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15章 叶氏覆灭,狠毒!

重生之嫡女无双 215章 叶氏覆灭,狠毒!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些年来,皇帝素来对太后尊敬有加,因此太后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后,便觉得是自己多疑然而,当她下意识地看向皇帝时,正好迎上皇帝看向她的眼神,浓密微白的眉微挑,狭长的凤眼尾稍扬起,隐约带着一股挑衅。太后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揉揉眼睛再次看过去,却发现皇帝的神情不变。

    那股挑衅的神情很浅,但在素来深沉的皇帝脸上,已经算得上分明。

    见状,太后原本的愤怒渐渐被忐忑所代替……

    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显然也察觉到皇帝的意思坚决,跟以往的态度立场大相径庭,倒有些是冲叶氏来的意思,都有些惊疑不定。如果说是裴诸城耀武扬威,跟叶氏作对,那倒是小事,可如果要跟叶氏作对的人变成皇帝,那情形就截然不同。

    莫海芋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一时间连想要趁机挑拨太后和裴元歌的心思都没了。

    想到皇帝前些日子不断提起阿芫,难道说这次叶兆敏的案件,就是皇帝为着景芫的事情给自己的下马威?不!不可能,当年景芫染上花,纯属意外,众所周知,何况皇帝当时根本就不在京城,他凭什么认定景芫是她害死的?如果说皇帝从开始就怀疑景芫的死,在心里记恨着她,那就意味着,皇帝这些年来一直在她面前做戏……

    太后想着,忽然道:“叶国公夫人,世子夫人,你们先到偏殿安歇吧!”

    知道太后有话要跟皇帝说,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都起身告退,裴元歌和张嬷嬷也找借口离开,顺便带走了周围的宫女太监,只剩下皇帝和太后两个人。

    殿内一片沉静,只有皇帝偶尔啜茶的轻响。

    见皇帝不说话,太后只能先开口,幽幽叹息道:“刚才看见元歌丫头,真是让哀家吃了一惊,竟然活生生是当年阿芫的模样。难怪哀家初见元歌丫头时,就觉得很是投缘,从来没有过的喜欢,原来是因为她像阿芫!想当初,阿芫那孩子温柔和顺,侍奉哀家十分尽心,哀家只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可惜这孩子红颜命薄……这些皇上都是知道的。”

    说着,神情不胜唏嘘。

    这是太后第一次主动提起景芫,皇帝淡淡地看着茶盅里的茶叶浮啊沉沉,神情渐渐冷凝,却并不答话,只是沉默不语。/中文/

    如果说皇帝借这个机会把事情挑明了,闹将出来反而好了,这样太后就有解释的机会。可他现在这般默然不语,反而让太后心中更加焦躁,想了想,索性道:“这些日子,皇上突然在哀家面前屡屡提起阿芫,哀家还想着是因为元歌丫头,勾起了皇上的回忆,倒也没放在心上。可哀家想了又想,到现在才算有些明白。皇上,你是不是怀疑阿芫的死跟哀家有关?”

    如果说皇帝从开始就怀疑景芫是她害死的,却按捺不发,那自然是因为当时皇帝示弱,无法跟她相抗衡,所以只能忍耐。但一个碍于情形强弱而不得不压抑忍耐的人,有一突然不再忍耐,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资本跟那个人抗衡,所以不再需要忍耐。皇帝性情深沉,若没有十足的把握,绝不会轻易发作……

    但同样的,他现在表现得这么明显,就意味着他有了足够的把握。

    毕竟,眼前的人是皇帝,而且已经做了近三十年的皇帝……想到这里,太后第一次感觉到真正的害怕和寒冷。但坐以待毙并不是她的个性,当初那件事,她做得极为机密,除了心腹张嬷嬷外,不会有别人知道,而张嬷嬷对她忠心耿耿,绝对不会背叛她。那么,就算皇帝有疑心,只要没有证据证明,她就还有反驳的余地。

    因此,她才会直接摊牌,把话挑明了讲。

    皇帝抬眼看了看太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母后何出此言?”

    “皇上,这些,你虽然在哀家面前提起阿芫,可是却只说她过世的情形,只说花,这未免太蹊跷了吧?哀家又不傻,若不是没想到这上面来,也不会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太后缓缓的道,神色颇为伤感,虽然是为皇帝的行为注解,同时也是在不动声色地为自己辩白——因为她没有害死景芫,不心虚,所以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若景芫真是她害死的,她应该从一开始就意识到才对。

    到现在还玩这种文字游戏?皇帝冷冷一笑,不予置答。

    “哀家真不懂,皇上怎么会怀疑到哀家身上来?是,当初哀家的确有意让玉臻伺候皇上,可皇上对阿芫一往情深,不愿这件事。若说哀家心里没有怨言,那是假的。无论怎么说,皇上您当时是太子,子嗣承继何等重要?可是哀家若是为了这件事就要置阿芫于死地,那不是太泯灭人性了吗?再怎么说,阿芫在哀家面前一向孝顺,最要紧的是,当时阿芫还怀有身孕!”说着,太后眼眸中涌出了浑浊的泪意,“别人不知道,可皇上总该知道,子嗣是哀家心底最深的痛,就算是为了阿芫腹内的孩子,哀家也不会在她怀有身孕时动手啊!”

    说着,眼泪已经慢慢流落下来,太后取出手帕,慢慢擦拭着,神情哀伤动人。

    皇帝慢慢地又啜了口茶,眼神难测。

    见她已经说到这个地步,皇帝居然还不说话,太后心中越发忐忑起来。自从做了皇帝,他就越来越喜怒不形于色,心思也越来越难以猜度,连她也不敢说能全然猜透,这种吊在半空,不上不下的滋味实在难受,但眼下的情形,除了继续说下去,别无选择。

    “阿芫染上花时,皇上您不在京城,压根就不知道详情,到底是谁在皇上耳边嚼了舌根,竟然让皇上怀疑起哀家来?”太后掩面道,“皇上,再怎么说,哀家和你这么多年的母子,你居然这样疑心哀家,真是让哀家太伤心了!从前哀家担心皇帝伤心,从来不在皇上跟前提阿芫染上花的详情,早知道皇上这样疑心哀家,应该早些说清楚才是!当初京城出了花——”

    “太后!”皇帝终于开口:“你知道感染花而死的人有痛苦吗?”

    “啊?”话语突然被打断,说的又是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太后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朕知道。”皇帝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太后,眼眸中有着从来没有过的寒冷和锐利,“染了花的人,不断地发烧,神智昏迷间好似在烈火上烤一样,浑身长满了疱疹,钻心地痒,却又不能碰;然后疱疹中会流出脓浆,会将被褥全部弄湿掉,一换好几次被褥都不够;一批疱疹发完了,还会再有新的疱疹长出来……染病的每一都如同置身地狱,可是,却要熬过一个月才有可能康复……”

    皇帝慢慢地说着,声音很平静,甚至有些木讷。

    但听在太后耳里,她却分明能听出这平静的话语背后所隐含的愤怒、仇恨、冰冷以及杀意……太后勉强笑道:“皇上别听说得吓人,你又没有得过花,又没见过,怎么——”

    “朕亲眼看见的!”皇帝打断了她的话,冷冷地盯着她,“阿芫染花而死,朕要为她报仇,暂时还不能陪她走,但至少,朕要知道,当初阿芫所受的痛苦,所以朕曾经亲眼看着染了花的人怎样痛苦挣扎,想着阿芫也曾经这样痛苦过……就这样熬了十六……最后还是死了。因为染了瘟疫而死,尸身不能埋葬,必须烧成灰……挫骨扬灰,无法再有来世!”

    太后被他言语间的森然吓得浑身颤抖,勉强道:“皇上,阿芫的死真的跟哀家没有关系。她是在出宫时经过东大街,才会染上花。东大街是当时的瘟疫区,只不过阿芫路过时,东大街的花还在潜伏期,大家都没有察觉到,阿芫也没有发现,这才会……”

    “太后!”皇帝厉声截断了她的话,“你晚上都不会做噩梦吗?”

    太后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道:“皇上,真的不是哀家。”

    “为了让阿芫看起来像是染了瘟疫,为了不让人怀疑到是你动的手脚,你命人将花病人穿戴过的衣衫首饰散布到东大街,让那一带的人都染上瘟疫,看起来好像那里是个潜伏的瘟疫区,而阿芫只是不幸路过,染上了花……”皇帝咬牙道,“当时东大街因为花死了两千六百一十七人,还有阿芫和她腹内的孩子、永和、永德王妃,还有当时宫里跟你作对的嫔妃、宫女太监……两千多条人命,太后,你晚上能睡得安稳吗?你都不会做噩梦吗?”

    听闻此言,太后彻底吓得呆了,就好像突然被人揪出来扒光了衣服,仍在太阳底下似的,说不出的心慌意乱。

    皇帝怎么会知道这些?

    当时她明明做得那么隐秘,所有人都以为东大街也是瘟疫区,而景芫是在路过潜伏期中的东大街,染上花这才会过世,同时也弄得宫内染上了花,死了数名宠妃……就连她的丈夫都没有察觉到,是她先在景芫的物德宫做了手脚,然后才将花散布到东大街……她就这样不动声色地除掉了景芫,以及先皇当时的宠妃,扶持玉臻做了太子妃……

    当时根本就不在京城的皇帝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