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20章 叶氏覆灭,密谋!

重生之嫡女无双 220章 叶氏覆灭,密谋!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赵林,那是她信任了十几年的贴身太监;而裴元歌更是她这段时间信任倚重的新宠,如果说他们都是皇帝派来的细作……可是,如果说不是的话,明明这些日子,皇帝都没有再见裴元歌,为何李明昊会看到裴元歌出现在御书房?旁边还有赵林!如果这都是真的……

    太后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几乎坐不稳。

    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看着太后的反应,心中暗道,这真是天助我也!她们原本还在思索,要如何才能抹杀太后对裴元歌的信任,除掉这个祸患,没想到裴元歌却自寻死路!

    “你……你有什么证据?”太后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李明昊微微挑眉,眸中带了几许挑衅,道:“没有,只是我凑巧在皇上的御书房前看到了裴四小姐和赵公公而已。当时在场的人,都是皇上的亲信心腹,谁也不可能出来替我作证,所以,说到底,还是我的空口白话,只看太后娘娘愿不愿意相信我了。如果太后娘娘当我是另有所图,故意挑拨离间,我也无话可说,就当我今天没来过好了。说到底,我在这时候站在叶氏这边也是要冒风险的,如果再你怀疑我,我怀疑,那真是半点意思都没有了!”

    他这话语说得很不恭敬,就连旁边的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都听得有些刺耳。

    知道太后有着属于她这种身份的骄傲,叶国公夫人害怕太后一气之下,非但不相信李明昊的话,还把这么一位强援给气走了,忙道:“太后娘娘,李侍卫没必要胡编乱造这种事情,毕竟他和裴元歌无冤无仇的。再说,在这时候,他陷害裴元歌,对他能有什么好处?”

    世子夫人莫海芋想了想道:“太后娘娘,妾身知道,在这时候提到皇后娘娘,会让太后娘娘心中不快。但妾身还是要说,之前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虽然也有摩擦,但毕竟都是为着叶氏,大局利益还是一致的。可是,自从这个裴元歌出现后,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的关系却急剧直下,最后更落得被废,幽禁冷宫的下场,叶氏自此有了衰败之势。如果说此刻皇后娘娘不曾被废,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相互照应,把持后宫,与前朝相呼应,里应外合,断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缚手缚脚,皇上也未必敢对叶氏轻启战端。从这点来看,这个裴元歌定然是皇帝派来挑拨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关系的细作,确然无疑。”

    这番话语说得十分合情合理,而且也十分狡猾。

    皇后叶玉臻本就性情高傲,身为皇后,几十年来却都要听从太后的吩咐,成为太后的提线傀儡,心中早有取而代之,真正统御后宫的心思,这才是皇后和太后之间矛盾以及摩擦的根源所在,裴元歌只是察觉到这点,而巧妙地加以激化,将矛盾引爆而已;而叶氏将重心转移到皇后身上,逐渐将太后当作弃子,这则是太后和叶氏的心结所在。

    但现在在莫海芋的言辞下,却将这一切都轻轻揭过,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裴元歌的身上,好像如果没有裴元歌,太后和皇后之间就不会有嫌隙,太后和叶氏之间也不会有心结,同时也给了太后一个台阶下。否则,所有的一切岂不是都变成了太后的错?

    果然,听了这样的说辞,太后神色微微缓和,咬牙道:“这该死的裴元歌!”

    只要稍微冷静下,太后就知道,李明昊所言八成是事实,因为她突然想到,既然这么多年皇帝都记挂着景芫,而且记得那么深刻,那么,在她的寿宴上,当皇帝初次看到与景芫那般相似的裴元歌时,多少也该有些失态才对。但是,皇帝当时的表现堪称完美,完美得连她都没有怀疑,真的以为皇帝早就忘记了景芫。

    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在此之前,皇帝早就见过裴元歌,所以早有准备。

    如果那时候她有所警觉,察觉到皇帝隐藏的心思,有所防备,她和叶氏都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如果说有皇帝这个威胁在,无论她有多么厌恶皇后的愚钝和刚愎自用,都不会在皇帝决定废后时不加以阻拦。毕竟,皇后再愚钝,再刚愎自用,终究是皇后,统领六宫,有着无数的便利,都比现在由柳贵妃掌宫,一切缚手缚脚的局面来得好得多。

    正因为她深信皇帝对她的尊重和孝敬,才敢冒险废掉皇后,以此来敲打叶氏。

    这样想想,裴元歌是皇帝派来的细作,就再理所当然不过。这天底下,还有谁比皇帝更清楚,一个神似景芫的女子,对她这个太后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危难关头的一条退路,这样的人,她这个太后自然会重视,带在身边加以调教……

    “妾身早就说了,这个裴元歌心思不纯,肯定没安好心眼,绝对不能轻信……”见太后承认这点,叶国公夫人忍不住絮絮叨叨地道,想到她被废的女儿就忍不住抹眼泪,“可怜了我那玉臻……”

    莫海芋微微皱眉,现在叶氏正需要太后来指导大局,婆婆这样说,岂不是当众扫太后的面子?太后哪能高兴?忙打圆场道:“说到底,还是裴元歌那贱人太过狡猾,将我们都蒙蔽了。”

    这话就说得顺耳多了,太后点点头,向李明昊道:“还要多谢李侍卫,才能让哀家窥破此事。说到底,老天爷还是站在我们这边,否则也不会正好让李侍卫撞破这件事了。如果能够安然度过这一关,李侍卫非但是我们叶氏的大功臣,也是我们叶氏的福星!”

    经过方才的事情,太后对李明昊的为人也有所了解。

    这无疑是个非常自负嚣张的人,自视甚高,这从他开始自称为“臣”后来变成“我”就能看出来。这种人大概永远都会认为自己是对的,正因为这份自负,才会在叶氏风雨飘摇的时候,选择站在叶氏这边,豪赌一局,为将来博个锦绣前程。对于这样的人,必须顺着他的心意来,让他相信,她和叶氏都觉得他十分重要才行。

    方才她的质疑,只怕已经让这位李侍卫有所不悦,才会说出那番话,

    因此,太后急忙补救,同时也将这一切说成是天意,非但加重了李明昊的筹码,同时也让人觉得,老天爷是偏向叶氏的,既然如此,叶氏自然就能够安然渡过难关。这种含意,在这个时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果然,闻言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的神色都倏然明亮起来。

    李明昊脸上也露出了自得的笑容。“既然如此,太后娘娘快把这贱人叫过来,严加惩治,以儆效尤!”叶国公夫人面露狠毒之色,她无疑是最恨裴元歌的人,毕竟,现在做皇后的人是她的女儿。有这个女儿在,连太后都要让她几分,结果,女儿因为裴元歌被废,之后太后最不待见的人就是她,让她吃了好一阵子的排头。

    “且慢!”李明昊开口道,“我倒觉得,现在不宜动裴四小姐!”

    莫海芋知道李明昊看中了裴元歌,恐怕不愿意裴元歌有所损伤,忙道:“正是,裴元歌既然是皇上派来的人,若是贸然动了,岂不是告诉皇上,我们知道了这些。说不定会引起皇上的震怒,毕竟,裴元歌和前太子妃长得那么像,说不定会刺激到皇上。”

    李明昊显然不知道前太子妃的事情,闻言眼眸中闪过一抹讶色,但转瞬即逝,开口道:“这是其次,最主要的是,现在我们知道了裴四小姐是皇上那方面的细作,而裴四小姐却并不知道我们知道这点,从这方面来说,她在明,我们在暗,对我们是很有利的。我们可以利用这点,让她帮我们传达错误的消息给皇上,皇上必然深信不疑,岂不是对我们更有利?”

    听到李明昊将“我”改成“我们”,显然已经把自己当做是叶氏众人,太后心中暗觉满意。

    这种言语不经意间透漏出的细节,最能查探一个人内心,而且可靠。

    “李侍卫觉得,我们应该要如何利用这件事?”

    “听国公爷和世子爷的意思,以及皇上吩咐我做的事情,皇上现在是铁了心要对付叶氏,而且对叶氏是深恶痛绝,这对叶氏固然是不利,但同时也能成为一把利刃,借此到达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以我看来,现在叶氏最大的缺陷在于兵权,所以只能利用礼法和舆论来和皇上暗中抗衡,所以当皇上的态度表现得十分强硬时,我们就显得被动了。所以,叶氏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兵权,最好能够拿到兵权,以备不时之需!”李明昊侃侃而谈,神色极为自信。

    太后点点头,对李明昊更多几分欣赏:“李侍卫所言极是。”

    原本她还担心,李明昊过于自负嚣张,会是个刚愎自用的草包,现在看起来,却是个眼光精准,极富谋略的人,几乎能够和宇泓墨相较,难怪皇帝会看重他。叶氏正处在风雨飘摇的时候,正需要这样的人才,尤其是武将之才!

    “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能够帮叶氏拿到兵权的人,恐怕只有我,一来我本就是武举出身,家父和义父都曾经在这方面倾心教导;二来我现在在皇上面前也极有体面,皇上信任我,而最重要的是,皇上并不知道,我和国公爷以及世子爷有接触。而现在,我欠缺的只是机会,棘阳州告急,原本是我夺得兵权的好时候,可惜被九殿下搅黄了。不过现在裴四小姐的情况,却又给了我一个更好的机会,那就是……”

    太后赞赏地道:“禁卫军统领!”

    这个李明昊,所思所想简直和她一模一样,可见心思细密,头脑敏锐,实在是惊采绝艳!

    “太后娘娘睿智!”李明昊显然也明白了太后的意思,笑着道,“既然如此,太后娘娘的谋算想必也和我不谋而合,就不必我多赘言了。不过。太后娘娘,如果我拿到禁卫军统领这个位置,那我们就得做好最坏的准备,这样一来,九殿下截了棘阳州的差事离京,对我们来说,反倒是好事。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太后娘娘也要注意,最好能够先除掉此人,以免后患。”

    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不知道他和太后在打什么哑谜,一头雾水。

    太后娘娘却更觉得李明昊眼光深远,且胆大包天,审视了他许久,才缓缓道:“谁?”

    “裴诸城!”李明昊吐出这个名字,淡淡道,“此人任镇边大将数十年,在军中人脉极广,而且为人豪爽耿直,在军中声望很高,从他手底下出来的兵卒,无不对他感恩戴德。虽然他此刻卸职任刑部尚书,但身边的亲兵仍然不可小觑,又对皇上忠心耿耿,说不定会成为变数。太后娘娘应该记得,当初宁王叛乱,可是裴诸城最先率兵入京平定的,此人……不可不防!”

    “可是,国公爷和世子曾经想方设法对付他,却都没有结果。”太后皱眉,“李侍卫有何良策?”

    “对着裴诸城,来阴的恐怕不行,他做镇边大将那么多年,想要他项上头颅的敌将不知道有多少,如果那么容易得手,他也活不到现在。不过,这个人很忠心,想要对付他,最好的手段莫过于阳谋,也未必就立刻要他死,只要将他拘押起来就够了。”李明昊缓缓道,“正巧,我来京途中,遇到了一件事,倒是可以利用,在紧要关头将裴诸城拿下大狱,暂时管制起来。”

    “哦?”太后的眼睛陡然明亮起来,“是何事?”

    “我来京途中,经过一个小镇,镇上有户人家是军户,听说因为军饷的事情闹腾起来,说上司克扣了他的军饷,言语中似乎还提到了裴诸城的名字,因为他只是个小兵卒,县衙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件事,所以没有动静。而这个兵卒,原本就是在裴诸城所统御的西北驻军手下,如果说确有此事的话,那想必就不会单只有他一户,如果一起闹将开来,裴诸城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要将这件事引爆,就要把握好时机,只要到时候朝臣极力要求彻查,无论如何都能将裴诸城羁押起来!”李明昊缓缓地道。

    “太好了!”叶国公夫人高兴地道,“如果能将裴诸城拿下大狱,那兆敏的案子就得换人负责,只要在证据上做些手脚,说不定就能安然无恙。”

    “此事不妥!”李明昊皱眉,摇头道,“现在引发此时,时机并不好,而且最好吏部尚书的案子,我们最好不要去碰,而是极力做出避让的态度来,这样皇上就不会怀疑裴四小姐所提供的情报,对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更有利。否则,如果让皇上发现,裴四小姐的话和事态的发展不相符的话,就会起戒心,反而会扰乱我们接下来的部署,小不忍则乱大谋。”

    “明昊说得很对!”太后点头,赞同道,“兆敏的事情先压着,暂时确保不会有生命危险就好,现在要以大局为重!”说着,目视李明昊,毫不遮掩地击节赞叹,“李明昊,你真是天生的帅才!你放心,等将来我叶氏大事既成,绝不会亏待你的,定会让你出将入相!”

    太后毫不吝惜地许下承诺。

    这个李明浩,对叶氏来说,实在是太有用了!

    ※※※裴元歌丝毫也不知道自己的立场已经暴露,更不知道李明昊正在和太后密谋着对付裴诸城的阴谋,她依然呆在萱晖宫,在太后需要的时候,帮助太后分析情形,顺便探听太后的意图,将重要的信息禀告给皇帝,没事的时候或者在霜月院,或者到御花园散心。

    这天,听说御花园西边角落处有几株好红梅,裴元歌无事便前去游玩。

    秋末冬初,天气已经渐渐寒冷,树木凋零,只有松柏竹等寥寥草木仍然碧翠可爱,几枝早梅含苞吐蕾,逸出丝丝缕缕的幽香,沁人心扉。裴元歌边赏梅游玩,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深处,忽然之间,从前方的传来几道细碎的声音。

    裴元歌微怔,和旁边的赵林对视一眼,知道皇宫多*,有的知道未必是好事,正要悄悄离开,却听得随风传来的话语中隐隐透出“国公爷”“世子爷”“皇上”“九殿下”“五殿下”之类的字样,心头微微一动,大夏王朝的国公并不多,而且但部分都是先帝时的功臣封爵,大多都已经没落,而现在最负盛名的国公,无疑是太后的亲哥哥,叶国公!

    如果是和叶国公有关的事情,又在如此隐秘的地方,或许会很重要?

    想着,裴元歌对赵林微一示意,赵林会意,立刻悄悄离开,查探四周可有其他人放风或者经过,确定无人后才回来禀告裴元歌。两人便悄悄地靠近前去,曲径通幽,声音却是从角落的厢房处传来,只听得一人压低声音道:“当初秋猎的刺客事件,若不是王统领照顾,放了那刺客一马,如果被捉到活口,那可就麻烦了!这桩恩德,国公爷和世子爷可是记在心里的!”

    听到“秋猎刺客”四个字,裴元歌心中一震,更是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