明昊冷冷笑,露出雪白牙齿,步步紧逼

    这个,简直无耻

    裴元歌还第次在这种事情上被威胁,恨得碎玉般牙齿紧紧咬下唇

    李明昊,还要不要脸当初秋猎赛马,们赌什么最后又谁赢裴元歌目光冷凝,眉眼乍睁,宛如出鞘利刃,不过算,像这种,跟讲信誉,简直对牛弹琴既然觉得那种可以任欺辱而忍气吞声女子,那不妨再上前步试试,看看结果到底谁遭殃

    如果再敢踏前步,就按下手镯上机关,射出毒针

    到时候,正好可以拿李明昊方才所刺客做借口,刺客出现,打昏赵公公,杀新任禁卫军统领,也能得过去如果不觉得现在事情扑朔迷离,看不清楚方向,时间不敢轻举妄动,裴元歌真想就这样动手杀李明昊

    闻言,李明昊微微犹豫

    裴元歌话语,又勾起关于那场秋猎赛马记忆,裴元歌这个,看起来柔弱,心性却刚烈,当初为赢,居然敢从悬崖上越过去,如果逼得太紧,还不道会做出什么事情,到时候真惊动旁,以裴元歌冰雪聪慧,未必就能拿刺客做借口糊弄住别

    这辈子诸事顺利,唯独在裴元歌宇泓墨身上连载跟头,实在没万全把握

    现在还大事要紧

    何必呢想,李明昊顿足,神情温下来,柔声道,不过想元歌几句话,何必弄得这样剑拔弩张呢

    哼裴元歌冷笑

    元歌,就不明白,为什么能为宇泓墨舍身搏命,却对如避蛇蝎李明昊凝视眼睛,眼眸中不解,更多却恼怒阴唳,究竟哪里不如宇泓墨元歌,并不比宇泓墨差,对也片真心这天底下能让李明昊看入眼女子不多,裴元歌第个,到现在为止也唯个

    言下之意,倒好像能够看上裴元歌,无上荣幸

    上辈子被章芸万关晓欺骗操控,宛如傀儡般任摆布,所以裴元歌对于这种偏执负,丝毫不顾及别感受厌恶至极,冷冷道:这话得好笑倒想问问,什么地方能够跟泓墨比秋猎大赛结果,可记得清清楚楚不过,记性不好,脸皮厚也寻常,毕竟刚才练赛马约定都能够赖,不应该对记性品抱希望才对

    李明昊结舌,无言以对

    那场秋猎,这辈子栽得最大跟头,如果裴元歌赛马,还能安慰己,裴元歌投机取巧话,那秋猎大赛结果,却结结实实耳光打在脸上,连反驳余地都没

    被提到生最大挫折,李明昊脸上些挂不住,恼羞成怒:裴元歌,别以为宇泓墨多厉害,早晚要死在手里时胜负并不能代表什么,谁能笑到最后,才真正赢家裴元歌,聪明,劝不要被眼前迷雾遮眼睛,误把顽石当美玉,却将美玉做顽石,现在对留些余地,将来也为己留些余地,否则只讨苦吃

    裴元歌唇角微弯,勾起个微妙角度

    不必任何话语,个表情,道尽轻蔑鄙视

    李明昊怒火上涌,被裴元歌这种态度气得咬牙切齿,随即又忍耐下来,眉峰凛冽:裴元歌,最好认清楚处境,别以为靠山就能高枕无忧,也要看清楚,所谓靠山究竟靠不靠住裴元歌,李明昊看上,从来就没得不到时候,最好记这句话

    ,如刀锋般锋锐眼神意味深长地看眼,李明昊转身离开

    等到走远,裴元歌才微微松口气,摸手腕上手镯,心中无比思念宇泓墨今天多亏泓墨送给手镯,否则,如果李明昊真抽疯,侍强胡来,那事情可就真麻烦……

    好会儿,裴元歌才想起昏倒赵林,急忙将叫醒

    四小姐赵林猛地激灵,清醒过来,察觉到脖颈处疼痛,四小姐,没事吧方才谁打昏奴才出什么事

    听到最先问道己安危,裴元歌心中掠过阵暖流,摇摇头,道:没事也不道怎么回事,正在前面走,突然发现没跟上来,就顺原路回来,发现昏倒在地没事吧赵林毕竟皇帝,在抗衡太后叶氏事情上,裴元歌能够完全地相信,但别事情却不敢保证

    奴才倒没事,只,这到底怎么回事赵林疑惑不解

    裴元歌摇摇头,不想让多想这件事:赵林,些事情,要帮忙虽然对李明昊纠缠感到厌恶,但从李明昊透漏给关于父亲被拿下狱,以及李明昊接任禁卫军统领这两件事,却让突然新想法,原本觉得杂乱而扑朔迷离事情,似乎正在被条看不见线慢慢串联起来,而皇帝那些看似费解行动,似乎也都合理解释

    四小姐请,奴才定当竭尽全力赵林诚恳地道

    裴元歌思索片刻,问道:赵林,应该皇上心腹,想道,明明李明昊为如此嚣张,为何皇上却对如此重新,短短两个月,便从新科状元,跃成为禁卫军统领为皇上做事这么久,觉得这件事符合皇上行事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