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23章 叶氏覆灭,剧变!

重生之嫡女无双 223章 叶氏覆灭,剧变!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这位裴四小姐,赵林向很好感,觉得聪明敏锐却不狠毒,在这宫中十分少见、

    而经过方才事情后,对就更加钦慕信服,同时也感恩不已要道,裴元歌今天等于救两次,次在院子里想出来,被裴元歌拉住,这才没跟那个禁卫军服色撞上;第二次就关于们听到事情,裴元歌对皇帝分析那分析理据,令信服,十**就真相

    亏得裴四小姐机敏,能够察觉到其中不对,否则,就这样大喇喇地把这当真告诉皇帝,误导皇帝判断,误将忠良当做奸细,在这种紧要关头,还不道会酿成什么大祸这种朝政大事,可不个奴才能够担当得起

    因此,赵林格外感恩地道:裴四小姐放心,奴才会把事情做好

    回到萱晖宫,裴元歌心思微转,转而求见太后

    看眼前清丽如晓露明珠少女,太后心里顿时窝起火来,辈子打雁,临老反被雁啄瞎眼,居然被个十岁黄毛丫头玩弄于股掌之上将当做心腹,好吃好喝地待,为不惜跟己娘家翻脸,把皇后都给废,结果居然个奸细不想承认己皇后内斗,让皇帝渔翁得利失败,太后便把所罪责都归在裴元歌身上

    若不现在还用到裴元歌地方,太后绝对不会轻饶

    可,现在还需要传递消息给皇帝那边,太后非但不能处置,还得像以前那样好声好气地待:元歌丫头,总最记挂哀家,每次去御花园逛玩,回来都跟哀家,逗哀家开心怎么今儿又遇到什么新奇事儿

    正件新奇事儿,才要告诉太后娘娘呢裴元歌看看四周

    太后微微犹豫,随即想裴元歌也只个小泵娘,不能将怎样,就挥挥手,将殿内都喝退

    太后娘娘,刚刚到御花园游玩,没想到居然听到在话去得晚,没听到什么要紧内容,但却听出来,那叶国公府在另外不道谁传递消息裴元歌故作慎重地道,按理,这种事情不该插嘴,可,后来那两出来,赵公公认出其中竟然萱晖宫小太监,似乎叫做常莲芳觉得这种事情,总该告诉太后娘娘声,这才冒昧求见

    言下之意,显然那个常莲芳叶国公府细作

    太后心中更恼怒,这个裴元歌果然阴毒明道经过废后事情,对身边忠诚十分在意,还拿这话来,分明就在暗示,叶国公府仍然在身边安插眼线哼,得那样隐秘消息,到皇帝那边去请功还不够,居然还想再拿这来挑拨离间娘家关系,当真其心可诛

    己以前怎么被蒙蔽双眼,把当做好呢

    不过,既然这样跟己,显然还没意识到,己已经识破身份,还以为己信任太后心思微动,面上微带犹豫,想想,拉裴元歌手,道:元歌丫头,事到如今,哀家也就不瞒,这个常莲芳确叶国公府,不过现在情形也道,哀家那边都绑在起,今儿常莲芳行事,哀家也道

    看似在表明己对裴元歌信任,却坐实常莲芳那谈话内容真,坐实王敬贤叶氏关

    裴元歌眼眸中闪过抹亮光,随即故作惶恐道:小女愚钝,没想到这点,还跟太后娘娘这样话,请太后娘娘恕罪

    傻丫头,心为哀家想,这才来告诉哀家,哀家若连这点都看不清楚,岂不糊涂太后将神态变化看在眼里,没错漏分毫,以后还要如此谨慎小心,若察觉什么不对地方,只管来告诉哀家

    看起来,这个裴元歌不止要离间叶氏关系,还想从这里刺探王统领之事真假

    果然个小心谨慎

    裴元歌做出副感动又感激模样,道:太后娘娘这样信任,实在……记住紧紧地握住太后手,眼中似乎泪光闪烁,又充满欣喜诚挚,十分惹怜爱

    通过这番谈话,太后确定裴元歌并没察觉到整件事只个圈套,真以为王敬贤叶氏关联,并且会很快就把消息传到皇帝那边,让切按照们计划行事,心中十分满意;而裴元歌巧妙地掩饰己已经道身份败露之事,也已经皇帝看穿王敬贤之事个圈套,这样来,太后定然认为己计划进行顺利,可以利用继续向皇帝传递错误消息,从而使己处境变得更加安稳

    于,两同时露出真挚笑意,笑吟吟地看对方

    裴元歌吩咐赵林做事情,没几天就答复

    奴才查问过,小姐您那段时日里,只叶国公夫世子夫曾经悄悄入宫觐见太后赵林神色恭谨地道,小姐您也道,现在皇上太后娘娘翻脸,又柳贵妃娘娘掌宫,就算叶国公夫世子夫,也不能随意进宫,因此都经过特意安排才能够进来,不过这其中次很奇怪

    道,现在己性命,已经跟裴四小姐绑在起,如果被太后发现,们已经察觉到身份败露,对太后再也没利用价值,到时候必死无疑,因此行事需得越发谨慎

    好在裴四小姐冰雪聪慧,比之太后也不遑多让,这让赵林心里安稳些,

    裴元歌凝神:怎么

    小姐也道,现在皇上太后翻脸,又柳贵妃娘娘掌宫,就算叶国公夫世子夫,也不能随意光明正大地进宫,因此每次都经过隐秘地安排才进来不过,这种隐秘只对外面,在萱晖宫里倒没,可,次,叶国公夫世子夫神色匆匆地入宫,居然让太后殿里所服侍都退下去,就连张嬷嬷都被喝退可,当时叶国公夫世子夫身边个穿戴披风侍女却留在殿内

    赵林道,裴四小姐这想要追查们在哪里露出破绽

    这也迫切想要道,因此十分尽心

    好在太后虽然已经道们身份,但,应该为不被们察觉到异常,因此只太后张嬷嬷道,萱晖宫其服侍下对此丝毫不,因此还能够打探到消息不过,按照裴四小姐吩咐,在打探消息过程中,谨慎再谨慎,也加以掩饰,就算太后道,也只会以为在为皇帝打探消息,而不会疑心到们已经道身份败露上

    裴元歌沉思不语

    之前泓墨合演场戏,消除太后心中怀疑,那时候,裴元歌确定,太后对深信不疑而在察觉到己身份败露后,裴元歌仔细思索,也隐约察觉到,就在梅林中听到关于王统领事情前几天,原本不太避讳太后叶氏会面也若若无地避开,那么,身份败露,定然这段时日内事情

    因此,才让赵林去查,这段时日萱晖宫没什么奇怪动静

    萱晖宫里没外出入,也就,太后只能从叶国公夫世子夫那里得赵林皇帝但,因为上次泓墨合演戏码,太后应该道,叶国公夫世子夫对不怀好意,如果单只这两言辞,太后定会怀疑们用心,不会如此肯定这么起来,问题应该出在那个当时留在殿内侍女身上

    到底什么,能够道赵林身份,同时又能让太后深信不疑

    裴元歌脑海中不期然浮现出个名字——李明昊

    可,也不对啊虽然当初李明昊赛马,赢,按照约定,李明昊必须对泓墨事情保密,但裴元歌完全不指望李明昊这种会遵守约定,之所以订立这个赌约,只为遮掩为泓墨出战事实,避免让李明昊察觉到泓墨伤势可,就算李明昊真违反约定告密,但也只道己泓墨关系,并不清楚己跟皇帝关系才对……

    可,除李明昊,叶国公夫世子夫带入皇宫觐见太后,还会谁呢

    隐隐约约,裴元歌觉得脑海中似乎什么念头闪而过,最近种种事端,就像散落珍珠,现在缺少只根线,根能够将所事情串联起来线……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道不算太熟悉声音:裴元歌,们又见面

    裴元歌猛然抬头,映入眼帘面容桀骜而嚣张,居然正之前正在思索李明昊眼眸中不期然地闪过抹厌恶,裴元歌转身,淡淡道:原本来御花园散心,没想到这种天气,也苍蝇飞来飞去地惹讨厌,赵公公,们回萱晖宫

    赵林应声,恭恭敬敬地扶裴元歌就要离开

    裴元歌,何必这么拒于千里之外呢李明昊眼眸燃烧起愤怒火焰,随即又按捺下来,似笑非笑地道,裴元歌,这时候居然还心思在御花园散心,还能这样平静,看起来好像对今天朝堂发生事情无所呢就在今天早朝上,刑部尚书裴诸城因为贪污军饷罪名,被皇上拿下天牢

    父亲裴元歌如遭雷击,霍然回首,盯李明昊

    李明昊则好整以暇地笑:裴元歌,现在还要回萱晖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