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16章 叶氏覆灭,携手!

重生之嫡女无双 216章 叶氏覆灭,携手!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皇帝离开时,面色阴冷,浑身都笼罩着令人战栗的寒意。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正巧从偏殿出来,看到这样的皇帝,都大吃一惊,急忙转身进了正殿,却见太后浑身瘫软,瘫坐在椅子上,面色惨白如纸,呆呆愣愣的似乎对外界全无反应。两人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喊道:“太后娘娘!”

    太后模模糊糊地转过头,眼神从迷茫到清晰,忽然“哇”的一声呕出一大口血来。

    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吓得魂飞魄散,虽然对太后的行为有诸多不满意,但是她们却也清楚,太后现在是她们在后宫最大的保障,也是宇泓哲最大的靠山,如果太后这时候有什么万一,那叶氏就真的要塌掉半边天了……叶国公夫人一边喊张嬷嬷进来,一边焦急地道:“太后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吐血后,太后反而觉得胸口的压抑稍微好些,抬抬手道:“叫裴元歌过来!”

    正巧有宫女听到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的呼喊声,匆匆掀帘进来,正巧听到太后的吩咐,立刻转身出去。不一会儿裴元歌便进来,看到太后面色苍白,唇角沾染血迹的模样,也吃了一惊,忙上前道:“太后娘娘,您怎么了?”说着,对身边的宫女喝道:“还不快去请路太医过来?”

    太后摇摇手:“不必请太医过来,哀家有话要跟元歌丫头说,你们都下去!”

    挥挥手,将刚赶紧来的宫女太监又赶了出去。

    裴元歌看着太后,柔声道:“太后娘娘,您是不是很不喜欢小女这样装扮,才会如此生气?若是如此,小女这就去换掉,以后再也不会这样装扮,惹您不开心了。”

    “不是,你就这样穿很好,很漂亮,就这样穿戴,不要换。”虽然眼前的妆容看着刺眼,但想到皇帝方才的话语,太后便强自忍耐下去,略微嘶哑的声音里透漏出无限的慈爱,“元歌丫头,哀家往日里待你如何?”

    裴元歌毫不犹豫地道:“太后娘娘对小女厚爱有加,如若亲生。”

    “你能这样想就好。”太后满意地笑了笑,继续道,“现在有件事,只有你才能帮哀家,你愿不愿意?”

    见太后这时候还心心念念记挂着裴元歌,叶国公夫人实在闹心,忍不住阴阳怪气地道:“太后娘娘,您对裴四小姐倒是真心一片片,时时刻刻都放在心坎上,可别人未必就这样待您了。刚才她可是宁可背着不孝的罪名,都不愿意帮叶尚书说句话呢!这种开口说话的事儿,她都不愿意,别的大事情,您能指望她么?”

    还不等裴元歌说话,太后已经厉声喝道:“你给哀家住口!”

    没想到太后如此护着裴元歌,居然当着裴元歌的面这般给自己没脸,好歹自己也是太后的嫂子……这太后真是越来越糊涂!叶国公夫人又气又恼又羞惭,一张脸涨得通红通红,唯独嘴唇却被牙齿咬得雪白一片,心中更是对裴元歌恨得要死。

    即使叶国公夫人不这样说话,裴元歌也不打算拒绝:“太后娘娘请讲。”

    “刚才皇上怒气冲冲离开的模样,你想必也看到了,哀家也就不再隐瞒了。因为许多年前的事情,皇上对哀家有些误解,无论哀家如何解释,皇上都不肯相信。”太后目光炯炯地看着裴元歌,“哀家知道,皇上很喜欢你,你能不能在皇上面前替哀家说说话?元歌丫头,现在能帮哀家的人,就只有你了!”说到后来,七情上面,看起来既哀伤凄凉,又情真意切。

    “太后娘娘放心,小女一定尽力而为。”裴元歌斩钉截铁地道,随即又有些作难,“只是,小女终究不知道事情缘由,也没有试过向皇上求情,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还请太后娘娘指点一二。”

    如果说裴元歌什么都不问就大包大揽,太后或许还会有些不放心,毕竟皇帝心思叵测,她又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就算比比人聪明些,又怎么敢保证一定能够说动皇帝?倒是裴元歌询问根由,又向她请教,倒像是真心想要为她说情的模样。不管她是出自真心也好,还是为了不失去自己这个靠山也好,只要裴元歌肯去替她说情就够了……

    “都是陈年旧事,简单地说,就是皇上曾经有个亲近的人,因为意外染病身亡,但皇上不知道听了谁的嚼舌,竟然疑心到哀家身上来。”太后简单将缘由带过,缓缓道,“现在这时候,你不要直接求见皇上,那太明白,你让赵林带你到御花园最北边的荷花池里去,在那里候着,皇上应该会过去。如果皇上问起你为何会在那里,你就说哀家心情不好,将你打发出来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看到荷花凋零,想要夏季繁盛的景象,心有所感便驻足而立……不要急着替哀家说情,皇上跟你说什么,你就陪着他说话就好;若皇上不说话,你也别做声……”

    说着,又叮嘱了一堆的忌讳,以及皇帝提到什么该如何接话……

    裴元歌知道,这些忌讳和答话,只怕都跟先前那位景芫有关,看起来她猜得没错,皇帝刚才是跟太后摊牌了,才会将太后惊到如此地步……想着,裴元歌不觉微微皱起眉,忽然抬头道:“太后娘娘,小女觉得这样不太好。皇上是很精明的人,如果小女突然间言辞处处契合皇上的心思,只怕皇上反而会怀疑事情不对,小女觉得,只要做到两三成就够了,多了反而引人怀疑。”

    太后一怔,随即反应过来。

    她是情急之下失了分寸,才犯这样的错误。

    的确,皇帝才刚向她摊牌,转眼间裴元歌就在景芫最爱的荷花池前与皇帝偶尔,言谈处处都带着景芫的痕迹,以皇帝的精明,自然能看得出这是她在刻意安排,反而会起反效果……相反的,如果说裴元歌做出不知情的样子,皇帝可能更容易接受。本就有着与景芫相似的容貌,若再在言谈举止中偶尔有能够勾起皇帝回忆,这只会引着皇帝对眼前的女子更生好奇,更想要探究她究竟有多少与景芫相似的地方……

    裴元歌果然是个聪明伶俐……而且在这件事情上,也的确很为她花费心思!

    现在太后最需要的,就是裴元歌的这份伶俐!

    “好孩子,是哀家昏头了,还是你冷静聪明。该说的话哀家都告诉你,要怎么做就看你自己把握分寸了,去吧!”太后柔声道,“元歌丫头,你放心,只要你对哀家忠心不变,哀家绝不会忘记你的好处!”

    “那小女就先多谢太后娘娘!”裴元歌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等到裴元歌离开,太后以手撑头,面容忽然间像是老了十几岁,许久才慢慢地坐直了身体,看着眼前愤愤不平的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闭上眼,再睁开时却是精光四射,声音仍然微微沙哑,却十分沉着冷静,又恢复了原本端庄睿智的模样:“你们是不是觉得哀家老糊涂了?居然把一个外人看得比你们这些亲人还重要?老实告诉你们,现在元歌丫头不止唯一能够帮哀家的人,甚至也是唯一能够帮叶氏的人!嫂嫂,你再仔细想想裴元歌的模样,想想她到底像谁?”

    听到太后居然叫她嫂嫂,叶国公夫人微怔,原本的怒气慢慢平息下来,低眉沉思许久,还是疑惑地摇摇头:“妾身实在不记得了。”

    “近三十年前,身染天花而死……在玉臻前面的太子妃景芫!”太后提醒道。

    叶国公夫人回想着,忽然面色大骇。她是太后的嫂嫂,自然是见过当初的太子妃景芫的,不过景芫死得早,她见的次数不多,并没有放在心上,因此早就忘记了。现在被太后提起,顿时慢慢回想起来,一时间只觉得毛骨悚然:“太后娘娘,您的意思是……皇上他还记得那个女人?他知道了当年的事情?知道……”

    说到后来,牙齿微微打颤,再也说不下去。

    将天花散布到整个东大街,让人误以为那里也是瘟疫区,这样隐秘而庞大的行动,岂是太后这个深宫之中的皇后所能私下完成的?这件事自然是有叶氏插手的!而当时景芫占据了太子妃的位置,又再次怀了身孕,太医都说是个男胎,如果真让她生下儿子,以当时太子对她的宠爱,将来必然会继承皇位……他们叶氏辛苦许久,可不是为了给人作嫁衣裳的,自然巴不得景芫死掉。

    可是太子毕竟是太子,是将来的皇帝,他们当然不能让太子知道他所爱的女子是死在他们手上,所以要动手就得做得隐秘。正巧当时京城爆发瘟疫,太子又离开京城,太后便提出这个瞒天过海之计,而且布置得极为缜密,任谁都以为景芫是福薄,染上了天花而死,他们甚至借此除掉了许多对手……这么隐秘的事情,怎么会被皇帝知道?

    “是啊,你也觉得可怕吧!他一直都记得景芫那个贱人,而且一直都知道当年的事情真相。可是,他却能一直瞒着,在哀家面前做出一副孝顺恭和的模样,娶了玉臻……一直到现在!差不多整整三十年,他一直都在哀家面前作息,也在你么面前做戏,想想都觉得可怕!”太后缓缓地道,“而最可怕的是,现在他跟哀家摊牌了!”

    “太后娘娘,这可怎么办是好啊?”叶国公夫人顿时慌得六神无主。

    世子夫人在旁边听得有些糊涂,她倒是也隐约记得,皇帝在皇后之前,曾经有过一位太子妃,而且十分恩爱,却根本记不得那个太子妃的长相,毕竟,那个太子妃很短名,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三十年……但现在看起来,皇帝现在是要跟她们算总账了。

    怪不得太后会如此拉拢看重裴元歌,想必就是为了今天!

    “太后娘娘,妾身明白太后娘娘的深谋远虑。可是,事到如今,妾身却觉得,并不能把希望全然放在裴元歌身上。毕竟,无论她与前太子妃的容貌多么相似,但她是太后的人,这点本身就会招惹皇上的忌讳,未必会因为她就不追究当年的事情!”世子夫人坦然道。

    现在叶氏已经到了危难关头,她们和太后必须捐弃前嫌,携手共同对抗皇帝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