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 213章 叶兆敏入狱

重生之嫡女无双 213章 叶兆敏入狱

作者:白色蝴蝶书名: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谁能想到,这么个狂傲自负的人,软肋居然在女色上。”叶兆远哂笑道,“他看上了裴府四小姐裴元歌,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明知道那是太后给皇上准备的女人,皇上也中意,却还是非要弄到手不可。”

    “裴元歌?不是裴元舞?”莫海芋惊叫道。

    当初秋猎上,李明昊搭讪的人明明是裴元舞,怎么转眼间看上的人却变成了裴元歌?

    “哼,听说他是在乞愿节当晚,无意中看到了裴元歌,惊为天人,从此便割舍不下,秋猎的时候想去找她说话,没想到却被赖在了裴元舞身上。也是那时候他看出来,裴元歌的终身掌控在太后娘娘手里,这才动了心思决定投靠我们叶氏。”叶兆远笑着道,“皇上对裴元歌也十分喜爱,就算再欣赏李明昊,难道能把裴元歌赏给李明昊?你想想,除了我们叶氏,还有谁能帮他做成这件事?”

    莫海芋自然也想到这点,但心中仍有犹疑:“可是,裴元歌她是……”

    叶兆远横了她一眼,道:“我自然知道,她是太后给皇上准备的女人,要是说她现在已经入宫,那就一切休提,但她现在年纪还小,不能入宫,那就大有操作的余地。等到时机成熟,想个法子毁掉她的清誉,到时候,皇上难道还会让一个残花败柳入宫吗?等到她名誉扫地,无处安身的时候,李明昊是想养个外室,还是纳为妾室就看他的心思了,只怕裴元歌届时还要感激涕零,至少有人肯要她了!”

    “但是太后娘娘那里……。”莫海芋犹豫着道。

    这次入宫,她可是看到太后对裴元歌有多偏信,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还护着裴元歌。

    叶兆远冷冷一笑:“所以我说现在时机还不到,毕竟李明昊虽然武艺超群,但到底能不能拿到兵权还是两说,太后自然舍不得裴元歌。可是,等到李明昊已经夺得兵权,赤一luo一luo的利益放在眼前,太后难道能为了裴元歌连兵权都舍弃吗?别说太后现在只是偏宠裴元歌,就是裴元歌是她亲女儿,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割舍掉!这样不是更好?一举两得,既能够拉拢李明昊,又能够折磨裴元歌那个小贱人,出一口心头的恶气!”

    想想萱晖宫中裴元歌趾高气昂的嘴脸,再想到她将来非但无法入宫成为贵人,还要沦为妾室,甚至没名没分的外室,欺凌落魄,莫海芋顿时也感到十分快意。

    就是这个裴元歌,若不是她野心勃勃,在中间挑拨离间,皇后岂会被废?她和问卿的地位又怎么会一落千丈?活该她有此报应!

    就在这时,忽然有下人慌乱地跑过来:“老爷,不好了!”

    “慌慌张张的成什么体统?”见下人如此没有章法,叶兆远忍不住呵斥道,然后才慢慢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回老爷的话,刚才堂老爷府上来人报信,说刑部尚书裴诸城带着刑部衙差过去,说堂老爷涉嫌受贿卖官,查抄了许多文书,还……。”下人喘了口气,这才将话说完整,“还将堂老爷押解进去,说是要关入刑部大狱受审呢!堂夫人和老太爷老夫人慌作一团,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忙派人过来送信!”

    他所说的堂老爷,就是叶兆远的堂弟,叶问筠的父亲,礼部尚书叶兆敏。

    “你说什么?”叶兆远脱口道,猛地起身,只听“嘶啦”一声,因为起得太急,挂在椅子扶手上的丝绸衣袖顿时破裂,连紫檀圈椅都被带得东倒西歪,撞着茶几,弄得茶壶茶碗叮叮当当只作响,情形一片混乱。刚才他还呵斥下人过于惊慌,没有一点沉稳气度,转眼间惊乱失常的人就变成了叶兆远自己。

    不过也不能怪他。

    叶氏本就是世家大族,出了好几位贵妃娘娘,尤其最近几十年,他的姑母是太后,姐姐是皇后,还有个众望所归的五皇子是他的外甥,叶氏的繁盛更是达到了顶峰,全然一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情形,就算是跟叶氏沾个边的族人惹了案子,都没人敢动!可现在,朝廷二品大员的吏部尚书,他的堂弟居然被裴元歌拿了起来?这要传开,叶氏的面子往哪里摆?

    而且……受贿卖官……。卖官鬻爵在大夏王朝可是重罪!

    想到裴诸城那个愣头青,闹起脾气来不管不顾的个性,叶兆远顿时感到一阵心悸,如果裴诸城来真的,那不成兆敏真要人头落地?何况……何况最近裴诸城在闹的案子里,有一桩案子可是连他和父亲都挂着号呢……裴诸城今天敢拿兆敏,明天说不定就要拿到他身上来!

    叶兆远顿时心脏乱跳,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惊慌。

    “老爷,这裴诸城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敢动我们叶氏!”莫海芋也霍然起身,暗自咬牙,“都是裴元歌这小贱人,真以为自己得了势,就敢无法无天,连带着裴诸城才敢这样嚣张!老爷,妾身立刻随母亲入宫,面见太后,这次倒要看看裴元歌那个小贱人还要如何狡辩?太后再糊涂,也不至于糊涂到这时候还维护裴元歌!”

    像是从莫海芋的话中得到了抚慰,叶兆远勉强安静下来,喘息着道:“对,入宫去告诉太后!只要太后看清楚裴元歌的狼子野心,除掉这个祸患就没事了!去,立刻去!马上去!”

    ★☆★

    “他裴诸城镇边大将做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爵位,现在又武将转文职,做了刑部尚书,居然敢把兆敏那孩子拿下狱,硬说他贪污受贿,卖官鬻爵。太后娘娘,若不是裴元歌自以为得势,嚣张放肆,他裴诸城早就是失了圣宠的人,如何敢有胆子招惹我们叶氏?太后娘娘这般抬举她裴元歌,她却恩将仇报,可见此人心底狠毒薄凉,绝非善类!”叶国公夫人哀哀凄凄地道,“太后娘娘,您可千万要给我们叶氏做主啊!”

    听说叶兆敏居然被下大狱,太后也吃了一惊,随即心生愤怒。

    这个裴诸城,三番两次地跟叶氏作对,她看在元歌丫头的份上,没跟他计较也就是了,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得寸进尺,不知嘴皮子上闹,居然动起真格来?真以为叶氏就这样任他捏扁搓圆?哼,想要拿叶氏开刀,博个不畏强权的直臣名声,也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你们且起来吧!这件事,哀家自有公断!”太后淡淡地道。

    察觉到这次太后的语气虽淡,却不像先前听到她们说裴元歌的不是,就冷淡恼怒怀疑,显然裴诸城做的这件事也把太后给惹恼了!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互相对视一眼,暗自心喜,裴元歌终究是裴诸城的父亲,太后不可能对她毫无怨怼,只要裴元歌失了势,裴诸城这个早失了圣心的刑部尚书又能成什么事?

    太后沉着脸,看向旁边:“张嬷嬷,裴四小姐呢?”

    听太后连称呼都改了,世子夫人莫海芋更是欣喜,果然,太后恨屋及乌,也有些恼了裴元歌。

    张嬷嬷躬身,眼神似乎另有深意:“太后娘娘,您忘了?裴四小姐到御花园游玩去了。”

    太后这才想起,因为皇帝突然提起景芫,让她有些心慌,因此便忍不住想让裴元歌和皇帝多多接触,就当做是种补偿,因此常常安排机会让两人偶遇。听赵林和随行的宫女太监说,皇帝似乎对裴元歌更多了分喜欢,看向她的眼神越发幽远深邃,常常会失了神。

    想到景芫,太后又觉得一阵心烦意乱。

    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宫女的通报声:“太后娘娘,裴四小姐游园归来,在外求见!”“让她进啦。”太后淡淡地道,话语有着罕见的冷淡。

    莫海芋心中暗喜,现在太后初闻叶兆敏被抓,正是最恼怒的时候,裴元歌这时候进来,真算是撞在刀尖上了。难得太后对裴元歌不满,她定呀抓住机会,让太后彻底看清楚裴元歌的真面目,让裴元歌再也无法翻身。

    只见绣帘一掀,裴元歌翩然而入,顿时满室生辉。

    只见她身穿松花色撒浅鸢尾花的对襟褙子,下着玉色绣深绿色晕染阁楼人物的长襦裙,海棠红的束腰更显得腰身盈盈一握,脖颈间带着一个赤金嵌八宝璎珞圈,一身鲜亮的颜色更衬得肌肤欺霜赛雪,盈盈宛如有光泽流动。长眉入鬓,眉眼流波,顾盼生辉,显得娇艳妩媚,却又不失素雅高贵,在这萧索零落的深秋,宛如怒放的花朵,越发令人惊艳。

    看到裴元歌施了脂粉,眉眼细细描画过,莫海芋心中更加得意。

    都什么时候了?裴元歌居然还只顾着梳妆打扮,这副妖妖娆娆的模样看在太后眼里,恐怕会更加上火生气吧!说着,眼梢往太后那边瞥去,去见太后眼眸圆睁,呆呆地看着裴元歌,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素日里裴元歌容貌虽然清丽绝俗,但不施脂粉,又爱浅色,总显着三分稚气。而今日的她却是粉光脂艳,加上这一身鲜亮妩媚的颜色,将往日的稚气尽数遮掩。尤其她身上的衣饰,以及头上的发髻簪饰,更是与往日的景芫装扮一模一样,看在太后眼中,不啻于鬼魅。

    尤其最近太后被景芫的噩梦缠身,见状更是惊骇欲绝。

    “你……”太后半晌才回过神来,紧盯着裴元歌,面色有些发白,“你为什么穿这样一身装饰?是谁指使你的?到底有什么目的,你给哀家从实道来!”说着,惊怒之下,将手中的茶杯朝着地上狠命摔去,碎裂之声清脆得令人心惊。