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14章 叶氏覆灭,开端

重生之嫡女无双 214章 叶氏覆灭,开端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套衣饰是朕赏赐给裴四小姐的!”谁也没有想到,这时候绣帘一掀,却是身着明黄团龙袍的皇帝走了进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太后,道,“方才朕和贵妃偶遇裴四小姐,正巧御制监的人送新的衣裳首饰给贵妃过目。浪客中文网||中文||朕觉得这套衣饰裴四小姐穿起来应该很好看,就赏赐给她,到贵妃的宫殿换上。”

    见皇帝进来,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急忙上前行礼。

    皇帝挥挥手,命她们起身,这才转向太后,眉眼微挑,幽深的眼眸似乎透漏出无限的深意,“怎么?母后看不得这套衣饰吗?如果母后看不得这套衣饰,那裴四小姐,你就去换下来吧!”

    这分明是说太后心中有鬼,不敢看到如此相似阿芫的装扮。

    没想到皇帝会进来,更没想到皇帝会说这样的话,太后看了看茫然无措的裴元歌,再看看似笑非笑的皇帝,只觉得心突突直跳,却也不敢承认自己的确看不得这样的装扮,只能咬牙道:“怎么会呢?既然皇帝觉得元丫头这样穿戴好看,那就这样穿戴好了。哀家怎么会看不得呢?”

    “母后千万不要勉强才是!”皇帝淡淡地道,似乎微带讥讽。

    太后心中琢磨不定皇帝的意思,只能勉强道:“不勉强。”

    皇帝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眼睛在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身上微微一转,又收了回来,在首座坐下,信手取饼旁边的茶盅,浅浅啜着,道:“刚才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在说什么呢?怎么见裴四小姐和朕过来,就突然不说话了?是不是朕妨碍了你们?”

    “皇上说笑了,不过是说些家常闲话罢了!”叶国公夫人笑着道。

    皇帝点点头:“原来是在说家常闲话,朕还以为是为了礼部尚书叶兆敏的事情呢?”

    听皇帝主动提起,正好可以趁机求情,叶国公夫人便道:“回皇上的话,也是为了这件事。吏部尚书叶大人素来公正清廉,也不知怎地竟会遭这样的诬陷,堂堂朝廷二品大员,居然被拿下刑部大狱,连家里也被抄捡,弄得乱七八糟,毁损了不少东西。家里净是些女眷,哭得凄凄惨惨的。妾身看着,实在觉得凄凉,就想进宫来向太后娘娘说道说道,妾身说句不该说的话,这刑部尚书也太放肆了些!”

    说着,忍不住狠狠地瞪了眼旁边的裴元歌。

    裴元歌垂手而立,却依然目露惊讶,似乎对此事全不知情。

    “哦,这件事朕也知道,也是朕准了裴尚书抄捡文书的。”皇帝淡淡道,神色依然淡漠

    叶国公夫人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皇……。皇上……”

    “有人举报,说叶兆敏身为吏部尚书,不想着举贤任能,为国为民挑选人才为官,却私下收受贿赂,根据别人说送的礼钱多少才安排官职,一个刺史五万两银子,左右布政使三万两银子,依次类推,朕大夏王朝的官位,竟成了明码标价的货物!这样选出来的官员岂能是好官?自然是要在官位上捞回更多的银子,到时候还不是贪污受贿,搜刮百姓?长此以往,这大夏王朝焉能不亡?朕非要煞煞这股祸国殃民的歪风邪气不可!”皇帝越来越怒,说到后来,几乎是声色俱厉。

    太后听得有些刺耳,不觉皱了皱眉头。

    叶国公夫人愣了愣,又神色哀戚地道:“皇上,兆敏那孩子,妾身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为人忠厚,为官清廉,素得朝中大臣好评,怎么会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定然是有人陷害,以泄私愤。据妾身所知,镇国伯府世子原本却是裴尚书之女裴元歌自小定下的未婚夫,而前些日子,兆敏的女儿问筠嫁给了镇国伯府世子,后脚就出了兆敏卖官鬻爵的案子,皇上,这件事恐怕另有内幕,皇上千万不要被裴诸城蒙蔽了才是!”

    言下之意,显然是在说裴诸城和叶兆敏有仇,故意栽赃陷害。

    说到这里,叶国公夫人也有些气镇国伯府,原本安卓然跟裴元歌订了亲事,要是他安安稳稳把裴元歌娶过去,裴元歌又怎么能够亲近太后和皇上,成为现在这样的祸害?

    “既然叶兆敏是冤枉的,那叶国公夫人还担心什么呢?毕竟,这桩案子最后是要朕决断的,若真是裴诸城栽赃陷害,朕自然会秉公论断,绝不会冤枉好人,却又不会放过十恶不赦之徒。叶国公夫人难道信不过朕吗?”皇帝淡淡一笑,神情深沉难测。

    叶国公夫人一怔,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往日叶氏出了事端,她进宫来求见太后,偶尔遇到皇帝,皇帝的语气都十分温和,对她的话语深信不疑,常常当场拍板定案,为叶氏做主。怎么这次,皇帝却没有当场下旨要释放叶兆敏,问罪裴诸城,反而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当然知道叶兆敏不是冤枉的,而且这件事也有叶国公府在背后出力,如果真让裴诸城查出什么,那可就大事不妙!

    但皇帝已经摆出衣服秉公直断的模样,难道她能说叶兆敏就是卖官鬻爵了,请皇上将他无罪释放?

    世子夫人莫海芋也看出了皇帝态度的变化,稍加思索,便道:“皇上,我家老爷和叶大人从小一起长大,常说叶大人为人忠厚,只怕做了官容易为人所欺。虽然说叶大人身为礼部尚书,但即便真的有卖官之事,也可能是下面的侍郎等人欺上瞒下所为,却故意推脱到叶大人身上,也是有的。妾身自然相信皇上英明神武,能够明朝秋毫,但裴诸城与叶大人有私怨,又是刑部尚书,刑部正是他的地盘,若是做些手脚再容易不过,还请皇上明鉴。”

    她比叶国公夫人脑子要好使得多,听着皇帝的话语就想明白了其中的诀窍。

    既然皇帝说得这么肯定,连官职的标价银子都说出来了,显然是拿到了证据,确定真有卖官鬻爵之事。这时候,想要将此事彻底遮掩过去已经不太可能,反而容易引起皇帝怀疑,倒不如将这件事推到吏部其余官员身上,叶兆敏最多落个疏忽职守这样可大可小的罪名,在太后和叶氏的求情下,不会有太大的惩罚。

    若是坐实了叶兆敏收受贿赂,卖官鬻爵的罪名,那可是抄家砍头的下场!

    皇帝皱了皱眉头,道:“裴爱卿不是这样的人。”

    “皇上,妾身也愿意相信裴尚书并非这样公报私仇的人,但裴尚书和叶大人之间毕竟有仇怨,若是由裴尚书来主审此案,而叶大人获罪,那看在别人眼里,总难免会有猜疑。因此,为了能够让此案真相大白,妾身请求皇上更换主审此案的官员。这样一来,也是为裴尚书的名声着想。听说裴尚书十分疼爱裴四小姐,裴四小姐定然也是有孝心之人,应该也同意我的话,是吧?”

    末了,又拉上裴元歌。

    换主审官这个主意,却比刚才所想的将罪责推到下属官员身上更妙。

    若是裴诸城要避嫌,不能主审此案,那按规矩应该轮到大理寺卿来审理,那可是他们叶氏的人,还能对叶兆敏怎么样不成?即便退一步,不是由大理寺卿主审,换了别人,也不会像裴诸城这么刺头?无论威逼,还是利诱,总能够压制得住。

    之前总听说皇帝对这位裴四小姐十分喜爱,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方才听到皇帝的话,身为一国之君,日理万机,居然会关注裴元歌穿戴什么衣饰好看,对于素来冷情的皇帝来说,真可谓稀奇。反正,她刚刚也说到了裴诸城的名声,裴元歌身为女儿,若是不为父亲的名声考虑,那就是不孝。

    裴元歌自然听出她话语中的陷阱,故作犹豫地道:“不过小女觉得世子夫人所言有理……”

    果然,裴元歌还是要附和她的话,世子夫人得意地想着。

    只要裴元歌为自己的父亲说话,皇上应该也要认真考虑,只要能够撤换裴诸城这个主审官,就一切好说。

    然后,就在这时候,裴元歌却是话锋一转,恭谦地道:“小女觉得世子夫人所言有理,皇上英明神武,定能够明察秋毫。朝政大事,小女不懂,也不敢妄言,既然皇上英明神武,明察秋毫,定能够妥善处置,小女只要相信皇上就好了。”

    说着,还一副很谦逊恭敬的模样,却是将皮球踢给了皇帝。

    没想到朝臣打太极的话语,这小女子居然也学个十足!皇帝不禁好笑,脸上表情却并无分毫变动,淡淡道:“既然如此,拿那这桩案子朕自然会更加关注,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不必担心,如果裴诸城真敢公报私仇,朕也绝不会轻纵,同样严惩不贷!”

    莫海芋没想到裴元歌居然如此狡猾,将决定权推到皇上身上,而且还是顺着她的话说下来的,反而让她无法辩驳?她总不能说皇帝并不英明神武,不明察秋毫吧?而皇帝这样盖棺定论,坐实了要把这桩案子给裴诸城审理,难道说……莫海芋突然抬头,看看皇帝,再向太后看去。

    而太后也同样惊疑不定地看着皇帝,难道说这次要对叶兆敏开刀的人,不是裴诸城,而根本是皇帝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